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


    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撰人不詳,約出朴南北期。係纂集早期上清派修行經訣而成。有《服四極雲牙上方》、《清靈真人說神寶經》、《太上明堂玄真經》、《上清金闕帝君靈書紫文》、《三元真一經訣》等篇。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474
    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



    太極真人服四極雲牙神仙上方

    女弟子魏華存受

    清虛真人訣



    真人抱五方元晨之暉,食九霞之精,所以神光內曜,朱華外陳,體生玉映,形與氣明,行之十年,四極老人中央元君降下,於子一合乘雲駕龍,白日登天。



    昔太極真人西梁子文,奉受太上口訣,千歲五傳,不得妄泄。四明科法,依隱書之制,先齋五日乃授,立約唼血,�師金環五雙,以效天人誓信不宣之券,口訣五雙環也。又用青絲五兩,云是西梁真人法,南嶽夫人說,云闕絲亦可,本經不及故也。



    常以雞鳴平旦之時,眠坐任意,叩齒九通,乃陰祝曰:



    東方青牙,紫雲流霞,三素徘徊,玄霜玉羅,服食晨暉,飲以朝華。祝畢,以舌舐接上脣之外,取津而咽液三十過。行十年,東極老人來至,授子丹青真籙,一合俱昇。



    次陰祝曰:



    南方朱丹,霞曜太微,九道絳煙,散布景暉,服食靈晨,飲以丹池。祝畢,以舌舐接下脣之外,取津咽液三十過。行之十年,南極老人來至,授子丹景,一合上昇。



    次陰祝曰:



    西方明石,飛霞金液,服食太明,素靈之精,飲以玉醴,神華啟靈,使我登虛,上昇高清。祝畢,以舌舐上脣之內,取津咽液三十過。行之十年,西極老人來至,授子素符威神之訣,一合俱昇。



    次又陰祝曰:



    北方玄滋,慶雲啟胎,綠靈敷晨,紫蓋蒼旗,服食月華,飲以瓊飴。祝畢,以舌舐下唇之內,取津咽液三十過。行之十年,北極老人來至,授子玄錄寶盟,一合上昇。



    又陰咒曰:



    戊己之元,黃素五雲,四霞紫觀,八景九晨,二明激暉,七曜靈尊,和精灌氣,服食中元,琳華龍胎,飲以醴泉。祝畢,以舌漱滿一口之中,玄膺內外及舌齒之間,上下表裹通匝,取津液隨咽之三十過。行之十年,中央元君、上皇玄黃老君來降,授子黃氣陽精藏天隱月遁景綠章青要虎書,俱與四老一合上昇。



    此玉經上訣,致五老之道,絕穀去尸,面華色童,寒暑不避,灾害無傷,神仙精明,延年進紀,益壽一萬年限之期,當得九琳玉液八瓊飛清,則合終二景,天地同符。



    此五陰神祝,皆當叩齒九通,亦可常修行之,不必待雞鳴平旦也。夜半寂體清神,閑靜乃可案之。



    守一之家,若聞此道,事速成也。雲淡內守,充元咽液,可謂真一者也,自求多福也。致神以六液五氣,氣液己自修焉,故謂之為自求多福耳。



    若修此道,可食氣,若聞飢可食麵物,以漸遣穀,不得一日頓棄也。所謂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矣。



    此虛映之道,自然之功,所謂遠取天地之精,近取諸身,此之謂也。雲牙者,五老之精氣,太極之霞煙,故採暉景之鋒,以充六液之和,洞微冥感,萬神來降,幽映相求,不唱而應。是以龍吟方淵,故景雲落霄,虎嘯靈嶽,故衝風四振,陽燧昭明而朱火鬱起,方諸罕陰而玄流湛溢,自然而然,不覺所測。况學者方柄心注玄,精研道根,穢累豁於胸中,真一存乎三宮,採五晨之散暉,服六醴之霞漿,祝九天之奇寶,吐妙靈之秘言,龍曜發躍,明光七煥,味三華於皓齒,取寶液於唇鋒,內鍊六府,開聰徹明,呼吸天元,魂魄鍊形,朝玄使元,以至於靈修。修十年末,乃五神來降,將何足多稱哉。猥以女弱,備經上業,微音絕響,不可廣告,聊叙其妙,以宣同志,苟修德之不逮者,庶不足以咎毀之矣。

