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


    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一卷,南宋翁葆光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88
    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

    禪宗歌頌詩曲雜言

    此恐學道之人,不通性理,獨修金丹,如此既性命之道未修,則運心不普,物我離齊,又焉能究竟圓通,迥超三界。故經云:有十種仙,皆於人中鍊心堅固精粹,壽千萬歲。若不修正覺三昧,則報盡還來,散入諸趣。是以彌勒菩薩《金剛經頌》云:饒君百萬劫,終是落空亡。故此《悟真篇》者,先以神仙命脈誘其修鍊,次以諸佛妙用廣其神通,終以真如覺性遺其幻妄,而歸於究竟空寂之本源矣。

    性地頌六首

    佛性非同異,千燈共一光。增之寧解溢,滅著且無傷。取捨俱為過,焚漂總不妨。見聞知覺法,無一可猜量。

    如何妙體遍河沙,萬象森羅無障遮。會得圓通真法眼,始知三界在吾家。

    視之不可見其形,及至呼時卻又警。莫道此聲如谷響,若還無谷有何聲。

    一物含聞見覺知,蓋諸塵境顯其機。靈常一物尚非有,四者憑何作所依。

    不移一步到西天,端坐諸方在目前。項後有光猶是幻,蕾買生.足底未為仙。

    求仙本自無生,畏滅何曾暫滅。眼見不如耳見,口說爭如鼻說。

    無罪福

    終日行,不曾行。終日坐,何曾坐。修善不成功德,造惡元無罪過。時人若未明心,莫執比言亂做,死後須見閻王,難免擭湯確磨。

    三界唯心

    三界唯心妙理,萬物非此非彼,無一物非我心,無一物是我己。

    見物便見心

    見物便見心,無物心不見。十心通塞中,真心無不便。若生知識解,卻成顛倒見。睹境能無心,始卻菩薩面。

    圓通

    見了真空空不空,圓明何處不圓通。根塵心法都無物,妙用方知與佛同。

    隨他

    萬境縱橫在目前,隨他動靜任譁灌。圓明定慧終無染,似水生蓮蓮自乾。

    寶月

    一輪寶月當虛空,萬國清輝無障礙。收之不聚撥不開,前之不進後不退。彼非遠兮此非近,表非外兮裹非內。同中有異異中同,問你傀儡會不會。

    心經頌

    蘊締根塵空色,都無一法堪言。顛倒之見已盡,寂靜之體修然。

    人我又名齊物

    我不異人,人心自異。人有親疏,我無彼此。水陸飛行,等觀一體。貴賤尊卑,首足同己。我尚非有,何嘗有你。彼此俱無,眾泡歸水。

    讀雪竇禪師祖英集

    曹溪一滴分千派,昭一古澄今無滯礙。近來學者不窮源,妄指蹄涔為大海。雪竇老師達真趣,大震雷音槌法鼓。獅王哮吼出窟來,百獸千邪皆恐懼。或歌詩,或語句,叮嚀指引迷人路。言詞磊落義高深,擊玉敲金響千古。爭奈迷人逐境流,卻將言相尋名數。真如實相本無言,無下無高無有邊,非色非空非二體,十方塵剎一輪圓。正定何曾分語默,取不得兮捨不得,但於諸相不留心,即是如來真軌則。為除萬相將真對,妄若不生真爾晦,能到真妄兩俱非,方得真心無堅礙。無堅礙兮能自在,一悟頓消窮劫罪,不施功力證菩提,從此永離生死海。吾師道高言語暢,留在世問為榜樣,昨宵被我喚將來,把鼻孔穿於杖上,問他第一義如何,卻道有言皆是謗。

    戒定蔥解

    夫戒、定、慧者,乃法中之妙用也。佛祖雖嘗有言,而未達者猶有所執,今略而言之,庶資開悟。然其心境兩忘,一念不動,曰戒。覺性圓明,內外瑩徹,日定。隨綠應物,妙用無窮,曰慧。此三者相須而成,互為體用。或戒之為體者,則定、慧為其用。定為體者,則戒、慧為其用。慧之為體者,則戒、定為其用。三者未嘗斯須相離也。猶如日假光而能照,光假照而能明。非光則不能照,非照則不能明。原其戒、定、慧者,本乎一性。光明照者,本乎一日。一尚非一,三復何三。三一俱忘,湛然清諍。

