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上清僊府瓊林經


    上清僊府瓊林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僊府瓊林經。撰人不詳,約出於南北朝。係摘抄《大洞真經》《真誥》《登真隱訣》等上清派修行經訣而成。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上清僊府瓊林經.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473
    上清僊府瓊林經





    經云:天有玄一,生於太陽,名為流珠,衆妙之門,得而留之,可得長生。人有三一,其居不同,兼能守之,可為仙王也。一在北極太淵之中,前有明堂,下有絳宮,上有華蓋,玉樓萬重。



    又云紫陽真人曰:吾昔學道,受三一真名於中嶽真人蘇子玄,子玄授吾守一之法,凡二百餘事,吾奉而行之,為上清真人,其道至真。



    又曰:二十四氣以應太微二十四真,其有千乘萬騎,羽蓋雲車,以合紫宮上清元圖,若守之彌固,精應感暢,則三一可見,三一可見則千乘萬騎見矣,羽蓋可御,雲車可乘,上造太微,混二十四氣,見二十四真,飛行上清,列名元圖,此白日昇天,兼行洞房之道也。



    又曰:上一真之極也,中一真之至,下一真之妙也。天皇得極故上成皇極,地皇得至故上成正一,人皇得妙故上成衆妙之君。三皇體真以守一,故一無藏形,仙人尋真以求一,故三一俱明。一無藏形,其真極也,三一俱明,得一而已。



    《上真始生變化元錄》曰:皇上開真,九道合明,變鍊元虛,洞映上清,分形化景,四運順生,八景扶翼,運致丹軿,乘雲駕煙,策御上清,飛行雲房,朝謁帝京。又曰:凡修九天真王之道,常以冬節之日,沐浴入室,西向九拜,朝九天真王,自然得乘九色雲輿,飛行上清。又曰:九天上靈,元始自然,云云。中寶紫元,三素外纏,云云。洞化入微,我道早分,目招靈暉,心披五雲,乘策八景,飛入帝晨。又曰:含真胤氣,形秀紫天,乘雲駕浮,浴景八煙,云云。得乘霄軿,飛昇玉晨。又曰:瓊琳七映之宮。又曰:內為含仙靈,外鍊真容,玉池華露,澤流紫房。又曰:太上玉晨,迴景虛明,分形變合,九鍊三真。



    又曰:上元太素三元君晨華之氣祝文曰:三素迴天元,清霄翼玉靈,云云。太霞雖云遼,洞映鑒有情,相與携玉契,同期九天軿。又曰:太素策運,四景虛飛。又曰:皇清摽晨暉,靈氣翼虛遷,飄飄九元上,靡靡入帝晨。又曰:四老中真,散花雲房。又曰:玄晨帶高靈,總真御八清,玉華披丹房,紫鳳曜雲營。又曰:我乘日吉,上告帝靈,求仙昇飛,得御流軿。又曰:紫皇元初,道合玄虛,三變九分,混化太初,飛雲流輔,蒼蓋綠輿。又曰:天夜朗清,幽虛啟真,流雲徘徊,金花四騫,丹皇敷暉,雲飛紫軒。



    《太上玉經寶訣》曰:上昇玉清中,邀晏九遐外。又曰:靈風扇華香,粲爛開繁矜,太真撫雲璈,衆仙彈靈琴,雅歌三天景,散惠玉華林。又曰:學道由丹信,奉師如至親,挹景偶清虛,孜孜隨日新,竦身陵太清,超景逸九霄,保元持法綱,遊玄適逍遙,萬劫猶昨夜,千椿如晨朝,靈幡順風散,繁想應時消。



    《太洞真經》曰:太宴絕九玄,洞景寄神通,玉帝乘朱霄,綠霞煥金墉,上館雲珠內,仰投元刃峰。又曰:流珠停暉,紫霞踊煙,七度迴路,三光映真。



    《太上素靈洞玄大有經》曰:耽栖靈洞,宴景七晨,澄灑華園,息憩九玄,變景玉虛,攜領諸天。又曰:太真陰神,號曰女靈,變景九玄,乘真隱冥,運致飛霞,上造帝庭。



    又經曰:九玄九天,謂在三界之上。又曰:遊戲九玄臺,解憩西羽河。又曰:八景運天輿。



    《大洞真經》曰:絳霞遏明曜,八景飛太空。又曰:八願玄母,與我俱遊三玄之間,乃逸轡太漠,迴軿三玄,五靈扶背,王母比肩,舞輪神丘,停駕九天。



    《洞房內經》曰:無極高真,晨中朱庭,龍衣虎帶,讀洞真經,徘徊九天,高會七虛。乘空洞之流軿,轡太霄之圓車。又曰:我混五氣中,共化乘日軿,宴觀雲霄外,吐納七神精,槃栢九玄內,坐起霞上生。文出五老雌一經



