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註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註卷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註。元人華陽復撰。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註. 道藏, 洞玄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594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注卷下

    華陽復注

    鬱單無量天生神章第一

    天炁蒼色



    《三元真經》曰:人之炁魂得之於天,體魄得之於地。無形無象,自空中來,從無至有,住胎中十月,其實九月。每一月得一天之炁以生神,九月炁滿神具,出胎成人。《西山記》曰:善養生者,由無而有,不善養生者,以有還無。人當炁血方剛,以所得神炁付之情欲,血炁既衰,以所有魂魄復歸天地,身為枯木矣。惟修真之士,知精神魂魄,皆天蹔假於我,故寶愛凝鍊,久假不歸,皆為我有矣。

    《金書祕字》云:此天乃天魂精開陽之炁。

    帝真胞命元元一黃演之炁

    帝諱���。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紫霄黃演君,位居紫霄太皇大梵天官。天中之帝,以真炁為胞命元之始。王隱賢曰:九章各有帝真命元四字,乃黃庭元王在命門之下,主生育之炁,以宰制謂之帝,以太一不耦謂之真,九天列正,皆從帝真之命,命一定而不易也。元者,炁始生之名。《易》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當其元炁自下而萌,初胞狀如垂囊附於脾,脾屬土,物所由生。中黃太一為人已命,其炁流演不窮,故云元一黃演。

    混合空洞炁,飛爽浮幽寥。延康無期劫,眇眇離本條。苦魂沉九夜,乘晨希陽翹。

    道君曰:元炁本於眇莽幽冥之外,生乎空洞之問,合而散,散而合也。人未受生,魂爽浮游於幽寥之地,渺然無依,自天上往昔延康劫到今,不知凡幾度生死出沒,如花果之離本條,飄落散漫不入于土。九夜者,九地也。鬼屬陰,常居黑暗,從其類也。沉淪既久,皆欲翹首迎望太陽晨光,以希開度。

    大有通玄戶,鬱單降神霄。黃雲凝靈府,陰陽炁象交。胞元結長命,惡根應化消。

    此修真下手工夫也。大有玉清宮,名人身泥丸是也。一陽初動,吸大有宮之炁,直下制伏陽精,以通玄戶,即臍後密戶也。又得鬱單無量天,條天晨金霄帝一雌雄之神於身中,天晨為雌,金霄為雄。《陽精經》云:回陽精於浮黎,采黃炁於鬱單。雌一雄一,即心液腎炁為嬰兒妮女也。火上水下,何以能交,若能存守中黃,端凝靈府,即心也。內想不出,外想不入,則水火陰陽自然交合。陰陽既交,五行顛倒,靈芽自生,胞元結就,為先天至精生生化化之基,賦命一新,向來惡根宿愆皆湔滌,不復為累。浮山真率載閔仲先生之師曰:寂然不動,土之性也。是為真土,蓋根塵已絕,萬慮俱泯,一真純全,冥然寂然,此鴻濛混沌時也。雲宮,黃房處也。冲和之粹氤氳有象,故曰黃雲。至此則日月合璧,神炁混融,玄珠將成象,太一漸歸真。

    桃康合精延,二帝秀玉飄。灌溉胞命門,精鍊神不彫。

    桃康,命門之神,字合精延,為大洞之尊神,守人臍。二帝,靈帝、尊帝也。《隱書》云:靈帝無太一,則玄虛不回炁無,尊帝無太一,則三一不居。二帝之力,並行不相悖也。秀玉飄,潔白貌。一身生生之理,從此發源。十二時中,太一之神運靈津灌溉命門,以固胞元,所謂精鍊神不彫。《黃庭經》云:溉養靈根不復枯,閉塞命門保玉都。

