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卷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注。元期道士衛琪撰,書成於至大三年(1311)。以圖書易學及內丹學理,注釋南宋道士所編《大洞仙經》。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68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六

    東蜀蓬萊山中陽子衛琪註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三,鼻根洞空玄息炁通。己亥、庚子、解、損。

    太清浮絕空,玉清、上清、太清,謂之三清,在大羅之上無極之中,雖天真上聖亦所罕到,貴重莫極于此。下卷云:上清絕霞升,玉清萬華宮,釋氏所謂一體三身,先曰毘盧,次曰盧舍那,三曰釋迦,在人則上中下元是也,皆在一身之中,三者不可須臾離,鼻聞馨香,心所欲嗜,鼻竅通肺,肺主炁,炁必耗矣。昔有僧坐禪,聞香積之炁,心念曰必是齋供,或見天仙來請赴天厨供,僧於定中便去,日每如是,或日明,眼師見之,謂曰汝墮一廁中矣,僧不信,遂令再赴供,回,師取廁中一蟲殺之,僧方悟,以此觀之,鼻之於香,亦能引人為異類,不如香嚴童子,聞香便悟其所從來,立躋果位,一般香炁迷悟兩途,可以謹之。太清仙境浮於絕空之中,乃人之下元也,謂之元始祖炁,人能存之,謂之大丹,回風混合,百日通靈也,下元或下丹田,即炁海,是一身命脉,神炁皆聚於此,若能愛惜存養,不為色慾所耗,則成丹。

    三天寶神符。

    清微、禹餘、大赤三天,乃三寶君所居,寶神符者,貴重大洞寶章鎮安天地,人之愛惜三田,貴重神炁,專以保固形命。

    日中開五暉,

    日中司命靈童敞闢五靈之房,光明輝映,照耀天地,亦如人之心神,光明煥赫,照徹三田,五臟百關九竅,無所不見。



    青帝圓常無。

    東方屬木,青帝主事,圓常無,蓋其名也,肝炁上升於東方歲星所鎮之地,保肝護魂於八冥之內,人與萬物均霑炁。



    捧籍登大明,

    文昌大洞玉章間有相同,前初一章云:啟籍登大明,今大明出於東方,故青帝乘明捧仙籍登玉帝大明之殿奏閱。



    受籙金華樓。

    既登仙,當於金華樓上祇受寶籙以入定籍矣,金華樓,乃肺筒十二重樓也,蓋鼻炁下通於肺府,故肺炁自重樓出。



    五臟植玉根,

    鼻之於臭也,得其正則五臟和,上天之五行各具其根,人之五臟亦各有根,玉以比德取溫潤也,根既溫潤,則枝葉敷榮,五臟溫潤,則精神外發。王叔和《脉經》云:智者能調五臟和,《黃庭》云:鼻神玉隴靈堅,又鼻為山根,亦取諸此,上卷五老輔玉根,蓋五老即五臟神也,互相發明俾易曉。



    魂魄亦凝和。

    《經》曰:還將上天炁以制九天魂,蓋陽魂為神,陰魄為鬼,若非和炁拘留,則事為兩途,在人之陰陽和,則魂凝魄聚而有生,陰陽判,則魂升為神,魄降為鬼。《易》曰:精炁為物,游魂為變,故知鬼神之情狀,左三魂,右七魄,各安其位,自然凝定,其炁和暢於四肢也,精神魂魄意,乃大丹之母,豈非《度人經》本命之日誦詠是經,即得魂神澄正,丹經云:日魂月魄,若人知識者,便是神仙,子煉之餌之千日期,身既無陰那得死,學人當煉陰魄以助陽魂,則易輕舉。



    洞空清净玄,

    空洞之中,外無纖塵可入,內無神炁可出,則凝和清净,玄之又玄矣。洞空者,鼻觀之妙行,人當炁息清净,不染香臭。



    炁通生清明。

    眾寶香中之馨炁透遠者,莫若乎腦麝也,然而係屬外物,不若自己五分真香,薰成道德無為,清净自然,又不如夜光玉女所聞微妙解脫自然之香,最為殊勝,在人肺炁上通於鼻,則清净純粹,無所駁雜,修習大洞帝一真道,至此則香炁普薰,遍徹上下,無不周及,一切聞香皆得度。



