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無生訣經


    無生訣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與生訣經。不著撰人。一卷。底本出處:《續道藏》槐字號。
    文献引用:無生訣經. 道藏, 續道藏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541
    無生訣經

    釋迦牟尼佛

    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會法。

    摩訶迦葉尊者

    法法本來法二、無法無非法。何於一法中,有法有不法。

    商那和修尊者

    非法亦非心,無心亦無法。說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

    優波毬尊者

    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

    鶴勒那尊者

    認得心性時,可說不思議。了了無可得,得時不說知。

    菩提達磨大師

    在胎為身,在世為人,在眼曰見,在耳日聞,在鼻辦香,在口譚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遍現俱該法界,收攝在一微塵。識者知是佛性,不識喚作精魂。

    亦不睹惡而生嫌,亦不觀善而勤措,亦不捨智而近愚,亦不拋迷而就悟,達大道兮過量,通佛心兮出度,不與凡聖同纏,超然名之日袒。

    迷時人逐法,解時法逐人。解則識攝色,迷則色攝識。但有心分別,計較自心現。量者悉皆是夢,若識取心本寂滅,無一動念處,是名正覺。

    僧璨大師

    華種雖因地,從地種華生。若無人下種,華地盡無生。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愛憎,洞然明白。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莫逐有綠,莫逐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止動歸動,止更彌動,惟滯兩邊,寧知一種。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返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由境滅,境逐能沉。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兩段,元是一空。一空同兩,齊含萬象。智者無為,愚人自縛。法無異法,妄自愛著。將心用心,豈非大錯。迷生寂亂,悟無好惡。一切二邊,良用斟酌。夢幻空花,何勞把著。得失是非,一時放卻。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止動無動,動止無止。兩既不成,一何有爾?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慮不畢。一切無心自性戒,一切無礙自性慧。不增不退自金剛,身去身來本三昧。

    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還如太虛生閃電。此之知見瞥然興,錯認曾何解方便。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見。

    弘忍大師

    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既無種,無性亦無生。鱸能大師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經久不明,與義作仇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

    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猶如燈光有燈即光,無燈即暗。燈是光之體,光是燈之用。名雖有二,體本不殊。

    欲求見佛,但識眾生。只為眾生迷佛,非是佛迷眾生。自性若悟,眾生是佛;自性若迷,佛是眾生。自性平等,眾生是佛;自性儉邪,佛是眾生。

    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自若無心佛,何處求真佛?故經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

    法融禪師

    境綠無好醜,好醜起於心。心若不強名,妄情何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偏知。

    慧忠禪師

    念想由來幻,真性無終始。若得此中意,長波當自止。

    人法雙淨,善惡兩忘。直心真意,菩提道場。

    神秀禪師

    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將心外求,捨父逃走。

    南岳思大師

    道源不遠,性海非遙,但向己求,莫從他覓。覓即不得,得亦不真。

    天皇悟公

    任性逍遙,隨綠放曠,但盡凡心,別無聖解。

    本淨禪師

    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無心,佛亦不有。道本無心,無心名道;若了無心,無心即道。見聞知覺無障礙,聲香味觸常三昧。如烏空中只麼飛,無取無捨無憎愛。若會應處本無心,始得名為觀自在。見道方修道,不見復何修?道性如虛空,虛空何所有?遍觀修道者,撥火覓浮樞。但看美傀儡,錢斷一齊休。

    推真真無相,窮妄妄無形。返觀推窮心,知心亦假名。

    善既從心生,惡豈離心有。善惡是外綠,於心實不有。捨惡逆何處?

    取善令誰守?傷嗟二貝人,攀綠兩頭走。若悟本無心,始悔從前咎。

    南陽忠國禪師

    青夢夤綠,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擔濘,出歿太虛之中。萬法本閑,而人自鬧。

    眾生迷時結性成心,猶寒則水凝為冰;眾生悟時釋心成性,猶暖則冰換為水。

    法法法,元無法;空空空,亦不空。靜喧語默本來同,夢里何勞說夢?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裡施功,還如果熟自然紅,莫問如何修種。

    盤山積公

    心月孤圓,光含萬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復是何物?