    九天命靈章,生神神自超。元君遏死戶,司馬誦洞謠。一唱萬真和,九遍諸天朝。稽首恭劫年,慶此榮舊苗。

    九天帝君降靈章之功,召集真熙以生神。神生可以超几入聖。人身生門三十九,死戶三十九,既得生則恐死戶復開,命元君炁毋遏閉,不令故炁侵也。《黃庭經》曰:須得至真乃顧盻,至忌死炁諸穢賤是也。長生司馬,歌洞章以贊生成之功,司馬一唱,萬真交和,悅而相應也。九遍功滿,諸天之炁皆來朝合喜,歷劫至今,遇此機會,向者已離本條,今復茁苗如舊,豈不欣慶耶。默希子云:學道全真在此生,迷人待死更求生,有生不可無生理,縱得生知何處生。詳味此詩,可為生神鼓吹也。

    上上禪善無量壽天生神章第二

    天炁赤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陽明之炁。



    帝真胎命元洞冥紫戶之炁



    帝諱���。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太霄洞冥君,此天之帝以真炁為胎命元之始。

    西嶽寶真人云:凡人二月為胎,一身本根,從玆肇生,故曰胎命元。真人結胎,神居紫戶,根系命門,綿綿若存,無少間斷,謂之胎息。《南華經》云:真人之息以踵,靜而炁深也。眾人之息以喉,躁而炁淺也。淺則胎元易散,真炁易耗,命門在北,謂之洞冥。以其炁上升於紫戶,故曰紫戶之炁。

    紫戶在兩眉間高一寸,卻入骨三分。



    無量結紫戶,炁尊天中王。開度飛玄爽,凝化輪空洞。故根離昔愛,緣本思舊宗。幽夜淪遐劫,對盡大運通。



    無量壽天降注靈炁,結於紫戶,在九天中為炁尊帝也。飛玄爽者,謂死魂初為人時,亦稟三洞飛玄之炁也。天帝凝佇碧落,轉輪化端於空洞中,以開度之,頓令脫故根昔愛之障,獲依緣大道為本,明悟舊日性宗。且昔者因貪愛受苦,沉淪幽夜,動經遐劫,今報對已盡,當大運啟期,可以更生矣。



    帝真始明精,號曰字元陽。嬰兒史伯華,結胎守黃房。斬根斷死戶,熙頤養嬰童。



    人受先天之炁而生,有生之後,一點元靈復歸兩腎中間,即帝真也。始名精,字元陽,乃命門下一黃庭元王之名,主此帝真。嬰兒史伯華,乃泥丸天帝君上赤子,名玄凝天,共秉真炁,結胎黃房之中。黃房,中宮也。胎炁既成,有神守之。惡根死戶,謂在心結習惡機欲根,即須斷絕,稍有干犯,則鉛飛汞走。常令中和,頤養聖胎成嬰童也。



    禪善導靈炁,玄哺飛天芳。華景秀玉質,精鍊自成容。務玄育尚生,羅列備明堂。



    天帝導引靈炁,前既結胎,此當養胎也。始自紫戶下三關,復由泥丸降華池,含漱芳香,故曰玄哺。灌溉周流,嬰兒真炁充足,自然體質如玉精,鍊之久,容貌自成也。《黃庭經》云:口為玉池太和宮,嗽嚥靈液灾不干,體生光華炁香蘭,却滅百邪玉鍊顏,審能修之登廣寒。王隱賢謂:華景,采服日月光華,以養胎解結,自然容質玉潤。胎中有二神,一

    曰白炁君,名務玄子,字育尚生。一曰玄歸子,字盛昌。其神與胎命同生,偕諸神羅列明堂中。蕭氏云:人身三田,皆有明堂洞房之室。

    太虛感靈會,命我生神章。一唱動九玄,二誦天地通。混合自相和,九遍成人功。大聖慶元吉一散花禮太空。諸天並歡悅,一切稽首恭。

    帝命玉章生神太虛中,感百靈交會,正《易》所謂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也。動九玄者,一過聲聞九天也。天地通者,二過天地設恭也。陰陽和合,九遍數足,人物皆被生成之功。元者,善之長,吉則無不利。諸天悅者、天道貴生也。

