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金丹賦


    金丹賦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金丹賦。題大道弟子馬蒞昭註。蒞昭當係金期人。以外丹說註解陶植真人所撰《金丹賦》。其賦文較《陶真人內丹賦》多出,註文亦較明白。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金丹賦.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254
    金丹賦

    大道弟子馬蒞昭註

    夫道自成,

    夫者沖邈其思,含亮蛉神,微像欲言,故日夫也。道者,虛元混成之本也。太上日: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強謂之日大。此言明大道從太虛之中,寂寥之境,生化一氣,而分陰陽,立天地,運四時,以變有萬物。故日:先於天地之前,為萬物之母。又《玄綱論》日:道者,虛元之係,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源。此則足以明天地萬物含氣,有識有象有色,觸類之事,莫不因氣,展轉變化無窮,皆自道生也。自然者,夫混元未闢之時,寥廓太空,莫有其際。及其虛極而自有神,神者,空之洞至靈者也。故神運而化氣,氣分而立清濁之象,象設而萬物化形,清濁象形,本皆虛元而立,豈有主宰制作而為,然之理而知不。聖人見天地萬物變化之時自,故日自然。是故可違故因而制之。制之者,模範一氣,取法二儀,得自然之妙,以至長生羽化。豈有法衍作用而為之,是得至真自然之理。故與天地日月而長久,而常自然而然之。若強然之,則不然也。是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也。

    術明真假,

    在心日衍,衍作也。欲衍作之時,先大道之理。既明大道自虛元太空,而有根元分化處所。故聖人向混成萬物之中,而仰觀天文,俯察地理,曆象星辰.日月,窮四時之由,極五行之義,而定金木水火,配象龍虎龜雀,而明相生相剋休王之所,而畫八卦九官,成天下之文,極相生之象,使學者明之,達其變,極其數,然後以衍而作也。真假者,相混而成也。夫一氣而生萬物,萬物之中,各負真假。且何者不從道生,既皆從道生,則萬物無有真假。夫道者,體貫無為,包天地不為大,入微塵不為小,無親無疏,無醜無好,不可得而害,豈有真假哉。然自是萬物於物得利而親好者曰真,萬物於物得害而疏,醜者日假,令親疏醜好,利害萬物,皆各有所附。既各有所附,則欲於所欲,而溺於欲而深矣,確矣。誰有豁廓襟抱,探妙於形神之外,而混彼真假,倪入希義之源者哉。今以愚迷日:真假者,天地也,陰陽水火也,寒暑也,晝夜也,剛柔也。然天地陰陽水火,晝夜剛柔殊矣,於道豈有異哉。故有無相生,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難易相成,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故萬物本無其假,假則因真而有假。萬物本無其真,因假而有真。如陰陽相生,寒暑相反。故假叉有真,真叉因假。若離石求玉,離下求高,棄夜求晨,棄假求真,真無有是也。故先言自然,後辦真假。

    法則兩儀,

    法者,衍斯至而為法也。明斯極而有則也。兩儀者,天地也。制之以法天地,而立鼎器。則陰陽而運四時,使化氣於爐鼎之中,周道氣而行天地。經日:處中以制外。故在於曆紀。此言大丹於爐鼎之內,中含律曆,外制天地之紀,而結至真之精,不可不明造化之數,而奪天地之權,以至化成之道乎。故言法則兩儀也。

    取象八卦。

    而取八卦之象。《易》曰:卦者,言乎掛者也。象日:言乎象者也,言如懸掛物像,以示於人,故以卦象而稱也。夫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故聖人仰法天而取象,俯於地而察形,歌曉天元之微,畫八卦。八卦者,乾、坎、艮、震、巽、高、坤、兌.也。乾三長畫,純陽爻也。為天,為金,為君,為父。位居西北,對坤而合天地。坤者三短畫,純陰之爻也。為地,為土,為臣,為母,位居西南。以火生之,故配位於比也。震者,上兩畫短,下一畫長,二陰一陽之爻也。為雷,為木。為長男,為青龍,位居正束,對巽而合天地。巽者,上兩畫長,下一畫短,二陽一陰之爻也。為風,為木,為長女,位居束南,而行號令。坎者,上下兩畫短,中一畫長,二陰一陽之爻也。為水,為月,為玄武,為中男,位居正北,一陽生於二陰之問,故十一月冬至之日,生陽氣於地下也,對高而合天地。高者,上下兩畫長,中一畫短,二陽一陰之爻也。為火,為日,為朱雀,為中女,位居正南,為天之心,一陰生於二陽之中,故五月夏至之日,停午之時,一陰之氣降於天上也。艮者,上一畫長,下兩.畫短,一陽二陰之爻也。為山,為土,為少男,萬物遇艮皆止,位居束北,對兌而合乾坤。兌者,上一畫短,下兩畫長,一陰二陽之爻也。為澤,為金,為白虎,為少女,位居正西,而為月窟。夫乾坤兩卦,皆純陽純陰之爻,故極而為天地。巽、高、兌三卦,悉二陽一陰之爻,故皆為女。震、坎、艮三卦,悉二陰一陽之爻,故皆為男者。何也,夫陰多陽少,陽為主。陽多陰少,陰為主。皆以少者為主也。故少者多之所貴,一者眾之所尊。其爻乾坤二卦,皆純陰陽之爻,無中與不中。震艮二卦,各二陰一陽之爻,而一陽不得其中。巽兌二卦,各二陽一陰之爻,而一陰不得其中。凡陰陽不得其中,則雖能變化,而不能通也。故坎高二卦者,坎有一陽,高有一陰,皆居陰陽之中,所以通天地還返也。故言法二儀之時,須取象於八卦也。

