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崔公入藥鏡注解


    崔公入藥鏡註解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崔介入藥鏡注解。元混然子王玠注。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崔公入藥鏡注解.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79
    崔公入藥鏡注解序

    神仙之學,豈凡夫俗子之可聞。必是大根大器決烈丈夫、明眼高士之可為也。且夫學者為者何事?外則窮天地施化之理,內則明身心運用之機。然雖如是,宣尼若不遇老子親授,故無猶龍之歎。瞿曇不是古聖再來,豈有出世之見。所以學者如牛毛,達者如麟角。此無他,在乎得傳與不得傳耳。神仙之學,不過修鍊性命,返本還源而已。採先天一炁以為丹母,運後天之氣以行火候。以火煉性,則金神不壞。以火鍊其命,則道氣長存。換盡陰濁之軀,變成純陽之體,神化自在,應運無窮,豈不奇哉。余見其今之學仙者紛紛之多,及至與其辯論真訣,人各偏執一見,不合先師正傳之道。觀其《崔公入藥鏡》八十二句,言簡而意盡,貫穿諸丹經之骨髓。予不愧管窺之見,遂將吾師所授口訣,每四句下添一註腳,部露玄機,作人天眼目。後之來者與我同志,試留心玩誦,斷斷有神告心悟之效無疑也。或者有云吾註不足為信,而崔公之言當以為實,依而行之,信而從之,運鍊一身,則學仙之能事畢矣。脩江混然子序。



    崔公入藥鏡注解

    混然子注



    先天炁,後天炁。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炁者,乃元始祖炁也。此祖炁在人身天地之正中,生門密戶懸中高處,天心是也。神仙修鍊,止是採取先天一炁,以為丹母。後天炁者,乃一呼一吸,一往一來,內運之炁也。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呼則龍吟而雲起,吸則虎嘯而風生。綿綿若存,歸于祖炁內外混合,結成還丹。自覺丹田火熾,暢於四肢。如癡如醉,美在其中。此所以得之者常似醉也。《道德經》云: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易·坤卦》云: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肢,如斯之謂也。

    日有合,月有合。窮戊己,定庚甲。

    日月者,太陽太陰也。天有黃道為度,三百六十五度四之一。其運轉也,一日一周。日月行乎其間,往來上下,迭為出入,此所以分晝夜而定寒暑也。當冬至之節,一陽生于復,日從北行,月從南行。夏至之節,一陰生于姤,日從南行,月從北行。日行一日一度,至三十度,與太陰會。月本無光,借日之光。月行一日十二度有零,至三十日,行滿周天之度。每月晦朔,與太陽同會所行之宮,日月合壁,晦象年終,朔象歲首,會而復離,離而復還。月因日以受其明,陽魂漸長,陰魄漸消。至初八日夜,陽半陰半為上弦;至十五日夜,與日對照為望,故圓。圓滿之極,其理當虧,于是陰魄漸長,陽魂漸消。至二十三日夜,陰半陽半為下弦;至三十日夜為晦,又復與日同會。此天之日有合,月有合也。反求於身,吾身一天地,亦有日月也。以身為乾坤,以坎離為藥物,以日月運行為火候。百姓日用而不知,豈知行之。吾身與天地日月無不同也。當作丹之時,運日月之雙輪,簇陰陽於一息,日月歸鼎,陰陽構精,烹之煉之,結成聖胎。此吾身日有合、月有合也。了真子曰:玉池常滴陰陽髓,金鼎時烹日月精是也。既明日月之合,必窮戊己之源。戊己者,中央土也。水火分為上下,木金列於東西。木為火母,金為水母,若非戊己之功,水火不能既濟,金木不得歸併。當施化之際,是用戊土從坎起,進之以陽火,己土從離降,退之以陰符,攝回四象而同爐,此戊己之功也。既窮戊己之理,必定庚甲之方。庚西方,金也、情也、虎也。甲東方,木也、性也、龍也。言人之情,好於馳騁,見物即逐,如虎昌狂,故每傷於性。性被情迷,不能為主,如龍奔騰,故二物間膈。大修行人,制之不難。遇此時正好下手施功,須仗黃婆媒合,旋斗柄之機,一息之間即得金木歸併,情性合一,龍虎入鼎,心虛湛然,此所以定庚甲也。丹家妙用,宜乎生甲生庚,學者不可不知也。

