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卷七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注。元期道士衛琪撰,書成於至大三年(1311)。以圖書易學及內丹學理,注釋南宋道士所編《大洞仙經》。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69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七

    東蜀蓬萊山中陽子衛琪註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七,手足洞靈,手足力通。丁未、戊申、井、革。

    皇初紫炁中,

    或曰:人有六根,胡為又有手足等類,殊不知情欲一起,皆是根塵,即釋氏所謂五陰、六入、十二根塵便是,蓋手足之力,在乎養炁,神炁全和,躭樂五道,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皇初紫虛元君在紫炁之中,亦云紫戶,在玉京山後戶,或以紫炁為紫元,以其字相類,故傳染誤,人間十二菩薩曰:擔屎漢在乎負荷有力耳,手力者勇猛精進不退初心,遇大難不屈縮,即傳謂擇善而固執,二教謂堅持固守,非謂以手執持之也,足力者,真履實踐於步趨。

    暉光鬱霄明。

    其光暉暎鬱明於重霄之上,人之手執足行,無非正理,故有紫炁生腦而焕明,霄字有九:天神金霄遊,琳和九霄外,明真焕九霄,玉帝乘朱霄,法垣興朱霄,駕景登絕霄,三秀登霄庭,暉光鬱霄明,回霄飛垂漠。共九霄,而義不同,非特為霄,而蓋有冠佩車蓋之稱也,隨人所見而得名耳。

    三天焕九景,

    三炁生九炁,是為三寶九天,皆清淨太陽道境,景光焕燦長春不夜之天,手足頭名三關,以護九竅,務欲聰明光景。

    離合億萬生。

    乾坤其易之門耶,離合即闢闔也,《易》曰闢戶謂之乾,闔戶謂之坤,乾坤變通,則有生生不窮之理,其道炁離而復合。

    披朱巾绿霞,

    言皇初紫虛元君,頭包赤朱之巾,身披绿霞之被,上卷第三章绿霞焕金墉,一云六霞,錯誤,以音類而誤書字。

    上回寒童靈。

    寒童,乃青童君東方蒼龍之地,皇初紫虛元君恐其尸位而苟安,不能生育萬物,故回其靈於萬物上,使各得其所。

    拔出五苦毒,

    拔出三塗五苦之荼毒,前篇拔出五苦界,今曰毒,蓋五苦界中,尤有五苦之毒在,謂火車寒冰嚴寒酷熱辛酸之炁.。

    超形過始青。

    八梵九天,東方曰始青天太青天,此言人超度形神,使其越過始青之天,方至欲界色界無色界,方至四梵種民天,方至神霄九天,無上三天,子細歷數各天,動計數萬里,信知其不可階而升也,然而有道之士,通達明了,不涉關津,不勞登陸,動一念之頃,可以直造圓頂之外矣。

    白素啟蕭仞,

    白素右元君名啟明,蕭仞即白元尊神開啟蕭臺之仞,前云紫素無英也,此名三素三仞,乃三神名,一云黃素,太謬。

    金門衛朱兵。

    西方七寶金門,其門森衛,皆朱兵也,此其以喻真火煉真金,而丹道成矣,此言白素右元君字金門上,兵衛森嚴。

    七祖積尸結,

    西方七炁之天,尸結陰凝也,所以七祖神靈結媾,其尸血之根凝積穢濁之炁,不得解散,以俟運通數合道炁流行。

    一化百惡傾。

    以真火一化金無重鑛,以陽消陰也,以道炁解釋七祖之尸結,使千邪百惡,一時消散矣,累劫祖禰,一時更生矣。

    受福東霞室,

    東霞室,一名青華長樂官,太陽所出,仁化大行,萬物各得其所,故曰受福,前曰超福,如善財受記於福城,東是表命。

    反胎朱火庭。

    雖云受福東霞,先當赴南丹朱陵火府金液煉形,方可居之,藏教載,神仙并人道不度南宮,不得升化在南嶽衡山。

    洞靈清淨行,

    人能證得洞靈清淨之道,功行方為圓滿矣,蓋洞靈清淨妙行,務欲精進,不染一切執著之想,若執著,則力不通矣。

    力通自冲明。

    得炁力通,故冲哲明達,剛勇強壯,此非常之力也,乃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之力也,智仁勇之力,在人力行之耳。