    《三元真一經》曰:左激雲輪,右騁飛龍,仰役二十四神,千乘萬騎,呼陽召陰,白日昇天。



    《龜山元籙》曰:朝翔太陽觀,夕栖隱閬風。又曰:衆仙戲雲景,丹葩敷春陽,皇駕停雲侣,飄颻自翱翔,瞻此八極外,誰究運所長。又曰:三元真君各隨四時變化形象,則反所元之氣,受鍊復形。



    《太洞真經》曰:北隴欝霄靄,絳樹結紫華,青藥落鳳林,碧�秀巖阿,靈闕凌太空,瓊房叅太霞,云云。龍吹纏五雲,云云。丹霞蔚晨霄。

    《玉珮金璫經》曰:金璫九天之上,名曰虹映,一曰上清之館,太霄之中,結白煙之氣,靈映九天,云云。色如白雲,形如玉山,有瓊林之宮。又曰:九天帝君鎮在日門金庭之內。又曰:玉珮以九天魂精,九天之上名曰晨燈,云云。結青陽之氣,靈映九天,云云。色如青玉,形如月圓,內有空玄,玉臺紫殿。又曰:日華月精,日霞月映,左迴玉珮,右把金璫,二景纏綿,雙魂安康,上行太極,下造十方。



    《紫書金根經》曰:青要帝君以九陽元皇玉帝之弟子,育於玄丘玉國元崖之天,瓊林七寶之下,七色瓊鳳蔭君之身。又曰:栖心明霞之境,教流玉國之墟,執把九皇之策,落九域之丘,云云。以紫雲為屋,青霞為城。黃金為殿,白玉為牀。



    《守玄丹上經》曰:兩眉間上却入一分為守寸雙田,却入一寸為明堂宮,却入二寸為洞房宮,却入三寸為丹田宮,却入四寸為流珠宮,却入五寸為玉帝宮,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宮,洞房上一寸為極真宮,丹田上一寸為玄丹宮,流珠宮上一寸為太皇宮,凡一頭中有九宮也。其明堂、洞房、丹田、流珠四宮之經,皆神仙為真人之道,傳於世。其玄丹經,亦真官司命之要言,四宮之領宗矣,此經須太極帝君告乃可與之也。又曰:玉帝宮有玉清神母居之,天庭宮上清真女居之,極真宮太極帝妃居之,太皇宮太上君后居之,此四宮皆雌真一也,道勝於雄真一也。並有寶經,以傳已成真人者,未得成真,非所聞也,雌真之要亦自不授之矣。太上所以出宴八景,入叅瓊軒,玉女三千,侍真扶軒,靈妃俠唱,神后執巾者,寔由守雌一之道,用以高會玄晨也。此太上之宗根,虛皇之所傳。又曰:守玄丹太一真君之道,暮夕靜寢,去諸思念,坐卧任意,先存北極辰星紫氣來下,入己玄丹中,云云。又存日來入玄丹宮中,日滿宮內,在紫氣中央,望視如闇中視火珠之狀。畢乃存上清中黃太一真君,從北極紫氣中來,下入玄丹宮日中坐,君諱規英,字化玄,又存己一身忽然上入玄丹宮日中,在太一真君前對坐,云云。於是太一君乃與己俱乘日,入行赤氣道中,云云。亦即有真應,云云。則與太一同俱到七元之綱也,詣#1上清宮。又曰:太上龍書曰,正坐玄丹,不徧不邪,言此道之要也。兆當存太一紫氣以遶身,及咽吞之,又當常存太一真君在玄丹宮紫氣中,長生無極,萬凶不干,玄丹之道畢也。