    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

    人身夾脊,比天之銀河也。銀河阻隔,而有靈鵲作橋,故有鵲橋之說。人之舌亦言鵲橋也。凡作丹之時,以黃婆引嬰兒上昇泥丸,與姹女交會,名曰上鵲橋也。黃婆復徘徊,笑引嬰兒姹女同歸洞房,必從泥九而降,故曰下鵲橋也。黃婆、嬰兒、姹女非真有也,乃譬喻之說,無出乎身心意三者而已。默運之功,內仗天罡斡運,外用斗柄推遷。起火之時,覺真氣騰騰上昇,如潮水之初起,直上逆流,故曰天應星、地應潮也。丹經云:工夫容易藥非遙,撥動天輪地應潮是也。

    起巽風,運坤火。入黃房,成至寶。

    作丹之法,乃鍊吾身中真鉛真汞也。鉛遇癸生之時,便當鼓動巽風,搧開爐鞴,運動坤宮之火,沉潛于下,抽出坎中之陽,去補離中之陰,成乾之象,復歸坤位而止,片餉之間,發火煅鍊,鉛清汞潔,結成空無金胎,歷劫不壞,此所以入黃房成至寶也。

    《度人經》云: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轉迴靈,萬炁齊仙。蕭廷芝云:大藥三般精氣神,天然子母互相親,回風混合歸真體,煅鍊工夫日日新。是也。

    水怕乾,火怕寒。差毫髮,不成丹。

    修真內鍊之要,鼎中之水不可乾,爐內之火不可寒。《丹經》所謂:金鼎常留湯火煖,玉爐不要火教寒是也。以外丹言之,凡作丹之時,行武鍊文烹之功,大要調和火力。若用之太過,則火燥水濫,不及則水乾火寒。務在行之停句,一刻周天,水火既濟,鼎內丹結,自然而然也。若差之毫髮不成丹矣。仙師云:藥有老嫩,火有斤兩,學者不可不知。了真子有云乎:七返九還須識主,工夫毫髮不容差。《悟真篇》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殊不作丹。是也。

    鈆龍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

    鈆者,坎中一點真陽,謂之龍也。汞者,離中一點真陰,謂之虎也。凡作丹之時,飛戊土抽坎中之鈆,木生火而炎,上昇泥丸,龍從火裹出,故曰鈆龍昇也。用己土攝離中之汞,金生水而流,下降丹.田,虎向水中生,故曰汞虎降也。擒捉之功,非加武火之力,則鈆龍不昇。非用文火之力,則汞虎不降。一息周流妙在堅剛,著力擒龍虎入鼎,烹鍊化為王漿,故曰驅二物勿縱放也。張紫陽云:西山白虎性猖狂,東海青龍不可當,兩手捉來令死鬥,鍊成一塊紫金霜。是也。

    產在坤,種在乾。但至誠,法自然。

    張紫陽云: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此所以言吾身西南方,乃坤位也。人腹為坤,人首為乾,坤居下為爐,乾居上為鼎。金丹大藥產在坤,種在乾。凡作丹採藥之時,必從坤位發端,沉潛尾穴溫養。見龍當加武火,逼逐真陽之氣,逆上乾宮交姤,復還坤位而止,猛烹極煅,結成至寶。故曰產在坤,種在乾。其中復有先天產藥之時,觀心吸神,握定不泄,皆助火侯之力。古仙往往秘而不言,此最上機關,人誰知之。行持之間,唯在存誠。野戰防危,法天象地,應化自然。故曰:但至誠法自然也。

    盜天地,奪造化。鑽五行,會八卦。

    提挈天地,握定陰陽,攢簇五行,合會八卦,此神仙之學也。天地者,即乾坤也。造化者,即陰場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八卦者,乾坤坎離震巽艮兌是也。且夫天地之大,造化之深,五行分布,八卦環列,以何術能盜之奪之、攢之會之?盎者,竊也。奪者,取也。攢者,簇也。會者,合也。此言丹家之法,妙在口傳。凡作丹真訣,只在些兒消息。待時至氣化,藥產神知,便當閉風關,塞艮戶,斡天罡,旋斗柄,運符火之一息,簇三千六百之正炁,回七十二侯之要津,顛倒五行,會合八卦,總歸土釜,牢固封閉,須夷調燮火發,武鍊猛烹,結成聖胎。所以一刻工夫,奪一年之節候。《丹經》云:人心若與天心合,類倒陰陽只片時。

    此即一呼一吸能奪造化。人一日有一萬三千五百呼,一萬三千五百吸。一呼一吸為一息,則一息之間,潛奪天運一萬三千五百年之數。一年三百六十日四百六十八萬息,潛奪天運四百八十六萬年之數。於是換盡陰濁之軀,變成純陽之體,神化自在,聚則成形,散則成風,出有入無,隱顯莫測,豈不奇哉。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

