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道禪集


    道禪集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道禪集。金元問道士王真人集。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道禪集.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145
    道禪集

    金坡王真人集

    偶因同伴連日問禪法,喜銘心堅求不一。自念才疏智拙,詞情淺鈍,有辱叢林,無堪德業,不免夢中說夢,頭上安頭。梅檀林內,刻棘花開;獅子叢中,狐狸哮吼。然非頓悟,且是念頭,殊不轉身拾得一半。若不拈些葛藤,應是難開鎖鑰。先憑一精,明為透脫,次認四顛,用作圓成。忘名棄相,滅假離真。不落三乘之路,衝開眾妙之門。言中報響,句內呈機。無形慧劍,信手施為,絕相明珠,向人親付。句如秋月篩瓊,言似春花砌錦。大抵指標示月,月既見而標無所施;求魚必荃,魚已得而荃何所用。故知畫屏打破,了知出世家風,桶底脫時,便見無生活計。添一絲毫,似眼中著刺,減一絲毫,如肉上剜瘡。不逢具眼人,難通這般事意。今者不認自己眉毛,擘破他人面目,便教見色聞聲,免得撈天摸地。參透者不妨放下拈來,慧通者何礙隨機變態。是以補混沌,七竅圓融,打虛空,六合粉碎。雖無驚人手段,卻有氣槃機鋒,此般會得,渾如披霧觀天;這箇圓通,恰似撥雲見日。何勞萬水千山,到處十洲三島。草鞋底莫覓良因,蒲團上休問心要。現前八字打開,目下兩手分付。有眼睛底,便合承當,無氣力底,正好著力。於後有頌,大家證明。

    頌曰:

    鐵貲銅聲意氣剛,唇刀舌劍語如槍。但來相近人頭落,不落人頭盡帶傷。

    且問道帶傷的是何人,落頭的是何物?無頭的耳目俱全,帶傷的如聾似瞽。

    虛空共布鼓都敲,那箇是賓是主。

    再貿七十四頌

    自然賓主兩無虧,動靜雙忘合聖機。道著本來猶是病,那堪更論妙玄微。

    妙玄打破意如何,覬面分明會也麼。拈出無中白鷗子,不須更論過新羅。

    日用平常得自然,更無一法可堪傳。不須拳棒閑參信,明月清風說盡禪。

    眼底微塵二百州,山河大地一毫收。十方三界休它覓,都盡金坡拄杖頭。

    走遍天涯不動身,般般打破得圓成。何須更論長春景,白日清風夜月明。

    悟後渾身是眼睛,迷時有目卻如盲。世問擔板人多少,不信天光晝夜明。

    鐵人執板響無聲,石女吹笙不動唇。朽木三冬生嫩笑,寒岩別是一般春。

    廣學多知未契禪,痴貓守窟饅徒然。可憐今古聰明士,有眼如何不見天。

    人人盡有白觀音,應物圓通莫外尋。耳眼舌聲俱契妙,見聞知覺一般心。

    禪道從來不易求,了明針芥自相投。那堪內外真空現,恰似披雲見日頭。

    圓滿光明量等空,分毫不廢剎那功。頂門若具全真眼,八極遐觀一體同。

    虛空為鼓我為槌,打破分明有甚疑。撥轉道中閑仗倆,聖凡休歇兩無虧。

    一句當機振祖風,從來水泄不相通。有時虎嘯龍吟罷,躍出靈山性海中。

    光明遍體妙沖和,塞滿虛空不厭多。試問其中端的處,綠楊依舊舞婆娑。

    鐵笛無孔木人吹,響亮一聲振地威。驚起大悲千手眼,神通應便露全機。

    到處虛空一樣天,何須向外訪幽玄。身中自有仙佛界,照透十方在目前。

    莫把禪機作謎猜,心空觀透自如來。箇中嚼破詩中味,草木山河眼盡開。

    從始劫來不改容,桃花去歲又今紅。誰知百草梢頭意,卻是元初舊主翁。

    一點靈光混九垓,遇綠逐目是蓬萊。春前柳絮隨風舞,臘後梅花伴雪開。

    抵掌撚髯笑一場,悟來物物契真常。滿天春色無高下,褊地花枝自短長。

    狼虎叢中好立身,奴兒婢子辯疏親。家家可透長安路,能到長安有幾人。

    白牛常在白雲中,出入無形跨曉風。閑向丹田耕日月,靈苗滋種不勞功。

    道人行處不霑塵,惟恐臨機悟不真。一向貪游芳草徑,豈知背卻故園春。

    一念無生契本真,葛藤相纏若災連。驀然打破玄關鎖,明月清風自在人。

    一點靈光混太虛,參禪枉了費工夫。平常體得平常道,體得平常道也無。

    觀向真如總是痴,見聞知覺四重非。識心達本承當下,猶落玄門第二機。

    端坐十方是一家,寒岩枯木再生芽。若人會得長春景,鐵樹分明盡放花。

    六月炎天暑怎當,無根樹下葉陰凍。紅爐一點寒冰雪,意自清虛趣自長。

    陡覺西風分外凍,籬邊金菊暗傳芳。秋光不政當年信,依舊黃花晚節香。

    欲要參禪句句通,翻南作北喚西東。古人公案都勾斷,勘破如來妙脫空。

    觸境全彰更是誰,住行坐外緊相隨。圓靈妙覺人人有,敗骨如山自不知。

    問人曾見兩泥牛,鬥入束洋海底頭。鼻孔寥天消息斷,一輸無相月當秋。

    眼病空花逐景迷,一彼纔動萬波隨。病消花謝禪天掙,明月清風不自知。

    生鐵將來廚內炮,鑄成酸餡并嘉般。人能嚼破其中味,倒把無常撲一交。

    西天十萬八千程,要到端然坐是行。詩句喚回擔板漢,點開腦後眼分明。

    大俟方知一字多,阿誰教你念彌陀。入門便打三千棒,快問師兄覺痛麼。

    萬緣休歇不須參,莫問前三與後三。但得故園風景淨,遠山依舊鎖煙嵐。

    露地白牛放莫收,饑餐渴飲憊春秋。木人不解牢緘舌,說與青山暗點頭。

    萬象之中獨露身,或瞋或喜或疏親。那堪聞見并知覺,都是自家屋裹人。

    要知父母未生前,只在人身不在天。百雜撞開頭粉碎,肯教辜負祖師禪。

    蟾窟秋凍蚌孕胎,明珠不向此中來。聖凡交映紅塵內,一朵金蓮火裹開。

    目下如何是你家,眼前不昧已揚沙。人還薦得隨綠底,春烏喃哺罵落花。

    束西南北作玄談,六合之中是一菴。從此不居凡聖地,遠山依舊碧如藍。

    無添無臧妙圓常,取捨之中自不堪。肉上剜瘡猶自可,眼中卓刺便難甘。

    昨來打破太虛空,認得從來舊主翁。卻把虛空收拾住,依然放在杳冥中。

    莫怪狂昤不足哉,能將凡昧性天開。倘如喚出無名主,敢把虛空碎剪裁。

    虛空拈弄有來因,要覓從前舊主人。自此虛空相識了,方知體相是全真。

    達士相逢一豁開,眼前眉底更何猜。人能會飲西江水,騎得泥龍出海來。

    了得清虛一味禪,饑來喫飯困來眠。欲知向上真消息,雲外高松頂指天。

    教門誰與道家同,妙在當人變態中。秋月春花冬雪霰,元來卻是主人翁。

    問你生涯世不知,耳能觀物眼如眉。壺中春色無遷變,物外風光自有私。

    萬里江天一色秋,三山四海景清幽。若能按下神龍首,免得隨波逐浪流。

    吐露玄機世罕知,自纏自縛自生疑。悟時日出天開眼,迷似風來水皺眉。

    一點靈虛象帝先,從來諸聖未能宣。卻教物外通消息,澗水松風說盡禪。

    針關芥孔未為窄,海角天涯未是寬。曠朗通身無相眼,分明不受別人瞞。

    可憐逐景看空花,背卻吾門覓別家。不道本來無箇事,妙玄猶似眼中沙。

    堂前翠竹莫生煙,柳外鶯聲滑似弦。有眼師禪還薦得,不須更論老婆禪。

    見色聞聲契本真,頭頭顯露法王身。覺花滿地誰能識,自是靈苗不記春。

    杳杳禪心量等虛,不言該盡萬家書。就中薦得從來的,堪信眉毛眼上居。

    見物知心便識心,識心大地變黃金。身中自有明珠寶,休向驪龍頷下尋。

    有時把定不通風,枉了先生錯用功。推倒黃頭金色老,兔教人喚主人翁。

    走遍天涯腳不移,不移腳處契玄微。猿啼雀噪還知否,說盡宗乘向上機。

    三身四知卻無頭,八解六通妙自周。面目本來元具好,不施紅粉也風流。

    問道參禪可瞧難,恰如平地起波瀾。迷雲散盡真空闊,萬里江天一色寒。

    人來問我祖佛宗,直指靈山第一峰。有手果然難模索,無心卻見舊時容。

    迦葉擎拳舉似伊,阿難合掌更何疑。葉彫無影雙松樹,花笑束風第一枝。

    我有靈丹世外方,不勞修合要承當。拆開腦麝封頭藥,穿過禪和鼻孔香。

    心境雙忘萬境彰,無根樹下葉陰凍。木人纔待穿靴去,石女相邀話短長。

    推倒玄玄不立真,道禪識破眼中塵。寒岩枯木石生笑,別是蓬萊一洞春。

    豎起拳頭會也麼,低頭鷗子過新羅。家風休向迷人道,話不投機一句多。

    本來面目等空齊,纔念難明更是誰。圓相不須明月比,慧光開照了無虧。

    大悟何須口上誇,道禪識破眼中沙。湛然照透真空界,八極同觀是一家。

    然則真空不在文,興昤拙句暢之神。太虛雖是無形狀,一度拈來一度新。



    道禪集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