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卷八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注。元期道士衛琪撰,書成於至大三年(1311)。以圖書易學及內丹學理,注釋南宋道士所編《大洞仙經》。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註.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70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八

    東蜀蓬萊山中陽子衛琪註

    道言:爾時

    道者,真净明妙,虛徹靈通,天地未判,父母未生,卓然而獨存,天地萬化,萬事萬物,無不混然其問,萬殊一本者也。《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是也。在人為心,變化莫測,隨事隨應,静而為性,動而為情,情逐境移,移而不止,化而為欲,心性情欲四者,同出而異名也。人能静而守心,則本性自見,若逐情欲境界流而忘返,則汨於生死苦海,何由出離,故天人說經以道言者此也,玉宸道君演元始之妙音,故曰道言,守性為玉宸。

    元始天王以大洞高上混洞太無元天寶玉皇之炁,註見上卷高上洞元句下,結一寶珠,

    名曰黍米珠,又曰摩尼珠,註見中卷體寶圓珠映下,此第二節既知道之所在,即壁立萬仞,兩手放下,閉眼一跳,坐虛空中,上不頂天,下不履地,浩浩蕩蕩,渾無際涯,於混沌洪濛中自有所得,所得之妙,如病得藥,如夢初覺,如獲尺璧,如得寶珠,此乃玉皇之炁聚而成珠之時也,豈不樂哉!第三節既知樂處,逐處圓通,通身手眼,無有隔礙,纔到此地,不可執著以為自足,須是把他撇下。

    命之曰蒼胡頡。

    蒼者,青陽正色,胡者,大也,元炁光明正大,頡者,直上而勁,故下品十一章云:五炁理中頡,言元始以其至大至剛之炁,結成寶珠,而命稱之曰蒼胡頡。命者,天命之也,蓋天理流行,賦與萬物謂之命,人稟受以生謂之性。蒼胡頡者,性之德也,以其剛健中正純粹精神所發。

    曰:吾以此寶珠,從道妙一,善貸生根。

    寶珠非有象,乃人之性命也,《魯語》曰: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豈下格小僊之所可與聞焉,蓋元始自稱曰,我以此寶珠,從天一生水籍以為根,以立天地。善者,水善利萬物,故幾於道,或曰:從道妙善一貸生根,必誤,一者道之子,道炁一動而生水,故一為天地之根,萬善之長。《老子》曰:夫唯道,善貸且成。善貸者,假借之而已,天地萬物,無非假此以為生成之根。

    孕玄分元,誕始傳真。

    孕玄者,包含太玄也,分元者,開明太元也,誕始者,發生太始也,玄元始三炁化生三寶君,父子相承,師資授受,故曰傳真。三炁,太玄之炁所生融炎演三炁,太元之炁所生旻景逐三炁,太始之炁所生混洞浩三炁,總謂之九炁,所謂三炁合德,九炁齊併。

    化生諸天,

    九炁各生萬炁,以生成四梵種民四天、無色界四天、色界一十八天、欲界六天,謂之三十二天。此下又生八梵九天,與日月星辰羅列空界,《度人經》五文開廓,普植神靈。《易》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炁交感,化生萬物,自此已往,人物芸芸,蕃衍盛大,唯人最靈至貴,位乎其中,當體道法天以神明之。

    凝成萬炁。

    此句當在化生諸天上,元始凝聚本身之炁,開演以成萬炁,方可化生諸天,《大有金書》:玉皇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億萬炁。

    大哉至寶,惟我獨存。

    元始自稱,如《易》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至大二字,惟乾坤當之,獨存,獨有也。今《大洞經》又在乾坤二卦之上,故謂之无極,無極而太極,《易》曰:太極生兩儀。兩儀奠位,混沌氏立,頂天踏地,混沌日長一丈,天高一丈,地下一丈,即元始是也。

    今為玉宸道君重出斯寶,

    《易》曰:苟非其人,道不虛行。元始久蘊此寶,待其人而後傳,玉宸道君即靈寶天尊也,元始以此大道傳之與靈寶也。重出斯寶者,蓋元始於龍漢元年化生,當年出書者,出此書也,今為玉宸重出者,此經當在開皇以後一再敷演之耳,諸天諸地各有定位,孔子所謂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書》所謂五典有序。道經曰吾乃汝之根,亦此意也,亦猶乾坤坎離,始有四象,便有八卦,亘古布列,不知其幾劫塵後,至伏羲氏出,仰觀俯察而畫八卦,方且顯露,文王重爻,孔子繫辭,經三聖人手,始得廣大悉備,將以順性命之理,兼三才而兩之,此《大洞仙經》先天先地已有之矣,至是元始重出之,道有所待,豈可輕易,道君昇付太玄道父,亦經三聖授受,然後三界鬼神及諸人天,方知所生之自,蓋自乾知太始一元之炁也。

    諸天帝王、天真大聖、瞻望寶光。其光分敷百千萬億,結成《大洞仙經》。

    真仙翹首仰望景光,分輝散彩,光華文縷,有百千萬億,無量無邊,不可思議之光,結成《大洞仙經》。又《玉經》云:蘊發光芒,又載十七帝光之類,皆自己身之中靈光,所以能結成文章也,又如五方真文玉章,皆係天光神炁凝結成文也。

