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長生詮經


    長生詮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長生詮經。不著撰人。輯諸家養生片段而成。一卷。底本出處:《續道藏》槐字號。
    文献引用:長生詮經. 道藏, 續道藏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540
    長生詮經

    清淨經

    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遺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亦無,湛然常寂。

    陰符經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洞古經

    有動之動出於不動,有為之為出於無為。無為則神歸,神歸則萬物云寂,不動則氣泯,則萬物無生。

    忘於目則光溢無極,泯於耳則心識常淵,兩機俱忘,眾妙之門。

    養其無象,象故常存;守其無體,體故全真。全真相濟,可以長生。天得其真故長,地得其真故久,人得其真故壽。

    大通經

    靜為之性,心在其中矣;動為之心,性在其中矣。心生性滅,心滅性現,如空無象,湛然圓滿。大道無相,故內不攝於有;真性無為,故外不生其心.o如如自然,廣無邊際。對境忘境二不沉於六賊之魔;居塵出塵,不落於萬綠之化。

    定觀經

    唯滅動心,不滅照心;但凝空心,不凝住心。有事無事,常若無心;處靜處喧,其志唯一。制而不著,放而不動,處喧無惡,涉事無惱者,此是真定。

    不以涉事無惱,故求多事;不以處喧無惡,強來就喧。以無事為真宅,有為為應邊,若水鏡之為鑒,則隨物而現形。

    胎息經

    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氣入身來為之生,神去離形為之死。

    知神氣可以長生,固守虛無以養神氣。神行即氣行,神住即氣住,若欲長生,神氣相注。

    胎息銘

    三十六咽,一咽為先。吐唯細細,納唯綿綿。坐外亦爾,行立坦然。戒於喧雜,忌以腥羶。假名胎息,實曰內丹。非止治病,次定延年,久久行之,名列上仙。

    太上日用經

    日用飲食,禁口端坐,莫起一念,萬慮俱忘,存神定意,眼不視物,耳不聽聲,一心內守,調息綿綿,漸漸呼出,莫教問斷,似有若無,自然心火下降,腎水上升,口裹津生,靈真附體,得至長生。十二時中常要清淨。神是氣之子,氣是神之母,如鸚抱卵,存神養氣,能無離乎?

    心印經

    上藥三品,神與氣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無守有,頃刻而成。回風混合,百日功靈,默朝上帝,一紀飛昇。

    水火真經

    欲從心起,息從心定。心息相依,息調心靜。

    文始經

    心感物不生,心生精功交,心不生物生識,物尚非真,何況於識,識尚非真,何況於情。

    目視雕琢者,明愈傷;耳聞文響者,聰愈傷;心思玄妙者心愈傷。

    以神存氣,以氣存形,所以延形;合形於神,合氣於氣,所以隱形。

    吸氣以養其和,孰能飢之?存神以滋其暖,孰能寒之?

    洞靈經

    導筋骨則形全,剪情欲則神全,靖言語則福全。保些二全,是謂聖賢。

    玉樞經

    道者以誠而入,以默而守,以柔而用,用誠似愚,用默似訥,用柔似拙。

    入道者知止,守道者知謹,用道者知微;能知微則慧光生,能知謹則聖知全,能知上則泰安定。

    沖虛經

    務外遊不如務內觀,外遊者求備於物,內觀者取足於身。

    至游者不知所適,至觀者不知所視。

    神遇為夢,形接為事,晝想夜夢,神形所交,故神凝者想夢自消。

    南華經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挾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勞女形,無搖女精,乃可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女神將守形,形乃長生。

