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卷三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注。元期道士衛琪撰,書成於至大三年(1311)。以圖書易學及內丹學理,注釋南宋道士所編《大洞仙經》。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65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卷之三

    東蜀蓬萊山中陽子衛琪註

    道言:昔在龍漢劫初,元始天王出《大洞玉經》於高上大有玉清宮。

    道言,乃玉宸道君言說。昔在者,向來往古之稱。龍漢者,自一炁孕於空洞之中,太無之始,上無復色,下無復淵,混沌太虛,浩瀚流淇,七千餘劫,其炁周流,相去九萬九千九百九十里為一歲,言其炁,如龍變化莫測,故號龍漢,運推數極,三景開明,謂之赤明,梵炁彌羅,萬範開張,元綱流演,生天立地,開化神明,謂之開皇三劫分曉。按《大有金書》,天寶君生於龍漢元年,當年出書。靈寶君生於龍漢開圖,經一劫,至赤明元年出書。神寶君生於赤明元年,經二劫,至上皇元年出書。此三寶方有定名。而神王奏請云,數終甲申,洪流蕩穢,赤明以來,至上皇元年,受度者二十四萬人,開皇以後,數至甲申,諸天選叙,仙曹空廢,當於三代取十萬人充其任,又舉一十二萬人充儲官,又於死魂中有善功者,取三十二萬人以充。甲申驅除之後,開大有之民。儒書云:堯以甲辰即位,至甲申,已四十年,然後有洪水之患,以此言之,《生神經》當出於唐堯以前,而《大洞經》先出於龍漢元年,元始當生出書之時也,故號龍漢劫初,而候上皇元年太上出書時,三寶各有定位,一再傳授靈寶,就席付與太玄,故下經叙云,重出斯寶是也。《真武經》載,龍漢元年說法,舉往昔開皇元年之事,然以開皇居前,龍漢當後,此乃諸真傳經之誤,當從《大有金書》,參透三寶所生之劫,并出書度人之時,其他未可盡信。又曰:天地之始有五劫,一曰始劫,二曰成劫,三曰住劫,四曰壞劫,五曰空劫。五劫循環不已,天地皆因此五劫而成始終。人與物亦然,東方曰龍漢,南方曰赤明,西方曰延康,北方曰開皇,中央曰上皇,自子上起,三字為一劫,至戌亥為延康,以日言之為夜,以人言之為死也。六合之外,姑且存而勿論。且自天地分判以來,於六經中可考者言之,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兩儀者,天地也,四象者,四時也,陰靜陽動,故變焉,動靜有常,剛柔斷矣,四時代謝故化焉,變化不已,故有劫數,河圖洛書是也。二炁升降,五行錯綜,皆莫逃乎數也,大則劫,小則運,皆因年月日時,至微而起,時有刻,日有侯,月有弦望晦朔,年有春夏秋冬,故積刻以成時,積時以成日,積日以成月,積月以成年,積年以成運,積運以成劫。自太極既判之後,又不知其幾劫運矣。粵自龍漢元年,化生天寶君,出書時號高上大有玉清官,此乃元始天王之都,大洞尊神演說《大洞仙經》之始也。故為諸經之祖,諸法之王。諸經皆稱元始天尊,而《大洞經》獨稱元始天王,蓋尊之至也,有元始上帝、元始天帝,隨所見而稱焉,非實有名,乃眾真強名之耳。經云:大道無名,因生育天地萬物,故有名。

    演太玄重玄玄一之道,命之曰《大洞仙經》。

    玄者,黑而有赤色,蓋北方陽動而生水,陽炁赤水色黑,故曰玄,太玄、重玄、玄一,蓋水炁之盛,故為天地之根,又玄為幽深曠遠之稱,諸經有玄之又玄者,因此而云也。太玄者,先有玄炁元炁,然後有始炁次第生長,故當敷演太玄之炁,重玄為玄一之道,號日《大洞仙經》,藏中有三清《大洞經》一百二十卷,有茅山、龍虎山《玉經》三十九章。

    元始天王,始以太玄一音,流響玉清。

    蓋一者,萬化之本,萬善之宗,無一事不由心上起也。老子之得一,孔子之一貫,邵子曰:天向一中分造化,豈得是哉,天道一而已矣。太玄者,北方之正炁,兩儀奠位,以北為子。一音者,天一生水,而水為羽音,言天地始生,自一數起於北方,一陽初動而生水赤●