    闢天地以區分,

    闢者,開也。夫混元之中有真神,而運一氣,而闢天地。天地既闢,圓覆方載,暄涼寒暑。金木水火,各歸一方。區分天地之內變化之事,以歷劫為常。是故聖人立教道人,而指此混元開闢,區分之象。今修大丹者,玄奧之義也。故太上日:夫天下大物哉,甚綿綿冥冥,混沌不可知。此言欲認聖人,欲以拆大丹之理。蓋大物在於天下,綿綿不絕常有,乃冥冥混沌,同於太元。真神之氣,開闢天地,區分五行四時,變化之功齊矣,而理義幽隱。徒孜孜於金章玉書,而世民不可知也。金取象八卦,而各使區分於鼎器之內,亦天開地闢,而成大丹也。

    混陰陽而變化。

    混者,同也。陰陽者,變化之氣也,陰陽未運而混同,陰陽運而生變化。陽者,天之氣也。始生於極陰之中,九地之下,仲冬之月,中氣之日,夜半子時,蘊然而動,氤氳漸資上昇,左旋束面,而生化萬物,以至東南,為盛陽之位。陰者,坤之氣也。始生於極陽之中。九天之上,仲夏之月,停午之時,微然而靜,漸漸滋長下沉,左旋西面,而凝實萬物,以至西北,為盛陰之位。欲明大丹於鼎器之內,自有真元陰陽之氣,真氣運轉,八卦從律而不雜,五色成文而不亂,一以陰陽氣全,變化道足,而成大丹矣。

    指乾坤以形以位,

    指者,指其象也。而取乾坤形象,安排位次,立其鼎器,而修大丹。經日:乾坤,鼎也。夫乾坤之形,如雞卯之象,故經日:圓高中起,狀若蓬壺。又日:類如雞子,黃白相扶,須蒙密固濟也。夫雞卯黃在中,而白在外,抱伏之時,得母暖氣,二十四日,而化成貲眼爪腳,毛羽文彩。此乃得真自然而化,豈不異哉。此則是黃白相扶,鈴然而成。則其卯不可血,血則得真之氣散,自然不成也。又日:乾坤之形,狀似人首。經云:首若蓬壺。又經云:腦者,一身之靈宗,百神之命窟,津液之山源,金泥之精魂。是以胃池體方以受物,腦官圓虛以貢真,萬穴植立,千孔生煙,德備天地,道同太玄,故名之曰混元。泥丸者,形軀之上神也。以位者,欲以修此大丹,先知此雞卯腦官二種形像,法似乾坤,而立鼎器,運而為其位也。又日:易.之門戶,眾卦之父母也。

    類南北而有取有捨。

    類者,比類體同也。南北者,太陰太陽之二方,丹玄丹真之二位也,坎陷離麗之一卦也。取拾者,坎高相合,而為天地,二卦氣交,而一取一拾。而得善日取,失善日拾,此義幽隱,非翰簡能申。欲明其由,洞曉二卦之微。此人鼎器之妙,然後可窮取拾之義矣。

    氏房騰躍於蒼龍,

    氏房者,天上二十八宿束方之星也。蒼者,青也。龍者,束方之氣也。《周易中正義》日:龍能變化,陽氣亦能變化,故稱為龍氣。至東方萬木榮生,青蒼之氣盛也。故運火修丹,至仲春之月,大鼎之中,真氣方盛,亦蒼龍騰躍束方。氏房之星搖動,而應之也。故魏君歌日:青龍處房六兮,春華震束卯,是也。

    翼張襟帶於白馬。

    翼張者,二十八宿南方之星也。襟帶者,通連之義也。白馬者,初品大丹之客也。淮南子日:白馬牙,好丹砂。白者,西方色。馬者,南方獸。牙者,丹之物也。又言氏房張翼蒼龍,皆襟帶通連,南方之獸,西方之白,運火修鍊,至此而乃成初品大丹也。

    固乾坤之形質,

    固者,牢固之義也。制賦之士,更鄭重而言之。且乾坤鼎也,喻如雞卯。若血則抱伏不成真,鼎疏則化氣流散天地之外,中失造化之本焉。作神丹者,固際之義,誠大矣哉。於是言也,若非窮神知化,而豈能明固際之義。夫固乾坤之質者,非以固際之功而固也,非不以固際之功而固也。何哉,且乾坤自然,非所固際。若不固際,則乾坤毀而天傾地淪矣。

    脫肌肉而瀟灑。

    脫肌者,解脫之義也。肌肉同也。瀟酒.者,澄靜清虛,無親無撓之義。太易至五行歌日:何言金木水火土,留神寶命是龍虎。學者不識五行精,強認他人為父母。木主氣兮骨主金,血象水兮肉象土,不死之道變化也。