    定和妙明覺,

    一定不易,冲和於妙明覺地,則妙明之心自然納太和之炁,蜣蜋推丸,象龜引炁,皆能羽化,釋氏云圓覺妙場同。



    玄息自長生。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豈容以聲色笑貌求之,務欲闐寂無聞,自然有真聞矣,鼻觀之道甚大,謂之胎息,諸仙輩所說胎息之法,常以鴻毛置之於鼻之端,數息炁之出入,自一至十,十取百,百取千,千取萬,以致於一定不能往來出入者,或深淵下坐數日不出者,則饑渴永除,寒暑無畏,人有饑渴寒暑者,為元炁出多入少故也。昔蕭靈護遇至人傳胎息法,行之後,於弘道二年中秋日玄化,香炁滿室,後人多見之,雖死而不亡,豈非長生久視之道乎。

    右件玉章天篆六十字,上鎮虛明堂曜天,下統第四壘潤澤地土皇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空清净,玄息炁通,無礙無障,內外清明,香薰正炁,普徹上下,能斬酆都山恬照罪炁天宮惡根地根魔籍鬼帳,常以信香供養元始天王,傚大成夔王,進登水仙。水仙者,因落水沈淵,魂魄不散,河澤岸際,出入隱顯,如屈原、郭璞、柳毅之類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四,舌根洞虛,玄舌華通。辛丑、壬寅、益、夬。



    太極元景王,

    談玄論道,綺語妄言,貪愛滋味,皆舌也,所以舌根最重,人所當修。《易》曰,言行君子之樞機,自當言顧行,行顧言,不綦於味,恬恢為上,自有太和真炁下通絳宮,蓋心通舌也,太極未判,元景溟涬,既判之後,元景開明,蓋尊元景為王,經云;開明三景,是為天根,故太極為王,物物皆有太極。



    三天攝神生。

    三天,即玉清、上清、太清,攝神生,一云神王,非也,蓋三炁合德,九炁齊并,然後生神,上天有萬神,然後人身亦有萬神。



    紫素翳鬱仞,

    紫素左元君,客翳鬱仞,字安來上,乃無英之別號,故後云白素白元也,紫素之炁障翳鬱絕之仞,仞杪也,尖峰之上也,人能潔素自守於頭上,自有此炁覆蓋,前上品第三章:仰接無仞峰,蓋指玉京山也,此三素者,後有黃素中元君,白素右元君,謂之三素老君,前後互顯其言,重複易喻。



    安來上玉京。

    紫素君字安來上,會玉京山,下卷第五章上玉名同義,元景王三天攝魂生神也,元者善之長,故為眾神之領袖也。



    拔出五苦界,

    五味令人口爽,五味者,酸苦甜辛鹹,嗜之者夭壽,又墮五苦界中,既已超上玉京,則必先拔萃而出類於三塗五苦,上卷一章拔出三塗梁,中卷舌章拔出五苦界,手足章拔出五苦毒,性命章絕滅三塗尸,精血章斷息三塗苦,下卷八章拔籍三塗下,十三章拔絕三塗疾。三塗皆誤,奈何久則難變。徒者役也,天徒諱可韓明,人徒興生轉,地徒獨隸遷,斷絕天徒界上尸道色慾門,免天官驅雷逐電之役,斷絕地徒界中尸道愛慾門,免地官擔沙負石之役,斷絕人徒界下尸道貪慾門,免水官連汲溟波之役。五苦者,度第一色累苦心門,免泰山地獄苦,度第二愛累苦神門,免風刀地獄苦,度第三貪累苦形門,免擔沙負石苦,度第四華競苦精門,免填海作河苦,度第五身累苦魂門,免吞火食炭鑊湯苦。修煉文昌大洞,當斷絕三徒,飛度五苦,三五共為八難,上經叙飛度五苦八難是也。