    淨真手握斗,

    清淨至真,能以兩手握挽斗樞,非挾山超海、舉鈞扛鼎之謂,乃人為天地之道盗,竊炁其以自奉,故得大壯大神通。

    足躡九元星。

    雙足可以踏躡北斗九元星,北斗本七星,外輔弼二星,故曰九元,經云:足躡北斗跨踞魁罡,皆在心存,非實以足踏。

    揮執天地關,

    以炁力通,故把執揮荷天地之關,天關地軸乃斗樞也,晝夜璇璣玉衡以齊七政,地軸三百六十,遞互旋轉以運風輪,以皷載方輿,昔共工氏争天下,怒以頭觸不周山,所以折其地軸是也,玆言天關,不言地軸,蓋總言之也。黃帝《素問•

    天真論》云:上古真人提挈天地,把握陰陽,獨立守神,故壽蔽天地,蓋同此義。此章言炁力通,蓋力在乎養炁,炁充則力充,炁衰則力衰,故在貴其炁,固其根,始得強壯,故能揮執天地之關軸,人之關在乎陰陽二炁也。

    精神生命根。

    精者神之本,炁者神之用,形者神之宅,故神太用則歇,精太搖則竭,炁太勞則絕,是以形之生也,以其有神也,神之有托者,以其有炁也,精竭則炁耗,炁耗則神離,神離則形死矣。比之於燭,燭盡則火不居,方之於堤,堤决則水不住。故精神者,一身命脉之所關係,可不慎歟,人所當厚。此章以力通為妙行,力者非手執足行之力,即釋氏五力十力也,五力:信力、念力、精進力、定力、慧力。一是處非處如實力,二知三世報業力,三知諸禪解脫三昧力,四知眾生諸根上下力,五知眾生種種欲力,六知世間種種性力,七知一切道至力,八得夙命智力,九得天眼能觀一切力,十得漏盡智力,通為十五力,具載藏教,不可誣也。

    右件玉章天篆一百字,上鎮元載孔昇天,下統第五壘金粟澤地土皇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靈清淨手足力通,把握揮荷,飛步矯躡,往來指措,一切無礙,能斬九幽地獄惡根地根魔籍鬼帳,常以靈茶黃芽金蘂供養元始天王,輪步九光,進登天仙。天仙者,修煉內外金丹,功行圓滿,飛行三十六天,遍觀天宮妙境,快樂自在,如鍾呂真人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十八,性命洞玄,元命靈通。己酉、庚戌、鼎、震。

    中央黃素炁,

    此經順性命之理以立三才,故三極之道各有攸司,若能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則歸大道矣。故心生則性滅,心寂則性見,所謂成性存、存道義之門。黃素,黃老君名。此章以性命主意而言,故脾主中央戊己之土,其色黃,其炁亦黃,故《度人經》云:黃帝中主,萬神無越,中理五炁,混合百神。又曰:黃中治炁,總統元君,所以人之性命根本在乎脾胃剋化穀府,滋養四靈,則性命可以長保,丹道謂之地魂、丹母、刀圭、黃芽、黃華、黃男、黃牛、黃庭、穀府、真土、黃婆、土釜、八卦爐之類是也,故五獄,五獄皆屬土。昔向子文,寶歷中,官衡州,遇龔長慶謂曰:吾師司馬隱元為委羽洞天仙官,人之功過,皆隸五嶽洞天,聞于九天使者。我師授我以中黃太一默朝上帝之道,吾今修之,子文告願從南遊,長慶止以不可,翩然而往,是知能修中央黃炁,其道可致神仙,此言黃素中元君圓華黃仞所主之洞章。

    圓華玉壽靈。

    圓華,亦名黃華,乃胃脘也,亦諱玉壽靈,主剋化穀府之神也,能剋化穀府,則炁渾而有壽,夭壽不二,皆在修積致之。

    太張上玉門,

    太張上,黃素老君之字也,玉門者,人腦中玉帝宮也,人身之萬神所朝,萬炁所聚,皆萃于此,一曰天靈,一曰天谷。

    伏雲三仞明。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三仞者,三界之上渺渺大羅天也。故性命雙修者,登此三界之上,故伏五雲於三關之杪,則光明照曜。又三仞者,即青黃白三色之雲炁,蓋紫素左元君翳鬱仞字安來上,黃素中元君圓華黃仞字太張上,白素右元君啟明蕭何字金門,謂之三仞。

