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經名


    悟真篇注釋卷上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
    文献引用:經名.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958
    悟真篇注釋卷上

    象川無名子翁淵明註

    夫鍊金丹,每以中秋初刻,一陽動時,坐鎮魁罡,壇升三級,左擒龍而審定鼎絃,右擒虎而精調氣侯。一文一武,爭交戰於玄門。一去一來,互鬥危於牝戶。息符刻漏,數應周天,無令毫髮差殊,纖微悔吝,故得片餉時中,三戰纔終,立奪丹珠入口矣。故曰強兵戰勝之術也。戰者,交媾也。兵者,龍虎也。不一時辰獲金丹入口者,戰肚之術也。故《西華經》曰:強兵戰勝究在於養玄珠之功也。是以仙翁首列七言二八首者,以明龍虎之數也。五言一首者,以表一時辰得金丹一粒也。此愚所以為上卷表而出之,則強兵戰勝之義也。采金丹之功,煥然而明白矣。

    七言四韻十五首

    不求大道出迷塗,縱負賢才豈丈夫。百歲光陰石火爍,一生身世水泡浮。

    為貪利祿求榮顯,不顧形容暗瘁枯。試問堆金等山岳,元常買得不來無。

    人間所重之至極者,日富與貴是也乃人之所欲,故天下之人莫不快其性命之情,盡其平生之志,爭先力求之為快。觀其所以然者,無過浸淫利祿聲色,實為伐性命之戈矛也,為此身之桎梏也。何則,夫世人不明道德之心、性命之大,唯貪利祿,日恣真癡,汨沒愛河,漂沉慾海,是非人我,交戰胸中。喜怒哀樂,互殘軀內。是致尸鬼促其年壽,寒暑消其容光。不覺身生一世,瞥然水上之涯。光景百年,瞬若石中之火。縱使積金齊斗,玉壘等山,逮至元常,而欲買身,使不為螻蟻窟穴,可乎。哀哉,痛哉,命未告終,其靈已投於別殼矣,虛靖真君曰:今生不覺,換入別殼,轉轉不覺。嗚呼,與其投身於異類,曷若棲遲於大道。若道遂功成,身超碧落,乘雲炁,馭飛龍,而遊乎无極,永世不變乎己,位號真人,此大丈夫得志之秋,至樂至耀之日也。若區區俗務,碌碌塵心,而墜於世網者,縱負孔孟之賢才,兼有蘇、張之榮耀,不過為土上之遊魂,行尸之陰鬼耳,烏足以為真丈夫哉。是以仙翁首詠是篇,蓋為特達高明之士而言之,可因一言而自悟,速求大道,出離迷途,為无為之事,乃真丈夫耳,除此俱無足取矣。

    人生雖有百年期,壽夭窮通莫預知。昨日街頭猶走馬,今朝棺裹已眠尸。

    妻財拋下非君有,罪業將行難自欺。

    人之壽夭、窮通、富貴、貧賤,未嘗不默定於本然有分之數,豈可測而預知哉。夫人之壽夭約百年,近者七十固已稀矣,今以有限易摧之身,終日役役,以逐無涯,不亦勞乎。一息不來,則薾然長往,不知所歸,可不為大哀耶。故有昨日方走馬,今日已眠尸,出息不保入息者也。當斯之際,雖榮居極品,祿享萬鍾,家豐無價之寶,室美傾城之艷,皆悉拋下,為之一空,非己之有也。所有與之偕行而不可欺者,平生所造業罪而已。故云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者也。曹真人詞曰:歎人生,多忙亂,火宅塵綠日相牽絆。驀地喉中三寸斷,性魄神魂自此俱消散。任妻兒哀切吹,萬句千聲更不回頭看。饒你在生多計筭,卧在荒坵失了惺惺漢。誠哉是言也。

