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


    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卷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三卷。原題『西山勇悟真人施岑編』。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譜錄類。
    文献引用: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 道藏, 洞玄部譜録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623
    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卷中

    西山勇悟真人施岑編



    楮鏹化

    祖師尋飛茅時渡小蜀江,以錢二百勞舟人。舟人請益不已,欲需一千,祖師從之。既登岸,舟人持錢歸,惟二環耳,餘皆楮繈,始驚訝,知其神人。至今仙駕經由舟人止覓二鍰,不敢過求也。

    詩曰:

    為覓飛茅到處尋,蜀江喚渡綠楊陰。

    波平岸闊群撓急,浪靜風恬眾客欽。

    既得祖師酬二券,如何捎子索千金。

    不因楮繈垂神化,焉得船家倒到今。

    藥湖化

    新建縣之嘆旱湖水蛭至多,祖師以粒藥投之,其蛭永絕,至今名藥湖。

    詩日:

    湖光艷瀲接晴空,蠢蠢蝗贏產草叢。、

    因把壺丹投一粒,斷除水蛭絕諸蟲。

    波迎皓月汀蘆白,浪對斜陽岸寥紅。

    極目雲濤無毒翳,仙搓來往任西束。



    松湖化

    松湖市之秒洞,祖師嘗少憩,至今其家無蚊納焉。

    詩日:

    松湖市館號芝蘭,逆旅招邀意緒寬。

    商客今時皆駐馬,祖師昔日尚柄鸞。

    蚊雷絕處床疇靜,蝶夢成因枕席安。

    驛路亂鴉催薄暮,憧憧車騎解征鞍。

    桫洞化

    豐城縣之秒針洞,蛟入其中,以秒木楔之,至今不朽。

    詩日:

    古木蒼藤鎖石門,山深地僻霧常昏。

    怪無瑞鶴來棲息,聞有妖蛟所聚屯。

    時發洪湍衝壟畝,日憂毒蜃害鄉村。·

    祖師塞絕秒針洞,秒楔多年尚且存。

    仙鴿化.

    明帝太寧二年,大將軍王敦,字處仲,舉兵內向次于湖。祖師與昊君同往上謁,冀說之止。時郭璞先在幕府,乃因璞與俱見。處仲喜延之飲,而問日:予夢以一木破天,君等以為何如祖師日:非佳兆也。昊君曰:木上破天未字也,公其未可妄動。處仲色變,令璞筮之·

    。璞日:無成。處仲不悅,曰:予壽幾何?璞日:公若舉事禍將不久,若還武昌則壽未可量也。處仲怒日:君壽幾何?璞曰:壽盡今日日中。處仲大怒,令武士擒璞斬之。《洞仙傳》云:璞已預報家人備送終之具在行刑之所。命即定於江側兩松問,後三日南州市人見璞貨其服飾,遍與相識共語。處仲聞之不信,開棺無屍,乃尸解也。今為水府仙伯。祖師乃舉杯擲起化為白鴒飛繞梁楝,處仲一舉目已失二君所在,處仲竟敗。處仲兵敗遂惋憤而死,卒有腮屍之刑焉。

    詩日:

    晉室雖殘天所扶,逆臣叛主犯宸都。

    因求義士全原夢,孰識奸人別有圖。

    偶與王敦相性意,遂令郭璞竟捐軀。

    拋杯化鴒飛梁棟,眾目爭觀失許吳。

    鐵船化

    祖師與昊君還至金陵,欲賃舟至豫章,而船主告以乏操舟者。祖師日:爾等但暝目安坐切無峴視,吾自為爾駕之。乃召二龍挾舟而行,經池陽以印印西岸之壁崖,以辟其水怪焉。至今印文猶在。舟漸凌空,俄過廬山頂至紫霄峰金闕洞,祖師與昊君欲遊洞中,故其舟梢低抹林梢戛戛有聲,舟人不能忍,乃竊窺之。龍即捨舟於層岫之上,折桅於深澗之下。後皆為鐵石,今號石峰,并桅在澗中,為斷石矣。祖師為舟人日:汝不聽吾言,將何所歸。舟人拜求濟度,祖師教以服餌靈草,遂得辟穀不死,盡隱於此山。後相伊刺史江州遣人訪廬山異邇,至紫霄峰見湖中有舟及群鶴赤鱗,人騎白馬,二少年長嘯聲聞數百步,疑是舟人輩。祖師與昊君各乘一龍,分水陸還會於北嶺之天寶洞。

