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青天歌注釋


    青天歌註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青天歌注釋,又名止長春青天歌注釋。元王玠注釋。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青天歌注釋.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1
    青天歌注釋

    混然子註釋

    青天莫起浮雲障,大道本無為。雲起青天遮萬象。有為皆是錯。

    青天者,指人性而言也。浮雲者,指人雜念而言也。此二句是修行人一箇提綱。大凡平日二六時中,心要清凈,意要湛然,不可起一毫私念,間隔真性自然,如青天無雲障也。若苟有心君不能為主,對境觸物,隨念所遷,其出彌遠,是雲起而遮萬象也。

    萬象森羅鎮百邪,性靜情逸。光明不顯邪魔旺。心動神疲。

    此謂一性正位,百邪自歸,則身中天地,萬氣一氣也,萬神一神也。自然心君泰定,而鎮百邪也。若忿不能懲,慾不能窒,放情不返,被魔所攝,是吾光明不顯,而邪魔旺矣。

    我初開廓天地清,克己復禮,萬戶千門歌太平。天下歸仁。

    此言得道之士,勘破生身本來無箇甚麼,只恁麼清靜存真,常如赤子,性自空而命自固,則通身四大、八萬四千毫孔,血氣週流,無處不暢。《易·坤卦》云:黃中通理,正位居體,暢於四肢,美在其中矣。豈不是天地清而萬戶平也歟。

    有時一片黑雲起,忿不懲慾不窒。九竅百骸俱不寧。水火不濟。

    此言人有惡念動處,即如黑雲之起。當此時急要知覺,便好回光返照,養其良心可也。若無禁戒,隨眼耳鼻舌四門所漏,被形所役者,性天則黑雲鎖閉,苦海則淫慾波翻,是以一身九竅百骸俱不寧也。《道德經》云:開其門,濟其事,終身不弊。禪家所謂不怕惡念生,只怕知覺遲。孟子又曰:失其鷄犬而知求,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學者可不戒歟。



    是以長教慧風烈,神一出便收來。三界十方飄蕩澈。洗心滌慮。

    此一節警戒學人,心常要在腔子裹,一動一靜,在乎剛潔,不可與萬緣作對。若遇諸色相,須是决烈其志,慎勿動念。尹喜真人曰:凡物之來,吾則應之以性,而不對之以心。《金剛經》亦曰: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如是降伏其心。孔子故曰:君子素其位而行,

    不願乎其外。此所以教人心君若能主正,智慧自然圓通,則身中三寶歸體,十方肅清,無有障得也。

    雲散虛空體自真,一真常存。自然現出家家月。通身是道。

    此承上云既得三界十方,蕩澈自然,一念不生,則吾真性常存,其妙通身,星月俱現光明,此乃內景坐忘之道也。如《度人經》云:諸天復位。又如顏子屢空是也。



    月下方堪把笛吹,癸生須急採。一聲響亮振華夷。回風混合。

    此以下乃言修命工夫。月下者,言身中冬至子時,一陽動處,癸生時

    也。當此時,急下手採之,便以神呼氣,氣歸竅,內吹其音,外閉其門,調和律呂,混合百神。此乃吹吾身中無孔之笛,發一聲響亮,而振動華夷也。非遇真師,口訣不可知也。

    驚起東方玉童子,水府求玄。倒騎白鹿如星馳。取坎去填離。

    驚起者,熏蒸也,從下而上也。東方者,甲木生火於寅位也。玉童子者,流意飛神也。倒騎者,逆轉也。白鹿者,練精化為白炁也。總而言之,凡作丹入室之時,性君主內流意,沉下水府需蒸,存中根,俟陽火漸熾,舉動上頭關捩,從寅至己,流戊土,督進陽火,迫逐金精,直透三關,上入南宮,補離中之陰,是成乾象,則要如星馳之速。