    大藥不求爭得遇,

    夫人欲免輪迴而不墮世網者,莫若金丹大藥為升天之靈梯,超几之捷徑也。其道甚簡甚易,雖愚昧小人得而行之,立躋聖位矣。奈何而上聖祕重,不許輕惇(亻+享)漏泄,唯口訣授賢,不記文字,是以難遇而易成者。自非勤求苦志,誠動高穹,未聞有一二得者。其謝自然以玆道之難遇,思慕真師於蓬萊,是以竭其精誠,傾囊倒廪,悉備舟楫,不顧洪濤巨浸之危,直往而不少憚,遂感海神而語曰:蓬萊弱水三萬里,一芥不為之浮,子將安往。赤城山有司馬子微居焉,子往師之。於是回舟,尋訪赤城,果遇子微,授其道,修鍊不數載,白日升天。噫,精誠發之於中,感格應之於外,則無所不至也。若能操心立志之如此,奚慮金丹之道不成邪。道不負人,人常負道耳。《參同契》曰:夫道無適無莫兮,唯付與賢者。倘不堅誠力慕,爭得遇之哉。

    遇之不鍊大愚癡。

    金丹祕要誠難遇矣,得遇之者,宿有仙骨,祖宗陰德厚也。又須巨有財力,結友三人,方能就此理。在達者自知固難言也,是故王沖照遇海蟾公得金丹之道,無財下手,遂入洛謁韓富二公,賴有力者成道而去。苟有遇此道,又得有力者同心修鍊,而不肯為者,實愚癡之甚也。仙翁贈劉君詩曰:聞君知藥已多年,何不收心鍊取鉛。莫教燭被風吹滅,六道輪迴難怨天。正謂是也。

    學仙須是學天仙,

    仙有數等,陰神至靈而無形者,鬼仙也。處世無諸疾惱而壽永者,人仙也。飛空走霧,不飢不撓,寒暑不侵,遨遊海島,長生不死者,地仙也。形神俱妙,與道合真,步日月無影,入金石無礙,變化無窮,或老或少,或隱或顯,或存或亡,聚則成形,散則成氣,蓍龜莫能測,鬼神莫能知者,天仙也。故陰真君曰:若能絕慾修胎息,移神脫殼,入定投尸,託陰生不壞者,為下品仙也。若授三甲符籙,太一盟威,上清三洞經法及劍衍尸解之法得道者,并為南官列仙,在諸洞府,為中品之仙也。若修金丹大藥成道者,全身沖天,乃為無極上品天仙也。仙翁勉修真之士,須立慷慨特達之志,斷念絕浮華,凝神樂無為,不羣中下之仙,當證無上無極上品上仙也。

    惟有金丹最的端。

    丹有七十二品,欲學天仙,其道簡而易成者,惟有金丹至道最端的矣。此蓋無中生有,非天地後生五金、八石、朱砂、水銀、黑鉛、白錫、雌雄、砒粉、秋石、草木之類,及自身津、精、氣、血、液應干有中生有等物,惟先天之前混沌真一之炁。用法追攝於一時辰之中,結成一粒大如黍米,號曰金丹,又曰真鉛,曰陽丹,曰真汞,曰真一精,曰真一水,曰水火,曰太乙含真炁,人得服餌,立躋聖地,此乃無上之甲科,天仙之妙道,舉世罕得聞此。

    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全處虎龍蟠。

    真一之氣生於天地之先,混於虛無之內,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如之何凝結而成黍米哉。聖人以實而形虛,以有而形無。實而形有者,真陰真陽也。同類無形之物,虛而無者,是二八初弦之氣也,有氣而無質者也。兩者相形,一物生焉,所謂一者,真一之氣也,凝而為一黍之珠者也。經曰:元始一寶珠,在空玄之中,大如黍米。此其證也。聖人恐泄天機,以真陰、真陽取喻為青龍、白虎兩弦之氣,又譬為真鉛、真汞也。今仙翁詩曲中復以龍之一物,又名曰赤龍,曰震龍,曰天魂,曰乾家,曰乾爐,曰玉鼎,曰扶桑,日玉池,曰下弦半輪月,曰東陽,曰長男,曰朱汞,曰朱砂鼎,曰離日,曰赤鳳,无過比類青龍之一名也。又以虎之一物名曰黑虎,曰兌虎,曰地魄,曰坤位,曰坤鼎,曰金鼎,曰金爐,曰華嶽,曰前弦半輪月,曰西川,曰少女,曰黑鉛,曰偃月爐,曰坎月,曰黑龜,無過比類白虎之一名也。又以龍之弦氣曰姹女,曰木汞,曰青娥,曰朱裹汞,曰情,曰黃芽,曰流珠,曰青衣女子,曰金烏,曰離女,曰牝龍,曰真火,曰二八姹女,曰玉芝,曰木液之類,一也。又以虎之弦氣名曰真鉛,曰金公,曰金精,曰水中金,曰水中銀,曰性,曰金花,曰白雪,曰素練郎君,曰符水,曰九三郎君,曰玉兔,曰坎男,曰雄虎,曰刀圭之類,一也。二物會時情性合者,二物即龍虎也。青龍在東屬木,木能生火。龍之弦氣為火曰情,屬南方,謂之朱雀。白虎在西屬金,金能生水。虎之弦氣屬水曰性,屬北方,謂之玄武也。龍木、虎金、性水、情火,謂之四象,會聚中官,歸功戊己而成丹也。丹者,土也。此乃真五行,故曰: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全處虎龍蟠。

