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經


    卷四普說品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經。簡稱《海空經》。唐玄庭《甄平論》稱:益州道士黎興、澧州道士方長,共造《海空經》十卷。按黎元興、方惠長,均係唐高宗時道士。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本文類。另有敦煌殘抄本P.2759等十餘件。
    文献引用: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經. 道藏, 洞真部本文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735
    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經卷四

    普說品

    爾時,天尊告海空智藏言:善男子,我於往昔過去劫時,遊於光明七寶華林,與大聖眾、無量無邊諸天童子、威光童子、月光童子、普光童子、寶明童子、寶相童子、寶嚴童子、空藏童子、空念童子、空印童子、正心童子、正定童子、正說童子、正慈童子、正施童子、龍威童子、龍智童子、龍華童子、龍德童子,如是等眾,無量無邊,以為眷屬,而為說法。

    爾時,復有淨相真人、淨戒真人、淨明真人、法王真人、光明真人、妙通真人、妙思真人、妙慧真人、妙行真人、普達真人、普納真人、淨香真人、淨花真人、左玄真人、右玄真人,如斯等輩,無量無邊,以為眷屬,而為說法。

    爾時,復有大慧仙人、大梵仙人、遵法仙人、弘施仙人、常護仙人、妙行仙人、妙相仙人、妙嚴仙人、妙思仙人、憐愍仙人、飛天仙人、智光仙人,如是等眾,無量無邊,以為眷屬,而為說法。

    爾時,復有無量地仙,供養百億妙道地仙、受持依止正法地仙,如是等輩,無量無邊,以為眷屬,而為說法。

    爾時,復有諸天道士,上相道士、惠上道士、辯才道士、勤誦道士、信行道士、持戒道士、持香道士、說法道士,如是等輩,以為眷屬,而為說法。

    爾時,復有國中大王、小王及長者、善男善女悉來詣座,而為說法。善男子,我今作是甚深正法,轉大法輪,讚揚道本,宣傳顯說大慈法雨,汝等四眾當竭身命,稽首恭敬,一心受持,請求加護過去、未來及得見在一切眷屬。於是四眾一心頂禮無上天尊,信心真實,常住道果,瞻仰讚歎,不可思議。

    爾時,天尊以大慈故,徧身光明,普照十方;和合音聲,唱說善言,振動國土。聲如雷音,如師子吼。顯照無邊,慈悲降世,普潤一切無量眾生,是人非人,俱蒙利益。於是四眾各起作禮,稽首讚歎微妙功德,現種種相,非世久聞。大眾天尊,誘善趣門,顯揚祕要,海空寶藏祕密法雨,灑於十方,光明之相,巍巍堂堂,如日初出,如星中月,徧照十方國土,不可思議。

    爾時,天尊歡喜答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眷屬一心諦聽,普行無上正真法藏,得見一乘海空智藏,以求極果,證於法身,不去不來。汝今眷屬作是思惟,以歸上道,得離生死千毒海水,不可思議。

    爾時,天尊大悲薰心,以偈頌曰:

    海空無邊際,形應亦難言。真性體常住,演說常無常。

    我今啟聾盲,歸命大哀尊。海空智藏故,善逝世間門。

    能作無上藥,普施窮乏鬼。智慧方便力,人天悉弘存。

    無上正法說,受記傳子孫。一乘深奧典,仙道共說論。

    無形亦無影,能作福田根。一心思惟想,終成真果園。

    真人童子等,宣通正法門。降伏諸異道,成就人仙童。

    三業常恭敬,頂禮慈聖師。三世大道主,依遵隨分解。

    唯願加攝受,通達永無礙。

    爾時,眾中大慧童子聞說偈已,一心恭敬,叉手作禮,白天尊言:大哀仁者,久遠莊嚴;微妙七寶,光明徧照其身。善解法性,不斷不常。讚歎道寶,功德無雙;讚歎法寶,最為無量,功德高妙二,又讚師寶,善能開導一切眾生,利益無礙,巧誘天人,天中之人,為世良醫。深達智慧,善設方便。一切眾生輪迴供養,得獲大利。豈當常久,仙度諸天。我今眷屬,無量大慶,值遇希有。以是因緣,說偈讚曰:

    大智開盲闇,一切人非人,由如慧日光,分別於假真。

    普達平等覺,心或滅無餘。常住德圓智,隨行大慈仁。

    苦惱眾生性,極解登四民。遊化十方界,說法令心遵。

    本身依道惠,不犯眾生神。曉了無上智,不住生死鄰。

    常起大慈故,不入於惡塵。徧設方便門,自至於法真。

    我以身口意,頂禮無上仁。

    爾時,天尊以大悲心,告大慧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汝今眷屬,從於往昔無量劫時,汝得智力,善能解了真實醫王。善男子,譬如香氣,盡除諸塵。如是香氣非從外來,非從種生。以是因緣,是名習氣。善男子,譬如金剛,心無礙故,能除諸惑。何以故?念道真故。了除邪惑,由如香氣。汝等當知,三世天尊出現妙相,放大光明,照於十方無量世界。一切眾生不能見聞。善男子,譬如愚人,生便無目,雖有光明,終不睹見。不善法人,亦復如是。善男子,一切眾生沒生死海,戀著色欲、恩愛之情。如是因緣,是煩惱城,出處顛倒,覆蓋其身,罪彌無盡,合煩惱根。我於今日、普為演說一乘法藏,令其生解,斷煩惱染。善男子,譬如有人得此妙法,傳與一切善男善女。以是因緣,如轉輪王,未降伏者,能令降伏;已降伏者,力能守護,令不更動。譬如妙法,未破煩惱,能令破壞;已破壞者,能令不起。利益一切諸眾生故,說三慧利,是方便道,令其煩惱永滅無餘。於一時中,為諸眾生,以一道理,為諸眾生普演說之,欲令隨類一切眾生、是人非人,各得慧解,觀了諸仙,猶如虛空;一切萬物悉滿其中,空常一故。善男子,是諸神尊,為諸眾生,亦復如是。是神尊者,常在空寂,亦無用心,化身十方,現種種智,說法教化,利益平等;無憎無愛,無貪無慾,功德無量;利益生死,俱不能礙,成就隨順,為諸眾生作一切智。

    爾時,天尊而說偈言:

    善哉真實相,因果方便異。三學及果成,智慧無方志。

    十方諸國土,悉見童子侍。得入海空城,信益無邊治。

    此界無終始,一切法依位。若有諸道士,及諸大通智。

    諸法依藏住,能作種子利。是名至道剛,我常為演說。

    執持曉麤細,種子�隨流。愚凡我為說,勿執以為憂。

    獨自行無明,慈悲廣大慈。方便無差別,亦名無不伏。

    無我無相執,一期生無流。善惡無記中,我應永不息。

    離心汙不有,塵穢莫能食。無此一切處,不貧亦不富。

    得見真實義,惑障豈相茂。常行一乘道,名體獨不究。

    精思無退轉,是謂王中富。

    爾時,方城王子勝因仙卿童子得聞天尊演說甚深微妙正法:善哉法樂,哀憐讚歎,無上大師,如是希有,如七寶華,紫金寶華,希有希有。於是方城王子勝因仙卿童子說是事已,心開意解:一乘海空,空無空性,空無我相,常樂自在,微妙具足,不可思議。

    爾時,天尊以智慧眼,即告勝因仙卿童子:善男子,言智藏者,譬如大海,隨物所來,其味常然,雖多種子之所依泊,爾時,水味不變不異,是諸雜物皆來依凑,如是海水,亦復不異。善男子,一乘海空祕密智藏,亦復如是。住於十方世界一切眾生隨來隨去,如是寶藏,亦復增

    減。善男子,如色無色,如是等界,或是有覆,或是無覆。說此二界煩惱,終不能得。善男子,海空智藏雖於生死煩惱城中,心�思惟一乘義味,為他講說,敷演玄義,身心清

    淨,亦如無色,三運顛倒,數數侵惱。如是無色,終不染著,亦復如是。善男子,海空出世,有大利益、種種功德,猶如虛空,無可窮盡,空無所有。以是因緣,空無盡也。

    爾時,方城勝因童子稽首作禮,瞻仰導前,而說偈曰:

    內外不明了,於二但假名,非真亦非實,為法種子成。

    念念滅俱有,隨逐至無名。決定觀因緣,亦如果中生。

    堅固不可薰,永離於色聲。究竟清淨法,演說為眾生。

    六識無不應,三途別不嬰。念念不俱有,了見海空城。

    內外此種子,三界無不榮。種子由相續,果熟甚充盈。

    譬如潤種子,甘露無不生。內外無薰習,豈有種子名?

