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易象圖說外篇


    易象圖說外篇卷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易象圖說外篇。原題元賬理述。三卷。底本出處:明《正統道藏》洞真部靈圖類。參校版本: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簡稱四庫本)。
    文献引用:易象圖說外篇. 道藏, 洞真部靈圖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002
    易象圖說外篇卷下

    清江後學張理仲純述

    度數一



    右周天歷象氣節之圖。

    《革》之《象》日:澤中有火,革;君子以治歷明時。四時變化,革之大者;治歷數者,推日月星辰之遷易,以明四時之序,而於澤中有火言之,何也?《說卦》:離為火,為日、,兌為澤,為水。而邵子《經世書》以兌為月,離為星。星者,日之餘也。由是言之,則離、兌二卦有日、月、星三辰之象焉。故彆《象》日:水火相息。水為月,火為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水為寒,火為暑,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夫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天垂象而聖人象之。觀周歲日月之行,所會為辰,辰十有二。前代之曆,更革不一。今據《授時曆》:孟春之月,日月會于玄楞;仲春會于陬訾,季春會于降婁。孟夏會于大梁,仲夏會于實沈,季夏會于鶉首。孟秋會于鶉火,仲秋會于鶉尾,季秋會于壽星。孟冬會于大火,仲冬會于析木,季冬會于星紀。凡十有二辰。按《月令》,孟春之月,日在營室,斗建在寅,故寅與亥合;仲春之月,日在降婁,斗建在卯,故卯與戌合;余月次第推之。今日月行度,既有差移,建辰不復相合,而欲依古候氣造律,或者有所不伴矣。所次為舍,舍二十有八。東方蒼龍七宿,角、亢、氏、房、心、尾、箕;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虛、危、室、壁;西方白虎七宿,奎、婁、胄、勗、畢、貲、參;南方朱烏七宿,井、鬼、柳、星、張、翼、翰,是為二十八宿。所歷為度,度三百六十有五度四分度之一。天本無度,因日之行而有度。其二+八宿,宿度多寡之不同,又以日行有淺深。東方七宿,凡七十五度。北方七宿,凡九十八度。西方七宿,凡八十度。南方七宿,凡百一十二度。合之,為三百六十五度。由是敘之為四時,正之為八節,建之為十二月,分之為二十四氣,定之為七十二候,期之為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一歲周矣。夫《易》者,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者也。《易》有四象,以應四時;少陽為春,太陽為夏,少陰為秋,太陰為冬。《易》有八卦,以應八節;立春為艮,春分為震,立夏為巽,夏至為離,立秋為坤,秋分為兌,立冬為乾,冬至為坎。八卦以應八節。卦有十二辟,以應十二辰;《復》十一月,《臨》十二月,《泰》正月,《大壯》二月,《夫》三月,《乾》四月,《詬》五月,《逐》六月,《否》七月,《觀》八月,《剝》九月,《坤》十月,為十二辟卦。八卦二十四爻,以應二十四氣;辟卦七十二爻,以應七十二候;反易之卦二十有八,以應二十八舍;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當期之日,.以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是故履端於始,表正於中,歸餘於終,合氣朔虛盈,而閏生焉。

