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悟真篇註釋卷中


    悟真篇注釋卷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象川無名子翁淵明註
    文献引用:悟真篇註釋卷中. 道藏, 洞真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1959
    夫虛無大道肇生一炁,一炁判為陰陽。故至陽之炁輕清覆冒於上,謂之天。至陰之炁重濁負載於下,謂之地。積純陽之炁飛升於天者,仙也。積純陰之炁沉淪於地者,鬼也。稟一陰一陽之炁,不升不沉之軀,處乎天地之中,可仙可鬼也。是故人能知修鍊,剥盡群陰而形化為純陽之炁,則升仙矣。不知修鍊,日耗元陽而體化純陰之炁,則下鬼矣。《易》曰: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是以聖人仰觀俯察,知人稟天地之秀氣,為靈貴之最者,故假真陰、真陽之物,奪先天地之一炁以為丹,餌歸丹田炁海之中,以御一身天地後生之炁,則一身之無翕然歸之,若萬邦之朝人主,眾星之拱北辰也。知人因父母交感之情而有其身,是以盜陰陽純精之炁以為化基,號曰陰符、陽火。循環六十卦中,周而復始,回七十二侯、二十四炁於一日一夜之中,奪得四千三百二十年之正炁,輻奏於丹田炁海之中,溫養子珠,子珠則處中官无為而制其外,故得外接陰陽符火,內生真一神軀。十月脫胎,形化純陽之无,飢渴無能撓,寒暑不能侵。是以富國安民之法,夫國者,喻身也。民者;精炁也。民為邦本,本固邦寧。邦苟無君,則民何歸。君苟無臣,則國罔治。是以聖人以丹為君,以火為臣。丹火相須,君臣慶會,則天下平治。精民安樂,則一身之國富也。《西華經》曰:精完炁足,是為富國安民。正在餌金丹之後。是以仙翁繼迷絕句六十四首,按《周易》諸卦者,以明運火爻之計也。又續添《西江月》一十二首,以象沐浴共有一十二月之功也。此愚所以分為中卷,以明運火富國安民之意。蓋修丹之次序,當如此焉耳。



    絕句六十四首

    赫赤金丹一日成,古仙垂語實堪聽。若言九載三年者,盡是推延款日程。

    金丹大藥,下功不逾半箇時辰,立得金丹服餌。此言一日者,聖人移一年炁侯於一月之中,又以一月炁候移於一日之內,復以一日作用移在一時之中,此大槩而言之,通作一日也。仙翁曰:以時易日,發神功是也。金丹入口,立躋聖地。喻明驗如此之速,豈三年九載,遷延歲月,以款日程耶。

    先把乾坤為鼎器,次搏烏兔藥來烹。既軀二物歸黃道,爭得靈丹不解生。

    古歌曰:日月本是乾坤精,萬象森羅著甚明。聖人以乾坤喻為鼎器,以日月喻為藥物。且乾坤即是真龍、真虎,藥物乃是龍虎之弦炁也。魏公曰:鼎鼎元無鼎,藥樂元無藥。聖人假名託象,立喻如此也。其要只在真龍、真虎初弦二炁交姤煅鍊,真一之精結於北海中官之內而已。故仙翁云:既軀二物歸黃道,爭得靈丹不解生。黃道即中官凝結之處也。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從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離卦

    外陽內陰,坎卦

    外陰內陽,以外陽點內陰,即成乾卦

    。金母是至陽之炁,號曰陽丹,結在北海中官,取來點己陰汞,化為純陽之體。然後運火,抽添、進退,俱由在我心運用也。或者以圭丹為坎中一畫,卻與金丹大藥雲泥護隔矣。殊不知是後天滓質之物,非先天之一炁也。

    離坎若還無戊己,雖含四象不成丹。只綠彼此懷真土,遂使金丹有反還。

    《參同契》曰:離己日光,坎戊月精。離己象龍之弦炁,坎戊象虎之弦炁。戊己是土之一體,分居龍虎二體,故彼此各有真土也。龍虎苟無土炁,安能合并而使四象入於真土而成丹哉。只綠彼此各懷土炁,是以龍虎交而戊己合也,四象會而丹成,故有反還之道矣。

    日居離位反為女,坎配蟾宮卻是男。不會箇中顛倒理,休將管見事高談。

    日中烏屬陰,故曰離女。月中兔屬陽,故曰坎男。談不及此,如以管窺天,何所見之小。

    震龍汞自出離鄉,兌虎鉛生在坎方。二物總因兒產母,五行全要入中央。

    汞為震龍屬木,木生火,故木為火母,火為木子,此常道之順也。及乎朱砂屬火為離,汞自砂中生,卻是火反能生木,故曰兄產母也。太白真人歌曰,五行頻倒術,龍從火裹出是也。夫鉛為兌虎屬金,金生水,故金為水母,水為金子,此常道之順也。及乎黑鉛屬水為坎,銀自鉛中生,卻是水反能生金矣,故曰兒產母也。又歌曰,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是也。仙翁所以言鉛生在坎,不言銀生者,蓋鉛中銀謂之真鉛,又曰水中銀,故取真鉛而言之,是以言鉛而不言銀也。二物互相生產而成四象,會合中官而成五行,五行會而金丹。結矣,故曰五行全要入中央也。

    卦中設象本儀形,得象忘言意自明。後世迷徒為泥象,卻行卦炁望飛升。

    卦者,火之筌蹄也。因魏公讀《易》悟金丹作用與易一同,故作《參同契》,演《易》象以明大丹,開示後人,故喻乾坤為鼎器,象己愎中靈胎神室。又以坎離為藥物,象已鉛汞在靈胎神室中也。乾坤為眾卦之父母,坎離為父母真精,故以此四卦居於中官,猶靈胎鉛汞在丹田中也。處中以制外,故四卦不係運轂之數。其餘諸卦並分在一月之中,搬運符火,始自屯蒙,終於既未,周而復始,如車之輪運轉不已。一日兩卦直事,三日計六十卦,連乾坤、坎離四卦,共六十四卦,總計三百六十四爻,以象一年并閏餘三百八十四日也。又象金丹二八一斤之數,計三百八十四銖。盡皆比喻設象。如此學者觀其卦象,悟火之作用可也。既明火侯,卦象皆可以忘而無用也。今學者反迷此而行卦氣,勞形,苦思而望飛升,不亦悲乎。得魚忘筌,得兔忘蹄,今反執筌蹄為魚兔,去道逾遠矣。

    嚥津納炁是人行,有物方能造化生。鼎內若无真種子,猶將猛火煮空鐺。

    世所謂學嚥津服炁者,皆是天地後生之物也,非真服炁也。夫真服炁者,先伏而後服也。伏炁不服炁,不服須伏氣,服炁不長生,長生須伏炁是也。夫真一之炁,混於杳冥恍惚之間,難求難見,聖人以法伏之,故得杳冥中有物,恍惚中有精,以此精物變鍊成丹,服歸丹田之中,則萬化生也。故曰有物方能造化生物者,真種子也。若無此真種子,萬般作用,勞而無功,是猶大火煮空鐺,不久俱敗壞矣。