    ,猶人之生,以一陽之精結而為胞也,陽動則變,故曰流響,非以金口宣傳,乃靈風振響,遂成洞章。

    弘帝一真道,說大洞寶文。

    主宰謂之帝,人心是也,凡為國家有九經,所以行之者一也,一乃誠也,無妄謂之真實,故曰弘帝一真道,故知《大洞經》即儒《中庸》也。帝一,乃大洞帝尊之號,有帝一、雄一、雌一,謂之三一之道,乃大洞之始也。弘,發也,大也,大發揚此道。說大洞寶文,欲令世人得一則萬事畢,若能主一無適,此道成矣。亦曰不二法門,此則名《文昌大洞仙經》,外有大洞骨髓,大洞演義,大洞玄契,按諸經註解,非敢專擅。

    示九統之法,傳九光之符。

    玄元始三炁各生九炁,是為神霄九帝也,故示九統之法以會帝,傳九光之符以集神,大洞之道,始於一炁而生三炁,三炁而生九炁,九炁而生萬炁,結成萬天。止云九炁,不言萬炁,舉其綱也。人之萬炁具足,遂生萬神,天地以有萬炁而立,人身以有萬炁而生,若神離炁散,則人道幾乎息矣。此帝一之道,於斯為盛,用九示九,已於洛書敷陳,九天生四九三十六天,九地生四九三十六地,具各注下。

    至士誦之,登齋修行,即得萬神懼慶,萬靈護持,萬聖感格,萬仙翕臨。

    齋者,齊也,言潔齊心地,靜定安慮,毋使雜亂,古人三日齋七日戒,又曰齊戒沐浴,可以祀上帝,蓋齋者夷心,戒者防息,但得顏子坐忘之心齋,便是《大洞經》了。此言至士修習《大洞仙經》當清齋入室,除垢止念,靜心守一,內則萬神歡喜慶悅,外則百靈護持,上則萬聖感格,下則萬仙翕臨。《生神章》云:一唱萬真和,九遍諸天朝之類是也。經曰: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天地鬼神未嘗助桀為虐也。

    可以飛度三灾四殺、五鬼六害、七傷八難、九厄十惡。

    《斗經》具載甚詳,玆不重贅。為人在世,有諸魔難,若不精專至道,何以脫離煩惱。宗門有語云;磨刀石子損己利他,克己奉人也。

    登仙入聖,神生紫微,自然無為。

    《易》:無思也,無為也,正合大洞自然之道。一本云登仙入聖,悟矣。自己元神與諸天帝比肩,享受天堂快樂自在,豈有所為乎,皆自然之理也。昔唐楊泰明以儒登顯仕,為長安令,佐郭子儀幕府,後棄官入廬山結茅,一日探訪真君下降曰:太素三元君命我授汝九天太真道經,觀之,乃《高上大洞經》,泰明修誦不輟,至憲宗元和八年正月一日輕舉升仙,豈非經中登仙入聖乎。

    不係陰陽五行六炁之所拘束。

    六炁者,寒暑風雨晦明是也,天有六炁,降生五味,發為五色,徵為五聲,淫生六疾,按醫書:陰陽五行五運六炁錯紐於天地之間,順則致祥,逆則見凶,祥則聖人出,天垂甘露,地產靈芝,五穀豐登,人民安泰,凶則天地閉,賢人憶,天變灾異,山崩海竭,人民死亡,此皆為五六之所拘束也。修行人當脫五行之殼,離八卦之機,八卦屬地,專至道者除,地道法天道,故陰陽不能拘束也。

    念念增長,趣入大乘,弘之無窮,諸天下觀,玉帝降鑒,飛天保迎。

    即這念頭便是金丹,機欲乾乾不息,綿綿若存,若人一念不移,念念相續,逐旋增長,進悟大乘,以至上乘,弘揚此道,則諸天帝王下觀其身,上帝降鑒,飛天魔王保舉爾身。昔高雲舉誦《大洞經》,一日,採訪下觀,相與語善,後雲舉成仙,豈非諸天下觀乎!