    王文●

    凝而成雲,絢而成章。

    王●

    者寶之至也,言其寶文凝結成雲篆,絢綵成文章,雲漢昭回。

    諸天帝王、天真大聖以清明識,以始通觀,以華舌通,齊聲宣詠大洞雲章。

    諸天帝王,如三十二天帝,釋氏以天王稱,道以帝者稱,諸天各有天真大聖,既見空中雲文玉章,各以清净明了知見識認,以始通道眼觀睹,以玄明華舌通議,諸天帝王真仙萬口一辭,同聲唱和吟詠洞章。

    音徹萬天,流響九地。

    《玉經》云:流響雲營,又曰:六合至邇,三景非遼,同其音聲,響徹九天九地。前三品並不言地,惟一向說天道,至此方見有九地,蓋先陽而後陰也。九地者,九壘土皇也。一曰元德,二曰皇德,三曰帝德,四曰王德,五曰人德,六曰地德,七曰里德,八曰福德,九曰昌德,此九壘也。每壘一重土、一重水、一重風。各有四土皇,分掌四方之域,號三十六土皇,各有土父母宗正令卿、丞長將佐二千石等官僚曹局,各以萬眾分掌機務,上有五嶽名山,總制綱權,每壘動計萬里,而天真在諸天高高之上吟詠洞章,其音聲下達地水二司,如此周徧可謂大矣,蓋以元始一炁周流通天地之外,無遠弗屆。

    天界地界、水界神鄉,一切神靈,不離本座,俱睹雲章絢目,仙梵歷耳。

    天界,上元天官所統,地界,中元地官所轄,水界,下元水官所管,三元各有攸司,主管鬼神及人天罪福,每年正七十三會,考較實非細務,故下云:三元乘晨回,太一上元炁,因知首章係上元九府四司也,諸天大聖為能宣詠洞章,其餘三界鬼神不動其所,惟能得見雲章絢耀其目,喜聞仙梵一歷耳根,頓悟大乘,蓋諸天人民雖受快樂,終不悟道,今見洞章,心所渴仰。

    皆悉百生障滅,萬劫塵消。

    清炁為天,濁炁為地,冲和之炁為人,而人自曠古以來淪洄其間,不知其幾萬劫塵,或為天人,或為鬼神,或為世人,或分男女,或入異類,千生萬生,出彼沒此,升沉濳躍,不知幾何,不可以筭數譬喻,經云:百生萬劫。誠如是也。幸而今日得復神靈見聞妙理,敢不兢兢戰戰進修,以滅往者不知不悟之因,於是此心一悟,則前生今世一切過惡普皆消滅,鬼尚如是,人胡不然。釋云: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慧日者一心也。

    三塗九幽,十方惡趣,

    三塗註在中卷拔出五苦界下。九幽者,東方風雷,南方火翳,西方金剛,北方溟泠,中央普掠,東北鑊湯,東南銅柱,西南屠割,西北火車,總謂之九幽地獄。諸天諸地真仙鬼神,既以各分尊卑職分,定位不紊,則又有刑憲賞善罰惡之司糾正,真仙則有流金火鈴及雷神,謂之杖直繩法,鬼神則有天一北獄女青條律,地下考人之功過,則有三塗五苦九幽酆都諸大地獄,故十方三界羅列凶惡鬼趣,以治其事,考驗功過。

    咸承光音,所及十纏九結六染七塵,於時頃間,一時解脫。

    十纏者,十惡大罪,不孝父母,不忠君王,不敬三寶,殺生、偷盜、邪婬、貪嗔怒愚癡、綺語妄言、惡口兩舌等是也。九結者,負命、負財、負呵罵、負心、負人、負國、負鞭撻、負力、負恩義等類是也。六染者,即釋氏所謂眼耳鼻舌身意也,聲香味觸法是也。七塵者,喜怒哀樂愛惡欲是也。三界鬼神皆承仗大洞寶珠之光,檀熾鈞之樂音,所有風世纏結染塵,咸於此時,頃刻之間並得解脫,所謂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玆以人身言之,蒼胡頡者,即《度人經》之黍米也,人之一點靈光便是,化生諸天者,即人之五體百骸血榮炁衛也,諸天帝王齊聲宣詠者,即心念一動,一身之炁血運轉流通也,萬天九地者,即人上至頂下至踵也,天地水三界者,即人三田也,障滅塵消者,乃炁體和暢也,三塗九幽者,即腎部情慾也,咸承光音者,心個所極也,一時解脫者,諸塵漏盡也,中田之上諸天真仙,即清明神識上部人神也,中田之下地獄鬼神,即下部人神也,若修清明,則此神化為真仙,若染情慾,則尸穢皆化地獄,一善一惡,不出乎一身,為鬼為仙,在反掌間爾。

