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梓潼帝君化書


    梓潼帝君化書卷一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梓潼帝君化書。撰人不詳,約出於元代。記述梓潼帝君生平及顯靈事迹。四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譜錄類。
    文献引用:梓潼帝君化書. 道藏, 洞真部譜録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004
    梓潼帝君化書卷之一

    元命第一

    混沌初分濁與清,東南分野景鮮明。

    中含太一氤氳氣,吾已濳符造化精。

    獨占辰宮雙女上,兼司火德五行情。

    率然自猒居荒落,脫蛻終期道果成。

    吾本吳會人,生於周初,迄今七十三化矣。

    流形第二

    遁跡靈巖不記秋,目光開閉自剛柔。

    吞霞滿腹無飢渴,養息濳真任去留。

    數足轉形歸孕乳,時來隨分事王侯。

    會稽勝地堪揚化,張氏生身世屬周。

    予方遊人間,忽至會稽之陰,見一隱者,年五十許,具香燈,仰天而祈。時中春丙夜,天文焕爛,張翼二宿昭然在上,俯而聽之,隱者姓張,適符列宿,予於是生焉。

    生民第三

    北堂一夕夢吞珠,隱隱襟懷震肅初。

    厥月誕彌延穀旦,靈光克滿耀連廬。

    儼思不與羣兒戲,嗜學仍於百慮疏。

    耆舊相逢每相許,謂吾他日是鴻儒。

    張氏出黃帝之子,名揮,始造弦矢,張羅網,世掌其職,子孫因以張為姓,顯於吳。

    易俗第四

    吳因泰伯遺風後,一變民情似島夷。

    剪髮務從安澤國,文身將以禦蛟螭。

    性情不願隨時俗,冠履惟思習禮儀。

    始也親朋嫌矯飾,終焉鄉里翕從之。

    予之鄉,剪髮而文身,蓋便於入水,而習成夷俗也。予既成童矣,心所不樂,乃尋冠屨,自習禮文,內外莫不以予為異。及其久也,從予而化者,十有七八焉。

    稽古第五

    三吳僻處在天涯,文物無稱少麗華。

    帝典未嘗傳遠裔,皇文那得到農家。

    幸因膚使傳縑素,頓悟卑情識制麻。

    從此一方絃誦美,區區風教已堪誇。

    予鄉距京周甚遠,文物無稱。一日,有耆舊謁吾父者,口誦唐虞大訓數篇,曰:有中國使人傳此,予好之,就彼習焉,隨口記授無遺,於是邑人願學者從予習之,皆以予為師。

    奉真第六

    寂寂茅茨晝掩門,行人稀到水邊村。

    深耕偶得黃金像,久座猶纏紫葛根。

    不忍鉟鎔虧體質,聊將焚獻度朝昏。

    送歸海嶠禳灾沴,一境生靈賴庇恩。

    予之居事畎儈,忽於鋤下得一金像,頂冠如崇山疊聳,被服如霞綺舒麗,紺眉月面,儼然慈祥,憑几巍座,荷花為臺,高尺許,重鈞餘。初未知為何神,詢之故老,或曰元始天尊像也。昔夏禹理水冶金為神,用鎮方岳,豈此像之類乎。吾家素貧,雖迫於衣食,而不敢起鉟鎔之心,一日,海風翻浪,遠邇奔駭,非人力可支。予謂眾曰:家有金像,得之儻來,今為眾捨之以祈海,若洎于安息,乃率眾乘高以像投狂瀾中,俄然風止潮迴,一境獲免。邑人以是為德也,皆以糢糧布帛見謝,拒之不能,自是溫溫然家道苟合矣,異時記憶投像之所,蹤跡之,沙磧有光,掘出舊像,仍載歸,築宮室安奉,邦人敬事之。

    寧親第七

    母氏劬勞歲月深,風寒暑濕久相侵。

    醫巫診視皆無效,針炙頻仍殆不任。

    剔股和羹償宿願,吮疽出血本誠心。

    分明夜聽天神語,一紀延生表至諶。

    予既冠,母氏六旬矣,少時勤於織絍,飲食失時,嘗致疾疹,逮此衰暮,重之以六氣所淫,遂成大苦,疽發於背。始以巫覡祈禱,中更醫工,砭劑月餘皆不效,予不離卧內,日夕省視,未嘗解衣而息,計窮矣,乃為吮疽,出大膿血,疾少間,醫曰疽根附骨,未易出也,越三日復吮之,忽覺口中充滿,吐而視之,有膜如綿擴,膿乳如米粒,母氏漸安。而以病欠食,少復成贏瘵,醫曰此痼疾矣,以人補人,真補其真,庶可平復,予因夜中自剔股肉,烹而供之,忽聞空中語曰:上天以汝純孝,延爾母一紀之壽。翌日勿藥,果符神言。