    返胎七元庭。

    七元,水池,陶魄之所,《北斗經》主司陰府,宰御水源,舌下左曰金津,右曰玉液,乃下灌於心,心有七孔,以應七元斗辰。



    九玄解重劫,

    七玄九祖,並解釋累劫重陰之苦,文昌大洞回風混合修行帝一真道,能解上世萬劫,千生冢訟徵呼并復連冤對。



    累祖落冤名。

    累世祖禰削落克債之姓名,咸得超升於上境,逍遙遊宴於秀華下,即《度人經》紫虛鬱秀宮,以侯運周遷度升化也。



    徘徊秀華下,

    甘辛發散為陽,酸苦湧泄為陰,二炁屈伸華蓋下玉京,如華蓋覆諸天,人五臟肺為華蓋,徘徊者,逍遥遊宴之謂也。



    俯仰邀五靈。

    五靈即五老,見上卷末章注,古人云:行法無難,在乎俯仰之間耳,人能常常俯視五臟,仰呵真炁,則元神見形矣。

    兆身升玉堂,

    金馬玉堂,世間之貴,爾身得道,登升玉堂,乃玉帝宮,在頭上,五炁朝元蓋朝此也。《度人經》云:上遊上清,出入華房,同此。



    五神回孩嬰。

    五神者,左無英右白元太一司命桃康合延是也,回孩嬰者,皆化為嬰兒孩童也,修行至此,謂之大洞帝尊示現。



    俱躋太漠外,

    升入無形之外,上品第三章亦曰:靈關太漠下,蓋飛升於冲漠無眹之外,無何有之鄉,廣漠之野,故知前太真無疑。



    養素朝圓明。

    無肉謂之素養,古人云:甘酒珍饌,伐性之戈矛,婬聲美色,破骨之斧鋸,善養素者,恬惔無欲,希夷養素也,朝圓明者,天象圓而光景焕明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以喻人能清虛淡薄,自然見其本來性天虛圓靈明也。圓明,即玄關一竅也,非心腎口鼻之屬,若知此一竅,則冬至在此,藥物火侯沐浴脫胎並皆在此,古人云:玄關一竅子,天地大根源,契合五千字,妙通三百言,即此是也。亦謂之默朝上帝法,昔張曇要,天真降授內養元和默朝上帝之道,行之十二年輕舉,上帝復賜混神合景之液,餌之,變化不測,賜號葆光襲明真人。經云:默朝上帝,一紀飛升,然不遇明師指之歸趣,則默朝之路亦荒矣。



    洞虛清净和,

    食其時,百骸理,淡薄正炁停,人嗜辛辣耗真炁,嗜鹽醬人夭壽,凡有所嗜,皆傷五臟,不如食淡,精神爽,洞虛妙行也。



    華通引玄明。

    華舌一通,自然引取玄明之液,嚥之,以溉靈根也,舌神通命正倫洞虛者,乃修舌根之妙行也,不染五味為清净。



    舐煉五芽珠,

    五芽珠,乃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秀炁.,青赤白黑黃五炁之正色,五臟之津液也,五炁朝元,化為精液,自腦中下降於絳宮,謂之五芽珠。《黃庭》云:存漱五芽不饑渴,芽者,肇萌也,未成叢林,人之五味除而去之,自得天然道味之腴,養嚥太和,則能生五芽,經曰:金飯玉漿,向求皆至是也。



    含善味長生。

    《傳》曰:人莫不飲食,鮮能.知味也,善者,水善利萬物,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味者,春酸夏苦、秋辛冬鹹,四季甘,若能隨時吐納本藏之味,津液下灌脾胃,則炁脉通暢,含英咀華,滋味善美爽快,體貌悅懌,手足輕便,自得長生久視之道。吐納五味之法,呼呵噓呬吹,各隨四季能去疾。

    右件玉章天篆九十字,上鎮觀明端靖天,下統第四壘王德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虛清净玄舌華通,無礙無障,內外正倫玄明,池中神水凝酥,嚥味五芽金液玉漿,能斬酆都山宗靈七非天宮惡根地根魔籍鬼帳,常以法食供養元始天王,通一切味,結大米珠,進登地仙。地仙者,隱顯出沒,多在名山洞天福地,人忽見之,如桃源避秦人并山中毛女之類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五身根洞真,真相道通。癸卯、甲辰、娠、萃。



