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


    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撰人不詳,約出於東晉南朝。係摘詠《真語》、《上清三真旨要玉訣》等書改編而成。有《西王母寶神起居經》、《西王母寶生無死玉經》、《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經》等篇。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390
    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



    西王母寶神起居經



    夜卧覺,旦將起常更,又急閉兩目,叩齒九通,咽液三過畢,反舌向喉中,乃搖頭動項七過,以手按鼻孔邊,左右上下數十過,畢,微祝曰:



    九天上帝,三元保嬰,太上運華,玉室發精,七門召神,九房受明,耳聰目徹,通真達靈,天中之岳,和炁調平,驕女雲儀,眼童英明,玄窗朗朗,百軒零零,保和上元,徘徊金庭,五臟曜華,耳目常生,神臺鬱峙,柱梁不傾,七魄澡練,三魂黃寧,太上携手,與我共并,五老混合,无英輔營,萬凶消滅,所願必成,日月守門,心徊景星,仙皇所告,萬神敬聽。



    卧覺輒按祝,常如此勿忘也。真道雖成,故常行焉。此太上西王母寶神起居玉經上法也。令人耳目聰明,強識豁朗,鼻中調平,不生洟穢,四卿八徹,面有童顏,制魂錄魄,卻辟萬魔。此是真人起居之妙道也。所以名之為起居者,起居常當行之。



    又以兩手摩拭面目,令小熱以為常,每欲數之也。阿母云:人之將老,面皺先從兩目下始,又人之體衰炁少者,先從兩鼻間也。謂此二處是皺衰之戶牖,炁力之關津,故起居常行此法,以辟皺衰,而炁力常保康和也。



    西王母寶生无死玉經



    无死玉經曰:手披華庭側,遷延和天真,上入神澗房,玉谷填天山,內源玄靈見,萬魔自滅身,長生永無死,玉籍反帝君,由兆和天真,按此幽山源。



    天真在兩眉間,眉內之兩角也,天真在一分下耳,是引靈之上房也。



    山源在鼻下人中之上本側,在鼻下小入孔谷中也,是塞滅萬魔之門戶也。



    華庭在兩眉之下,對眉下之中央,是徹視之津梁也。



    旦將起,暮將卧,更急閉兩目,以舌反向喉中,咽液三過,急以手按此三處各九過,陰按之,勿舉手也。以為常,令人長生無死,降靈徹視,塞滅萬鬼之道。手按既畢,微咒曰:



    太上虛皇,開散玉庭,金房煌朗,翠臺鬱青,我攝三道,滅鬼生靈,我能無死,亦能無生,長生自在,迴老反嬰,魂魄受練,五神安寧,迴飈車輪,北謁玉清,上昇太元,與日合并,遂為真人,帝君合冥,三元所告,萬神敬聽。



    昔楚莊公時,市長宋原甫者,有善心,常自掃除一市中。久時乃有一乞食人,入市經年,旦乞高歌,歌辭曰:天庭生金華,內源障陰邪,玉谷叅玄卿,瓊炁互扶羅,天真立日上,飛藥吐靈妙,清晨按天馬,徊駕神玄家,仙人來入室,又以滅百魔。臨去,又題市門如此。楚一市人無解,而原甫意中忽悟,疑是仙人,但不解其歌旨耳。遂乃叩頭諮請,久久不已,乞人告曰:吾實真人也,此言是崑崙西王母寶生無死之曲,知者使人不死。遂授原甫要法施行密訣,積二十年,原甫白日昇天,今在玄洲,位為仙卿。楚市乞人,是南嶽真人赤松子矣。時分形散景,假適塵濁,遊眺囂穢,招迎真會也。



    《清虛真人裴君說神寶經》曰:求道要先令目清耳聰,為事主也。且耳目是尋真之梯級,綜靈之門戶,得失繫之而立,存亡須之而辦也。今抄經相示,可施用也。



    《消魔上篇》曰:耳欲得數按抑其左右,亦令無數,所謂營治城郭,名書帝籍。鼻亦欲數按其左右,惟令〔无〕#1數耳,所謂灌溉中岳,名書帝籙。

    此二條出方丈臺昭靈李夫人口訣,九月十二日夜喻之。



    道日,常以手按兩眉後小空中三過,又以手心及指摩兩目下權上,以手捉耳行三十過,摩唯令數無時節也。畢,輒以手逆乘額三九過,從眉中始,乃上行入髮際中,口傍咽液,多少無數也。如常行,目日清明,一年可夜書。亦可於人中密為之,勿語其狀。