    幽婚第八

    婚對由來不等閑,此生期遇是前緣。

    靈骸不朽如相待,清夢重遊豈偶然。

    嗣子已堪傳後業,芳魂俄復掩重泉。

    壯年頓絕陰陽事,眾議稱予骨是仙。

    吾少也賤,性靜而寡合,年逾冠矣,未有室家,非特良媒之不至,抑亦予無好逑之心也。嚮因母氏嬰疾,以未見孫息為恨,予亦有不孝之憂。一夕,夢至林麓,孤塚巍然,旁有一門,一女子靚�而坐其中,顧予而語曰:君非張善勳乎?予訝其以名見斥也,請其由,女曰:妾與君雞犬相聞,乃仲氏也,曩者,妾之叔父與君家會,談君之美,以為好學尚禮,古君子也,議以妾歸於君,吾父以君貌寢而難之,然妾之慕君心已一矣,後許於鐘安孺,鍾富家子,而清議無聞,妾心恥焉,由此得疾而終,今三年矣,妾之來此以君之故,君曷為我圖之。予悸而悟,月餘再夢如初,暇日因與友人儀堅成縱步尋幽,忽至一所,宛然夢中境也,方告吾友,共訝之,塚中人出呼予為郎,蓋夢中所見者也,儀實仲之舅家,因走告仲氏之父母,迎女以歸,卒為婚姻云。

    淵石第九

    春光淡淡景遲遲,春水溶溶淺且漪。

    羅綺岸邊搖倒影,神仙眾裹悟前知。

    白文細篆成淵字,青石圓形似小龜。

    生子立名符感兆,貴知天與自無私。

    仲氏婚三月,鄉人士女已嫁而未孕者,相與臨神潭摸石,得石者宜男,得瓦者宜女,蓋舊俗也。仲預遊人中,吾母謂仲曰:潭水靜深,黝然莫測,宜從上流淺處求之,仲方徘徊,潭中忽起花沫如吹,仲以手捫之,得一石,大如雞卵,六出如龜狀,青而白,文隱隱如淵字,意感而有孕。既生子,名之曰淵石,方齠齓,仲忽告予曰:吾兒真如君耳,宜善視之,妾與君世緣盡矣,語畢而逝,予乃不復再醮。

    馴雉第十

    天摧地裂情堪擬,荼毒無門救二親。

    負土培墳酬怙恃,寢苫枕塊益悲辛。

    黃泉路隔嗟何及,白雉情傷亦自馴。

    禮制三年情罔極,節哀于以率中人。

    予年三十有六歲,在作噩疫毒流行,人無兔者,鄉邑蕭條,路無人跡,予父八十有五,母七十有三,盛暑中,皆得疾,同日而逝。於是自持畚鍤赤以營大事,乃於路傍倚廬枕塊,以終三年。常有白雉一雙,棲於林上,每遇祭奠,飛鳴而下,俯仰咿啞如欲言者,及終制而去。

    回流第十一

    壘築墳崗不憚勞,何期平地發波濤。

    松楸欲變無何有,棺槨猶憂不可逃。

    大洞仙經除厄難,真金聖像鎮鯨鰲。

    秋霖已霽湍流息,喜見平田廣且高。

    予考妣墳岡,去居之南止百餘步,蓋一時忽遽,卜之云吉,自以為便於省視,初不遑他恤也。葬之五年,墳西三十里,洪水暴發,平陸成溪,以墳為岸,水源不竭,勢頗峻急,吾心懼焉,欲改葬之,無及矣,乃齋戒守墳,日夜誦《大洞經》不輟,併取家藏金像而嚴事之,泊於無虞。次年秋雨霖霪,傍溪湧漲,數流為一,吾益恐,及水落視之,則墳前溪谷變成堅隴,廣一里餘,自是松楸無害矣。