    《道機經》曰:人以身為國,神為君,精為臣,氣為民,炁變為精,精化為神,神化嬰兒。



    《神仙本起內傳》曰:八節之日,諸天大聖尊神,妙行真人,莫不上會靈寶玄都玉〔京〕#2山上宮,朝慶天真。



    洞神部曰:控景大霞宮,齊輪九天庭。



    《龜山元籙》曰:真人於金堂瓊室,七寶花林之中,渌水華池之上,云云。飛真步虛,遊宴玉房,金臺寶光,八希之饌,登仙洞空,龜山之中,朝餐瓊芝,夕嗽玉泉,俱來造焉,十二玄龍,紫鳳靈虬,神禽丹輿,羽蓋真騎,諸神上丹,諸君從靈,來降我焉。



    《自然玉字》〔曰〕#3:

    越衡天上,玄都之京,有空峰之山,乃萬聖之所遊,道成得仙,逕昇空峰之上,受號而騰空。又曰:皇茄天上有金華之山,山有五帝之宮,常生五色之雲,日月俠乎左右,飛仙翼軒。



    《靈寶經》曰:太上道君於西那天鬱察山浮羅之嶽,坐七寶騫林之下,云云。道君方自彈景龍雲璈,霄音逸響,流激千尋,諸天鬱勃,紫蓋迴玄,慶霄四會,八道煥明。



    《太上寶訣》曰:微微玄宗門,煥朗徹空同,至道由靜默,當見三素宮。又曰《老子道德經》稱:視之不見夷,聽之不聞希,摶之不得微,即三元老子之號矣。又言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是三素合為元一君,是三尊之元父、玄母也。讀此經,二老君子見之,仙道成矣,道盡此矣。又曰:大朴本無質,聖聖謂之玄,二義由終始,萬物至淵泉。又曰:崑崙山上諸仙多作中夏,九天誦詠,蕭條遠暢,清音泠朗,聽者霄絕,使人忘情。時會衆仙,歌洞詠玄,合〔聲〕#4齊唱,新聲激響,窈窕遐聞,云云。上真之所重也。



    又《高臺銘》曰:子欲乘空凌虛,誦我步玄羽書。諸仙不解此語也。步玄羽經,此之兩書,太上玄經,不傳中仙矣。



    《紫書金根經》曰:制命九天之皆,徵召五帝之靈,逸迴風之混合,凝九轉於玄精。又曰:太上君后頭九玄玉精頹雲之髻,居太清九玄之上。臺名也,亦九天洞元極真宮中。



    《大洞真經》曰:飄飄三霞嶺,徊綱七元蓋,八景入太無,飛灑九天外。瓊扉生景雲,靈煙絕幽藹,西宮詠洞玄,清唱扶桑際。又曰:七闕煥流霞,瓊室生龍雲,左迴三素轡,右撫八景輪。又曰:左把玉華蓋,飛景登七元。



    《太上飛行玉經》曰:上步天宿,飛行九星,左把隱書,右執羽經,拜謁帝尊,受帝之名,得越華蓋,騰翔紫庭。又曰:駕景紫煙,飛步九元。又曰:五皇夫人內陰隱名,太上藏之玄斗紫蓋宮中,此五夫人皆迴天轉地,盈縮三光,變化山河,改易五行,移動萬物,隱藏幽冥,有知其道,皆不復經地戶,魂過太山也。又曰:道氣無光,寥廓無端,混沌元形,虛元自然,太上無根,冥寂玄通。又曰:天地大劫之交,諸天至真尊神、妙行真人下遊五嶽,逕觀天下至學之人,洪流彌天,皆以五龍迎之,登遊福地,得與元始同遊。



    《靈寶經》曰:妙行真人,無鞅數衆,一時同會,國土皆以融金灌地,四邊階道並是碧玉瑠璃寶飾,四匝嚴整,光明洞徹。又曰:元始天尊於碧落空歌大浮黎國土,坐碧霞之上,地皆是碧玉,四邊階道悉以金寶銀飾,種種奇妙。又曰:禪黎世界赤明之國,南圃丹霍之阿,三元洞室,天尊坐絳雲之上,至真大神、大丹玉女,一時同會丹霍之阿,其國土常生赤炁,似如絳雲。