    間等無薰習,果生非復生。已作未及作,得失入魔精。

    是我內外種,隨類起有情。一說名緣識,了受諸天迎。

    二說名受識,二趣道已傾。隨說入空藏,識者法亦平。

    達士以為田,已生亦未生。因果善知識,則離五魔城。

    隨化無窮極,非滅復非常。因果無差別,化導亦無方。

    無心應物通,受者永無殃。種子何方作,來去說無忘。

    若人若非人,受度豈無量。難滅復難解,演說令人弘。

    觀行人心異,法教亦不�。清淨人未滅,雲輿果已登。

    成就淨土國,得見道淨慧。種種願及見,普見物無驚。

    觀行人能成,隨彼意成故。所取唯有識,得道甚冥冥。

    色識色無識,若所識不寧。後識不得生,前識獨不行。

    無身住虛空,調伏無苦嬰。解脫邪魔縛,諸結不復生。

    爾時,天尊得聞方城王子勝因仙卿童子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是方城王子勝因童子,决辯法要。汝久積行,功業圓滿,是故稱之王子勝因。汝於正論第一空義,思惟海空祕密寶藏,身心不動。以是因緣,汝名勝因。善男子,汝善醫方,藥治有病,一切眾生,若人非人,悉得利益。以是因緣,汝名勝因。善男子,汝作導師,開一乘藏,化諸眾生,為他演說海空智藏,講誦思惟祕密義味,深了通達,作大慈父,利益眾生。以是因緣,汝名勝因。

    爾時,天尊啟齒含笑,五色光明,從口中出,徧滿十方無量國土大地,百種震動,五苦咸解,地獄生蓮,百蘇合香,千清供水,罪者受樂,闇者光明。

    爾時,天尊復告真士大慧童子:汝等已於第一義中,得證常樂,不可思議,海空智藏,甚深功德。我今受汝化生天王大慧,汝最不可思議,善能功德,開發法相,利益一切。善哉大慧,汝是道子,希有希有。大慧童子,真是醫王,能活諸子,及醫諸病。真良業田,無荒無穢。善男子,大慧,汝已入

    淨香園,得見一乘海空寶藏。善男子,譬如有人得度江海,不經惡風,安穩彼岸。汝亦如是,疾者得瘥,寒者得衣,饑者得食,死者還生,父母、兄弟、妻子、伯叔,分別來久,今忽相見,踴躍歡喜。汝亦如是,得法

    淨眼,力能無勝,智慧無礙。汝之通達第一空義海空寶藏。汝能利他,自身無損。大慧,汝等因緣久遠,非是今日所可歎說。爾時,天尊而說偈言:

    善哉海空上仙道,演說諸法得清淨。

    利益一切正行人,慈悲妙法令久住。

    喻如明燈日月光,亦如慧眼照眾生。

    依具三解得了了,通達無礙顯道明。

    無上天尊演正法,微妙海空智藏城。

    善哉真實應時敷,消除皮內心煩惱。

    如是聖言微妙法,能决妙理曉眾生。

    若亂心忘作是說,來往去來不覺知。

    善男善女咸恭敬,能顯真道無上師。

    隨順海空智藏城,演說無量善勝道。

    智照通真理無餘,分別我等自能了。

    志心叉手咸恭敬,是我自了法叵動。

    若違心法迷道教,若謗聖文失正法。

    如是行人迷失趣,生落三惡道中行。

    如衣受染淨非真,如花朝明久還悴。

    冥冥地獄五苦道,饑餓悠悠窮鬼形。

    哭聲哀聲如雷電,若人非人共同驚。

    是我大慈啟彈指,三途五苦一時明。

    得見汝等前惡因,難勝逕願除罪嬰。

    如是三塗五苦人,一時得見智藏城。

    我說大乘一句義,常住三界為法令。

    爾時,天尊說此偈已,即告方城勝因童子:善男子,如是經典,難可思議。是經法者,為醫諸子,流通世間。如紫光華,希有希有;如日光華,月淨光華,亦當希有,甚可愛樂。如是之華,甚亦難見。善男子,汝等流通,當來眾生若有一人持是經者,一切大力、鬼神王等,守護其身,令無增損。何以故?如是經者,其威廣遠,力勢強猛,如獅子吼,如雷震動,由如金剛。持此經者,大力鬼王及天魔王悉見叉手,一心恭敬,無復煩惱。如是經典,大哀天尊之所演說,一乘正教。以是因緣,利益一切。何以故?由信正教,能生正行。所以者何?能從正行,能得正果,不可思議,即得正法。是故正法久得住世。我心憐愍,無量無邊一切眾生,廣行濟拔,無邊無限一切諸法。為此三量,是真實義。若善男子,汝不三量,則非真實,約於三印,道法亦令。善男子,一切有為,諸行無常;一切有為,諸法無我;寂滅無為,普令一切是諸眾生得具正行,真無流惠,導成正覺,登無上道。我於今日略偈言:

    從此及為此,由此是所說。此流說四偈,為顯前因緣。守自身方便,是故說偈言。信汝因說一,信法果說二。至大乘法中,證無上智藏。略說此三法,是重說勝果。若思了義論,智藏信三寶。由是信二根,得入真實觀。我故依本觀,翻解攝大乘。凡所生功德,回向禮三尊。供養諸道士,降伏邪魔行,救拔眾生苦,願此法無窮。流灑於世界,法界無限量。真人行不住,能入真實觀。大慧釋了義,信智成二根。所備功德行,不生功德心,回向於三寶,由依智慧力。降伏諸外道,拔濟三塗苦。以此深句義,普化無差別。我今重宣述,流普施羣生,今諸一切子,皆獲無上利。

    爾時,天尊說此偈已,復告方城勝因童子:善男子,汝等當修真地之法,真人童子見一切法,得成道時,不增不減,如是之智,是為自在。國土自在,歸依自在,所欲自在。是自在者,云何自在?善男子,初自在者,是道國土;後自在者,一切眾生雜類國土。何以故?言道界者,界無所有,無染無

    淨,無道可增。如是因緣,故名法地。善男子,我為一切諸眾生故,演說法相,願此羣生皆得成就無上道果,故現淨土,名眾生土。善男子,若行此行,得諸寶土,具此自在,入真法地,見海空智藏,不生不死,安樂無為。若不修行真地法者,憂悲苦惱,諸患無常,是生是死,煩惱切身。善男子,若有眾生,心得見了威德智慧,能伏難伏,能見難見,能聞難聞,能修難修,一切法相得見自在,而無分別。為是義故,無分無別,具足功德。

    爾時,天尊復說偈言:

    我說真地義,希有無上法,徧滿最勝理,�流及無攝。無異無染淨,種種分別說。不增減種智,自在歸依義。自在業大利,修持光妙尊。空有無分有,由如世間性。

    爾時,天尊說偈頌已,復告方城勝因童子:善男子,往昔過去,我所未證出世經法,令始得證無量因緣,有大慶悅,�相續生,得行此經,思惟義味,為諸眾生漸次成就。善男子,海空智藏為諸眾生,隨其根性,我以法雨、常雨,能除眾生煩惱燋熱,能洗眾生三障垢塵,生長眾生一乘善根,利益一切若人非人。善男子,譬如甘雨,潤於一切,若山若澤,若高若下,是諸草木,無不蒙益。善男子,譬如稻穀,能生芽莖,長生花果,結實甘露,施於四方,一切眾生,無不飽足。善男子,我今演說作善因緣,普令一切諸眾生等,生長一乘海空寶藏,亦復如是。善男子,當施是法,為他演說一乘海空祕密寶藏,思惟義味,講說空義,令諸眾生,若善男子、若善女人,發回向心,於三寶前頂禮尊足,起種種心,發種種意,窮諸所有,一心恭敬,以妙寶花,以妙寶香,齎持供養,發露懺悔。善男子,作是思惟,是大利益,身得金剛,永無動轉,住天中天,常樂

    淨土,得微妙果。爾時,天尊復以偈曰:

    善哉善男子,方城法勝因。善巧請正法,自利及利他。

    我今為汝說,善思善受持。若善男子女,敬仰受持想。

    甘露徧空身,白日昇天堂。若男若女等,矯心生誹謗。

    生得赤病尸,死入無底獄。有行是經者,自淨如青蓮。

    由智及信心,頂禮真實義。注道普念師,得昇煩惱城。

    以是因緣故,觀法普皆空。智道是清淨,為世良福田。

    人聞智勝師,由如大良醫。醫治有病子,諸患皆悉除。

    方城勝童子,無上大慧師。海空智藏故,亦如化生王。

    是第一希有,汝等善男子。如化生大王,是因緣久遠。

    我故如是法,行善投於中。廣大如空地,成就世間王。

    清淨微妙果,汝等善男子。汝為世間師,至心應頂禮。

    求至常道果,聖道弟子眾。眾作世間依,為作世間藥。

    總治邪慢人,退悲舍脩道。長淪三途中,萬劫悔無益。

    汝說有所利,正理非所證。真人童子等,依止日光明。

    照了諸法相,無動及出世。我為等宣說,正法真實義。

    亦如淨日月,甚深了種種。是我依經典,能令聰慧入。

    下心起尊敬,細密難通法。善知無礙著,利於八世法。

    心常無染著,無礙名稱說。通愍�受持,人天普識知。

    頂禮大師足,辯說常無常。興雨甘露藥,依止隨分解。

    猶如毛羽鳥,披閱次定城。以擇攝大乘,願此言利益。

    流布苦海人,法人及法義。性略及廣名,不淨淨究竟。

    故稱無等王,通達法界善。得生大道常,由緣極通法。

    人法二無忘,由無分別知。從無倒智生,由如道廣說。

    所安立法良,正明脩慧體。二智寂靖鄉,由如無量數。

    百千萬劫殃,依數�脩習。今所得轉王,若能善脩道。

    一念悉皆長,猶如梵天人。侍從天尊力,普現種種門。

    得種常無量,在道方便中。通達永無相,名義互為客。

    真人應習常,二觀�思量。登彼亦無弘,從此生實智。

    得離於塵增,若見諸非有。得入於無崩,真人常清淨。

    不悅亦不榮,捨離外塵相。得入智藏城,入所取非有。

    次第方便生,利益無有礙。

    爾時,天尊說此偈已,語勝因言:善男子,若有眾生觀諸法空,一切空性,空性無我,亦無世界,亦無空空。譬如眾生,欲觀諸色,前色已空,後色亦空,是名空空,須臾之間復無量煩惱,亦復如是。善男子,先修小道,小道既空,次修中道;中道既空,次修上道;上道既空,以是因綠,是名空空。以是空故,常樂無為。善男子,譬如金師冶鍊真金,先除麤垢,次除微塵,後得名為百鍊真金。善男子,冶鍊身心,求無上道,亦復如是。善男子,說名方便,由此無定,以無定故,真人童子隨欲成就微妙道法,緣境如意,能得久住。善男子,未得令得,已得令滿,已滿不退。見在當來,所有受生及行如是處,多得利益。善男子,一切眾生及行如是,具足功德。天尊出世,得聞正法,名勝生處,此由定故。真人童子於勝生處,得取住捨,隨意運用,無退無轉,聲徧二乘。一切眾生,若人非人,同心瞻仰真人童子最勝生處,必得自在微妙國土,化於他土,無去無來,無生無滅,自在無礙,捨生欲生,生已稱住。善男子,隨住久近,捨生捨滅,隨其生生,欲生欲滅,隨引分別,能令無礙神通力故。善男子,一切眾生無邊世界住煩惱城,各求生生,貪慾愛色,以是因緣,生滅滅生,常生常滅,輪轉生死。吾當愛故,故現無礙,真人本願,力無分別,神通如意,為諸眾生說大法要,普令眾生,未見未聞,令得見聞。於是天尊以大慈悲,即便斂容,觀察機緣,各隨其感,則放光明,照於十方國土世界,令諸有緣一切眾生成就其心,安穩聽法;故放光明,照於囚徒、餓鬼、地獄,若親非親,悉皆瞻見,一切眾生悉從光明得見十方九幽地獄。復見天尊演說法音,聲徧虛空,作諸天人,化度眾生,隨其機感,普現威神光明。天尊坐寶蓮花,種種光明,而為說法,為度眾生,由如大惠,徧無量界,現種種身,度一切苦。是諸眾生,悉皆隨意聽受正法,微妙一乘海空智藏,功德巍巍不可思議。善男子,威神之力,隨識轉變,迅若電光,往還速疾,無可比類。若有一人得睹真境,寂靜無為,於一念間發無上道,心更不退,一切罪垢悉得盡除。善惡之業皆由於心,由心既空,心識亦空;心識既空,轉變亦空。以是因緣,心識速變,過於疾風,難見難聞。此由心識所為之處,隨念即成。如此心者,觀無有我,乃能包含。善男子,由如鏡像,大小俱照,無不睹見。我心觀見,亦復如是。一切之有,甚多甚多,皆現身中。善男子,迷惑眾生守迷不返,牢著妄說。我即觀機,如金剛護,令知宿命,因果因緣。或生饑饉,世有疾病,有疾醫治。亦如真人所受安樂,普令一切諸眾生故,平等皆令。善男子,若有信心,於善無厭,但為求法,無所愛惜,我當助勸,為說一乘海空寶藏,消除眾生煩惱火城,如火熾盛,難當無敵。若有眾生求欲圓滿,心無疲倦,除惡進善,一心受持,於惡知止,於善無厭,法相如是,我當為說。善男子,汝今眷屬,應當一心發大乘智,離有離無,以是因緣,有無空

    淨,是滅本識亦空,本識空故,法相續生。善男子,若有眾生能如是者,即破諸惑。所以者何?大哀天尊隨於眾生一切根性及煩惱性,為在種種微妙法相。若人非人,若有一人執心空見,空法不離,疑惑正法,於中現世空無所得,若觀此法,說同一真,亦如一味,現世得安,成就道果。

    爾時,天尊復告方城王子勝因:善男子,汝於往昔無量劫時,修行一乘海空智藏。以是因緣,乃於今日得證一乘海空智藏微妙功德,真是醫王,希有希有。汝名勝因,有善方術,醫治諸子,解說善根。以是因緣,汝名勝因。善男子,汝有廣願,具足功德,云何廣願?一者常願,願大供養,常以供養於彼勝福及法師說。二者常願,願我是等一心受持勝妙正法。三者常願,轉大法輪,願於大眾常轉法輪。四者常願,心修行願,願常說法,一切聖賢、真人童子,普得聞見。五者常願,成就國土一切眾生,當得安穩,三乘善根。六者常願,承事心願,願大哀天尊住於諸國,見諸道士常�恭敬,聽受正法。七者常願,得

