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


    真人高象先生金丹歌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真人高象先金丹歌。一篇,高象先撰,出矜北宋時期。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真人高象先金丹歌.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151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

    高先,字象先,朐陽人也。余素昧平生,祥符六年,因四明傳神僧禹昌,始得識公面於京師。佳其負才學而輕名壯,陶陶然以酒自娛;又視其眼光溢臉,歎日:真明了人也,始與定交,然莫測有他衛。洎七年秋,觀公《承醉答諸宮高負外歌》一首,幾二千言,雖朝上帝問道西華,率皆寓言。其排邪斥偽、嬌正歸真,真一之道也。余不佞春秋六十四矣,學道四十年問,百師千友,萬言億術,皆蒙蒙相授,迷迷相指,其皎然明白若象先是歌者,未之前聞。余懼覽者目為狂怪之詞,不悟至真之道,遂為注解,以示將來。



    歌曰



    東海高先真作怪,一箇了心無比大,塞破乾坤造化爐,跳出陰陽生死海。

    雄哉權握天地機,上蒼不許自身奇,閑談王霸渾多事,鋒錯不露將誰知。

    憶昔余年十四五,明經早欲干明主,壯心不伏低時才,遂弄棧毫業詞賦。

    賦成齷齪翻自鄙,篆刻彫蟲安足貴,旋操洪筆落宏詞,將應大中天子制。

    前年攘臂來京輩,曼倩飛書方自薦,酒酣覽鏡照客容,遽駭潘安鬢華變。

    捨鑑撫膺吁自語,倏忽浮榮寧足慕,金闕遂拋方正科,玉京上應神仙舉。

    神仙舉業竟何以,萬卷無師問深旨,何殊乘艦泛尾間,南北東西渺無際。

    八月十五天清明,閉關思道心冥冥,兀然四大生虛白,不覺一靈昇太清。

    太清四顧何漫漫,水晶宮殿冰相鑽,巍巍雙闕橫雲端,玉牌金篆題廣寒。

    廣寒宮中有平道,倒景未昇天未曉,絳鳳紫鸞柄碧林,白鹿黃猿睡瑤草。

    以指叩關聲未已,有吏開關問行止,遽報高先字象先,思真不覺飛魂至。

    仙官得旨听然入,有頃雙童出相揖,玉宸有命召先生,霞披飄飄玉趾急。

    雙童引去黃金砌,絳節霓旌森羽衛,雉扇雙開見粹容,再拜鞠躬俟天意。

    玉宸謂我凡問子,矣矣修真肯如此,急徵仙籍問仙名,仙官答云有名字。

    舉世何人識河車,子當西去求西華,西華夫人掌樞紐,使當指與真丹砂。

    仍命雙童為前導,縹縹渺渺凌飛霞,百萬里兮何咫尺,倏然已抵金天涯。

    朱曦半出扶桑東,輕雲夾之光幢矇,百花摘引如長虹,抓楹攫檻皆虹龍。

    琳琅琪樹何青蔥,天風四觸聲玲瓏,珠璣寶殿森其中,雙童指曰西華官。

    宮中綵仗何昭晰,有女方年十七八,鬢髮繽紛垂暮雲,素容輕淡凝春雪。

    雙童前宣玉宸旨,送到象先高處士,已題仙籍有仙名,夫人為指長生理。

    夫人受命雙童去,揖坐從容與仙語,萬卷仙經傳世問,不遇真人安得悟。

    夫人為我張華筵,珊瑚玳瑁寒相鮮,紛羽駕兮飛雲耕,召雙童兮邀綵鸞。

    群仙集兮祥雲聚,天樂鏗鍧聲四舉,滴瀝金漿帶露傾,婆娑丹鳳和雲舞。

    素容潛溢兮朱顏酡,獻酬交錯兮歡何多。夫人顧我兮歌短歌,聖賢莫若邱與軻。

    借問邱軻今何在,空留塚墓高嗟峨。前豪後傑循一轍,溺名濤兮沈利波。

    甘隨石火風燈去,莫有柄心追大羅。紅塵此日佳吾子,擺落浮榮如脫屐。

    向來虔奉玉宸言,為君析理長生事。君不見古皇問道崆峒室,雖得宏綱未全悉,

    回頭蜀國訪峨眉,天真皇人與真一。真一之道何所云,莫若先敲戊己門。