    三茅真經

    谷虛應聲,心虛應神,神虛應氣,氣虛應精,虛極則明,明極則瑩,超乎精神,而無死生。精從內守,氣自外生,以氣取精,可以長生。

    衛生經

    精氣神為內三寶,耳目口為外三寶。當使內三寶不逐物而流,外三寶不誘中而擾。

    洞神真經

    寵辱不驚,肝木自寧;動靜以敬,心火自定。飲食有節,脾土不泄;調息寡言,肺金自全。恬靜無欲,腎水自足。

    元道真經

    草木根生,去土則死;魚鱉沉生,去水則死;人以形生,去氣則死。是故聖人知氣之所在,以為身寶。

    漢天師語

    虛無大道,清淨希夷。不染曰清,不動曰淨,不視日希,不聽日夷,勤此四者,可免輸回。

    純陽真人

    一日清閑一日倦,六神和合自安然。丹田有寶休尋道,對境無心莫問禪。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陰陽生返復,普化一聲雷。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虛靜天師

    不怕念起,惟恐覺遲。念起是病,不續是藥。

    有定主無常應,心欲死機欲活。

    大道不遠在身中,萬物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氣住,氣歸元海壽無窮。

    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靈臺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損筋骨。

    元神一出便收來,神返身中氣自回。如此朝朝並暮暮,自然赤子產真胎。

    李真人

    一吸便提,氣氣歸臍。一提便咽,水火相見。

    三茅真君

    靈臺湛湛似冰壺,只許元神在裡居。若向此中留一物,豈能證道合清虛?

    寒山子

    冬則朝勿飢,夏則夜勿飽。早起不在鸚嗚前,晚起不過日出後。心內澄則真人守其位,氣內定則邪穢去其身。

    玉虛子

    物物元無物,心非形亦非。二般觀曉悟,悟者不知誰。

    無無藏妙有,有有現真空。湛然俱不立,常寂性融融。

    中黃真人

    天門常開,地戶須閉;息息綿綿,勿令暫廢。吸至於根,呼至於蒂。子

    謂之神,母謂之氣。如鸚抱卵,似魚在水。結就聖胎,自然蟬蛻。

    馬丹陽

    道性雖無修無證,塵心要日損日消;消到忘心忘性,方契無修無證。

    煉氣作生涯,怡神為日用。常教龍虎調,不使馬猿美。性定則情忘,形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衰。修心要作長生客,煉性當為活死人。

    玄關秘論

    心牽於事,火動於中,心火既動,真精必搖,故當死心以養氣,息機以死必。

    無心干事,則無事於心,故心靜生慧,心動生昏。

    郝太古

    境殺心則凡,心殺境財仙。

    靜處煉氣,鬧處煉神。

    王棲雲

    心隨境轉,境逐心生。若要心定、世人愛的我不愛,世人做的我不做,紅塵萬綠勾引不動,自然心清意靜,陰陽不能陶鑄。

    遣慾澄心亦是心,將心擒慾慾應深,爭如不起群迷念,方現無中百煉金。

    白玉蟾

    大道以無心為體,忘言為用,柔弱為本,清掙為基。

    薄滋味以養氣,去瞋怒以養性,處卑下以養德,守清淨以養道。

    真火本無候,大藥不計斤。蓋神既火,氣即藥,以火煉藥而成丹,即以神馭氣而成道也。使神馭氣,使氣歸神,不過回光返照,收拾念頭之一法耳。

    夫金丹者,採二八兩之藥,結三百日之胎。心上工夫,不在吞津嚥氣,先天造化,要須聚氣凝神。皆要行持,須憑口訣,至簡至易,非繁非難。無中養就嬰兒,陰內煉成陽氣。使金公生擒活虎,令詫女獨駕赤龍。乾夫坤婦而媒假黃婆,離女坎男而結成赤子。一爐火焰煉虛空,化作微塵;萬頃冰壺照世界,大如黍米。神歸四大,即龜蛇交合之時;氣入四肢,是烏兔鬱羅之處。玉葫蘆迸出黃金之液,金苗苔開成白玉之花。正當風玲月明時,誰會山青水綠意。

    快活快活真快活,虛空粉碎秋毫輸回生死幾千遭,這回大死今方舊時窠舊潑生涯,於今淨盡都掉元來爹爹只是爺,懵懵懂懂自瓜近來仿佛辨西束,七七依前四十如龍養珠心不忘,如鵝抱卵氣不又似寒蟬吸曉風,又似老蚌含秋一個閑人天地問,大笑一聲天地闊。