    赤景翳逸寥,

    赤景,日也,逸寥,陰也,如月受日而光之謂月,咒云:芬艷翳寥,又日中夫人名陽中陰,如房日兔,兔四足為耦屬陰,日屬陽,故曰陽中陰畢月烏,烏三足為奇屬陽,月屬陰,故曰陰中陽,遞相互取其理而名之,此言日中有夫人,亦如人陽神中有雌一,陰中陽,陽中陰,互換交感以成文昌。

    提携太一真。

    常提太一之真,太一者,乃水之元炁所化,常居人頭上,布流真炁,化為紫雲華蓋,廕覆兆形,提携,常提省令惺惺地。

    帝女抱定陵,

    泥丸,雌一帝女,又曰斗中中女,常抱真陽精魂,名定陵,而誦《大洞仙經》玉文雲章,以接上天之真炁流注以生人道。

    吟詠玉清經。

    吟誦《大洞仙經》玉文雲章,如司馬誦《洞章》以生人之類,有衛房聖母監生大神,天神地祇同詠玉音,監護生育之事。

    玉符編紫房,

    紫房在天中之天,收掌符圖之所,注見前篇,即無英公子白元尊神,執符把籙齊到帝前者,皆同此義,乃生人之理。

    五籍標圓庭。

    五方符圖版籍,皆紀得仙之名,圓庭亦名天庭宮,在腦中明堂上一寸,萬神皆聚於此,攝魂魄生人道,致神仙亦然。

    七祖反胎仙,

    七祖皆反胎更生而得神仙,人之生也,諸天稱慶,萬帝設禮,然後乃生,非不貴也,然人自取輕賤,不能保重也。

    絕滅三塗尸。

    《度人經》永度三塗五苦八難,同斷絕消滅三塗五苦之穢。尸亦三尸神,彭蹻、彭踞、彭躓,在人身中,專奏罪狀於三府,三尸居人三田,每尸管三蟲,共九蟲,復管萬蟲,咂嚙身體,如《涅槃經》載,蟲皆有名字,該載不盡,人生陽道八萬四千諸毛竅中,皆生一蟲,人死則此蟲皆飛走,遠遁著物。

    流風斷血滯,

    流風者玄炁也,周流一身,所以斷絕尸血,尸血凝滯,蓋得真炁方可流通宣布,其不得凝結滯塞,所以有生化之自。

    玄業位黃寧。

    其性命玄業,皆在黃寧,乃精血之神名,三生字黃寧,即中央脾土也,土得天地渾全之數,故生成之理始終賴焉。

    洞玄清淨光,

    脾胃調攝得所,自然清淨光華也,下云性命即元神也,古人云:常喚省主人侖,惺惺著休受人謾,又自應諾以警悟。

    元命靈通成。

    《生神經》云:胞元結長命,惡根應化消,蓋元命通靈,成就大洞帝尊也。此章理性命兼該,《語》曰: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子路有聞,未之能行。斯言過矣,三千之徒,顏子、曾參、子思、冉伯牛、仲弓等,皆稱德行,豈不得夫子性與天道乎!後之儒者談此為口實,不復考之《周易》、《中庸》等書微言奧旨,以究其至極之地,便云我儒家無此等性命之學,良可恥也。《中庸》: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易》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豈相遠哉!上天所賦與而我稟受而生者是。