    守一之法,常以少飲食、無食豕肉魚臊,凡飲食隨四時溫凉,無逆時以之。



    守一法,慎無飲濁酒。濁酒損人精五藏生炁,精炁不行,血脈不通。



    《上皇先生紫君經》曰:神州在天關之北,日月迴度,其南七星,輪轉其中。



    《上清經》曰:念三元於泥丸,守九真於形宅,吐納五華,呼吸玉液,朝暮求仙於空洞,寢息感神於太漠。又曰:奉之者登三晨,遊太霄。又曰:大洞之經乃九天之奇訣,上元太清君金書之首經也。昔中央黃老君隱禁此書,時元知焉,唯太玄有金闕玉名、瓊劄紫簡。受讀此章萬過,即便白日昇天,上登上清,受書太極,拜為高上卿。但有此書不得讀之者,太微天帝君拔出死簡,刊定真籙,度籍太極,刻名東華,關奏太上,錄封龜臺,萬靈千神自稱兆為九玄大夫,位准泰清仙伯。



    《大丹隱玄五晨金華玉經》曰:玄母八門行間篇曰:願玄母與我俱生於生炁之間,與我俱存於日月之間,與我俱保於九天之間,與我俱存於自然之間,與我俱飲於匏河之間,與我俱息於玉真之間,與我俱寢於仙堂之間,與我俱遊於三玄之間。又曰:九天帝君十二上願,九靈玄母八門神間,大迴元五通,靜於密室,散香灶煙,而讀《大洞金華經》。



    《先進洞房內經》曰:崑崙高而不傾,神仙所止,金堂玉城,九炁離合,雲雨杳冥,黃闕紫戶,至為玄精,上衝絕霞,下照九靈,左連青宮,右俠皓清,金臺八素,遊變萬形,玉醴澄液,瓊液自生,六合幽戶,八閣會經,中有太真,至不可名,微妙無中,號曰無英。



    又曰:昔常安李仲,了不知他道,又亦不知施行太丹之事,三元之法也。唯隅得此隱朝之道,守行之三十年,得乘雲駕欻,昇入玄洲。〔仙〕#5人王履冰、趙雙成、范叔友、管平何、李明賢、安生之輩,皆得此道,而昇崑崙之房,或在玄洲三玄宮也。



    又曰:太素三元君者,一真女子也,服紫炁浮雲錦帔,九色龍錦羽裙,建寶琅扶晨羽冠,腰流金火鈴,虎符龍書,而坐空中,膝下常有丹綠青三素之雲,欝然冠其形也。又太素三元君常詠曰:太元連玉清,三洞曜高明,八景迴晨風,散雲藹飛靈,圓輪擲空洞,金映冠天精,玉華結五老,紫煙暉霄軿,乘炁蕩玄房,金姿曜九霞。云是玉清上宮之唱。



    《玉晨明鏡經》曰:白素右元君者,白元洞陽君之母,太素三元君之子也,諱啟明蕭刃,字金門上,口中常吐出白氣,名之曰玉晨白寶生魂之炁,以熏我身,使人神仙不死。



    黃素中央元君者,中央黃老君之母,太素三君之子也,諱圓華黃刃,字太張上,號日黃素高元君,有黃金之質,口吐黃炁,名曰玉晨黃寶大靈生五藏之炁,以熏我身,使人飛仙升天。



    紫素左元君者,元素君之母,太素三元君之子也,諱翳傳無刃,字安來上,神鏡八方,而貌少嬰孩也,口吐紫炁,名曰玉晨紫寶命胎流霞之景烟,以熏我身,使人白日昇晨,登玉清上宮。此係節抄出者,其全文具在本經。



    又曰:三素元君項後各有一寶曜,日氣九色,圓光朗徹金花洞房一室之內,三素元君口各吐炁如上法,三炁會合,纏這相著,化為一日象九寸,在金華洞房中。



    又曰:太上玉晨,九微導煙,五老散景,八靈生門,三素寶炁,太玄玉晨,金華雌一,中有紫元,混化七九,上拔云云,三上三炁,入虛出丹,常與紫素,俱列玉仙。



    《大洞雌一太極五老帝君鎮生五藏上經》曰:太極金華真人以此經文刻於天帝紫微宮玄琳玉殿東壁牖上,其文曰:五炁異方,津光合形,有終而死,有始而生,萬類反本,千條歸冥,氣適浮烟,血奔流清,哀哉兆身。已後在丹方服餌注耳。