    即心是佛頌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從來皆妄物,若知無佛亦無心,始是真如法身佛。法身佛,沒模樣,一顆圓光含萬象,無體之體即真體,無相之相即實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動不靜不來往,無異無同無有無,難取難捨難聽望,內外圓明到處通,一佛國在一沙中,一粒沙含大千界,一箇身心萬箇同,知之須會法無心,不染不滯為淨業,善惡千端無所為,便是南無及迦葉。

    採珠歌

    寶子衣中珠,本自圓明好,不會自尋求,卻數他人寶。數他寶,終無益,只是教君空費力,爭如認取自家珍,價直黃金千萬億。此寶珠,光最大,褊照三千大千界,從來不解少分毫,剛被浮雲為障礙。自從認得此摩尼,泡體空花誰更愛,佛珠還與我珠同,我性即歸佛性海。珠非珠,海非海,坦然心量包沙界,任你塵囂滿眼前,定慧圓明常自在。不是空,不是色,內外皎然如壅塞,六通神用妙無窮,自利利他還解極。見即了,萬事畢,絕學無為度終日,怕兮如未兆嬰兒,動止隨綠無固必。不斷妄,不斷真,真妄之心總屬塵,從來萬法皆無相,無相之中有法身,法身即是天真佛,亦非人兮亦非

    物,浩然充塞天地問,只是希夷並恍惚。垢不染,光自明,無法不從心裹生,心若不生法自滅,即知罪福本無形。無佛修,無法說,丈夫智見自然別,出言便作獅子嗚,不似野牛論生滅。

    禪定指迷歌

    如來禪性如水,體靜風波自止,興居湛湛常清,不獨坐時方是。今人靜坐取證,不道全在見性,性於見裹若明,見向性中自定,定成慧用無窮,是名諸佛神通,幾欲究其體用,但見十方虛空。空中杳無一物,亦無希夷恍惚。希恍既不可尋,尋之卻成乖失。只此乖失兩字,不可執為憑據。本空尚乃如空,豈有得失能所。但將萬法遣除,遣令淨盡無餘,豁然圓明自現,便與諸佛無殊。色身為我栓桔,且怠和光混俗,舉動一切無心,爭甚是非榮辱。生身只是寄居,逆旅主號毗盧,毗盧不來不去,乃知生滅無餘。或問毗盧何以,只為有相不是,眼前葉葉塵塵,非同非異非親,昆此塵塵葉葉,箇箇釋迦迦葉,異則萬籟皆嗚,同則一風都攝,若要認得摩尼,莫道得法方知。有病用他藥療,病痊藥更何施。心迷須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又如昏鏡得磨,痕垢自然滅了。本為心法皆妄,故令離盡諸相,諸相離了如何,是名至真無上。若欲莊嚴佛土,平等行慈救苦,菩提本願須深,切莫相中有取。此名福慧雙圓,當來授記俱先,倘若纖塵有染,卻於諸佛無緣。翻念凡夫迷執,盡被情愛染習,只為貪著情多,常在胎卵化濕。學道須教猛烈,無情心剛似鐵,直饒父母妻兒,又與他人何別。常守一顆圓光,不見可欲思量,萬法一時無著,說甚地獄天堂。然後我命在我,空中無昇無墮,出沒諸佛土中,不離菩提本坐。觀音三十二應,我學亦從中證,化現不可思議,盡出逍遙之性。我是無心禪客,凡事不會揀擇,昔時一箇黑牛,今日渾身總白,有時自歌自笑,傍人道我神少,爭知被褐之形,內懷無價之寶。更若見我談空,卻似囫園吞棗,此法惟佛能知,凡愚豈解相表。兼有修禪上賓,只學鬥口合唇,誇我問答敏給,卻元不識主人。蓋是尋枝摘葉,不解窮究本根,得根枝葉自茂,無根枝葉難存。便逞已握靈珠,轉於人我難除,與他靈源妙覺,遠隔千里之殊。此輩可傷可笑,空說積年學道,心高不肯問人,枉使一生虛老,乃是愚迷鈍根,邪見業重為因,若向此生不悟,後世爭免沉淪。

