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還丹眾仙論


    還丹眾仙論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還丹眾仙論。北宋皇祐問抱腹山人場在編慕。內集唐宋諸家悚丹要論,几三十餘家,保存許多已佚古丹經訣。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還丹眾仙論.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77
    還丹眾仙論並序

    抱腹山人楊在集

    粵還丹者,華池為初也。華池之中,能生神水。上下清靈,湛然明靜。神水變化,潔白如霜,號曰白金黃芽。次入三陽之精,水煮火煉。若經九轉,變成紫粉,號曰紫河車。河車之中投汞,又經九轉,產出真金,號曰金公。將金公與汞相合,金水相見,再煉九轉,名曰金丹丹者。人餌長生,老者反少,有病自除,變凡為仙,自然不死。夫金丹者,須是親傳口訣,方識鉛汞。鉛者真鉛,汞者真汞,鉛非黑錫,汞非水銀。鉛者鉛精,汞者朱汞。鉛汞交媾,產出黃芽。黃芽者還丹之祖,大藥之基。坎戊月鉛,內藏真虎。離己日汞,內藏真龍。龍虎會合,自成戊己。坎水生金,離火生木,自然四象俱備,五行不虧。還丹者,金木水火土也。金者虎也,木者龍也,火者朱雀也,水者玄武也,土者四象聚也,非用世問金銀銅鐵鉛鍚盥鹵灰霜之類也。還丹者,鉛汞也。鉛得水而無體,汞得火而通靈,從無生有,真鉛因水化而有,真汞自火化而成。若論真鉛真汞,神水華池,青龍白虎,黃芽白雪,河車神室,自古以來,非口訣不能得解。余汾陽西河人也,弱冠好道,至三十餘年,得遇明師,親蒙口訣,方曉丹經之理,洞達幽微之文,得見造化之真,明了浮沈之妙。洎宋皇祐四年十一月八日,偶暇纂集諸家丹經節要,集成一卷,目曰《還丹眾仙論》,以俟同志者云。

    還丹眾仙論

    元始天尊曰:杳杳冥冥清靜道,昏昏默默太虛宗。體性湛然無所住,色身都寂一真空。又曰:混沌未分之時,內含真一。真一既分,清黑為天,濁黑為地,真一之黑,上下往來,呼吸不住。黑中生精,天精氣者日月星也,地精氣者鉛與汞也。鉛是月魄,汞是日魂。

    道君曰:日魂月魄,還丹骨髓。得陰黑而成白芽砂,得陽黑而成金砂。金砂入五內,霧散如風雨,通達於四肢。

    老君曰:外丹生神水之問,內丹生法水之際。又曰:紅鉛黑鉛大丹頭,紅鉛入黑是真金。紅鉛取精黑取髓,解用赤黑藥無比。用赤入黑保長年,用黑入赤天仙矣。赤黑兩般總稱還,黑能變化赤能先。函谷關邊梁山側,老君鐫石留此言。

    神農曰:丹砂水銀,是日月之精

    氣。若在日名日光明砂,即太陽之精也。若在月為汞,即太陰之精也。

    《黃帝九鼎經》曰:鉛不獨行,行必無偶。審而用之,鉛與汞同一宗,能生金華,曰美金華也。

    上皇曰:素色人輕薄,花粒世重多。庚辛但等分,銷爍共相和。出彩雄雌藥,修持在上窠。剛柔同一體,真比不如他。茅君訝曰: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寒暑相反,虎嘯龍昤。青黑赤白,各居一方,不得參差,一乃失紀綱。陽卻作臣,陰乃為王,消息在意,天道自昌。