    我有明珠光爍爍,照破三千大千夕彎,

    觀音菩薩正定心,釋迦如來大圓緊或如春色媚山河,或似秋光爽巖卜亦名九轉大還丹,又謂長生不死妒牆璧瓦礫相渾融,水烏樹林共寥缺層石女駕土牛,跛腳木人騎紙三業三毒雲去來,六根六塵月綽此珠價大實難酬,不許巧錐妄穿若要秘密大總持,寂滅之中閉摸幾多納子聽墊雷,我個道人藏尺茫茫盡向珠外求,不識先天那一那一、著,何須重注腳?杜宇聲隨曉雨啼,海棠夜聽東風落。

    烏兔乾坤鼎,龜蛇復垢壇。世問無事客,心內大還丹。白虎水中吼,青龍火裹蟠。汞鉛泥蕊艷,金木雪花寒。離坎非心賢,束西不肺肝。三旬窮七返,九轉出泥丸。

    司馬真人

    夫欲修真,先除邪行,外事都絕,無以於心。然後內觀王覺,覺一念起即須除滅,隨起隨滅,務令安靜。雖非的有貪著,浮浮亂想亦盡滅除。晝夜勤行,須臾不替。唯滅動心,不滅照心,但冥虛心,不冥有心,不依一法,而心常性,此法玄妙,利益甚深。

    常默元氣不傷,少思慧燭內光,不怒百神和暢,不惱心地清涼,不求無諂無驕,不執可圓可方,不貪便是富貴,不苟何懼君王。味絕靈泉自降,氣定真息自長。觸則形斃神游,想則夢離屍僵。氣漏形歸后土,念漏神趨死鄉。心苑方得神活,魄臧然後魂強。轉物難窮妙理,應化不離真常。至精潛於恍惚,大象錕於渺茫。造化不知規準,鬼神莫側行藏。不飲不食不深,是謂真人坐忘。

    孫真人

    天地之問人為貴,頭象天兮定象地。父母遺體能寶之,洪範九疇壽為最。衛生切要知三戒,大怒大慾併大醉。三者若還有一馬,須防損失真元氣。

    欲求長生須戒性,火不出兮心自足。木還去火不成灰,人能戒性還延命。貪欲無窮忘卻精,用心不已失元神。勞形散盡中和氣,更仗何因保此身?

    怒甚偏傷氣,思多太損神,神疲心易役,氣弱病相縈。勿使悲歡極,常令酒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最慎。亥寢嗚雲鼓,寅晨漱玉津。妖邪難犯己,精氣自全真。若要無諸病,常常節五辛。安神宣悅樂,惜氣保和純。壽夭體論命,修持本在人。君能尊此理,平地可朝真。

    又逸曹仙姑

    神是性兮黑是命,神不外馳氣自定。本來二物互相親,失卻將何為本柄?

    重陽師祖

    棄了惺惺學得癡,到無為處無不為。眼前世事只如此,耳畔風雷迥不知。兩腳任從行處去,一靈常與氣相隨。有時四大薰薰醉,借問青天我是誰?

    理性如調琴,緊則有斷,慢則不應,□慢得中則琴和矣。又如鑄劍,鋼則折,錫多則卷,鋼錫得中,則劍成矣。

    欲界、色界、無色界,此三界也。心忘念慮即超欲界,心忘綠境即超色界,心不著空即超無色界。離此三界,神居仙聖之鄉,性在清虛之境矣。

    李靖庵

    心歸虛寂,身入無為,動靜兩忘,內外合一,到這裡精自然化氣,氣自然化神,神自然還虛。

    無心真人

    心田清靜,性地和平。端念正身,不離當處。神歸氣復,性定精凝。魄魄混融,陰陽交媾。丹田有寶,對境無心。一氣歸根,萬神朝祖。沉沉默默,捧捧存存。兀兀騰騰,綿綿相續,方是修行底活計,辨道底家風。