    詩曰:

    金陵相隔豫章遙,又乏捎人駕去韶。

    密召二龍為挾載,欲超千里御飄諷。

    忽驚樹響窺銀海,遂致船嫦閣紫霄。

    舟眾懇師求濟度,教令辟穀餌靈苗。

    鄱潯化

    祖師以蛟蜃之屬有散入鄱陽、潯陽郡者,慮其復還,乃周行江湖口珍滅之。至當堯山頂,有蛟湖三所,其孔穴透大江通饒信。祖師誅其蛟魅,立玉陽府靖以鎮之。其西北石壁下灣,立開化靖以鎮之。更立太城府靖,靖傍有大澤,深不可測,且多蛟姨。祖師盡滅之,惟一蛟子迸走,故立此靖以斷截之。又鑄鐵符鎮鄱陽湖口,杜其所入之路。今在湖口縣上鍾石之江中。鑄鐵蓋覆廬陵元潭,制其所藏之藪,仍以鐵符鎮之,今號飛符嶺,有觀日崇真。留一劍在焉。其劍長尺有咫,似玉石,又似銅鐵,人莫能識焉。明年,永嘉七年也。復遊長沙,遂至韶陽。又明年,至梆、衡諸郡,所至皆為民誠毒除害,乃還豫章,前後凡立府靖七十餘所,皆所以鎮郡邑辟凶災也。

    詩日:

    蛟精散漫入鄱潯,切慮他年禍復侵。

    饒信郡通了穴遠,當堯山隱品湖深。

    符存蜃怪無來路,蓋覆璃妖絕匿涔。

    自後師遊荊廣去,再留寶劍鎮潭心。

    廣德化

    祖師垂邊遍於江左湖南北之境,而為觀府為壇靖者不可勝計,或散在山林湖灤絕有異處,如龍沙側之磨劍池,至今略不湮塞。

    詩曰:

    妖惡兇災務域除,祖師縣此遍江湖。

    聖功立就三千滿,仙治修成七十餘。

    要逸黎民皆奠枕,所經郡縣悉安居。

    龍沙尚有遺蹤在,磨劍池清似碧壺。

    華車化

    靖安縣有劉仙姑,姑名懿真,年數百歲,貌若童子。諶姆嘗稱之。祖師往見,則已飛昇矣。遂留寶木華車,遺之車,因風飄舉三日而下,名其觀曰華車觀。碑碣猶在,今號柄霞觀。

    詩日:

    劉氏修行道意弘,黃堂諶姆屢嘗稱。

    精神雅淡齡齊鶴,器質清高貌若冰。

    及至祖師將禮謁,何如仙姥已飛昇。

    惟存寶木華車在,觀立柄霞世所憑。

    歸隱化

    祖師遂歸舊隱,日與弟子講究真詮,數十年問不復以時事關意,惟精修至道。作醉思仙之歌,又著八寶訓,日:忠、孝、廉、謹、寬、裕、容、忍。忠則不欺,孝則不悖,廉則罔貪,謹而勿失,修身如此可以成德。寬則得眾,裕然有餘,容而翕受,忍則安舒,接人以此,怨咎滌除。凡我弟子動靜勤篤,念玆在玆,當守其獨,有爽厥心三官考戮。鄉黨化之,皆遷善遠罪,孝悌興行。平時出處隨機應物不異常人,但所居之處嗚鶴翔飛,景雲旋繞而已。自東晉亂離江左頻擾,祖師所居環百里餘,盜賊不入,問里晏安年穀屢登,人無災害其福被生靈,人莫知其所以然也。

    詩日:

    江湖蜀漢遍經過,遊覽歸來講究多。

    化導黎民垂寶訓,精修至道作仙歌。

    景雲鬱勃旋茅屋,玄鶴翔嗚輯木柯。

    東晉亂離頻擾攘,師居百里自安和。

    金玉化

    祖師隱居西山,有方士點銅鐵為金化石為玉,欲售其方。祖師曰:得無變乎?方士日:五百年後復還本物。祖師日:必誤後人。卒不受。

    詩曰:

    燕然幽隱在山林,方士懷奇特訪臨。

    埋石噓呵成美玉,頑銅點化作堅金。

    豈因利術生貪性,焉被資財損道心。

    弗是祖師堅不受,他年惟恐恨人深。



    丹詔化

    孝武帝寧康二年甲戌,祖師年一百三十六歲。八月朔旦,有雲仗自天而下,、二仙乘輩,導從甚盛,都降于祖師之庭。祖師降階迎拜,二仙日:奉玉皇命,賜子詔。祖師俯伏以聽,乃宣詔日:上詔學仙童子許遜,卿在多劫之前積修至道,勤苦備悉,經緯逾深,萬法千門,罔不師歷。救災拔難,除害蕩妖,功濟生靈,名高玉籍,眾真推仰,宜有甄昇。可授九州都仙太史高明大使,賜紫綵羽袍,瓊旌寶節,玉膏金丹,各一合,詔至奉行。祖師再拜,登階受詔。一仙曰:余乃玉真上公崔子文。一仙日:余乃元真大卿瑕丘仲。言畢揖祖師,坐告以沖舉之日,遂乘雲車而去。

    詩日:

    氣肅秋高景宇清,九天仙仗降瑤京。

    祖師尚愧神功短,宸聖遙知道行成。

    絳節寶旌褒盛德,玉膏丹藥保長生。

    一真告以沖昇日,鸞鶴群靈悉奉迎。



    垂教化

    祖師乃召門弟子與鄉曲耆老諭以行期,自此朝夕會于祖師之第,日設宴飲,共叔惜別,且教以行善立功以致神仙之旨,著《靈劍子》等書。又與十一弟子各為五言二韻勸誠詩十首,以遺世。及以大功如意丹方傳眾弟子之不與上昇者,此方即丁義方中一也。其訣必先擇日齋戒,設位醮十八種藥之神,然後書符逐味誦呎而修合之,其治眾疾如意而即愈。

    詩曰:

    仙馭沖昇已有期,遂陳宴飲會鄉耆。

    欣從父老全樽酒,樂極師生共賦詩。

    法藥濟人恩廣大,經書垂世教慈悲。

    雖懷惜別誠甩勉,立善行功是道基。

    飛昇化

    八月望日,大營齋會,褊召里人,長少畢集。至日中,遙聞音樂之聲祥雲彌望,須臾漸至會所,羽蓋龍車,從官兵衛,仙童綵女前後道從,紅霞紫霧舒布環繞,前二詔使又至。祖師降階拜迎,二仙復宣詔曰:上詔學仙童子許遜,脫子前世貪殺匿、不祀祖先之罪,錄子今生呎水行符治病、罰惡誠毒之功,已仰潛山司命官傳金丹於下界,閉債封形,回子身及家口廚宅百好歸三天。子急諍穢背土凌空,左大力天丁與流金火鈴照辟中黃母,或散慢告行。仍封遠祖,由玉虛僕射曾祖玫,太微兵衛大夫祖玉,太極把業錄籍典者父肅,中嶽仙官賜所居宅日仙曹左府。玉真上公日:卿門弟子雖眾,唯六人合從行,餘各自有超舉之日,不得偕往也。乃揖祖師昇龍車,命陳勳時荷持冊前導,周廣曾亨縿馭,黃仁覽與,其父族侍從,吁烈與母部從,仙眷四十二口同時昇舉,鸚犬亦隨逐飛騰。里人攀戀投地悲號不忍別,祖師日:仙凡路殊,悲懼自切,執奉孝慈,恭順天地,何患無報耶。乃留下修行鍾一口,并一石函,謂之曰:世變時遷即為陳邊矣,聊以此為異時之記。仙仗既舉,有頃墜下藥臼、車轂各一,又墜一鸚籠於宅之束南十餘里,今日崇元觀。并鼠數枚墜地,雖拖腸而不死,意其嘗得竊食仙藥也。後人或有見之者,必為瑞應焉。仙駕凌空向遠,望之不可見,惟祥雲彩霞瀰漫山谷,百里之內異香芳馥,經月不散。