    性命宗本堅,

    一陰一陽之謂道,成之者性也,又曰:自誠明謂之性,性猶命也,《書》曰:克明峻德。德,性也,釋教所謂福德,性宗本堅確。

    孝道成明王。

    《語》曰: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仁者人也,親親為大。昔虞舜時,太上下降為帝師,號尹壽子,教帝以孝悌之道,蓋上天有星辰主之,斗中真人號孝悌王,名弘康,字伯中,昔曲阜蘭公得此道,傳之媅母,媅母傳之許太史,皆證上仙。人世能修其孝悌忠信,即證此位,故始炁為大道,於日中為孝道仙王,元炁為至道,於月中為孝道明王,玄炁為孝道,於斗中為孝悌王。蓋綱常之道,倫理當然,非外爍也,然而在上之人,寬柔以教,則孝悌忠信有可望於此,此若苛政急迫,則下之人應酬不下,奚暇治禮義哉。諺曰:禮義生於富足,盗賊起於貧窮,豈得己也,若能上行下效,自家及國,則普天之下,率土之濱,皆為忠臣孝子也。《詩》云:其儀不忒,正是四國。其斯之謂歟!昔田虛應字良逸,齊國人也,性樸拙,開皇時,官湖南,事親以孝,躬耕以盡子職,父母去世,乃受《大洞經》籙法於天師薛季昌,行誦不輟,後潭州旱,祈雨不應,召之使禱,良逸但蓬頭弊衣至郡,無言而雨,又久雨不止,良逸但默然岸幘而坐,雨即霽,唐憲宗遣使召,不起,而尸解,豈非因孝致仙乎。元蜀人姚文起,性好善,事母孝,年過五十而嗣未立,居武昌而游仕婺州,值元皇垂訓云:汝但誦《大洞經》,而後嗣可期,後文起誦至千卷而表散,次年生一男,名曰文昌保,豈非至孝之應乎,蓋《文昌經》言天地人三才之道,皆以陰陽和暢為生生之根,若陰陽駁雜,則炁數乖戾,有生之根幾亦息矣,文,理也,昌盛也。

    生根得太和,

    天地之大德曰生,蓋根本滋生得太和真炁,此生生不窮之根本也,《黃庭》云:何不食無,太和精和也者,天下之達道。

    無為登上清。

    《易》曰:無思也,無為也。蓋自然之理,大丹之道,無為而無不為,登上清境見靈實天尊也。脾炁上朝絳宮,皆太和之炁也,大抵中卷以六根取喻,釋云: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一往來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名不來是名阿那含,實無有法是名阿羅漢,此道家所謂四果仙人,佛家名四果阿羅漢,未到究竟不輪轉地,所以暫養太和遊憩上清,終期成上乘果位,釋子不知命宗,稍見性,謂幻殼無用,不肯愛惜,只修沉空滯寂,不能性命雙全。

    右件玉章天篆一百字,上鎮太安皇崖天,下統第五壘人德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玄清淨元命靈通,自天尊天帝、真人神仙、天趣神趣、人趣魔趣,及一切眾生性命宗本,一切大通,無礙無障,能斬五嶽地獄地根惡根魔籍鬼帳,常以神水靈液供養元始天王,滋潤玄英,進登真仙。真仙者,先在人世燒丹煉藥,救濟貧窮,咒水書符,祭孤度爽,飛升如葛仙翁之類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章大洞玉章第十九,津液洞源,津液神通。辛亥、壬子、艮、漸。

    青精上華黑炁

    津液之在身,如水之在物,雖無可得乎,前輩云:涕唾精津炁血液,七般皆是屬陰物,雖然,非藉此無以滋養生根。

    太微玄景童。

    一云景精,乃太微小童名字,此章以津液主義,故以太微小童流布華景之炁,通暢百關,毋致津脉凝滯,所以易生也。太微,蓋經中有五,上卷云:玉符徵太微,太微天宮,此中卷云:太微玄景童,混合太微童,下卷云:越轉入太微。蓋神九天之上,復有太微天帝、太微大帝、少微大帝等類。

    神化玉室內,

    窮神知化,德之盛也,身神凝結於心宅之內,乃透金貫石,入水不溺,入火不焚,亘古今胎佛母,亦謂之元始天尊在保守耳。虛静先生云:欲要身中神不出,莫向靈臺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損筋骨,神若出時急收來,神返身中炁自回,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真胎。神化者,萬炁萬神變化也,玉室者,即人身中金房玉室,若能毓以天和,千日可以變化。仙集載,純陽真人遇一長者會賓,真人曰:予有一部樂,作一曲以侑酒,可乎?主人曰諾,真人取腰間一瓢,傾出十二女,各執樂器,二女持旌前導,連奏數曲,其音清雅,進退有節,真人曰此鈞天妙樂也,與人間凡樂不同,眾賓歡笑,酬酢以酒,真人復引瓢,接羣女入瓢,真人將瓢吞訖,曰:此乃身中五臟六腑之神也,人炁和則神和,故為樂音。又仙傳載,仙人嘗聞腹中有音樂之聲,文昌大洞修習至此,身中亦有一部音樂,善養者亦聞知也,豈非下卷六章并第十四章云檀熾鈞吉祥乎,蓋此經聚則為蒼胡頡寶,散則為檀熾鈞音,務以陰陽炁和,然後乃可為音,文昌之道可謂盛矣。