    大珠海公

    若不隨聲色動念,不逐相貌,心解自然,能無事去。

    《般若經》云:九類眾生,一身具足,隨造隨成,是故無明。為卵生,煩惱包裹;為胎生,愛水浸潤;為濕生,欽起煩惱;為化生,悟即是佛。迷號眾生,菩薩以念念心,心為眾生。若了念念,心體俱空,名度眾生也。智者於自本際上度於未形,未形既空,即知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善鱸大士

    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

    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形影相似。欲識佛去處,祇這語聲是。

    鑒貞揮師眼光隨色盡,耳識逐聲消。還源無別旨,昨日與今朝。夾山密公心本是佛因,念起而漂沉。岸實不移因,舟行而騖驟。

    玄沙備公

    鏡照諸像,不亂光輝;烏飛空中,不雜空色。

    傅大士

    水中鹽味,色裹膠青,畢竟是有,不見其形。妄計因成執,迷繩謂是蛇;疑心生暗鬼,病眼見空花。一境雖無異,三人乃見差;了玆名不實,長御白牛車。

    法雲白公

    離朱有意,白浪徒爾滔天;象罔無心,明珠忽然在掌。

    永明壽公

    如隨色之摩尼,眾相現而本體不動;似應聲之山谷,群響發而起處無合。

    孤猿叫落中岩月,野客吟殘半夜燈。此境此時誰會得,白雲深處坐禪僧。

    真心自體,非言所詮。湛如無際之虛空,瑩若圓明之諍鏡。毀贊不及,義理難通。不可以有無處所窮其幽邇,不可以識智言詮譚其妙體,唯有入者只在心知。如搗萬種而為香,熱一塵而已具足眾氣;似入大海而澡浴,掬微滴而已用百川。

    見性之時性本離,念非有念而可除。觀物之際物本無,形非有物而可遣。

    滿眼見色,滿耳聞聲,不隨不壞,方了色聲正性。若墮聲色之門,即墮凡夫;若壞色聲之相,即入小乘。是以如來正眼,普照無遺,豈同凡夫相盲,二乘眇目,則逢綠不礙,觸境無生。

    龐蘊居士

    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

    水明壽公

    真源湛寂,覺海澄清。絕名相之端,無能所之邇。最初不覺,忽起動心,因明起照,隨照立塵,如鏡現像,頓起根身,從此遺真失性,執相徇名,積滯著之情塵,結相續之識浪。鎖真覺於夢夜,沉迷三界之中;瞽智眼於昏衢,匍匐九居之內。向不遷境上虛,受輪回於無脫法中,自生繫縛如春蠶作繭,似秋蛾赴燈,以二見妄想之絲,纏苦聚之業質;用無明貪愛之翼,撲生死之火輪。復有邪根外種,小智權機,不了生死之病源,罔知人我之見本,唯欲厭喧斥動,破相析塵,雖云味靜冥空,不知埋真拒覺,如不辨眼中之赤青,但滅燈上之重光,罔窮識內之幻一身,空避日中之虛影。斯則勞形役思,一喪力捐功,不異足水助冰,投薪益火。豈知重光在青,虛影隨身,除病眼而重光自消,息幻質而虛影當滅。若能回光就己,反境觀心,佛眼明而業影空,法身現而塵邊絕。以自覺之智分,剖闢纏內之心珠,:用一念之慧鑄蓊昔塵中之見綱。此誠窮心之旨,達識之詮。

    慈雲蔥禪師

    片月浸寒潭,微雲映碧空。若於達道人,好個真消息。一黃山輪公投赤水以尋珠,入荊山而覓玉。一從門入者不是家珍,認影迷頭豈非大錯?