    石杳林

    萬物生皆死,元神死復生。以神居氣內,丹道自然成。

    心天無點翳,性地絕塵飛。夜靜月明處,一聲春烏啼。

    施肩吾

    氣本延年藥,心為使氣神。能知行氣主,便可作真人。

    張紫陽

    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氣,是謂和合四象。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聽而精在腎,舌不味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魂在肺,四肢不動而意在脾,是謂五氣朝元,精化為氣,氣化為神,神化為虛,是謂三花聚頂。

    虛無生白雪,寂靜發黃芽。玉爐火溫濕,鼎上飛紫霞。

    華地蓮花開,神水金波諍。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輪鏡。

    龍從束海來,虎向西山起。兩獸戰一場,化作天地髓。

    大道元來一也無,若能守一我神居。此心塋若潭心月,不滯絲毫真自如。

    水火從來一處居,看時覺有覓時無。細心調燮文兼武,片餉教君結玉酥。

    心者神之舍,目者神之牖。目之所至,心亦至焉。故內煉之法,以目視鼻,以鼻對臍,降心火入於氣海,功夫只在片餉而已。

    海上道人

    但向起時作,還於作處收。交龍莫放睡,雷雨直須休。要會無窮火,常觀未盡油。夜深人散後,唯有一燈留。

    朱紫陽

    靜極而噓,如春沼魚;動極而吸,如百蟲墊。春魚得氣而動,其動極微;寒蟲含氣而墊,其墊無朕。調息者須似之,綿綿密密,幽幽微微,呼則百骸萬竅氣隨以出,吸則百骸萬竅氣隨以入,調之不廢,真氣從生。藥物之老嫩浮沉,火候之文武進退,皆於真氣中求之,嗚呼盡矣!

    譚景昇

    悲則兩相,辛則兩涕,憤則結瘦,恕則結疽。心之所欲,氣之所屬,無所不育。邪句為此,正必為彼。是以大人節悲辛,誠憤怒。得擷氣之門,所以收其根,知元神之囊,所以韜其光。若蚌內守,若石內藏,所以為珠玉之房。

    忘形以養氣,忘氣以養神,忘神以養虛,只此忘之一字,便是無物景界。

    六祖云: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其謂是歟!

    魏伯陽

    耳乃精竅,目乃神竅,口乃氣竅。若耳述於聲,便精從聲耗而不固;目蕩於色,便神從色散而不凝;口多言語,便氣從言走而不聚;安得打成一片,以為丹寒!.修行之人若不於此三寶關鍵收拾,向裹無有是處。

    今人精從下流,黑從上散,水火相背,不得凝結,皆是此心使然。心苟愛念不生,此精必不下流;心苟忿念不生,此黑必不上炎。一念不生,萬慮澄徹,則水火自然交媾矣!

    陳虛白

    混沌生前混沌圓,個中消息不容傳。擘開竅內竅中竅,踏破天中天外天。斗柄逆旋方有象,台光返照始成仙。一朝撈得渾心月,觀破胡僧面壁禪。

    夫神與氣精,三品上藥。煉精成氣,煉氣化神,煉神合道,此七返九還之妙藥也。然產藥有川源,採藥有時節,製藥有法度,入藥有造化,煉藥有火功。西南有鄉,土名黃庭,恍惚有物,杳冥有精。分明一味水中金,但向華池仔細尋。此產藥之川源也。垂簾塞兌,窒慾調息,離形去智,幾於坐忘。勸君終日默如愚,煉成一顆如意珠。此採藥之時節也。天地之先,無根靈草,一意製度,產成至寶。大道不離方寸地,功夫細密要行持。此製藥之法度也。心沖無心,念中無念,注意規中,一黑還祖。息息綿綿無問斷,行行坐坐轉分明。此入藥之造化也。清諍藥材,密意為先,十二時中,黑煉火煎。金鼎常教湯用暖,玉爐不使火少寒。此煉藥之火功也。