    淨土國,安立法教,脩行護念,一切是諸眾生當得安穩。八者常願,不離一切諸眾生等,不離仙道,真人童子同意勤行。九者常願,利益一切,普蒙廕覆,無有空過。十者常願,了覺正道,化諸眾生,同得正果。善男子,如是十種微妙上願,能修之者,至登勝地,至得成立。何以故?如此願者,真是同得清

    淨國土。善男子,我已得之清淨國土,故出離於生死穢土。善男子,亦如龍王十二緣生,或生不生,或不生生;或生生,或非生生,或非不生,各隨物宜而為演說。善男子,復有緣生,有法名染,無法名

    淨。善男子,汝今當知無上真事微妙正法,說真說實。云何而言說真戒者?善男子,是真戒者,《八素》、《四明》俱歸是一。汝今眷屬皆應觀之,是經探奧,汝諦受持其中微妙細密之意。一清

    淨戒,即是性戒,自性�淨,能持已犯,已發露心,還受清淨。汝等次觀一信清淨,二心清淨,三身清淨,發無上道,身心清淨。始是明行,眾行之宗。得清淨故,以大慈悲,故起眾行,了見道法清

    淨無礙。由實曉明,微妙之宗,通達真理,境智無差,即名為道。所以者何?達真道故。道應化身,當授學師。善男子,受持正教,修習正行,如是之子,名為無上第一導師,普令眾生得成熟之,曉了道相。種種念願,使諸眾生求覓真一自然道果,使諸當來一切眾生樂弘上道,演說一乘海空智藏,使諸眾生起平等利,希有希有,心住功德,堅固自身,離於五塵,捨愛著心,守護根性,住無上天常樂之地,安穩不動。善男子,若有一人捨愛著心,守護六根,不令作惡,當令此人住四念果,於念通了甚深妙法,不起疑謗,心如蓮華,色中鮮明,不著諸塵,生愛念想。若觀此色空無所有,猶如化生大王王子,諸德清

    淨,生道國土,有能摧伏,以威德力,求法出家,身心清淨,離煩惱城,登上方界,親侍神尊,深了諸法空淨非有,亦非有淨,非不有淨。何以故?一切眾生未得空解,二觀有故,未得微妙深定慧力。善男子,汝今眷屬既得出家,汝於所得深妙法中起愛著心,由愛著故,不得清

    淨。所以者何?清淨正法無所有處。若執諸法有他異相,則起愛著。善男子,無有是處。是愛著者無明想行,作意名行,行即是業。真人童子正修六行,觀於生死,未能捨離。無量功德,由多修行,厭離諸惡;有為生滅,起厭離諸惡;有為生滅,起厭惡想。此想如空,無有是處,不能久住。一一諸法,皆有異義,未能了知。一切眾生言語不同,所因各異。善男子,道以法門,攝法品類無量無邊,或以五蔭,以為法門,攝一切法。眾生根性,如在掌中。鈍根眾生,不能深受。真人童子以善法力,說此深法,令其能受無上正法。說無量義,善巧方便,威德自在。復以無量微妙正法,教於一切無量法門。以是之故,無量無邊。名由句義,亦復無量無邊。微妙句義,以成眾生無上巧言。於不難法而生難想,立一切難,令彼受屈而不可答。若有答言,令彼得解。海空道果,以法為身。云何法身?有多種義。所說一切三世諸法,如有如無。善男子,是方便門,是大慧門。若有眾生未有信者,以教一乘海空智藏,寶而持之。未種善根,以愛慈之,堅固善根,普得成就,利益一切未成就者,令得成就;未解脫者,令得解脫。故以方便設於世間。善男子,猶如大慧,增長功德,能利善力。汝能善勸一切眾生甚多甚多,勇猛精進,強求發願,煩惱永滅,滅不復生。善男子,光嚴智勝,汝亦希有,法地國王亦名希有,化生大王亦名希有。和合善根,大慧眾生,世間希有,海空智藏亦名希有,善種大王亦名希有。於是天尊以大慈眼而說偈言:

    方城法勝因,以法有種種。故於天中天,無所有之法。

    善哉微妙法,觀色自性空。大空及小空,俱是無所有。

    本來非有法,眾生妄想故。如是於諸法,方城法勝因。

    一切眾生類,心分別所依。如空無空有,無作亦無得。

    不由如空空,是色空非色。則生無分別,無色無空法。

    故色即是空,若色與空異。空體則不成,云何成不成?