    順天時而奉天。

    順者,不悖其時。逆其時而則鐘災害,順其序而則降嘉祥。經云:五氣順序,應時而得。又云:猶御者執街轡,准繩墨,隨軌轍。處中以制外,故在於曆紀。此言欲御火之士,如執銜轡,使車馬馴其軌轍而不差,以合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七十二侯也。奉天者,《易》日: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夫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此明大丹既成,孳引相生,如後天而奉天時,子孫而養父母,而曆億不絕耳。

    必雌雄而配偶,

    經日:陽不獨立,陰不獨居。玄武龜蛇,盤斜相扶。以明牝牡,竟當相須。故言雌雄者,陰陽也。坎男日雄,離女日雌。夫乾為父,有三男,震、坎、艮也。坤為母,有三女,巽、離、兌也。今配此雄雌,何獨坎、離。但以坎、離得中,而震、艮、巽、兌不得中也。故以坎男離女,匹配而偶夫婦也。故陶公日:男冠女笑,牝牡相得,氣交體合,應變無窮,此道之用也。又經云:觀夫陰陽交會之時,得其節符而不可解,然後明其配偶,以成大丹也。

    終翱翔而上仙。

    終者,三年之功畢也。翱翔者,身歸純陽,萬神全而輕.舉也。上於三清、太虛、太微之境,故日上仙。仙者,立人山也。言服此大丹,神為寶,骨為金,如不動之山。

    爰有物外之人,

    爰有者,言自古有得道之人,羽化之士,長生久視者,皆此之常流,而自凡入聖,故官爰有物外者。几世人因物以生欲而溺於物,溺於物則拘於塵網。若不營不欲,無慮無拘,謂之物外。經云:外天下者有天下,外其身者存其身。夫物之資身,亦能滅身。故修真之士,虛己忘形,而資於生,而避其息。如功成名遂,溺而無數,何為有智哉。則物外人爰有也。

    性稟天真,

    真者,道之紀也。吳真人云:神稟於道,靜而合乎性。人稟於神,動而合乎情。故率性則神凝而察天真,為情則神撓而邪氣自襲。故情動神濁,性靜神清,清則故能參入妙門,得天真之理,而神監於內,故言性稟天真也。

    抱沖和之志氣,

    抱,蘊也。沖和,天地中庸之氣。天之純陽赫赫,地之純陰冥冥。若純陽在上,純陰居下,則天地不通,萬物不生,陰陽不交,豈能分別善惡乎。天地既交,陰陽混蒸,生有萬物,而正在天地之問,謂之沖和之氣。沖和者,均平之義,志公之心。故舉事發機,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如動鈴取中,故言志氣也。

    厭寰海之泥塵。

    厭,棄也。寰海者,四海相通,逆而繞之,謂之寰海。泥塵者,寰海之內地也。言此地上有水則泥,乾燥則塵,泥能污物,塵能蒙之,污已至于歸,故可厭棄也。

    乃尋不死之方,

    方者,象也。聖人指象以立教,則有《古文龍虎金碧上經》三卷,有紫陽《金碧經》三巷,有《金碧潛通訣》三卷,有《周易參同契》三巷,有《太易志》二十四篇,更有得道諸仙諸子,演而著之,莫可勝數。並論修制大丹之門,云服之不死,故言尋。

    求延齡之訣,

    夫求延齡之訣,聖人非不指之而丁寧,自是求人而不悟耳。沖虛子日:仙人路連雲鶴,不踏偏梁與劍閣。世人不知仙路,與世路都不同。但指關山根,迷錯自數言者,謂世人不知求訣之門也。"夫求訣者,當自求也。鈴在推考《參同》,而骯《金碧》。外明天象,內合玄庭,撮微妙於心中,機造化於神契。故沖虛真人日:神仙不在他方界,只在明公心與神。又《神仙可學論》日:道遠乎哉,行斯至矣。夫至虛蘊妙,待感而靈。猶金石含響,待擊而嗚。故豁方寸以導虛,虛則靜以感,感則通,通則宇宙大定,天光發耀。如此言可認虛靜,蘊妙精,感而通,大丹訣也。又煙蘿子日:夫學真之士,莫不挺方外之見,蘊重玄之機,與道通真,內明中正,恬淡虛寂,動合淵微,後觀天地於指掌中,視六合於毫芒之內,細無不入,大無不包,真偽是非,子能分辮,然後可以棲真谷神矣。此數言者,豈可尸居而待訣乎。是以愚鄙求天地,祝神祇,禮日月,尋真經,學陰陽,窮造化,諷念不輟,搜研不休,緇縷妙言,剖拆隱密,扣之於靜,擊之於虛,於今二紀餘矣,猶未象得遇道者,略垂旨訣者歟。然聖則已志,期得感通乎。