    採時為之藥,藥中有火焉。煉時為之火,火中有藥焉。能知藥而收火,則定裹自丹成。古詩云:藥物陽內陰,火候陰內陽。會得陰陽理,火藥一處詳。此其義也。必以神馭氣,以氣定息,呼吸出入,任其自然,專炁致柔,含光默默,行住坐外,綿綿若存,如婦人之懷孕如小龍之養珠,漸採漸煉,漸疑漸結,工夫純粹,打成一斤,動靜之問,更宜消息。念不可起,起則火炎;意不可散,散則火玲。但使操舍得中,神炁相抱,斯謂之火種相續,丹鼎相溫。煉之一刻,一刻之周天也;煉之一日,一日之周天也。無子午卯酉之法,無晦朔弦望之期,聖人傳藥不傳火之旨盡於此矣!

    邱長春

    青天莫起浮雲障,雲起青天遮萬象。萬象森羅鎮百邪,光明不顯邪魔旺。我初開廓天地清,萬戶千門歌太平。有時一片炁雲起,九竅百骸俱不寧。是以長教慧風烈,三界十方飄蕩徹。雲散虛空體自真,自然現出家家月。月下方堪把笛吹,一聲響亮振華夷,驚起束方玉童子,倒騎白鹿如星馳,縱橫自在無拘束,心不貪榮身不辱,閑唱壺中白雪歌,靜調世外陽春曲。我家此曲皆自然,管無孔兮琴無弦,得來驚覺浮生夢,晝夜清音滿洞天。

    炁無升降,息定謂之真鉛;念無生滅,神凝謂之真汞。息有一毫之不定,形非我有,散而歸陰,非真鉛也;念有一毫之不澄,神不純陽,散入鬼趣,非真汞也。

    翠玄真人

    煉氣徒施力,存神枉用功。豈知丹訣妙,鎮日骯真空。

    玉液滋神室,金胎結氣樞。只尋身內藥,不用檢丹書。

    火棗元無核,交梨豈有查。終朝行火候,神水灌金花。

    神氣歸根處,身心復命時。這般真孔竅,料得少人知。

    萬籟風初起,千山月正圓。急須行正令,便可運周天。

    雲散海棠月,春深楊柳風。阿誰知此意,舉目問虛空。

    紫霞山人

    丹即荃蹄道即魚,忘荃得道證空虛。莫堅守抱無為一,撲碎虛空一也無。妙有靈光常赫赫,含容法界自如如。隨綠應感常清諍,九載金剛不壞軀。

    抱-子

    耳不聽則坎水內澄,目不視則離火內營,口不言則兌金不嗚;三者既閉,則真人游戲於其中。

    陳泥丸

    修仙有三等,煉丹有三成。上品丹法,以身為鉛,以心為汞,以定為水,以慧為火,在片餉之問可以凝結成胎。中品丹法,以氣為鉛,以神為汞,以午為火,以子為水,在百日之問可以混合成象。下品丹法,以精為鉛,以血為汞,以腎為水,以心為火,在一年之問可以融結成功。

    李道純

    真鉛真汞大丹頭,採取當干罔象求。有作有為終有累,無求無執便無憂。常清常淨心珠現,忘物忘機命寶周。動靜兩途無窒得,不離常處是瀛洲。

    三元大藥意心身,著意心身便係塵。調息要調真息息,煉神須要不神神。頓忘物我三花聚,猛棄機緣五氣臻。八達四通無堅礙,隨時隨處闡全真。

    性天大察長根塵,理路多通增業識,聰明智惠不如愚,雄辯高譚爭似嘿。絕慮忘機無是非,隱耀含華遠聲色,一念融通萬慮澄,三心則透諸緣息。諦觀三教聖人書,息之字最情直,能於息上做工夫,為佛為仙不勞力。息緣返照禪之機,息心明理儒之極,息氣疑神道之玄,三息相須無不克。