    又曰:還中亦無丹,丹中復有還。無鉛不成丹,還丹生在鉛。

    又曰:白雪粉,黃金芽,不得妙,莫饅誇。時人不識真黃芽,唯知盡認鉛黃花。花本是死物,焉得到仙家。

    又神室訝曰:天地玄黃,鉛白為匡。神室上下,不離本章。考和六一,與上同行。虛而為賊,實乃自防。三台五嶽,隨繚最強。悟之者得,失之者狂。

    龍樹評曰:黃龍黑精三十斤,得火不飛名最神。底小鑪形闊二分,上開星路通天津。是故白虎作腦,黃芽‘為根,經營一周,得成黃銀。

    陰真君曰:金華三銷九鍊,名日老陰,鑄之為鼎。學人若修此鼎成,丹霞碧霄不難到。

    又曰:若要黃芽先炬鉛,腸壬不向火中走,陰癸如何得作姻,雞抱卵兮須日足,蟬到成形殼自分。

    《馬明生金虎訣》云:黑鉛化黃芽,其中數九九,變化只三般,修到紫陽官,黃金無處安。

    《金碧折疑論》一不.水銀得金華,為形同類,是龍虎相合,故成還丹也。金華得金銀,為形可為至寶,此二者不可得聞也。若說金華,只莢芽是也。

    《百問論》云:真人以藥成金銀,豈須要母砂子。必要成金寶,有母又何妨。死母是真銀,未歸母體,豈非理也。水銀除黃芽至藥外,諸藥難制得也。水銀無假,阿魏無真,諸物莫入黃芽體,是水銀感五行之精,受正陽之氣,年終丹足,骨立神全,水銀被此制之,有何不死。若有雜類,無此得成。

    《還丹心鏡》云:鉛含五彩,汞吐三花,二物合體,名曰河車。世人迷之,竭產傾家。至人得訣,可涉雲霞。又曰:汞有墜腰之弊,須得真鉛之精。若不識真鉛之精,歷劫修煉,終無所成。

    元陽子注云:白金若要伏火,感應只在咫尺之問,須是口訣,難以書傳。

    《魏伯陽五相類》云:夫金丹切在理鉛為根,根成即芽生,芽生即汞伏,汞伏即丹成,非外物也。道人修丹,切不得用世問金銀。

    《金丹祕錄》云:但將九轉鉛精為神室,內養金水,暫借鉛氣之力也。

    狐剛子云:諸仙皆不說此一味,未得變化,不為真成也。如九轉鉛精伏火,未得服食,喫者當時便死。

    《抱朴子》一寫.神仙作成金,自欲餌之,不綠要富貴也。神仙銀亦可餌之,即非詐偽也。

    《參同論》云:金丹無眾藥相成,萬鍊而終無伏火。經曰:丹砂可作金,河車可作銀。銀則立成,成則為真,得其此道,可以仙身。

    《金丹祕錄》云:夫鉛性白而內赤之,丹砂性赤而內白之,以為水雲而霜雪,皆天地之氣,而以藥作之,與真無異矣。

    《太一三使訣》云:鉛中還有子,不必要三黃。火兼同如此,兼更作黃芽。芽中還有子,不必母攔遮。子中還變母,子母亦同然。世號涌泉匱,此法不虛傳。三黃須記著,一黑不留言。

    日華子云:黃鉛伏黑鉛,白汞聖通玄。西澤束南偶,束宮姥女賢。成親隨日月,化道證神仙。九鍊丹光曜,長生不記年。

    又曰:靈鉛水銀君,靈汞火鉛臣。鉛之與真汞,黃白之要也。

    《太一丹書》云:以真鉛八兩作合子,謂之神室,以鵬砂塗燒,入汞一斤,以水火剋之,更不用外匱。又從水火相凌辱生玉笑子,有五色,謂之紫牙丹砂。其形有二十四般,唯象丘塚形,不堪,棄之於束流水中。

    《狐剛子神汞論》云:煉鉛精作黃土,將黃土作匱,匱中養飛霜作丹。土為河車,任用覆藉。諸丹未成,河車不得用之,用之無功也。

    《陰真君五相類》云:鉛若採花,即鉛無氣。採精,即鉛無骨。黃芽者,三才全,骨肉不相離。

    歌曰:水銀一味無他物,先為肉兮后為骨。骨肉相繼得長存,從此河車無了畢。如人生男女,父母宛然在,以表真金本初元存。若不悟此文理,終無所得也。

    《華池經》云:配合金銀,此定法也。備通金石之變,只以藥入華池,制水銀,應手而死,在一日之問,何以難哉。但詳十二華池,飛伏去就,只將消鹵一味,尚制水銀,何瓦金銀,及十二時也。金醞銀醞河車伏水銀也。