    本因戊己為媒娉,遂使夫妻鎮合歡。

    木龍在東,金虎在西,二物間隔,安能使之配合而成造化哉。配合者,黃婆也。左手驅龍,右手駕虎,方可使之交并矣。龍虎東西,黃婆使之會合,若非媒娉,安使結為夫妻而歡合乎。今則真一之炁感結而成金液還丹者,實外藥之象也。

    直候功成朝玉闕,九光霞裹駕祥鸞。

    服此金丹之後,仍有十月之功,鍊形成氣。又有九載抱一之機,乃能化炁成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而駕鸞鶴於九霄霞裹,上朝玉闕也。

    此法真中妙更真,都綠我獨異於人。

    此道至神至聖,至簡至易,至尊至貴,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舉世罕聞。仙翁出乎其類,拔乎其萃,獨得深旨。沖照仙翁曰:金丹之道,舉世道人无可許者,唯平叔一人而已。泰山也,河海也,丘坵行潦者,何敢望焉。

    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

    離為陽

    而居南,反為女者,外陽而內陰也,謂之真汞。坎為陰

    而居北,卻為男者,外陰而內陽也,謂之真鉛。仙翁曰:日居離位反為女,坎配蟾官卻是男。不會箇中顛倒意,休將管見事高談。此言坎之男、離之女,猶父之精、母之血,日之烏、月之免,砂中汞、鉛中銀也。又天之黃男,地之玄女也。此數者,皆指示初弦二氣也。主賓者,陽尊高居左,曰主。陰卑下居右,曰賓。夫離為火,火炎上,與木之性俱浮,屬陽,故為主也。坎為水,水潤下,水與金性俱沉,為陰,故為賓也。此常道之順理也。今則離反為女,坎反為男,主反為賓,賓反為主,豈非為顛倒乎。故曰:自知顛倒由離坎,誰識浮沉定主賓。定主賓者,道中取二弦之炁為顛倒之主賓,不取常道之主賓也,故曰主賓。

    金鼎欲留朱裹汞,玉池先下水中銀。

    金鼎者,金為陰物,鼎中有陽炁,是陰中有陽之象,白虎是也。玉池者,玉為陽物,池中有陰炁,是陽中有陰之象,青龍是也。砂中汞,龍之弦炁也。修丹之士若欲以虎留戀龍之炁,必先驅龍就虎,然後二氣綑縊,兩情和暢,施功煆煉,自然凝結真一之精。且火者,聖人不傳之妙,至高則八萬四千里,至下則北極大淵深處,激發而有火,是以聖人得火成丹,愚人用火成禍矣。

    神功運火非終旦,現出深潭日一輸。

    火者,二弦之炁也,是一晝之首也。子為六陽之元也,故曰旦、日子也。聖人運動丹火,有神妙之功,不半時中,立得真一之精,一粒如黍,現於北海之中,光透簾幛,若深潭之現一輪赫日也。非終旦也,一時之內,金丹立就。此謂外藥法象也。

