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上清骨髓靈文鬼律


    上清骨髓靈文鬼律卷上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骨髓靈文鬼律。宋饒洞天定正,宋鄧有功重編。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戒律類。
    文献引用:上清骨髓靈文鬼律. 道藏, 洞玄部戒律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635
    上清骨髓靈文鬼律卷上

    紫微官使日直元君饒洞天定正受上清大洞錄行天心正法鄧有功重編

    法道門二+七條

    諸行法官,乃陽行陰報,並依式歲考功績。如能止邪抑非,治困拯危,度死超生,含靈受賜,解除怨仇者,依儀遷職。如傍循私曲,隨惡長姦者,許三官斜察以聞,當議重行黜責。

    諸發遣文字,危急行剖子,限當時。謂病篤,會問陰府天曹命數延促之類。次緊牒,城隍限一日。次申束嶽立獄,催鬼神,限二日。常程給限,並不過三日。輒有留滯,半日杖一百。涉私故,徒一年。情重者,加一等。在道阻節者,以其罪罪之。

    諸應管東嶽差到神將吏兵,三年一替。一年一替者聽。並具勞績過犯,報本嶽考察賞罰,仍於去替一月前,預差

    替人。願留再任者,關本嶽。應替不替,不應替而替者,杖一百,有故者勿論。

    諸神將被命報應稽遲者,杖一百。緣事害人受賂者,徒二年。天兵將吏,仍具所犯,因依奏聞。

    諸行法事,有不便者,不得檀行改易。即時奏請,以俟報應。謂如遣鬼不去,即符使不靈神之類。違者,徒二年。非行法官輒干預者,徒三年。

    諸差使鬼神不任職,誤取生人魂魄,或令發狂致疾者,流一千里。因而害人性命,加二等。毀法不遵者,處死。

    諸行法官所至,許帶符印隨行,在處稱行司。應有須索,呼召將吏等輒違戾者,徒一年。干仙班者,具事因奏聞。

    諸承受文字遺墜者,畫時經驅邪院自陳。檢會別行,仍責限追尋不獲者,杖一百。限內尋獲,與免罪。

    諸鬼神應送所置,輒違而不往者,流三千里,累犯者處死。諸神將吏兵等,因追攝鬼祟殘害受賂者,徒二年。若隱花縱令逃避者,以犯人罪罪之。若罪人在壇顯驗通露,後忽因事身死者,具將吏所責情狀奏聞。

    諸神將名山大川城隍社令主三品神衆,凡遇承受驅邪院文字,並須驗認印記,嚴謹護持,速具報應。輒有輕易者,徒二年。

    諸鬼神等,受驅邪院發遣,經宿不離當處者,一日徒一年。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

    諸邪祟經驅遣,而六甲土公司命等神輒隱藏不發去者,徒三年。因而害人性命者,流三千里。天曹降旨留住者,勿論。

    諸民人有事告訴行法官,受接不行,雖行而苟簡,及妄入鬼神罪目者,杖一百。不候告,而別指事故行遣者非。

    諸當職之神,輒與民人婦女私通者,流三千里。情理重者,奏裁如地分鬼神犯者,加一等。諸鬼神無故害人性命及偷盜人間財物,不受咨懇被捉者,處死。所屬城隍土地等故縱者,同罪。失覺察者,杖一百。

    諸被使鬼神不即時往幹者,杖一百。緊切事干人命,徒二年。因而至死,流三千里。受敕符違而不去者,處死。

    諸蝗蟲旱潦天霜雪雹害民稼穡,本地分神衆不能救濟,驅邪院差將吏同力止絕違者,杖一百。事干天曹時行年灾,許具章表奏聞。

    諸神將吏兵,應使而不使,不應使而使者,一人杖一百。十人加一等,罪

    止徒三年。

    諸救濟民人疾苦,合用干礙神鬼呼召輒不到者,流三千里。雖到而不協心搜捕幹捷者,徒二年。天府差幹他事者,勿論。

    諸天行疫疾,令人患瘡腫走痛之類,隸十二年王子統行所,主鬼神受驅邪院遣除事合遵稟天曹拘收者,即時報應,具奏上界,違者杖一百。

    諸山川土地司命城隍,受命搜捕邪祟,輒有違滯故縱於經歷地分害人者,直送東嶽,處斷主者失覺察,杖一百。

    諸提舉城隍社令有過者,具奏北極取旨,三官糾察,關驅邪院施行。

    諸方境內遇年灾大疫,損傷人民牛馬畜獸之類,被告即關年王神收毒,仍奏知上界,違者杖一百。

    諸囹圄久淹受苦之人,所犯非辜,實負冤屈,諸處雪理不明,即委當處城隍獄神顯諭,推勘官吏省悟,實情立為委決,違者徒一年。如囚人實犯陰譴者,勿論。

    諸神將吏兵輒離行法官者,杖一百。遇有急闕,許於近便神祠差借兵,不得過五百人。幹辦訖,犒賞推恩,申奏所屬錄功。

    諸鬼神承受天府委幹,稽留不行五日,杖一百。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有緣故者,具奏天府。