    又云南嶽真人曰:吾昔有入室弟子仙人趙成子者,初受吾鎮生五臟上經,乃案為之,成子後欲還入太陰,求改貌化形,自故死亡於幽州上谷玄丘中石室之下。死後五年,後有山行者見白骨在室中,露骸冥室,又見腹中五藏,自生不爛如故,五色之華瑩然於內,彼山行人歎曰:昔聞五藏可養,以至不朽,白骨胸中生花者,今覩其人矣,此子將有道不終,將中道帔試不過乎。因手披之,見五藏中各有一白石子,鎮生五色華,如容狀在焉。彼人曰:使汝五藏所以不朽者,必以五石生華故也,子已夫道,可以相與。因取而吞之。去復四五年,而成子之尸當生,彼人先服石子,以成子當生之旦,而五石皆從口中飛出如蟬狀,隱隱雷聲,五色洞日徑還死屍之臟,因此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間。其人心懼恍惚,因病日甚,乃至入山尋視死屍所在,到石室前,方見成子偃據洞嘯,面有玉光,而問之曰:子何人哉?忽見有五老仙公披錦帶符,手乘羽節,頭建紫冠,言於成子曰:昔盜吞先生五臟寶石者,此人是也。言畢,彼人面上即生惡癩,噤而失言,比歸達家,癩瘡亦匝,一門大小,同時俱死,族亦遂滅矣。



    又常服日月之精華者,欲得常食竹筍,竹筍者,日華之胎也,一名大明。又欲常食鴻脯者,月胎之羽烏也,一名月鷺,欲服日月,當食此物,炁感通之。



    太虛真人曰:鴻者羽族之總名也,其鵲雁鵝鴝,皆曰鴻鷺也。



    古歌曰:鴻鷺千年烏,為餚致天真,五帝銜月華,列坐空中賓。此古之漁父歌也。



    《玉晨明鏡經》曰:又存五神名,各安坐其宮也,五神並口吐紫炁,以纏我身,內外冥合,手足不相見乃止。又存日月出我頰間,左日右月,二光洞照,於是紫炁豁然,而徐存日上入我口中,口即食之,作飴味,九咽止。又存月入我臍中,當命門,下照陰室,間又存我手把北斗七星之柄,戴以行步,入紫房太微中,見帝君曰:子之得神仙,我以子上青玉之符,書九有之天也。



    槃�九玄內,起坐霞上生,五符付帝子,上歸反華嬰。又曰:三五相反,天覆地始,我有五符,上歸帝子,三無長留,營室之�。已上出《五老雌一經》

    《玄妙內篇》曰:太上曰,元道本起於無先,萬炁之祖,萬道之元,虛無之上,無有之先,無體無象,不有不無,尊無有上,貴不可勝。



    《玉晨明鏡經》曰:太一帝君洞真玄經存五神法,又存神太一、無英、白元、司命、桃君等,凡有五女子之神,有九男子之神,名曰三五九七,上到玄門之時,形貌並如嬰兒始生之狀,五女九男口中各吐白炁,互熏兆身,於是五女九男并兆一身,混共一合,都為一白炁圓形,如日之光團團之狀,須臾圓光白炁變為二小兒,一男一女,並如初生嬰胎之狀,男曰九元之真,女號皇一之魂,男名拘制,字三陽,女名上歸,字帝子。須臾又存男兒拘制,女兒上歸,並立在日月之中,男在日中,女在月中,日月懸乎皇天,日在東方,月在西方,當時自覺一身乃已共化為向之白炁矣。又存聞童子拘制在日中,有聲詠曰:拘制三陽,九元之真,是我之號,日結我身,符籍玉清,與天相親,混合雌雄,神仙纏綿。又存聞上歸女子在月中,有聲詠曰:上歸帝子,皇一之魂,是我之號,月結我精,主人符籍,已在大明,與玄為親,壽萬億齡,混合雌雄,裸身華。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授帝《五嶽真形圖靈光生經》,上元夫人授帝《六甲靈飛招真》十二事,云云。或乘虛步玄之術,諸要妙辭,帝自撰集為一卷,及所受之事,皆承以黃金之几,封以白玉之函,以珊瑚為牀,紫錦為囊,安著�梁臺上,數自朝拜,燒香灑掃,帝後意旨自誤,不修至戒,每事不從王母之言,王母遂不復來。太初無年天火燒�梁臺,所受十二事於是燒失矣。



