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玉谿子丹經指要卷下


    玉谿子丹經指要卷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
    文献引用:玉谿子丹經指要卷下.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225
    玉谿子李簡易纂集



    張紫陽贈白龍洞劉道人歌



    兔走烏飛兩曜忙,始聞花發又秋霜,徒誇錢壽千餘歲,也似雲中一電光。一電光,何太急,百年三萬六千日,其間寒暑互煎熬,不覺紅顏暗中失。縱有兒孫滿目前,都成恩愛轉牽纏,及乎精絕身枯朽,誰解教君暫駐延。暫駐延,既無計,不免將身隨逝水,但看古往聖賢人,幾箇解留身住世。身住世,也有方,柢為時人誤度量,競向山中尋草木,伏鉛制汞點丹陽。點丹陽,事迥別,須向坎宮求赤血,取歸離位制陰精。

    坎坤體,離乾體,乾以陽交坤而成坎,所謂流戊也;坤峽陰交乾而生離,所謂就己也。萬物妊娠於子,乾坤壬癸,會於北方,故曰坎官,坎官即坤官也。西南是本鄉,非未申之位也。元氣從此而生,赤血者,即是身中一點陽精,又曰陽鉛,實先天一氣耳。經曰:卓哉!真鉛,天地之先,是為真鉛也。離位者,即乾官是也。知時採取此陽鉛,以制離位之陰精,陰精即陰汞也,木液也,二物交結,而成內丹,即非世間朱砂水銀,五金八石,草木有形之物。

    匹配調和有時節,

    藥味平平,金水各半,黃婆媒合,婚冠相求,貴在知其時節也。

    時節正用媒人,

    《參同契》曰:晦至朔旦,震來受符。是一陽初動時也。當斯之時,牝龍吟,雄虎嘯,得媒人即自交合,媒人即黃婆也。古歌曰:三四同居共一室,一二夫妻為偶匹,要假良媒方得親,遂使交遊情意密。紫陽曰:本因戊己為媒娉,遂使夫妻鎮合歡。又曰:須假媒人勾引。石真人云:阿誰知運用,大意要黃婆。然則黃婆為真土,真土即黃婆,當雄雌交會之時,剛柔相結而不可解,非黃婆不能也。實為還丹之樞紐,金水之隄防,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黃婆真土,已見其大槩矣!

    金公姹女結親姻。

    金公姹女,見下文釋,結親姻,即是投鉛合汞。

    金公偏愛騎白虎,

    金公鉛也,抱天一之質,本從月生而寄位於西方庚辛金,而出於坎位,故曰虎向水中生,即鉛中銀,黑中白,水中金也。《參同契》曰:金為水母,母隱子胎。水者金子,子藏母胞。又曰:被褐懷玉,外為狂夫。乃真鉛也,實先天之一炁耳。

    姹女常駕赤龍身。

    姹女汞也,汞負正陽之氣,本從日生而寄質於東方甲乙木,而出於離官,故曰龍從火裹出,即砂中汞,雄裹雌,太陽流珠也。《參同契》曰:汞曰為流珠,青龍與之俱。又經曰:赤髓流為汞,媳女弄明噹。乃真汞也,木液是矣!

    虎來靜坐秋江裹,龍向碧潭奮身起,

    秋江即是西江碧潭,即是東海真龍,見真虎則一起一伏,兩相飲食,俱相貪便。

    兩獸相逢戰一場,波浪奔騰如鼎沸。

    古歌曰:青龍逐虎虎尋龍,赤禽交會聲嗈嗈。是龍爭虎戰,水激火發,鼎沸暴湧,顛倒受制,時有嬰兒之聲。

    黃婆丁老助威靈,

    石真人云:黃婆雙乳美,丁老片心慈,龍虎相交戰,束君總不知。黃婆見前釋,丁老乃文火也。陰真君曰:我為世上道無窮,不知只伏嬰兒心。真漏泄天機也。

    撼動乾坤走神鬼,

    古歌曰:聖人奪得造化意,手搏日月安爐裹,微微騰倒天地精,撈簇陰陽走神鬼。神鬼即天魂地魄。

    須臾戰罷雲氣收,

    雲收雨散,萬籟凈返,掌中間夾變福。

    種箇玄珠在泥底。

    《復命篇》曰:夜來混沌擷落地,萬象森羅總不知。乃一點落黃庭也。黃庭即中官黃房也,玄關也,喻如泥底也。紫陽曰:一時辰內管丹成,為一日之丹就也。日添一黍米大,漸漸成玄珠也。黃帝赤水求玄珠,非罔象無由得之,是此珠也,罔象無思無慮也。

