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晉真人語錄


    晉真人語錄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晉真人語錄。一卷。當係金朝全真道士編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晉真人語錄.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129
    晉真人語錄



    先生曰:開闢已來,至於今日,這人沉淪,無有休期。此時正遇神仙出世,大道將興。雖一槃天民,爭奈賢愚不等。賢者向道,愚者背道,向道而生,背道而死。心清意靜,天堂之路。心荒意亂,地獄之門。試問諸公:上天堂好,入地獄好?雖然道之尊,德之貴,豈為迷愚說哉。若非今世道教興,安得使清淨天機漏於世問,取聰明上士。

    先生曰:人之修行,先須識取性命宗祖,然後〔修〕真以保命。修行須存三、抱元、守一為初。存三者,乃是精、炁、神,真三寶也。抱元者,抱守元陽真炁。守一者,守其一靈神也。神者,元本在心,心屬南方丙丁火。心中有性,性屬陽。腎者,能生元陽真炁。炁屬北方壬癸水。水為命,命屬陰。已上說性命,明知下落。自古及今,人多不識性命,今日顯揚於世。

    先生曰:學道本來有三。一者一心在想,秖在下丹田仙洞之內,莫放心意散亂,抱元陽真炁,便是長生,真道本也。是出死入生之道,是陰陽造化仙爐也。這丹田內,澄心定意,昏昏默默,綿綿不斷,謹守三五年之問,自然丹爐鼎內,二炁相交,溫成一黑,造化成虛無,靈胎仙成器,心中神自靈,踴躍歡喜,自歌自舞。大抵神得炁靈,炁得神清。《陰符經》云:聖功生焉,神明出焉。炁是神之母,神是炁之子,常使子母相守不離,自然日久神定,仙道成矣。二者既得〔神定炁和〕,然後放四大,莫把捉,坦然修養,道炁自然,清清淨淨之中,神即上靈宮,永作目前,更不迴顧也。三者既得神定黑炁和,應過天年也。放心坦蕩,自在逍遙,無事清閑,乃是無極大道成也。清爭到頭,異日功成行滿,玉皇詔上會,作箇無礙人,長生快樂也。

    先生曰:學道修行,或活神不定,柢是功夫未成,不計年限,且須抱守。呂真人云:莫言大道人難得,自是功夫不到頭。

    先生曰:夫修行施以不謹,功不勤而神不清。持久不負真行,心不勞而志不狂,精不虧而神不飛。

    先生曰:嗟見世問人尋師訪道,不肯恭順於人,只說俱能己勝。至於修行,又不肯勤謹慎忍,只憑口說,全無真功。亦不真緊修行,以見貧者又無拯救之心。種種虧功失行,到使陰德有虧,於道有違。似此之徒,欲要成仙證道,甚遠矣哉。如今略說道果之因,上天只柢祐真功真行,如大善德之人,自可感動天地。經云:皇天無親,惟德是輔。若要真功者,須是澄心定意,打疊精神,無動無作,真清真淨,抱元守一,存神固炁,乃真功也。若要真行,須要修行蘊德,濟貧拔苦,見人患難,常懷拯救之心,或化誘善人入道修行,所為之事先人後己,與萬物無私,乃真行也。

    先生曰:若人修行養命,先須積行累功。有功無行,道果難成,功行兩全,是謂真人。

    先生曰:吾輩說與教門中人,須是大悟性理,深窮妙道,志在修行學仙。《西昇經》云:除垢止念,淨心守一。衆垢除,萬事畢,吾道之要也。此乃妙中無比也。凡有道話往來,且照顧潤身中之寶,勸人向天之道,順天之理,不得毀天謗地。若張淵子,背口發狂言,歸談神中事,此乃得道之人也。但且包容,不得其過。

    先生曰:學道之人,切須清淨一身,不得殺生、飲酒、食肉、破戒、犯色。每欲包容萬事,苦己饒人,棄絕慎怒怪貪,常行忍辱儉約。見人患難,行拯苦之心,見人貧乏,必周急之。好事先人後己,待人謙上和下,以恩復讎。勿見人之過,勿語人之非,暗積陰德,不求人知,惟望天察,乃即其道人也。

    先生曰:大道無方,微妙莫測,聖人體之為日用,百姓日用而不知。背道而喪真,動感死地,殊不知人在道中,如魚在水中。魚失水則死,人失道則亡。

    先生曰:且見經典中言意隱奧,卒難曉解。今秖以世俗之語,開迷指悟。或有未明,更於後代之子孫處求教。儻能解意修行,即許再傳弟子,保命修真,積慶天涯,救人疾痾為大行。若受斯文,則九祖滅罪,父母獲福。吾之願心,普救病厄及生死之難。如將此語誑諸人,永入陰山萬劫。

