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真龍虎九仙經


    真龍虎九仙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真龍虎九仙經。原題羅、葉二真人注,當係唐代羅介遠、葉法善。經文當不晚朴注文,為唐以前之作品。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真龍虎九仙經.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72
    真龍虎九仙經

    羅葉二真人注

    天真皇人語黃帝曰:子欲修其身,先須靜其意,

    葉公日:几修長生久視者,先忘意,無七件事,方始得成,故日先須靜意。

    無散亂,無煩怒,無起著,無妄想,無貪愛,無邪娌,無放逸。

    羅公日:几修道散亂,其意不堅,何時得就?若有嘖怒,其心神燥,放逸成散亂也。又不得起諸綠著,故修之要一意精勤,無諸妄想。又其意多為責愛,起邪淫,故其心不忘,其事不成,但無貴愛,豈有邪淫?几修身一志,不要放逸,若放逸則不成。假使一年功,修得十一箇月日已上,放卻一兩日再修之,前功勞皆失也。是故不離時餉,放逸其心。

    內安其神,外去其慾。

    葉公日:內安其神者,《黃庭經》云:人有五藏六腑,三魂七魄,毛髮已來,皆有其神。常叩齒集其神,或三十六通,或二十四通,內安神,無令散亂,切忌姪欲也,羅公日:安神者,叩齒想於三魂,作仙真之形,人身之福神也,號日胎光、爽靈、幽精。想之,如有願具告之,叉從其事。鎖於臍下,三魂安則眾神安,三魂不安則眾神不安。故《黃庭經》云:三魂,陽神也,好人修生,若人姪欲,其精枯,精枯其命姐。是故魂神日幽精,憂人精枯,泣告爽靈,爽靈既知,則離頂門。頂門,胎光,光乃漸喊,神乃散亂也。故眾神不安,人則息生,神散曰死,故外去其欲也。

    當修其事,若眾患起,以氣理之。

    葉公日:此者是天真皇人,故引黃帝問也。

    黃帝乃問天真日:凡修其道,豈有患乎?天真曰:凡人有遇道,晚矣已泄其真氣,氣虛敗也。

    葉公日:未過之前,多施泄也。

    帝日:如何氣理?天真曰:少用水,大用火,一切大患,無能拒於火也。

    葉公日:夫水火者,古聖大藥也,不在於外,几人身上有水有火,雖互說不同,其歸一也。心為火,應離;腎為水,應坎。几修道造金丹,須憑龍虎水火也。先靜地戶如水,後下龍虎,交之有度,用之有數,下心火燒,能理眾病虛者,補顏如童,故曰龍虎金丹大藥也。故諸患皆愈也。又有息少者,以法水洗,從頂至足,用腎水洗之也。又有患大者,從足至頂,用心火燒之也。又有大患,乃為無常,至用火拒煞鬼,法度並見下注。羅公日:几用水火理病患,皆一息內也,用水想腎藏兩條黑氣,如姻直上至頂,如姻滿泥九官,化為水,自泥丸洗下之至臂。洗之了,入五臟六腑,及至足了。舉足起,以意想之歸本腎官,若息癱疽等病,想入大腸,自然轉動也。若用火者,心下火至左右足,上至手及頂,一息之中,九壯其氣,病自除,熱則用水,玲則用火。

    若學道暝目,鼻上望寸絲,亦不得想離其本腔,起之即為定。起者不進也。

    葉公日:以本意在鼻上,日玄牝門,諸事俱拾,不挂寸絲,離其本念,定息起其來去,不出不入也()為之定法。羅公日:玄牝門者,鼻也,與肺合其出入息。今為定法,鼻上住息,一意堅守為定,故日守一也。