    億曾萬祖,歷劫種親,遊爽滯魄,俱得更生。

    己身未度,先度祖先,況千萬劫前祖宗無數,遊蕩英爽,沈滯魂魄,咸得上生。晉代許旌陽、吳葛仙翁,皆以祭煉孤爽鬼神而沖舉成仙,蓋孤爽亦是千生萬劫曾祖父母。

    世冑接仙,長為貴人。

    世代子孫華冑,與仙相續,在世長久,得為貴人,如張子房之類,天師繼嗣,綿亘無窮。

    功滿道備,骨肉同昇。

    功圓行滿,道德充備,一家骨肉同時飛昇,如許旌陽四十二口骨肉白日拔宅之類。

    乘龍駕雲,上朝玉清。

    化自己之陰陽二炁為龍為雲,乘駕以騰空,上朝玉清聖境元始上帝,為三清侍臣。

    元始天王嘯詠太玄,凝神遐想而說洞章。

    元始吟詠太玄之炁而成音,凝聚神炁深思遠想,使神炁精詳,而後說是大洞寶章,謂如慮而后能得者也,說洞章者,非謂口談也,乃凝集神炁,炳顧於空洞之中成音。

    高上洞元,

    此章名大洞帝一尊神高上虛皇君,總冠一經之首,章中之字有數斷章取義,故略而言之。元始生於太無無始之前,五太未露眹兆之初,一炁化生於空洞之中,無形無名,無炁無象,無色無光,周子所謂無極,一動一静,一陰一陽,陽變陰合,遂生五行,即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極,今曰大洞,即《易》之太極也。高上者,高高在上不可名言,即無極也。混沌太無元者,即元始之祖炁,生於混沌未分,空洞之中,太無之始,元者,始也,故號元始,或云混沌,亦通。今本無元字,當添置之,蓋元始謂之高上混洞太無元,靈寶謂之赤混太無元,老君謂之冥寂玄通元,總謂之三元,非天地水三元,乃生天立地之祖炁也。天寶者,元始號天寶丈人天寶君,玉皇者,非常所謂玉帝,玉以比德,以其性溫潤而勁硬,皇者,大也,元始以其本身至大至剛之炁,成立天地,開物成務,孟子所謂浩然之炁充塞天地是也。

    元生九天。

    元者,善之長也,蓋元為萬化之祖宗,今言元者,三元也,言三炁生九炁,即生神九天也,天地萬化,自非三元所育,九炁所導,莫能生也。故三炁為天地之尊,九炁為萬物之根,人能修之,是與三炁合德,九炁齊并也,自此已往,生生不窮之道著矣。故《易》曰:天地之大德曰生。他本云:高上洞玄,必誤。

    炁祖太無,

    玄元始三炁,生於太無之前,合虛而生炁,炁生於空,空生於始,始生於元,元生於玄,故曰炁祖太無,此大道所出,自無中生有。

    眾風胤玄。

    一云宗風,非也。風,炁也,眾者,非一也,混沌太無元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億萬炁,赤混太無元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萬炁,冥寂玄通元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萬炁,蓋萬炁根於九炁,九炁始於三炁,三炁歸乎一氣也,故曰眾風胤玄。胤者,嗣也。繼也,續也,根胤出自玄炁,是名回風混合。

    曾親絕散,

    一云統散,誤也。既有所統,是有拘係,豈得散耶,人修本洞,則三曾九祖五族六親各遂生化,而無胎根結滯之病以阻隔之。

    四清撫閑。

    四清,四炁朗清也,蓋天地既判,四方廓爾,喻人祖宗滯識皆得生化,則無所殃連,故四方備守,安處無為,即得生天,快樂自在。

    帝一上景,連眾攝煙。

    大洞帝尊名帝一也,上乘玄景之龍輿,招神攝風以度苦爽,亦如靈風聚煙之說。

    長契一運,七世投閑。

    長遠契合嘉良運會,儔靈運良辰會同義,七世祖補皆得投閑,致散良會皆得度世。

    託靈屬命,反華自然。

    一點靈光皆有投託,本命元辰亦有所屬,還返光華無虧無欠,不有勞費,故曰自然。

    泯邈流輝,六曜沈遷。

    泯邈,遠大貌,流輝者,精彩流布,靈光備體,六曜,南斗注生之司,六府凝定無有變遷。

    凌梵御暉,西華彰安。

    玉帝君,諱逢凌梵,字履昌靈,又曰神丈人白帝君,諱彰安,字西華,人之肺腑安和也。

    併編帝簡,盡得解源。

    西華玉靈瑤府編修青簡玉籍,以奏玉帝,若修煉,則惡根地根魔籍鬼帳盡得解去。

    胎田邃路,世發玉蘭。

    上田泥九,中田絳官,下田炁海,胎息之所,道路深邃,黃庭之迴紫抱黃入丹田,世世生生發育玉潤芝蘭,《生神章》云耀玉葩同意,言人能存養下田,則精華遍體如玉階之芝蘭也,蘭者,取其清香,故《黃庭》云:體生光華,香炁如蘭,此下有丘蘭素蘭,同義。