    頌曰

    學道須憑鐵漢,便把身心割判。

    一口咬斷無明,更不前思後等。

    重陽祖師修仙了性秘訣



    夫全真者,是大道之清虛,無為瀟灑之門戶,乃純正之家風,是重陽之活計。修仙之士,學道之流,慎勿狂遊而參禪,且莫徒勞而問道。羣居慎口,累真功,獨坐防心,積實行。莫為小過而不除,休言微行而不積。心猿緊鎖,意馬牢擒。三逆散而神寧,六賊勦而意定。緩緩而抽添水火,微微而調息真功。清淨寂寥而低下,謙和柔弱而煉心,恭敬於人而有益。般般勘破這行屍,物物休停除走骨。爭奈人人舌辨以為能,箇箇剛強而為勝。無明火大而為尊,人我山高而獨是。處衆不取其下,鬧處不取其靜。欲處而神荒,動處而意亂。更有一等,專持乞食度日,卻言便是真修。如此是慵饒下鬼,愚頑不省之人。迷迷無端之蠢,切不如聞早煉頑心,去假修真而了性。若執慧性而皆昏,精著心燈而忽暗。慳恡而難成大道,狠毒而怎悟玄真。妬賢嫉能而招愆,貪生怕死而造罪。書符貨術而饅人,行樂治病而圖賄。狂怪道中之賊,喧呼衆人之害。不悟妙訣而胡遊,心意迷迷而狂走。受了十方善信供養,而難消〔受〕。若謹修而了真心,稍怠墮而沉地獄,得遇真師,強尋妙訣,不許愚人得知,只要人人自悟。不用搖筋擺髓之功,亦沒惑人採戰之衛,但會無為之初始,自覺神炁而沖和,自然丹爐而樂就。顯現靈砂而照昭一,明轍神光而燦燦,自見道德之祖宗,認是清閑之源本,乃性命之妙門,是脫神仙之模子。人人悟透此玄機,迺得長生而久視。不是惑言而說人,亦非邪術而誘你。酷告全真之高士,奉勸世上之迷徒。各各悟取害風言,人人同登於正教。如今說下修行之端的,能絕旱迷之疑慮。伏望人人離俗以登真,一一斷塵而得道。然願一切衆生,皆登仙闕者矣。

    答馬師父十四問



    第一問:如何是思神不測處,龍虎定相逢?答曰:那一切虛寂便是。

    第二問:如何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答曰:玄者父精,牝者母血也。元初各八兩,合為一斤,一點元陽真炁,便是元本也。

    第三問:如何是復命歸根日靜?答曰:只要心不逐物去,不染不著,心定意不散,神不昧,便是歸根。若不此者,不得歸根。

    第四問:如何見性?答曰:只要無心無念,不著一切物,澄澄湛湛,內外無事,乃是見性。

    第五問:如何是應物不昧?答曰:耳雖聽,目雖視,口雖說,只要心不著也。

    第六問:如何是天關地軸,如何得相守?答曰:天關地軸亦是神炁二字,只要不著不染,心定乃黑定,心動則炁散,若心不動,則子母相守。

    第七問:如何是出有入無三尺劍,長生不死一丸丹?答曰:出有入無,只是一黑。三尺劍,慧也。長生不死者,一靈真性也。一丸丹者,命也。只用清諍無心,尋箇諍處坐去,更無甚麼。

    第八問:如何是調息?答曰:非有作也。若得心中無事,炁息自調,但知調息,便是有著。調息者,只可不知見,不可著於口鼻。今日說與衆師兄,別無甚麼。只要心無事,尋箇靜處坐去。弟子只因心中無事,得入於大道,依此行去。

    第九問:如何是達摩大師云,提得虛空回面觀?答曰:虛空是一性,回頭觀不昧也。

    第十問:如何弟子晚年出家,筋血衰敗?願師指教。答曰:補去。又問:如何是補?答曰:只要頭頭無事,萬緣都放下,六門不交行。只用一箇主人,常少語,不著物,十二時中常不昧,臧省睡眠,一時放下,便是補也。