    《陰符經注》云:真鉛中有汞,名日虎,汞號曰死水銀。古仙人云:欲得水銀死,先須死水銀。故曰鉛中死水銀,為地也。硃砂內水銀,是活水銀也。修丹須知三汞同興。若不知三汞,縱解萬般用計,並無出世之路。須要知三汞者,汞汞汞是也。

    《陰真君三丹釋理論》云:煮鍊不用數,洗澤亦無門。入鼎須知數,真言得火門。門用火候別,混沌氣難分。胎息華池管,成人會火門。門門不失錯,還成胎息身。

    《參同論》云:硃一變成汞,汞二變成雪,三變成砂,四變成土,五變成鉛,鉛者金也。經云:一物含五彩,永作仙人祿

    《陰真君三丹釋論》云:硃砂有仙士,會調赤暈令白,以陰伏火,不失本體。其體亦白,名曰白馬牙。依此用入混沌四象,得不二水也。

    又曰:混沌之氣都在紫宮中,養成神化之丹。爾亦如人,從母胞胎中裹成胎,不覺十月成人無異也。如會得紫宮,已有仙人之號矣。紫宮有三,或一月成,或一日成,或一年成,用水銀硫黃,令伏火是也。二名金鼎,是一年鉛粉伏火也。元氣去處,從木而生火,火亦歸木,乃象其青。青為水,水得火,火得於其青木熙,木氣結精,曾青相似。初調曾青,一象春三月採陽和黑,運移律呂,可得萬物發生。至丹若調得曾青,亦如陰陽之律呂,是元神三丹之大造化也。

    訣曰:混沌五行之祖,甲日曾青。曾青是木之精,精為使,使為氣,氣為筋,亦曰陰中陽。陽為日之魂,魂為日之精,精為陽,陽為父,父胞衣變白液,化白堅冰,是陰中之陽也。陽為骨,因氣生白掖,白液為自然名有四。世人不悟曾青是火,錯用曾青也。一曰水,水銀為肉之氣,氣為血,血化毛髮,髮為皮膚匡郭之成質,三月乃知成形,十月而生,餘兩箇月沐浴。

    《三宮參鉛訣》云:烹鉛為餅作金花,收餅歸鑪九轉砂。金水左調平蚌粉,汞液黃漿路不賒。元只水銀天上水,金生麗水是河車。若弄凡鉛多誤世,水土相扶是一家。

    又黃芽歌曰:求仙覓黃芽,須識真鉛花。真正自成者,乃可作金砂。重飛服一丸,騰身入雲霞。悠悠天地言外,處處是仙家。

    又曰:自然黃芽吐紅花,戊己變化成金砂。生在玄黃秋石裹,時人不悟覓金花。

    又曰:欲得水銀死,先須死水銀。水銀不先死,如何死水銀。水銀自相制,相制自通靈。若用諸雜類,終始不成真。青龍對白虎,朱雀連玄武。四物各一方,要且相含護。終始自相親,無時不相顧。爾得紫河車,白日昇天去。

    又曰:天生自然物,通靈誰能測。解住三丹田,瑩徹五般色。見火即鬼隱,逢土便能逆。真火未必赤,真鉛何處黑。金銀世雖重,至理難調伏。四黃及八石,究竟氣不足。姥女雖柔弱,萬人無一得。我有五神時,威光甚奇特。水欲正東流,提劍北偃塞。青龍欲逃走,黃犬當頭撲。飲氣成一家,吞聲不敢哭。漸漸成灰土,雄雌遞降伏。結作紫河車,抽卻黃金毒。能救死病苦,返老顏如玉。抱一正恬和,冥心絕嗜欲。只服一刀圭,綵雲捧兩足。