    天來子

    欲撈北海波心月,先縛南山嶺上雲。若也有人知此意,便堪飛烏見元君。

    半輸月照西江上,一個烏飛北海頭。月落烏飛尋不見,廣寒宮內倒騎牛。

    玄牝之門鎮日開,中問一竅混靈臺。無賈無鎖無人守,日月東西自往來。

    採藥要明天上月,修行須識水中金。月無庚氣金無水,縱有真鉛枉用心。

    無夢子

    身為車兮心為軾,車動軾隨無計息。交梨火棗是誰無,自是不除荊與。

    身為客兮心為主,主人平和客安處。若還主客不安寧,精神管是辭君。

    龍眉子

    俱津無光太極先,風輪激動產真鉛。都因靜極還生動,便自無涯作有。

    一氣本從虛里兆,兩儀須從定中旋。生生化化無窮盡,幻作壺中一洞。

    紫虛了真子

    乾坤棄籥鼓有數,離坎刀圭採有時。鉛龍升兮汞虎降,龜蛇上下兩相。天上日頭地下轉,海底蟬娟天上飛。乾坤日月本不運,皆因斗柄轉其。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只片時。虎龍戰罷三田靜,拾取玄珠種在泥。黃婆媒合入中宮,嬰兒

    女相追

    。年中用日日用刻,刻裹工夫妙更奇。暗合斗牛共歡會,天機深遠少人知。

    瑩蟾子

    抱元守一通玄竅,惟精惟一明聖教。太玄真一復命關,是知一乃真常道。休言得一萬事畢,得一持一保勿失。一徹萬融天理明,萬法歸一非奇特。始者一無生萬有,無有相資可長久。誠能萬有歸一無,方會兩面觀北斗。至此得一復忘一,可與造化同出設。設若執一不能忘,大似痴貓守窟。三五混一一返虛,返虛之後虛亦無。無既無湛然寂,西天鬍子沒髭。今人以無喚作茫,然蕩頑空涉畏途;今人以一喚作一,偏枯苦執空費力。不無之無若能會,便於守一知無一。一無兩字盡掀翻,無一先生大事畢。

    日用總玄玄,時人識未全。常推心上好,放卻口頭禪。法法非空法,傳傳是妄傳。不曾修福始,焉得有禍先。不益便無損,不變豈能遷?草看慎和喜,何愁述與澶?不作善因果,那得惡姻綠?打開人我綱,跳出是非圈。休思今世後,放下未生前。既無塵俗累,何憂業火煎?有無俱不立,虛實任相連。來去渾忘卻,生死何預焉?飢來一碗飯,渴則半甌泉。興來自消遣,困去且打眠。達者明此義,休尋天外天。見前赤灑灑,末後亮娟娟。

    導引法

    閉目冥心坐,握固靜思神。叩齒三十六,兩手抱崑崙。左右嗚天鼓,二十四度聞。微擺撼天柱,赤龍攪水津。嗽津三十六,神水滿口勻。一口分三咽,龍行虎自奔。閉氣搓手熱,背摩後精門。盡此一口氣,想火燒臍輪。左右輸鱸轉,兩腳放舒伸。叉手雙虛托,低頭扳足頻。以候逆水上,再嗽再吞津。如此三度畢,神水九次吞。嚥下汨汨響,百脈自調勻。河車搬運訖,發火遍燒身。邪魔不敢近,夢寐不能昏,寒暑不能入,災病不能述。子午午前作,造化合乾坤。循環次第轉,八卦是良因。

    杜道堅

    至道不遠兮,但在目前。竊天地之機兮,修成胎仙。妙莫妙兮,凝吾之神;安以待之兮,若存而綿綿。黃帝求玄珠兮,象罔乃得。此理可心會兮,非言所傳。虛極靜篤兮,恍惚變化;綑縊蟠媾兮,如煙雲之回旋。龍吟虎嘯兮,鉛汞交結;依時採取兮,進火烹煎。劍挂南宮,閉固神室,煉成五色石兮,補自己之青天。結胎片餉兮,運火一年。如靈鸚之抱卵兮,萬慮俱捐。轉天根月窟之關鍵兮,往來上下。融融液液兮,真氣周匝乎三回。勤而行之,勿計得喪。累土成層臺兮,積涓流而成川。機綠難偶兮,時不待人;下手速兮,慎毋待霜雪之滿巔。