    虎躍龍騰風浪麤,中央正位產玄珠。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此詩言真一之精,造化在外,曰金丹,曰真鉛,曰真土,吞入五內,即名陽丹。此言虎即金丹也。龍者,我之真炁也。風浪者,我之炁自元海而起,其湧如浪,其動如風爾。中央正位者,即丹中金胎神室也,乃丹結處也。玄珠者,嬰兒,而曰金液還丹也。夫金丹是先天地之熙凝結而成,故為母,為君,為鉛,謂之虎也。己之真炁,後天地生,為子,為臣,為汞,謂之龍也。金丹自外來,吞入腹中,則己之真炁自下元氣海而上,涌起如風浪,翕然湊之,如臣之朝君,似子之慕母,其相與之意可知矣。龍虎交合神室土釜之中,結成聖胎,若果生枝上,子在胞中,豈有殊別。十月胎圓,自然脫胎神化也。

    南北宗源翻卦象,晨昏火候合天樞。

    南北者,子午時也,宗源者,起首之切也。晨昏者,晝夜之理也。子為六陽之首,故為晨,屯卦直事,進火之候也。午為六陰之源,故為昏,蒙卦直事,進水之侯也。一日兩卦直事,始於屯蒙,終於既未,周而復始,循環不已,故曰翻卦象也。《參同契》曰:朔旦屯直事,至暮蒙當受。晝夜各一卦,用之依次序。既未至晦爽,終則復更始是也。一日兩卦直事,并牝牡四卦,一月計六十四卦。一卦六爻,六十四卦計三百八十四爻,以應一年並閏餘之數。乾之初九起於坤之初六,乾之策三十有六,六爻計二百一十有六。坤之初六起於乾之初九,坤之策二十有四,六爻計一百四十有四。總而計之,三百六十度周天之度。日月行度,交合升降,不出卦爻之內。月行速,一月一周天。日行遲,一歲一周天。天樞者,斗樞也,一畫一夜一周天,而一月一移也。如正月建寅,二月建卯是也。且如正月建寅,如太陽未過官分,以寅加亥,至酉見子,正月斗建臨酉,是正子時也。如太陽已過官分,用寅加戌,至寅見午,正月斗柄臨寅是正午時也。上士至人知日月盈虧,明陰陽上下,行子午符火有晝夜,數有加减,一一依斗建運轉,自然暗合天度,故曰合天樞也。至道之妙在於此。

    須知大隱居朝市,休向深山守靜孤。

    金丹大藥,家家自有,不拘朝市。奈何見龍不識龍,見虎不識虎,逆而修之幾何人哉。片餉之間,結一寶珠,大如黍米。將擎掌內,霞光燦斕。吞入腹中,寶殿重新。大道隱朝市,山中知不知。孤陰寡陽之士,安能會此道邪。

    黃芽白雪不難尋,達者須憑德行深。四象五行全藉土,

    龍之弦氣曰黃芽,虎之弦氣曰白雪。大藥根源,實根基於此。其道甚簡,其事非遙,若非豐功偉行,莫能得遇真師指授玄要也。蓋此首肇自虛無而生一炁,一炁變陰陽,曰龍曰虎。龍木生火,虎金生水,木、火、水、金,四象也。四象合而成丹,丹之成本於土,土無正形,分位四方四時,不得四季之土,四序不行,萬物不生,是以四象五行全藉土。

    三元八卦豈離壬。

    壬者,水也,即真一之炁也。真一之炁即真一之水也,生於天地之先,變而為陽龍陰虎也。龍虎合而丹成,丹即土也,龍即木也,虎即金也。金、木、土謂之三性,三性即三元也,三元不離真一之水變也。八卦者,其一之炁一變為天,曰乾,為父。二變為地,曰坤,為母。乾以陽炁索坤之陰炁,一索而生長男,曰震。再索而生中男,曰坎。三索而生少男,曰艮。此乾熙交坤炁而生三陽也。及乎坤以陰炁索乾之陽炁,一索生長女,曰巽。再索生中女,曰離。三索生少女,曰兌。此坤炁交乾炁而生三陰也。亦不離真一之炁變也,故曰:三元八卦豈離壬也。非止三元八卦不離真一之炁,自開闢以來,凡有形與名之類,莫不由此而成變化。真一子曰:真一之精,為天地之母,陰陽之根,水火之本,曰月之宗,三才之源,五行之祖。萬物賴之以生成,千靈承之以舒慘。至于高天厚地、洞府名山、玄象靈神、仙佛賢聖、風雨晦朔、春夏秋冬,未兆之前,莫不因此鉛氣產出而成變化也。修丹之子,苟得真一之水,則萬事畢矣。