    華嶽山頭雄虎嘯,扶桑海底牝龍吟。黃婆自解相媒合,遣作夫妻共一心。

    華嶽是西山象,虎也。雄虎者,乃虎之弦炁也,陰中之陽,故號為雄虎也。扶桑是海底日出之處,以象龍者也。牝龍者,乃龍之弦界也,陽中之陰,故號為牝龍。二物相隔,分位東西。媒者,黃婆能使交合結為夫妻,共同一心,以產黃芽也。

    調和鉛汞要成丹,大小無傷兩國全。

    驅龍則火汞飛揚,駕虎則水鉛閃爍。綑縊造化以立,先天和炁結成,何傷之有,是以大小无傷兩國全也。龍大虎小,陽尊陰卑之義也。

    若問真鉛何物是,蟾光終日照西川。

    金丹因上下兩弦金水結成,號曰真鉛。蟾光者,金水之精,屬陰也。照者,與日交光之義也,象陰陽交合之道。西是金之方,正得八月之中炁。川者,水也。聖人於八月十五日金水二炁,感結真一之精,故曰蟾光終日照西川也。

    不識陽精及主賓,知他那箇是疏親。房中空閉尾閻穴,誤殺閻浮多少人。

    鍾離曰: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精是真一之炁,至陽之物,名曰陽丹也。己身內真屬陰,為一身之主,以養一體。其陽丹自外來,以制己之陰汞,則是丹反為主,而己汞反為賓。二物相戀,結成金砂,自然不走,然後加火鍊成金液還丹。故知陽丹在外謂之疏,己真炁在內謂之親。反此親疏,以定賓主,道可成也。迷徒不達此理,卻行御女之術,強閉精炁,而曰鍊陰丹,將欲延年,如以薪救火也。經曰:火生於木,禍發叉尅。誤人之甚,可不慎歟。

    用鉛不得用凡鉛,用了真鉛也棄捐。此是用鉛真妙訣,用鉛不用是誠言。

    凡鉛,即後天滓質之類也。真鉛,是真一之炁也。夫人精炁日逐飛散,无由凝結而成聖胎,故聖人鍊真鉛以伏之,使凝結成砂,日逐運火,漸漸添汞,汞炁漸多,鉛炁漸散,添汞减鉛,其妙如此。十月火足,六百卦終,鉛炁飛浮,如明窗中塵,片片飛浮而去。九載抱一,鉛炁浮盡,只留得一味乾水銀也。鉛盡汞乾,鉛盡汞乾化為金液大還丹,體變純陽,與天齊壽,故曰用了真鉛也棄捐也。用鉛不用之句,豈虛誕哉,聞道至此,當明心於天,曰:師恩難報。誓成道以答師恩,若負師,如負天也。

    竹破還將竹補宜,覆雞當用卵為之。萬般作用徒勞力,爭似真鉛合聖機。

    竹器破矣,用金木之物補,可乎。亦必以竹補之,然後器用完矣。雛將覆矣,以土石之物抱之,可乎。亦必以卵覆之,然後轂育生焉。陶真人曰:竹斷須竹續,木破須木補,屋漏以瓦蓋,人衰以類主。修真若非同類之炁,徒施工巧,謾勞力矣。《參同契》曰:同類易施功,非類難為巧,欲作服食仙,當以同類者。蓋人稟天地之秀炁而有生,真鉛是天地之母炁,託同類之物孕而有之,故真鉛為母炁,我精炁為子炁,豈非同類之至妙。曷以臻此,聖人之深機、自然之要道也。

    藥逢炁類方成象,道合希夷即自然。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聖人強名曰混元真一之炁。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聖人以同類二八初弦之炁,感而遂通,降靈成象,於空玄之中,一粒如黍,取而餌之,立乾己汞,化為純陽之軀,與天地齊年。朝元子曰:死生盡道由天地,性命元來屬汞鉛。此非我命在我不在天乎。

    道自虛無生一炁,便從一炁產陰陽。陰陽再合生三體,三體重生萬物張。

    道本虛,而實形之。道本無,而有形之。形則生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莫不負陰而抱陽,冲炁以為和,方其未形,沖和之炁不可見也。及其既形,輕清之炁為陽,重濁之炁為陰,故陽天為父,陰地為母。二炁綑縊,兩情和合,合成三體,謂之三才,曰天、曰地、曰人。《易》曰:天地綑縊,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聖人探斯之賾而知源,窮斯之神而知化,故能反其本、還其源,顛倒陶鎔,逆施造化,賊天地母炁為丹,盗陰陽之精無為火,鍊形反歸於一熙,鍊熙復歸於虛無,故得身與道合,微妙玄通,變化無窮,隱顯莫測,號曰真人。雪山一味好醍醐,傾入東陽造化爐。雪山,白色,西方之象,即金丹也。金丹一粒,味若醍醐,取而餌之,入我丹田造乎爐中,鍊成聖胎也。

    若過崑崙西北去,張騫始得見麻姑。

    崑崙山在海水中,我身崑崙亦在下元水海中,生狀若崑崙山,實發火之處也。崑崙山有門,謂之玄門,即天門也。天門在西北方乾位,仙翁曰種在乾家交感官是也。所以西北去,則張騫見麻姑矣。張騫象乾卦,為陽火也,又象真汞。麻姑象坤卦,為陰符,又象真鉛。此言若過崑崙發火,自玄門而入,則鼎內真鉛始見真汞而有變化也。方其真胎內融,真火外接,坤策併乾策,陰水逐陽符,兩火交通,鉛汞迎合,神仙之道根本於斯。張騫之乘搓,至月官而遇女宿者,比喻陰陽相會之意而言之耳。

    姹女從遊自有方,前行須短後行長。

    姹女者,汞也,謂之汞火遊從有方。前行者,外藥之作用也。後行者,內藥之作用也。有此兩用,故曰遊從自有方也。聖人下功鍊丹之初,運汞火不出半箇時辰,立得真一之精而吞餌之,故曰前行須短也。及乎服丹之後,運己汞火,卻有十月之功,故曰後行長也。

    歸來卻入黃婆舍,嫁箇金公作老郎。

    黃婆內象,即金胎土釜是也。金公,真鉛也。老郎,純陽之象也。真汞因外運火,飛入神室之中,配合真鉛,相交相戀,化為純陽之體,故曰嫁箇金公作老郎也。歸來者,取其收功之意也。

    用將須分左右軍,饒他為主我為賓。勸君臨陣休輕敵,恐喪吾家無價珍。

    此明火候作用也。將者,火也。左為文,右為武。聖人縮一年之火候於一月之內,縮一月火候於一日之中。自子至巳六時屬陽,象春夏發生之德,故為文居左,謂之陽火也。自午至亥六時屬陰,象秋冬肅殺之刑,故為武居右,謂之陰符也。饒他為主我為賓者,則是守雌而不守雄也,持靜而不爭也。夫主為陽而雄,好爭也。賓為陰而雌,好靜也。此