    《傳》日:日月運行,一寒一暑。《洪範》日: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冬至,日行北陸而寒;夏至,日行南陸而暑;春行西陸,秋行東陸,而晝夜平,溫凍均,是故馮相氏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時之叔。致日之法,樹八尺之棧於地,四維四中,引八斤州之赤道;進入黃道北,謂之黑道。春時月行黃道東,謂之青道;進入黃道西,謂之白道。冬時月行黃道北,謂之黑道,進入黃道南,謂之赤道。秋時月行黃道西,謂之白道,進入黃道東,謂之青道。此皆不得其正,故日:出陽道則旱,出陰道則雨。若行黃道,則是其正也。鄭康成云:春分日、在婁,秋分日在角。而月弦於牽牛、東井,亦以其景知氣至不通。《卦驗》云:夫八卦氣驗,常不在望以入月,八日上弦,不盡八日下弦,候諸卦氣,陰氣得正而平。以此而言,則致月景,亦用此日矣。謂如春分日在婁,則月上弦於東井,下弦於牽牛。秋分日在角,上弦於牽牛,下弦於東井。蓋春分婁星昏在酉,秋分角星昏在酉。以是推之,而《月令》中星皆可知矣。今春分日在壁,秋分日在翰,則月弦於參、井、箕、斗之問,為不同者,歲差然也。按《授時曆》:冬至日在箕八度,出辰初一刻,入申正三刻。小寒日在斗十四度,出辰初初,入申正四。大寒日在女初度,出卯正四,入酉初初。立春日在虛五度,出卯正三,入酉初一。雨水日在危十度,出卯正二,入酉初二。驚墊日在四室十一度,出卯正一,入酉初三。春分日在壁八度,出卯初四,入酉正初。清明日在奎十四度,出卯初三,入酉正一。穀雨日在婁十度,出卯初二,入酉正二。立夏日在胃十二度,出卯初一,入酉正四。小滿日在畢一度,出寅正四,入戌初初。芒種日在畢十五度,出寅正三,入戌初初。夏至日在井三度,出寅正三,入戌初一。小暑日在井十八度,出寅正四,入戌初初。大暑日在柳初度,出卯初初,入酉正四。立秋日在星一度,出卯初一,入酉正三。處暑日在張九度,出卯初二,入酉正二。白露日在翼十度,出卯初三,入酉正一。秋分日在松一度,出卯初四,入酉正初。寒露日在榦十七度,出卯正一,入酉初三。霜降日在亢二度,出卯正二,入酉初二。立冬日在氏七度,出卯正三,入酉初一。小雪日在心初度,出辰初初,入申正四。大雪日在尾十度,出辰初一,入申正三。此晝夜長短刻數也。天地之氣,周流六合。日往則月來,寒往則暑來。前圖圓、方二象中建八卦。八卦左右相錯,一順一逆,陰陽相推。一往一來。陽為晝,為溫,為熱;陰為夜,為凍,為寒。晝夜相感而萬物生,寒暑相代而四時成,是故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一歲二十四氣,故八卦二十四爻,爻直一氣。下體八卦為貞,上體八卦為悔,其爻初與四為應,二與五為應,三與上為應。冬至始於復之初九

    震下坤上,一陽動於重陰之下,陰盛而陽微,以前後十分約之,一陽而九陰,以前後各二氣併看之,始冬至則兼小雪、大雪、小寒、大寒。併本位,凡五氣,共十爻約之。餘氣同。故夜長晝短,天氣至是而極寒。六二、六三,爻應皆陰,小寒、大寒,陰沍重極而春氣應。立春始於賁之初九

    離下艮上,以前後十分約之,三陽而七陰,故氣漸溫。六一不九三,雨水、驚墊。春分中於節之初九

    兌下坎上,陰陽均齊,以前後十分約之,五陽而五陰,天氣至是而和煦,晝夜平分。九二、六三,清明、穀雨,積溫生熱而夏氣應。立夏起於小畜之初九

    乾下巽上,以前後十分約之,七陽而三陰,氣候向暑。九一不九三,小滿、芒種,天氣盛熱。夏至至於垢之初六

    巽下乾上,一陰生於重陽之下,陽多陰少,以前後十分約之,一陰而九陽,故晝長夜短,天氣至是而大熱。九二、九三,爻應皆剛,小暑、大暑,熱盛鬱變而秋氣應。立秋起於困之初六

    坎下兌上,以前後十分約之,三陰而七陽,天氣漸凍。九二、六三,處暑、白露。秋分中於旅之初六

    艮下離上,剛柔中分,以前後十分約之,五陰而五陽,天氣至是而清凍,晝夜平均。六二、九三,寒露、霜降,清極為寒而冬氣應。立冬起於豫之初六

    坤下震上,以前後十分約之,七陰而三陽,天氣向寒。六二、六三,小雪、大雪,陰氣盛極而一陽復生於下。如環無端,周而復始,由是八卦相盪,一貞而八悔,八八六十四卦圓轉周流,而天度畢矣。六+四卦圓圖見內篇。

    按復、姤、節、旅、賁、小畜、困、豫,在八卦宮變皆為一世之卦。復、姤當二至,乾、坤以初爻變也。節、旅當二分,坎、離以初爻變也。賁當立春,艮以初爻變也。小畜當立夏,巽以初爻變也。困當立秋,兌以初爻變也。豫當立冬,震以初爻變也。二至二分,以乾、坤、坎、離變者,四正不易之卦也。四立以艮、巽、兌、震變者,四隅反易之卦也。又《易》中惟此八卦,初、四陰陽相應,而二五、三六爻皆不應,是以歲有二十四氣,而節僅止#1於八也。