    天衣懷公

    雁過長空,影沉寒水。雁無遺綜之意,水無留影之心。

    圭峰禪師

    用則波騰海沸,全真體以運行;體則鑒明水靜,舉隨綠而會寂。心無自相,託境方生,境水空由心故現。

    智真禪師

    心本絕塵何用洗,身中無病豈求欲知是佛非身處,明鑒高懸未照時。

    李長公

    十世古今,終始不離於當念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智凡不礙,狀多鏡以納眾形;彼此無妨,若千燈而共一室。

    天臺觀公

    高超名相,妙體全彰;迥出古今,直機獨客。握驪珠而鑒物,物物流輝;擲寶劍以揮空,空空絕迹。

    雲門侃公

    塵勞未破,觸境千差,心鑒圓明,絲毫不立。靈光皎皎,獨露真常。今古兩忘,聖凡雙絕。到這�始能卷舒自在,應用無虧,出沒往還,人間天上。

    大靜禪師

    夜間閒坐,心念紛飛。卻將紛飛。卻將紛飛之心,以究紛飛之處,究之無處,則紛飛之念何存,返究究心,則能究之心安在?

    能照之智本空,所緣之境亦寂。寂而非寂者,蓋無能寂之人也;照而無照者,蓋無所照之境也。境智俱寂,心慮安然。此乃還源之要道也。

    見物便見心,無物心不現。十分通塞中,真心無不邊。若心知識解,卻成顛倒見。睹境能無心,始見菩提固。

    永嘉禪師

    心與空相應,則譏毀贊譽何憂何喜?身與空相應,則刀割香塗何苦何樂?報與空相應,則施與劫奪何得何失?

    心不是有,心不是無,心不非有,心不非無。是有是無即墮是,非有非無非墮非。

    絕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原自性天真佛。五陰浮雲空去來,三毒永泡虛出沒。

    寂寂生無記,惺惺生亂想。寂寂雖能治亂想,而還生無記;惺惺雖能治無記,而還生亂想。故曰:惺惺寂寂是,無記寂寂非,寂寂惺惺是,亂想惺惺非。

    凡人多於事礙理,境礙心,常欲逃境以安心,遺事以存理,不知乃是心礙境,理礙事,但令心空境自空,理寂事自寂,勿倒用心也。

    此法即心,心外無法;此心即法,法外無心。心自無心,亦無無心者,若將心無心,心卻反成有。

    為有貪慎癡,故立戒定慧。本無煩惱,焉用菩提。故祖師云:佛說一切法,為除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竇持禪師

    悟心容易息心難,息得心源到處閒。斗轉星移天欲曉,白雲依舊覆青山。

    陵郁山主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探。

    佛日才公

    城市喧繁,山林寂靜。雖然如此動靜,一·

    如生死不二。四時輪轉,物理自然。夏不去而秋自來,風不凍而人自爽。

    廣慧禪師

    佛為無心悟,心因有佛迷。佛心清淨處,雲外野猿啼。

    圓悟禪師

    烏飛空境,烏過而空中還留影否?魚遊浮境,魚逝而浮內尚遺跡否?聖心應物,亦復如是。

    善勝禪師

    揚聲止響,不知聲是響根;美影逃形,不知形為影本;以法問法,不知法本無法;以心傳心,不知心本無心。

    龍濟禪師

    風動心搖樹,雲生性起塵。若明今日事,昧部本來人。

    翠竹黃花非外境,白雲明月露全身。頭頭盡是吾家物,信手拈來不是塵。

    無著禪師

    一葉扁舟泛渺茫,呈撓舞棹別宮商。雲山水月都拋部,贏得莊周一夢長。

    雲駛月運,舟行岸移。不知妄想之雲,自非真月;何動攀綠之舟,常汎覺岸靡移。

    雲巖禪師

    一翳在目,千華亂空;一妄在心,恆沙生滅。翳陰華盡,妄滅真存。病差藥除,冰融水在。

    颼谷投響,則毀譽共銷;月池浸色,則物我俱謝。

    在欲渾無欲,居塵不染塵。百花叢內過,一襲不黏身。

    景岑揮師

    礙處非牆壁,通處役虛空。若人如是解,心色本來同。

    晦堂禪師

    愚人除境不除心,智者除心不除境。不知境本如如,觸目遇綠常鎮定。

    南臺和尚

    南臺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慮忘。不是息心除妄想,都緣無事可思量。

    宗-禪師

    美玉藏頑石,蓮華出淤泥。須知煩惱處,悟即是菩提。

    曰空祇為破有,日有亦以除空。亦復以有息有,以空消空,乃至言語道斷,心思路絕,尚不名空,何曾號有?