    鍊成靈質人難識,消盡陰魔鬼莫侵。

    真一之黍吞歸丹田,運火十月,爍盡羣陰,體化純陽之仙,陰魔尸鬼迸遁無門。

    欲向人間留祕訣,未逢一箇是知音。

    善根種而靈骨鍾,靈骨鍾而仙事畢,靈骨之鍾、善根之種也久矣,不於一生二,二生三,乃至百億生中種於善根,纔出頭來,便有脫塵氣象。噫,走鬼行尸,一缾一鉢,便欲登仙,神仙中人不易得也,胡不捫心揣己,與平凡之心有以異乎,無以異乎。我之仙事未有涯也,必也廣大變通。道獨於己,高起一世,鶴立雞羣,人笑我為迂疏,自知我非几輩。黃精赤松乃吾友,蓬萊方文乃吾家,自然遭遇異人,傳授至道,結同心友,一黍丹成。仙翁欲向人間而留妙旨,莫怪子期之不遇,怎生得箇我般人。

    好把真鉛著意尋,莫教容易度光陰。但將地魄擒朱汞,自有天魂制水金。

    可謂道高龍虎伏,堪言德重鬼神欽。

    真鉛即金丹也,先天之一炁,類如明月,乍圓乍缺,與江潮同宗,共月官同派。地魄者,外藥也,則白虎是也。內藥者,則金丹是也。天魂者,外藥也,則青龍是也。在內則己身朱汞是也,在外則龍之弦炁是也,內則金丹也,又謂之水中銀。此言喻內外二藥也。是日已過命則隨滅,吾儕著意尋師,速鍊金丹,以超生死。但將白虎擒魂,自有青龍制魄。二炁相吞,而產金丹。既得金丹,復將此丹擒己真汞,真汞變化金丹,而成聖胎也。內之真龍真虎既降,外之凡龍凡虎自伏。身內神魂鬼魄既聖,世外陰神滯鬼自欽。非道德隆盛,孰能如此。

    已知永壽齊天地,煩惱無由更上心。

    體化純陽,壽齊天地,逍遙物外,自在人間,萬念俱空,則煩惱上心不能矣。

    休鍊三黃及四神,若尋草木更非真。陰陽得類歸交感,二八相當自合親。

    三黃四神、金石草木皆後天地生滓質之物,安能化有形入於無形哉。故《西華經》曰:外肉不可成胎,綴花不可結子。真一之炁生於天地之先,杳杳冥冥,不可測度,因二八同類相當之物,合而成親,綑縊交感之中,激而有象。同類者,無情之情也,不色之色也,烏肝八兩、兔髓半斤是也。

    潭底日紅陰怪滅,山頭月白藥苗新。

    潭陰日陽也,山陽月陰也。潭底日紅者,陰中陽也。陰中之陽,為純陽而無陰炁,故陰怪滅也,乃虎之初孩炁也,謂之紅鉛。山頭月白者,是陽中之陰也,乃龍之初弦炁也,謂之黑汞。聖人以此二物,於一時辰中,造化成一粒陽丹,結在北海之中,赫然如日,光透簾幃,即時探入腹,點我陰汞。陰汞則一身陰邪之氣,悉皆消滅,亦如曉日初自東海而升,赫然照耀則怪滅也。已之陰汞,自丹田下峰之頂乍稟陽丹之氣,漸漸凝結,萌芽新嫩,藥苗新也。亦如月之朔旦,與日交光,乍稟太陽之氣於日沒時,吐微光於西山庚上,狀若娥眉,其光嫩,藥苗新也。此寓意內外二藥之象也。