    《化形隱景登昇保仙上經》曰:存九晨帝君隱妃九陰內名,形色衣服,皆使朗然從北斗來,下炎流映,煥爛虛無,迴神玄映,入我身中。九晨即九星之精也。《紫度炎光經》說同也。



    《真誥》曰:南嶽夫人言《寶神經》是裴清靈錦囊中書,侍者常所帶者,裴昔從紫微夫人受此書也,吾亦有俱如此寫西宮中定本。又問西宮所在,答云:是玄圃北壇西瑤之上臺也,天真寶文盡藏於此中。裴真人又言此盡與隱盡同輩事要,而即可得用,一名七隱玄書。



    《真誥》曰:六月二十四日夜,紫微王夫人來降,因下地請問真靈云云,敢諮於此,願誨曚昧。夫人因令復坐,即見�令書,此以答曰:夫汎景虛玄,無塗可尋,言發空中,無物可縱,云云。是故放蕩元津,遂任風皷枻,存乎虛舟而行耳,故實中之空,有中之無象矣,至於書迹之示,則揮於紙札云云。騫露有骸之物,而得與世進退,上玷逸真之詠,下虧有隔之禁,亦我等所不行,靈法所不許也。請陳為書之本始也。造化之既肇矣,乃是五色初萌,文章盡定之秀,人民之交別,陰陽之分判,有三元八會群方飛天之書,又有八龍靈篆明光之章也,其後逮三皇之世,演八會之文,為龍鳳之章,拘省雲篆之跡,以為順形梵書,分破二道,壞真從易,配別本支,乃為六十四種之書也,遂播之于三十六天十方上下也,云云。校而論之,八會之書是書之至真,建文章之祖也,今三元八會之書,玉帝太極高真諸仙之所用也,雲篆明章,今所見神靈符書之字是也。



    《真誥》曰:南嶽夫人語弟子,言我明日當詣王屋山清虛宮,令汝知之所至也。



    《真誥》曰:紫清真妃坐良久,都不言,妃手中先握三枚棗,色如乾棗而形長,內無核,亦不作棗味,有似於梨味耳,妃先以一枚見與,次以一枚與紫微夫人,自留一枚,令各食畢,真妃問年登答,云云。真妃又曰:君師南真夫人,司命秉權,道高妙備,寔良德之宗也。



    《真誥》曰:六月二十六日夜,降八真人,紫微左夫人,紫清上宮九華真妃二,上真司命南嶽夫人三,紫陽真人四,清靈真人五,茅中君六,茅小君七。又有一神,甚少整頓,建芙蓉冠,朱衣帶劍,未曾見也,隱疑是桐�山真人王子喬。多論金庭山中事,言多有不可解者,恭玄紫微上真九華妃也,皆揖稱也。官上真云,昨與叔申詣清虛宮,校為真仙得失之事耳,近頓除落四十七人,都復上三人耳,并復視爾輩之名簡,如今佳耳,許某及得在伯扎中,許某即長史名。日者霞之實,霞者日之精,君雖聞服日實之法,未見知餐霞之精也。夫餐霞之經甚祕,致霞之道甚易,此謂體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眼者身之鏡,耳者體之牖,視多則鏡昏,聽衆則牖闇,妾有磨鏡之石,决牖之術,即能徹洞萬靈,眇察絕響,可乎。



    《真誥》曰:閬野者,閬風之府是也。崑崙上有九府,是為九宮,太極為太宮也。諸仙人但是九官之官僚耳,至於真人,乃九宮之公卿。夫仙官有上下,各有次秩,仙有左右府,而有左右公、左右卿、左右大夫、左右御史也。明大洞為仙卿,服金丹為大夫,服芝為御史,若得太極隱芝服之,便為左仙公及真人矣。



    真人告曰:人隨俗要求華名,譬若燒香,衆人皆聞其芳,然不知燻,自以燔焰盡則炁滅,名立則身絕,是故高人哂而遠之,遂為清凈。又曰:有似騁冰車之陸乎炎州,泛火舟以浪於溺津矣。自非真正,亦失者萬萬。



    《真誥》曰:張姜子等先在第二等中,亦始得入易遷耳,易遷童初二宮,是男女之道堂館也,其中閑靜,東海青君一年再遊,校此諸宮,觀見群輩也。



    趙素臺,在易遷中已四百年,不肯徙,自謂天下無復樂此處也。素臺,趙熙之女,熙漢時為幽州刺史,有濟窮人於河中,救玉惠等於族誅,行陰德數十事,故其身得詣朱陵,其兒子今並得在洞天中也,熙常出入定錄府。