    諸境不得逐,抽掣何模樣,次入眉問觀,白毫光業現。

    羅公日:如鼻上定,則觀諸境不動,如龜毛兔角,抽掣自然。向眉問想之,白毫光明,見三世事,以定力故,切不在著諸境,叉觀之在眉問俱現。

    眉上力極,移入頂中,三件定實功,乃騰矣!.無心無著,外想不入,眾禍不加,從九至九,鍊七至七。

    羅公日:從九至九,一度。鼻至眉,眉至鼻,鼻卻至頂,皆三度,日九。從九至九,每日造九度,乃九九八十一矣!.造作至四十九日,叉自定矣!.一伏時,不出不入。葉公日:定力得者,叉成真仙也。

    若愛來與去,久隱在世問,當想開頂門,黃霞滿天地。

    羅公日:此法修之,隱跡遁世也。從脾上起黃雲撞頂,男左掩右,女右掩左。男修之黃雲舉起,撞左,想左邊高,然後聖身出。時用手壓右,令下也。女修之黃雲撞右邊,想聖身出,用手壓左畔下,然後方出。葉公日:虛無也,此法黃雲遍滿,內外感應,體上俱黃也。修此法起黃雲,每日撞於頂門,一息內撞三七度。几每日如斯作二十一遍也,如斯二十一日也。能出黃氣,故日黃霞滿天地也。

    冥心細想,內自有神,用意行之,去來自在。欲離其腔,黃霞重蓋。

    羅公日:冥心細想,身上靈冥,坐在金堂玉闕之內,用意想此靈冥乘黃雲起來,開頂門,乘黃雲,坐力極,歸頂門內,閉頂門卻入金堂玉闕。又想出入,如此數几四十九度也。故經云:六時行道,四十九遍也。几離身之時,須留黃雲一朵,蓋頂門,然後乘黃雲一朵下了,迴面看本身也。但修行無問斷,方成,至四十五日,當有水墨形現也。諸人亦見,一百八十日,自然去住自在。几去時,身上下俱如冰雪也。迴來時,還開頂門歸身,上下俱暖也。葉公日:仙家睡法,外而為之,亦如羅公所說也。不論年月多少,去時如睡也,迴時如睡覺也。

    或歸住本體,或離入他身,或別從初起,或奪他安己,或令他離體,或方便相救,或廣施安隱,或自利損他。罰著身必墜,此法實無虛,永劫只如是。

    羅公日:此者神仙也,身隱几世,神氣俱靈,出入分明,日神仙也,亦日氣仙。來去自在,若犯仙戒,取次必被罰也。葉公日:神仙之作用也,若更求真仙,及修上昇天仙之行,皆在進修作用也。

    此法為小術,自利自家修,久住於世問,自在常出沒。一投胎二移舍,三舊居四奪位。若修分身法,須待陽數興,冥心坐靜室,分明鍊五神。

    羅公日:凡修身,須近一陽生,方動功也。夫金丹大藥,皆在冥心,心若一著,無有不成。若蒙至人傳訣,依法修之,切在戒慎分明。靜室息諸事,想恍惚之中有神,日靈冥也。鍊五臟氣,方成大道。故《道德經》云: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葉公日:夫大道不遠,只在人身,恍惚杳冥,皆自習學。故老君云:吾本學習,非自然也。先須習於前來定法,後待一陽,冥心靜室,乃鍊五臟之精氣,方為修道也。

    頂上藏太陽,四十五數足,

    羅公曰:日者,魂也,屬陽;月者,魄也,屬陰,故真仙無影,純陽也。又吞日華,諸家互說不同,唯有鼻接而不拾者妙也。有一方不用河車,便自玄牝入,直至頂門,三點仰之,即頂後如圓光也。此經不言河車,定不用也。日四十五度,至四十五日,自一陽至,立春也,陽之數也。葉公日:日魂月魄,凡日為陽數,乃陰數之八九七十二也;月為陰數,乃用陽數也,九九八十一也。今此法純陽,故使四十五數也,不使河車,順天道左轉,自玄牝隨定至頂後也。几四十五度,至四十五日,共計二千二十五數也。