    梵監須延天生神章第三

    天炁青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始陽之炁帝真魂命元長靈明仙之炁

    帝諱���。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青霄明仙君,以真炁為魂,命元之始。

    西嶽竇真人云:受胎三月,三炁周,三魂降而神靈長。趙玉蟾謂:魂是陽炁,陽炁明,故曰明仙。長靈,即《黃庭經》云:黃炁鬱勃清且長。

    須延總三靈,玄元始炁分。落落大梵布,華景翠王尊。

    須延天帝總攝三魂長靈明仙之炁,實自玄元始分,化落落廣漢之象。大梵者,諸天之炁布滿十方。魂藏於肝,屬木,應春,其色青,故曰華景翠玉尊。

    明梵飛玄景,開度長夜魂。遊爽赴期歸,炁炁返故根。

    人之受生,叉本於梵炁,中有受生之神,名日明梵。救苦總呪有六炁咸遵,明梵演招,蓋指此也。玄景,龍名。言明梵之神,乘龍飛空,開度死魂於長夜陰境。游爽,謂魂爽游蕩,今得受生,若久遊赴歸期也。炁炁返故根者,昔年一身已散之炁,皆還元也。

    太帝號陽堂,字曰八靈君。九開回錄道,胎炁生上元。陵梵度命籍,太一輔精延。泥丸敷帝席,三部八景分。魂生攝遊炁,九轉自成仙。

    太帝精魂,名陽堂玉,字八靈。九開天帝魂,名回錄道,字絕冥川。《太素玉錄》云:三月為魂,其炁本自胎而生。又太和皇成老子,主胎元之炁,出入於紫微,正在崑崙太一所居之處,即泥丸上宮也,故云胎炁生上元。陵梵乃萬靈帝君,又名神丈人,字履昌靈,守人兩眉間紫戶內宮,司人年命壽夭。精延,乃命門桃康君字,守臍中闕,主握一點元陽之炁,亦合會于泥九上宮。太一尊神務猶收,在玉枕下泥丸後戶,輔而翼之,與之混合,還敷正其席,於是三部八景之神亦各分布整具。嚴肅修真之士,養陽聚魂則八景合光,洞照泥丸,收攝萬靈,晨登天老之室,聚精會神,伐滅胞根,上昇仙都。《大洞經》云:太帝上元炁,日中司命童。煥然成光明,披霞乘帝墉。列坐震靈席,混合五日同。八景照泥丸,朗然洞房中。

    琅琅九天音,玉章生萬神。三遍列正位,炁參八辰門。玄關遏死戶,靈鎮津液源。應會感靈數,明道濳迴輪。慶此嬰兒蛻,稽首讚洞文。

    九天玉章,音韻琅然,下生萬神,三轉一身,神炁各正,厥位八辰門。《遷神經注》云:人頂骨有八片,上應天之八門。《紫虛道君洞房上經》云:上紫門,望八辰,引丹宮,具明神是也。天之八門,東名青華元陽門,南洞陽太光,西通陰金闕,北陰生廣靈,東北靈通禁上,東南始陽生炁,西南玄黃高晨,西北九化梵行門也。或謂身中八景之炁,上參此八辰之門。玄關,謂下丹田。《真訣》云:守閉玄關,內引九真,三炁運液,灌溉丹田。臍下三寸,即生門也。生門若關,死戶自關,如此則靈炁鎮靜,津液源源而生,以滋百骸。學仙之人善緣風契,外能宣明道化,內能濳回一身陰陽之機,專炁致柔,功成九轉,身外有身,嬰兄蛻矣。

    寂然兜術天生神章第四

    天炁綠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太陽之炁。

    帝真魄命元碭尸冥演由之炁

    帝諱���。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碧霄演由君,故此天中之帝,以真炁為魄,命元之始。魄為物,魂為神,魂炁主昇,魄體主降,魂輕清,魄重濁,故云碭尸。碭者,如石之固也。冥演由者,自由好逐之義,以魄屬陰,好遊蕩,故日冥演由。