    得金丹之奧旨,

    金丹以金為之,故日金丹。《龍虎鏡》日:乾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日者太陽之火精,朱汞為龍是也。月者太陰之水精,鉛銀為虎是也。又日:朱砂者,火之子。水銀,金之孫。金者日之所生,銀者月之所育。日月互用,水火合成,龍虎相隨,陰陽相制,而成大丹。此之二寶,天地至靈,得之修成,謂之金丹。奧旨者,《金碧經》、《參同契太易志》、《日月混元經》。此之真文,並金丹之奧旨,窮微極妙,而可以討尋也。

    洞玄妙之真說。

    洞者,智之照曜無礙,為之通也。玄者,水火也。水色黑日玄冥,火色赤日丹玄。老君歌日:黑金取精赤取髓,解取赤黑藥無比。用赤入黑保長年,用黑入赤天仙矣。顛倒兩法總稱玄,黑能化赤赤能仙。是也。妙者,二玄之妙。水精為月,火精為日,輪還洞虛,變化萬物,其妙大焉。又經日:水能生萬物,聖人獨知之。又曰:兩無宗一有,靈化妙難窺。故言妙也。真經云:言不苟造,論不虛生。非丹成得道,而不可著其經訣,此聖人之誡,則《金碧》、《參同》、《太易》,為之真訣也。

    因知窈窈冥冥,其中有精,

    知者,因《金碧》、《參同》,真說金丹玄妙,然始知窈冥之中有精。太上日:惚兮恍,其中有象。恍兮惚,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是也。其又水日玄,窈火日丹,冥窈者深也,冥者昧也。水則外暗內明`而深,火則外明內暗而昧。精者,水火之中有精。《日月混元經》日:鼎為天地,藥為日月,水火為陰陽。

    汞不呈材,金不露形。

    汞在朱砂中,如日之有烏。金在黑鉛中,若月之有兔。日之盈昊,可以見朱砂水銀。月之滿虧,可以見黑鉛白金。不呈村與露形者,俱言隱也。既乾坤為鼎,日月為藥,日月在鼎中,精魄居日月內,豈可得而見邪,故不呈材。

    貫丹田之一氣,

    貫者,通連之義也。經日:天有三玄,日月星也。人有三真,三丹田也。三寶,鉛汞砂。一氣者,真·道也。真氣潛運,在天為三光,在人為三田,在地為三寶。故言貢丹之田,一氣也。

    察水火之兩名。

    夫道無形而不可睹,視之不見,聽之無聲,潛運而生水火。乃察水一火二,其數有三,而三生萬物,因察知而制之也。

    分布四象,

    分布者,一氣運行,分布在北為冬,坎象。在東為春,震象。在南為夏,離象。在西為秋,兌象也。

    陶鍊五行。

    陶鍊者,涎壇也,鎔鑄也,皆造化之名,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古歌日:五行深妙義難思。又日:細視五行君自見。又日:為復四象成,為復五神作。夫一氣分為陰陽,運為四時,終為五行。亦若人有四肢,加之以頭,謂之五行。故運火之時,鼎中真氣而分陰陽,陰陽生四象,四象畢而成五行。故李真人日:水一金四,為之戊土。火二木三,為之己土。皆以運火成功,而自金造化,故言修鍊矣。

    駐日魂而呼月魄,

    駐者,不動之義。《長生篇》:日魂月魄,乾坤體成。日魂金烏,月魄玉兔。魂魄呼吸,烏蟾吞吐。修鍊大丹之時,雖魂魄呼吸而不動也。

    遵虎性而契龍情。

    遵者,依也,稟也。虎者,西方白虎。性者,道之紀也。契者,以物合物謂之契。今以情合性,故言契。龍者,束方青龍也。夫大丹之有龍虎情性,如人之有肝肺情性。肝青屬木為龍,肺白屬金為虎。又日:龍為情,虎為性,情性相依還返,自然之義也。又日:性主於內,立致鄞鄂。情主營外,築垣城郭。又日:情性於人非外物也,龍虎於物非維類也。龍虎故言遵依也。

    於是演易示期,

    演,伸也。易,《周易》也。夫《易》論天地之道,聖人演而立教,令修大丹而有期程。大道玄妙,變化之氣始從十一月,中氣為之,天正之時,而生一陽,至四月極,而成乾體。又從五月,中氣而生一陰,至十月極,而成坤體。此皆演其日月之數,而成變化之期,故此言。

    杓星設位。

    杓者,北斗之杓,柄星也。正月杓指寅,二月杓指卯,三月杓指辰,隨其月建,杓指而行。設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言運火之上,設此十二位,而觀杓星也。

    循豐翼而散彩,

    循者,輪也。箕者,二十八宿束方之星。翼者,南方之宿也。散彩者,言運火之時,如太陽行其二十八宿,循輪而散彩也。箕者,月初三日而見也。翼者,十五日月就圓也。外運其火,內循律曆,而散彩。

    綿艮兌而通氣。

    綿,連不斷也。經日:山澤相連,艮兌通氣。艮屬土,位屬束北。兌屬金,位居正西。巳酉丑,金之位。又艮卦納丙,兌卦納丁,故言通氣。

    播刑德而合剛柔,

    播,施也。刑,殺也。德,生也。經日:德主生起,刑主伏殺。合,聚也。剛,火金也。柔,水木也。言運火播施真氣,至春得為生,秋刑而殺,水火金木,剛柔相合,皆應節侯而成丹。