    第十一問:如何是鉛汞?答曰:鉛是父精,汞是母血,亦是性命、龍虎二字。

    第十二問:處靜之間,有一切念起,或更昏睡多。如何得念不起,昏睡少?答曰:只是裹頭無物料,神黑微細,裹頭實有物,自然無念不昏睡也。

    第十三問:如何是天地不測處,鬼神不知處?答曰:那更有甚麼。

    第十四問:如何是十二時中似一時?答曰:不只十二時中似一時,乃至千萬日,稍有不似一時,早是早斷滅也。

    玄門雜寶十八問答



    全真

    夫全真者,合天心之道也。神不走,炁不散,精不漏,三者俱備,五行都聚,四象安和,為之全真也。詩曰:常行祖師教,日用老君心。鍊就真如性,豈不是全真。

    稽首珍重

    無表無裹,內外真空。無極太始,通神獲祐。太上家風,長生不朽。無想無存,變化法界。七寶林中,重重輕輕,不搖不動,為之稽首珍重。

    先生

    無法先有我,輝輝不露形。古今無改變,豈不是先生。

    道童

    道童元與大道同,只因思世入凡籠。如今意在青霄外,萬法無拘與道通。

    髼頭

    本是太上古家風,一法纔通萬法通。放下絲毫無垢染,自然一性合天公。

    髮髻

    髻髻元是鍾離留,崑崙頂上安日頭。沒人搞洗常山去,陸地從來放白牛。



    一對星眼觀前後,萬法收來復內藏。內外玲瓏無顯跡,輝輝獨顯路堂堂。



    落魄元初不計春,衣寬廣大裹乾坤。隔斷紅塵不染體,任他寒暑不能侵。

    四樓

    春夏秋冬按四襖,包羅萬象有誰知。酒色財氣塵俗事,四件皆除絕是非。



    獨占崑崙頂上懸,圓光一道照無邊。任他風雨並霜雪,一塔權為不漏天。



    來往循環得幾遭,顛猿劣馬緊拴牢。萬縷千絲俱放下,生死輪迴失要逃。

    遮袋

    縱橫三尺布,誰知造化工。此中超法界,包裹太虛空。



    豎起頂天立地,橫擔日月山河。斡轉乾坤骨髓,轉動萬象森羅。



    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為逃生死路,乞化度春秋。



    步步隨吾不記年,往來踏遍舊山川。從今不踏泥共水,一任雙飛過碧天。

    來去

    來從大道來,去從本道去。來去不沾塵,當居清靜處。

    出家修行

    一自離塵是出家,無為無作我生涯。若人問我修行訣,雲散青天月自華。

    日用

    養性忘情為日用,沿門乞化是生涯。來去自由無罣礙,清風明月作鄰家。

    頌曰

    神仙本是世人求,誰肯心頭萬事休。若悟自家真性命,清風明月共同遊。

    水龍吟二首

    本自出家離塵世,更不貪人問華利。髦頭垢面,終朝獨坐,內修活計。古廟窖龕裹,任教他、紅輸西墜。向無中認有,知白守黑,綿綿的,默調息。心上別無縈擊。有腋袋、拄杖相隨。草鞋斷蔆,精膁赤腿,羊皮遮體。飢後巡門,乞飽來時,唱哩嗹囉哩。任傍人笑道,呆痴懶漢,有誰人識。



    學道心剛似鐵,全然在自家猛烈。頓開利鎖,名韁割斷,愛情盡捨。萬事無掛,惹也不住,茅庵草舍。向市鏖中居止,端然守道,憑此用,過時月。作箇貧窮道者,任麤食、不顧寒熱。髦頭垢面,終朝獨坐,內修活業。得遇明

    師訣,世人道、風狂來也。有些深遠,幽微時節,教七歌,怎生說。

    頌曰

    獨上高山望八都,黑雲散盡月輪孤。茫茫宇宙人無數,那箇男兒是丈夫。

    解紅

    洞天深處。道非遠,咫尺人難悟。浮沉內景,須憑匠手功夫。專候曉來,一點陽生通玄路。盡藏在碧波,深深處,任事主。地雷響,震動山頭雨。漸澆灌黃芽乍離土。嬰兒採得攜籃去。向真霞六陽,鼎內烹煮。搬運轉,東西與南北。鋪八卦,九宮要知宗祖。十干數內,分左右,要顯龍虎。玄武後隨朱雀,當先祥雲布。曲江上,萬神都來聚夫與。歸癸母,跨赤龍,歸洞府。要尋覓丁公問憑居,陰陽會合三千數。指天地海山,同壽堅固。

    詩曰

    黃河水轉呂氏家,一壺天地老煙霞。無情白鹿調朱鳳,有箇烏龜纏赤蛇。六月山頭飛白雪,三冬水底長黃芽。這些道理人還會,陸地神仙亂似麻。

    綠頭鴨

    話中常。悟南柯一夢黃根。破繁華、雲龕布素,認宗派、返照迴光。憑慧劍、劈開愛網,橫華杖、擊碎塵寰。那里相逢,峨眉時任,韜光速奔華山忙。林泉隱、南辰於北斗,日月袖中藏。朱顏久,天崩地塌,真性如常。舞袍袖、乾坤恨窄,但展手、天地平量。醉陶陶、囊盛四海,笑忻忻、腹飲三鐘。幾度瑤池,龍華會上,諸仙珍席,醉倒霞觴。玉皇御宴,無我不成班行。重陽會,金蓮七朵,齊放神光。

    頌曰

    淨皎皎圓明皓月,明朗朗水磨孤圓。綠湛湛碧潭現影,韻悠悠物外天仙。滴溜溜拈出無有,活潑潑放下周全。轉灑灑水晶盤中,赤洒洒一片青天。

    頌曰

    玉京山上一池水,四面八方不得底。若還認得把舟人,自然運入天宮裹。



    晉真人語錄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