    寂然無色宗,兜術抗大羅。靈化四景分,萬條翠朱霞。

    上章言玄元始炁分,即三炁分化,此言四景,乃三炁之下梵炁所化之天也。抗,蔽也。居大羅之下,若藩蔽然。翠朱霞,梵炁流布之景。

    遊魄不顧返,一逝洞群魔。神公攝遊炁,飄飄鍊素華。榮秀椿劫期,乘運應靈圖。

    魄者,陰靈之聚,好遊蕩,欲人死逝,去逐於六洞陰魔,以為得朋。仙經有制魄之方,閉炁七息,叩齒七通,心存鼻端白炁,須臾漸大,貫一身。然後嚥液七口,急呼魄名尸狗、伏矢、雀陰、蜚毒、天賊、除穢、臭肺。呼畢,靜定則魄自寧。神公王氏謂:玉清上相曾受命制伏北酆,掌討罰之師,故號神公。伏其威武,攝回遊魄。又肝神無英公子,名玄元叔,字神公子,主魂。修鍊之士必使魂常附魄,如日光之載月質,魄常檢魂,如月質之受日光。則魂不馳,魄不去,遂能登仙。若魄不受魂,魂不載魄,則魂遊魄降而人死矣。今遊魄既回,鍊之結成素華而延壽,可同大椿之年。乘運應靈圖者,美學仙有宿緣也。

    空洞生神章,瓊音逸九霞。一唱萬真會,騫爽合成家。九轉景靈備,鬱鬱耀玉葩。兜術開大有,一慶享祚多。上聖回帝駕,嬰兒欻以歌。不勝良辰會,一切稽首和。

    空洞生神章,瓊音逸九霞者。玉章之音,合三洞飛玄之炁而成九場之精也。一唱詠間,天地萬神交會,况我身陰陽魂魄精爽,安得不合成一家乎。王氏云:魄以魂為家,魂魄既合,理無騫違。九轉景靈備者,功滿神炁備具。景靈,身中虛明神靈之炁也。玉葩,光彩貌。於此見兜術天帝度人之功大有矣。一慶享祚多者,長生久視無灾害也。上聖回駕,度人功成。嬰兒歌者,法身已見,宜乎萬神悅而同應也。

    波羅尼密不轎樂天生神章第五

    天炁黃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上陽之炁。

    帝真藏府命元五仙中靈之炁

    帝諱���。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絳霄五仙君,此天中之帝,以真炁藏府命元。天以陰陽木火土金水五行之炁,成人之形,內列肝、心、脾、肺、腎,以藏魂、神、意、魄、精。在天為五星,為五帝,在人為五常,於用為視、言、思、貌、聽。修真之士,使五炁居中,以結命元,故曰五仙中靈。

    翻翻五帝駕,飄飄玄上門。遊步黃華野,回靈驕樂端。採集飛空景,舊爽多不存。

    翻翻飄飄,皆飛揚貌。五帝者,不驕樂天帝也,嘗命駕出遊。玄上門者,玄都門也。黃華,即太虛沖和之際。回靈者,徘徊靈駕於天端,下觀世界,歌采集飛散之魂,使之還生,奈歲月幽遠,舊爽消磨,所存無幾矣。前達云:一失人身,萬劫無良,可痛哉。

    太微回黃旗,無英命靈旛。攝召長夜府,開度受生魂。

    前言舊爽多不存,慮消散於剛風,或沉溺於諸趣,於是命太微中小童,名景精,常在帝前回轉中黃之旗,以集遊爽。又命無英公子主肝魂之神,執命靈幡以召魂炁,使之受鍊,更生太微。按《度人經青玄注》云:南極長生大君,即朱陵大帝,治太微垣,司火鍊事。幽魂久居沉滯,當入火鍊,以破陰濁,以復陽光。俾心源一淨,業垢皆空,因虛化神,復還人道。