    入#1中宮而歸戊己。

    此言金木水火,而俠刑德剛柔,而入於中官,歸戊己之土,水金為戊,木火為己。

    爾乃九還變態,

    爾,猶時也。九者,極陽之數。《算經》日:數只有九,十則歸一。又經日:日者太陽,其數有九。故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兌七,艮八,離九。還者,巡這之義。言運火之時,大鼎之內,真神之氣,同太陽天上日行一度,五日一候,變化萬物,至十月而罷其數,返而歸一,故言九還變態。

    七返呈妍。

    七者,兌金也。去而復來,謂之返。妍,端正之義也。兌為月窟,月始去右轉,從南奔束北,入土下,改易不定,卻至西方本位,而呈其妍。

    玆由外貞而內順,

    玆由,此也。外貞者,天。內順者,地。大藥亦如雞卵,白在外為貞,黃在內為順,抱伏暖氣,而成鎢者,由此內黃外白,而貞順也。

    其乃玄之又玄。

    玄者,水火也。大道運一氣而生水火,是一玄也。後聖人法天地,運水火而成神丹。是又玄。

    當其火束旋而為龍,水西轉而為虎。

    夫天輪左轉,日月五星右旋。天輪左轉,運之以四時。日月右旋,化之以萬物。故朱砂色赤象火,為位居南方,為朱雀,束旋則朱砂中出水銀也。色青象木也,位居束方,為青龍也。鉛色黑屬水,位居北方,為玄武,西轉則黑鉛中生白銀也。故曰火束旋而為龍,水西轉而為虎。此言大鼎之真氣潛運,象天輪者左轉,象日月五星者右旋,並在鼎中一氣所為,非外物也。古歌日:龍不在東淇,虎不在西膚。若向一元求,昭昭知臧否。若向束西求,有目亦如瞽也。

    虎脫胎而育子,龍辭雲而致雨。

    虎者,金也。白金既離黑鉛之胎,還自為母,亦養育其子,故言脫胎育子。龍辭雲而政雨者,雲藏山岫之中,如朱砂氣也。水銀既出朱砂之中,為束方青龍,而致雨而潤萬物也。

    豈唯先白黑而後黃,抑亦始水火而終土。

    此同論水銀朱砂之道也。先亦始也白黑者,言朱砂中水銀也。水銀,言水則有黑象,言銀則有白象。始水火者,朱砂為火,水銀為水,則是水銀在砂未出之時,故言始水火也。既朱砂水銀有白有黑,有火有水,有其四象之色,乃法天象地,運火修之,而隨四時,終畢而皆歸土矣。

    捨南取北,

    夫取之與拾,經有三途。初乃拾北取南,後又拾南取北。此何,緣君位在北,而臣在南。則君為君,臣為臣。復君卻為臣,臣卻為君,故拾南而取北。

    甲乙宗祖。

    宗祖者,天地也。甲乙者,十干也。甲乙壬癸丙丁戊己庚辛,十干者,如天地覆載萬物也。故乾卦六爻,下三爻納甲,上三爻納壬。紳卦六爻,下三爻納乙,上三爻納癸。故言甲乙宗祖。

    神水聖石,

    夫水之與石,有凡有聖。如人之亦有几聖。夫欲自凡成聖者,但能離形去智,集體黜聰,身如槁木,心如死灰,已至于道也。水者水銀,石者朱砂。朱砂水銀,未依法制之時,則為凡也。及立鼎器,法天地,運一氣,生陰陽,四時足,五行全,而自神聖,故言聖石也。

    帝男龍女。

    帝者,天地之主。男,是帝王之男。欲為儲官,而紹天位,則南方赤帝之男也。龍女者,亦南方赤帝之女也,言龍種者。夫帝王天地之主,萬化之尊,有南北重臣,皆王之所使。南北者,陰陽也。若帝男紹其寶位。而御陰陽也。古歌日..一母產兩子,一男復一女。男是陰之宗,女是陽之主。陰來陽亦往,不失本宗祖。脾磨食自銷,相將歸后土。此則帝王,位居中土之位也。

    道本不離於玄黃,

    道者,無名無象,無極之氣,運而生化萬物。玄黃者,天地也。天玄而地黃之內,貫穿萬物。萬物生化,不離天地之內。今修鍊鼎中,真氣變化,不出於玄黃。

    守一要存乎三五。

    《混元經》日:三五與一,天地至精。陰陽感化,道以自生。又日:三五與一,辯認君臣。不越五行,勿違天道。又曰:不知三五一,何處覓仙鄉。又日:至精不過守一,立義不過三才,破題不出五行,伏藏不出水火,相類之道,皆歸其一焉。今略以愚言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土者,四象所化之土。土為道氣,萬物皆從土生。金是真一之宗,變化萬物之主。土雖生金,而不強於金也。