    慮險防危、敬畏之意也。兵法曰:以逸待勞,又曰:制人而不制於人,此之謂也。道之用在乎火,火之用在乎人,喻如賓之見主,進退恭謹,不敢妄動也。運火之士,不可不知此矣。夫運火者,先定刻漏,以分子午。次接陰陽,以為化基。般六十四卦於陰符,鼓二十四炁於陽火,天關在手,地軸存心。回七十二侯之要津,攢歸鼎內。奪三千六百之正氣,輻奏胎中。運用有方,抽添有序,動則防危盧險,非敢差忒毫分,故得外接陰陽之符,內生真一之體。苟或用心不恪,節候差殊,致使姹女逃亡,鼎內靈胎不結,還丹無價之寶失矣。今也臨陣,可不守雌而輕敵者乎。

    西山白虎性猖狂,東海青龍不可當。兩手捉來令死鬥,化成一塊紫金霜。

    此言外象,已釋在前四韻第三篇中。紫金霜,即金丹也。海蟾公曰:左手捉住青龍頭,右手拽住白虎尾,一時將來入口吞,思量此物甚甘美。算來只是水中金,始達玄微真妙理。此其證也。以兩手作兩獸者,非也。

    前弦之後後弦前,藥味平平炁象全。採得歸來爐裹煅,鍊成溫養自烹煎。

    月至三十日,陽魂之喪盡,陰魄之水盈輪,是以純黑而無光也,象

    卦,故曰晦。此時與日相交在晦朔兩日之中,合體而行,同出同役。至初二日,因感太陽之光而有孕,漸漸相離。至初三日日沒時,即現蛾眉於庚上,於純陰輪中生一陽光,魄中魂生,象震

    卦,此時陽魂之金初生,藥苗新也。至初八日,二陽生,象兌

    卦,此時魄中魂半

    ,其平如繩,故曰上弦也。此弦之前屬陽,其後屬陰,陰中陽半,得水中之金八兩,其味平平,其炁象全也。至十五日,三陽備,象乾

    卦,此時陰魄之水消盡,陽魂之金盈輪

    ,是以團圓純陽而無陰也,故曰望。陽極則陰生,故十六日於純陽輪中生一陰

    ,魂中魄生,象巽

    卦。漸漸缺至二十三日,二陰生,象艮

    卦,此時魂中魄半也

    ,其平如繩,故曰下弦也。此弦之前屬陰,其後屬陽。陽中陰半,得金中之水半斤,其味平平,其炁象全也。聖人採此二八,擒歸造化爐中煮煅,真一炁變成黍米,吞歸腹內,溫養烹煎而成金液還丹。全籍陰符、陽火,進退抽添,毫髮差殊,丹道不成也。仙翁於此章叮嚀反復,使自烹者,良有旨哉。

    先且觀天明五賊,次須察地以安民。民安國富方求戰,戰勝方能見聖人。

    五賊者,在天為五星,在地為五嶽,在神為五帝,在隅為五方,在人為五臟,在行為五常,在物為五行、五色、五炁、五音、五金、五味、五穀,是賊也。經曰: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人能見此而逆修之,則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也。察地之理,莫大乎安民,民為邦本,本固邦寧而國富矣。聖人以身為國,以精炁為民,以火為臣,以丹為君也。吾儕若能親擒五賊而逆修之,盗陰陽而化之,則真一之精可奪,己之陰汞立乾,精固

    炁牢,求戰必勝,是以運火無殆。十月功圓,脫胎神聖而為真仙子,故曰戰勝方能見聖人也。

    日月三旬一遇逢,以時易日法神功。守城野戰知凶吉,增得靈砂滿鼎紅。

    太陰、太陽一月一合,聖人則之,縮一月之侯在於一日,移一日之侯分於一時。般運符火則守城沐浴,罷攻野戰則龍虎交鬬。神功者,進火之度也。苟或陰陽錯亂,日月乖戾,外火雖動而行,內符閑靜不應。几有道之士,進火退水知吉知凶,旋斗歷箕暗合天度,自然靈胎密運,神鼎增輝。

    陰符寶字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數,盡於此處達真詮。

    二經為羣經之管轄,諸子之樞紐,古今達道,盡由斯得也。

    八月十五玩蟾輝,正是金精盛壯時。若到一陽纔起復,便堪進火莫延遲。

    八月十五日,正是金水生旺之時,一陽來復,半夜子時也。內外二丹,火工並進,不可延遲,失於時節。

    玄牝之門世罕知,指他口鼻妄施為。饒君吐納經千載,爭得金烏搦兔兒。

    經曰: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妙哉,至言也。舉世莫能知此,非真人指示,孰能曉了。近有葉文叔以兩腎中間為混元一穴,排拉他說,尤甚非也。玄牝二物,豈可一穴言之。自開闢以來,若無此二物,安能有萬物哉。故因內外二丹從此而立,聖人祕之,曰偃月爐、懸胎鼎也。金烏即金丹也。金丹制我汞,如貓伏鼠,似烏搦兔,不能迯遁。若以口鼻為玄牝,直饒千載吐納,轉見旭�羸矣。

    休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號死門。若會殺機明反復,始知害裹卻生恩。

    陰陽五行,順之則生,逆之則死,此常道也。庸人詎知有不生之生則長生,不順之順為至順。若能明此反復之理,害裹生恩,男兒有孕也。殺機者,盗機也。

    月纔天際半輪明,早有龍吟虎嘯聲。便好用工修二八,一時辰內管丹成。

    月之半輪者,一八之數也。仙翁指示龍虎各有一八之數,合成二八也。道之妙用都在一時辰中,此時水源至清,有炁無質也。一年之中,止有一日。一日之中,止用一時。一時之中,分作六候,下功不逾兩候,金丹立成。尚餘四侯,別有作用。此乃天機,不書竹帛,口傳心授。仙翁通作一時而言之,故曰一時辰內管丹成也。葉文叔不達此理,妄意解釋,有言藥成於一時,非盡用一時。茫然不知所歸,私意揣度也,可笑之甚。若非止用一時,是將欸日程也,奚為至簡至易耶。妙矣哉,此道非人間可得而聞矣。謹按南龜子《大丹火記》曰:伏睹聖人始於下工之際、造鉛之初,盜三元一大周天之炁,奪二千零七十三萬六千之正炁,聚於乾坤之鼎,會於生殺之舍,天地之數奪盡,日月之數奪盡,龍虎之數奪盡,生成之數奪盡,陰陽五行之數奪盡,擒在一時辰中,制造聖丹一粒,其大如黍,其重一斤,至靈至聖,至尊至貴,為天地之元精,作一身之主宰。可謂賊天賊地,賊陰賊陽,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成至真仙子,賓于上帝。故我仙師有言一時辰內管丹成,豈虛語哉,此其證也。