    飛羽逸紫空。

    禽之制在炁,故神炁既煉,陽神現形,則羽翰自生,可以飛升逸樂於紫空之中。昔薛季昌,西蜀漢州人,世為官族,酷愛山水,遊青城,父母謂不遠可從行,後南遊桃源,遇正一先生於南嶽,授《大洞經法籙》,研窮真要,唐明皇詔赴京,問道德稱旨,賜天師號,後乞回山,上賦詩贈之,滿朝欽崇。一日謂弟子曰:今夕祝融峰有會,予被召當往,戄起凌空而去,不復回顧,此乃洞經逸紫空,魏元君自茅山乘雲至南嶽,虛空動計千里,雲至化為石,今存於南嶽山。

    日為三矜交,

    矜字凡三見,上卷為首章,曰:干景併生矜,中卷八章曰:日為三矜交,下卷末章曰:携矜太帝房,皆同一義,蓋太微童子名三矜交,能生津也。又云:三矜,心中三神也,一曰靈朱君,一曰靈明君,一曰靈黃君,日與之相交也,與干景併生矜同義,日者太陽之精,內有三足烏,在人為必。

    奉符登帝墉。

    太微小童既與心神交會,當奉符命登上玉帝之城,腦後謂之玉城,下卷第三章云;披霞升帝墉,同,即人玉枕骨是。

    開關把金節,

    持節方可開關,節,符契也,出入關津,當執符而行,至關則合符,稍有差異,同詐冒,金符銅符竹符,今曰金節,又貴重。

    閉戶扣瓊鍾。

    但口眼鼻耳,皆謂之窗牖門戶,閉者,合也,塞也,瓊鍾,乃扣齒,左曰鍾,右曰磬,中曰鼓,故伐魔當扣鍾,朝謁當鳴鼓。

    滅魔三酆野,

    三酆者,《伏魔經》所載酆都山,在天地間東北隅艮地,蓋艮為鬼門也,高萬里,分三層,上層齊天,號上元六洞宮,仙官所主,中層中元六洞宮,大魔王所主,下層下元三十七獄,四方三十六,中央一獄總其事,故因三元號三酆,以其曠豁故曰野,非魔王无以制禦六陰六洞冤,魔下皆係累世死軍敗將,強魂義魄,好勇鬥狠,殺心未散,結為群伍,或假忠臣義士廟食於人,或為瘟疫使臣荼毒於物,修行人當防警之,恐其害道,或化為美艷,戕人靈根,盗人至寶,故執符把籙,鳴鍾擊鼓,欲戰陰魔也。三酆在人雙腎之間,大率是極陰之境,《參同契》云:群陰剥盡始見陽和。仍須戰退陰魔,然後方見純陽,結集輕舉飛化,位為真人。