    右南嶽魏夫人序出。



    清靈真人說寶神經



    夫注心道真,玄想靈人,冥冥者亦具監其意也。若外難未披,假詠兼存,實復未能迴西榆之年,還髮於玄童矣。苟躭玄篤志之懃也,縱令牙彫面皺,項生素華者,我道能變之為嬰,在須臾之間耳。但問志之何如,亦老少之學無所在也,吾往即其人也。



    太上玄真上經



    東卿司命君曰:先師王君,昔見授《太上明堂玄真上經》,清齋休糧,存日月在口中,晝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環。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黃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無數。若不修存,令日月還住面明堂中,日居於左,月居於右,令其二景與目瞳合氣相通也。此道以攝運生精,理和魂神,六丁奉侍,天兵衛護,此乃上真之道也。其《太上玄真經》,先盟而後行,行之然後始可得聞玉珮金璫之道耳。



    昔季偉思和長齋三年,誠竭單思,乃能得之於是神光映身,然後受書耳。此玄真之道,要而不煩,吾常寶祕,藏之囊肘,故以相示有慎密者也。明堂玄真自有經,經亦少少耳。大都口訣正如此而行之。季偉亦不得經,但按此而行,始乃得經耳。爾欲得,可就偉取經。玉佩隱書,非偉所見耳。



    服仙藥,當向本命,服畢,勿即道死喪凶事,犯傷胎神,徒服元益。夜行及冥卧,心中恐者,存日月還入明堂中,須臾百邪自滅。山居常爾為佳。



    道日,常以手按兩眉後小穴中三九過,又以手心及指摩兩目顴上,以手攏耳行三十過,摩唯令數無時節也。畢,輒以手逆按乘額三九過,從眉中始,乃上行入髮際中,口旁咽液多少無數也。如此常行,目日清明,一年可夜書。亦可於人中密為之,勿語其狀。



    眉後小穴中,為上元六合之府,主化生眼暉,和瑩精光,長珠徹童,保鍊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一名曰真人常居內經。真人喭曰:子欲夜書,當修常居矣。真人所以能傍觀四達,使八遐照朗者,寔皇帝君之數明也。



    目下顴上,是决明保室歸嬰至道,以手�耳行者,深明映之術也。於是理開血散,皺兆不生,目華玄照,和精神盈矣。夫人之將老,鮮不先始於耳目也。又老形兆,亦發始於目際之左右也。



    以手乘額上,內赤子、日月雙明,上元懽喜,三元始眉,數畢乃止。此所謂手朝三元固腦堅髮之道也。頭四面,以兩手乘之,順髮就結,唯令多也。於是頭血流散,風濕不凝。都畢,以手按目四眥二九,覺令見光分明,是驗眼神之道。久為之,得見百靈。



    求道之法,要令目清耳聰,為事主也。且耳目者,是尋真之梯級,綜靈之門戶,得失繫之而立,存亡須之而辯也。今抄經相示,亦可施而用之也。



    服�飯者,百害不能傷,疾病不能干,去諸思念,絕滅三尸,耳目聰明,行步輕騰,十年之後,青精之神給以使令,坐在立亡,能隱化遁變,招致風雲。凶年無穀,窮不能得者,單服南燭,和茯苓,或和蜜,南燭雜松柏葉。會日相叅,非但須穀也,但當不得名作�飯。皆宜參以吐納咽液,以和榮衛,常當如此。�飯須雲芽之用,雲芽不須�飯。而行事若衆,和用古秤者,日可服二合半耳。若服之不患多,唯患不可供足,故以二合半為限節耳。初就服藥,不便斷穀也。此上仙之名方,去食者之奇道也。



    《大洞真經》,乃中央黃老君之寶書,非至名上真之道士者,得見其篇目章條者也。真仙之中,亦乃有不聞此書者矣。初限令一百年乃得一出,傳可成之人而謹慎者。却後計數足三百年、五百年後,復敢再授一人,正復得三授而已。年限按盟制,得其人謂授耳。非年限輕傳,泄違盟�,非其人及宣泄天文,皆罪入地獄。