    火生於木本藏鋒,不會鑽研莫強攻。禍發只因斯害己,要能制伏覓金公。

    經曰:火生於木,禍發爻尅。精生在身,情動必潰。不會鑽研斯害己呂公曰:火燒七戶密閉牢,莫教燒破河車路。要能制伏,須藉金公。《參同契》曰,將欲制之,黃芽為根是也。

    安爐立鼎法乾坤,煅煉精華制魄魂。眾散綑組為變化,敢將玄妙託言論。

    積諸陽炁為天在上而不潤下,積諸陰炁為地在下而不炎上,則天地不交也。不交,焉能生萬物哉。蓋天雖為至陽之物,而有一陰之炁,故能降地。地雖為至陰之物,而有一陽之炁,故能升天。二炁綑縊,萬物化醇,因以炁交合遂成變化也。金丹之道,安爐立鼎,煅煉精華,以制魂魄,莫不法為天地也。《子母歌》曰:情交無用藥,炁合無言說是也。金丹以炁為類,結而成變化也。始自無生有,復自有生無,是以變化無窮,此乃天機,安敢饒舌,自取輕泄漏慢之愆尤哉。

    坎電烹轟金水方,火發崑崙陰與陽。二物若還和合了,自然藥熟遍身香。

    坎電者,水中之火,謂之陰符,即虎之弦炁也。金水方者,西北乾位,即龍是也。西方又是天門,謂之玄門也。此言虎以陰中之火,烹爍乾龍,龍即發崑崙火應之,二火相併,真一之精自然疑結,即時採餌,百骸俱理,香且美矣。《參同契》曰:金砂入五內,霧散若風雲,薰蒸達四肢,顏色悅好。鬢髮皆變黑,更生易牙齒。老翁反丁壯,耆嫗成姹女。此非真香滿身乎。既餌丹後,運陰陽符火,虎以陰中之火爍其玄門,龍發崑崙之火以應之。二物和合了,金液還丹自然香熟,遍身增輝,香且美矣。詩言內外二丹法象。

    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真金既反黃金室,一顆圓光永不離。

    《易》曰:陰陽不測之謂神。無形者,感而遂通,若谷之應聲,故曰谷神。夫神因炁而立,炁因精而生。精能生炁,炁能生神,故神炁為一身之主宰,一身為神炁之官府。形不得神炁不生,神不得形器不立。三物相須,故始能生也。若欲長生,須憑玄牝。根基始立,然後長生可致矣。萬物莫不由此二物而生,還因此二物而死。實為天地之根,五行之祖,陰陽之蒂,萬化之基。聖人憑此以成外丹,籍此以就內藥。故得真一之精反於黃金之屋,變現一顆靈光,化身為炁,化炁為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真,隱顯莫測也。

    三才相盗食其食,道得神仙隱此機。萬化既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為。

    天地以四時相盗萬物,故有榮有悴而不長榮。萬物以五味盗人,故有生有死而不長生。人以五行盜萬物,故有壞有成不能長存也。三盗

    既宜,三才既安,是以有盛有衰,有生有死,有榮有悴,有晝有夜,有往有來,有出有沒,有廢有興,有物有我,有是有非,紛紛而起,循環無窮而不可測者,自然之道也。若能混此三盗而一之,反其機而執之,逆其時而食之,則百骸俱理而萬化安,萬化既安則諸慮俱息。

    否泰纔交萬物盈,屯蒙受卦禀生成。此中得意休求象,若究羣爻謾役情。

    冬夏二至為一陰一陽之首,子午二時為一日一夜之元。聖人運動陰符、陽火,協天地、陰陽、升降之道,日月往來之理,攢簇四時、八卦、七十二候、二十四炁,環列鼎中而成真一之體,其理甚簡,其功不繁,无得妄為,故託諸卦象。分擘一月三旬中,以闡玄機,以明火用。爻象者,荃蹄也。屯蒙為眾卦之首,以象運火生成之始,造化禀受妝源,故朝以屯,暮以蒙,作用炁過如此而已矣。至若天地陰陽之升降,於四時之中,二月春分之節,陽升到天地之中,陰陽相半,不寒不熱而溫,故為泰卦

    ,亦如月之上弦氣候也。此時陰陽二炁自然相交,聖人不進火候,謂之沐浴也。八月秋分之節,陰炁降到天地之中,亦陰陽相半,不熱不寒而凉,故曰否卦

    ,亦如月之下弦氣候也。此時陰陽二炁亦自然相交,聖人不進水侯,亦謂之沐浴。若於此四卦中得意,何必紛執羣爻,勞心疲思哉。仙翁慈悲,直指其捷徑之如此。

    俗謂常言合聖道,宜向其中細尋討。能將日用顛倒求,大地塵沙盡成寶。

    真鉛、真汞不離常言、俗語、日用之間,顛倒修之,大地俱成至寶。古詩曰:朝朝只在君家舍,日日隨君君不知。

    天地盈虛自有時,審能消息始知機。由來庚甲申明令,殺盡陰尸道可期。

    天地盈虛有時者,蓋天地相去八萬四千里,冬至日地中有一陽之炁上升,一日升四百六十里二百四十步,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三炁為一節,二節為一時,即春分日也。計九十日,陽炁共升到天四萬二千里,正到天地之中,此時陰中陽半,為泰卦,其炁變寒為溫,萬物發生之時,為春。自此之後,陽炁升入陽位,亦如前說,漸漸升到夏至之日,並前計一百八十日,共升八萬四千里,乃到天也,此時陽中有陽,為乾卦

    ,純陽也。其炁變溫為熱,故曰夏。萬物茂盛盈滿之時,故曰盈也。夫熱極則陰生,故夏至日一陰自天降,亦一日降四百六十里二百四十步,亦五日為一侯,三候為一炁,三炁為一節,二節為一時,即秋分也。計九十日陰炁共降四萬二千里,正到天地之中,此時陽中陰半,為否卦。其炁變熱為凉,萬物結實之時,為秋分。自此之後,陰入陰位,亦如前,漸漸降到冬至之日,并前計一百八十日,其炁降八萬四千里乃到地,此時陰中有陰,為純陰坤卦

    ,其炁變凉為寒,故曰冬。萬物收藏之時也,故曰虛也。天地盈虛,因月而見。月從日生,初三日震庚生形,初八日兌丁成弦。十五日乾甲周滿,天地盈之時也。十六日巽辛受統,二十三日艮丙守弦。三十日坤乙消滅,天地虧之時也。聖人消息天地,盈虧之機,移一年炁侯在一月之中,以初一日為冬至,分兩日半為三十時,以當一月炁候。故初三日,月現蛾眉於庚上。初八日上弦,陰中陽半,即春分日也。至十五日,得四月節炁,為純陽,故月圓滿,陽炁盈輪,故曰盈也。此夕月出甲方,至十六日一陰生,漸缺沒於庚上,為夏至。二十三日為下弦,陽中陰半,象秋分日也。至三十日得十月節炁,為純陰炁滿輪,故曰虛也。此日之旦月轉在甲,與日相交,復生陽光,循環不已。運動陰符陽火,一一依天地盈虛、升降,循環六十四卦,由庚及甲圓缺之理,運轉抽添,亦猶人君申明號令,故曰殺盡陰尸道可期也。

    歐冶親傳鑄劍方,耶溪金水配柔剛。鍊成便會知人意,萬里誅凶一電光。

    歐冶先生鑄劍,天地遣神女為之侍爐,制以金水配以柔剛,鍊成誅剪妖邪,一電光頃,其靈如此。聖人鑄鼎亦如之,以天地為爐冶,以陰陽為水火,配以五行,制以神炁,鍊成之後,能曲能直,能柔能剛,能善能惡,能圓能方,心有所思,意有所適,飛揚誅剪,一電光頃,此乃自然神劍也。修丹之士若無此劍,猶取魚兔而無筌蹄也。仙翁託歐冶而言之,實謂玄珠罔象也。