    詩日:

    催昇丹詔紫泥封,羽蓋香車馭翠龍。

    里閉營齋陳餘饑、雲霄送樂奏笙鋪。

    仙曹寵錫榮居第,聖職褒稱顯祖宗。

    拔宅盡歸天上去,更遺數物表元蹤。

    錦幃化

    祖師回自旌陽,奉蜀錦為傳道質信於諶姆,姆製以為殿幃。至是,忽飛來周遊旋繞於故宅之上,竟而復飛入於雲霄之問。後置觀,故以游帷為名。

    詩日:

    諶姆恩宏豈有奇,祖師貢錦表無違。

    恥如下士充床褥,宜與高真作殿幃。

    既拔仙居離世去,惟飄聖物繞空飛。

    終朝旋舞雲霄上,復被天神再攝歸。

    棲梧化

    王長史之子朔迎祖師居西亭,久之,謂朔日:吾視子可傳吾術。乃密授仙方,復云此居山川秀麗兼有靈泉出於道南,前對洞天,俯臨袁水,宜為道院。朔從之。祖師乃書一靖字符館戶于壁而去,時祖師與郭璞尋真選勝而至此,宜春柄梧山也。飛昇之日,雲餅過其上遣二青衣下告朔,以被玉皇召命,因來別子。朔暨闔家瞻拜祈度,祖師俯告日:子輩仙骨未充,但可延年。乃飛仙茅一根授朔日:此茅味異,植於玆地久服長生,甘能養肉,辛能養節,苦能養黑,鹹能養骨,滑能養膚,酸能養觔,宜和苦酒服之,必效。言訖而別,自後王族如言服餌各壽百齡焉。

    詩日:

    尋真曩昔訪柄梧,王子相延憩盛居。

    秀麗山川宜道院,風流人物稱天書。

    今離世上趨丹詔,故向雲端駐寶車。

    付囑仙茅令種餌,君家俱壽百齡餘。

    崇祠化

    祖師飛昇之後,里人與祖師之族孫簡就其地立祠,以所遺詩一百二十首寫竹簡之上,載之巨莆,令人探取,以庾休咎,名日聖籤。其鍾並函臼併寶藏於祠中。後改祠為觀,因錦惟以命名,汨游惟。蜀旌陽之民競資金帛負飄臂來梵壇井以報德,各鐫姓名其上。蜀民軌緣改宮修蓋始撒去,今問有存者。隋煬帝時焚修中輟,觀亦尋廢。至唐永淳中天師胡惠超重興建之,明皇尤加夤奉。本朝太宗、真宗、仁宗皆賜御書,真宗又遣中使賜香燭花嬸旌節舞偶,改賜額日玉隆。取《度人經》太釋玉隆騰勝天之義也。仍禁名山樵採,鐲租賦之敷,復置官提舉,為優異老臣之地。

    詩曰:

    祖師龍駕已沖天,鄉里崇祠奉列仙。

    巨莆載籤詩合妙,古函昇臼邇依然。

    重修本自皇唐舉,廣飾今當聖宋全。

    觀改玉隆鐲稅役,所祈香火永綿綿。

    國封化

    徽宗皇帝降玉冊上尊號醮誥詞文

    維政和二年,太歲壬辰五月丁巳朔十七日癸酉,皇帝御名謹遣入內內侍省內殿程奇,請道士三七人,於洪州玉隆觀建道場七晝夜,罷散日設醮一座三百六十分位。上啟神功妙濟真君,伏以至神元像,雖莫能名,成德在人,姑從所示,式褒顯跡,肇薦徽稱,冀享褒祟,永綏福地,御名無任誠惶誠恐懇