    太甲門二條

    諸林谷祆異累害人者,處死。所部鬼物非過干累及者,送東嶽處分。應干經歷地分不覺察,杖一百。同情犯者,罪亦如之。

    諸林木散大,為人欽仰,立祠祈檮無福報者,並除之。因立祠而不為害,善能興福於人者,聽以有無功績奏聞,違者杖一百。

    太戊門一十七條

    諸地氣所產育養之物,遇灾年須出生地毛。如鬼神無故出入,別興風雨,而因損傷稼穡害及人命者,並流一千里。仙官拘

    執六地犯者,具奏天府。

    諸神鬼盜人財滿千錢者,流二千里。不滿千錢,徒二年。若常住供獻之物,不以多寡,滅形。諸地分主首故縱邪祟於部下為害者,關日遊神吏謄報,違者杖一百。

    諸掌文字管攝邪魔,差當日功曹將吏承受,有稽遲、投至不明、磨擦損污者,杖一百。私拆封角視者,徒二年。奏書有漏泄遺墜者,流三千里。

    諸鬼神妄攝人魂者,流三千里。因而致斃者,處死。

    諸神鬼呼召不至,輒違慢不恭者,徒三年。

    諸鬼神非攝受於人世,不得與生靈混處,違者杖一百。天府謫仙者非。如妄假名目,邀求祭祀者,徒二年。切害者,送東嶽處置。拒捕者,處死。

    諸鬼神無故在人家潛伏,妄興妖祟為害,經宿不去者,杖一百。五日加一等,罪止徒二年。被命遣不去者,處死。

    諸人間染疾,旬月淹延不退,夢寐與鬼魅交通者,委所居地祇具事狀,申東嶽誅滅,違者杖一百。

    諸驅邪院官行天符,委山川地主收捕鬼祟,不即力幹違慢者,徒一年。

    正一門四條

    諸稱水者,不以大小淺深,善能滋養稼穡而不隨時者,許九江水帝察其功過保奏,違者杖一百。

    諸龍神在江河湖潭湫水,有所主者謂之主,正則祠之。若因大風雨,無故非理出遊害人稼穡者,徒一年。妄邀祭祀者,徒二年。掌水司引水,因漂溺田屋苗稼被害及五十家已上者,流三千里。不及五十家,徒三年。灾年時行地分變異者,勿論,仍具表以聞。

    諸龍神鬼主江河汙流去處,若故曲邀舟車祭祀者,徒二年。妄興風雨,翻陷田屋至傷人命,一人流三千里,十人處死,十人已上滅形。干涉湖潭主守,並同罪。本地分不紏者,罪亦如之。

    諸隱伏神鬼合起雨澤,不急救旱救苦,水主同情隱匿不為放露者,並徒三年。

    亡祟門六條

    諸亡者有怨於生人,曾經地府陳理,未結絕而擅於人家,作祆異尅害他人,僥求功果為報,雖非損人命,而動煩立獄仇對平人者,關地府滅形。

    諸無道邪祟隱顯形影,放火撒血、引弄家畜之類,驚犯生人者,流三千里。至害性命者,處死。

    諸鬼祟放火在人居室,或籠櫃中燒熱財物舍宅,及十戶者處死,不及十戶徒三年,送酆都重役地分。知情故縱不斜者,流三千里。

    諸伏屍鬼怪古物精祆一切無名之鬼,妄託不繫籍,身死輒停世間不去者,徒一年。妄假威勢,曲求祭祀,陷害生人,流二千里。地主者知而不紏,同罪。

    諸鬼祟傷害生人,因追捉藏伏者,徒三年。拒捕輒與吏兵鬬敵者,處死。

    諸孤露無主邪鬼,假於新死故亡之便,纏繞生人有所求者,流一千里。傷人命者,滅形。委是家親眷屬,逐時有闕祭祀,因而作祟者,以肴饌祭享,善功為報,化諭遣退。若受祭享福力後,依前為害生人者,送東嶽,於下鬼籍中拘係。

    國祀門五條

    諸國家不載祠典神鬼,妄興祆孽,誑惑人民,輒為禍福者,流三千里。曾傷人命者,滅形。

    諸鬼神雖不載祠典而能福及於民者,當考功績,以聞推恩。若自矜其功,而輒便妄以祆異,於人興疾疫,須求檮祀而不退者,徒三年。至傷人命者,流三千里。及十人,處死。十人已上者,滅形。

    諸里社本界神祠,水陸二路,見係陽界靈感,該在祀典不得受人間曲祀及不得受人厭呪生命,違者紏察,申三官,當議重行黜陟。

    諸祀典福神,有害於人間者,具所犯,奏取救裁。

    諸朝列功臣名賢,因立廟祀後有害於民者,立便遣之,違而不去關東嶽,并具所犯奏聞。

    飛奏門二條

    諸急切飛奏,限兩時報應。上天急切,興地嶽靈官行報者不同。若違時不報,或因謄奏有失者,並杖一百。仍許再奏,候報施行。如驅邪院悮報,因而違者,勿論。

    諸奏書緊切,限一日。次緊,限三日。常程,限七日報應。並謂奏上天者。皆用引劄通落,須經歷地分護送出界,輒邀攔拘滯者,一日杖一百,十日加一等,罪止徒三年。若情理切害者,並具事因奏聞。





    上清骨髓靈文鬼律卷上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