    公子輔黃寧,總錄具形神。玉章洞幽靈,五轉天地分。炁鍊元藏府,紫戶自生仙。

    公子無英,魂神。黃寧乃精血三真,名元生君。魂與精血相輔,總錄為一,則形神整具。洞幽者,微顯闡幽也。修真之士,使梵炁回旋,帝真在定,金光朗徹,流雲徘徊,自然虎嘯風生,龍吟雲聚,大寶成矣。或曰:天一生水,以定性也。地二生火,以定心也。天三生木,以定形也。地四生金,以定炁也。天五生土,以定中官。是謂攢簇五行。《度人經》十轉回靈圖謂:乾九坎一成十,坤六離四成十,巽二兌八成十,艮三震七成十,為十轉回靈,盡周天之極數,萬炁還元之道。乃知天三木與地二火,同居而成一五,地四金與天一水,同居而成二五,戊己自以五數居中和,合四象而生嬰兒,是謂三五歸一。又按《河圖》,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乃水火木金土在天之生數也。一得五成六,蓋水見土則止。二得五成七,火以土而養。三得五成八,木因土而植。四得五成九,金籍土而生。五轉天地分者,四象本自然,雖屬乎天,皆有名無形,得土和合,始成有象,屬乎地也。自此五轉之後,五炁五精五神凝結,昇於紫戶,丹功成矣。

    數周眾真會,啟陽應感繁。玉女灌五香,聖母慶萬生。三界並歡悅,稽首禮天尊。

    數周,九轉也。修真火侯內丹成,須用功九轉,如人懷妊九月也。啟陽應感繁,謂陽神既成,身中造化感通,吉兆甚多,人能勤苦修為到這境界,自見效驗。灌五香者,黃華玉女引五方真炁,灌沃其身也。又云:丹熟生香,透骨覆頂。聖母即乾元聖母,前降生時,曾衛房保形,今見道成,豈不欣慶。天神地祇,向曾備守至此,亦為之悅。然則生成大德,當歸諸天,故日稽首禮天尊。

    洞玄化應聲天生神章第六

    天炁白色



    《金書秘字》云:此天魂精元陽之炁。

    帝真靈府命元高真沖融之炁。

    帝諱�□□o#1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景霄沖融君,此天中之帝,以真炁為靈府命元之始。西嶽竇真人《修真指南》曰:人生六月,六津定六府,用滋靈也。修真之士魂魄五臟皆已鍊成,陽神上感應聲天之炁,以滋其靈。靈即炁也。冲融者,神炁和悅。至此,陰濁已盡,陽明洞煥,煖然如春。

    應聲無色界,霄暎冠十方。回化輪無影,冥期趣道場。靈駕不待轡,朗然生神章。

    應聲無色界者,明為無色界天也。霄暎冠十方,謂光明暎諸天,為十方之冠,回化輪無影,與造化相友,而不見形迹。冥期趣道場,暗合於大道之域。《度人經青玄注》云:無色界天人,塵染俱淨,洞入自然,身形微妙,或大或小,無復色象,人不能見,故云無色界,頌云:漸入無為至道宗,一塵不染意圓通,回眸下視三千界,萬法都來一箇空。玉章上五章言命宗,下四章言性宗,使人保命以長存,明性以超脫也。靈駕者,《南華經》謂:御六炁之辯以遊無窮,又何待轡乎。至此地位,始知生神章之妙,朗然不誣矣。丹訣云:修鍊至五轉,真陽全魂化為神。六轉真陰全魄化為炁。魂魄內全,日中遊行無影,與日純陽為一。自玆鬼神不可見,陰陽不可測矣。

    空洞諒無崖,玄爽亦為強。鍊胎反本初,長乘飛玄梁。蘄畜喪天真,散思候履常。斬伐胞樹滯,心遊超上京。

    空洞太虛,豈有崖際。玄爽亦為強者,言鬼魂始為人時,與聖賢無異,安得為弱,因歷劫生死,所受天真為情欲凋喪,遂不強矣。《玄梁慶真羽章》云:翻翮振九霄,悲嗚吹玄梁。知為天中禽,名乖不同也。謂鍊胎返本之功,正欲收斂安靜,不可同玄梁輕飛也。蘄,願也。《南華經》云: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蘄畜乎樊中。譬雉在外飲食雖艱,終不願畜養籠中,不得自由。如人受羈絆,鬱結以喪天真,但欲散逸情思,履踐常道,然後斬伐胞胎,樹滯死炁,了無罣礙,可以心遊玉京矣。