    眉後小空中,為上元六合之府,主化生眼暉,和瑩精光,長珠徹童,保練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一名曰真人常居內經。真人喭曰:子欲夜書,當修常居矣。真人所以能旁觀四達,八遐照朗者,實常居之數明也。



    目下權上,是决明保室歸嬰至道,以手捉耳行,深明映之術也。於是理關血散,皺班不生,目華玄映,和精神盈矣。夫人之將老,鮮不先始於耳目也。又老形也,亦發始於目際之左右也。以手乘額上,內存赤子、日月雙明,上元懽喜,三九始周,數畢乃止。此謂乎朝三元固腦堅髮之道也。頭四面,兩手乘之,順髮就結,惟令多也。於是頭血流散,風濕#2不凝也。都畢,以手按目四眥二九,覺令見光分明,是驗眼神之道,久為之,得見百靈。



    石景子經曰:常能以手掩口鼻,臨目微炁,久許時,手中生液,追以摩面目。常行之,使人體香。



    《太上三天關玉經》曰:常欲手按目近鼻之兩訾,閉炁為之,炁通輒止,吐而後始。常行之,眼能洞觀。



    右二條,南嶽魏夫人所出。



    《丹字紫書三五順行經》曰:坐常欲閉目內視,存見五藏腸胃。久行之,自得分明了了也。



    《太素丹景經》曰:一面之上,常欲得兩手摩拭之,使炁熱,高下隨形,皆使極匝人,面有光澤,皺班不生,行之五年,色如少女。所謂山川行氣,常盈不沒。



    《丹景經》曰:先當摩拭兩手令熱,然後以拭面目畢,又順手摩髮,如理櫛之狀,兩臂亦更互以手摩之,使髮不白,脈不浮昇。



    《大洞真經精景按摩篇》曰:卧起,常平炁正坐,先叉兩手,乃度以掩項後,因仰面視上,與項爭,使項與兩手爭也,為之三四止,使人精和血通,風炁不入,能久行之,不死不病。畢,又屈動身體,伸手四極,反張側掣,宣搖百關,為之各三。卧起先以手巾若厚帛,拭項中四面及耳後,使圓匝熱,溫溫然也。順髮摩頭,若櫛理之無在也。良久,摩兩手以治面目。久行之,使人目明,而邪氣不干,形體不垢�,去穢也。都畢,而咽液三十過,以導內液。



    右一條,出《大洞精景經》中。



    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經



    養生之道,以耳目為主。雜視則目闇,廣憂則耳閉,此二病從身中來而結病,非外客之假禍也。所謂聞道之難也,非聞道之難,行道難也;非行道之難,而終道難矣。若夫耳目亂想,不遣艱難,雖復足躡仙閣,手攀龍軒,猶無益也。



    反胎按摩,常以陽日,用一日為陽,二日為陰。每陽日之旦,陽日之夜,夜卧覺,日一將起,急更閉目,向本命之方,以兩手掌先相摩切,令小熱,各左右試按兩目,就耳門下,令兩掌俱交會於項中九過。又存兩目中各有紫赤黃三色雲炁,各下入兩耳中,良久,陰咒曰:



    眼童三雲,兩目真君,英明注精,開通帝神,太玄雲儀,玉靈敷篇,保利雙闕,啟徹九門,百節應響,徊液泥丸,身昇玉宮,列為上真。咒畢,因咽液三過。既畢,乃開目。以為常,陽日坐起常可行此,不必旦暮也。行之三年,耳目聰明。



    理髮,常向本命,既櫛髮之始,而陰咒曰:



    太帝散靈,五老反神,泥丸玄華,保精長存,左拘隱月,右引日根,六合清練,百神受恩。畢。常行之,使人頭腦不痛。



    《太極經》曰:理髮,欲向玉池,既櫛髮之始,而微祝曰:



    泥丸玄華,保精長存,左為隱月,右為日根,六合清練,百神受恩。祝畢,咽液三過。能常行之,使髮不落而日生。當數易櫛,櫛之取多而不使痛,亦可令侍者櫛取多也。於是血液不滯,髮根常堅。

    右二條,安九華所告令施用。



    坐卧,常欲鼻孔向本命,飲食亦然。若不得向本命,常向東北及西北,亦佳也。此二處,是天地魂魄之門津也。又卧起,常自左右搖動身體數十過。畢,又兩手據後面,舉頭向天,左右自搖動項中二十過。畢,平坐,舉兩手托天,良久畢。又摩兩掌,以自拭目傍,至兩耳,又良久畢,陰咒曰:



    前摶後指,天帝上客,左眄右顧,長生大度,仰頭喘息,太一相極,却月龍堰,司命同軫,飲食胎元,交關崑崙,回倒雙跽,真人同志。咒畢,輒引炁閉之。存臍中赤炁大如綖,出臍卧,入鼻中,如此三過,按摩之道都畢。使人百關通利,長生不病。



    紫度炎光內視中方曰:常欲閉目而卧,安身微炁,使如卧狀,令併人不覺也。乃內視遠聽四方,令我耳目注萬里之外,久行之,爾自見萬里之外事,精心為之,乃見百萬里外事也。人耳中亦常聞金玉之音,絲竹之聲,此妙法也。



    四方者,總其言耳,當先起一方,而內法視聽,初為之,實無髣髴,久久誠自入妙。



    大洞真經高上內章遏邪大咒上法曰:每當經危瞼之路,鬼廟之間,意中諸有疑難之處,心將有微忌,勑所經履者,乃當先反舌內向,咽液三過畢,以左手第三指攝兩鼻孔下人中之本,鼻中鬲孔之內際也,三十六過,即以手急按,勿舉指計數也。鼻中鬲之際,名曰山源。山源者,一名鬼井,一名神池,一名邪根,一名魂臺也。攝畢,因叩齒七通畢,又進手心以掩鼻,於是臨目,乃微祝曰:



    朱鳥陵天,神威內張,山源四填,鬼井逃亡,神池吐炁,邪根伏藏,魂臺四明,瓊房玲琅,玉真巍峨,坐鎮明堂,手暉紫霞,頭建晨光,執詠洞經,三十九章,中有辟邪龍虎,截兵斬堈,猛狩奔牛,銜刀吞鑲,揭山玃天,神雀毒龍,六領吐火,啖鬼之王,電猪雷父,掣星流橫,梟磕駿灼,逆風橫行,大禽羅察,皆在我傍,吐火萬丈,以除不祥,群精啟道,封落山鄉,千神百靈,併手叩顙,澤尉捧燈,為我燒香,所在所經,萬神奉迎。



    畢,又叩齒三通,乃開目,徐去左手也。手按山源則鬼井閉門,手摶神池則邪根散分,手按魂臺則玉真守闕。於是感激靈根,天獸來衛,千精震伏,莫干我炁,此自然之理,使忽爾而然也。



    鼻下山源,是一身疪津,真邪之通府,不真者所以生邪炁,為真者所以遏萬邪,在我運攝之耳。故吉凶兆焉。明堂中,亦一身之文也,死生之形府,七魄元室,三魂靈宅,存其神可以眇乎內觀,廢其道所以致乎朽爛。故由我御,慎順其衛生,而無悔咎定焉。



    右四條,出大洞真經高上首章。



    大靈#3真人曰:風病之所生,生於丘墳陰濕,三泉壅滯,是故地官以水炁相激,多作風痺。風痺之重者舉體不援,輕者半身,或失手足也。若常夢在東北及西北經按故居,或身見靈床處所者,正欲與冢炁相接耳。墓之東北為徵絕命,西北為九厄,此皆冢訟之凶地。若夢見亡者於其間,益見驗也。若每遇此夢者,卧覺當正向上三啄齒,而祝之曰:



    太元上玄,九都紫天,理魂護命,高素真人,我受上法,受教太玄,長生久視,身飛體仙,冢墓永安,鬼訟塞間,魂魄和悅,惡炁不烟,遊魅魍魎,敢干我神,北帝折制,收炁入淵,得籙上皇,名書帝前。如此者再祝,又叩齒三通,則不復夢冢墓及家死鬼也。此北帝秘咒也,有心好事者,皆可行之。若經常得惡夢不祥者,皆可按此法,於是鬼炁滅也,邪鬼散形也。



    手臂不援者,沈風毒炁在脈中,結附痺骨使之然耳,自宜針灸,針灸則愈。又宜按北帝曲折之祝,若行之百過,疾立消除也。先以一手徐徐按摩疾處,良久畢,乃卧,目內視,咽液三過,叩齒三通,正心微咒曰:



    太上四玄,五華六庭,三魂七魄,天關地精,神府榮衛,天胎上明,四支百神,九節萬靈,受籙玉晨,刊書玉城,玉女侍身,玉童護命,永齊二景,飛仙上清,長與日月,年俱受傾,超騰昇仙,得整太平,流風結痾,注鬼五龍,魍魎冢氣,陰氣相迥,陵我四支,干我盛衰,太上天丁,龍虎曜威,斬鬼不祥,風邪即描,考注匿訟,百毒隱非,使我復常,日月同暉,考注見犯,北鬼收摧,如干明上,威章付魁。