    降瘟第十二

    雙親之死為瘟灾,切骨銜冤痛且哀。

    生續恩隆情不匱,幽明路隔憤難開。

    神兵執祟明中現,法籙傳真夢�來。

    落筆成符救民瘼,豈容五鬼暫徘徊。

    予之二親皆死於瘟,時暑嬰毒,荼苦滋甚,每念瘟鬼之酷,恨之切骨,而幽明路殊,力不能報,心嘗怏怏焉。比因墳岸回流,實自《大洞真經》金像之力,於是益勤持誦而敬事之,洎獲陰祐以治瘟鬼。又三年,忽夢所事金像語予曰:《大洞仙經》爾熟記矣,《大洞法籙》爾未見也,今當授汝,以治邪魔,非惟可以契汝初心,亦可佐天行化,助國救民也,袖中出書二,予百拜而授之,既覺,書在枕前。其一曰《大洞線》,又一曰《大洞法》,因開籙書讀之,至天縐甲卒一萬人度之句,忽風雷晝暝,金甲朱綬者無數,列于予前,俯而請命。三人持紅旌立於眾先,白予曰:願聽使令,予方恍惚不覺,厲聲謂之曰:吾令汝等治瘟鬼,此鄉某家闔門病瘟,為吾驅來。語畢,一持旌者,領百餘人入其家,俄頃,執鬼使五人出,有蒙虎皮者,冠雄雞者,貌若人者,若鵠頭者,若驢頭者,所執者,水火羽霎斧鑿之具。予怒而叱之,將滅其形,彼乃有辭曰:弟子等歲運所生,歲氣所成,所遊有方,所病有人,陰譴重者受其灾,天命絕者致其死,亦非弟子等敢私,若蒙真官賜以寬貸,此後願聽約束,遇有行瘟,見真官符籙所在,即不敢至矣。予因依法授以教勑而去,聞里有病瘟者,予與之符法,皆得全活。

    好生第十三

    風寒暑濕因天變,飲食興居病在人。

    黃帝脉經詳子母,神農藥性辨君臣。

    撫摩針炙隨輕重,補瀉椎移有故新。

    但得天民無橫夭,勤勞不恤此心真。

    予以法籙救人疾疢眾矣,遠近之人踵門求治者,不可以數計,其有染瘟病者,著邪祟者,受瘧痢者,逢殃魂者,遭鬼擊者,兜神者,惡氣者,一一全活。然有臟腑冷熱虛實之不齊,飲食起居勞佚之各異,或因喜怒哀樂而感於內,或因風寒暑濕而受於外,此皆岐伯神農氏之學,非道家法籙之事也。人有懇於予,而不能全其生,予實赧然不足,於是講究脉理,翫味藥性,討論五行之勝,復習熟九針之法,迎隨勤苦六年,始達其妙,自是天命未絕者,無橫夭矣。

    天宮第十四

    作善家庭祇自憐,不期聲譽乃喧傳。

    名聞王國心無愧,位列天官事有緣。

    六氣和平方晏粲,萬民疾苦易安全。

    當年稱職吾何力,君相明良化使然。

    予活人眾矣,聞於君上,方以砭劑為事,而又為京周所知,馹召至都,既以國君所薦,又歷試之,以予為醫師,掌萬民之疾苦,隸於天官,予甘心焉。於是教戒徒屬,使勤其業,蓋成王之世也,時其王畿豐稔,六氣和平,民少扎瘥之疾,良由上德之所致,使予得以稱職焉。

    薦賢第十五

    人之有善如吾有,己達仍思未達人。

    大智濳心能創物,妙方治疾可通神。

    推賢汲汲誠無隱,自代區區意本真。

    奏徹宸聰蒙上賞,驟陞諫列作臣鄰。

    予之屬,有瘍醫公孫智叔者,賦性慈慧,而記問詳博,深明百藥之性味,創造丹砂、雄黃、礬石、磁石、石膽,為五毒之劑,其說蓋取丹砂養血而益心,雄黃長肉而補脾,礬石理脂膏而助肺,磁石通骨液而壯腎,石膽治筋而滋肝。外療瘡瘍之五證,內應五臟,拘之以黃堥,熟之以火候,藥成傅瘍無不神效,乃以其法著于世。則予自以為不如,而彼居予下,因舉智叔自代,使兼予職。無幾,上躬不豫,鬢有疽生,一夕訌潰厥,勢危殆,以前藥傅之,應手而差。於是智叔始有醫師之命,以予直情無隱,所薦得人,宜膺上賞,遷為司諫。