    招靈上清宮。

    攝招魂靈赴上清真境,即中元絳宮也,上天有招真致靈之符,可以攝召天真地聖、三界鬼神魂爽,有此易得凝集。

    明出窮陰關,

    即下關腎府,人當出此陰關,進登陽境,乃腎炁朝心炁也,《丹經》:鉛遇癸生須急採。此乃北方陽炁一動,便立丹基也。

    入精六合房。

    六合者,天地之內也。《傳》云:六合之外,聖人存而勿論。具六根之身,亦謂之六合,即《易》之所謂周流六虛也。或云在人腦中,謂一身之神聚此,人死則魂魄據之,故枯髏所在即靈,人之精,乘炁而行於四肢骨髓之間,故四肢健,及男女交媾,神炁聚於下元,精乘炁驟亦會於下元,人得秘固之術,則將聚於六合房,與神炁合成一團,復自腎間夾脊雙關入泥丸,謂之還精補腦,故下卷第八章云:桃君守六合,勒精衛泥丸,正謂此也。世多有之,謂之御女術,或云三峰黃谷子,一云房中術,一云黃河逆流法,今世往往有之,初不離海底尾閭也。六合有五,此中卷云:入精六合房,下卷云:凝焕六合房,混化六合室,高觀六合庭,桃君守六合等類,衍文有云:制魔生六明,大中六炁清,五魔伐六陰,堅我六仙府等,蓋中卷專以六根修證,若能六根清静,則六明發生,六炁清爽,六洞魔伐,六府登仙。

    回老變皓形,

    能令人身強體輕,駐顏悅色,復形如嬰兄之狀,故曰回老變皓形,髮白反黑,齒落更生者,世嘗見之,蓋修養至此妙。

    還白返嬰童。

    一云反魄還嬰童,必誤,蓋髮白返黑,齒落更生,如嬰孩之童,《玉經》:白首面皺,皆得化度,專炁致柔、復歸於嬰兄之性。

    洞源清静光,

    洞源,洞淵水源,津液所出之處,清静而有光華,老子曰:清者濁之源,蓋源清流長,則混混不已,不捨晝夜,循環無端。

    津液具神通。

    咽液之道,常以赤龍攪華池,令滿口,分作三咽,仍存一嬰兄於絳宮迎接下,一度謂之一通,至三十六通,謂之小成,三百六十,謂之中成,一千二百,謂之大成,如此日久,則精神光彩,故曰具神通。經中津液之義凡九:上卷云:體矯萬津波,中卷液逸玄中漠,左抱福醴液,津液具神通,咽液生萬神,下卷云:咽味生五芽,百關納津液等語,皆同理義。大抵人之津液,以流通關節、灌溉腑臟為上,而人或惡而唾之,則五臟枯槁,精神不爽,遂生他證,以至殞亡。

    咽液生萬神,

    神者本一心神而已,今分萬神者,蓋一炁生萬炁,所以有萬神也,天地亦一而已,其間日月星辰、風雨雷電,變化無窮,至如人,目視耳聽、口言手執足行,亦千變萬化,故能遇之善則吉,遇之惡則凶,養之則長存,棄之則死亡,所以有津液,然後萬神有所依養,無津液,則萬神離去不存。

    神水華池融。

    華池者,口也,赤龍者,舌也,以舌攪取神水,自生舌下二竅,左曰金精,右曰玉液,人有病,則舌枯,則神去,神去則人死。

    湧升灌而潤,

    水性就下,激而揚之,可使過顙,神水本自下生,湧騰上升,灌溉五臟,則身體顏容,光澤潤色,亦如水之在天地間也。

    往來無有窮。

    自下而上,自上復下,三宮升降,上下往來,無有窮盡,人之津液為炁所使,炁行則津液流注,炁滯則津液滯,故成疾。

    通生道之源,

    往來不窮謂之通,言津液上下通暢百關,滋潤一體,故曰道之源,《老子》曰:水善利萬物,故幾於道,水性柔順,故同道。

    天根常茂豐。

    天根,亦曰神谷,亦曰玄牝,《老子》曰:玄牝之門,是謂大地根。人身以腎為本根,故曰天根,房色過者腎必損,腎損則精無所依,故泄,泄之太過,則炁無所歸炁散●

    ,炁散,則神無所主,故離,離則形體枯槁,亦摧殞矣。故修行人常使天根豐茂,愛惜精炁,存養得所,所以為一身命脉,故曰天根。

    右件玉章天篆,一百一十字,上鎮顯定極風天,下繞第五壘人德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源清静津液,神通湧升,灌潤華池,神水往來,通生帝心一玄,是曰真中之神,長生大君,左生无英,右生白元,名異太一,司命冲靈,桃康合延,執符把籙,宗孝尚道,妙行全真,名曰真人,位證聖仙。聖仙者,曩日在世誅鉏凶惡,為民除害,功成道備,一家骨肉拔宅飛升。如許旌陽等是也。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精血洞明,精血神通。癸丑、甲寅、歸妹、豐。