    於是太玄道父前詣蕭臺,再拜稽首,求受寶珠所結《大洞仙經》玉文雲章。

    於是太玄道父慇戀前進,請受大洞雲章,須知此文章乃自己真炁所化,能養浩然者。充塞天地,周流六虛,化生萬物,上通泥丸,下達湧泉,需蒸關節,煉成陽符玉文,及至成全,復化玄炁,歸于虛無自然矣。

    庶以導化人天眾生,俱兔萬灾,咸消眾罪,不沉苦趣,俱等一乘。

    忠恕為道不遠,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道父之心,欲推己以及天下,故令眾生皆與我一體,可謂用心普矣。導,一云道,非也。道父請曰:而今而後,庶可以導引開化塵世人天及諸眾生也,三界鬼神已得聞見,惟人天眾生尚未及此,故專為請受以化之,使之但得聞是經,免釋萬灾千障、諸業眾罪,自今已往,更不沉淪惡趣,皆得升入一乘果位,三界鬼神元有仙職者,俱升一等,亦如人間恩例,普覃一體,故幽明普利,人能掃除一切根塵,萬事萬物一無所染著,是名一身清净,一身清净則多身清净,多身清净則一世界清净,一世界清净則無量世界悉皆清净,豈有眾生灾罪之說。

    弘是願言,慇懃啟請。

    道父發弘大願元始前,勤勞前進啟問請受寶章,三寶貴重,正法難遭,當盡禮。

    元始天王命元神大聖、玉宸道君具俯仰威儀,手付太玄道父蒼胡頡寶。

    元神大聖,或云八聖,訛謬太甚,殊不知三寶尊重,況授受之際,以心印心,口傳心應,威禁至重,其孰能與之哉,以八聖而篷三寶之席,其不為火鈴之擲幾希矣。元神大聖玉宸道君當作一句念,蓋道君乃元始之元神也,如華嚴善財即釋迦之精神變化也,若以為八聖人在玉宸之上,則三寶何以為貴,道君老君在八聖之下,理叉無此。具俯仰威儀,元始本為道君重出,而道父請受之勤,於是元始就席命玉宸傳與道父,遂具俯視仰望之禮貌,威者可畏,儀者可象,言其進退俯仰之節威嚴如此,則玉宸親手將《大洞仙經》蒼胡頡寶付與太玄道父,由此觀之,三聖遞相授受灼然可見,何從別有八聖焉。以人言之,太玄者,即兩腎間一點真陽元命也,前詣蕭臺者,乃升中央黃庭也,求受寶珠者,真陽合於祖炁也,元始命玉宸者,乃意以歷劫不壞元神會於元官也,手付寶者,丹已成也。由此觀之,則修習是經,即是修煉金丹大藥,一體當反求諸其身,不可向外馳求以招譴。

    元始告曰:此蒼胡頡寶與檀熾鈞音,若非太玄,何能求請,唯子慈深願重,可界寶章。

    元始重告道父曰:此經聚則為蒼胡頡寶,散則為檀熾鈞音,深為貴重,若非道父,誰敢求請,惟道父慈愛眾生之心甚深,救度眾生之願頗重,故可以昇付寶章,三寶師資授受之間,尤且諄切至再,保護至重,況下格小仙豈容易聞,切見世人輕傳竊漏,或生謗訕,豈無冥責者在焉,此以內言,若非太玄者,一點真陽可以成丹,故曰可畀寶章。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一,天一生水,一玄妙行。乙卯、丙辰、旅、巽。

    九皇上真炁,

    九皇,天上有九皇,地下亦有九皇,星中亦有九皇,真仙亦有九皇,如近世張平叔等皆九皇真人,因較劫運之謬,謫降人問,《度人經》:本命曰誦之,得九官真人。皆是玄元始上真之一炁化生,即上卷所謂九月所受之九炁是也。又喻人頭有九宮以應九天,身有九竅以應九地、九州。或以為九真炁,心中一真,胃脘二真,精血三真,肝中四真,脾中五真,肺中六真,腎中七真,膽中八真,泥丸九真,即生神九帝真炁,同出而異名,乃三十六宮之總會所在。

    四司天仙王。

    四司,即四天王也,常以八節日,命三界四帝煉化學仙之人,東華宮青童主之,朱陵宮上元君主之,西華宮王母主之,北上宮玉宸君主之。亦喻人四靈也,故四靈金木水火也,土無正形,寄旺四季,辰戌丑未是,戊己乃中央真土,謂之天地土皇。又曰四司者,司命司禄司非司危,乃天上四司,司命司禄司功司殺為地下四司,經曰:天仙土者,叉天上四司也,人之四司,眼司視,耳司聽,鼻司臭,舌司味,儒書謂之五官,視聽臭味皆欲得其正,不為邪炁所乘。

    飛霞散天日,

    天玄而地黃,散天日者,各現其正色也,蓋諸天各有日月星辰天真,飛霞散彩,光奪天日,喻人四炁朗清,照爍元陽。凝焕六合房。凝,結也,焕,明也,言天真飛霞散彩,凝結焕耀於天地之間,喻人大丹成就,光明烜赫於上田,謂之六合房,即腦宮是。