    許真人

    未開關,空打坐,無有麥子推甚磨。枉勞神,空錯過,生死輪回躲不過。開得關,透得鎖,三車搬運真水火,涌泉直至泥丸宮,縱橫自在都由我。關未開,鎖未動,休胡扭捏莫胡弄,自己性命固不得,卻去人問說鉛汞。人人本有三關路J

    夾春雙關透頂門,修行正路此為根,華池神水頻吞咽。紫府元君逆上搬,常使氣沖關節透,自然精滿谷神存。只願谷神長不死,世問都是壽長人。

    薛真人

    修養工夫顛倒顛,行持造化坎離先。池中玉液頻頻嚥,肘後金精轉轉還。玄中妙,妙中玄,得此神丹益壽年。谷關緊鎖真消息,便是人間不老仙。

    逍遙子

    父母未生前,與母共相連。十月胎在腹,能動不能言。晝夜毋呼吸,往來通我玄。無情生有情,虛靈徹洞天。剪斷臍帶子,一點落根源。性命歸真土,此處覓真鉛。時時防意馬,刻刻鎖心猿。迷失當來路,輪回苦萬千。若遇明師指,說破妙中玄。都來二十旬,端的上青天。

    丹田完固氣歸根,氣聚神凝道台真。久視定須從此始,莫教虛度好光#1陰。

    卻老扶裹別有方,不須身外覓陰陽。王#2關謹守嘗淵默,氣固神完壽自康。

    攝生要旨

    眼者神之牖,鼻者氣之戶,尾問者精之路。人多視則神耗,多息則氣虛,多嗜慾則精竭。務須閉目以養神,調息以養氣,堅閉下元以養精。精充則氣裕,氣裕則神完,是謂道家三寶。覺與陽合,寐與陰併,覺多則魂強,寐久則魄壯。魂強者生之人,魄壯者死之徒也。故善養生者必餐元和,臧滋味,使神清氣爽,晝夜常醒,是乃長生之道。

    去暴怒以養性,少思慮以養神,省言語以養氣,絕嗜慾以養精。

    玄關雜記

    昔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歲餘,相與鋤禾莠。往拜再三問,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詞,室內姬贏醜;二叟前致詞,夜飯臧數口;下叟前致詞,暮外不覆首。旨哉三叟言,所以壽久。

    口中言少,心頭事少,肚中食少,夜問睡少;依此四少,神仙可了。

    內養真詮

    老子曰:綿綿若存。謂之存,則常在矣;謂之若,則非存矣。故道家宗旨,以空洞無涯為元竅,以知而不守為法則,以一念不起為工夫。檢盡丹經,總不出此。

    氣欲柔不欲強,欲順不欲逆,欲定不欲亂,欲聚不欲散。故道家最忌瞋心,瞋心一發則氣強而不柔,逆而霽順,亂而不定,散而不聚矣。修道者須如光風密月,景星慶雲,無一毫乖戾之氣而後可行功用力。

    修真秘錄

    人心久任之,則浩蕩而忘返,頓棲之又超躍而無垠。任之則榮乎我性,棲之則勞乎我神,致神者奚方而靜。蓋心本至寧,感物而動,既習動而播遷,亦習靜而恬晏。故善習靜者,將躁而制之以寧,將邪而閑之以正,將求而抑之以恬,將濁而澄之以清。優哉游哉!不欲不營。行於是,止於是,造次於是,逍遙於是,久之則物冥於外神鑒於內,不思靜而自靜矣。