    願會既玄玄,悟我理兼忘。介福九天端,交禮地辰良。

    願會者,悟玄玄之道,方契素願也。既解悟,則是非人我皆忘之矣。至此福不期而介,辰不擇而良,何迪非吉。

    混化歸元一,高結元始王。稽首儔靈運,長謝囂塵張。

    混合造化三元之炁,復歸于一上應元始,下主一身。所謂天尊雖遠妙,近緣泥丸君是也。學仙道成之日,又應良辰。謝,絕也。囂,喧也。張,飛揚也。言自此永絕喧囂,塵埃飛揚之境。

    靈化梵輔天生神章第七

    天炁紫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正陽之炁。

    帝真元府命元高仙洞笈之炁。

    帝諱霧雲�。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玉霄洞笈君,此天中之帝,以真炁為元府,命元之始。

    西嶽竇真人云:人生七月,七精開,七竅通光明。外耳、目、口、鼻,內心孔,皆明朗,自然知覺。修真當此七轉,已造七覺之地,冥慧洞清,根塵斷絕,有無皆空,萬法除滅。凡先劫後劫,三界十方,他我根源,過去未來,七通八達,上下貫徹,萬理具焉。故曰:高仙洞笈。

    玄會統無崖,混炁歸梵輔。務猶運靈化,濳推無寒暑。乘數搆貞條,振袂拂輕羽。瓊房有妙韻,汎登高神所。

    玄會者,萬道之宗。統攝三界,妙用安可限量。混炁者,混合飛玄之炁,歸於梵輔之天,以復太初也。務猶,乃太一尊神,號務猶收,守人泥丸後戶,在天濳運造化,寒暑無間。乘數搆貞條者,乘此七過之數,陽光凝合,百骸貞固,如樹之條枝也。振袂拂輕羽,將欲飛騰。於是忽聞泥丸瓊房九宮之中,自成宮商,喜炁衝躍,火龍玄鶴交舞身中,萬神盡登高上神宮,與天帝君上一赤子合而為一,此之謂瓊房有妙韻,汎登高神所。

    圓輪無停暎,真仙森列序。上上霄衢邈,洞元深萬巨。秀葉翳翠霞,停蔭清泠渚。

    按《靈寶畢法》,此超脫法也。神光洞照,透出軀殼,上昇太虛,與真仙同列。至於雲衢遐邈,旁觀洞空,洞虛太玄,無邊之際,下有巨萬之深,而我獨露堂堂,在清靜性海之中,浮秀葉翠霞之羽蓋,下嘆清泠之渚,湛然常寂矣。《八素陽歌》云:我超騰羽蓋,徘徊清泠渚。

    遨翫怡五神,繁想嘯明侶。五難緣理去,冲心自怡處。

    論超脫在一躍之頃,慮五炁之神出而未熟,則時出時入,遨翫而習熟之,或動雜想,則嘯詠以散之,則百神皆和。明侶,身中神也。五難,諸說未定,恐五帝之魔尚相試難,可以理遣,俾性天清潔,無一毫人欲之私,方合至道。蓋修鍊至超脫為極功,一時變化,最防魔試,故丁寧焉。

    爽魂隨本根,亹亹空中佇。七誦重關開,豁滯非神武。運通由中發,高唱稽首舉。

    性者,命之靈也。心者,炁之主也。心既無累,性天朗明,自己爽魂,佇於太空,亹亹無怠,而不離於本根。本根者,元炁也。七過關竅,豁開法身,獨見煩惱,死生不能為累,非玉章有神武之功,安能如是敏速耶。運通由中發者,有諸內,必形諸外也。高唱稽首舉者,朗吟而昇舉也。

    高虛清明天生神章第八

    天炁碧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通陽之炁。

    帝真華府命元真靈化凝之炁

    帝諱�霐霽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琅霄化凝君,此天中之帝,以真炁為華府命元之始。