    上真朝玉清,

    諸天真仙亦當整肅威儀,以朝玉清上帝,喻人修行以中為主,凝集四靈之炁,上升泥九,謂之朝元,久之可政神仙。

    乘景晨中暉。

    景晨,日月之域也,於人乃兩眼是,此言乘日月之車輿也,言諸真上朝皆乘車輿,光暉煒爍。大丹之道,牛車鹿車羊車三車搬運,上通崑崙之頂,天真有景晨明霞之輿,後云駕景登絕霄,故知景乃車與左右之日月也,暉者,光彩焕爛,言丹自黃道上昇之候,經云溫溫鉛鼎,光透簾帷。

    五辰號發紐,

    辰非北辰也,乃司命精魂君,名曰發紐,即五炁五辰,壬子戊子甲子丙子庚子是也,謂之五子歸庚,亦謂之五老啟途,紐,關鍵也,五臟氤氳之炁發其關節,方得凝集於四靈,辰者,亦皇極之辰之元會運世也,循環天地之間源源不已,《度人經》云:旋斗歷箕,回度五常。五常,五辰五行。

    捧籍啟虛皇。

    諸真各執版籍,言世人罪福,虛皇,即玉帝也,專一主管上方上界之事,以喻人真炁,自九關百節之中聚於泥丸。

    逸绿登紫清,

    紫清天,即玉清聖境元始所居也,逸绿,輿也,一云逸绿與回禄同,九關精魂名回綠,道字絕冥,此绿字作顏色字看。

    金符刻羽宮。

    金符玉冊乃紀神仙之名,羽宮者,蓋梵炁所化輕浮之宅,亦水為羽音之謂,大丹非金無以為體,故金為丹母生水。

    領玄蒼胡珠,

    諸真咸受五色蒼頡之珠,以喻丹成,萬炁凝聚,而領受百靈拱衛以侍之。蒼胡見中卷註,乃人之性命鉛汞所就也。

    弘濟登普光。

    弘,大也,濟,渡也,必令皆得其所,在人可以大弘利濟而登上普光明殿,聖人之用心无不普,必令上下咸得其所。

    運度玄中人,

    太易為玄炁,應度者,以劫數無運論之,合道者當度。玄中人,如《生神經》云:應合得度者幾萬人。既以成道,當出世度人。

    嚥味生五芽。

    味者,舌下之津液,以應天之水,謂玄炁中人得漱咽灌溉之道,當生五芽珠也,即五臟之精華凝結五味,酥辣可咽。

    結集成胎仙,

    婦人懷胎在下田,與腎相對謂之胎田,男子常能存養胎息,凝結神炁故無饑渴寒暑之所撓,陽神出入,謂之胎仙。

    丹母全真陽。

    大丹之母,以純陽為之,若不尅化陰炁,不成丹也,謂之金鼎龍虎大藥,坤為母,經云:產在坤,種在乾。女子十六天癸降,男子十五天精泄,人之初生,為純陽之質,為乾卦,自十五泄精,至二十五,拆初爻為陰為姤卦,三十五,拆二爻為遁卦,四十五,拆三爻為否卦,五十五,拆四爻為觀卦,六十五,拆五爻為剥卦,七十五,拆六爻為坤卦,純陰也,陽爻消盡,則去死不遠。陰陽和合,本有生生不窮之理,人到中年,女男已具,便可止慾,煉丹母以全真陽復本性。

    主伴合元範,

    宗門云:賓中主,主中賓,如善財,參見五十三位善知識是,今以先天炁為主,以後天炁參之,元範,法度也,循合法度,規矩準繩而已。煉金丹,須慎言語,節飲食,省睡眠三者,次則厚鋪坐褥,解寬衣帶,端其身,直其脊,唇齒相著,舌拄上腭,微開目,常視鼻端,八者不可缺一,合元範者此也。

    太易生玄光。

    太易在混沌之初,無極動而為陽,生天一之水、太玄之炁,故曰太玄。玄者,黑也,言水炁之初生而色黑,故曰玄光,乃先天一點靈明,是曰性,從虛無生靈,是曰神,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也,未入殼子內,則上下與天地同流,既歸人身,各有所附,人無此靈,則頑然一物而已,神居泥丸。

    右件玉章天篆九十字,上鎮太皇翁重浮容天,下統第六壘金剛鐵澤地土皇君。

    《玄契》曰:太易一玄妙行息門炁通,初入性根,始於心地,次第生長,滋茂成林,蓋由斷疑,遂生信解,乃曰一度修證,一曲水天,行一百功,從聞入見,一和含攝,皆起初聞,由是天寶為之開光,黑帝為之通血,北斗落死,定名玄籍。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二,地二生火,二元妙行。丁巳、戊午、兌、渙。

    天皇上真炁,

    前云:九皇上真炁,今云:天皇,蓋天皇大帝在紫微垣勾陳宮,眾星所拱之位,故云星中之尊,總司天府星辰之事。又流珠上一寸為天皇宮上真炁,皆自元始所生也,王弼云:實三元之胎祖,鼓舞裁成。正同此論,此乃混沌太無元、赤混太無元、冥寂玄通元所生玄元始之三寶真炁。