    無英真上玄,

    修之身,其德乃真,蓋身體受觸志意轉移,身修則道立,人之有所親愛傲惰畏敬哀矜,皆不得其正也,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反求諸身。此章以身體言,無英乃東方青靈始老,在人身左,主肝臟,上玄元素號無英公子,諱玄元叔,字合符子,但凡人物皆得先受五真炁,然後生五神。



    玄中元素炁。

    《經》云:天上混無分,天炁歸一身。故元素君無英所乘之炁也,蓋東方元王九素之炁,生於玄門,陰炁生於牝戶,《大洞經》以炁為主,有是理然後有是炁,有是炁,然後有是形,故元始初生,以混洞太無元天寶玉皇之一炁,以生三炁,三生九炁,以至萬炁,成天立地,開物成務,使天地鬼神各有攸司,井井不紊。人亦如之,自一炁生三炁,至萬炁備萬神具,然後乃生,自幼嬰兒至長,自老至暮年,歸根復命,仍如一嬰兒,修此嬰兒,復歸於一,此大洞修行法門,成始成終也,所以末章絕句云:符化玄炁王是也。《易》曰:同炁相求。蓋炁之相類者必混合也,今將經中炁字集之于此:上卷五行六炁,高上洞元炁祖太無,慶炁育五雲,五炁結十方,太素三華炁,中卷頂旋紫炁,拔遏死積炁,皇初紫炁中,玄中元素炁,中央黃素炁,青精上華炁,太初九素炁,玉皇之炁,凝成萬炁,下卷九皇上真炁,天皇上真炁,太一上元炁,白炁育上生,友寶赤炁王,浮黃翳神炁,太中六炁清,辰中黃景炁,金闕上景炁,五炁理中頡,太玄九炁上,萬炁生萬神,守閉死炁關,死炁自今絕,萬神萬炁,一炁同龍光,混一玉京炁,西元九靈炁,符化玄炁王,初曰通炁,共三十四炁字。大洞經以炁為主,有炁則能養神,有神則能養虛,果能虛靈,則合虛無自然之理矣。



    寄頻携運珠,

    寄頻,斗中太一之神,常斡運心珠,亦曰丹臺、靈臺、交梨火棗等類,亦曰夜明珠,其實心神名神運珠,能守乎晝夜。



    渾化啟明日。

    九魂神名渾化歸,冠通天之冠,衣青袍,履朱舄,執劍,常乘九炁青光,主人元陽,啟明日開青陽之館,降炁以為生根。



    正一左右仙,

    正一左仙帝賓,正一右仙琳和,二神共守鄂鄞二門,正一者心也,心正則身修矣,天之日月,地之剛柔,人之性命。



    長護靈虛室。

    虛明靈覺之室,即人心神宅也,欲長久扶衛,毋令外魔來攻,直使此身與太虛同體,包含法界,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兆有五符籍,

    人皆有五炁五嶽符圖版籍,有此籍者,即得仙道,《玉皇經》:若人能佩五方真文五嶽符圖,入山修道,即得百靈畏服。



    合仙得真一。

    真即《中庸》誠字,所以行之者一也,真一者,嬰兒也,言主一無適,誠實無妄,真者不雜,一者不二,得真一不二法門也。



    魂生太無中,

    三魂名胎光、爽靈、幽精,而每魂有從者二,總謂之九魂,九魂生於太無之中,神仙之道,從無生有,復有歸無,成始成終。



    魄伏五道密。

    七魄名尸狗、伏矢、雀陰、吞賊、飛毒、除穢、臭肺,共七,務養陽魂,伏陰魄,魂既生,魄當伏,五臟邪炁,道路遏塞,不復出也。



    世世解冤結,

    文昌大洞回風混合修行帝一真道,能解上世祖先萬劫,千生冢訟徵呼,復連充寃對父母宗親,悉得消落,咸得超升。



    七祖絕滯塞。

    薛幽棲乃蒲州寶鼎人,開元及進士第,弱冠調陵郡尉,秩未滿,有林泉興,遂拂袖入首●

    城山,峨眉、鶴鳴,訪天師治所,後遊南嶽,修誦《大洞經》,第子數百,日集左右,進玄微論,明皇稱賞,注《靈寶經》,專以煉度父母祖先幽魂孤爽,後得道升化,弟子數百皆得尸解,豈非先度七祖,方度己身!