    西嶽竇真人云:人生八月,八景神具,降真靈也。真靈既降,五臟亦生華。大洞有十華觀門紫戶。天一精通太元丹華,地二炁通凝玄青華,天三神通萬生素華,地四梵通十方黃華,天五始通太清瓊華,地六始通冥陰金華,天七始通太玄綠華,地八元通上清碧華,天九元通玉虛瑤華,地十玄通玉清,混洞太無,十華接空,此真靈化凝之炁也。

    清明重霄上,合期慶雲際。玉章散冲心,孤景要靈會。

    清明天帝在重霄之上,必無色界以上之天也。與諸天期於慶雲之際,誦玉章以發翛,散冲逸之心。慶雲非烟非雲,太和妙炁也。司馬真人曰:孤景華府之字,乃要靈府之君,嘗會于此。

    煥落景霞布,神衿靡不邁。玉條流逸響,從容虛妙話。

    此皆紀天上景物之辭。景霞者,霞彩明煥錯落也。衿與襟同,言胸次無不超邁,玉條逸響,其天風動騫林之聲乎。《大洞》辭有玄歌散沖襟,玉條流逸響。正謂此妙話會真仙,共談玄理也。

    靈音振空洞,九玄離幽裔。感爽無凝滯,去留如解帶。明識生神章,高遊無終敗。

    學仙既度自己,當推神章之功,上報九玄,下資幽爽,皆令聞經頓悟,出入自在,不復為宿障凝滯,去留生死,如解衣帶。然前輩有語云:來如著棍,去如脫袴。言無可戀也。果能明識玉章奧妙,成超脫之功,則真性長存,歷劫不壞。

    玄景耀雲衢,跡超神方外。應感無方圓,聊以運四大。研心稽首誦,眾聖共

    稱快。

    玄景,龍名。真人乘龍上天,光耀雲衢,蹤跡超乎神方之外,以其變化法身,故能隨機應感。運四大者,運行於無色界四天也。共稱快者,翎聖真君有言曰:今日明日,可惜可惜,大限到來,有何功力。使不得口頭言,用不得紙上黑,十方諸聖點頭時,此是學人真箇得。

    無想無結無愛天生神章第九

    天炁黑色



    《金書祕字》云:此天魂精萌陽之炁。

    帝真嶽府命元,自然玄照之炁。

    帝諱靈�霽。



    《雲笈七籤》云:龍漢元年化生神霄玄照君,此天中之帝,以真炁為嶽府命元之始。浮山真率曰:無色界上種民天也。人之本性,湛然虛明,譬如太虛,不容一物,妄想諸愛,如空中花,生死輪迴,如結空果。人能返本還元,一念不生,萬緣頓息,乃生此天,始為不壞。修真之士,始於克念,至於無念,諸陰消盡,真性圓明,决超三界,此即不壞真空,無上法身也。

    左侍真人曰:嶽府,人之腦骨也。始生形既具,則必有靈以主之。有靈故有元,有元故有華,有華而後生。嶽乃諸神出入之門,必待全具,方合腦骨以固之。今小兒有�門,是其處也。為其炁回滋本根,諸神所居,謂之靈。蓋以其靈能返照于下,故日照。