    太陽化三晨,

    剛健中正,純粹精也,乃性之所寄,命之根也。寂然不動,實性命之所關係,可不貴之耶。晨亦日之名,日為太陽,晨景車輿也。凡人修煉,以子為冬至,得復卦,蓋一陽初動於地下,當此之時,敷座習定,除垢止念,淨心守一,令陽炁漸生漸長,至丑二陽,寅三陽,全為乾坤●

    ,如車輿之上升也。

    紫軒徹玄路。

    紫軒,日輪也,乃紫河車搬運陽炁已升入腦,玄路,乃雙關夾脊上入玉城關,至泥丸宮凝集,若出陽神,自此出入。

    元君保谷童,

    結中元真精魂名,元君即太一元君也,在頭,常遏死戶、開生門,令人長生。谷童,即黃寧童也,居胃脘,主消谷散炁,克化飲食,所以太一元君保此以為一身根本,俗諺:人無根本,飲食為先,既有飲食,無神主之,不得消化,元君謂之雌一,蓋女人為之女仙,得道皆號元君,最為極貴之稱。

    守胃塞死戶。

    死戶者,人所懼入也,精炁為物,遊魂為變,變則化矣,安能復生,離者不可復合,可不慎歟。谷童守胃脘,遏塞死戶,飲食既消,則人道生矣,《得道經》云:仍節飲食,祛遣尸鬼云云,或曰精血三真元,王君字黃寧,即結中元真精魂,保谷童子是也,故此章專以精血為主,修證妙行妙果是也。

    金符焕北華,

    金符玉契,皆真陽煉成,至真所寶,焕北華光華,焕爛爍瑛,北方十方皆有華,故經有十華妙行,即肺金生腎水之徵。

    玉契拔七祖。

    一云披七祖,非也,蓋得真陽所凝之金符玉契,七世祖彌皆出類拔萃,飛升朱陵火府,陶魂鑄魄,然後方可仙化。

    帝真灌上生,

    節中帝真精魂名灌上生,一名嬰兒,欲人生天界,丹在念頭一動為帝真,故《生神章》云:結胎守黃房是也,亦名幽臺生。

    斷息三塗苦。

    已於舌章五苦界下注訖,但三塗五苦之中,酆都太山泉曲十二河源地水界中,多少冥官獄吏,蓋由在世有英雄豪傑,剛毅勇猛,能决判疑異,伸曲就直,有大饒益於世務者,死則為善爽鬼,為地官選舉充地下主者,於三塗五苦、九幽地獄、酆都太山之中,取為幽冥官吏,冥冥累暗,處長夜之境,不睹三光,决異事斷疑訟,三百年一遷轉,此乃生不知道、不作善,因以政如此受任幽禄,開絕生根,修文昌大洞上乘帝一真道者,遠離此等幽官冥職。

    洞明清淨光,

    洞達明了本來清淨之靈光,輔以津液,皆水炁也,故曰洞玄洞源洞明,蓋洞源比津字,洞明比精字,洞玄比炁字。

    帝心太玄通。

    得帝心通徹照見無礙,與釋氏菩提心同,儒曰人之良知良能是也,人能反求諸身,收斂心神,凝集虛靜,自有通悟,釋云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同義。大丹為汞,水銀也,下入鉛鼎,以文武火烹之,結成金液,或者以帝心為章題,奈七曲祖師《玄契》以精血為章題,故從之,蓋心乃血府。

    宿命過去智,

    宿命因緣,劫前劫後,過去未來,智之所知,無不了然,蓋得宿命通,故佛之六通,宿命通為最,其他神仙未能臻此。

    根本元由中。

    原其自根自本,皆莫由中道,正心誠意,格物致知,無外是也,中也者,天下之大本,由中及外,粹然純全,內本外末。

    未來及他心,

    《中庸》謂至誠之道可以前知,故釋云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又云過去心不可得,見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不可得者,不可住此境界也,具六神通者,方知此。所謂六通者,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境通,如意通,具此六通,可以知先劫後劫三世所得因緣業力果報之自。