    水居北方,在卦為坎,在身為腎。火居南方,在卦為離,在身為心。水中藏火,火中藏水。人心中一點真液,乃真水也。腎中一點真陽,乃真火也。水火分於上下,何由而交之?必假戊己真土擒制逼逐,得其真火上昇,真水下降,同歸土釜。水火既濟,結成金丹,一炁純陽與天齊壽。故曰水火交,永不老也。

    水能流,火能燄。在身中,自可驗。

    水在上,故能流潤於下;火在下,故能炎燄於上,此天地水火昇降自然之理。人身作丹,運用之時,亦復如是。故曰:在身中自可驗也。

    是性命,非神氣。水鄉鈆,只一味。

    性即神也,命即氣也。性命混合,乃先天之體也;神氣運化,乃後天之用也,故曰:是性命非神氣也。修鍊之士欲得其性靈命固,從下手之初,必是採水鄉之鈆。水鄉鉛者,坤因乾破而為坎,坎水中而有乾金,金為水母,母隱子胎,一點真陽居於此處,遇身中子時陽動之際,急急採之。紫陽所謂鉛遇癸生須急採,採時須以徘徊之。意引火逼金,正所謂火逼金行顛倒轉,自然鼎內大丹凝。只此一味,為大道之根。雲房云:生我之門死我戶,幾箇惺惺幾箇悟,夜來鐵漢細尋思,長生不死由人做。指此一味,直欲世人於此尋之,方是鍊丹之本。丹經云:好把真鈆著意尋,華池一味水中金。是也。

    歸根竅,復命關。貫尾閭,通泥丸。

    作丹妙用,要明玄關一竅一性正位,萬化歸根復命之道,必由三關而轉。故曰歸根竅,復命關也。當復命之時,飛神海底,存火燻蒸,精化為氣,撥動頂門關捩,從尾閭徐徐提起,直上泥九,交姤鍊氣,化為神。神居泥九為本宮,則有萬神朝會。故曰貫尾閭,通泥九也。火師汪真君奧旨云:夾脊三關透頂門,啣花騎鹿走如雲,捉花騎鹿踏雲去,霍地牛車前面迎。《黃庭經》云:子欲不死修崑崙。《還元篇》云:悟道顯然明廓落,閑閑端坐運天關。《道德經》云: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其說是已。

    真橐籥,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

    橐者,虛器也,鞴也。籥者,其管也,竅也。言人晝夜一呼一吸之氣,氣為之風,如爐鞴之抽動,風生于管,爐火自炎,久久心息相依,丹田如常溫暖,此吾身有真鞴籥也。《道德經》云: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是也。鼎者,乾也,性也。爐者,坤也,命也。既鼓動吾身之橐籥,必採藥物以入鼎。

    採藥之時,加武火之功,以性斡運於內,以命施化於外,片餉之間乾坤合一,神炁交會,結成還丹,以為聖胎。故曰真鼎爐也。既得還丹成象,以文火溫養,虛心以守其性,實腹以養其命,恍惚杳冥之中,無中生有,有中生無,此即靜極復動,動極復靜。故曰無中有,有中無也。

    托黃婆,媒姥女。輕輕地,默默舉。

    黃婆、姹女,皆強名也。黃婆者,坤土也,即戊己土也,又言意也。姹女,兌金也。兌為少女,金隱水中。凡作丹必托黃婆為媒,通姹女之情,以戊土藏火,火逼金行。當起火之初,受炁且柔,要當撥轉頂門關捩,從尾穴輕輕地默默而舉,須臾火力熾盛,河車不可暫停,運入南宮復還元位,嫁與金公而作老郎。崔公苦口叮嚀,以謂世人不達還丹之旨,故喻托以黃婆媒於姹女,直欲世人曉此理也。《悟真篇》云:姹女遊行自有方,前行須短後須長,歸來卻入黃婆舍,嫁箇金公作老郎。是也。

    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

    意者,性之用,即真土也。一日之內十二時辰,有一年之節侯,自子時至辰巳六時屬陽,自午時至戌亥六時屬陰。一陽來復,身中子時也。一陰生姤,身中午時也。且夫水火間于南北,木金隔於東西,此四象何由而合,必假意以通消息。是以天地造化一刻可奪。一日之內十二時中,無晝無夜,念玆在玆,常惺惺地。動念以行火,息念以溫養火。此所以意所到,皆可為也。