    度數二



    右地方萬里封建#2之圖。

    《比》之《象》日: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萬國,親諸侯。王者,疆理天下,封建邦國,以藩衛王室,親諸侯,所以比天下也。夏、殷之制,蓋不可考矣。今因《周禮》辨方正位,體國經野之文,而圖次王畿千里,鄉、遂、都、鄙、甸、稍、縣、畫之制,而諸侯分封大小侯、甸、男、釆、衛、要、夷、鎮、藩九服,遠近因以併見焉。《疏》:太平之世,土廣萬里,中國七千;中平之世,通夷狄七千,中國五千;衰末之世,通夷狄五千,中國三千。故《孟子》謂海內之地方千里者九,公侯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分土三等。蓋夏、殷之制,而周初因之。至周公相成王,斥大九州,增封有功諸公之地方五百里,諸侯之地方四百里,諸伯之地方三百里,諸子之地方二百里,諸男之地方一百里#3,不能百里而附於諸侯者為附庸。《王制》云:州建二百一十國,八州千六百八十國。則大較言之耳。

    《周禮》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則景短多暑,日北則景長多寒,日東則景夕多風,日西則景朝多陰。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謂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時之所交也,風雨之所會也,陰陽之所和也。然則百物阜安,乃建王國焉。

    右言度地中,建王國之制。土圭以玉為之,長一尺五寸,測土探,度日景長短之深也。昔周公度土中於穎川#4陽城,立八尺之表,以夏至之日晝刻半,表北得景長一尺五寸,與土圭等,求得地中,以為中表。中表南千里,又置一表為南表。夏至晝刻半,表北景長一尺四寸,不及一寸,為景短,其地多暑。中表北又置一表為北表,夏至晝刻半,表北景長一尺六寸,過一寸,為景長,其地多寒。中表東千里又置一表為東表,其地近日,夏至晝漏半,已得夕景,故多風。中表西千里又置一表,其地遠日,夏至晝漏半,始得朝景,故多陰。如是,則寒、暑、陰、風偏而不和,惟陽城土中陰陽、風雨和會,為得中也。日景於地,千里而差一寸者,按《三光考靈耀》云:四游升降於三萬里之中。日至之景,尺有五寸,為地中。則是半三萬里,而萬五千里,與土圭等。是千里而差一寸也,算法亦然。

    匠人建國,水地以縣。置築以縣,睬以景;識日出之景,以日入之景;晝參諸日中之景,夜考之極星,以正朝夕。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徐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後市,市朝一夫。

    右言建國正位之法。水地以縣者,於建國之處,四角立柱而縣之,以水準平其地之高下也。置築以縣,嗎其景者,築臬也,古字通。立八尺之臬於地中,於臬之四角四中,縣八引而垂之,其引皆附於柱,則柱正矣。然後於日出日入之時,听柱之景而識其端J則東西正矣。又晝參日中之景,夜考之極星,則南北亦正,而朝夕正矣。此辨方之法也。方里而井,九井則九里之地。南北之道為經,東西之道為緯。九經而九緯之,則四旁各三門,凡十二門,以通十二子。經緯之徐,皆容九軌,軌轍廣也。乘車六尺六寸,兩傍各加七寸,凡八尺,是為徹廣九軌。積七十二尺,則此徐廣十二步也。門有三徐,男子由左,女子由右,車從中央。左祖右社,在中門之左右。宗廟是陽,故在左;社稷是陰,故在右。三朝皆是君臣治政之處,陽故在前;三市皆是競利行刑之處,陰故在後。市朝一夫,百畝之地,此正位之法也。

    載師掌任土之法,以塵里任國中#5之地,以場圃任園地,以宅田、土田、賈田任近郊之地,以宮田、牛田、賞田、牧田任遠郊之地,以公邑之田任甸地,以家邑之田任稍地,以小都之田任縣地,以大都之田任畫地。