    《太上鬱儀文結璘章》,乃太上玉帝君之靈祕寶篇也,藏之於九天之房丹瑤之室,非勤心好真,宿有飛玄天仙之骨錄者,莫得而見聞也。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稱及。妄言稱及四犯考者,三官天地不赦也。初亦令三百年得傳一人,卻後七百年乃復得一人,一人正得再授耳。以年限按誓信,得其人謂是授耳。非年限輕傳,泄違盟�,非其人乃為宣泄天文耳。凡發宣天書,皆死為下鬼,三祖受考,生遇酷刑,火燒兵戮。玄中之科,太上法誓,玉童司察驗而速之。子其慎禍,禍及子先祖之父母。非年限足,雖遇仙人者,皆當閉口,閉口之人自得遠也。《大洞真經》限計五百年,得授三人,不得復傳。

    《太上鬱儀結璘文章》限計七百年,得授二人,過二人不得復傳。非應所得人,不得妄言其人,不得妄說篇目。說則為泄。



    《太上鬱儀結璘文章》,以致於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飛空之道也。皆乘雲車羽蓋,駕命群龍,而上昇皇天紫庭也。



    《大洞真經》,以致於朝靈之道,招神成真人之法也。乘雲駕龍,騰躍玄虛,衣繡羽,佩金真玉光,逍遙太霞,上昇於九霄矣。此之真書,天帝之祕要,微乎妙矣。



    其太素真人,猶隱其篇目。但謾之二事者,是祕之也。何况世人,而令知其甲乙乎。有相遇而得之者,至誠好事,仍事為之。為之皆齋,別有事旨,故不一二。



    《大洞真經》,有泄之者,玄中科即减一經,玉童玉女各减一人。三泄之,身死矣,不得復成仙人也。



    《太上鬱儀文結璘章》,若有泄之者,减玉童玉女各十人,文即中失而還上天也。若再泄者,身死,不得復學道,終不成仙人也。若泄言妄說篇目,皆受考於三官,師當因緣去世之日,或歸反陰除尸絕迹藏變之時。要當有所授,若元其人,乃自隨耳。



    若有受者,皆以青金、丹絲之�,為誓天地泄宣之盟約,乃得出之。師隨事上聞,而有奏日月也。不從科條,皆為泄妄傳。峨眉山北洞中石室戶樞,刻石書字曰:鬱儀引日精,結璘致月神,得道為上宮,位稱大夫真人。凡二十字。下仙讀此刻書,甚自不解,其意義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見其篇目者多矣。



    上清金闕帝君靈書紫文



    用事目如左

    靈書紫文採吞日氣之法一;

    靈書紫文太微服日氣開明靈符二;

    靈書紫文採服月精之法三;

    靈書紫文服太玄陰生符四;

    靈書紫文拘三魂之法五;

    靈書紫文制七魄之法六;

    靈書紫文服天皇象符七。



    右七事,朱墨二色書,並是真經言,一無增損。



    靈書紫文採吞日氣之法一



    上清金闕靈書紫文採服飛根吞日氣之法,昔受之於太微天帝君,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之經也。當常思見日初出之時,乃對日東向叩齒九通畢,心中陰祝,呼日魂之名、日中五帝之字曰:日魂珠景照韜綠映迴霞赤童玄炎飈像。凡心祝呼此十六字畢,仍瞑目握固,存見日中五色流霞,皆來接一身,下至兩足。又存令五氣上至頭頂,於是日光流霞五色,俱來入口中。又日光霞之中,自復有紫氣大如瞳者數十,輝煥在五光之中,名之曰飛根水母也。並俱與五氣來入口中,向日吞霞,作四十五咽氣。咽氣畢,又咽液九過畢,又叩齒九通,微祝曰:



    赤爐丹氣,員天育精,剛以受柔,炎水陰英,日辰元景,號曰太明,八九陽化,二煙俱生,凝魂和魄,五氣之精,中生五帝,乘光御形,採飛以虛,掇根得盈,首巾龍華,披朱帶青,轡烏流玄,霞映上清,賜書玉簡,虛閣刻名,服食朝華,與真合靈,謁仙太微,上得紫庭。祝畢,向日再拜。