    飲刀圭,窺天巧。辨朔望,知昏曉。

    飲者,宴也。刀者,水中金也。圭者,戊己真土也。言作丹採藥之時,必採水中之金,金不得自昇,必假戊土化火,逼逐金行,度上泥九。金至此化為真液,如瓊漿甘露,一滴落于黃庭,宴之味之,津液甘美。故曰飲刀圭也。窺者,觀也。言能觀天道運化之功,遂執天而行,旋吾身斗柄之機,一刻之間能奪天地造化。故曰窺天巧也。《陰符經》所謂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純陽詩曰:縱橫北斗心機巧,顛倒南辰膽氣雄。是也。辨朔望者,以一歲言之,冬至為朔,夏至為望;以一月言之,初一為朔,十五日為望;以一日言之,子時為朔,午時為望;以一時言之,初一刻為朔,正四刻為望;以六十四卦言之,復卦為朔,姤卦為望。以一身言之,尾穴為朔,泥九為望;子宮進火為朔,午位退符為望。既明此理,又要知其曉昏。昏者,暮也。曉者,朝也。於卦有朝迍暮蒙之理,一卦六爻,顛倒用之,遂為兩卦。朝迍一陽生于下,暮蒙一陰生于上,一陽一陰,一進一退,人身運化,與天地同也。達此理者,可以長生久視,與鍾呂並駕,同日而語矣。有何疑哉。

    識浮沉,明主客。要聚會,莫間隔。

    浮者,汞也。沉者,鈆也。離汞居上曰浮,坎鈆居下曰沉。修丹之訣,沉者必使其昇,浮者可使其降。故曰識浮沉也。既識浮沉,須明主客。主者,命也。客者,性也。有身則有命,有命則有性。性依命立,命從性。是以命為性之母,故為主;性為命之子,故為客。日逐之間,借身為用,仙師所謂讓他為主我為賓是也。既明主客,以鈆汞而同爐,主客而同室,綿綿若存,於二六時中,迴光返照,打成一片,道滿太虛。若夫時至氣化,機動籟嗚,火從臍下而發,水向頂中而生,其妙自有不期然而然者。孔子所謂: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程子亦云:常心要在腔子裹。虛靖天師曰:神一出便收來,神返身中炁自回,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靈胎。此所以要聚會,莫間隔也。

    採藥時,調火功。受氣吉,防成凶。

    採藥時者,乃身中一陽來復之時也。於斯時則當閉關。行火之功,妙在調燮停勻,從三關運轉,一舉三時,周流復位,萬氣凝真。當此之時,獨受於我神之暢快,喜慶難言。故曰受炁吉也。行火退符之間,務在存誠一念,不可間斷。設或纖毫差失,

    遂成凶矣。密意防護,不可不謹,是用野戰防危。故曰防成凶也。《丹經》云:配合虎龍交姤處,此時如過小橋時。是也。或曰:性靜無為,要坐便坐,要眠便眠,何必辨採藥調火。蓋不知有造化者耳,未足與議也。

    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怪。

    鍊得黃芽滿鼎,白雪漫天,嬰兒成象,故火候足也。火侯既足,只宜沐浴溫養。若不知止足,妄意行火,反傷丹矣。丹成之後,天地混合,神炁自靈,仙師所謂虛室生白,神明自來,故曰天地靈也。當此之時,宜加寶愛,調息務在微細,於靜定之中,內不出,外不入,形忘物忘,心同太虛,一炁純陽,故造化怪也。

    初結胎,看本命。終脫胎,看四正。

    祖劫天根,居混沌之中,乃為結胎之所。下手之初,鍊精化為炁,鍊氣化為神,鍊神化為虛,鍊虛合道,結為聖胎。初結胎之時,常於命蒂守之。故曰初結胎,看本命也。十月胎圓,移神上居泥丸,調神出殼,直待功成行滿,上帝詔臨,打破虛空,真人上舉,駕紅雲,跨白鶴,東西南北無所往而不可。故曰終脫胎,看四正。《靜中吟》云:一朝功滿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闕。是也。

    密密行,句句應。

    此二句總結前八十句,言大道金丹,進火退符,奪造化之妙訣,行之一身,如空谷之應聲,陽燧之取火,方諸之取水,神通氣感,何其速之如是。故曰密密行,句句應。丹經云:視之不見聽不聞,及至呼時又卻應。是也。

    掛金索

    一更端坐,下手調元炁。混沌無言,絕念存真意。呼吸綿綿,配合居中位。撥轉些兒,黍米藏天地。

    二更清淨,心要常虛守。默默回光,照見無中有。趕退群魔,振地金獅吼。頃刻功成,便與天齊壽。

    三更鷄叫,冬至陽初動。取坎填離,直向泥丸送。火運周天,爐內鈆投

    汞。九轉丹成,白雪飛仙洞。

    四更安樂,萬事都無想。水滿華池,澆灌靈根長。靜裹乾坤,仙樂頻頻響。道大沖虛,名掛黃金榜。

    五更月落,漸覺東方曉。谷裹真人,已見分明了。玉戶鸞驗,金頂龍蟠繞。打破虛空,萬道金光校。



    崔合入藥鏡注解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