    三元乘晨回。

    晨,一云神,非。三元,天地水,三元各列百二十曹,主掌世人罪福,每年三會,考較簿籍,按《生神章經》並《三元經》、《三官懺》等所載,三元考較,實非細務,蓋三元上朝玉帝,奏人罪狀,乘景晨之輿,以喻人以三元之炁導養形神,所謂三元導養,二象攝生。《中庸》云: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不見,聽之而不聞,體物而不可遺,元亨利貞,屈伸往伸相感而利害生,罪福之報咸在是矣,雖係人之感召,然亦有鬼神司其分數也。

    法垣興朱霄,

    已於中卷十章解釋,朱霄,絳霄也,乃九霄之一,太丹之光炁開太丹之天,凝絳霄之宮於南方,法垣,紫微太微天市等。

    帝昌啟玉扉。

    泥丸九真帝昌上皇字先靈元,其時開玉戶以相待,炁隨神往,咸歸眾妙之門,禪宗云:別具一隻眼看,正謂是也。

    拔尸命門內,

    拔取尸穢之炁,令離命門,雙腎右曰命門,一身命脉之所關係,人不能貴其炁、固其根,貪愛婬慾搖動命門,死不遠矣。

    解結桃康階。

    解釋結滯根蒂於桃康之階,桃康乃真炁正神,即腎神字合延,又云玄冥字育嬰,人神之名,或一神而兩呼,兩神一呼。

    斂神保五籍,

    聚斂一身萬神,端以保守五臟,上以應五星,中以應五炁,下以應五嶽,皆有版籍存焉,乃註記世人得道之仙名。

    越轉入太微。

    太微乃南斗之垣,經由三界保舉,乃得入太微,皆自下而上,展轉陞遷,由太微而登三境,是為三清侍衛之臣。

    單入而雙修,

    以一身而入道福慧雙修,利及幽顯也,喻人存念一誠之明,參究一竅之妙,而先天後天之炁並為一家,打成一片。

    一曲水天聞。

    始因天一生水,而方得地二生火,故下曰海日,蓋水性就下而行地中,其聲響應于天聞者,不聞之聞,君子恐懼乎其所不聞,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況暗室屋漏之下,十目視,十手指,敢不恐懼!其獨鶴嗚九皋,聲聞于天,謂修行人靜極,則天上地下無一聲可逃,悉知悉聞,或以聞為開。

    海日自東生,

    地二生火,故曰海日,蓋日出東海上扶桑山,喻人欲結胞胎,陰陽炁凝聚於己,六陽純全為乾卦,乾體具方得成形。

    元命昇太初。

    元命,元炁也,天地根於天一而至地二,形炁眹兆之始,人命根於精炁交感,真陽凝聚,方結胞胎,化太初欲形之時。論性不論炁,不備,論炁不論性,不明,蓋性神也,屬陰,命炁也,屬陽,修性不修命,不免宅舍易敗,修命不修性,雖千萬歲,終是不明妙理,故性命雙修為上仙果位。

    右件玉章天篆六十字,上鎮無思江由天,下統第六壘地德君。

    《玄契》曰:太初二元妙行息門,通觀起性心動得性之機,念信不忘,守信不失,為信而行,夫五信在中,心和見和,乃曰二度二點火地行五百功,從見入觀,觀定則澄神,神澄則炁清,始名正觀二和含攝神目方瞳,由是靈寶開長夜之幽,赤帝養通和之炁。南斗上生注記丹文。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三,天三生木,三始妙行。己未、庚申、節、中孚。太一上元炁,

    茅山《玉經》無此章。太一見前注,前已兩見上真炁,今日上元炁,泥丸宮亦謂之上元宮,主司天府事,或曰禁,無義。

    日中司命童。

    太陽宮中有日中司命接生君,字道靈,又曰司命靈童,以喻人心,屬陽,而司命者,心之神也,一名丹元,字守靈。此章言人心屬火,火生於木,母隱子胎,五行顛倒術,龍從火�出,《陰符》云:火生於木,禍發必尅。木中生火,而反燎於薪,於事上有反害之禍,於丹道,木三火二為五,有變化機。

    煥然神光明,

    心為離明之象,神明之府,其靈光煥爛。修此《文昌大洞》,如揩泥中珠,拂塵中鏡,吹寒爐火,復取其本然之光明而已。

    披霞升帝墉。

    霞有五色,彤霞、丹霞、絳霞、朱霞、紫霞,皆陽炁也,此言心神披此紅霞,上升泥丸玉帝之宮墉城也,註在前,字多互顯。

    列坐震靈席,

    萬神皆列坐席於震位,東方木德,乃發育生炁之地,帝出乎震,少陽之位也。下見二震靈,註至此,見坎離震三卦也。

    混合五日房。

    五日為一侯,言精神混合於紫房,五日後方各還宮室,大丹之道,片餉工夫立躋聖地,此蓋言火候當以時日守之,抽添進退。傳曰: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回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又曰:回心三月不違仁。人既得此竅妙,當力守之,則將終身,然何拘於一候也。五日,亦五帝散日精,日中開五暉等同義。《靈寶經》云:七日七夜諸天日月星宿一時停輪,此皆以神炁凝集,陰陽混合於空洞之中,目不瞬、心寂定為是。