    一寒一暑,

    坎離水火,而成其丹。坎水冬寒,離火夏暑,一寒一暑,一陰一陽,一金一石,謂之丹矣。

    龍虎呼吸,

    經日:龍呼其虎,虎吸龍精,兩相飲食,俱相責榮。又日:龍為情,虎為性,情性相依,還返之義也。是謂變化由其真,終始自相因,則呼吸之理可明。

    魂魄吞吐。

    龍虎既相呼吸,則月吐魄,而日吞魂。

    南北交媾於水火,卯酉輪還於子午。

    水在北,坎男,陽也。火在南,離女,陰也。南北相交而媾也。卯雖在束,酉雖在西。修鍊之時,輪還鼎中,不離子午也。

    總括乾坤之冊,優遊變化之主。

    總括天地之冊,數也。經日:乾之冊二百一十有六,坤之冊一百四十有四。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總萬付千五百二十,所以盡萬物之數,備剛柔之體,故言總括也。優道變化者,坎離也。經日:坎離亡沒,精曜垂敷。此言坎、離二卦,不在乾、坤之數,故言亡沒。優遊於六虛之內,垂敷精曜,變化萬物。今畫象以明之。此乾卦也,乾一反索為巽,再索是艮,三索為坤。又坤索為震,再索為兌,三索復乾。故乾坤之用事,只見巽、艮、震、兌,不見坎、離之象。故言亡沒者,是坎、離為日月,垂數化萬物。

    母子包羅於匡郭,育養因依於鼎金。

    母子者,真氣與水銀。包羅,混同也。匡郭,坎、離也。《著生論》日:坎、離匡郭,還轂正軸。陰中陽而成形,陽中陰而成象。巡環四象,交錯五行也。育者,如人之以陽和哺,飼時不停也。因依鼎釜者,乾坤鼎也。其鼎自然,眾真所居,同天地覆載,育養萬物,故乃言因依也。

    配銖兩以定旬遊,參爻象而較其火。

    數銖兩者,權衡之用也。夫十六兩重一斤,有三百八十四銖也。旬遊者,十日一旬,數旬周遊一年,終則復始。參爻象者,詳六十四卦爻象之數,以分三百八十四銖,於大藥之中,終制大丹,觀象較數,以合造化,運火而成也。

    若夫二至啟候,陰陽遞遷。

    二至,冬夏二至節也,陽從冬至用事,啟候至四月。陰從夏至用事,曆侯至十月。周而復始。冬至陽生,夏至陰生,是以故言遞遷也。

    終結坤而遘遁,

    終,末。結,聚成也。坤,卦也。遘、遁從乾入坤,次第之卦也。乾卦四月圓,五月缺,乃坤卦從乾用事也。乾之六爻,初拆而為遘,五月卦,一陰爻生也。九二拆為遁,六月卦,二陰爻生也。九三拆為否,七月卦,三陰爻生也。九四拆為觀,八月卦,四陰爻生也。九五拆為剝,九月卦,五陰爻生也。上九拆終結坤也,十月卦,純陰爻也。故言此制賦之士,順平上之律以興,而言合後十一月而運火。

    始復臨而盡乾。

    始初終盡也。初從坤卦,復至於乾,此言坤十月成,十一月虧。乾卦從坤用事,一陽爻生為復,十一月卦。六二動為臨,十二月卦,二陽爻。六三動為泰,正月卦,三陽爻生。六四動為大壯,二月卦,四陽爻生也。六五動為央,三月卦,五陽爻生也。六動而盡乾也,純陽之爻也。此言從冬至而運火,至夏至,夏至十月,一年周備也。

    龍飛偃月,上下兩弦。

    龍者,陽氣也。《易》日: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飛昇也。陽氣上昇,故言龍飛。夫陽氣升者,是太陽日曜,從中氣天正之時。初行盈道,故陽氣隨日而生。太陽既行為君,太陰月曜為臣,應其節候而行,偃側其身,故言偃月,而有上下兩弦也。夫太陰二十七日半,行一周天。復行兩日半,逐赴太陽合朔。故一月有三十日。且月之三日,太陰初見於庚地,乃陽氣動,而木應之,故震卦納庚。太陰又行五日,計前三日,有八暮見南方丁地,偃之一半,而望太陽,平如弓弦,謂之上弦。則陰陽氣靜,而金應之,故兌卦納丁也。太陰又行七日,計前八日,而有十五日,太陰暮見束方甲地,藏滿而回,對望太陽,正隆之氣動,而金應之,故乾卦納甲也。此十五日已前屬暮見,是陽中之陰氣也。太陰又行三日,計前有一十八日,而晨見辛地,陰氣靜而木應之,故巽卦納辛也。太陰又行五日,計前有二十三日,晨見南方丙地,偃側一半,而望太陽,平如弓弦,謂之下弦,陽氣動而土應之,故艮卦納丙也。太陰又行七日,計前而有三十日,晨沒乙地,晦而不明,為盡盛隆之陰氣應之,故坤卦納乙也。故言偃月,上下兩弦也。

    黃金白虎,神化自然。

    黃金者,五行成土,內蘊其金,故言黃金。白虎者,真一之金也。真一皓白,得西方之白色。若非真,則不能神化自然。自上二至啟候,及上下兩弦,皆語大鼎之中,真氣變化神契,而合乾之坤內也。