    神風吹胞樹,

    《度人經》:神風靜默。神風者,出於乾坤橐籥,鼓舞生化者也,胞樹乃胞胎尸血,臭穢根本,神風即身中神炁,能拔死度生。



    根葉已斷絕。

    胞胎之根蒂枝葉,盡皆隳頹無餘矣,修習妙行至此,賴回風混合之道,披拂惡根地根,胞根胎結一齊拔去,我遺類。



    胎中眾鬼殃,

    胞胎之中,鬼神最多,陽神欲人之生,而有所依,陰鬼欲人之死,而有所享,與之為黨,故太微小童常持旂旛攝召其魂,降神而布炁,俾之生成人,有未產者,眾鬼殃害也。凡修金丹,亦當愛護聖胎,昔魯郡人唐若,先天中為尚書郎,連典劇郡,開元中出守潤州,有惠政,乃弟為衡嶽道士,與兄同受胎元谷神之要,常召入內,後求歸山,許之,若山至楊子江中,乘五色霧而仙去,其弟尸解,蓋善毓胎元者,不為鬼害,身登神仙,此經生死受賴其福難勝也。



    五符閉地結。

    五符,五老所受之符,天有五符,則長運生化,地有五符,則安靜和平,人有五符,則身體康泰,所以遏塞地戶之結滯。



    長為神真仙,

    仙為真仙神仙,仙有五種,曰天仙,曰地仙,曰水仙,曰鬼仙,曰神仙,此章以身根修證,蓋就此養彼,依幻修真故也。

    應化續萬億。

    既為仙道,當應化人間,接引群類,老君至尊至貴,猶且有八十二度降生,以其應接受度,千變萬化,何止續萬億也。



    洞真清浄身,

    天下之本,係一人之身,五體百骸,係一念之主,儻失存攝,必作禍亂,欲修其身,先正其心,一念既正,榮衛自然調和,所謂志一則動炁,丹經云:磁石吸鐵,隔礙濳通,一念之間,萬炁萬神一時同會,此身地水火風結成,於此修持,則身外有身,前輩云:兩□●

    一般無異樣,始知功滿出塵埃。



    道通自然質。

    《易》曰:苟非其人,道不虛行,道之在身,不可須臾離也。大道所通,自然體質,卻非地水火風穢濁所結之身也。佛書云:惟有法身常住不滅,又曰金剛不壞身。皆天然之質也,號曰妙體,迎不見前,隨不見後者也。蓋湛寂真空,彌綸天地,而不知其終,範圍乾坤,而不見其始,乃吾自然之質。



    真應化現相,

    真常之性,靜而能應,故曰真陽,變化示現之相也,如老子所謂三十二相好,千變萬化,散赴人間之請禱,所求如願。



    不動住黃室。

    其真身一定不移,所化之身,以應人心而已,如月之在水,千江同一,釋云不取於相,如如不動。黃室即黃庭也,中宮也。



    應化無方在,

    應化之身,無一方不在,千江萬水無所不見月,且千器萬器之水,亦皆有焉,唯隨其器量大小,其真應化現之相,亦隨人根器淺深耳。蜀梓郡人王昌遇,世為史,後於江安遇落魄醉仙,自號玄黃真人,授以赤龍大丹,大唐太中十三年重陽日,登梧桐樹而仙去,賜號保和真人,帝命登三天左相,後政和間,化為鐵罐道人,貨藥梓市,與其孫王道淵言曰:吾爾祖也,帝命我校《大洞經》三十九章,今當付汝,又授以《回風合景混一成真飛仙上陽內禁秘籙》三卷,以此可知人既登仙,亦必化身下降,廣度人天,其真身依然復在天位,亦如玉皇分身變化,未嘗不在金闕之類是也,即人身中萬炁萬神,聚則一,散則至十方。



    骨肉金玉實。

    骨肉與金玉同固,蓋文昌大洞回風混合之道,修煉極至,則骨肉同飛,蓋以南方真火煖煉白虎金精,以成金丹至道,譬如金之堅、玉之潤。傳云:德潤身,心廣體胖。丹以身為鉛,心為汞,二物交媾,可如金玉之堅矣。釋氏以為舍利子,火燒不壞,鐵擊不碎,蓋人身中精炁不散而成者。