    譬如有為法,與常相不異。若能分別性,說此即是空。

    空則是色空,云何色空空?色相無所有,則是有是空。

    色空即是色,無有無分別。此空即是色,空色空空空。

    實性不可說,由如淨土生。非離色有空,故空不成色。

    色體如虛空,故名為空空。若空與色異,緣色不同真。

    無有成聖義,空不能遣色。無離凡夫義,若與分別相。

    即生不淨品,若與真實相。即應成淨品,故不可說空。

    有色何為色,唯有名是色。大哉善男子,若離名空色。

    實無本性空,是自性無生。無滅無深淨,此色無所有。

    有生即有染,故色無別相。以無所有通,對假而立名。

    是虛假所作,對諸名分別。一切法本空,由假立容性。

    隨緣說諸法,如此一切名。真人了不見,不見亦不生。

    是名無等雙,以此說為因。無分亦無別,滅諸分別惑。

    名與法不異,一切諸有法。是色空非空,出則為種子。

    入則無性生,有此無相理。方地金剛眼,於名前無智。

    多名及不定,成義由同體。多雜體相異,以無相已有。

    無染而有淨,是故譬如空。以是空法空,無自無他性。

    真實性亦無,譬如鏡中像。所見無所有,善惡身業生。

    色以影隨形,如響相往來。譬如光影響,由如水中月。

    水中無所有,寂靜心亦爾。故說無有譬,由是無上道。

    善巧於世間,善哉大聖師。分別說深隱,得悟一乘人。

    爾時,大慧得聞天尊說此偈已,即問方城勝因童子:大哀天尊慈悲法雨,說此句義及說法處。善哉,方城勝因童子,大慈天尊云何義故作如是言?天尊處處,經歷諸天,云何不見生死?過去依他性中依真實性,生死來往,無差別義,輒欲諮問,未敢有言。善哉,真人方城勝因,唯願仁者與諸大王往詣尊所,請問疑惑,其意云何。

    爾時,方城勝因童子答大慧言:善哉,法師。我常思惟微妙正法,希願弘持。今汝賜問,唯在上仁。於是善哉,相共馳往金光寶明信勝法王天尊座所,作禮恭敬,白天尊言:唯願天尊哀愍答我。

    爾時,大慧又復白言:一切眾生,有緣無緣,從何而來;有常無常,從何而來?空有之相,離常非常,文理相離,不見色有為有色耶,為無色耶?

    爾時,天尊歡喜答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所問,實無所問;汝今所說,實無所說。汝今諦聽,依位而坐。我當告子本昔因緣。善男子,於無常處說非常法,說非無常,非常、非非常,依無相義演說常道,是名無常。善男子,依他性相,由真實性;分數常住,由分別性。故性亦無常。由二性分,非常、非無常,如是義說常、無常無二,苦、樂無二,善、惡無二,空、不空無二,我、無我無二,

    淨、不淨無二,性、不性無二,生、不生無二,滅、不滅無二。何以故?由於是等差別見故,見常無常,見樂不樂,見淨不淨,見空不空,見性不性,見苦不苦,見滅不滅。以是見故,和同一見;以一見故,見無所見,亦無無見。無見之見,隨於眾生。說常無常,决了二性,寂滅來去。

    爾時,天尊而說偈言:

    橋梁善男子,大慧無上師。諸法實希有,如彼種種現。

    眾聖之所尊,由此法非法。無此法非法,無上善男子。

    是義無為法,故說無二義。依一分說言,或有或非有;

    於二故說言,非有非非有。顯現故不無,是故無說常;

    顯現實相故,是故說非無。由自體非有,自體不住故。

    常取不有法,三性成無住。田無性故成,前為後依止。

    無生滅本淨,及自性滅度。一心如青蓮,願得真金花。

    無為七寶光,常住法王所。不入退法輪,願生難勝地。

    永保無為生,皆成無上道。

    爾時,方城勝因童子得聞天尊說此偈已,謂大慧言:大哀天尊以大慈悲,成就一乘海空智藏無量義味,假於言說,令悟眾生。我今思惟,希有希有。天尊善能說諸法相,非有非非有,非無非非無,非說非非說,因緣和合,開方便門,示導眾生。以是因緣,不可思議。至道虛無,無所得故。譬如揳用,用聲止聲。何以故?譬如為病,因病服藥,調養身心,病瘥藥消,空無所有。