    仲宣禪師

    凡聖本來不二,迷悟豈有殊途?非涅槃之可欣?非生死之可厭?但能一言了悟,不起坐而印證無生;一念回光,不舉步而遍周沙界。感而遂通,猶蟾光之映水;靜而吾應,若空谷之隨聲。論佛性則空,論佛心則實。有此實心斯佛性,不為頑空;有此空性斯佛心,不為著象。

    紹悟揮師

    一重山盡一重山,坐斷孤峰子細看。雲捲霧收山岳靜,楚天空闊一輸寒。

    智間揮師

    秋月之輝,離喧始見;寒泉之響,入定乃聞。故動念失覺,息念冥真。

    種福果於耳根,開覺花於心地。

    有為雖偽,奔之則佛道難成;無為雖真,執之則慧性不朗。

    孤峰長老

    日用無非道,心安即是禪。幽棲雲壑底,夢寐雪蓬邊。

    惟寬揮師

    真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即近執著,忘即落無明。

    萬偃起而復破,水性常存;千燈明而復滅,火性原在。忘情之心不住於相,如湯消冰,冰湯俱盡,無可分別;觸境之心未能不動,如谷應聲,即應即止,無復有餘。

    宗-揮師

    秋潭月影,靜夜鐘聲,隨叩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

    開先照禪師

    諸人心心不停,念念無住,若能不停處停,念處無念,自合無生之理。

    以一散萬,月墜萬川即萬影;收萬歸一,水歸一壺惟一月。展則彌輪法界,收來毫髮無端。

    玉泉遠禪師

    一印印空,萬象收歸古鑑中;一印印水,秋蟾影落千江裹;一印印泥,細觀文彩未生時。

    保寧禪師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檻外雲生,檐前雨滴。澗水湛如藍,山花開似錦。此時若不究根源,直待當來問彌勒。

    佛鑒禪師

    至道無難,唯嫌採擇。桃花紅,李花白,誰能融融只一色;紫燕語,黃鶯嗚,誰道關關只一聲。明鏡當臺,豈分靜躁?孤雲出岫,寧係去留。因妄說真,真無自相;從真起妄,妄體本虛。妄既歸空,真亦不立。

    智達禪師

    境立心便有,心無境不生。境虛心寂寂,心照境冷玲。

    於冰鏡中.見自己像,於燈月中見自己影,於山谷中見自己聲。

    白圭兆禪師

    空中飛烏,不知空是家鄉;水底遊魚,忘卻水為性命。諸人請各立地,定著精神,一念迴光,豁然自照,何異空中紅日!獨運無私,盤內明珠,不撥自轉。

    琳公

    其宗也離心意識,其旨也超去來今。離心意誠,故品萬類不見差殊;超去來今,故盡十方更無滲漏。當頭不犯,徹底無依。悟向朕兆未生之前,用在功勛不犯之處。

    照覺白師

    添一絲毫,如眼中著屑;臧一絲毫,似肉上剜瘡。

    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經義不依不了經義。

    寒便向火,熱即搖扇,飢時吃飯,困來打眠;所以道:趙州庭前柏,香巖嶺後松,栽來無別用,祇為引清風。

    雲峰濬師

    瘦竹長松滴翠香,流風疏月度微凍。不知誰住原西寺,每日鐘聲送夕陽。

    風柯月渚,並可傳心;姻島雲林,咸提妙旨。

    寶誌和尚

    妄身臨鏡照影,影與妄身不殊。但欲去影留身,不知身亦本虛。身本與影不異,不得一有一無。若欲存一捨一,永與真理相疏。愛若愛聖憎凡,生死海裹沉浮。煩惱因心故有,無心煩惱何居?不勞分別取相,自然得道須臾。

    龍牙和尚

    在夢那知夢是虛,覺來方覺夢中無。迷時恰是夢中事,悟後還同睡起夫。尋牛須訪邊,學道訪無心。邇在牛還在,無心道易尋。文益禪師一朵繭莒蓮,兩株青瘦柏,長何僧家庭,何勞問高格?