    格非第十六

    太醫活國利非輕,暝眩輸忠政乃成。

    形迹相忘疑自釋,樞機不密禍由生。

    微言忍使彰君惡,削藳何妨隱直名。

    但得聖朝無過舉,不辜榮禄是真情。

    王若曰:咨爾善勳,直情無隱,朕念良醫活人,大醫活國,今真爾言路,以旌汝賢,汝其以救疾之心救正吾失。嗚呼!惟良藥苦口而利於病,忠言逆耳而利於行,爾往欽哉,毋易所守!予三辭而後受之。既預七人之列,日近清光,雖君相聖明,無大過失,而予愛君憂國之心,一步趨,一食息,未嘗少懈也。成王幼沖之時,聽政于周公,及親政事久矣,嘗有不平之語,予恐左右得以乘間也,每以君臣始終禍福幾微為戒而諫,草屢焚人無見者,故公之東征,雖有四國流言召公不悅之隙,而終能保全,蓋予亦少有力焉。

    榮歸第十七

    十年膴仕拋桑梓,一旦榮歸復里閭。

    嗣子卯童驚弁服,田園蹊徑訝丘墟。

    遊仙夢覺空勞擾,涉世情疏自卷舒。

    再識北窗春睡美,任從鷄唤五更初。

    予在京周十年,久違桑梓,倦翼思還,每念估恃無恙,時身在草莽,及所天既失,乃受榮禄,雖食稻衣錦,何樂之有?一日,見周公鷗鴞之什,惻然有感,於是起歸歟之興,告老乞骸之請數上,始從其欲,公卿士夫設祖席東門之外。既歸,里人迎候,予乃自近郊舍車而徒,鄰曲以予為榮。

    敦宗第十八

    宗人本是一根生,貧富誠難較重輕。

    禄廩倘來何足吝,親朋至此若為情。

    死生並與周婚葬,俊秀仍須為作成。

    他族聞風喜相傚,三昊漸有義莊名。

    張有數族,居多貧婁,予歸之後,徧求訪之,幼者已壯,少者皆老,生死榮悴,惻然可驚,其貧不能自振者猶故也。於是興起義莊,以淵石主之,貧困者周給之,病者醫藥之,男女成長者婚嫁之,子弟俊秀者教養之。他族聞風,翕然相傚,義莊滋廣,習俗成美矣。

    歸寂第十九

    聞說西方大聖人,苦空寂滅以為真。

    行歌自信浮雲喻,坐想徒勞夢幻身。

    得訣坦然超彼岸,忘言聊以谷吾神。

    從玆始悟歸根理,南北東西任屈伸。

    予之在朝也,聞方外之言曰:西方之國,有大聖人古皇先生者,不言而自化,無為而自理,以慈悲為主,以方便為用,以齋戒為常,以寂滅為樂,視死生如朝暮,等恩讎如夢覺,無憂愁忿懫之情,蓋知浮生不久,求於無生者也。予嘗慕之,及辭榮而歸,道逢隱者,行且歌曰:朝陽之暾,觸石生雲,初焉,髣髴已而繽紛。隨風而出,蕩漾無垠。俄變化以歸盡,杳不知其所存。伊仕者之利禄,忘其勞而駿奔。忽暮景之見迫,向大限兮逡巡。將投足於幽趣,為異類兮芸芸。予聞之始也,駐車而留聽,少焉憑軾以敬禮,終乃下車而泣謝,謂之曰:適聆妙理,深契愚衷,願惠格言,以度殘喘,乃於通衢百拜而力懇之。行歌子仰天而嘆:指予以心印,授予以正訣,曰:此西方大聖古皇先生歸寂法也,子能念而習之,可度生死,死而不亡,證無量壽果,終於彼岸,則可成正覺,中道而廢,則猶能擇地而處,可為神仙。予授教焉,於此塵緣既畢,百慮頓灰,時丁灝秋會,集親友留頌而逝。頌曰:秋風瑟瑟,秋月白白,吾得之真,知身是客。

    君山第二十

    君山一境最清幽,鶴馭徊翔為少留。

    湖景昏明從晝夜,林光疏密任春秋。

    無身不顧千年藥,有道誰貪百里侯。

    極目煙波供受用,飽聽欽乃看夷猶。

    予既遷化,將往西方,適至洞庭君山之上,愛其勝境,因少留焉。于時上無君相臨制之威,下無血屬係累之念,超然物外,獨往獨來,水光山色,四時可愛,吟風嘯月,此樂何窮,追思前事殆一夢耳。方且仙遊,勝侶朝夕往還,不聞塵境之勞生,但見洞天之真逸。久之有二青童自天而下,敬宣帝旨,以予為君山主宰,兼洞庭水治。

    梓潼帝君化書卷之一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