    時人要識真鉛汞,不是凡砂與水銀。

    《西華經》曰:陽中之陰,名曰姹女。陰中之陽,號曰金公。此乃壺中夫婦也,紫府梯階也。悟之者,神仙現在眉睫。迷之者,杳隔塵沙。夫外之真鉛、真汞,即龍虎初弦之炁也。內之真鉛、真汞,即己之真炁,金丹也。時人要識鉛汞之真,即此是也,其他悉非真。道此二真物,能化有形入於無形,為真仙子,而凡世之鉛汞難以比論也。

    不識玄中顛倒顛,爭知火裹好栽蓮。

    以人事推之,男兒故不能有孕,火裹故不可栽蓮。然神仙有顛何顛之妙輒,使男兒有孕,亦如火裹栽蓮也。何則,日離為男,反是女。月坎是女,卻為男。此顛倒顛也。二者顛倒即生丹,以丹點己之汞而變嬰兒,即是男子有孕,豈非頻倒乎。能透此理者,是火裹栽蓮也。

    牽將白虎歸家養,產箇明珠是月圓。

    青龍、白虎,俱是真一之精,二物分位東西,實同出而異名也。真一之精屬汞,汞為龍,在東,故真一之精居東方也。白虎本是真一之子,寄體生在西,其家在東也。仙翁曰:金公本是東家子,送在西鄰寄體生。認得唤來歸舍養,配將姹女作親情。是以牽白虎歸家,配以青龍,結為夫妻,產出明珠,猶如圓月。蓋修丹之法,先取上弦西畔半輪月D,得陽金八兩。次取下弦東畔半輪月

    ,得陰水半斤,以此兩箇半輪月,合炁而生丹,丹似明月而圓也。《大丹火記》曰:靈丹一粒,大如黍米,重于一斤。以此兩箇八兩合成一斤,而與仙翁月圓之意一同耳,皆比喻外藥法象也。乃得此丹吞入己腹,則金丹卻為白虎矣。又牽此白虎歸己腹中,配以我汞,然後運陰符、陽火,循歷六十四卦,煅鍊而成金液還丹,一粒亦重一斤,似月圓也,此內藥之法象也。內藥似月圓者,運火之卦,每卦有六爻,六十四卦計三百八十四爻,三百八十四爻象一斤三百八十四銖也。外藥似月圓者,上下兩弦半輪二八之數也。《參同契》曰:上弦兌數八,下弦艮亦八,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二八應一斤,易道正不傾。真一子曰:上下兩弦,一斤之數。三百八十四爻,以應火候,爻之計是也。仙翁指示月圓之意,要使學者洞明造化之旨,分內外二八之數,不可一槩論也。

    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羣陰剝盡丹成熟,跳出凡籠壽萬年。

    火非世間之凡火也,乃元始陰陽之祖炁也。亦無藥爐可守,假諭而已。青霞子曰:鼎鼎非金鼎,爐爐非藥爐。火從離下發,水向坎中符。三性既會合,二味自然拘。固濟胎不泄,變化在須臾。高象先曰:天地綑縊男女姤,四象五行相輻輳。晝夜屯蒙法自然,安用孜孜看火候。此言自然爐火也,非世問之爐火也。但安神定息,調文治武,策符刻漏,切勿毫分有差,在半時辰中,立得丹餌。然後依時進退陰符陽火,運甩抽添,防危慮險。十月功圓,剝盡群陰,體化純陽,跳出凡籠,豈止壽萬年而已耶。姑約而言之,到此方是金液還丹,尤未入妙,更抱一九載,使炁歸根,形神俱妙,與道合真矣。

    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

    《西華經》曰:藥生西南,收歸戊己,探及其時,下功有日。夫西南是坤也,虎生之所。坤方又是月出之位,故曰本鄉。月乃金水之晶,上下兩弦,金水合炁而生,藥材是土產川源之處,實出自坤母也。