    同安禪師

    枯木岩前差路多,行人到此盡蹉跎。鷺鷥立雪非同色,明月蘆花不似他。了了了時無所了,玄玄玄處亦須河。殷勤為唱玄中曲,空裹蟾光撮得麼。

    雲頂山僧

    閒坐冥然聖莫知,縱言無物比方伊。石人把板雲中拍,水女含笙水底吹。若道不聞渠未曉,欲尋其響你還疑。教君唱和仍須和,休問宮商竹與絲。

    丹霞和尚

    識得衣中寶,無明醉自醒。百骸雖潰散,一物鎮長靈,知境渾非體,神珠不定形。悟則三身佛,迷疑萬卷經。在心心可測,歷耳耳難聽。罔象先天地,玄泉出杳冥。本剛非鍛煉,元諍莫澄停。盤泊輪朝日,玲瓏映曉星。瑞光流不滅,真氣觸還生。鑒照崆峒寂,羅籠法界明。解語非關舌,能言不是聲。絕邊弭汗漫,無際等空平。見月非觀指,還家莫問程。識心心則佛,何佛更堪成。

    通智禪師

    真我本有,迷之而無;妄我本無,執之而有。若要了心,無心可了;無了之心,是名真心。真妄交徹,即凡心而見佛心;事理雙修,依本智而求佛智。

    崇化贊師

    印空印泥印水,平地寒濤競起。假饒去就十分,終是靈龜曳尾。

    僧澹交題像

    圖形期自見,自見卻傷神。已是夢中夢,更逢身外身。水花凝幻質,墨彩聚空塵。堪嘆余兼爾,俱為未了人。

    逐庵珠師

    韋玉露垂青草,金風動白蘋。一聲寒雁過,喚起未醒人。

    如日發焰帶微塵而共紅,非實紅也;如水澄清含輕雲而俱綠,非實綠也。

    山谷公

    袖僧命脈,古佛心宗。如諍月輸,出則萬波分影;如吹毛劍,用則千里無人。

    慾火而以戒沃之,慎火而以定沃之,無明火而以慧沃之。靈泉混混,消除煩躁之衷;智水涓涓,灌溉清凍之府。千江有水,一輸寶月映寒潭;萬井無姻,遍地金風吹玲面。

    山堂浮師

    埋胝一指頭,一毛拔九牛。華岳連天碧,黃河徹底流。截著指,急回眸,青箸笠前無限事,綠簑衣底一時休。

    覺海揮師

    碧落諍無雲,秋空明有月。長江瑩如練,清風來不歇。林下道人幽,相看情共悅。雖然猶是建化門中事。作麼生是道人分上事,閒來石上觀流水,欲洗禪衣未有塵。

    臨濟禪師

    一念心疑,被地來得;一念心愛,被水來溺;一念心慎,被火來焚;一念心喜,被風來飄。若能如是辨得,不被境轉,便處處用境。

    纔涉唇吻,便落意思;直饒透脫,猶在沉淪。終日吃飯,未曾咬著一粒米,終日穿衣,未曾挂著一絲頭,纔能變大地為黃金,攪長河為酥酪。

    法為禪師

    法身無相,不可以聲音求;妙道無言,不可以文字會。縱使超佛越祖,猶落階梯;直饒說妙譚玄,終挂層齒。須是功勛不犯,影邊不留,枯木寒巖更無津潤,幻人木馬情識皆空,方能垂手入酈,轉身異類,卻不道無漏國中留不住,卻來煙塢外寒沙。

    從論禪師

    如明珠在掌,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把一枝草為丈六金身,為一枝草用。

    智明揮師題像

    兩洗澹紅桃萼嫩,風搖淺碧柳絲輕。白雲影裡怪石露,綠水光中古木清。噫!你是何人?