    融坤艮以成地,

    融,鑄之義也。坤,艮土也。初融之時,以巽為風,融巽以為艮,融艮以為坤,是從虛而生實也。

    仰乾兌而為天。

    仰,法象也。欲法其天,初以震為氣,融震以成兌,震來成兌,是結為金,融兌成乾,則仰法以為天也。

    子母恩感,飛駐鉤連。

    經日:長子繼父體,因母立兆基。長子震卦也,震為長男,坤為老母,今融艮成地,仰兌為天,因其母子恩感,天性自然,而繼父體。是地陰爻,而從坤成乾也。飛駐者,天陽動而不息,言其飛。地陰著而不極,言其駐。今既天地混合,是飛駐鉤連。

    一包三五,水激雲煙。

    上已明其三五之道,今更迷之。魏君日:本之但二物兮,末而為三五。三五並與一兮,都集應二。所云雲煙,真氣也。水數一,凝激而結也。水一火二為三也。五土也。相類無離,故言一包。太易至太陽歌日:日者太陽之精,其數有九,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含和萬類,布氣生靈。日中有烏,名日陰精。陰陽互為,魂魄相經。是以離火,官得九名,結氣朱英,鍊之因精,參三五一,龍駕來迎。古之仙者,鍊日之精,身歸純陽,飛遊太清,是故言其太陽,其數有九者,一包三五之義也。又陶公讚日:是知一者水數,五行之始,色稟北方,包含五彩,修之合道,理契自然。又日水者,太玄之始,為道根本。當其樞紐天地,鍊鍛陰陽,功伴造化。此並一包之氣,如雲若煙,激結而成至藥之理。

    伊變化骨之靈液,反耆嫗而為少年。

    伊一粒神丹,能變老成少。經日:金丹入五內,霧散若風雲。薰蒸達四支,顏色悅澤好。老翁復丁壯,耆嫗成婉女。改形超世厄,號之真人也。

    觀其刑德生殺,道契君臣。

    刑德,賞罰之道。經云:德主生,起春也。刑主伏,殺秋也。刑德之用,帝王之憲章也。欲以政清王道,施德施刑,契於至公之理,則王道隆而天下平也。今修大丹,亦合刑德,春秋無差,律呂有緒。故李真人丹歌日:陰陽既正,魂魄相依,君臣道全,夫妻義合。日月有度,寒暑不愆,還丹乃成,靈化無比也。

    飛張朱夏,

    飛者,南火官之朱雀也。張者,二十八宿張星。朱夏者,夏為朱明,並論南方也。

    伏卯仲春。

    伏,刑政伏也。仲春二月,卯為木也。水銀色青,為藥為龍。若天地節序刑政,則水銀之龍自伏也。

    方九二見龍,

    方象者,九二,乾下卦之中爻也。見龍在田,德施普也。乾六爻,上兩爻為天,下兩爻為地,中兩爻為人。今見龍九二,是下爻之地上也。如鼎中天真之陽,出於九二之地。生化萬物,無不霑蘇,故德施普也。神丹之化,亦此之也。

    挺二八致神。

    挺,生也。二八者,重證乾坤鼎中,神化之道。太陽偃側,上下兩弦之二八也。

    既西南而得位,貫束北而獨尊。

    西南,坤之位也。夫土無正形,寄在丙丁之下者。何綠。五行相生而有位,次且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故坤土在丙丁之下也。貫束北而獨尊者,束北艮位也,坤艮相連,艮止也。萬物遇艮皆止,故地德安靜不動,故萬物亦止。《易》: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束北喪朋,安貞之吉,應地無彊也。

    于時河車聳駕,

    于時至也,至于神丹功畢而成也。聳駕河車者,河則愛河煩惱之河,車則船車也。言神丹已成,得河車而濟渡也。

    白黑周彰。

    白素真一也,黑玄冥水也。周施也,彰見也。經曰:知白守黑,神明自來。此言今已濟度塵網,明知白守黑不差,神丹功備而彰顯也。

    火銷金而神氣不敗,

    火,運火也。云真一之金,經年累歲,運火鍊之,火但銷滅,神化之氣而終不敗。

    土剋水而形體無傷。

    古歌曰:土能剋水自伏藏,文武順時天道昌。魏君曰:伏以太陽溫之,而相吞伏。伏者,類也。龍虎之精,伏於戊己。戊己者,中之色。能正四方,能偃於水。故云水遇土而必亡,亡者伏也。人服此藥,感而長生。蓋天地真鉛之所變化,此四象戊己之土,與玄冥之水雖相剋,而無傷損之也。

    長生不離於玄素,

    玄者,丹玄也。素者,真一白金丹之體也。經曰:伏火汞成,還丹豈謬。又曰:伏之長生,故非謬也。又曰:金性不敗朽,故為萬物寶。衍士服食之,壽命得長久。李真人曰:若求延駐之丹服餌,則漸可登真。如終冬之草,覆之不死,露之見傷。故食金如金,食玉如玉。蝨處頭中而黑,麝食桐而香,汞性染身,莫不由此也。