    異名同出少人知,兩者玄玄是要機。保命全形明損益,紫金丹藥最靈奇。

    經曰: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又曰:此兩者同出而異名。方其無也,真一之炁為汞,不可見也,故為天地之始。及其有也,真一之炁如黍現於空玄,為鉛而可見也,故為天地之母。在天曰離、曰汞,在地曰坎、曰鉛,其本則同,其出則異,謂玄之又玄。上士至人執此兩玄之機,以明損益,以治諸身,則形可完,命可保也。所謂損者,五行順兮,常道有生有滅是也。所謂益者,五行逆兮,丹體長靈長存是也。吁,純陽紫金立乎天地之始,出乎天地之母,故曰紫金真藥最靈奇者,當知先師歎羨不盡之意也。

    虛心實腹義居深,只為虛心安識心。不若鍊鉛先實腹,且教守取滿堂金。

    虛心則無我,無我則萬法皆空,絲毫不立。實腹則鍊鉛乾汞,汞乾形化,與道冥一而無形矣。二理俱妙,殊途同歸,非大聖人不能識此。守取滿堂金者,乃一身中之精炁神也。修真之士,未鍊鉛以乾汞,其腹未實,其心未虛,則無搖汝精,精少,還丹不成也。

    大藥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也由天。若非積行施陰德,動有群魔作障綠。

    魔障在天,修持在我。陰德不施,觸途有礙。

    黑中有白為丹母,雄裹懷雌是聖胎。太乙在爐宜慎守,三田聚寶應三台。

    鉛中取銀,即為丹母。砂裹取汞,乃是聖胎。二物感化真一之炁精,結

    在爐中,惟要精明炁候,恪守規模,不得毫分差忒,故得三性聚會,結成丹寶,上應三台也。

    長男乍飲西方酒,少女初開北地花。若使青娥相見後,一時開鎖住黃家。

    震為長男,即龍也。兌為少女,即虎也。北地,即陰物也。花陰炁,即虎之弦炁也,謂之鉛火。青娥,姹女也,即龍之弦炁,謂之汞火也。此言修丹之士,驅龍乍來就虎,故曰乍飲西方酒也。虎即開陰戶之花以就龍,若運青龍汞火與白虎鉛火相戀之後,一時封鎖會於黃家,而產真一之精也,故曰若使青娥相見後,一時關鎖住黃家也。

    偃月爐中玉藻生,朱砂鼎內水銀平。只因火力調和後,種得黃芽漸長成。

    偃月爐,陰爐也,中有玉藻之陽炁,即虎之弦炁也。朱砂鼎,陽鼎也,中有水銀之陰炁,即龍之弦炁也。金丹只因此陰陽二弦之火,調停和合之後,種得真一之芽,長在黃家,結成黍米也。

    夢謁西華到九天,分明授我指玄篇。其中簡易無多語,只是教人鍊汞鉛。

    高象先曰:思神不覺魂升玉京,上帝矜之,命西華夫人指示丹訣,其篇略曰:叔通從事,魏伯陽相將,笑入無何鄉。準《連山》作《參同契》,留為萬載丹中王。首日乾坤易門戶,乾道男兮坤道女,時人不識真陰陽,茫茫天下尋龍虎。其言甚多,只是教人明真龍、真虎,鍊鉛汞而已。

    華池醼罷月澄輝,跨箇金龍訪紫微。從此眾仙相識後,海潮陵谷任遷移。

    華池,丹也。飲罷,功圓脫胎神化,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形容如秋月,御炁乘雲,遊手无極,飽觀塵世,海變桑田,桑田變海也。

    未鍊還丹莫隱山,山中內外盡非鉛。此般至寶家家有,自是時人識不全。

    龍不在東溟,虎不在西山,家家自有,逆而修之,還丹可冀。山中陰寂,內外非鉛,鉛乃真陽之物,即不遙遠也。

    縱識朱砂及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殊不作丹。

    金丹造化,全藉金公。毫髮有差,千里懸隔。是以聖人傳藥不傳火也。

    休泥丹竈費工夫,鍊藥須尋偃月爐。自有天然真火養,不須柴炭及吹噓。

    葉文叔指兩腎中間為偃月爐,謬哉。靡肯自思己錯,更將錯路教人,不揣之甚邪。此爐之口仰開如偃月之狀而名之,乃北海也,元始祖炁存焉。內有自然真火,何柴炭吹噓之有。

    一陽纔動作丹時,鉛鼎溫溫照幌帷。受炁之初容易得,抽添運用慎防危。

    一陽纔動,乃初九潛龍之位,急宜運用,尅期可成,只一時內,又何在九年三載。孰不知下工之初,即赫赤金丹,大如黍米,收入黃庭,養成至寶也。鉛鼎者,乃洞陽金鼎,存於虛无杳冥之間,乃自然之鼎也。鉛者,先天虛元中物也。下手之後,鉛鼎溫溫,如火之攻,如雲之敷,和暢情性,彌漫海嶽。鉛若是真,不失家臣。是以鉛為宗祖,居玄牝之內,為天地之根,虛靜不能成,作用不能得,其道至妙。照幌帷者,修鍊時精光發溢,行持後秋毫可鎰,觀有藏府。受炁者,受炁之初,陰極陽生,得在受炁。防危者,失在抽添。知其幽隱,子細詳酌,無忽于時,運用防危,不可輕敵,故有抽添之患。天地妙炁,《易》象之法,豈不聞甲劍一揮,魔軍皆散,有調和也。

    玄珠有象逐陽生,陽極陰消盡剝形。十月霜飛丹始熟,此時神鬼亦須驚。

    金液還丹,煖之有象者,自冬至一陽子時進陽火,所以逐陽而生真精。夏至一陰午時進陰符,剝至十月霜飛之時,還丹始熟。脫胎神化為純陽之天仙,鬼驚神伏矣。

    兔雞之月及其時,刑德臨門藥象之。到此金砂宜沐浴,若還加火必傾危。

    兔二月為德,雞八月為刑。此兩月為沐浴之時,即宜罷火,加叉傾危,還丹走失矣。

    契論經謌講至真,不將火候著於文。要知口訣通玄處,須共神仙仔細論。

    《火記》六百篇,篇篇相似,出入貫串,與天合符。天之所祕,聖莫傳文。須遇真師,無自鹵莽也。

    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至人莫強猜。只為丹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千經萬論,惟布枝條。至道不繁,獨傳心印。未遇真師,縱聰明過於顏閔,徒自揣量,終不能凝結聖胎也。