    鉛見癸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

    鉛見癸生之時,月正圓也。金逢望遠之時,月將虧也。得時失時,存乎口訣,要在心傳。古詩云:周天息數時時數,玉漏聲傳滴滴符。此真人口口相傳之密旨。陸思誠作仙翁《悟真篇後序》,為此詩傳者多謬以鉛字為若字,以金字為如字,甚失仙翁之深旨。金與鉛,即金丹也。以癸日子時,用功不得逾時過刻,是宜急探也。不用若過望日,故云不堪嘗。此天機也,訣當口授,不可書傳。陸公發其端緒,救愚魯之失。祕其源,懼竹帛之傳。吾儕親授玄旨,當自知之。如或未然,空懸之中,去地五丈,黍米之珠,不易得也。奈何傍門紛紛,多以圭丹為鉛金,在天癸探摘,有兒戲。葉文叔又有坤納癸之語,可付之一笑。此皆未遇真師,妄亂穿鑿也。

    送歸土釜牢關閉,次入流珠配厮當。

    餌丹歸黃庭土釜之中,固濟胞胎不泄,運火飛流珠入汞,以配胎,結而靈也。

    藥重一斤須二八,調停火候託陰陽。

    烏肝八兩,兔髓半斤,兩箇八兩,合成一斤,故藥重一斤須二八。火實無火,假託陰陽之氣調停運用而得耳。

    萬卷仙經語總同,金丹只此是根宗。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

    莫怪天機都漏泄,蓋綠學者自迷蒙。若能了得詩中意,立在三清太上公。

    萬卷仙經,志當歸一,莫不以二八初弦之炁為丹之質,但依坤母生成之理,逆而修之。得丹之後,種在乾父交感官中,以運符火。修丹之妙,不出鉛火二字,仙翁於此泄盡天機,學者酷自迷蒙,何不近取諸身,以明至道,結成一黍,立賓上帝。

    草木陰陽亦兩齊,若還闕一不芳菲。先開綠葉陽先唱,後發紅花陰後隨。

    常道即斯為日用,真源返本有誰知。報言學道諸君子,不識陰陽莫強嗤。

    草木未生之初,含孕至朴。及其甲拆,稟一炁以萌芽,故抽一榦以象一炁。次分兩葉,以象陰陽。其次於兩葉中間,復抽一藥,以應三才也。過此以往,漸漸枝離,花葉芬芳,春以之生而綠葉,夏以之長而紅花,此陽炁使之然也。秋以之肅而結實,冬以之殺而糞土,此陰炁使之然也。陰陽兩齊,化生不已,若還闕一,萬物不生。真一子曰:孤陰不自長,寡陽不自成。是以天地綑縊,萬物化醇。男女姤精,萬物化生。百姓即玆日用,以為常道,不知真源妙理,反覆陰陽,顛倒互用之機,以超生死。學者若不明此反笑我者,乃自蒙蔽耳。

    三五一都三箇字,古今明者實然稀。東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

    戊己自居本生數,三家相見結嬰兒。

    三、五、一,不離龍虎也。龍屬木,木數三,居束。木能生火,故龍之弦炁為火。火數二,居南。二物同源,故三與二合而成一五也。虎屬金,金數四,居西。金能生水,故虎之孩氣屬水。水數一,居北。二物同官,故四與一合而成二五也。二五交於戊己中官,屬土,土數五,成三五也。三五合而生丹,丹者,一也。此三箇字,自古迨今,能了達者,結就嬰兒,實為稀有也。嬰兒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圓入聖基。一者,丹也。丹者,嬰兒也。一是真一之炁也,天地之母也。我之真一,

    乃天地之子也。以母炁吞歸五內,以伏子炁,猶描之伏鼠,而不走也,故曰子母之炁相戀於胞胎之中而結嬰兒之一,故謂之大一含真也。含真一炁,如人懷胎,十月滿足,自然降生聖胎。亦如之十月功圓,自然神聖,故曰十月胎圓入聖基也。