    右言畿內鄉、遂、都、鄙之制。王畿之內,地方千里,中置國城,四面至一量,各五百里。百里為一節,五十里為近郊,百里之內為遠郊。郊地四同,中置六鄉七萬五千家,其餘地以任九等之田。郊地四同,周有萬井三萬家,四同當有十二萬家。今以七萬五千家為六鄉,其餘則四萬五千家任九等之田。遠郊之外為甸,甸地十二同,中置六遂七萬五千家,其餘地以任公邑之田。田有溝洫,遂人掌之。甸地十二同,當有三十六萬家。今以七萬五千家為六遂,其餘則二+八萬五千家任公邑之田。甸外為稍,稍地二十同,以任家邑之田。稍外為縣,縣地二十八同,以任小都之田。縣外為畫,畫地三十六同,以任大都之田。田有井牧,小司徒經之。司馬法日:王國百里為郊,二百里為州,三百里為野,四百里為縣,五百里為都。

    大司徒掌建邦之土地,與人民之數,辨其邦國都鄙。令五家為比,使之相保;五比為聞,使之相受;四問為族,使之相葬;五族為黨,使之相救;五黨為州,使之相鯛;五州為鄉,使之相賓。

    凡造都、鄙,制其地域而封溝之,以其室數制之。不易之地,家百畝;一易之地,家二百畝,再易之地,家三百畝。

    都、鄱,王子弟、公卿、大夫之釆地也,其制三等。公在大都,釆地方百里;卿在小都,釆地方五十里;大夫在家邑,釆地方二十五里。親王子弟與公同,次疏者與卿同,次更疏者與大夫同。

    小司徒乃會萬民之卒伍而用之。五人為伍,五伍為兩,四兩為卒,五卒為旅,五旅為師,五師為軍,以起軍旅,以作田役,以此追胥,以令貢賦。

    六軍之士,出自六鄉。六鄉之內,有比、問、族、黨、州、鄉。五家為比,凡起徒役,無過家人#6,故五人為伍。五比為聞,聞二十五家,故二十五人為兩。四閒為族,族百家,故百人為卒。五族為黨,黨五百家,故五百人為旅。五黨為州,州二千五百家,故二千五百人為師。五州為鄉,鄉萬二千五百家,故萬二千五百人為軍也。以起軍旅,謂征伐也。以作田役,謂田獵役作也。以比追胥,追謂逐寇,胥謂伺捕盜賊。以令貢賦,貢謂九穀山澤之材,賦謂出車徒給縣役也。

    遂人掌邦之野,以土地之圖,經田野,造縣部#7形體之法。五家為鄰,五鄰為里,四里為酇,五酇為鄙,五鄙為縣,五縣為遂,皆有地域溝樹之使,各掌其政令刑禁,以歲時稽其人民,而授之田野,蕑#8其兵器,教之稼穡。

    野謂甸、稍、縣、都之野。按《大司徒》云,比、閭、族,黨、州、師,即此名鄰、里、酇、鄙、縣、遂也。故鄭註遂之

    軍法如六鄉,鄉之田制如六遂,亦謂其相通也。

    辨其野之土,上地、中地、下地,以頒田里。上地,夫一塵,田百畝,菜五十畝,餘夫亦如之。中地,夫一塵,田百畝,菜百畝,餘夫亦如之。下地,夫一塵,田百畝,菜二百畝,餘夫亦如之。

    上地,夫一塵,田百畝,菜五十畝。據《大司徒》不易之地,家百畝,無菜田五十畝。蓋菜者,休不阱之地也。一易之地,家二百畝,則阱者百畝,休不阱者百畝。休一年而後阱,故謂之一易。再易之地,家三百畝,則阱者百畝,休不阱者二百畝。休二年而復阱,故謂之再易。上地則無休不阱者故也。



    右萬夫之地,地方三十三里少半里。此圖一方當百夫,百夫有洫,一行當千夫。千夫有儈,九儈而川周其外。若以百夫之圖觀之,則問有遂。以洫作遂觀之。一方為一夫,一行為十夫,夫有溝。以澮為溝觀之。亦九溝而達于洫。以川為洫觀之。其溝、澮廣深,鄭註與井田相準。但井田法溝儈稀少,而此溝洫法溝澮稠多。此川廣探,當亦倍儈,與自然之川異;彼則百里之問,一大川耳。