    白炁育尚生,

    胎中一元白炁君,名育尚生,字盛昌,一名玄歸子,後章云:右輔歸盛昌,《生神章》云:務玄育尚生,又云腦宮玉帝名字。

    青君案延昌。

    結中青炁君案延昌,字合和嬰,乘東方木德歲星之炁,流布正真生炁,降注人身及萬物肝部之中,以生三魂之精。

    左携精上門,

    節中黑炁君賦來生,字精上門,蓋青君携之,以生左目童子名飛靈,在頭為日,日有九色光芒,輝煌熠耀為九魂真。

    右抱合和嬰。

    白炁君右抱青炁合和嬰,合以太和之炁,以生右目童晨嬰,在頭為月,月有一十四曜精彩,清明瑩潔為七魄之真。

    我生日月華,

    人之兩眼如日月之代明,天地之心元不洞見,而天下豈外我耶,天道流行,化生萬物,凡有聲色貌相,而盈於天地之間者,皆物也,既有是物,則必有當然之理,而自不容己,是天所賦非人所能為。《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天地萬物皆備於我,二炁備體,則雙目如日月之光華,金丹謂日月合璧是也。《參同契》: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又曰:晦朔之間,混沌洪濛,陰陽炁全,此日月交合之時也。呂仙曰:曲江上月華瑩净,有箇烏飛。

    友寶赤炁王。

    友取和諧,寶取貴重,赤炁王乃心之神也,當愛護之,使安靜和平。或曰:友寶乃赤炁王之字,即靈臺虛明不昧之理。

    八景照泥丸,

    三部八景,乃脊梁三八二十四椎,歷其關節,上照泥丸,三部八景之神,內名隱諱,註在中卷,在人精思,神明自來。

    朗然洞房中。

    洞房宮在腦宮,元陽真炁自二十四節上升洞房宮,明朗洞照八室,至此下視六極之境,如在掌中,所謂三境非遼。

    嬰兒為赤子,

    下丹田之神名嬰兒,如初生之赤子,即我修此道,復歸於嬰兒,兒復化為玄炁,《傳》:如保赤子心,誠求之,雖不中不遠。

    混合生玉容。

    坎離交姤,水火既濟,陰陽混合,凝聚成丹,於元宮溫養得所,抽添得宜,自積于中,而形諸外,見於面,盎於背。

    五道秀金華,

    五道即五行,具體於地,而炁行乎天,如人之五臟具於內,而五炁沖於外也,故五臟皆發秀。金華者,天中之山名也。

    位為上清公。

    當列位於上清真境,作仙公之貴,公侯伯子男亦如人間五等之爵,上清中脘是也,萬炁一定位為中宮凝而成丹。

    七祖斷玄滯,

    七祖九玄有滯礙不得出離者,自此如刀割斷,一齊解脫,幽夜冥關,更無阻滯,同與飛升上境,證聖成真,快樂自在。

    身神乘仙風。

    一身之神飄然輕舉,如列子乘風而行,上古三皇時,人多身輕,飛行虛空,後世因食五穀甘味,故沉重不能飛行。

    徘徊三清上,

    優游於三清之上,位在三清,而遊宴可至三清之天,生能游神於三田,死則可以陞三清之境,在三十二天之上大羅界。

    和樂返胎嬰。

    《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蓋大洞至此,返老還嬰,和樂且耽也,頤養和炁,嬰兒自生臍腹之中,如懷胎狀。

    大始三炁周,

    太易太初太始,即太玄太元太始也,玄元始三炁周備,是為天地之根也,人生至此,界已具備,丹亦如是,火候周備。

    真文肇生明。

    真文如五方雲篆,煉之於洞陽之館,冶之於流火之庭,方始成文,天真皇人書之,以鎮安天地,此《大洞仙經》,元始以混洞太無之炁結成珠,珠光分敷百千萬億,凝而成雲,絢而成章,演成《大洞仙經》,其真文寶符肇明於此,人生至此五臟具也,謂之五文開廓,五神各守五臟精華故曰文。

    右件玉章天篆一百二十字,上鎮上揲阮樂天,下統第六壘地德君。

    《玄契》曰:大始三炁妙行觀門通,定記信金石,至信大成,善信能修,堅信進趣,方名正信,十信大全,意和則生炁延,志和則大美益,炁和則三炁就,乃曰三度中三真天數,分一千大功立,從聞入見,從見入通,由是神寶為之制萬靈,青帝為之護魂爽,東斗注長生之筭,木公書青簡之名。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四,地四生金,四梵妙行。辛酉、壬戌、小過、既濟。

    元靈黃房中,

    此章當以金為主,色黃,以應中央脾臟,黃房乃黃庭也,《易》曰: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正謂此,元靈即虛靈不昧是。