    無結固無情,玄玄虛中澄。輪化無方序,數來亦叵乘。

    至人澹泊,心無結固,性無情動,清靜而有定,不隨運化次序輪轉,亦不乘陰陽變遷也。

    誰云無色平,峨峨多丘陵。冥心縱一往,高期清神徵。良遇非年歲,劫數安可稱。

    無色,即無色界,上清之境也。誰謂此地平坦,亦有炁化,高丘大陵,如玉山上京峨峨,然可以登覽。學仙者若欲冥心縱遊,期須三清徵召,方得至彼,實千載之良遇也。

    浮爽緣故條,反胎自有�。靈感動太虛,飛步霄上冰。津趣鼓萬流,濳凝真神登。無愛故無憂,高觀稽首昇。

    浮爽返胎,即《大洞經》億曾萬祖,歷劫種親,遊爽散滯,俱得更生。蓋子孫祖考,同此一炁,我身既度,祖宗亦得返胎成仙,自然之常理,又何疑焉。况身中之靈,本太微三一之神,洞合太虛,可以飛騰於霄漢高寒之上矣。津趣鼓萬流者,問津自天河也。紫微夫人云:玄波振滄濤,洪津鼓萬流,駕景盻六虛,思與佳人遊是也。雖曰進登天仙,亦須濳神凝真,愛緣淨盡,始遂逍遙。乃知愛者,憂之本也。無愛則無憂矣。嘗謂人之性天,本來清靜,澹然如水,不受一塵干汙,則歷劫長存。一為愛染,則癡雲蔽天,業風蕩水,不復清靜矣。其始因愛生貪,因貪生煩惱,妄想叢雜,擾擾勞勞,諸苦所萃,流轉生死,出沒於欲海波濤之間,曾無了期,業識滋焉,地獄生焉。且七情六慾,皆能害性,何獨於愛。殊不知愛乃業緣之萌蘗,情欲之梯媒,以其甘柔有毒,使人惑而不知,漸漬日深,盤結愈固。自非智慧勇猛、有定力,了悟真常之士,孰能斬絕。九章之功,自修鍊結胎,至于上昇,能事畢矣。而猶以愛為言者,恐人翫習為常,而不知為永劫憂息之本,分毫洗滌不盡,不能超脫。故聖人於末章抽關啟鑰,其義遠矣。若夫高觀天衢,稽首上昇,切有俟於來者焉。

    太極真人頌

    太極神澄大帝。



    大道雖無心,可以有情求。

    《道德經》謂: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名之曰大。然則道本無名,又安得有心哉。惟求道者,不可不用情。

    佇駕空洞中,回盻翳滄流。淨明三界外,蕭蕭玉京遊。

    真人佇靈駕於空中,回觀滄海,渺若塵翳。如坡仙謂渺滄海之一粟。三界者,欲界、色界、無色界也。身心出三界之外,淨明無礙,可以遊宴玉京。

    自無玄挺運,誰能悟冥趣。落落天漢澄,俯仰即虛柔。

    自非天生挺特,應運之才,孰能悟此幽默之旨,俯仰天地間,至樂存焉。虛者,天之形。柔者,地之性。

    七玄散幽夜,返胎順沉浮。

    七玄,七魄也。返生胎息,順陰陽而沉浮也。

    冥期苟濳凝,陽九無娛憂。

    生死之期,陽九之灾,冥默有定,苟能濳光凝神,不足為懼。《南華經》謂:安時處順,哀樂不能入也。

    覩此去來會,時復為淹留。外身而身存,真仙會良儔。

    真人觀人生死去來之速,謂未死之間,得以淹留,當勉於修省,能無容心於內外,則全其真矣。《道德經》云:外其身而身存。斯人也,其真仙之良儔乎。

    亹亹玄中趣,湛湛清漢波。代謝若循環,椿木不改柯。

    玄玄之趣,如清漢之水不絕也。代謝生死,苦於輪回無定,惟得道者特立,如大椿,不隨眾木開落,星霜屢閱,而柯葉不改。《南華經》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與之變。

    靜心念至真,隨運順離羅。感應理常通,神適逮自徂。

    靜心念至真,志於道也。羅,綱也。隨陰陽之炁運行,離諸疑網,有感必應。徂,往也。言無所往而不通。

    淡遊初無際,繁想動九遐。飛根散玄葉,理返非有他。

    遊心於淡,合炁於漢,此樂何極。繁想若動,一念飄蕩九遐,喻如樹之根業飛散,培養之則深根固蒂。人之想念繁雜,靜定之則神還炁聚,皆自致也,非由外也。

    能誦玉章,玄音徹霄霞。甲申洪灾至,控翮王母家。

    常誦味道之腴,脗合造化,飛神瑤池之上,又何息乎洪灾。《南華經》云:大浸稽天而不溺。

    永享無終紀,豈知年劫多。

    以道為身,不生不滅,太虛中長存也。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注卷下竟

    #!原本字迹不明。可參閱《上清眾經諸真聖祕》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