    静真明至道,

    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至道者至善之道也,以寂静真一,昭明此至善盡美之道,人能堅持,可以為上仙。



    至老長不易。

    雖至老朽不易此志,此為世人言,非上仙之道也,上仙則長生久視,死而不忘,蓋老者歷劫不壞,亘古亘今之身也,此身先天地而不為始,後天地而不為終,卓然獨存,所謂本體也。釋唯有法身常住不滅,人多錯認四大假合為實相,一旦神炁離散,等於臭腐,委而棄之,畜獸不若也。

    右件玉章天篆,一百三十字,上鎮玄明恭慶天,下統第四壘王德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真清静真應身相道通,長存化無量身,無方不在,法身常住玉山上京,應變自然,十方皆現自身,他身皆得自在,能斷酆都山敢司連宛天宮惡根地根魔籍鬼帳,常以天衣地裳供養元始天王,上下垂覆,進登神仙。神仙者,出入洞府,變化不常,忽住人間,改頭換面,人所不識,此乃四果羅漢、五通神仙之類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六,意根洞清,大意元通。乙巳、丙午、升、困。



    太初九素炁,

    意屬中央土,脾胃為之宅,太初炁之始也,九素者九陽也,喻人之肇受父母之炁也。素字凡一十有三,上卷云:三素生泥九,蓋指三素老君,諱罕張,伯史啟三素,太素三華炁,太素拂眇景,此數句同義。中卷乘素入四明,義理不同,素啟蕭仞為白元君名,玄中元素炁,蓋指無英也。中央黃素炁,云黃老.君太初九素炁九陽之炁始萌也。下卷太素梵行初,此指五太炁形質未離也,左携元素君左無英,與此中巷玄中元素炁同義,太素洞元靈,與太素三華炁同義,三老素罕張,與三素生泥丸同義,素空也,潔也,皆三田之真炁也,九素與三素不同,紫素、白素、黃素,乃三仞君之炁,即人之肝肺脾青黃白之三炁凝結是也。



    炁出華景中。

    此九素出於光華景界之中,以喻人之始傳於父母精血之炁,景者,色象也,胞胎始形,精神備體,燦爛閃爍迸射也。



    法垣舞仙旂,

    法垣一云法坦,誤也,乃紫微太微天市三垣也,又云垣�也,城也,腦後為玉城,但修行人以之為默朝之路,亦乃斗中太一之名字。舞仙旂,以旂旛攝召魂靈也,此章以意根修證,故生智慧,誠意而后致知也,下卷法垣興朱霄同,蓋斗中太一,乃招真致靈之神,人得之,真靈降神布炁。



    悛巡五老翁。

    悛巡,疾速之義,言疾催五老各布真炁,接引魂魄也。五老者,玉清昊極元老,虛皇靈光始老,玄華寶天真老,露渺太靈祖老,婆鬱洪京仙老,即先次五老之異客耳,蓋太極中五行之祖炁也。人得五炁,方能成形,丹得此五炁,方能成金液大還,即經云:天地得之以分判,日月得之以運行。



    夫人名啟珠,

    回風混合上真聖母中候元君王夫人名啟珠,又曰:夫人即泥丸神也,《黃庭經》云:泥丸夫人當中立,蓋雌一之神也,人或疑天上安得有夫人之名,殊不知天上人間,其實一也。昔晋武帝左僕射魏舒女名華存,字賢安,幼讀書,喜《莊》、《老》、《春秋》三傳、五經百子,年二十四,父母迫令嫁禮,適太保公掾劉乂,字幼彥。女禮有行,時不獲己,遂為劉婦。逮子息已長,劉氏有繼,求為別居,時乂為修武令,夫人遂修大洞帝一之道,忽夜空中八音嘈獻,望之,旌斾自天而下,至室坐四真人,乃曰太極真人安度明,東華大神方諸青童君,扶桑暘谷神王清虛真人,小有天王王子登,夫人再拜求教與,夫人受道畢,託疾尸解,或見太一元君乘颷輪來迎之,即東晋咸和四年也。位為紫虛元君,領南上司命,又加南嶽夫人,秩比仙公,即今上清大洞祖師也。是知天上亦有夫人之號,職等三品,乃女仙為之也。