    爾時,大慧復謂言曰:大慈天尊說諸法相,不空不有,不常不滅。今我等輩知空有耶,不知之耶?譬如有人執平等法,演說彼此,空無有處。天尊亦爾,平等法身,安置心中,故說如是。譬如有人,說昔是今。天尊成就,平等為意。譬如有人,有一金錢,以此金錢營覓得千,非不得千,非非一得。天尊亦爾,如一金錢得千萬錢。如是之相,譬如有人誦持經典,所得功德,百千萬劫。以是一切功德千萬,亦復如是。得一金錢,用千萬錢,亦復如是。若有男女求道亦爾,能行小善而有勝報,由誰發願,於安樂道,國土清

    淨,往詣受生,具十想念,成就其心。若有眾生,成就天尊,先為讚歎,布施功德。若其有人,或為財寶,毀此財寶,有慳吝心,不依道惠,設善方便,令諸一切萬物眾生不違道教,亦復如是。

    爾時,方城勝因童子而於尊前作禮,叉手說偈頌曰:

    天尊大哀母,善說無上義,言薰習所生。一切有諸法,如是果報成,若人若非人,受道自然生。故說梵尊師,疾成海空兵。從有相有見,應知法入明。依他中分別,非無真實情。故不得此藥,我法普等平。奉道住功德,善有眾義榮,俱發智慧道,咸登太上京。

    爾時,方城勝因童子說此偈已,謂海空言:大哉真士,因緣久遠,身有光明,自在神通,出於世間,德行圓滿,不可歎說。眾生染溺,以何根性作如是難?入以不入,出以不出,愛著兩邊,其事云何?

    爾時,海空智藏答勝因言:大士仁者,入無有二,見法平等,非一非非一,以玆諸法,無有是處。何以故?破諸魔邪,降伏一切邪心外道,於是功德世間無有,天魔外道說於正理。天尊所說,微妙正法,安立自法,亦無有定。何以故?大哀天尊所說本性無上正道,所說正法,不可轉變,不可破壞。何以故?智慧圓滿,一切天魔、異見、外道,邪心執著,障於大法,起見有心,破於大法。以是因緣,盛光童子現種種身,而為說法,度脫眾生,顯現功德,謂以無我故,顯現清

    淨微妙功德。我無有量方便功德,如世間法,上界為勝。善男子,我說法教,謂窮生死。能生一切眾生善根,利益安樂,無礙功德。大哀天尊住以法界,無為勝法。善男子,法界有二:一者染界,二者無染界。無染界者,清

    淨最勝。何以故?大哀天尊窮生死際,利益安樂,功樂無盡。爾時,海空而說偈言:

    能持大愛法,隨順於善根。非自亦非他,有益有增損。天尊於何處,說此諸法相?此界無始時,一切法依止。若有諸道上,及有得滅度,如是本非本,希有亦希有。

    爾時,海空說此偈已,復問方城勝因童子:說言道士、一切眾生初不了達,無明為盡,貪愛所縛,或隨流接,有時畜生,有時鬼道,有時人道,有時天尊,有時天真。諸道士等,雖得出家,顛倒邪見,不覺不知,於世間中如是受苦,增長貪愛,�受罪讁。是諸道士何因緣故,不覺不知?

    爾時,勝因童子答海空言:善哉真士,是諸道士雖得出家,愛諸執著,姦詐熾盛,多畜姦盜,而言出家,希求名利,欲入供養。善男子,如是因緣,�受罪讁。何以故?出家在家。善男子,如是之人,�受罪讁。天尊說言,作如是意。善男子,有德道士無所愛著,求於勝法,觀一切法無常境界,空無所有。如是出家,與善因緣。善惡因緣,各隨所趣,不關他人。善男子,天尊說言,此識誡者依持是處,�不捨離,無有是我。何以故?空空法故。�河上沙,諸是功德,亦無有著。善男子,若真人藏,有了不了,無有處處。大哀天尊祕密寶藏,非非有無,亦非有無,無有是處。善出家者,依止是處。非出家人,著識多行,姦詐妄語,歸惡趣門,自著自縛,不問外集,苦哉歎言。一切眾生,皆悉如是。勝因童子語大真士海空智藏作如是事,答曰:不也。真士大師因緣廣遠,今日欣勇,無上大師,無量眷屬。汝能發念無上道心,不可思議。

    爾時,勝因童子於大眾中仍說偈曰:

    諸法依藏住,一切眾生識。故名可利耶,我為人演說。

    執持識深細,法種子�流。於凡我不說,彼勿執為我。

    如非一切行,一切行不知。真人於善識,則離除五識。

    若對治轉依,非滅故不成。果因無差別,於滅則有遇。

    無種子無法,若許為轉依。於無二無故,轉依義不成。

    無餘心轉法,以何方便作,而到海空藏。

    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經卷之四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