    逡巡別轉一般樂,出有入無。也非笙兮也非角。無象之象。

    逡巡者,杜漸也,從上而下也。別轉一般樂者,此言六陽會乾,陽無終極之理,一陰生于五陽之下,繼此以往,則當杜漸。自午至亥,以己土退陰符,從金闕下鵲橋華池,滂滂沛沛,入重樓絳宮,直送至坤宮土釜而止。產箇明珠似月之圓,非笙非角之可比也。

    三尺雲璈十二徽,三花聚鼎。歷劫年中混元斲。五炁朝元。

    此承上云別轉一般樂之意。於此故云三尺雲璈者,乃言三般大藥歸鼎,妙合凝真,一息工夫即奪回一年十二月造化。丹經所謂簇年歸月,簇月歸日,簇日歸時,一時之中只用二候,運行週天符火,採藥入室,以行內事,混融煅煉,結成聖胎,乃曰歷劫年中混元斲也。《度人經》云: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十轉回靈,萬炁齊仙。了真子故曰:大藥三般精氣神,天然子母互相親。回風混合歸真體,煅鍊工夫日日新是也。



    玉韻琅琅絕鄭音,天無浮翳。輕清徧貫達人心。四氣朗清。

    此承上云混元斲之義。於此故云玉韻琅琅者,乃得其真火煅煉之功,脫去其舊染之汙,是得神和而氣和,如舜韶之純翕,從此絕其鄭聲之淫,覺吾身中土皆作碧玉,無有異色,自然徧貫,達於人心也。《度人經》云:金真朗郁,流響雲營,玉音攝氣,靈風聚煙是也。若非真傳實踐工夫,知如是妙乎。

    我從一得鬼神輔,魔無干犯。入地上天超古今。應化由我。

    此言丹道圓成,變化自在,則宇宙在乎我,萬化歸乎身。到此地位,陰陽由我運,五行由我役,風雨由我召,雷霆由我呼。是以現大身,徧微塵,藏小身,載須彌。于是鬼神莫測其機,自得束首侍衛,入其地上其天,超古今總在我,應化無窮也。

    縱橫自在無拘束,不被形縛。心不貪榮身不辱。內外俱忘。

    此承上云超古今之義。於斯故云縱橫自在者,乃言唯道為身,不隨世變,倒用橫拈,變化由我,豈有拘束也。富貴榮華,到此時盡底掀翻,豈心再有貪榮而身有辱也。此箇活路,若非大丈夫决烈手段,焉能致此。

    閑唱壺中白雪歌,道大中虛。靜調世外陽春曲。超出三界。

    此言閑唱者,自得其真樂也。則吾身別有壺天景致,常有漫天白雪之飛,清清朗朗,了無纖塵可入。《莊子》所謂虛室生白,神明自來。尹真人亦曰:一息冥情,而登大道。此所以九和十合,一氣純陽而超三界之外,豈非歌陽春之曲乎。

    我家此曲皆自然,形神俱妙。管無孔兮琴無絃。與道合真。

    此言九轉丹成,脫胎神化,是自然之道,體同虛空,非形象之可覩。元始天尊故曰:視不見我,聽不得聞,離種種邊,名為妙道。豈管真有孔而琴有絃耶。這些消息可以默會古人,所謂道本無形,我亦非我,鐵壁銀山,驀直透過。學人於此轉得一語,則參學事畢,有何疑哉。



    得來驚覺浮生夢,虛空粉粹。晝夜清音滿洞天獨露金真。

    此一節總結一篇首尾之妙。所謂得來者,得來真道,永證金剛不壞之身,覺悟浮生一切有為之法,如夢幻耳。是得今日昇無上妙道,身中晝夜常有仙樂之音,滿洞天也。此又警示後之學者,縱得功名蓋世,文章過人,不得真傳至道,到頭總是虛浮,不着實也。若只管貪迷不醒,流入浮生夢寐,輪迴無期,何能出於生死。除是决烈丈夫信得及,參得透,割得斷,一悟回頭,直超無色之界,向吾大道而修,內則存神養氣,外則混俗同塵。此乃在世出世,即與仙佛並駕,豈虛語哉。



    青天歌注釋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