    從此根芽漸長成,時時灌溉抱真精,

    三谷子曰:立基一百日,溫養以周星,但當保精音神,水自滋,火自養,待其氣足。

    十月脫胎吞入腹,忽覺凡軀已有靈。

    紫陽又曰:一粒靈丹吞入腹。又日脫胎,又曰通神聖。《參同契》曰:金砂入五內,霧散若風雨。既是內丹,如何又曰入腹入口入五內?後人疑此,便為外丹。殊不知無質生質,乃謂還丹。真一子所謂首探天地真一混沌之氣,而為根基;繼取乾坤精粹,潛運之蹤而為法象;循坎離否泰之數,而為刑德,盜陰陽變化之機,而成冬夏。陰生午後,陽發子初,故以乾坤為鼎器,以坎離為藥物,餘六十卦為火候,烹鍊溫養,潛奪化工。如果生枝上,子在胞中,十月火侯氣足,則倏爾而蛻神入真胎,與天相畢矣!故云入口入腹入五內。《參同契》曰:類如雞子,白黑相符,縱廣一寸,以為始初。四肢五臟,筋骨乃俱,彌歷十月,脫出其胞。可謂無質生質,身外有身,戀故軀則困在昏衢,出泥九則縱橫天地,名題仙籍,位號真人,乃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時也。

    此箇事,世間稀,不是等閑人得知,夙世若無仙骨分,容易如何得遇之。得遇之,宜速鍊,都綠光景急如箭,愛取魚兒須結腎,莫使臨淵空歎羨。聞君知藥已多年,何不收心鍊汞鉛,莫教燭被風吹滅,六道輪迴難怨天。

    此語警劉仙,且教其收心鍊汞鉛,以此見內丹須自己內鍊,非假外藥分曉。

    近來世人多詭詐,競著布衣稱道者,問他金木是何般,噤口無言低害啞。

    金木見《指要》中金木交併釋云:修丹不知此,不可與語還丹矣!

    卻云服氣與休糧,別有門庭道理長,君不見《破迷歌》裹說,太一含真法最強。

    旁門小法千條萬緒,於金液還返內丹之道,了無干涉。所謂如何卻是道,太一含真氣,五星連珠,日月合璧也。內丹從此而結,法身從此而出,別無第二門也。

    莫怪言辭甚乖劣,只為世人無鑒別,惟君心與我心同,方敢傾懷為君說。



    規中圖十二字訣序



    三千六百法,養命數十家,率皆旁門,無非曲徑。且如服氣鼓虛腹,肘後飛金晶,吸擂運河車,閉息為火候,納清吐濁,接境訴流,引龜轉輸鱸,鑑形希超脫,存頂囪,守眉心,盡是頭上安頭,無事起事,顛倒失序,乖於至真。遂使百脈沸騰,三田潰亂,本期永壽,反爾傷生。良由逆天地之和,不合自然之旨。故簡易閱歷《參同》僅三十載,頗得其奧,伸諸丹經,以其緒餘,作《規中圖十二字訣》,用傳學道君子,以正心誠意,為主為中心柱子,處中以制外。以八字為輔,調御四時,由外以應中。上合天心,中稽人事,默符造化,順軌陰陽,外法五行,內理五藏,以為日用循環無端也。不施為也,不存想也,晏然大定,以總元機,但要絕嗜慾,定心氣,省思慮,節飲食,調鼻息,警昏睡,怪視聽,養天和。於四威儀中,胳合自然,別無繁難也。已立鄞鄂者,以是契符火養聖胎,未立鄞鄂者,以是益元氣,養精神,為立鄞鄂之漸。至於虛耗損失,病疾交攻,則以是驅疾固元,為補益延年,養命之術,可謂簡易之門矣!