    真仙中萬人以上,無有一人知日魂之名者矣。此道玄妙,非血食臭骸可得聽聞者也。天陰無日,可於室中所卧潔盛處,存而為之。清修道士,精通上感者,都可不得見日而修之。若道士休糧山林,長齋五嶽,絕塵人間,遠思清真者,得日日服日根之霞,吞太陽之精,則立覺體生玉澤,面有流光也。如其外累人事,未獲靜形,浮遊世路,心拘禁約者,要以月朔、月三日、月五日、月七日、月九日、月十三日、十五日、十七日、十九日、二十五日,按而為之。如上法,一月之中十過也。此日是日魂下接,飛根盈滿,水母群夢之時也。行之十八年,上清當鍊以金真,瑩以玉光,位為真仙,飛行太空,乘華三素,以行天下。



    靈書紫文太微服日氣開明靈符二



    (原缺符)



    右月晦夜半朱書青紙上,東向吞之,以先告日魂也。臨服符時,閉氣,左手執符,心祝曰:



    太微丹書,名曰開明,致日上魂,來化我形,平日嚴裝,發自圓庭,飛華水母,日根金精,紫映流光,號為五靈。祝畢,乃服符。



    靈書紫文採服月精之法三



    上清金闕靈書紫文採服陰華吞月精之法,昔受之於太微天帝君,一名黃氣陽精藏天隱月之經也。當思見月初出之時,乃對月西向叩齒十通畢,心中隱祝,呼月魂之名、月中五夫人之字曰:月魂曖蕭芬豔翳寥婉虛靈蘭鬱華結翹渟金清營炅容臺標。凡心祝呼此二十四字畢,仍瞑目握固,存見月中五色流精,皆來接一身,下至兩足。又存令五氣上至頭頂,於是月光流精五色,俱來入口中。又月光精之中,自復有黃氣大如目瞳者,累重數十,相隨在月精光五色之中,名曰飛黃月華之精也。並俱與五氣來入口中,向月吞精作五十咽。咽炁畢,又咽液十過畢,又叩齒十通,微祝曰:



    黃清玄暉,元陰上氣,散蔚寒飈,條雲斂胃,虛彼蘭穎,挺濯渟器,月精夜景,玄宮上貴,五君夫人,名保母位,赤子飛入,嬰兒續至,迴陰三合,光玄萬方,和魂制魄,五胎流通,乘霞飛精,逸虛於東,首結靈雲,景華招風,左佩龍符,右要虎章,鳳羽朱帔,玉珮金璫,騫樹結阿,號曰木王,神蟇控根,有充明精,內映玄水,吐梁賜書,玉札刻名,雲房服食,日月精華,與真合同,飛仙紫微,上朝太皇。祝畢,向月再拜。存日月,坐立任所便耳。



    仙官之中,無有一人知月魂之名者矣。其真人當時有知之者耳。天陰無月,可於室中為之,施行要訣如服日光法。夕夕服之,則立覺體生光照,目有飛精也。要法月二日、四日、六日、八日、十日、十六日、十八日、二十日、二十二日、二十四日,一月之中十過,亦足成仙也。此日之夕,陰精飛合,三氣盈溢,月水結華,黃神下接之時也。行之十八年,上清當鍊魂易魄,映以玉光,乘玄轡景,飛行太空。



    靈書紫文服太玄陰生符四(原缺符)



    右月晦夜半黃書青紙上,東向服之,先以告月魂也。是時當先服開明符也。臨服月符,閉氣,右手執符,心祝曰:



    紫微黃書,名曰太玄,致月華水,養魄和魂,方中嚴事,發自玄關,藏天隱月,五靈夫人,飛光九道,映朗泥丸。祝畢,乃服符。



    太微靈書紫文拘三魂之法五



    月三日、月十三日、月二十三日夕,是此時也,三魂不定,〔爽靈〕#1浮遊,胎光放形,幽精擾喚。其爽靈、胎光、幽精三君,是三魂之神名也。其夕皆奔身遊遨,飄逝本室,或為他魂外鬼所見留制,或為魅物所得收錄,或不得還反,離形放質,或犯於外魂,二氣共戰,皆躁競赤子,使為他念,去來無形,心悲意悶也。道士皆當拘而制之,使無遊逸矣。