    靈光八輝,混生萬神。

    自己一點靈光洞照八室,所謂八窗玲瓏。人之欲生,萬炁不備,萬神不具,終不生也。

    右件玉章天篆合八十八字,總冠三十六章之首,三十六天地神明並備此章。

    《玄契》曰:兆脩大洞太玄帝一洞章,誦之一遍,消一切罪,身神六根皆獲洞清,六天自降,群魔束首,萬炁齊正,得無礙門。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一,一月生胞,金丹一還。丁丑、戊寅、豫、隨。

    始熙生混炁,其色蒼,為東方九陽木炁,凝成天境,號鬱單無量天,劫號龍漢,此天精魂開陽之炁,主泥丸宮,帝真胞命元一黃演之炁生胞元。

    高上宴紫清,

    《文昌經》,古以此章為首,驗之《玄契》并經之數目,字相合,今從之。《上清大洞》一本以東華發胎暉為首,且中卷十章,諸本皆將前後互相換易,今以六根順列為叙,上卷體生神章,具受胞胎神炁為叙,庶幾覽者有所倫次。然寶章不特為受生者說,蓋修行人內鍊金丹,亦必因此月分次第行之,如婦人懷孕,牝雞抱卯,專心愛護,念念不忘,自初啟首,以至十月聖胎完成,突然而見陽神,兩途而一轍也。人生胞元,《易》曰男女媾精,萬物化生。父精母血,憑虛交感,此乃太玄之炁生於太無是也,天一生水以為其根,先有西北壬水一生,與西南之丁火相合,謂之水火既濟,陰陽相感,會於元宮,懸附於脾,脾屬土,故萬物得土,自然化生,因之結胞,所以水土同胞於己,己為六陽純全之地,為乾屬巽,此乃回風混合之所,男左旋十月至寅,為三陽交泰,故生男,女右轉十月至申,為三陰全得否,故生女。故經曰:高上宴紫清者,高上太有玉清宮,乃元始所居,在紫清天,元始遊宴其上,幹運始炁,以生人之泥九宮,次第生長,人之初生,先有鼻,故後生耳,古人云鼻祖耳孫,此生人之始末也。鼻貫於顆,故先得始炁生泥丸,次玄元二炁生中下部,人之生也,陰陽二熙五行而已,得炁之清明者為聖賢,得炁之重濁者為民庶,得炁之駁雜者為萬物,故下云五老輔玉根者,言各炁之分數也,如東方九炁之類。輔玉根與五臟植玉根,同有揮絳華飛玉駢等,皆以五方降真炁,然後成人之神無形體。

    五老輔玉根。

    所謂四玄稟元禁,長保五帝城,是五臟為一身之根,五神守之,故輔玉根,五子歸根,壬子木至庚申九數,是為東方九炁,戊子火至庚寅三數,為南方三炁,甲子金至庚午七數,為西方七炁

    ,丙子水至庚辰五數,為北方五炁,庚子土居中央,是為一炁。東方青靈始老九炁天君,南方丹靈真老三炁天君,西方皓靈皇老七炁天君,北方五靈玄老五炁天君,中央元靈元老一炁天君,輔玉根,言五臟之炁歸根復命也,精神魂魄意,乃心肝脾肺腎為根。