    凡治野、夫問有遂,遂上有徑;十夫有溝,溝上有吵;百夫有洫,洫上有徐;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以達于畿。

    十夫二鄰之田,百夫一鄭之田,千夫二鄙之田,萬夫四縣之田,遂、溝、洫、澮皆所以通水於川也。徑、吵、徐、道、路皆所以通車徒於國都也。徑容牛馬,吵容大車,徐容乘車一軌,道容二軌,路容三軌。萬夫者,方三十三里少半里,九萬夫而方一同。以南畝圖之,則遂縱溝橫,洫縱澮橫,九儈石川,周其外焉。

    《師》之《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夫水不外乎地,兵不外乎農。畜眾養民之道,必都、鄙有,聞、井有伍,田有封洫。《孟子》謂仁政必自經界始,故因地中有水之象,兼玫《周官》之說,而圖叔井田之法,以附大《易》之義云。





    右地方十里為田一成,若以為一同百里之地觀之,則以邑作甸,以丘作縣,以甸作都,以溝為澮,以洫為川也。按匠人為溝洫,耜廣五寸。二耜為耦,一耦之伐,廣尺深尺謂之畝。田首倍之,廣二尺,深二尺,謂之遂。九夫為井,井間廣四尺,深四尺,謂之溝。方十里為成,成問廣八尺,探八尺,謂之洫。方百里為同,同閭#9廣二尋,深二仞,謂之澮。畝縱遂橫,溝縱洫橫,澮縱自然之川橫。

    小#10司徒乃經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為井,四井為邑,四邑為丘,四丘為甸,四甸為縣,四縣為都,以任地事而令貢賦,凡稅斂#11之事。

    此謂造都、鄙釆地制井田,異於鄉、遂。衍沃之地為井,陽皋之地為牧。九夫為牧,率二牧而當一井。地方一里,畫為九區,區各百畝。一夫受百畝,是九夫為井,四井為邑,邑方二里。四邑為丘,丘方四里。四丘為甸,甸方八里。四旁加一里,則十里為一成,積百井九百夫。其中六十四井、五百七十六夫出田稅,旁三十六井、三百二十夫治洫。四成為縣,經作四甸,據一成之中而言,此通四旁,而以甸為成。縣方二十里。四縣為都。都方四十里。四都方八十里,旁加十里,乃得方百里,為一同,積萬井,九萬夫。其中六千四百井、五萬六千七百夫出田稅,三千六百井、三萬二千四百夫治儈。井田之法,備於一同。今止於都者,釆地食者,皆四之一,其制三等。百里之國,凡四都,一都稅入於王。五十里之國,凡四縣,一縣稅入於王。二十五里之國,凡四甸,一甸稅入於王也。司馬法田六尺為步,步百為畝,畝百為夫,夫三為屋,屋三為井,井十為通。據一成之內一里一截,縱橫各十截為一行,一行十井為一通。通三十家,通為匹馬,士一人,徒二人。通有九十夫,言三十家者,官室徐巷三分去一,唯有六十夫,兩地有不易、一易、再易之異。通率三夫受六夫之地,則六十夫地當止有三十家,使出馬一匹、士一人、徒二人。通十為成,成方十里。百井三百家,革車一乘,士十人,徒二十人。成十為終,終千井,三千家,革車十乘,士百人,徒二百人。終十為同,同方百里,萬井三萬家,革車百乘,士千人,徒二千人。同十為封,封十萬井,井三十萬家,革車千乘,士萬人,徒二萬人。封十為畿,畿方千里,百萬井三百萬家,革車萬乘,士十萬人,徒二十萬人。《魯頌》公車千乘,公徒三萬,兼士而言也。





    易象圖說外篇卷下竟

    #1『止』原作『正』,據四庫本改。

    #2『封建』原作『卦建』,據四庫本改。

    #3『方一百里』四庫本缺之,疑誤。

    #4『穎川』四庫本作『穎川』。

    #5『國中』四庫本作『中國』。

    #6『無過家人』四庫本作『無過家一人』。

    #7『部』四庫本作『鄙』。

    #8『蕑』四庫本作『簡』。

    #9『同問』據上文義例,疑當作『同問』為是。

    #10『小』原脫,據四庫本補。

    #11『稅飲』四庫本作『稅斂』。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