    執籍歸紫房。

    夫人把籍入紫房,在腦後,亦名紫戶,面奏玉帝,言已召魂魄遂得生化也,經中多紫房,或曰黃房者,乃中央黃庭。



    元父左回明,

    上玄元父,即意神也,總統四象,見上卷第四章註,行法經心想如猿猴,無有暫停時,若欲折伏者,當須誦大乘。古人云:攝心一處,即是善提道場,散意片時,便落眾生境界,蓋意乃五臟之中四神之首,上下中停為得中之地,人能晝夜照顧,省察提撕,毋令昏積,常惺惺地,百日自通靈。



    混合太微童。

    意神混合水火,則太微小童布炁降神,以生我身,此胞胎始凝之神也,丹則鉛生初始,當採之得法以煉玉液還丹。



    洞清冥智慧,

    《度人經》:冥慧洞清,《生神經》云:耽咀洞慧,蓋我之智慧七覺,洞徹清明,所謂物格然後知至,知至便有智慧般若是也。



    大意朗元通。

    一本無智朗二字,又一本安得獲二字?意,志也,脾所主,心所發,故心正而后意誠,所謂誠真意者,毋自欺也。《華嚴經》云:若有欲知佛境界,當净其意如虛空,《孟子》曰:志,炁.之師也。故在丹道為黃婆,以其能媒合五臟之炁,集而為一,金木間隔,非媒無以成就,青衣女子素練郎君,須使猿馬調伏,則龜蛇交合矣。大意一得通徹,朗明瑩净,先劫後劫,無障無礙,悉知悉見,在道為十通,在釋為六通,在中界鬼神為五通,皆不離於中道,凡事得中,自能七通八達。



    根塵悉消滅,

    六根者,眼、耳、鼻、舌、身、意,六塵者,色、聲、香、味、觸、法,一切幻妄隨即消散,蓋誠意則無妄動之理。人無十全,但一根穎悟,相緣修證,則能滅六洞魔王之劫賊,即得六根清净,六腑調和,不為六炁所拘,故六慾俱全為凡夫,六慾俱無為真仙,《度人經》有麤塵初净,細塵未净,故不能出於三界。



    有無皆虛空。

    有無二見皆歸空寂,蓋得中庸之道而行之,如惡惡臭,如好美色也,此之謂自慊,古德云,虛空粉碎,方露全真。



    妙行全十真,

    大洞妙行三千圓滿,以全十真之道,不息則久,久則懲,以至成物成己,皆出此道。《大洞經》以修習妙行為上,結經云:六度十通,萬行圓成,然則六度者何也?合於下卷六章解釋,以字數多於中卷,故於此下註。上卷之九《玄契》曰:六位已升者,是所謂初心十信,次興十善,次發十華,次成十德,漸證十仙,遂成十真。一、初心十信者,起信心動,同信之機,念信不忘,為信而行,五信在中,記信金石,至信大成,善信能終,堅信進趣,方名正信。二、次興十善者,上卷之二云:十善生玄中。聞善則玄上貫顙,六丁洞光,視善則丹元方瞳,八史洞明,語善則通命含漱,五文王華,履善則挾就力通,地關生命,念善行善,至善不踰,住善保安,定善崇基,全成十善,但得十箇善字為是。三、發十華者,出下卷之七,玄契十華觀門,謹按上卷經云:十華妙行仙,十通由斯生,乃河圖數也。五行成生,八卦成列,言天地人物皆察此以生,既生已,復知之而修煉,貴使脫五行之殼,離八卦之機,即證登妙行,已見題下。四、次成十德者,卷下之八玄契、上卷之六經云:十德初成機,下卷之八經云:十德真文宣,用德合體,進德坦平,成德廣大,智德內清,惠德發光,明德圓華,靈德普應,玄德太方,太德自然,普德濟攝。五、漸證十仙者,出下卷之九玄契,胞仙、胎仙、魂仙、魄仙、靈仙、元仙、華仙、嶽仙、藏府中仙、元命神仙。六、遂成十真者,下巷之十玄契,上卷之九云:十真登紫房,中卷之十云:妙行全十真,下卷之十云:妙行登十真,下巷十一云:十真妙行全。精真玄珠,炁真玄力,神真玄通,性真玄一,元真玄妙,命真玄光,形真玄全,德真玄洞,道真玄應,令真太玄,此六謂之六度十通,六位已升,妙行大全。