    太素拂渺景,

    太素即三素母,其神拂過遠景也。渺,小也,盡也,見三華炁注。太素者,乃隨品所證之妙果也,有太素清虛真人之號。

    合符帝一前。

    無英公子名合符,又將所執之符將.合之於帝一前面,符節既合,受生無疑矣,合符又名玄元叔,主守肝臟之戶。

    白帝皓鬱獎,

    白元尊神皓鬱獎,主西方肺炁,又名白元洞陽君,鬱靈標字玄夷絕,以西方七陽金炁,主鎮申酉,下統兌宮中守肺。

    回金太霞鄉。

    肺炁屬金,故回風混合入太霞之鄉,上有太白金星西方七宿,經緯天文,下鎮西嶽,分野中通人之肺腑,以注真炁。

    度我死戶閉,

    既度我以生門,當遏塞其死戶,人身中有三十六處生門,三十六處死戶,慶雲開生門,祥煙塞死戶,祥煙,真炁也。

    拔出三塗梁。

    欲拔出三塗苦海,當架玄津橋梁,若過三關,當架鵲橋,古人云,上鵲橋,下鵲橋,天應心,地應潮,蓋與飛玄梁不同。

    十通由斯生,

    六度十通,萬行圓成,於是得長生久視之道,人以十月胞胎具足,萬神備體,然後降生,先因此胎根堅固,方至十通。

    妙行由此興。

    三千妙行因此興起,圓滿具足,人之神炁已布,日吉時良於是興起,而生金丹之道,修十大洞妙行,可證十大妙果。

    洞明光景中,

    在太陽道境,光景不凡,人之濯質太陽,方見光明境界,華景與光景同,古仙云:溫溫鉛鼎,光透簾帷,此乃光景洞明。

    帝一真玄玄。

    帝一者,大洞帝尊之名。人修金丹亦證此果,豈非玄之又玄乎,經有帝一雄一雌一,號三一之經,蓋帝一乃北方水數,玄亦北之色象,故雌雄帝一之真,至此玄之又玄矣。昔劉根先生宦遊四方,為政有德,常修大洞帝一之道,即得玄化成仙。大凡天道流行,發育萬、物,其所以為造化者,陰陽五行而已,莫不先有是理,而後有是炁,及其生物,則必因是炁之聚,而後有是形,故人物之生,必得是理,然後有健順,仁義禮智之性,必得其炁,然後有以為魂魄五臟百骸之身,周子謂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人以初月受炁,結成胞胎,以至十月神布炁足,而後乃生,修煉金丹之道,一一如之,三百功圓,聖胎堅固也。

    右件玉章天篆計六十字,上鎮太皇黃曾天,下統第一壘色潤地土皇君。

    《玄契》曰:兆誦《文昌大洞仙經》,修行帝一真道,妙行方全,始證十通聖功,初積玄理幽深,常誦百遍,自然通炁,千遍不輟,通神通靈。正一科有自稱曰小兆真人臣某之語,是知玄契中凡云兆,并真人者自稱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二月生胎,金丹二還。己卯、庚辰、蠱、臨。

    混炁生洞炁,其色赤,為南方三陽火炁,凝成天境,號上上禪善無量壽天,劫號赤明,此天精魂陽明之炁,主明堂官,帝真胎命元洞明,紫戶之炁生胎根。

    玉虛順玄歸,

    此乃二月生胎之徵,先令太一精魂,名玄歸子字盛昌,主管生育之事,玉虛即玉帝官。人之頭有九官,此其一也,第五章帝臨登玉虛,故知其為玉帝官,又曰上方玉虛明皇天尊,仙傳有玉虛尊師赴南淇夫人并安期生之會,故玉虛者,隨所證果位而得名也,今玉虛乃太精魂所居。

    天晨金霄遊。

    天晨,日也;金霄,黃道也,又曰雲漢。玉帝登殿時,太陽之炁旋轉於虛空,後云玉帝乘朱霄,如人陽精乍凝於空無中。

    朗朗生帝景,

    天日遊行,霄漢明朗,以生帝一玄景,龍輿又雄一神名也,蓋精為九,入光彩明亮,而欲生腦官,後云駕景發絕霄是也。

    欽爾駕玉洲。

    歡者長生可馬●

    名,姓栢成欻生,乘日光車遊玉洲,即玄洲,為兆身胎元九天司馬,不下命章,終不生也,欻爾,倏忽也。

    左攝始童神,

    木王之炁,故有東方青靈始老青童君,又云太微小童名,在人之左攝,召青炁以主肝部三魂,始童乃初生之童子。

    右命起常符。

    起常符,帝卿佐名也,西方有白帝君,主事在人之右,則命令白炁以生肺部七魄,陰陽二神侍立左右,運輔神炁也。

    明真焕九霄,

    心玄九帝尊神君,諱明真,如日輪焕明於九霄之上,日月交合日明,陰陽交會於空無之中,丹經云會二炁於黃道。

    三日映玄敷。

    玄敷即玄圃,在西北崑崙之山,亦曰北極,三日者,南方三炁,太陽帝君以真火照映北方之玄圃,此非既濟之道乎。古人有言,積分成寸,積寸成尺,尺寸不已,遂成丈疋,人自一時覺悟,勇猛進修,以至一日二日,乃至三日,則玄炁通暢,如《湯書》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漸洗以成吉人。