    眉下五輸旋,還在定中起。

    羅公日:五輪,眼也,定中運水火於目中,故云還自定中起也。

    火中有木神,水內有金氣,水火五臟交,來往不離土。

    羅公日:真龍虎者,眼為五輪王,火有五輪王,水水難得,先閃水下,含養於口中,從閃火下入肝,肝為木,木色青,故為青龍也。水入肺,肺為金,金色白,故為白虎也。龍火從左,下入肝,穿右出,卻來入左;虎水從右,下入肺,穿肺左出,卻入右者,五臟氣交也。葉公日:青龍晝先行,白虎後去,屬陽也,晝二十四度也。夜白虎先行,青龍後至,屬陰也,夜三十六度也。晝行四六數,夜四九數也,耕種脾上生黃芽,為命根。

    然後想真精,兩腎合一氣,心血下結成,方成嬰兒象。

    羅公日:真精,內津也,身象鼎也,左腳壓右足,兩手俱身後,如鼎虛三足,凝結以心血,蓋之結之。方想成嬰孩,如己之形貌,無異也。其孩兒雖結就,黃芽脾上生,方為命之根也。

    土上有黃芽,方為己之命。

    葉公日:精暖血熱,結之為胎,如婦人交感,亦因精血成胎也。今之聖胎,自己所造,不自外來,方為聖也。几女人修之,亦想腎出精,入血海內,凝結成形也。然後食黃芽大藥。黃芽大藥,真龍虎丹砂,以為命之本也。

    日初入,照水百度,日踐影,兩腎日月光,各出赤日氣。

    羅公日:凡結聖胎後,須鍊聖身,每日日出卯時,冥心靜坐,想右腎為月,月出赤氣,赤氣入水變白,如半月之狀。乘聖身起。想左腎為日,日中出白氣,白氣入水變赤,如火,在半月下。乘之漸漸舉起,至金堂玉闕,乃被頂上,前來四十五日收者太陽照之。其聖胎纔被日光照著,驚投水中,一息內作也。每.時作三十三度,自卯至辰巳三時,共合九十九數。葉公日:聖胎每日自卯時鍊之,至午前一日度也,每想兩腎為日月,日出白氣,入精海,變歸本體,還元赤也。月出赤氣,入精海水內,卻歸本體,白如半月。自精海內,乘嬰兒起,右日中白氣,化為赤火,如圓光,外火焰也。每度被頂上太'陽照之,其光自頂,分明入五臟,直至明,照著其孩子,嬰孩翻身入精海內了,卻再想日月起象也,並圖於後,學者切須審詳看之。其法用九十九,假如至一百度,剩亦無妨也。

    夜夜七七出頂門,自有應,十月與身等,冥冥為地仙。

    羅公日:聖身就,夜夜自精海中乘紫雲起來,至金堂玉闕中,一一遍觀,從頂至足,備認之,然後突出頂門,乘紫雲。定息息極,方下來,入金堂玉闕也。方開息,卻再住息,準前出,如斯四十九遍也。十月滿,當其二身,大小長短形貌同也。獵步離身,隨意自在。葉公曰:地仙者,勝神仙也,出入一如。神仙法,惟有聖胎,十月不同,晝夜用功也。成後日中無影,乃與衣服著,免凡人覺察,與凡問衣服及帽。天上日照影沈見戴帽圖,得日中有影,故號日隱形也。獵步一百八十日,可行萬里也,入山為地仙。