    名大心神通。

    心中之神感而遂通,通則變,變則久,神能久駐,則天地造化豁然見前矣。世間一切事,皆從心起,心神既通,不隨物轉,意誠而後心正,至於天下太平,國安民富也,夫名豈不大乎,未有身不修而蚤有譽於天下者,詩云:在彼無惡,在此無射,庶幾夙夜以永,終譽神仙。傳載云:昔武昌人劉元靖,師王宗道,傳三洞經籙,常修回風混合之道,絕粒煉炁,而飲酒斗餘,寶歷初,敬宗求方士,監軍呂令琮起之。元靖曰:某有山妻穉池西妾,以牛肉為命,若以為術士,恐將軍有罔上之名,因請彘肩自剌,以蒜葅而食之,呂疑而起之,辭不獲已,登道至京,召於司政殿,問以神仙之事,語不契放還,會昌三年,再召入對,稱旨,敬宗拜授法籙,除銀青光禄大夫崇玄館大學士,賜號廣成先生,大中五年十月,雲鶴天樂羅浮空際,遂尸解,餘杖履而已。豈非名大心神通之驗乎,人不肯為,有為之者亦若是矣。



    道備登玉清,

    智仁勇三者,天下之達德,知斯三者,則知所以修身,生知安行成功一也。洞經至此,可謂優入聖賢之域,道德圓滿克備,登上玉清聖境,修習至此,可出陽神於泥丸也。或云:宅舍壞,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玉清上境,乃人之泥丸宮眾妙門,投胎奪合皆自此出入,人之死亦由是出去。



    位為聖仙公。

    仙階聖位,當作仙公,前有五老翁,不應重當作公字,中卷十章,以眼耳鼻舌身意、津液手足、精血性命為主,因此地水火風四大假合,而有此幻妄之體,當依此幻妄修證真乘,毋使六根誘引於人欲之私,則不墮六洞魔宮,身飛六合之外,位證玉清仙公之果。釋云: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如來說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大率不欲人之執著虛假以為實際,自然超脫凡質,得證真如矣。昔日聶師道字宗微,世穎悟,事親以孝聞,受大洞經録,深詣其精要,遇彭蔡二真人,又遇謝修通真人謂之曰:吾與彭蔡隱此二百年,適被東華君命主玉筍山地仙,兼清虛館,爾與我素有道緣,故來相報,汝宜善修,當有仙公之位,忽然不見,師道旋亦羽化,豈非仙公之徵驗乎。大元蓬州衛桂之,平昔修混合之道,常誦《大洞》、《靈寶》二經,《周易》手不釋卷,往來蓬山,居玉筍山,或日坐盤石上,俄有虎遶其傍,公略不顧,虎亦自若。又一日,忽如夢,入一巨穴,深邃數里,或明,有宮室,遇人謂曰:非君所宜來,可速出,遂登山,松竹瀟洒,鹿鳴鶴唳,人又語曰:時未至,姑暫還,後召復到,自後舉止不凡,至元甲午五月二十八日晡,聞人呼曰:帝命召,宜疾來,公矍然起行,至中道冉冉而逝,豈非登玉清證仙公乎。

    右件玉章天篆八十字,上鎮太涣極瑤天,下統第四壘王德君。

    《玄契》曰:真人洞清冥慧大意元通,根塵斷盡,世法除滅,有無二累,皆悉空寂,全真妙行,得大心神通,能斬酆都山明晨耐犯、武城天宮惡根地根魔籍鬼帳,常以法財供養元始天王,施及一切,普令具足,成大富王圓滿十方進登飛仙。飛仙者,飛行虛空,乘雲駕鶴,形棲華表柱,朝起扶桑,暮宿咸池,如丁令威、徐子真等是也。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六





    『首』,疑當作『青』。

    ●『□』,此字原書模糊不清。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