    規中圖



    規中者,如居一規之中,不在中間,不在內外也,不泥象也,不著物也,在身中之中,意中之中,如大圓鏡中之一我,但正心誠意,為中心柱子,當萬慮俱泯之時,真人出現,如魚居深淵,游泳自在,而不離方寸,即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矣!喜怒哀樂未發,當此之時,可以居規中,浮泳而潛御四時,以正造化。四威儀中,不可失節焉!物來則應過,復居於中,切不可動著中心柱子。於中常令空虛,一塵不立,久之不縱不拘,自得受用。其要妙也,六陰歸坤,萬物還元,復卦始萌,長子繼父體,一陽潛動處,萬物未生時,皆從這裹起,便是作用處。當斯時也,踟趺大坐,凝神內照,調息綿綿,默而守之,則一炁從虛無中來,杳杳冥冥,無色無形,兆於玄冥,坤癸之地,生于腎中,以育元精,補續元炁,續續不耗,日益日強。始之去病,次以返嬰,積為內丹之基本矣!土展真人云:所謂是元炁,補元炁,豈是凡砂。此補益之上法也。朝屯者,體君子經綸之始,是萬物萌芽之初,仁之端也。子時其始生之炁在腎,是不召而自來,宜寶而養之。調息無令耳聞,但聽其悠悠綿綿,合乎自然,與天地秦籥相應,久之則腎炁合心炁,二炁交感,以降甘露,而產玄珠焉!暮蒙者,蒙以養正,聖功也,不失赤子之心也。午時其始生之炁在心,無思無慮,寂然不動,冥心內照,以合之。是宜靜坐以斂之,久之則心炁自合腎炁,而成既濟之功焉!人居三才之一,一身與天地等,故與天地之炁相應,真一之精相符。人之元炁八百一十丈,橐籥相似,所以元炁大運隨天,小運隨日,但人不能體法天地,以致斷喪傷敗,精神迷亂,自與之違,豈天地違之也哉!若能順其理,挃其機,則可以符化工而為修丹,內鍊長生久視之道也。除人之外,總皆稟濁混淆,而在元炁中,均為化物耳。又安能御元炁者哉?《參同契》云:春夏據內體,從子到辰巳,秋冬當外用,自午訖戌亥。又云:賞罰應春秋,昏明順寒暑,爻辭有仁義,隨時發喜怒,如是應四時,五行得其理。故以子丑寅為春,卯辰巳為夏,午未申為秋,酉戌亥為冬。子丑寅應春木用事,木主仁,萬物發生之時,故熙和二字,養之熙熙然,如春登臺。和者美也,黃中通理,正位居體,暢於四肢,發於事業,美之至也。如嬰兒之未孩,號而不嘎,和之至也。未知牝牡之合;而翹�作,精之至也。卯辰巳應夏火用事,火主禮,萬物茂齊之時,故以一中和二字養之,既和矣,無大過無不及,是謂之中,始得情性優游而無蕩泱也。午未申應秋金用事,金主義,草木黃落,萬物收成,故以斂靜二字畜之,以遂萬物之情。酉戌亥應冬水用事,水主智,萬物歸根,元氣始肅,故以斂肅二字以藏之,以應天地之氣。《參同契》云:真人港深淵,浮游守規中。真人者,即我之一真,凝則為神,用則為心,靜則為性,非動非靜,虛則靈通,亦名真心,游泳於規中,在方圓規矩之中,為造化之主,運移不失,中應四時,有信育之,而為真土。發號施令,亭育元氣,制養元精,化生純粹,綜五行而不武,以通天地之和,故正心誠意,乃能無私。始得乾坤泰而坎離交,陰陽和而萬物得,三光合度,以致太平。然後國富民安,而百骸俱理矣!



    解純陽真人給園春並序



    純陽妙道真人《沁園春》一詞,訣盡還丹至理,天下播傳。註釋雖多,不免迂闊,豈知些子神仙法,不在三千六百門。如是,則當以心會心,以意會意,倘到箇中之趣方,信出於自然。可謂要道不繁,工夫容易,離諸疑網,入眾妙門。某輒成七言四句,通寗真人詩一絕,共一十六首,按二十斤之數,直下註腳,用發玄機。覽者幸詳味之,舉一隅則頭頭俱是。咸淳丙寅,脩楔宜春晚學玉谿子序。



    沁園賽

    拈起話頭便是道心事。咦!