    《太上銘渟散華經》上按摩法:常以生炁時,咽液二七過畢,按體所痛處,向王祝曰:



    左玄右玄,三神合真,左黃右黃,六華相當,風炁惡疾,伏匿四方,玉液流澤,上下宣通,內遣水火,外辟不祥,長生神仙,身常休強。畢,又咽液二七過。常如此,則無疾。又當急按所痛處三十一過也。



    右一條,十月二十二日滄浪雲林宮右英王夫人所出。



    《消魔上靈經》曰:若體中不寧,當反舌塞喉,漱津咽液無數,須臾,不寧之病自即除也。當時亦常覺體中寬軟也。



    右一條,出消魔上靈叙中。



    夢寐不真,魄協邪炁,如校其心,欲伺我神之間伏也。每遇惡夢,但向北啟太上大道君,具言其狀,不過四五,則自消絕也。



    右青童口訣。



    日夜遇惡夢非好,覺當即反枕,更枕而祝曰:



    太和玉女,侍真衛魂,六宮金童,來衛生門,化惡反善,上書三元,使我長生,乘景駕雲。畢,咽液九過,叩齒七通而卧。如此四五,亦自都絕消。此咒亦反惡夢,而為吉祥也。



    右十一月十三日夜右英夫人所出。



    夫玄象靈樞,達觀所適,沖心秀虛,浪神味標,咀吸太和,體炁蕭寥,於是瓊振奏響,萬籟冥招矣。夫炁者,神明之器匠,清濁之宗囦,處玄則天清,在人則身存。夫生無虧盈,蓋順乎攝御之間也。欲服六炁,常以向曉向寅丑之際,因以天時造始,必以方面此之時也。太霞剖暉,丹陽誕光,靈景啟晨,朱精發明之始也,先存日如雞子,在泥丸中,畢,乃吐出一炁,存炁為黑色,名之尸炁也。次吐二炁,存炁為白色,名之為故炁,吐三炁,存炁為蒼色,名之為死炁也。思以其色吐炁良久也,凡出三色,合吐六炁也。畢,又徐徐納引,取黃炁四過,存炁從泥丸日中來下,四過畢,輒咽液三過,為之三畢。乃又存在泥丸中,下從耳中出,當我口前,令去面九寸,臨目髣髴如見之。復乘日納引,取赤炁七過,七過畢,復咽液三過止。乃起坐,動搖四支,俯仰屈伸,令關脈調暢,都畢也。存咽液,皆令青色。夜亦可存月在泥丸中,如存日法。如存月,當以月一日夜半,至十五日住。從十六日至三十日,是月炁衰損,天胎虧縮,不可以夜存月也。此法至妙,能行之者仙,所以吐納胎元,漱吸明真。時呼召五咽,以得自然,魂還絕宅,魄歸泥丸,所以長生也。豈同採幽谷之陰炁,求奔馬之靈神,步海以求濟,策毛車於火山哉。可不慎歟,可不慎歟。



    右西王母叙訣。



    乙丑歲興寧三年七月四日夜,司命東卿君來降,侍從七人入戶。其〔一〕#4

    人執華旛,一名十絕靈幡,一人帶環章囊,其三人捧白牙箱,箱中似有書也。其一人握流金火鈴。侍人並朱衣。司命君形甚少於二弟,著青錦繡裙,紫毛帔,中芙蓉冠,二弟並同來侍立,命座乃坐耳。言語良久。七月六日夜,司命君又降喻書曰:若必範玄秉象,清靖罕時,遂拔群幽藻,戢翼高栖,感味上契,淵渟岳峙,蕭寥玉篇,翫寶神生,遺放俗戀,調彈清靈,澄景虛中,五道發明,色絕化浪,欲與淡并,空同冥衢,無視無聽,爾乃遠齊妙真,重起玄覺,明德內圓,靈摽外定矣。終能策雲軿以赴霄,書司命之丹籙耳。若情散萬念,為生不固,炁隨塵波,心不真舍,適足勞身神於林岫,實有誤於來學也。其道微而易尋,其道艱而難得乎。



    月五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從口入也。使照一心之內,與日共光,相合會畢,當覺心暖,霞暉映驗,良久,乃祝曰:太明育精,內鍊丹心,光暉合映,神真來身。畢,咽液九過。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二十九日,復作如上。使人開明聽察,百關解徹,面生玉光,體有金液。行之五年,太一遣保車來迎,上登太霄。行之惟欲數,不必此數日作也。