    干景併生矜,

    一云千景,必誤,刀●

    太微小童名干景精,字會元子,又諱矜視,水火既濟,陰陽交感,將有生育之兆,故併意矜憐愛惜。

    內有幽寥無。

    上玄帝皇精魂名幽寥無,即太一也。此神為變化之主,胞胎之精,至人得此,可以為聖胎之根本,金丹以此為藥物。

    令我得長年,

    能令人長生久視。虛靜天師云:道不遠,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神炁住,炁歸元海壽無窮,此謂長年。

    千劫始一周。

    一千劫方為一周歲,循環無窮,天堂有拂石之年,其於地獄受苦者,時亦不少,《度人經》禁戒,八萬劫一傳,《玉皇經》四萬劫一傳,《生神章》自非天地一開,其文不出,然則其受苦者,何時而出離,方悟正因也?見是經宜早省悟,以臻千劫長年之樂可也,是經亦無冒濫,傳受之責,人人有分。

    黃籙保劫仞,

    仞俗作初,度深七尺曰仞,《書》云:為山九仞,《孟子》:掘井九仞。明真黃籙可以保制劫運,人既得受生,天上則黃籙書名,經云:黃籙白簡削死上生,天地真宰聞人生則懼慶,黃籙書名其上,以為祥瑞,而人甘欲棄生以就死地,哀哉!仞者,高也,尖也,極也,蓋劫數之將極盡處,故以黃籙保之。

    披錦入神丘。

    丘,空也,大也,聚也,在崑崙之東南,四方高,中央下,故曰崑丘,在人曰神丘,天谷也,或云玉枕,言幽寥披錦衣以入帝庭也,此乃陰陽之炁上貫於腦門也。下巷云:太一儔丘蘭同義,錦者,五色雜錯也,言五臟之炁薰染成文,謂之錦衣,又云綉衣,皆執法真君所衣之衣,執斧鉞行刑罰也。

    太一務命根,

    此章名太一尊神章,太一者,先天水之精炁也,天地未形,天一生水,此神主之,神為長生之主,在人身中,形如嬰兒,不著衣服,長四寸,所謂大洞返胎始形之神也,名務猶收,字歸會昌,常守人玉枕下,人之初生,執符而混合百神,專掌人之命根,此下有十處太一字,事見中卷解註。

    公子召合符。

    左曰無英公子,名玄元叔,字合符子,太一召之,以符節相合同,則謂之真炁,乃能生人,不同,謂之邪炁,即當卻之。

    十回度初心,

    即《度人經》周迴十過十回度人同,初心者,將信將疑之問,似有似無之際,故以十回數足得不退轉地,《傳》曰:人一能之己百之,人百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雖柔叉強,若能以十回試初心,即此道成矣。蓋欲人下死工夫精進不退也,欲轉心至道者,當對高真上聖,發大誓願堅固初必。

    得入大信根。

    以《大洞仙經》開化引導,叉使得入大定信,實無妄之根本,與物無違之謂信。蓋信屬土,土成數十,亦河圖之數也,此卷十章,有十回十善十方十華十德十仙十真十通等語,皆以足格言之,缺一不能成生化之道,蓋十為地數,取喻土能長養化有之義,信者誠而已,故以誠信為根本。

    右件玉章天篆計九十字,上鎮太明玉完天,下統第一壘元德君。

    《玄契》曰:誦之二遍,得入性根,善因不絕,仙籍書名,萬炁齊和,得定觀門。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三,三月生魂,三還一返。辛巳、壬午、觀、噬嗑。

    洞炁生浩炁,其色白,為西方七陽金炁,凝成天境,號梵蓋須延天,劫號延康,此天精魂始陽之炁,主上丹田官,帝真魂命元長靈明仙之炁生三魂。

    玉帝玄上旛

    一云:玉帝有玄上之旛,制命九天之階,蓋多三字,大凡靈書玉章之屬,每一句只說約一字或二三字,如亶簍阿薈四字說多少文義,如高上洞元一句說幾箇字義,章中皆有五言為句,豈得如此多加三字,必所傳之誤,太微玉帝有回黃旂命靈旛,以為攝召之具,欲使陽魂歸體。