    易遷中有高業而蕭條者,有竇瓊英、韓太華、劉春龍、王進賢、李奚子、郭叔香,此數人並天姿欝秀,澄尚眇邈,才及擬勝,儀觀駭衆,此即主者之高者,仙官之可才,其次及得張姜子輩,鄧伯苗母有善行,故後來人多宗庇之。竇瓊英者,竇武之妹也,七世祖有名峙者,以藏枯骨活死為事,故祚及於英身矣。韓太華者,安國妹,漢二師將軍李廣利之婦,利宿世有功德,利今亦在宮受化。劉春龍者,漢宗正劉奉先之女。李奚子者,李忠之祖母也,忠晋東平太守,忠祖父云云,多行陰德,嘗天大雪寒,常露穀於園庭,恐鳥餓死,其用心如此。王進賢,王衍女也。事許長史。郭叔香者,王修母也。王修字叔治,北海人,魏武郎中令,年七歲喪母,母以社日亡,不知是郭誰也。其童初府有王少道、范叔勝、李伯山,皆童初府之標者。



    《真誥》曰:郎宗,字仲綏,北海安丘人,少仕官為吴縣令,學精道術,占候風炁,後一旦有暴風經窗間,占知京師大火燒大夏門,遣人往叅果爾,諸公聞之,以博士徵宗,耻以占候就徵,夜解印綬負笈遁去,居華山下,服胡麻丸得道,今在洞中。又有朱�者,陳留人也,為人無道,專作劫盜,後人發覺云云。遠遁他境,至汝南少室山中,見馮先生隱學云云,後三年乃授其真道,留山服食,修道三十八年,後入東坑山中,壽百四十七歲,仙人降,將入大有山洞中成真人。又有郭靜者,穎川人也,少孤云云。年十六縣召為吏,後得下罪逃伏,經二月不出,遇見鄭先生云云。靜遂隨鄭驅使,經七年不敢懈怠,遂授其導引之要,餌服山木、茯苓,得壽三百年,後於天維山中赤松子降授其二人真道,今在大有洞中為真人。



    又曰:司馬季主後入委羽山石室大有宮中,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法於西靈子都,子都者,太玄仙女也。其同時今在大有室中者,廣寧鮑叔陽,太原王伯養,穎川劉偉惠、代郡段季正,俱受師西靈子都之道也。季主臨去之際,託形枕席為代己之象,墓在蜀郡成都昇槃山之南,諸葛武侯昔建碑銘德於季主墓前,碑讚末曰:玄漠太寂,混合陰陽,天地交泮,萬品滋彰。先生理蓍,分別柔剛,鬼神以觀,六度顯明。季主顏如少女,髭鬢三天,其黑如墨。男女二人各令修道,男名汝育,女名濟華,今皆在委羽山中,濟華今日正讀三十九章,猶未過竟。



    《裴君序訣》曰:裴君字玄仁,少為人顏儀整素,目有精光,垂臂下膝,聲氣高徹,呼如鍾鳴。



    《真誥》曰:火棗交梨之樹在君心中也,今心中猶有荊棘相雜,是以二樹不見,不審可剪荊棘出樹否,此樹單生,其幾好也。



    《登真隱訣》曰:太微造形紫元內神二十四人,生氣變神,主仙上精,能修存名字者,治鎮一身,保守元精,紫虛並結氣之玄宗,成體之具神,連導雲霧,帶生真煙,各能致玉輦龍騎,千萬列行,同輿一體,白日登晨,此大真人乘飈欻之道,行之十八年,太上命太微混靈道君,檄二十四真人,千乘萬騎,馳風躡雲,呼吸流昇,白日造天注內。案《三一經》云:太微中有二十四氣,氣中有二十四真人,皆帝皇之臣,所以致分道變化矣。既致守身中三一,則上太微三一,帝皇之君而降見於外,與子言矣,皆出入上清,寢止太微,案如此言,令守身中三部,亦能致彼二十四真,千乘萬騎而來迎也。入日左龍名飈精,右龍名欻亭,存二龍並吐白煙,非止己身之神真,能騰躍玄霄矣。



    《葛仙公內傳》曰:從叔孝先曰:卿邁俗味,奔華道,慕神仙,乃巢綺之上真佳事也。



    上清仙府瓊林經竟



    #1『詣』原本誤作『請』,據文義改。

    #2『京』字據文義補。

    #3『曰』字據文義補。

    #4『聲』字據文義補。

    #5『仙』字據文義補。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