    右一條,出《消魔經》中,南嶽赤君內法。



    又曰:臨食上,勿道死事,勿露食物,來衆邪炁。



    又曰:數澡浴,要至甲子當沐,不爾當以幾月日旦,使人通靈。浴不患數,患人不能耳。蕩鍊尸臭,而真炁來入。

    右玄師魏夫人所勑使施用。



    《太上九變十化易新經》曰:若履殗穢,及諸不盛處,當先澡浴,與解形以除之。其法用竹葉十兩,桃皮削取白四兩,以清水一斛二斗,於釜中煮之,未及沸出,適寒溫,以浴形,即萬殗除也。既以除殗,又辟濕痺瘡痒之疾。且竹虛素而內白,桃即卻邪而折穢,故用此二物,以消形中之滓濁也。天人下遊既反,未嘗不用此水以蕩也。至於世間符水祝漱外舍之近術,皆莫比於此方也。若浴者益佳,但不用此水以沐耳。鍊尸之素漿,正宜以浴耳,真奇祕也。

    右玄壟羽宮紫微王夫人勑令用之。





    開日旦,向王,朱書,再拜服之。祝曰:



    五神開心,徹聽絕音,三魂攝精,盡守丹心,使我勿忘,五藏遠尋。先拜,拜畢祝,祝畢乃服符,服畢咽液五過,叩齒五通,勿令人見。若不用開日,以月旦、月十五日、二十七日,一月三服,一年使驗至,祕符也。



    太虛真人口訣:以春乙卯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冥卧時,先擣朱砂、雄黃,雌黃三分物,細擣之,以綿裹之,使如棗大。臨卧時,以塞兩耳中。此銷三尸鍊七魄之妙道祕法也。勿令人知者。明日,日中時,以東流水沐浴,沐浴畢,更整飾床席,易著衣服,洗故者,更弊履,澡洗之。都畢,又掃洒於寢床下,通令所住一室净潔,更安枕卧,向上閉炁,握固良久,而微祝曰:



    天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為真,三炁消尸,朱黃安魂,寶鍊七魄,與我相親。祝畢。此道是消煉尸穢之上法,改易新形之要訣也。四時唯各取一日為之。



    太虛真人曰:先師見教,以五達之日,日出三四丈許,正立向日,存三魂神正與日光俱入心,平正內徹中良久,閉炁三息,咽液三過,微祝曰:



    太陽散暉,垂光紫青,來入我身,照我五形,所卻鬼試,心使平正,內徹九炁,外通胎命,飛仙上清,玉籙已定。咒畢,以手拭目二七,叩齒二七。都畢。此法使人三魂凝明,丹心方正,萬邪藏伏,心試不行,真要道也。子常行之,諸以五達日,向日趣令嚏也,若不得嚏者,以軟物向日引導鼻中,亦即嚏也。嚏即咒曰:



    天光來進,六胎上通,三魂守神,七魄不亡,承日鳴嚏,與日同形,飛仙玉清,位為真公。祝畢,拭目二七。是內精上交日光,三魂發明於內,使人心開神解,百精流傳於內府也。若非五達日者,可不須爾也。



    以五達之日,北向五再拜,正心呼上真皇君、皇君夫人名字,三過畢,叩齒五通畢,解巾長跪,謹啟五星日月上皇高真道君、三十二天帝、玉清太上上清上皇上帝大道聖君几前,因自陳七祖父母以下,及一身千罪萬過,上世以來,乞得解脫,三官告下天帝,使罪名離釋,消除黑簡,乞賜得五星之真,俱奔華晨,上登上清,交行玉門。



    正月六日中時,二月一日晡時,三月七日夜半,四月九日食時,五月十五夜半,六月三日中時,七月七日夜半,八月四日中時,九月二日平旦,十月一日平旦,十一月六日夜半,十二月二日夜半。



    右記五達吉日也。



    服日月精法:



    月朔旦,日出高二丈許,遙望見日,便握固,禹步東向三步,以口逆到取日精二七合,食咽十四日,可將二人入溫病家,他病終不能著,所將從人輕,常卧之,令老壽。



    月生三日,月出於庚上,兩手握固,西南行,向月禹步三步,以口遙飲月精二七,十四咽之,終年無疾病,亦可入死家。日月照瑕穢。此二條,食日飲月精,皆消除萬疾。



    洞真西王母寶神起居經竟



    #1『无』字據上下文義補。

    #2『濕』字原本誤作『涇』。

    #3『大靈』當作『太虛』。

    #4『一』字據前後文補。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