    內有黃寧童。

    精血三真元王君,字黃寧子玄,住黃房中,主管尅化水穀之府,披錦衣黃裳,坐金臺之上,周圍城郭,亦謂之太倉。

    左有堅玉君,

    胃脘二真堅玉君,字凝羽珠,守胃脘之左,主管胃炁水穀,滋養四體,令如金玉之堅,真炁如碧雲之色,下布太倉之府。

    右有帝昌皇。

    泥丸九真帝昌上皇,字先靈元,守脾胃之右,分散水穀,灌溉五臟肌膚,俾之昌盛。一云帝昌童,必誤,不應重作童。

    浮黃翳神炁,

    脾炁屬土,土色黃,真炁蒸翳,蔭下田之神明真炁,丹經云:名為神炁穴,內有坎離精。所以精炁神三者皆聚於此矣。

    鬱鬱虛靈谷。

    葱葱鬱鬱,覆蓋虛靈之神,保護容顏,此乃堅玉君帝昌皇之真炁,下注於脾胃之府,如塊葱鬱之盛,所以潤澤顏色。

    青肝明輪子,

    肝中四真青明君,字明輪子,受胃炁而雙目明朗,肝屬木,木色青,故曰青肝,明輪者,日月也,諸天日月為飛精,諸洞日月為伏根,人間日月為明輪。若吞明輪者為仙,服日月光華各有法,能澤五臟潤顏容,木屬東方甲乙之地,乃日月所出之門戶,地衹於此、旦望迎送鬱儀結璘之神。

    開朗徹八窗。

    日月所出,容光必照,況八窗玲瓏,豈不明朗。一本作八聰,必誤,蓋八景照泥九之類,言其光彩熙媚,照耀三部黃道。

    太一儔丘蘭,

    儔丘蘭,斗中大女名,又曰下脘神名,皆比喻也,如僧問西來意,曰庭前栢樹子,又曰濂溪窗前草,與自家意思一般。

    奉符入玉宮。

    奉太一之命,捧符執節,升入腦後玉帝宮中,呈世人罪福,凡初一、十五、庚申、甲子、本命之日,上奏人魂神問之所作。

    拔赦七世罪,

    超拔七祖之魂,赦宥愆咎,蓋魂神聚於泥丸,呈人所行善惡,首先超度七世祖欐,若人無善因,則累及祖禰受罪。

    回元期十通。

    《度人經》所謂十回度人,十通亦土之成數,回元即返本還元之說,期以十遍周過,可以度脫七祖九玄之幽魂滯魄。

    混合帝一室,

    回風混合於帝一之房,帝一室在玄關之中,或謂《大洞經》無倫序,互相參維,難可尋詳,蓋此經以回風混合為目,故前後上下左右互換,實由珠光交映絢耀叢雜所以成文,不可以一槩論。昔鄧欲之字彥達,隱於洞靈臺,修混合帝一之道,每夜誦《大洞經》,或感魏夫人下降,告之曰:君有仙分,且誦經不倦,故來相訪,一日忽見三青鳥至,如鶴鼓舞飛鳴,移時方去,欲之謂門人曰,青鳥既來,朝會至矣,遂玄化成仙,豈非帝一之徵焉。

    五老變孩蒙。

    五老見前注,今以修大洞回風混合之道,皆變為蒙昧,為無知識孩提之童,五老者,五行是也,故曰老●

    即五臟神也。

    太素梵行初,

    炁形質具,未始相離,謂之太素,修進梵行,未滿之初,火候未足,金丹未圓,梵行妙果方至第四,更宜饉恪,精進毋怠。

    一善四金通。

    一者水也,善利萬物也,所謂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丹之道,天地生成之數,地四生金,名太素,水生金,子隱母胎,金為神性,居上丹田,是謂頂門,人呼為性門,性最靈,故性門未合,尚知前世事,及其合則不知也,寄體於心,以應萬事,人能知性門,可以修太素妙行觀門,化為金仙。

    右件玉章天篆八十字,上鎮無極曇誓天,下統第六壘地德君。

    《玄契》曰:太素四梵妙行觀門,通生初弘一善,精水沾濡,枯朽發黃,是曰精和,精和則神和,神和則炁清,炁清而和,故曰清和。四度克成四金,地數五百功分,由是太一以具神身白帝,以侍魄元,西斗記名玉靈瑤篇。

    元始天王曰:文昌大洞玉章第二十五,天五生土,五靈妙行。癸亥、未濟、乾。

    太極主四真,

    四真,乃太易太初太始太素也,太極為之主者,以其五太至此方始得離,而各具其體,所謂物各有一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即四真也,又有皇極為君臣民物,炁運為年月日時,數為元會運世,人為形體性情,天地人物莫不由此而生,在天則有太極真人、太極仙翁、太極仙官,掌管仙籍,徐來勒、霍山王元輔、西粱子王總真、安度明、鎬京社沖等,皆號太極真人,《玉皇經》中四真人與釋教《楞嚴經》之四真,其實一也,在人為心肝肺腎,為四真。