    戊己門中有金子,金子便是黃芽根。黃芽根為萬物母,母得子兮為鼎釜。

    日月魂華交感時,一浮一沈珠自飛。明珠飛到崑崙上,子若求之憑罔象。

    得之歸來歸絳宮,絳宮蒸入肌膚紅。肌膚紅,鬢髮黑,北斗由玆落死籍。

    大哉九十日成功,髻霏喬山有遺跡。又不聞,叔通從事魏伯陽,相將笑入無何鄉。

    准連山作《參同契》,留為萬古丹中王。首日乾坤易門戶,乾道男兮坤道女。

    世人不識真陰陽,茫茫天下尋龍虎。日為離,月為坎,日月為易相吞啖。

    金烏死,玉鬼生,萬物生因天地感。天地氤氳男女娠,四象五行憑輻輳。

    晝夜屯蒙法自然,焉用孜孜看火候。採有時,取有日,採兮取兮須慎密。

    勿使驪龍驚覺來,天真喪去明珠失。萬一留心契上清,上清非道胡能昇。

    眼前有路不知處,造空伏死徒冥冥。返精內視為團空,臍下強名太一宮。

    先想神爐峙乎內,次存真火炎其中。常當半夜子時起,採日月華投鼎裹。

    妄將津液號金精,漱下丹田作神水。自云沖妙符希夷,脫胎十月生嬰兒。

    勞神疲思良可歎,往往容色先人衰。有烹金石為九還,砂中抽汞丹取鉛,

    團作一斤安土釜,炎炎凡火相烹煎。其中方色各歸一,依稀亦有黃芽出,

    似是而非迷殺人,往往餌之成瘋疾。忽斷鹽,忽斷穀,或陽兮孤柄,或陰兮寡宿,

    或向隅而坐忘遺照,或遁跡兮探山窮谷,或餌便溺為九還,或鍊桑灰為大丹,

    或陰採兮復陽,採沂精氣兮衝泥丸。何事千岐并萬路,埋沒真詮無覓處。

    草仙拍手笑方歸,人間四大颯然悟。悟來嘿嘿心自知,騰騰兀兀都無機。

    信哉,端坐盤陀石,始覺奇之,又怪之。嘗聞古仙有遺語,探山不是修真所。

    許錯長尋偃月爐,遊遍雄都并會府,二年出處當京國,求箇同人求不得。

    遍歷英才與雋才,未嘗失口談真寂。有客通衢情忽忽,雙睛激電如驚鵲,

    渾渾行當草小問,鸚中一鶴孤突兀。迤邐潛隨復潛視,神骨雖奇容色悴。

    此必高才下位人,揖坐從容詢姓氏,答我江陵王者孫,祖先世列荊南君,

    旋屬建隆真主出,听然納璽稱蕃臣。我昔少年心膽雄,文場一戰魁草公,

    豈思一射失前望,武陵曾薦阿房宮。蹤跡因玆沈下吏,九品公裳青寧地,

    折腰趨入謁刺史,階下一拜不如死。早是徒勞顧飄蕩,那堪枉被相誣罔,

    由賴漢紹明霍光,得全首領歸南陽。旋辱天王需恩渥,一命遺催尉西洛,

    自嗟薄命非貴人,退歸南海怡天真。負郭良田幾百頃,禾黍離離墮雲穎,

    王租輸外有餘儲,足養嵇康懶惰性。去歲驚聞王御史,嘗把文章奏天子,

    向來已庾麋鹿心,不顧絲綸重及此。外龍諸葛徒權奇,今日昇平何所施,

    拂衣安得修仙子,九天高約雲為梯。獨步長階方自適,喜辱先生問塵跡,

    各當擁手登酒樓,酒酣高歌豁胸臆。武陽鴻鍾百餘列,速飲連傾不得歇,

    直宜潑向沃焦山,大江須枯海須竭。坐中筆我一千言,龍門浩浩傾詞源,

    勢央崑崙塞渤淤,聲撼天關搖地閤。數百言兮何磊落,囚龍掣斷黃金索。

    霹靂一聲涇水湄,雲中推下馬頭雹。數百言兮何高奇,虛籟寒生瓊樹枝。

    誰將宋玉倚天劍,秋空截斷雙虹蜆。數百言兮何清苦,霜猿斗月月當午。

    霸陵衰柳怯秋風,金谷殘花愁暮雨。數百言兮何達觀,萬象強名聲一斷。

    大哉真覺覺來心,一切聖賢拂如電。雄哉樸凸歌中毫,寶之未敢呈吾曹。

    正當覃士急棧鎚,紙價恐增朝夕高。奇君手有謫仙筆,奇君身有謫仙骨。

    吾皇豐爵安得摩,蛟龍不是池中物。我有赤龍天上訣,有口人問未曾說。

    奇君雄負天仙才,不惜天機為君泄。庸兒莫笑作虛狂,為君一躍大羅月。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