    修真之士先要降心,若不降心,焉能見性?既不見性,何以立命?性命不備,安得成真?故降得一分欲心,便存得一分道心。

    心為五陽之主,腎為五陰之主,五陰升而為水,五陽降而為火。而臍在人身之中,名曰中宮,命府包藏精髓,貫通氣脈,善養者自離進坎填離,心息相依,使二氣相交,水火既濟,自然一氣純陽,身輕體健。

    嬰兒之在母胎也,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口鼻皆閉,而唯以臍通焉。及其生也,剪去臍帶,則一點真元之氣聚於臍下。故臍者,生之根,氣之蒂也。人能虛心凝神,回光內照於真人呼吸處,體其上下,順其自然而存之,心與息相依,神與氣相守,念念相續,打成一片,自然神氣歸根性命合。

    人在氣中,如魚在水中。水以養魚而魚不知,氣以養人而人不覺。養氣者須自調息始。調息之法,先靜坐澄心,宛若禪寂,以月視鼻,以鼻對臍,調勻呼吸,勿令喘急,吸時氣自下而上,呼時氣自上而下,一上一下,若存若亡,毋令間斷,亦毋令矜持,但隨其出入,少加調停爾。

    人身元神常在於目,五藏精華亦聚於目。故《陰符經》曰:機在目。

    《道德經》曰:不見可欲,使心不亂。是以內養之法,常要兩目垂簾,回光自照,降心火於丹田,使神藏於淵,不致外馳,自然神氣相抱,長生可期。

    冬至小參文

    身中一寶,隱在丹田。輕如密霧,擔似飛煙。上至泥丸,下及湧泉。,乍聚乍散,或方或圓。表裹瑩徹,左右回旋。遇陰入地,逢陽昇天。金翁採汞,詫女擒鉛。依時運用,就內烹煎,冬至之後,夏至之前,金鼎湯沸,玉爐火燃,龍昤束岳,虎嘛西川,黃婆無為,丁公默然,身中夫婦,雲雨交歡。天一生水,在乎清源。離己坎戊,以土為先。土中有火,妙在心傳。如龍養珠,波涵玉淵,如鸚抱卵,緩氣綿綿。磁石吸鐵,自然通連,花蒂含實,核中氣全。不守之守,如一物存。始由乎坎,終至乎乾。卯酉沐浴,進退抽添。有文有武,可陶可甄。聖胎既就,一鐵三關。卻使河車,運水登山一主尸六賊,膽碎心寒。銀盂盛雪,一色同觀;玉壺涵水,即成大還。一聲雷電,人在頂門,青霄萬里,蟾光一輪。

    冬至詞

    因看斗柄運周天,頓悟神仙妙訣。一點真陽生坎位,點卻離官之缺。造化無聲、水中起火,妙在虛危穴。今年冬至,梅花衣舊凝雪。

    先聖此日閉關,不通來往,都為群生設。物物含生意,正在子初亥末。自古乾坤,這些離坎,日日無休歇。如今識破,金烏飛入蟾關。

    玄牝歌

    華池神水天地根,煉之餌之命長生。自古神仙無則說,皆因玄牝入真門。借問如何是玄牝,嬰兒未生先兩腎。兩腎中間一點明,逆則丹成順成人。一陽起處便下手,黑中取白無中有。一時身內長黃芽,九載三年徒自守。世人若識真玄牝,不在心兮不在腎。窮取生身負受氣初,莫怪天機輕洩盡。

    修真口訣

    修真之要,只在性命兩字,離了性命便是旁門。世人不知何者為養性,洞賓以煉心曉之,不知何者為立命,張許以伏氣喻之。心無所住,方是真如,此養性也;氣入身來,沉歸元海,此立命也。

    道家以精氣神三寶為丹頭。然煉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動則無欲而精全;煉氣之要在乎心,心不動則無念而氣全;煉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動則身心合而返虛故神全。是故精氣神為三元藥物,身心意為三元至要。



    長生詮經竟

    #1光:原作『元』,據文義改。

    #2王:疑為『玉』之誤。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