    禱之至,謹詞。

    御降祖師冊誥表文

    臣御名柢奉高真肇揚顯跡,仰太霄之在望,被靈宇以申虔,美利所加既作黎民之福,純熙來被更延景曆之昌,臣御名無任精虔激切之至,謹奉表奏告以聞,臣御名誠惶誠恐稽首頓首謹言。

    玉冊文

    維政和二年歲次壬辰五月丁巳朔十七日癸酉,皇帝再拜言日:天眷用懋,寵綏四方,爰有至真,克相上帝,垣威赫德,錫羨降康,而名號弗宜,曷彰報典。乃詔有司考循秘牒,發揮遺懿垂示無窮。恭惟真君躬握元圖密庸妙契。縣魏迄晉嗣休炳靈,賑乏鐲瘉一方攸賴,剪妖誠毒三熙獲分。肆膺諶姆之符,營啟都仙之籍,超昇遊極載祀緬邈,廟像屹崇風烈如在。蚓炎暉之有赫方,皇運之那隆,薦降嘉祥,聿彰幽贊,檜禳響答,民物阜寧。宜極徽稱以昭嚴奉,謹遣朝奉大夫充集賢殿修撰,知洪州、軍州管幹學事、兼管內勸農使、充江南西路兵馬鈴轄護軍,賜紫

    金魚袋王專,上尊號日:神功妙濟真君。洪惟降鑒誕受丕章,佑我無疆,保玆景命,俾緝肥於純緞,用敷錫於群倫,謹言。

    政和四年改觀為宮,仍加萬壽二字,除甲乙為十方。

    詩日:

    紫詔新頒睿意隆,形諸誥詔表神功。

    昭然奎畫宸章妙,悼彼雲章日月融。

    顯跡為民興美利,徽稱荷國式追崇。

    玉隆盛地當宏壯,勸旨增封萬壽宮。

    政和化

    政和六年五月一日辰時,御前降到荀字號不下司文字付禮部。朕因看書于崇政殿,恍然似夢見束華門北有一道士,載九華冠披絳章服,左右童子執劍拂皆衣青,後有二使者綵衣道裝捧印杖,前至丹墀,起簡揖朕,攀左龍尾上殿。朕疑非人問道士,因問:卿是何人,不詔而至。道士對日:吾為許旌陽,權掌九天司職。上帝詔往按察西瞿耶國,經由故國,觀見妖氣,故來相訪。朕請坐而問日:此患為何?日:瞬南北三十六萬絹綱入水,此實小龍為害。蓋先朝不合封此子為王,當永嘉之戮自拆母腹而奔走,未及害人因而赦之,今乃輒為國家之患。俟吾還職,當有處分,不令住於江淮間矣。朕夢中謝之,復問曰:朕患安息瘡,諸藥不能愈,真君有藥否?即取小瓢子傾藥一粒如蒙豆大,呵阮抹於瘡上,覺如流酥灌體,入骨清凍,遂揖而去。行數步復回顧曰:吾弊舍久已寥落,願聖皇舉眼一看為幸。朕豁然而覺,不數日有司奏到果然絹綱盡數被風濤覆沒。即取圖經考之,見洪州分寧縣梅山有許氏旌陽磨劍之地,詔畫像如夢中所見者,賜上清儲祥宮。尋依道錄院奏請,於三清殿後造許真君行宮。再降手詔,命中大夫謝景仁下分寧縣,同令佐以係省官錢新換許氏旌陽觀,仍賜詔書一道。前去本觀收掌遇.天寧節撥放童行一人,仍令採訪許真君別有遺邊去處,如未有觀即勒本屬取官錢建造,如有宮觀屋宇損壞即如法修換,無常住即撥近便僧寺應,有堪好莊田入觀供辦務,令嚴謹主者施行。

    詩日:

    祖師奉命察瞿耶,稔服徽宗道念嘉。

    瀝懇聖衷垂左顧,特將仙從入束華。

    絹綱所被妖龍害,瓢藥醫除御體瑕。

    只為家山久寥落,幸加修整果榮誇。

    仙宮化

    數月後,復夢祖師回如初,謝上日:分寧乃昔經行之處,重勞建造。吾卜地西山,遺邊具存,但居宇隘陋不足副四方瞻視,幸陛下一修整耳。上寤即韶洪州改修玉隆萬壽宮,仍降圖本依西京崇福官例,鼎新蓋造,賜祖師像一軀,及銅鑄香鑪花瓶燭臺鍾磬之具,御書門殿二額。凡為大殿六,小殿十二,三廊,七門,五閣。前殿三面繪祖師出處功行之邊,後殿奉安玉冊,上建寶藏,三朝御書,兩應複壁繪仙仗出入之儀、環以牆垣。由牆之西,吁真人之故居建道院,以安道眾。建炎中金人寇江左,欲火宮庭,俄而水自楹桶問出,火不能熱,虜酋大驚。乃書壁云,金國龍虎上將軍來獻忠被授元帥府上畔都統大軍屆玆,遍觀聖像裝嚴華麗不敢焚毀,時天會八年正月二日記,主觀想知悉。寫畢,戢兵而去。此壁近頹方漫其字。

    詩日:

    江左西山乃福庭,嗟峨宮闕勝蓬瀛。.

    門廊廣邃清風轉,殿閣穹窿紫霧生。

    制度美如崇福麗,規模勝似建章榮q

    昨經丙午罹兵火,水滴簷楹虜眾驚。

    寶書化

    三朝宸翰及祖師玉冊,金人入寇之後不知所存。

    詩曰:

    天翻地覆亂縱橫,時數潛推起戰爭。

    三聖寶書宜祕重,眾真玉冊固非輕。

    豈容世俗能窺岌,弗許胡戎敢竊贏。

    搜遍仙官尋不見,神人收拾上瑤京。



    宸章化

    紹興二十八年賜御書十軸,今寶之,以鎮福庭焉。

    詩日:

    屢降天書出內庭,昭然文畫燦奎星。

    黃麻寵錫宸章妙,紫詔初開御墨馨。、

    歷歷堯言增潤色,諄諄舜意大叮嚀。

    琅函藥岌藏朱閣,寶護存留鎮福庭。

    神物化

    凡祖師遺物皆有神物守護,不可觸犯。

    詩日:

    曩從拔宅出塵寰,遺物留蹤鎮故山。

    僧寺挈鍾鍾韻絕,牧臣移轂轂飛還。

    真仙古蹟存靈化,薄俗愚徒敢鄙頑。

    法器豈容人觸犯,有神守護在玄關。

    靈�化

    殿前有相一株,乃昔日祖師手植者,其榮悴常兆宮門之盛衰,剪以煎湯無疾不療。

    詩日:

    祖師昔日未仙時,手植庭前相一枝。

    鬃鬃清陰籠寶殿,蒼蒼翠色鎖瑤墀。

    常將樹葉占榮悴,密與宮門兆盛衰。

    更有靈功能愈疾,羽人攀剪喜相遺。



    丹井化

    祖師昔時鍊丹之井,舊有神龍出沒,胡洞真始置符石以鎮之。

    詩日:

    金井深泓玉液清,祖師曾此鍊丹成。

    自從鶴去梧桐老,忽有龍來霧雨興。

    出沒不時為詭怪,方隅多日有憂驚。

    洞真用法書符石,鎮塞寒泉絕異聲。

    鐵柱化

    唐嚴譏作州牧,見鐵柱心頗不信,嘗令發掘,俄有迅雷烈風江波泛溢城郭震動。撰懼扣頭悔謝,久之而止。

    詩日:

    鐵柱如山鎮郡苗,祖師靈蹟甚雄哉。

    人工力竭應難掘,聖物神扶豈易摧。

    城郭震搖傾雨雹,江波洶湧吼風雷。

    此時嚴撰心知懼,百拜焚香慷懇哀。

    仙鐘化

    嚴撰又強取祖師修行鐘置僧寺,擊之聲啞如土木,疑道流以術禁之,遂加囚繫欲真於刑?護忽坐寐,為神人叱責,將斷其首。驚覺遂釋道流,送鐘還宮。至五年之亂,一夕飛去莫知所之。

    詩曰:

    大冷良工鼓鑄成,鯨音嘹曉報昏明。

    仙宮扣擊非常韻,僧寺撞樅絕不嗚。

    疑是道流施禁衛,遂令州牧議刑名。

    不因嚴讓遭神警,羽士應難得自清。

    仙轂化

    州牧徐登欲視祖師所遺仙轂,令取至府,猶未及觀,即夕飛還。皇朝猶在,金人入寇,尋失之矣。

    詩日:

    古人制器斷車時,倣像非輕豈苟彫。

    玄翰綠輿循地矩,朱輸翠蓋應天規。

    安蒲尚想徵賢用,擲菜誰云以貌窺。

    仙轂只堪存聖宇,豈容俗手強遷移。

    仙函化

    祖師所遺石函雖有家縫而不可開,唐張善安據洪州強鑿開之。其蓋內丹書字云,五百年後狂賊張善安開之。善安懼,洗其字,終不能滅,遂藏其蓋,止留函底。今與藥臼俱存。

    詩日:

    善安悖國犯洪都,輒探仙函視所倉。

    強把鑒錐開石蓋,忽然名姓著丹書。

    世間萬事綠皆定,天上群真語不虛。

    五百年前師預誌,後人焉得弗驚歟。

    割瓜化

    每歲季夏,諸鄉士庶各備香花鼓樂旗幟,就寢殿迎請祖師小塑像幸其鄉社,隱'願祈禳以鐲除旱蝗。先期數日,率眾社首卹瓜巢酌獻于前殿,名日割瓜,預告迎請之期也。

    詩曰:

    年年社會甚繁華,季夏方臨啟割瓜。

    旗幟舞風迎鼓樂,幡幢蔽日引香花。

    鄉村自此螟蝗絕,畎畝縣玆穀麥嘉。

    仙駕幸臨多降福,故令士庶轉誠此。

    黃中化

    祖師之像凡六,惟前殿與寢殿未嘗動,餘皆隨意迎請。六旬之間迎請周遍,洪瑞之境八十一鄉之人同詣宮醮謝,日黃中齋。黃中儀式,祖師所流傳也。

    詩日

    巍然師像甚威雄,安座仙宮寶殿隆。

    祈聖請恩垂惠澤,分身行化闡玄風。

    瑞陽戶戶咸皈奉,洪郡家家悉敬崇。

    八十一鄉人集會,至今齋式演黃中。



    禁壇化

    七月二十八日,仙駕登官左之五龍崗,禁辟蛇虎,自古以然,謂之禁壇。故遠近祈禳之人晝夜往還,絕無蛇虎之患。

    詩日:

    擷氣橫空玉宇凍,祖師仙駕幸龍崗。

    淺深草澤驅蛇虺,遠近山林絕虎狼。

    晝夜道途無恐懼,往來車馬自康強。

    禁壇密有神明助,不負誠人一灶香。

    淨月化

    仲秋號淨月,自朔日一開宮,受四方行香禱賽薦獻,先自州府始。州府具香燭酒幣詞疏,逍衙吏馳獻。遠邇之人,扶老攜幼,肩輿乘騎,肩摩于路,且有商賈百貨之射利,奇能異仗之逞巧,以至荼坊酒爐食肆旅邸相續於十餘里之問,駢於關市,終月乃已。

    詩日:

    時當淨月正開宮,遐邇歸投貢獻通。

    無限經商圖街沽,幾多技藝逞奇工。

    士民悉自諸方至,關市縣玆萬貨豐。

    終始三旬常擁遏,九衢社會鼓鼕鼕。



    黃郎化

    每以中秋日修慶上昇齋,先一日嶺憩建醮,次日黃君來覲。黃君,祖師之婿也。其行多由問道,明旦,未至宮五里日侯陂,有亭日著衣,黃君更衣之所也。宮中具威儀迎入端門,舊有門對正殿日黃閣門也。初朝於前殿,遂入後殿,分賓主禮次曰享禮。畢,降殿憩於西糜,俟暮西還。而宮束之市肆商賈居民必固邀遊街,以求利市,競爭牽挽,幾至龍崗橋乃回刀俗云姑丈所至則利市和合,每試有驗。