    好天良夜清明侯,赤子嬰兒混沌時,

    自得無弦琴裹趣,官商不許外人知。

    七返還丹,金歸性初,便是七返,得土成功,號曰九還。

    情歸性海稱交併,爐冶金華號返還,

    混養全資真土力,鍊成靈質出塵寰。

    在人,大道只在己身,內丹須是百鍊。

    太一分三人得一,大藥只於身內覓,

    可憐萬萬與千千,盡把將來為樂逸。

    先須鍊己待時。鍊己先要降心,採藥自有時節。

    撥轉機關與俗乖,怡心寂澹似嬰孩,

    細看造物本無物,春到江南花自開。

    正一陽初動,坤變成復,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靜坐蒲團絕所思,神廬出入漸遲遲,

    氤氳暖氣回天谷,知是一陽來復時。

    中宵漏永,中宵便是午夜,漏裹始覺更長。

    瀕氣騰騰萬籟清,身中冬至恰三更,

    可人風味孰能會,時聽銅壺滴漏聲。

    溫溫鉛鼎,鼎鼎非金鼎,爐爐非月爐,離從坎下起,兌在鼎中居。

    玉兔湯煎濡沸馳,金爐火熾轉光熹,

    杳冥誰識無中有,內蘊金華是聖基。

    光透簾幃,元神陽生,神光閃爍,冥心內照,一歸沖漠。

    始青一炁色非色,出彼龍樓歸鳳闕,

    瑠璃箔下燭交輝,婦練江頭雨初歇。

    造化急馳,夫婦歸室;月到陽官,桃花浪裹,龍虎相逢。

    紅黑相投世莫猜,全憑戊己作良媒,

    溶溶一掬乾坤髓,著意求他啜取來。

    進火工夫猶斗危。水中火發,雷裹花開,一意隄防,穩著方便。

    鴻濛官裹氣氤氳,紅杏枝頭二月春,

    但把金關牢鎖閉,轉機總是屋中珍。

    曲江上看月華瑩靜,有箇烏飛。

    牛女緣情,道本龜蛇,類稟夫然,陽烏遇朔合嬋娟,二氣相資運轉。此是鉛汞相投,莫認是小腸九曲。宵真人詩云:曲江之上鵲橋橫,牛女情緣,道本是也。大藥金丹自此生,不信但敲甲乙戶,雙童自解教君行。甲乙戶即如戊己門。此內理至深遠,筆舌難宣,但只是一身中事。

    咦!要知山下路,但問去來人。

    當時自飲刀圭,二土便是戊己,金刀即是鉛汞。

    龍盤虎踞鎮中央,離坎交併日月光,

    飲罷醒酬歸洞府,華池郁郁藕花香。

    又誰信無中養就兒。身裹陰陽,壺中日月,一切仙聖,元來無別,不箇中人,教我如何說?

    精養靈根氣養神,化滋鉛汞孕真身,

    恍然透出泥丸頂,始信神仙不誤人。

    辨水源清濁,木金間隔,不因師指,此事難知。鉛沉銀浮,清在上,濁在下,清為金華,濁為鉛質。以金華合木液,用鉛之妙訣也。二物會則情性混融,黍珠成則金木間隔,不因師指,此事難知。

    清濁沉浮共一源,取清拾濁更玄玄,

    混融間隔須分判,妙在師真一語傳。

    道要玄微,天機深遠,下手速修猶太運。

    學到知羞處,方知藝不精。白雲先生所謂毀之者如持巨蒂,以掃崑崙;味之者類鴻鵠之飲滄海。井蛙籬鸚之見,豈知海闊天高耶!勤而不遇。終須遇,遇之不鍊更愚癡。當惜分陰,莫教虛度,直須猛省,急急修持,寶珠入手幾時明,菴子壞了如何造?

    黍米珠中世界寬,仙真勃勃入其間,幾多未遇徒瞻仰,空嘆天高不可攀。長春真人詩云:日月忽忽頂上飛,光陰忽忽眼前移,回頭返顧即成老,下手速修猶太遲。紹興間,宜春城南魏安撫家多陰隱,一日有異人直入書齊中,呼安撫可來就語。時魏晝寢,左右不敢以白,乃題一詞於壁而去,名《蘇幕遮》。魏起,見而悔甚,使人尋覓,竟不可得。詞日:水中金衝牛斗,玉鎖金關,護法靈童守。赤水丹臺。龍虎走,萬象森羅,勃勃投珠。。飲靈源明火侯,太一爐開,丹熟神光透。浮名浮利終不久,下手速修,窮取無中有。