    拘留之法,當安眠正卧,去枕伸足,交手心上,瞑目閉氣三息,叩齒三通,存心中有赤氣如雞子,從內仰上出於目中,出外赤氣轉大,燒身,使匝一身,令其內外洞徹,有如然炭之狀,都畢矣。其時當覺身中小熱,乃叩齒三通畢,即存三魂名字:胎光、爽靈、幽精,三神急住。因微祝曰:



    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鍊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若欲飛行,唯得詣太極上清,若欲飢渴,唯得飲徊水玉精。



    太微靈書紫文制七魄之法六



    月朔、月望、月晦之夕,是此時也,七魄流蕩,游走穢濁,或交通血食,往鬼來魅;或與死尸相關入;或淫赤子,聚姦伐宅;或言人之罪,詣三官河伯,或變為魍魎,使人厭魅;或將鬼入〔身〕,呼邪殺質。諸殘病生人,皆魄之罪,樂人之死,皆魄之性,欲人之敗,皆魄之疾。道士當制而厲之,陳而變之,御而正之,攝而威之。



    其第一魄名尸狗,其第二魄名伏矢,其第三魄名雀陰,其第四魄名吞賊,其第五魄名非毒,其第六魄名除穢,其第七魄名臭肺。



    此皆七魄之名也,身中之濁鬼也。制檢之法,當正卧,去枕伸足,兩手掌心掩兩耳,指端相接交項中,閉息七通,存鼻端有白氣如小豆,須央漸大,以冠身九重,下至兩足,上至頭上。頭上既畢,於是白氣忽又變成天獸,使兩青龍在兩目中,兩白虎在兩鼻孔中,皆向外,在心上向人口,蒼龜在左足下,靈蛇在右足下。兩耳中有玉女,著玄錦衣,當耳門,兩手各把火光。良久都畢,又嚥液七過,叩齒七通,呼七魄名畢,乃祝曰:



    素氣九回,制魄除凶,天獸守門,嬌女執關,鍊魄和柔,與我相安,不得妄動,看察形源,若汝飢渴,聽飲月黃日丹。



    於是七魄內閉,相守受制。若常行之,則魄濁下消,反善合形,上和三宮,與元合靈。一人一身有三元宮神,命門有玄闕太君,及三魂之神,合有七神,皆在形中,欲令人長生,仁慈大吉之君也。其七魄亦受生於一身,而與身為攻伐之賊,故當制之。道士徒知求仙之方,而不知制魄之道,亦不免於徒勞。



    其三元宮所在:其上元宮,泥丸中也,其神赤子,〔字〕#2三元先,一名帝卿;其中元宮,絳房中心是也,其神真人,字子南丹,一名中光堅;其下元丹田宮,臍下三寸是也,其神嬰兒,字元陽子,一名谷下玄。此三一之神矣。欲拘制魂魄之時,皆先陰呼其名,存三神皆玉色金光,有嬰兒之貌,上中二元皆赤衣,下元黃衣,頭如嬰兒始生之狀也。若行道服氣之時,亦當存呼名字。



    命門,臍也。玄闕,是始生胞腸之通路也。其中有生宮,宮內有大君,名桃孩,字合延,著朱巾紫容冠,坐當命門,其三魂神侍側焉。大君常手執天皇象符,以合注元氣,補胎反胞。暮卧,先閉氣二十四息,乃心祝大神名三通,咽液五十過,三叩齒,祝曰:



    胎靈大神,皇象天君,手執胞符,首巾紫冠,黃迴赤轉,上精命門,化神反生,六合相因,形骸光澤,玉女棲身。



    常能行之一十八年,大君將能左激三田,右御三氣,田化成飛輿,氣化成玄龍,仰役二十四神,俯使魂靈,呼陽官六甲,召陰官六丁,千乘萬騎,白日昇天。此皆桃君之感致也。其道雖小,亦有可觀。



    靈紫文服天玄象符七(原缺符)



    右天皇象符,以付生官大神桃孩合延,合元上氣,理胞運精。朱書青紙,月旦、月望夜半,北向服之。以左手執符,閉氣,心祝曰:



    天帝玄書,皇象靈符,以合元氣,運精反胞,萬年嬰孩,飛倦天樞,生宮大神,披丹建朱,首戴紫冠,與我同謀。祝畢,乃服符,又起再拜。服符之時,於所寢牀上也。



    若道士有行還精之道,迴黃轉赤,朝精灌命,注津溉液,使男女共丹,面生玉澤者,宜知大君之名,要服天皇象符,以至不老矣。若徒行事而不知神名,還精而不知服符,不見其祝說,不測其宮府所住者,雖獲千歲之壽,故自歸尸於太陰,徒積歷紀之生,故應還骨於三官也。



    道士若卧及暮,存思大君,為祝說之法,朔望服符,以運胎精之益者,如此亦成仙人,可不煩男女還補之術也。然御女以要飛騰,徊氣以求天仙,嶮戲甚於水火,殺伐速於斧釿,自非灰心抱一之人,殆不以此取喪失者也。若中才而欲行之,所謂吞劍而欲使喉咽不傷者,豈可得邪。



    生宮大神君,忌人食生血,忌燒六畜毛,忌燒胡蒜皮葉,及諸葷菜之輩,皆伐亂胎氣,臭傷嬰神,慎之。



    三元真經訣(原缺符)



    右太極寶章,正旦青書,北向再拜服之,乃念三元之真。



    三元真符,八節旦始服,一十六日止。向王存三宮神,執符,祝曰:



    赤子凝天,填我泥丸,真人神珠,守藏衛身,嬰兄始精,通利生津。今日上元中元下元,服符命真。服竟,再拜。



    真一經口訣



    八節各十六日服符。正月旦,青書服寶章符。



    兩眉間下高一寸,却入骨三分,左為絳臺青房,右為黃闕紫戶。又入七分為明堂宮,三神皆坐向外,著綠錦衣。又入方寸,為絳房宮,己魂神,皆赤繡衣。又入方寸,為泥丸宮。心中央方寸,為絳宮。臍中央下去二寸五分,即在下寸入皮三寸,即在�寸方寸,為丹田宮。



    右頭中臺闕、明堂、洞房、泥丸宮,及心、臍下丹田處所。



    道士坐卧行步飲食,憂樂矚目,皆當存一也。存神並如始生嬰兒之形,皆令髣髴在於宮中也。存法髣髴臺闕各有一神,衣服法於臺闕之中也。次存明堂三神,洞房己魂形。次存泥丸、心中絳宮、臍下丹田宮,宮中皆有紫青絳三氣杳煙也。存泥丸宮紫氣中,有北斗七星覆斗,以杓指前,斗下青絳二氣中,左為赤子,右為帝卿,皆繡華衣。又存心中三氣煙中,左神珠,右輔皇,皆朱錦華衣。又存臍下丹田三氣中,左為嬰兒,右為弼卿,皆黃繡羅衣。又常以夜半時,隨月建存之畢,仍又存泥丸宮紫氣,從眉間出,如筋大,直上衝天,光映九萬里,心存有九萬耳,皆數此。次存心中朱煙,從心前凹中出,如筋大,直上衝天,光映三萬里氣,令在向紫氣之內。次存臍下丹田白氣,從臍中出,如筋大,直上衝天,光映七萬里氣,又令在朱煙內,光雜朱紫白三氣映。存朱紫白三五彌漫,合映分明。畢,乃祝曰:



    紫戶青房,有二大神,平靜法王,正心切方,手把流鈴,身生風雲,俠衛真道,不聽外前,使我思感,通利靈關,出入竟利,上登九門,即見九真,太上之尊。〔畢〕#3,仍怳焉忘身而卧,閉目存神也。如此三月,即神氣來降,見形於子,子當求飛仙矣。



    存真守一之法,衣履不得假人,又不得與同寢也。若存一之時,皆須昇歷,常知天上斗之所指也。



    立春日夜半時,東向坐,閉氣九息,咽液三十五過,存天上北斗七星冉冉來下,比至我頭頂,斗星大小任意怳怳,魁斗蓋我頂上,杓指前,光明煥煥。乃按常存宮神分明竟,唯不見氣衝天。乃祝紫戶青房如常法。良久,三宮各一帝神,忽變出,入我頂上斗中;須臾,三宮中各一卿神,又變出,入頂上。斗魁中六神,依次序各相扶鴈行,隨面前星綱,行至前天關星上,俱轉向我口。良久,我乃噏一氣,上元二神從氣來入口,還泥丸宮中;我又噏一氣,中元二神來入口,還下丹田宮。存畢,祝曰:



    五方命斗,神致七星,三尊凝化,上招紫靈,六神徘徊,三官丹城,玄通太帝,下洞黃寧,天真保衛,召引六丁,神仙同符,乘煙三清,四體堅鍊,五藏自生。畢,怳焉忘身而卧。



    始自立春八日夜為之。立夏日夜半時南向坐存,立秋日夜半時西向坐存,立冬日夜半時北向坐存。



    右三元四立守一,各八日夜,存思法皆效立春存思也。



    春分日夜半時,東向坐,閉氣九息,咽液三十過,存天上北斗陽明星中,有紫氣如弦,直下注灌我身,乃按常存思竟,次祝紫戶青房法。次存見洞房宮中有己魂服色,次存泥丸宮中有覆北斗,斗下二神及心臍二宮,合六神,及己魂覆斗,皆怳焉變出於我前。三帝在前,己魂處中央,三卿在後,合七神,共乘泥丸覆斗,以七星各對一神頂指上,從陽明下紫氣中,浮斗登入天上陽明星中,怳惚存在紫宮之中,七神相次而坐,各吞紫氣三十過,己魂兼咽之,良久,七神共乘覆斗,緣紫氣下,恍焉各還宮中,分明乃祝曰:



    三尊上真,太玄高神,陽明主春,萬童開門,丹元主夏,朱紫合煙,陰精主秋,天威六陳,北極主冬,斬邪塞姦,五土秉壬,戊己天關,所摧皆滅,所向莫干,鍊我七魄,和我三魂,生我五藏,使我得真,登飛上清,浮景七元,長生慎往,嘯命千神。畢,當恍焉寢息,存念之也。



    夏至日夜半,南向存丹元星紫氣下注我身,存七神乘斗,登入北極星也。

    右四節及土王,為五斗三一,各八日夜存思。思神祝說,並效春分之日也。唯精心注念矣。



    月取上建日,平旦向月建,按常存畢,三宮六神,忽變出於我前,心三拜之,祝曰:



    天尊三帝,守某命門,出遊靈中,六氣玄分,養我五神,正我三魂,五臟自生,長生飛仙。畢,存神恍還三宮中,咽液三十過。



    月取一除日,夜仰觀北斗輔星,臨目存見三宮六神,從輔星中出直下,入我三宮中,仍還卧存念之,祝曰:



    太上天轉,五帝所遊,三卿扶衛,與真合俱,下入我身,安寂坐無,吐精灌形,魂魄和濡,使我飛仙,雲車行浮。〔畢〕#4,咽液三十七過。



    月取一開日,夜半時,東向散髮梳,梳竟結之,祝曰:



    上元三真,真中嬰兒,散髮開煙,上通天台,泥丸堅凝,與天同時,使我飛仙,交行洞臺。〔畢〕#5,咽液十九過,恍焉而卧,存三宮六神、洞房中己魂,各噓氣三十過,令滿宮中也。



    每臨食饌之時,皆當臨目叩齒三通,又存三宮六神忽焉而出。先飲食畢,又存還三宮中。祝曰:



    百穀入胃,與神合氣,氣填血液,尸邪亡墜,飛登金闕,長生天地,役使六丁,靈童奉衛。畢,乃自食也。



    每梳頭之時,皆當向王,結髮竟,叩齒三通,祝曰:



    泥丸玄華,保精長存,左為隱月,右為日根,六合清鍊,百神受恩。〔畢〕#6,咽液三過,更以櫛反覆左右數梳結,前後數十過。



    幾月旦,皆當沐浴,令數乘真氣也。俗用桃白皮八兩,竹葉二十兩。



    右用水一斛二斗煮,適寒溫以浴,不以沐也。真人降於世間,反於天上,亦常#7用此以浴也。



    上清太極真人神仙經竟



    #1『爽靈』二字據前後文義補。

    #2『字』字據前後文義補。

    #3#4#5#6『畢』字據前後文義補。

    #7『常』字原誤作『尚』,據《西王母寶神起居經》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