    昇降必藉乎太陽。

    昇降者,陰陽之上下也。從十一月至四月,陽氣上昇,陰氣下降,天地一合,而萬物生。又從五月至十月陰氣上昇,陽氣下降,天地一翻,而萬物凋。故昇降叉藉太陽者。又陽日曜。天地之中,萬象之內,獨土稱尊,統御陰陽,使昇降上下,生成萬物,以至神丹之妙,而至得長生久,視,皆賴於一輪真神,無極之尊,變化之所致也。故言升降鈴藉於太陽也。

    何二物之焜懼炫五色以芬芳。

    二物者,日月也。言日月焜耀,光明廣大也。焜者,懸光之義也。言日月懸施大光,五色芬芳,天地之內,變化萬物也。夫日月五星,皆不常色,各應四時之氣,而變其色。若冬得夏應,必降災害。經曰:自開闢以來,日月不虧,明金不失其重。是金木榮於內,水火應於外,乾健不息,所以致用,日彩不爍,所以益震。惟天地日月,能長且久,與萬物終始,而龍虎配合,為道魁柄,與天地准,合陰陽之數,玄化潛應,如連珠合璧,以極至於無窮。以言修鍊神丹,包含天地陰陽,日月虎龍,四時之功,五行之氣,同五星連珠,日月合璧,而成大丹。故曰:二物焜耀,五色芬芳也。

    情性展轉而相依,魂魄更互而伏藏。

    此言神丹既成,陶甄而相續不斷也。又龍為情,虎為性,日之魂,月之魄。大丹既就,可以可使,龍虎展轉相依。以將一粒大丹,同於日,同於月,故言更互也。



    厥有神室巍峨,玄白相守。

    厥,元也。神室者,鼎器也,天地也,人心也。《金碧經》日:神室鍊乎精,金丹然後成,可不堅乎。鍊化之包,氣括飛凝,開闔虛戶,希夷之府,造化泉窟,陽氣發坤是也。又日:心者,靈之府,神棲於其問。又日:心在腹而千智生。藥居鼎而萬種化。又日:神室者,丹之樞紐,眾石父母。巍峨者如山不動,玄白上已解之,同知白守黑相繫,俱在神室鼎器之中也。

    液水火而凝金。

    液其鼎中,真氣真水真火,陰陽之氣也。外火既運,鼎中水火陰陽,蒸而如雲如雨,水火俱液,陰陽俱潤。及至秋慘冬烈之時,則自凝結,故言液水火而凝金。金者,真一之金。窈冥者,鼎中之天地,天地在窈冥之中,水火在天地之內,真氣所化也。故云水火而凝金。

    向窈冥而立有。

    窈水冥火,而有真精,是虛煙之氣,而成有也。

    耀朱紫兮,必在乾坤,

    耀榮光之朱紫,大丹之真色也。魏君日:丹者,是朱化為汞,汞化為砂,砂化為丹,故日還丹。還者,反歸之義。丹者,赤色之名。汞者,本體是金,成砂之後,故號金砂。紫赤成金,還歸本體,故稱大還丹也。又古歌云:運至紫河車,黃金歸我家。又日:色轉為紫,赫然成丹也。今天地之內,帝王之家,曳樓朱紫,以為榮耀,是聖人法象於神丹之義也。

    履天地兮而長久。

    履,遊行也。遊履天地之內,四極何足遠,八荒何足遼,身同天地而長久,道同太虛而不極。魏君日:若有沖虛之士,立性能和,見世路如探湯,棄妻子如脫履,睹浮生之瞬速,知大道而長存。即可授之此經,研尋至理,莫辭得失,為之鈴成。爻成之後,見江海如丘陵,睹人生如聚沫。飛騰向太虛之外,逍遙於汗漫之中,此非.天地之功,實是還丹之力也。

    此還丹之祕旨,皆神仙之授受。

    祕旨,《金碧》、《參同》、《太易》,《混元》,前已說之,皆神仙授者,理有迷也。且非神仙來授几人,自非能得之者於神仙也。故《玄綱》云:夫學仙者,叉稟陽靈之氣所生也。非陽靈之氣所稟者,皆無慕仙之心也。今既專於好道,志在求仙,則未有不挺乎仙骨者也。又《神仙可學論》日:於是識元命之所,自知正氣之所,由虛凝澹漠怡其性,吐納屈伸和其體,高虛保定之,良藥匡輔之,使表裹兼濟,形神俱超,雖未騰舉,吾必謂之仙矣。

    服餌而骨化形延,齋修而道德成就。

    言服此大丹,筋化為金,骨化為玉,形改命命,長生不死也。齋修道德者,道以虛無為用,德以功善為名。《著生論》云:若有道而無德,則神理殃殘。若有德而無道,則性命夭折。莫不道德並著,形神相全,三元混成,長生無極,此之謂也。



    倏然而脫屐世塵,與天地而同長久。

    倏然者,倏忽也。展,破履也。言上氣大丹,人服當日沖天,拋此世塵,如脫破徙,與天地以其長久者,大丹之力也。鶴壽龜年,可以為電轉風旋。芥城拂石,可以為雲銷霧飛。陶仙公日:天地壞而我全己,萬象廢而我全身。此乃假言指事,而欲明其無窮者矣。太上日: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諒斯聖意,其道何有極乎。





    金丹賦竟

    #1『入」字據《陶真人內丹賦》補。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