    牧正禪師

    華開瓏上,柳綻堤邊。黃烏調叔夜之琴,芳草入謝公之句。何必見色明心,聞聲悟道,非惟水上覓嘔,已是眼中著屑。迷時須假三乘教,悟後方知一字無。

    墮寵和尚

    鏡凹照人瘦,鏡凸照人肥。不如打破鏡,還我舊面皮。

    斷際禪師

    念非忘塵而不息,塵非息念而不忘。忘塵而息息無能息,息念而忘忘無所忘。

    大妄非愚,出真不智。生之妄名真,迷真曰妄。豈有妄隨愚變真,逐智迴真妄不差,智愚自異耳!故觀師云:迷真妄念生,悟真妄即止。理明則言語道斷,何言之能議?旨會則心行處滅,何觀之能思?故天臺云:口欲言而辭喪,心欲思而慮忘。

    法法虛融,心心寂滅。本自非有,誰強言無?何喧擾之可喧?何寂靜之可寂?若知物我冥一,彼此無非道場,何必徇喧雜於人問,散寂寞於空谷?是以釋動求靜者,僧柳愛扭也,離怨求親者,厭檻欣籠也。

    若以知知寂,此非無綠知,如手執如意,非無如意手。若以自知知,亦非無綠知,如手自作拳,非是不拳手。亦不知寂寂,亦不自知知,不可為無知,自性了然。故不同於木石,手不執如意,亦不自作拳,不可為無手,以手安然,故不同於兔角。

    前際無煩惱可除,中際無自性可守,後際無佛可成,是謂三際斷絕,是謂三業清凍。

    我一舉心,已屬過去;我心未舉,方明未來。非未來心即過去心,現在之心復在何處?學者知一念纔起,了不可得,是過去物,過去不有未來亦空,是未來佛,即今念念不住,是現在佛,念念相應即念念成佛,此是最初方便之門。

    慧日禪師

    一趨耀翻四大海,一拳拳倒須彌山。佛祖位中留不住,又吹魚笛泊羅灣。

    不用求心,唯須息見。三祖太師雖然迴避金鉤,殊不知已吞紅錢。慧日且不然,不用求真併息見,倒騎牛兮入佛殿,牧笛一聲天地寬,稽首曇真個黃面。

    布袋和尚

    我有一布袋,虛空無掛礙。展開遍十方,人時觀自在。

    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

    白楊順師

    好事堆堆疊疊來,不須造作與安排。落林黃葉水推去,橫谷白雲風捲回。寒雁一聲情念斷,霜鐘纔動我山摧。白楊更有過人處,盡夜寒爐撥死灰。

    僧潤

    了妄歸真萬累空,河沙凡聖本來同。迷來盡是蛾投焰,悟去方如鶴去籠。片月影分千澗水,孤松聲任四時風o

    .直須密契心心也,始悟生平睡夢中。

    黃龍和尚

    古人一切方便,與諸人開個入路。既得個入路,又須尋個出路。登山須到頂,入海須到底。登山不到頂,不知宇宙之寬;入海不到底,不知滄海之深。既知寬廣,又知淺深,一趨趨翻四大海,一摑摑倒須彌山,撒手到家人不識,鵲躁鴉嗚柏樹問。

    安丕師

    孤峰迥秀,不挂姻蘿。片月行空,白雲自在。見性不留佛,悟道不存師。

    對眼根之塵,如見夢時物,如觀幻化像;對耳根之塵,如聞空中風,如聽禽烏語;對意根之塵,如湯釋冰雪,如冶銷金鐵。

    自在禪師

    即心即佛是,無病求病句,非心非佛是,藥病對治句。

    除亂而不滅照,守靜而不著空,行之有常,自得真見。

    不著色則著空,何以能非色非空?不住有則住無,安足道不有不無?無念禪師念本非有,念不必無,知是義者,是名無念。如人迷,故謂束為西,方實不轉,無明迷。故謂心為念,心實不動。

    無牽纏者即為解脫,除煩惱者便獲清凍。見五蘊皆空為深般若,得一心寂滅是大涅槃。

    大茅和尚

    欲識諸佛性,向眾生心行中識取;欲識不凋性,向萬物變遷時識取。

    起心欲息知,心起知更煩。若知知本空,知即眾妙門。

    從悅禪師

    耳目一何清,端居幽谷裡。秋風入古松,秋月生寒水。袖僧於此更求真,兩個瑚孫垂四尾。自性無所,無所曰寂。人唯逐於前塵,念念相續,故不能當念而寂,回光返照,本地風光,瞥爾現前,一可忘六可消矣。