    凌羽逸上清。

    凌羽,奮迅其羽衣,以逸遊上清之天,古詩:刀圭入腹生羽翰。人服黃精,不食五穀,即生毛羽,可以飛空步虛而行。

    七轉召司命,

    七轉,七返九還也,丹道至是,火候足矣,可以召心中司命之神,與之同遊上清也。上清,即心府絳宮,萬神所朝之處。

    太一揚威明。

    太一在頭,明揚其威武,在人硬打塵勞,勿令睡魔陰邪之所侵撓。昏睡則精神散失,魔鬼欺凌,故為武備以鈐飾之。

    司録保儲命,

    《度人經》有司命、司禄、延壽、益筭、度厄尊神,同此義也,司禄神君主生生不窮之理,所以保舉儲二之命,為大根大本。

    三舉登震靈。

    太極既判,天地定位,乃立東王西母為萬物之父母,今來司録神君,常三舉其長子以主震器,俾不墜其緒,故知立天地之道,與皇極之道無異,誦之者,以此祝頌東皇千秋者。

    魔王來受事,

    得道之人,非魔王保舉不得過三界,既得過度三界,承奉玉音,令掌管機務,則向來遏截吾之大魔,必來拱聽受事。

    仙官束鬼精。

    《易》曰:精炁為物。言精炁聚則為生,遊魂為變,魂升魄降為死,既死則為鬼。孔子曰:昭明焄蒿悽愴,此百物之精也。酆都有六洞宮仙官,雖管魔鬼,亦係仙職,隸天官所治之府,故仙官將為修行人束縛其鬼精,不令返道敗德,此舉陽抑陰,則性圓而情滅,可以陞進三境,果證真仙。

    月中青帝母,

    一云日中,非也,青帝亦陽也,母者陽中陰也,亦離宮腹裹陰,後云月母寧素蘭,同義,日陽月陰,一合而生成萬彙。

    號曰芬艷嬰。

    此乃月魂名,號雌一之神,道經:月中桃康君,燦爛黃房內,月宮仙方盈等語,皆同,天地以陰陽交,而生化之理具。

    太張上五符,

    黃素中元君圓華黃仞,字太張上,進五靈之符,安鎮天地,如人亦以五炁安鎮五臟也,此章應土,總統四象,故言五符。

    安來上玉名。

    紫素左元君翳鬱仞字安來上,玉名,玉字也,一本作安來生,太誤,蓋三素君玉諱白素,右元君啟明蕭仞字金門上。

    混化六合室,

    混化歸乃九魂名也,當混合變化於六合者,方輿所載,皆謂之六合八紘,在人則腦宮泥丸,萬神所聚處。

    洞房列火兵。

    洞房即絳宮也,《玉經》:朱陵大帝赤騎神仙、兵馬赤童斬邪籙,役使火兵咒曰:開明靈童總御火兵,南方赤帝玉司君,治朱陽之臺,使火精赤丙之兵,總統上真之權,役丙丁之神,以行天德,使巳午之神,以正地炁

    ,其實即心火也,用之正,則練成金鼎大藥,用之邪,則起無明火坑黑暗地獄。

    太極五靈沖,

    五行全備則沖和,不全則戰剋,太極未判之前,五行混然其間,太極既判之後,四象各尊其位,而太極居中屬土,所以寄形四象,託旺四時,今則太極五靈既以沖合,則無戰剋也。五靈者,水火木金土五行,五老五帝五嶽,在人為五臟,和合,五炁沖粹,五華自生,五體康健,至為真仙人。

    橫文帝子賓。

    帝賓,上卷見之,曰帝賓奉五符,又真陽帝賓老,蓋此神在人五臟之上,能入腦後玉帝宮奏人罪福。橫文者,五文也,即太極五行是也,河洛縱橫十五數也,此乃皇一之魂上歸字帝子,萬神之一也,在天則為帝子賓客,在人則為心之賓客,能糾正邪炁,降流真炁,以滋育萬神,縱橫有理。

    右件玉章天篆八十字,上鎮皓庭霄度天,下統第七壘水制澤地土皇君。

    《玄契》曰:太極五靈妙行觀門思神,次興四善,五數居中,屬脾土,主意根,故曰思神,心之宮則思,思索蓋出於意根,即洞清冥慧妙行,故天五五度五橫文即)文也,總五方,共為十佺聞善,則玄上貫顙,六丁洞光,即中卷貫顙間十方,乃耳根洞微妙行。視善,則丹元方瞳,八史洞明,即中卷驪珠湛,方瞳乃眼根洞觀妙行。語善,則通命含漱,五文玉華,即中卷舐練五芽珠,乃舌根洞微妙行。履善,則扶就力通,地關生命,揮執天地關精神生命根手足力通洞靈妙行。一性初合五度,剋成五橫文,就天五太中五百功,成總炁中靈帝君,由是結元命形,黃帝中主,萬神衛屯,中斗大魁總監眾靈。



    玉清無極總真文昌大洞仙經卷之八竟





    『王文』,疑當作『玉文』。

    ●『王』,疑當作『玉』。

    ●『故曰老』,疑當作『或曰五老」。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