    要知鍊養還丹法,自向家園下種栽。不假吹噓并著力,自然果熟脫真胎。

    此道甚近,家園下種,其近可知。若求非類,愈求愈遠。同類易施工,何著力之有。

    四象會時玄體就,五方行處紫光明。脫胎入口通身聖,無限龍神暗聳驚。

    龍虎纔交,即五行四象皆會矣。五行四象會合之時,真一玄體結成黍米,紫色光明。然後密運赤龍,奪歸入仰,吞入丹田,立通神聖,天地龍神盡失驚矣。

    金公本是東家子,卻在西鄰寄體生。認得喚來歸舍養,配將姹女作親情。

    此意已在前四韻第九篇中,今不欲重稈。都在作用法象之內,有陽中之陰復陽而又陰者,有陰中之陽復陰而又陽者。又有內藥陰陽水火,外藥陰陽水火。內三性,外三性。內五行四象,外五行四象。又有內外陰陽互用法象,反反復復不可名狀,吾儕默識心通可也。如未逢真旨,莫能洞曉其端。仙翁作是詩,明者舉一隅斯足矣。

    萬物芸芸各反根,反根復命即長存。知常反本人難會,妄作招凶往往聞。

    經曰:萬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夫人未生之前,冥然無所知,混乎至朴。及其生也,察之陰陽,受之父母,逆而修之,奪先天一炁以為丹母,賊陰陽真炁以為化基,鍊形反入於無形,鍊炁復還於至朴,鍊神與道而合真,故曰歸根復命即長存也。能知常道而反其本者,聖人也,是以長生焉。不知常道,眾人也,是以妄作招凶往往聞也。

    赤龍黑虎合西東,四象交加戊己中。復媾自然能運用,金丹誰道不成功。

    東,赤龍之弦炁也,名曰姹女。西,黑虎之弦炁也,名曰金公。二物亦猶砂中汞、鉛中銀也。赤龍、黑虎合兩弦之炁,即是南北東西四象交加於戊己中,結就一粒黍米。服歸丹田,卻運火自復卦子時起,首進陽火。至媾卦午時起,首進陰符。復媾是陰陽之元,為冬夏二至之節也。陰符、陽火自此筆始,抽添運用一一依法,勿令差殊,孰謂金母不成耶。

    未鍊還丹須急鍊,鍊了仍當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己心,不免一朝遭恥辱。

    光陰迅速,時不待人。未鍊還丹,急須下手。既已鍊了,十月功圓,卻須抱元守一,持盈守城,不須用火。若不知足,持不已心,則反招禍辱矣。故鍾離公曰:丹熟不須行火候,若行火候叉傷丹。到此果能誠心見性,如達磨面壁九載,則道成矣。

    始因有作人爭覓,及至無為眾所知。但見無為為要道,豈知有作是根基。

    世有學釋氏修性之道,執一切有為皆是虛妄之語,以毀老氏修命之道。此知其一不知其二,窺見其門未陞其堂也。焉知修命之道,始則有作,鍊外藥而化形。中則有為,鍊形而化炁。終則無為自在,謂之抱一以識其心,以見其性,炁自歸神,神自合道,故形與神俱妙而不測,神與道合真而無形。形既無矣,何得謂之有形、有作、有為、有幻乎。安知其命非性耶,安知其性非命耶。.強自分別,曰性、曰命,混而一之,未嘗有異。故知有作乃至無作,有形乃至無形,斯道至矣,非中下之所知也。仙翁作是詩以勉後學,但見無為為要妙,而不知有為有作,實無為之根基也。一本云:筌蹄在手,莫我知也。到岸不須船,十月俄瞠視。凡聖雜朝市,魚龍混通衢,懊惱世間人,對面不相遇。

    鑒形閉炁思神法,初出艱難後坦途。倏忽縱能遊萬國,奈何居舊卻移居。

    鑒形、閉炁、思神之法,初學甚難,及至習熟,坦然無礙,瞬息之間,遍遊萬國,蓋其陰神善爽靈妙如此,奈何其形屬陰,易弊難固,不免投胎奪舍者也。

    投胎奪舍及移居,舊住名為四果徒。若解降龍並伏虎,真金起處幾時枯。

    投胎、奪舍、移居之法,謂之四果,修行屬陰神,為鬼仙,非陽仙也。若能驅龍、駕虎,鍊餌金丹,化形入於無形而為陽仙,始得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自不枯矣,豈比他陰神耶。故崔公云,靈光歸去入幽寂,死作陰冥善爽鬼是也。

    釋氏教人修極樂,亦綠極樂是金方。大都色相唯玆實,餘二非真謾度量。

    釋氏化人修極樂冷土者,修妙色真金之象也。近世誦佛號化人,謂之凈土,此為中下設耳,實大根大器之塵垢也。殊不知真極樂凈土,固在西方,咫尺不遠,彼處產育真金,其金一粒大如黍米,重一十六兩,故釋氏有丈六金身。人能鍊此真金餌之,立超聖地,化有形入於無形,聚則金相堂堂,散則入於空寂,變化無窮,著龜莫測,隨緣應感,無所不通,而其真身寂然未嘗有作,故謂之西方極樂。所以云大都色相唯玆實,餘二非真謾度量耳。佛自周末時入滅,數百年至漢明帝時,遣使取得骨來復埋在鳳翔,唐憲宗又掘出一經骨,豈知軒皇駕龍升天之至道者歟。

    恍惚難求中有象,杳冥莫測是真精。有無由此自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

    恍惚之中有物者,龍之弦炁也。杳冥之中有精者,虎之弦炁也。二弦有炁無質也,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者,真一之炁有靈而無形也。真一子曰:無者,龍也。有者,虎也。無者,汞炁也。有者,鉛精也。是知二弦之炁相交,故有因無感而生靈,故無因有激而成象,故得有無相因,遞互相入,乃得真一之炁凝結而成黍米,懸于空中,霞光照日。彼之兀兀坐思,塵埃心地,豈知此哉。

    修行混俗且和光,圓即圓兮方即方。晦顯逆從人莫測,教人爭得見行藏。

    被褐懷玉,和光同塵,剖破藩籬,無人無我,內外充親,取合俱泯,始合神仙行藏也。

    又續添五首

    休施巧偽為功力,認取他家不死方。壺內旋添留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漿。

    《參同契》曰:同類易施功,非類難為巧。修真之士多執非類假偽之法,施功於己,而不肯下問他家同類不死之方。能於鼎中探取返本之陽丹,腹內旋添延命之汞火,二物真修身之至寶也。

    禍福由來互倚伏,還如影響相隨逐。若能轉使生殺機,反掌之間災變福。

    陽主生曰福,陰主殺曰禍。陰消陽長,陽極則陰生,互相倚伏,如影之隨形,響之應聲,此常道自然之理也。若能返此生殺互用之機而逆修之,則反掌之間災變為福,害中生恩,男兒有孕也。