    性空庵主

    心法雙忘猶隔妄,色塵不二尚餘塵。百烏不來春又過,不知誰是住庵人。

    真俗雙泯,二諦恆存。空有兩忘,一味常顯。良以真空未嘗不有,即有以辨於空幻,有未始不空,即空以明於有。不空之空,空而非斷;不有之有,有而不常。四執既亡,百非斯遣。

    水庵-禪師

    藏身無邇更無藏,脫體無依便廝當。古鏡不勞還自照,澹姻和霧濕秋光。

    證空便為實,執我乃成虛。對病應施藥,無病藥還除。

    長慶和尚

    入道之門,須用止觀二法。夫理障礙,正知見,事障續諸生死。非大觀之法,安除理障;非大止之法,安能險事障。

    因心悟道,道本非心,因目成明,明原非目。絕妄想而離執著,原其所無見德性而證如來。本其所有。以其所無;之理,解脫一切諸纏縛;以其所有之明,照破一切諸昏暗,則是大明一慧日矣。

    圓覺禪師

    遣迷求悟,不知迷是悟之鉗錘;愛聖憎凡,不知凡是聖之鑪精。祇如聖凡雙泯,迷悟兩忘,又作麼道半夜彩霞籠玉象,天明峰頂五雲遮。

    黃藥禪師

    日昇之時明遍天下,虛空未曾明;日沒之時暗遍天下,虛空未曾暗。明暗之境,自相凌奪,虛空之性,廓然自如。佛及眾生心亦如是。若觀佛,作清諍光明相;觀眾生,作垢濁暗昧相。歷河沙劫,終不得菩提。

    凡人皆逐境生心,若欲無境,當忘其心。心忘則境空,境空則妄滅,見善來相迎,亦無喜心,見惡相種種亦無佈念,但自忘心同於法界,方得自在。

    心無不存之謂照,欲無不泯之謂忘。忘與照一而二,二而一。當忘之時其心湛然,未嘗不照;當照之時纖塵不立,未嘗不忘。此真忘真照也。

    張拙秀才

    光明寂照遍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斷除煩惱重增病,趨向真如總是邪。隨順眾綠無堅得,涅槃生死是空華。

    南華禺師

    求生本自無生,畏滅何會暫滅。眼見不如耳見,口說爭似鼻說。

    水中捉月,鏡裡尋頭,刻舟求劍,騎牛覓牛。空華陽焰,夢幻浮嘔,一筆勾下,要休便休。已歌社酒村田樂,不風流處自風流。

    佛與眾生,原無分別。悟者心能轉物,物物歸心,即是諸佛。迷者皆心向物,妄隨物轉,即是眾生。

    無垢子

    三世諸佛,盡在自己身中,因氣習所昧,境物所轉,便自迷了。若於心無心,便是過去佛;寂然不動,便是未來佛;隨機應物,便是現在佛;清諍無染,便是離垢佛;出入無得,便是神通佛;到處優游,便是自在佛;一心不昧,便是光明佛;道念堅固,便是不壞佛;變化多方,唯一真爾。

    法常禪師

    佛從無為來,滅向無為去。法身等虛空,常住無心處。有念歸無念,有住歸無住。來為眾生來,去為眾生去。清諍真如海,湛然體常住。智者善思惟,更勿生疑慮。

    佛體本無為,迷情妄分別。法身等虛空,未曾有生滅。有綠佛出世,無綠佛入滅。處處化眾生,猶如水中月。非常亦非斷,非生亦非滅。生亦未曾生,滅亦未曾滅。了見無深處,自然無法說。