    詩日:

    冰蟾圓潔桂花香,醮慶飛昇啟道場。

    雲擁紫庭躬覲禮,風飄霞仗甚輝揚。

    仙宮錫宴陪歌樂,聖馭遊街降吉祥。

    男女邀攔求利市,拋錢擲菜向黃郎。

    紫庭化

    每三歲上元後一日,祖師仙仗往瑞陽存問。黃君日:西撫上元日,禺

    中先迎置前殿,陳齋羞三獻之禮,請朝乃行,初出束門,即南過望仙橋,經茂埔入黃姑巷,次至安里迂,入元都壇少。壇在廟側,舊有觀,今廢之矣。次登師姑,入元仙靖,尋出驛路,再迂入小路二里許,至朱塘觀供。此地養鴨童子墓舊名朱塘觀是也。復出大路至暗山頭,遂至三十里鋪,凡七供。從者午食,乃度九崗九摘過龍陂橋,直抵祥符,屬高安縣,舊名祈仙觀。瑞人多出城迎謁,號曰接仙。祖師降輿,與黃君宴於前殿。十七日,復受享禮,主首侍從仙駕者,乃詣後殿,酌獻于許氏仙姑之前。玆禮淳熙戊申歲始也。次日未五鼓而返。此一路凡六供。士庶焚香迎謁者以千數,凡所經遊聚落,人民男女長幼動數百人,焚香作禮,化錢設供,至有感激悲號者。每仙駕出入,主首必再拜,送迎於大門之外,至於南朝西應,及州府迎請祈求,必主首從行焉。祖師乘寵輩白馬,金鳳為前導。世傳昔有白馬之神廟,食於祖師宅東半里,今號白馬塘。祖師得道願充前驅也。金鳳意其朱雀導前之義,或置於輩寵之項,正合上有朱雀之義。而世傳以應母夢之祥,恐未必然也。肩輿之人調古歌一闋,齊聲唱和,歌名《黃鶴樓》有著高冠綵帕者數對,冠名綵樓,二者甚古怪,蓋晉代之禮也。綵樓高二尺許,上大下細,竹胎綵帛結絡戴於首,以帶擊頷下。唐道士熊景休日:世事已歸唐,曆數仙歌猶是晉鄉風。雖唐人且怪之矣。其歌雖在,其詞久亡。守擷今作三章以補之,其一日:祖師功行滿三千,帝詔凌空度九天。雞犬也隨仙眷去,至今聖邊尚依然。其二曰:祖師捨我俯千齡,晨夕燒香扣杳冥。惟願慈悲恩下土,乞將多福佑生靈。其三日:道師諶姆住丹陽,一業飛茅著處香。仙駕不忘當日約,年年一度謁黃堂。所由之路,橫斜曲直悉遵于古,不可少易,易之則有咎。每仙駕將出,地分之人,競先闢舊逕,立表以指其處,蓋非眾人所常行之路也。舊記云:昔愛女所行,祖師躡蹤而往,至黃君家為留,信宿乃由通道而歸。其尋飛茅,亦多委曲,尋訪故今南朝西糜並襲前邇所過之地。寵有輕重遲速,安危晴雨之占。肩輕步速,安穩晴明,為地分之福。肩重步遲,失撲陰雨,為地分之災。福則歲稔人安,災則人傷物厲。惟西應之行,往雨寒,還欲晴煖,反是亦災。仙駕每行,必衝早涉暝,履茅茨刑棘之地,部從禱賽之人動逾數百,然從古未聞有傷其足者。惟忌人畜生死厭穢,凡香錢,服用飲食坐臥,皆須避之,不,即立有卒暴之禍,後有述賽之災,皆前人所傳,而今人所見之明驗也。

    詩曰:

    仙仗隨師訪紫庭,祥符排宴特邀迎。

    霞漿斗抱清樽累,玉食星羅異味并。

    禮有綵樓存古制,歌翻黃鵠續新聲。

    鄉民擁遏爭瞻敬,豐歉應須驗雨情。





    西山許真君八十五化錄卷中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