    敲竹喚龜吞玉芝,鼓琴招鳳飲刀圭。近來透體金光別,不許常人話此規。

    竹乃虛心無情之義也,琴有正聲諧和之義也。龜乃黑虎也,鳳乃赤龍也。龍之弦炁曰玉芝,虎之孩炁曰刀圭。此言龍虎皆是無情之物也,而能相交,故曰敲竹,乃二物相擊之義也。龍虎相交結為夫婦而和諧,故曰鼓琴也。龍虎交,則二弦之炁相吞相啖而鍊成金丹,光透簾帷,即時探取,餌歸丹田,制己陰汞,然後虛心運火,諧和陰陽,合乎呼吸。以呼吸運用神炁,聚散水火。以水火鍊養胎息,綿綿若存,游泳坎離,交感而生金液也,故曰凡運火之際,忽覺夾脊真炁上沖泥丸,瀝瀝有聲,似有物觸上腦中,須臾如雀卵顆顆自腭上入重樓,若冰酥甘美,其味無比。如有此狀,乃得金液還丹之道。徐徐嚥下丹田,綿綿不輟,五藏清虛,暝目內視有光如燭。五藏中有萬道金光出體,如火輪雲霧,盤旋罩身,粲然奇異,豈與塵埃輩比肩哉。

    了了猿心方寸機,三千功滿與天齊。自然有鼎烹龍虎,何必擔家戀子妻。

    世情濃後,道心難以知,人人擔家而愛戀子妻也,不知返本源之道矣。仙翁嗟念,故作此時,以警修真之士云耳。

    饒君了悟真如性,未兔拋身卻入身。縱此變新修大藥,迥超無漏作真人。

    大用未現前,大法未明透,一毫滲漏,拋身入身。若圓明照了,飽鍊金丹,道成十極,號曰真人。

    西江月一十三首

    仙翁曰:西者,金之方。江者,水之體。月者,藥之用也。

    內藥還如外藥,內通外亦須通。丹頭和合略同,溫養兩般作用。

    夷門《破迷歌》曰:道在內安爐,立鼎卻在外道。在外離坎,汞鉛還在內。此明內外二藥也。夫外藥者,金丹是也。造化於二八爐中,不出半時,立得成就。夫內藥者,金液還丹是也。造化於自身之中,直待十月足,方能脫胎成聖。觀內外二藥,和合丹頭,作用之法,雖略相同,及其用功、火候,實相遠矣。吾儕下功之日,內外和合丹頭之際,防危慮險,毫分無武可也。敬之敬之。

    內有天然真火,鼎中赫赫長紅。外爐增减要勤功,妙絕莫過真種。

    內藥雖然真火在土釜中,赫然長紅,若不憑外爐勤功,增添抽减運用,無令差忒,庶免危殆也。然內外真火變化無窮者,實藉真鉛之妙也。此寶偏能擒汞,不使飛走。或有不達此理,卻言內藥以真火烹鍊,外藥假凡火增减,如以管窺天,可付一笑。殊不知內外雖異,其用實同,道不二也。所言內外者,人之一身稟天地秀氣而有生,託陰陽鑄冶而成形,故一形中,以精、氣、神為本。神生於炁,炁生於精,精生於神。然此三者,後天地生之一炁,至陰之物,修真之士若執此一身而修鍊,無過精、炁、神三物而已。奈何三物一致,俱後天地生,純陰無陽,安能出乎天地之物外耶。仙翁所以言獨修此物轉贏旭�。鍾離公曰:涕唾津精炁血液,七件由來盡屬陰。又曰:獨修一物是孤陰。真一子曰:孤陰不能自產。《參同契》曰:牝雞自卯,其雛不全。聖人知己身之炁後天地生,乃屬陰物,難擒易失,故採先天一炁,以真陰、真陽二八同類之物,擒在一時辰內,鍊成一黍至陽之丹,號曰真鉛。造化在外,故曰外藥。以陽丹擒己陰汞,猶貓捕鼠。陽丹是天地之母炁,己汞是天地之子炁,以母炁伏子炁,豈非同類乎。此造化在內,故曰內藥。仙翁曰:藥逢炁類方成象,道合希夷即自然。真一子曰:未有天地混沌之前,真鉛得一而生,漸生天地、陰陽、五行。《參同契》曰:先天地生,巍巍高尊。此皆證金丹先天一炁也。以先天陽丹點己陰汞,化為純陽,更假陰陽、符火,運用抽添,十月功圓,形化為炁,炁化為神,神與道合,升入無形,變化莫測,故能出乎天地之外,立乎造化之表,提挈天地,陶鑄陰陽,而不為陰陽陶鑄者,是先天一炁使之然也。其絕妙之如此,故曰絕妙無過真種。安可以後天地至陰之類而為內藥耶,安可以後天地凡砂、凡汞、凡火、凡水非類滓質之物而為外藥耶。學道之士研窮本始,無惑邪說,永墜三途。

    七返朱砂返本,九還金液還真。休將寅子數坤申,但看五行成準。

    九還七返者,不離天地、五行生成之數也。天一生水,地以六成之。水居北,積坎陰之正炁,為真水,故曰居六也。地二生火,天以七成之,火返南,孕離陽之正炁,為真砂,故曰七返朱砂還本也。天三生木,地以八成之。木歸東,處震位而為汞,故曰八歸也。地四生金,天以九成之。金還西,化兌而為鉛,故曰九還金體還真也。天五生土,地以十數成之。土居中,變而為丹也。故知金丹不出金、木、水、火、土而成,故曰但看五行成準。安可以寅子數坤申,為九還七返耶。

    本是水銀一味,周流,經歷諸辰。陰陽炁足自通神,出入豈離玄牝。

    真一之水,結而成精。精者,汞也。真一之炁一變而為水在北,二變而為砂在南,三變而為汞在東,四變而為金在西,五變而為丹在中。丹非天地不生,非曰月不產,非四時不全,非五行不熟,非總數不成,是以遍歷諸辰,陰陽數足,自然變化通神也。然其妙用造化,出入不離玄牝二門,真為天地之根也。

    若要真鉛留汞,親中不離家臣。木金間隔會無因,須仗媒人勾引。

    木性愛金順義,金情戀木慈仁。相吞相啖卻相親,始覺無中有孕。

    此言內象也。家臣,即己之真炁也。己之真炁因真金而始凝結,金丹因己汞而方有神功。二物相須,兩情相戀,乃能變化通靈。故曰:若要真鉛留汞,親中不離家臣。鉛丹屬金則外,己汞屬木則內。二物相隔,無由會合,全仗黃婆制造成丹。吞入腹中,與已汞配合,要在黃婆勾引也。二性既媒合了,交接陰符場火,是以木性愛金順義,金情戀木慈仁也。內外金木惰性相吞相啖,遂成夫妻,孕育嬰兄在我腹中,始覺無中有孕,此道妙矣。

    白虎首經至寶,華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比尋常藥品。

    白虎首經者,即初弦之炁也,非女子天癸也。若以三峰二十四品毀謗至道,至道可毀乎,九天之不可階而升矣。夫真一之炁在天曰一水,在虎曰初弦,鍊養在華池中曰神水,此乃真金之至寶也,不離真一之精,流歷諸處,有種種異名而能造化。經曰:上善若水。蓋真一之水生於天地之先,故曰上善。其利源甚深遠也,不類尋常後天地生滓質之藥品也。

    若要修成九轉,先須鍊己持心。依時採取鍊浮沉,進火隄防危甚。

    九轉,九年也,在十月脫胎之後,如達磨面壁,抱一無為,故使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謂之九轉金液大還也。達磨隻履西歸,是其驗也。欲成九轉,先須十月下功,還火鍊己,持心依時,以運其火。謹守以防其危,探取抽添,以定浮沉,以分賓主。守雌不雄,方免危殆。故得形化為炁,炁化為神,神化為虛,超入於無形矣。