    莫把孤陰為有陽,獨修一物轉贏廷。勞形按引皆非道,鍊炁餐霞總是狂。

    陽裹陰精,己之真精也,是一也。精能生炁,炁能生神,榮衛一身,莫本於此。油盡燈滅,髓竭身亡。此言精炁實一身之根本也,奈何此物屬陰,如朱砂內含水銀,亦如木中之生火,火性好飛,易失難擒,不受鍊制。若不得混元真一之陽丹以伏之,無由凝結以成變化。如只修此一物,轉見贏尫。况按引勞形皆非正道,餐霞服氣總是狂徒。設使吞日月之精華,光生五內。運雙關於夾脊,補腦還精。以致尸解投胎,出神入定,千門萬法,不過獨修一物而已。孤陰無陽,如雀雞自卵,欲抱成雛,豈可得乎。鍾離公曰:涕唾津精氣血液,七件元來盡屬陰。若將此物為丹質,怎得飛神貫玉京。一身之中,非惟真精一物屬陰,五臟六腑俱陰非陽。若然則可分心腎為坎離,以肝肺為龍虎,得乎。用神炁為子母,執津液為汞鉛,得乎。若執此等治身而求純陽之證,是猶去冷加冰,除熱用湯,飛龜舞蛇,愈見乖張。《參同契》曰:使二女共室,顏色甚姝,使蘇秦通言,張儀結媒,發辯利舌,奮為美辭,推心調諧,合為夫婦,弊髮腐齒,各不相知。以女妻女,以陰鍊陰,胡為乎而綑縊,胡為乎而化生。

    舉世饅求鉛汞伏,何時得見虎龍降。勸君窮取生身處,返本還源是藥王。

    真虎、真龍,二八是也。真鉛、真汞,二弦之炁是也。此道至簡至近至邇,但學者執僻堅認傍門,不識其類,妄求鉛汞。胡不知仙翁直指汞鉛所產川源之處,窮己之身根,從何來,命從何立,反此之中,還此之源,即真龍、真虎自降,真鉛、真汞自伏。非藥中之王,孰能與於此者哉。近世或者以混元小藥擬議金丹,如接竹點月,不亦遠乎。後天地生有形有質者,皆非至藥,蓋形下者,非先天之道也。

    不識真鉛正祖宗,萬般作用枉施功。

    真鉛之要,二八為宗,此外皆非正道,既非正道,枉施功耳。

    休妻饅遣陰陽隔,

    夷門《破迷歌》曰:孤陰不是道,陰陽失宗位。王真人曰:學人剛強辭妻妾,不念無為無不為。高象先曰:或陽兮孤棲,或陰兮寡宿。此言偏陰偏陽,獨修一物,執此卻行房中御女之術,毀謗仙道,誤之甚矣。

    絕粒徒教腸胃空。

    《破迷歌》曰:休根不是道,死復作餓鬼。誠哉,是言也。

    草木金銀皆滓質,霞雲日月屬朦朧。更饒吐納並存想,總與金丹事不同。

    此歌言後天地生滓質之類,易遇難成,烏可與金丹同日而語耶。

    五言一首以象太一之奇

    女子著青衣,郎君披素練。

    女子著青衣,女子者,龍之弦炁也,陽中之陰,故曰女子,又曰木姬。生於青龍,故著青衣。郎君者,虎之弦炁也,陰中之陽,故日金郎。生於白虎,故披素練也。

    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

    有質可見者,後天地生滓質之類也。以其有質,故可見而不可用也。無質可觀者,初弦二無是也,故雖不可見而可用也。

    恍惚裹相逢,杳冥中有變。

    恍惚杳冥者,混元真一之炁也,生於天地之先,不可測度。恍惚中有物者,龍之初炁界也。杳冥內有精者,虎之初弦炁也。因二弦之炁在於恍惚之中,杳冥之內。有精者,虎之弦炁也。有物者,龍之弦炁也。恍惚杳冥,綑縊磅磚,故得真一兆靈而有變也,此無質而生有質也。

    一霎火焰飛,真人自出現。

    真人者,金丹也。聖人移一年炁候攢在一箇時辰中,又於一箇時辰中分為六侯,只於兩侯之中,用火煅煉,立得真一之精,結成一黍,現在北海之中,豈非一霎時火而真人出現乎。此道至妙,非遇仙師親傳口訣,其孰能與於此哉。仙翁蓋謂金丹一粒雖是太極之炁變,若不因二弦之炁相交,不能成丹。丹者,土也。龍虎與二弦炁共成四象也,四象會於中官而為五行。

    太上歌曰:五行只是藥,四象不可越。是以五行四象和會而成丹。此五言四韻,寓意太一含真氣之奇妙也。

    悟真篇注釋卷上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