    制命九天階。

    此旂旛制命出自九天之階,天不可階而升,故號令以旂旛,其貴重如此,天階言其等級次第,不可造次而升進也。

    七覺乘妙道,

    覺者即釋之圓覺妙心也,在天為七星,布炁於人,名之曰心,降靈於中,名之曰神,賞監七覺神王之職也。七覺者,人之良能良知之心也,心有七竅,故曰七覺,言乘大道力,以落死籍注生名,七覺凡三見,同飛七覺元,太和度七覺,蓋人覺則為善,人不覺則為凶器,又七覺注在他處。

    歡熙神風回。

    歡者喜慶,熙者明亮,人身中之炁太和雍熙,則神明自來,一曰神風,一曰靈風,神靈皆自己之元神回風混合也。

    飇燦北停華,

    飇俗作飆,炎風暴至,又云巨焱扶搖,謂之旋風,又云日魂名停者,亭樓臺之屬,本亭字,後人作停字,留也,集也。

    紫英唱東隈。

    長靈明仙之炁,化生三魂,如善芽增長,紫英發達於東方仁德之地,飇燦紫英二神歌謠大洞寶章,上聞於九天也。

    琳和九霄外,

    正一左仙名琳和,蓋如琳瑯振響,聲徹九霄之外,如《語》:天將以夫子為木鐸。天人之間,和氣致祥,皆欲聲政洋溢也。

    玉符徵太微。

    玉帝以玉符召太微小童名干景精,令在左右,命之執回黃旂,使無英執命靈嬸以召幽爽,《生神章》云:太微回黃旂。

    三素生泥丸,

    素者,純也,三素者,純而不已,泥丸者,頭有九宮,兩眉間入一寸為明堂宮,太一居之,左有紫房,右有朱戶。卻入一寸為洞房宮,中有三真,左無英,右白元,中黃雲。卻入三寸為泥丸宮,萬神出入之所,皇老三素君名罕張主此宮。入四寸為流珠宮,五寸為玉帝宮,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宮,洞房上一寸為極真宮,丹田上一寸為玄丹宮,流珠上一寸為天皇宮,總謂之頭上九宮。皇老三熹君生神於泥丸宮亦曰三田之炁青黃白也。《黃庭》云:泥丸有節皆有神。三素亦丹名,昔王先生煉三素丹,詔入中嶽得道。又周武穆公主周惠抃修三素之道,遇西靈聖母傳經,士女景慕者數百,自云世代亂,我將往,後百年再來,遂化去。

    發曜金靈輝。

    三素發泄金華,靈輝照耀上下,如人慧眼一通,無所不見,眼為五臟之華蓋,以表日月之明,黃庭眼神明曜英玄君。

    老君罕張上,

    罕張,三素君之諱,此生泥丸之神也,人之生也,自上天降炁,然後受父母精血,始形之初,自泥丸發仞,次第生長為完形。

    守衛死節機。

    誦之三遍,三魂自生,蓋三素君當守閉死炁關節機鞬,務令受生,下巷云,守閉死炁闡同,蓋罕張字神生道,神職也。

    十善生玄中,

    人性之善,皆可以為堯舜,人無有不善,而人自流凶惡之地,以政其殃禍。善惡報應之說,儒者或以為虛誕,又曰王維畫鬼神,以恐人不知,書中有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虞書》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又曰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易》曰:積善之家叉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叉有餘殃,此聖人之所以訓人者,如此其諄諄,善惡報應之理,如此其昭昭,聖人何嘗不云?而但以汝未暇讀書講明之爾。人有十善,即生玄炁之中,顏子得一善,則拳拳服膺,禹聞善言則拜,蓋人能止於至善之地,謂如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則舉止進退,莫匪至善。

    度厄而自然。

    過度厄會,即得自然無為也。叙經云:飛度三灾四殺,以至自然無為,不係陰陽五行六炁之所拘束,至此諄諄章義。

    右件玉章天篆計七十字,上鎮清明河童天,下充第一壘元德君。

    《玄契》曰:誦之三遍得自在智,度ㄧ切厄,入玄上關,萬炁齊清入希夷門。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三





    『水赤』,疑為『水者』之誤。

    ●『可馬』,疑為『司馬』

    之誤。

    ●『刀』,疑為『乃』之誤。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