    牛女情綠道本,龜蛇類稟天然。蟾烏遇朔合嬋娟,二炁相資運轉。

    總是乾坤妙用,誰能達此深淵。陰陽否隔卻成愆,怎得天長地遠。

    牛、女一歲一交,太陰、太陽一月一合,龜蛇以類蟠虬相扶,此皆陰陽二炁使之然也,實真道之根本也。金丹大藥作用,一一如之。蓋真一之炁,杳然無形,不得二八陰陽之炁相交,安能感格兆形黍米者哉。既得丹餌之後,若無陰陽符火氤氳,焉能變金液還丹者哉。《參同契》曰: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雄不孤處,雌不孤居。玄武龜蛇,蟠虬相扶,以明牝牡竟當相須,理之所在,夫復何疑。盡是乾坤妙用之機,天地生成之道,誰能達此深淵而顛倒修之,宇宙在乎手。真一子曰:孤陰不自產,寡陽不自成。須假牝牡合炁,方能有胎化之道也。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陰陽交合自然之道也。天炁不降,地炁不騰,四時不序,萬物不生。以此觀之,陰陽否隔,即成愆尤,焉能天地長久哉。《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仙翁於此一章再三致意,深於此道者當以意會。

    此藥至神至聖,憂君分薄難消。調和鉛汞不終朝,早睹玄珠成兆。

    至士若能修鍊,何妨在市居朝。工夫容易藥非遙,說著人皆失笑。

    金丹入口,立躋聖域,豈非至聖至神耶。煅鍊不出半時,金丹立見形兆,豈非至簡至易耶。故說著令人不覺也。得之者,第恐陰功靡薄,不騰其道,叉是難矣。

    不辨五行四象,那分朱汞鉛銀。燒丹火候未曾聞,早便稱呼居隱。

    心靡肯自思己錯,更將錯路教人。誤他永劫在迷津,似想欺心安忍。

    丹經萬卷,妙在《參同契》其間三字,《鼎器#1歌》一章乃丹之骨髓也。舉世學此道者,莫能曉解,胡不思之甚耶。試取此歌證我之所得,如或未明,我之所得未盡善也。何迷惑乎旁門非類之有,今之學者未識吐舊納新之方,便起飛雲走霧之興,自高大模範於人,己自不知悔恨,誤他溺在迷津,擔版一生安忍。

    二八誰家姹女,九三何處郎君。自稱木液與金精,遇土卻成三性。

    二八,陰數。姹女,即我真炁也,又曰木液。九三,即陽數也。郎君,即陽丹也,又曰金精。二物相交,會於丹田土釜之中,即成三性也。

    更假丁公煅鍊,夫妻始合歡情。河車不敢暫留停,運入崑崙峰頂。

    丁公者,火也。河車者,水也。水火,即陰符、陽火也。日夕運轉不停,若河畔水車循回不已也。此言鉛、汞二物在土釜之中須假火煅,是以內外夫妻始結歡情。運動陰符、陽火,不得暫停,般運炁候,自崑崙頂入,溫養聖胎,化為純陽金液大丹也。

    雄裹內含雌質,負陰卻抱陽精,兩般和合藥方成,點化魄靈魂聖。

    信道金丹一粒,蛇吞立化龍形,雞餐亦乃變鸞鵬,盡入真陽仙境。

    雄裹雌,龍之弦炁也。陰抱陽,虎之弦炁也。二物相合,靈丹自生,吞入腹中,點化陽魂以消陰魄,一粒如黍,雞養蛇食,亦化龍鸞,飛入真陽聖境,其藥至聖之如此。

    天地纔經否泰,朝昏好用屯蒙,輻來輳轂水朝宗,妙在抽添運用。

    未用火,下功始於屯蒙,休功終於否泰。日夕般運符火歸於鼎中,如車之輪輻輳於轂,若百川之朝宗於海。運用抽添,其妙如此也。

    得一萬般皆畢,休分南北西東,損之又損慎前功,命寶不宜輕弄。

    一者,真一之精也。一之炁生於陰陽,陰陽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生萬物,俱不出真一之炁變化也。故真一之精為天地之丹,陰陽之宗,四象之祖,五行之根,萬物之基,得此一,萬事畢矣。東西南北,皆一也。損之又損,以慎前功,方能盡得一之妙。蓋一有之象,運用陰陽二火以形之也。既得一,吞歸五內,如前運陰符、陽火,亦慎前功,故曰慎前功也。慮險防危,不可輕動,恐失命寶者玄珠也。

    冬至一陽來復,三旬增一陽爻,月終復卦朔晨超,望罷乾終遇兆。

    冬至一陽生,為復卦



    ,乃一陽爻也。又三十日,為臨卦



    ,增二陽爻也。又三十日,為泰卦



    ,增三陽爻也。又三十日,為大壯



    ,增四陽爻也。又三十日,為夬卦



    ,增五陽爻也。又三十日,為純乾



    ,六場爻也。乃陽火之侯。陽極則陰生,故夏至一陰生,為姤卦



    乃一陰爻也。亦如前三十日,增二陰爻為遁卦



    ,為否卦



    ,為觀卦



    ,為剝卦



    ,為坤卦純陰



    。乃陰符之侯也。陰極則陽復生,周而復始,此一年之候。聖人移此一年之炁,一月之中,以朔旦為復卦。兩日半當三十日,至十五日望為純乾卦,故月圓也。十六日為姤卦,一陰生,故曰望罷乾終。姤兆陰炁,初萌謂之兆也。

    日又別為寒暑,陽生復起中宵,午時姤象一陰朝,鍊藥須知昏曉。

    又將一月之候移在一日之中,分為寒暑溫凍四時之節炁。故以中夜子時一陽生為復卦,午時一陰生為姤卦。運用陰符、陽火,抽添進退,一一合天地四序、陰陽升降,不得毫釐差忒,鍊藥須知昏曉陰陽之首。

    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均齊物我與親冤,始合神仙本願。

    虎兕刀兵不害,無常鬼賊難牽,寶符降後去朝天,穩駕鸞與鳳輦。

    抱一九載,功滿道成,物我俱忘,形化為無形。形既無矣,何刀兵虎兕之能害,無常火宅亦何能牽哉。於是和光混俗,救度眾生,物我不計,充親坦然。天降寶符,身飛碧落,此真大丈夫出世間功成名遂之時也。

    丹是色身妙寶,鍊成變化無窮,更能性上究真宗,决了無生妙用。

    不待他身後世,見前獲福神通,自然龍女降奇功,爾後誰能繼踵。

    仙翁作丹書一巷,恐後不信,又作《西江月》十二章,使人明西來之意,會西歸之旨也。安得圓明了悟之人,又聞至道。丹是色身妙寶,度此色身,即是空身。空此幻身,則玉符保神,金液鍊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烏知達磨西來為悟真翁耶,悟真翁為達磨耶。

    悟真篇注釋卷中竟

    #1此處當漏一『器』字,今補上。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