    報恩逸公

    演若達多認影迷頭,豈不擔頭覓頭。正迷之時,頭且不失;及乎悟去,亦不為得。何以故?人迷謂之失,人悟謂之得。得失在乎人,何關於動靜。

    清凉國師

    至道本乎其心,心法本乎無住。無住心體性相寂然,非有非空,不生不滅,求之而不得,棄之而不離。迷現量則惑苦紛然,悟真性則空明廊徹。雖即心即佛,唯證者方知。然有證有知,則慧日沉沒於有地;若無照無悟,則昏雲掩蔽於空門。惟一念不生,則前後際斷,照體獨立,物我皆如。無迷悟更依真妄相待。若求真去妄,猶奔影勞形。若體妄即真,似處陰息影。若無心妄照,則妄慮都捐。若任運寂知,則眾行爰起。是以悟寂無寂,真知無知。以知寂不二之一心,契空有雙融之妙理,無住無著,莫攝莫收,是非兩忘,能所雙絕,斯絕亦寂,則般若現前。心心作佛,無一心而非佛心;處處成道,無一塵而非佛國。故真妄物我,舉一全收,心佛眾生,渾然齊致。是知:迷則人隨於法,法法萬差而人不同;悟則法隨於人,人人一智而融萬境。言窮慮絕,何果何因?體本寂寥,孰同孰異?唯忘懷虛朗,消息沖融,其猶透水月華,虛而可見;無心鑒像,照而常空矣。

    法真禪師

    柳色含姻,春光迴秀;一峰孤峻,萬卉爭妍。白雲澹濘已無心,滿目青山元不動。漁翁垂釣,一溪寒色未曾消;野渡無人,萬古碧潭清似鏡。

    影由形□,響逐聲來,除煩惱而趣涅槃如去形。

    希明禪師

    林葉紛紛落,乾坤報早秋。分別西祖意,何用更馳求?若人深明此旨,洞達其源,乃知動靜施為,行住坐臥,頭頭合道,念念朝宗。祖不云乎?迷生寂亂,悟無好惡,得失是非,一時放卻。如是則誰是誰非,誰迷誰悟,自是諸人獨生異見,觀大觀小,執有執無。靈根獨耀,不肯承當;心月孤圓,自生違背,何異家中捨父,衣內忘珠?致使菩提路上荊棘成林,解脫空中迷雲蔽日。

    兜率禪師

    龍安山下,道路縱橫;兜率宮中,樓閣重疊。雖非天上,不是人問,到者安心,全忘諸念。善行者不移雙足,善入者不動雙扉,自能吠傲姻夢,誰管坐消歲月。雖然如是,且道還有向上事也。無艮久日:莫教推落巖前石,打破下方蓋日雲。

    道英禪師

    據道而論,語也不得,默也不得。直饒語默兩忘,亦沒交涉。何故?古佛光明,先德風彩,一一從無欲無依中發現。或時孤峻峭拔竟不可拔,或時含融混合了無所睹,終不樁定一處,亦不繫係兩頭,無是無不是,無非無不非,得亦無所得,失亦無所失,不曾隔越纖毫,不曾移易絲髮,明明古路,不屬玄微,睹面擎來,瞥然便過,不居正位,豈落邪途?不趨大小,那蹈小徑?回首不逢,觸目無對,一念普觀,廓然空寂。此之宗要,千聖不傳。直下了知,當處超越。是知赤灑灑處想麼即易,明歷歷處想麼還難。若是本分手腳,放去無收不來底。一一放光現瑞,一一削邇絕綜。機上了不停,語中無可露,徹底攪不渾,通身撲不碎,畢竟是個甚麼?得恁麼靈?得恁麼奇特?諸仁者休要識渠面孔,不用安渠名字,亦莫覓渠在所。何故?渠無在所,渠無名字,渠無面孔。纔是一念追求便隔十生五生,不如放教自由,要發便發,要住便住,即天然非天然,即如如非如如,即湛寂非湛寂,即敗壞非敗壞,無生戀無死畏,無佛求無魔佈,不與菩提會,不與煩惱俱,不受一法,不嫌一法,無在無不在,非離非不離,若能如是,見得釋迦自釋迦,達摩自達摩。

    台悶徽師

    八萬四千波羅密門,門門長開;三千大千微塵諸佛,佛佛說法。不說有,不說無,不說非有非無,不說亦有亦無,何也?離四句絕百非。相逢舉目少人知。昨日霜風漏消息,梅花依舊綴寒枝。

    慧林受師

    不是境亦非心,喚作佛時也陸沉。個中本自無階級,切忌無階級處尋。總不尋,過猶深,打破雲門飯袋子,方知赤土是黃金。



    無生訣經竟

    大明萬曆三十五年,歲次丁未上元吉日,正一嗣教凝誠志道闡玄弘教大真人掌天下道教事張國祥奉旨校梓。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