    無心頌

    堪笑我心,如頑如鄙,兀兀騰騰,任物安委。不解修行,亦不造罪,不曾利人,亦不利己。不持戒律,不拘忌諱,不知禮樂,不行仁義。人問所能,百無一會。飢來吃飯,渴來飲水,困則睡眠,覺則行履,熱則單衣,寒則蓋被。無思無慮,何憂何喜,不悔不謀,無念無意,死生榮辱,逆旅而已。林木柄烏,亦何為比。來且不禁,去亦不止,不避不來,無讚無毀,不厭醜惡,不羨善美。不處靜室,不遠鬧市,逢肉也餐,遇酒也醉,不說人非,不誇己是,不厚尊榮,不薄賤稚,親愛冤仇,大小內

    外,一反樂得喪,敬侮儉易,心無兩觀,坦然一揆。不為福先,不為禍始,感而後應,迫而後起。不畏鋒刃,焉怕虎兕。隨物稱呼,豈拘名字。眼不就色,聲不來耳,凡有所相,皆屬妄偽。男女形聲,悉非定體,體相無心,不染不愛,自在逍遙,物莫能累。妙覺光圓,映徹表裹,包裹六極,無有遐邇。光兮非光,如月在水,取捨既難,復何比擬。了玆妙用,迥然超彼,或問所宗,如斯而已。

    西江月一十二首

    妄想不須強滅,真如何必希求。本源自性佛齊修,迷悟豈拘先後。悟則剎那成佛,迷則萬劫淪流。若能一念契真修,滅盡怛沙罪垢。

    本自無生無滅,強將生滅區分,只如罪福亦何根,妙體何曾增損。我有一輪明鏡,從來只為蒙昏,今朝磨瑩照乾坤,萬象超然難隱。

    我性入諸佛性,諸方佛性皆然,亭亭蟾影照寒泉,一月千潭普現。小則毫分莫識,大時遍滿三千,高低不約信方圓,說甚短長深淺。

    法法法元無法,空空空亦非空,靜誼語默本來同,夢裹何曾說夢。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裹施功,還如果熟自然紅,莫問如何修種。

    善惡一時妄念,榮枯都不關心,晦明隱顯任浮沉,隨分飢餐渴飲。神靜湛然常寂,不妨坐外歌吟,一池秋水碧仍深,風動魚驚儘任。

    對鏡不須強滅,假名權立菩提,色空明暗本來齊,真妄體分兩體。悟則便名淨土,更無天竺曹溪,誰言極樂在天西,了則彌陀出世。

    人我眾生壽者,寧分彼此高低。法身通照沒吾伊,念念體分同異。見是何曾是是,聞非未必非非。往來諸用不相知,生死誰能礙你。

    住想修行布施,果報不離天人,恰如仰箭射浮雲,墜落祗綠力盡。爭似無為實相,還須返朴歸淳,境忘情性任天真,以證無生法忍。

    魚兔若還入手,自然忘卻荃蹄,渡河筏子上天梯,到彼悉皆遣奔。未悟須憑言說,悟來言說皆非,雖然四句屬無為,此等何須脫離。

    悟了莫求寂滅,隨綠只接群迷,尋常邪見及提攜,方便指歸實際。五眼三身四智,六度萬行修齊,圓光一顆好摩尼,利物兼能自利。

    我見時人說性,只誇口急酬機,及逢境界轉癡迷,又與愚人何異。說得便須行得,方名言行無虧,能將慧劍斬魔魑,此號如來正智。

    欲了無生妙道,莫如自見真心,真心無相亦無音,清淨法身只想。此道非無外有,非中亦莫求尋,二邊俱遣奔中心,見了名為上品。



    紫陽真人悟真篇拾遺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