    蓬萊路,仗三千行滿,獨步雲歸。

    《虛皇經》云:几欲修道,建功為先。是以諸天上帝,天帝高尊,諸天真人,諸天神仙,咸以功勤,超聖真位。諸天記功,世間學人脩真志恪,功滿德就,凡蛻為仙,仙化為真,真人無礙,洞合自然。消則為氣,息則為人,神通自在,變化無形,飛行三界,出幽入冥。脩鍊之士,始則惜精愛氣,柄心凝神,自立基溫養後。乃入室三千,內功不可少虧,以至分胎純熟,超脫朝元,尤資外行,以符天道。是以功不厭多,行不厭廣、是以功滿三千,大羅為仙,行滿三千,大羅為客。鍾離祖師云:有功無行如無足,有行無功足不前,功行兩全足自

    備,誰云無分作神仙。且修真得道,先居蓬萊、方丈、瀛洲,得為散仙,太一元君乃召受圖,名題仙籍,以次階陞之躋聖位,上朝玉帝,位號真人。更須接引後來,溥行開化,至無修證處,乃曰自然。高真詩云:十月分胎火侯捐,內功時計已三千,更資外行符天道,超脫朝元證上仙。全真瓦張真人道成之日,作《解佩令詞》曰:脩行之士,功勤不小,識五行逆順類倒,妙理玄玄。玉爐中龍蟠虎踞,金鼎內鍊成至寶。陽神離體,杳杳冥冥,剎那問遊遍三島。出入純熟,按捺住,別尋玄妙,合真空,太虛是了。



    密語詩五首



    噓呵三尺覓無蹤,放去收來疾似風,

    十萬人中提一二,的將此道付於公。

    其二

    伸如驚電圓如月,不是男兒莫近前,

    證佛成真須用此,這些微妙要師傅。

    其三

    斬釘截鐵剖昏迷,妙用縱橫得自師,

    適意歸來盈袖裹,摩娑恩養作孫兒。

    其四

    光芒燄燄逼人身,骨悚毛寒作麼生,

    果是男兒應不怕,一揮當下見真情。

    其五

    十萬人中一二人,一揮要合聖賢心,

    赤童顯出英靈瑞,枯木開花鐵變金。



    讚純陽仙像

    至德難名,元功不宰,偈誦何勞稱讚。皇天無私,惟德是輔,聖師因不遠焉。仙姿鳳質,命世之真儒,月相虬髯,大唐之宦裔,柢因驚覺黃糧夢,截斷輸迥生死關,丹成只要度人,位重每來援溺。下南州則金鉛木汞,游汴京則玉液蘇迦。流一振為全真,則億兆蒼生賴其休;垂三劍為箴規,黝百千弟子蒙其愛。有時白蘋紅夢,有時紫府清都,放下般般見太虛,依舊立侍通明殿。率土想其丰度,寰區昭著靈蹤。郭上鼇久欲歸來先生自謂也。彭道人尚希點化。即彭沖陽也。

    老謬累劫,習氣纏綿,有識以來,殊不量力,無所不好,獨於仙佛之道,未暇問津。前輩長沙宦裔岳君素蟾,與吾同好,遂為忘年交。素知其與彭沖陽、胡古蟾三人法友,同受玉谿先生金丹口訣。一日因話邊扣及,即慨然立談,平日訪友尋師,不惜身命,後遇玉谿老師,吾與子平日無非淡好雜衛,學道自有時節因綠,子既及此,則唯其時矣!少俟吉日傳授。遂於甲子辰中,密指數語,謾試為之。未及一月,丹道即驗,所謂金光遍體,瓊樓絳闕,龍虎嬰姹,須臾恍惚,分明呈現,岳君聞之,因捫淚嘆曰:吾聞道以來,身品肉病,不能收足,故於進火工夫,尚未下手。子夙有仙骨,非細事也。吾不敢為汝師。且指彼中一人,絕肖玉谿先生者曰:但加衣冠,以寫先生小像師事之。而盡以先生手澤及今十書,嚴加付囑。既而又聞薄識束總管云:先生曩嘗柄述吾家,吾父安撫任滿,同載歸淮先生宿食於廚船中,而以鐵索帶於坐船之後,將及真州,忽焉風濤大作,鐵索截斷,人船什物盡入洪波而沒。越二日,則先生手挾小衣包詣揚子橋。織舟之次,與吾父面別而去。始知先生得入水不溺之道,皋家嘆息不已。吾自受授,迄今五十五載,今及九旬,勉貌仙像於十書序尾,併壽諸梓,用廣其傳。至正十四年月日,中陽王珪君璋焚香敬書。





    玉谿子丹經指要卷下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