    一切無礙融。

    三界十方,無礙無障,混融一身,所謂萬化生乎身,《莊子》宇泰定者,發乎天光,故有知見生,又謂得解脫,然後有知見。

    洞源與洞明,

    已前篇洞源言液,此篇洞明言精血,皆水之屬,人能以此修證妙行,乃得六通具足證果,不退轉地永無失脫之憂。

    萬道由通生。

    萬道萬法,皆從水生,通則無所不知,過去未來之事如指諸掌,故經多以十通由斯生,十通成真通,則變化自然。或者謂語意繁劇,琪曰:且天王說經,始因靈風振響,寶光成音,集光中之音,反復敷演,方成洞章,玉宸序次其始末、太玄編集,經三聖人,然後成書,一經聖人手,議論安敢當,所以聖誥諄復,帷恐人天一語不能反正,故至再至三也,釋之者,不得不隨句命辭,雖前後委曲重重,亦欲人於一句下信解不及,則再於一句下得悟,又何難焉。

    右件玉章天篆,八十字,上鎮始皇孝芒天,下統第五壘人德君。

    《玄契》曰:真人得洞明清淨精血神通,則生洞明帝心太玄真道,先劫後劫,三界十方,他我根源,過去未來,七通八達,備悉知見,能斷江海水帝祁波、水虒泉曲河源、地根惡根魔籍鬼帳,常以洞源金酒洞明法燈供養元始天王,生炁潤根,通明朗慧,妙覺大度,進登玉清上品上仙之貴。上仙者,昔在人間修煉至真,已後白日冲舉,為玉帝保明,進大羅天,位三清侍臣,如張天師等是也。《玉清文昌大洞經》,乃元始天王所宣,而人或問曰:天尊天王有異乎?琪曰:元始之號不一而足,有稱元始天尊,或云混沌自然元始天尊,浮黎元始天尊,元始上帝,元始天帝,元始一炁天君,或元陽上帝,蓋諸天說法時,天人各以己見稱尊之而已。道本元名,非實有相也,志道據德之士,著名相,殢言語,是非道也,然未喻者不容隱,不得已著為書。昔天地未判,元炁始凝,形如雞子,中有混沌氏生焉,盤踞中央,自分清濁陰陽二炁于上下,頭乘乾天,腹盤坤地,混沌氏日長一丈,天地亦長一丈,如此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億萬劫,兩儀方定,以身中九宮之炁,上結九天,下凝九地,炁中之神王●

    九天,炁中之靈主九地,以心腎為坎離日月,五臟真炁為五星,九竅之精為北斗,以呼吸為巽風,以聲音為震雷,以津液炁血為兌澤,以身體為艮山,堪輿河嶽,似混沌氏形質,故崇卑不等,故有山崖峰嶺凸凹之不齊。混沌氏飛神昇化于九天之上,是為混沌自然元始天尊。身中蟲虱化為甲子十二相二十八禽,如子為鼠丑為牛,如角木皎亢金龍之類是也,形居坤腹而光射乾首,是為星辰,須髮毫毛為草木,形化為土,骨化為石,涕唾津液血尿化為江海河瀆,唯中和之炁集而為人,身長數百由旬,然人身尚未完,或為人首蛇身,或牛首人身,各以炁類相感,或飛行,或履地,上天下地,任有攸往,或相吞啖,無有鈐制,於是三皇氏迭生而治之,遂尊混沌氏為盤古先生,天皇地皇人皇即洞真洞玄洞神是也,是知天地人及萬物,皆是元始一無化生,而物物具有元始,皆因元炁始生,故曰元始。唯人得其炁之最靈者也,豈不大哉!今人所生之質,皆肖混沌氏,故伏義氏畫卦,體混沌氏之形,曰乾為首,坤為腹,巽為股,震為足,坎為耳,離為目,艮為手,兌為口,不以象之而直以為字,當知是體混沌氏明矣,皆一炁流傳並隸其子孫冑胤,豈不貴哉!世人多以酒色財氣戕賊元始,鑿破混沌,故天神演此洞章,令人吟詠,情性感召,元炁圓融,始相以合夫混沌自然元始之天,則欲壽得壽,求仙得仙,坐致自然,永為真人矣。中陽子衛琪稽首。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七





    此句,疑當作『則炁無所歸而炁散』。

    ●『坤』,疑此字為衍文。

    ●『王』,疑為『主」之誤。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