    鍊腎臟之氣,出入於耳中,如斯一百日,方住江海內。

    羅公日:水仙者,當定息鍊氣,想腎為黑雲,出入於耳內,來往一百日,後入水,自有水中得道之類,請為主當也。葉公日:水仙雖功少一百日,見不如於地仙也。

    鍊精華為劍,巡遊四天下,能報恩與冤,是名為烈士。

    羅公日:列仙俠有九等不同,第一天俠,第二仙俠,第三靈俠,第四風俠,第五水俠,第六火俠,第七氣俠,第八鬼俠,第九遇劍俠。第一天俠,本天仙奉上帝賜劍也。第二仙俠,已修上真昇天之行,又復鍊黑為錘劍。第三靈俠,已是地仙,鎮居山嶽,及鍊就劍匕,萬里聞有不平之事,飛劍立至,謂之靈俠。第四風俠,亦是地仙,鍊得劍匕,修之間斷,未通極靈,知有不平,通風處身,劍一時俱至也。第五水俠,本是水仙鍊成,號日水俠,無水不可飛騰也。第六火俠,修之自焚起,亦號火光三昧,鍊匕劍成了,身欲飛騰,須化火一團,乘而來往,故號火俠也。第七氣俠,唯學定息氣,便將精華鍊劍,劍成如氣,仗而往來,號日氣劍也。第八鬼俠,人不見其形,本修神仙水墨形,水墨劍也,出入往來,如氣不殊。第九遇劍俠者,或因遇於寶劍,亦得隨意束西變現也。葉公日:鍊劍者,先收精華,後起心火,肺為風貓,肝木為炭,脾為黃泥,腎為日月精呈也。腎為水,脾土為泥,模身為鑪,一息氣中為法,息成劍之氣也。磨之於膽也,心為火,再燒精華內淬,又膽上磨九度了,一度一度,磨時肝血染著,故日耶漢鐵打,即精華也。師子膽磨麗水金粒,即心火燒時,肺為火爍,金鎔滴在劍上也。蛟龍血洗磨時,肝血染著也。若鑄金鎚又則不同,每咽日月華,鈉歸肺藏,肺綠屬金,故號金鎚也。又金鎚出,準前是黃金,本肺應白,何得卻黃?本肺臟是脾之子,肺主涕,若吞日月華納歸肺,一十二月滿,舉心火下火鑄之,火剋金,故一時鎔下,脾為土,為模也,號子投母,乃隨母之象。脾黃氣起,拒火之力,方成金鎚。几鑄劍就者,即為列仙也。烈士遊四天下宇宙之中,折平處,眾不得非為也。有人遇者,傳得金鎚匕劍,皆有神通也。

    鍊五臟之精,各滿九九數,金鼎收其氣,身騰而昇天。

    羅公日:夫鍊五臟氣,几秋七月水生,方鍊腎;十月立冬木生,方鍊於肝;正月火生,方鍊於心;四月金生,乃鍊於肺;土旺四季,脾氣鍊之無時。每氣八十一日,五氣俱就,乃出入俱自在也。或左右手五指之內,出光明五色;或頂門,或足下,五雲俱棒,故乃昇天矣!.葉公日:几修此五臟氣成,假使未朝上帝,乘之遊四天下,自在無障礙也。若待上帝天符來詔,方去朝天,騰身昇天,且住物外也。

    聖身離俗塵,綿綿而默默,定中卻投胎,再修還再結,一紀變四身。漸漸準前化,現之應無盡,方號真變易。此法皆順成,斷無逆化也。

    羅公日:不逆化者,謂不焚身,並不降三尸九蟲也。別有一法為之,鍊形焚身,化火從下至頂,想如紅燄,褊於一身,想三尸九蟲七魄,俱出也,乃成逆化。今法俱得道也。三尸九蟲七魄,並同昇天也。葉公日:順者為大限至,不與他爭,而化火相拒。或用三昧定息,鬼神自伏也。或用三昧定化火,日燄慧地也。或移舍而避之,故日順成,斷無逆化也。几學之者,切在堅心也。

    此經非人勿傳。

    羅公日:恐後不曉,而圖於後,几傳者先須齋戒於甲子甲午,北面作禮而傳。傳本者為師,受者為弟子,或若非違,即獲大罪。

    直龍虎九仙經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