    又曰:用鉛須得汞相和,二姓為親女唱歌。煉到紫河車動地,白雲相伴鶴來過。

    又曰:青龍白虎合為胎,十月懷耽滿始開。此是鉛芽真口訣,世人何處覓三才。

    又曰:滿市黃芽無所歸,世人輕賤作塵泥。公卿總是識靈藥,只被貪婪渾卻伊。

    元陽子云:五行深妙義難知,龍藏虎隱在坎離。還丹之術數過百,最妙須得金華池。

    又曰:鉛汞一門不可依,金丹祕訣聖無知。若將世上凡鉛汞,終年運火競相持。

    又曰:真陰真陽是真道,只在目前何遠討。凡流歲歲煉神丹,或見青黃自云好。

    又曰:九轉丹砂是欲終,開鑪方見藥花紅。水火變來俱作土,時人何處覓金公。

    彭君訝曰:黑鉛入偃月,子時自消散。上帶青溪砂,下有金花見。舉束復起西,往來取方便。良久不停手,黑鉛散青砂。猛火炒不歇,邊巡變黃花。青砂淬胡粉,黃花為黃丹。世人盡知見,不悟將為難。萬煉本不易,所服宜長安。

    尹先生受得青丹訝曰:女媧煉石成五彩,飛上大羅為華蓋。碧落空中陰輪生,硫黃木精能相配。人皇煉銀得長生,將離入震就五行。十二月遊行九轉,金丹本是木中精。金翁兩字坎之水,飛入艮宮永不起。陰陽成質自束方,周匝事須歸戊己。天地至道莫相傳,金銀是吾青丹子。審知太上不思議,尹喜受得女媧記。

    金丹歌曰;龍虎雖然有二名,根元總向一中生。時人若覓還丹法,只把金精養木精。

    又曰:真空妙義理分明,隱在鉛中不顯名。辨得黃芽應出世,了知白虎定長生。

    又曰:銀為匡郭含三物,金作堤防受五行。好是華池神水訣,時人不曉萬元成。

    張天師云:山石金銀,性堅而熱毒,作金液而難成,亦如鈣糊,亦不堪服食,消人骨髓。若是藥金作液,其道必隆,黃赤如水,服之沖天。

    《陶壇三篇》云:白金從北方水中,變轉成形質,至於鍛煉,修營成大丹,水體不絕,故曰壤解為水也。

    《金函玉書》云:若遇神水,黑白相離。

    《金碧入藥火鏡》云:子明結入金神匱,能變形骸色青紫,二十八宿合天心,此是真鉛能化水。

    鄭真人傳葛稚川云:有物有物,可大可久。採乎蠶食之前,用乎火化之後。承湯自上以淋下,沃釜虛中而見受。日月周旋,五伏伺候,蠹風疾鼓,金汁不走,水以沃之,從有而入無,火以燒之,自元而生有。素粉委而雪漸,黃酥凝而金配,提挈意黑,反覆衰朽,金歟石歟,天年地壽,展轉不已,神趨鬼驟,無著於文,訣之心口。

    《大道密旨》:太白金星者,金之精也。受月之魄,含土星之氣,而內色黃,為金華。月氣之感為魄,魄屬水,遂得金水之氣,應北方辰星,而生鉛也。歲星者,木也。日之魂,水之精黑也。其魂赤火也。火生木,應熒惑之黑而生朱砂,朱砂內含木之陰氣,故有水銀。水銀號日青龍,青龍者屬木也。辰星者,水也。水之精,傳太白金之氣,流精應土,又受月之魄而生鉛。故鉛產金華,金華有五色,名曰黃芽。水宿之氣降於木,而生曾青也。熒惑星者,火也。火之精,得木星之黑,又傳日之魂,流精入土,而生朱砂。魂屬火,生自於木,內有陰而生汞。火生土,土含正陽,生雄黃,其味甘也。鎮星者,土也。受火土宿之氣,含正陽而有雄黃。故五星傳受日月之精華,輸轉相生,自合其道。日之正名道父,月之正名道母。金星號白虎,土宿為勾陳,水星名玄武,木宿應青龍,火星為朱雀,流黑轉五星。

    詩曰:大藥切須是黃芽,鉛汞相





    傳出一家。修煉分明知次第,自然方得號金華。金華艮鼎專依法,好好為我伏黃芽。此者太玄深祕訣,得之修煉御雲霞。

    明道先生論華池曰:陰一陽一生南北,鉛水汞水出鉛中。會得四般玄妙理,始見華池赤黑通。

    《金制汞訣》曰:鉛向鉛中出不虛,將來束面拌流朱。金華制汞鷓伏雀,變作還丹事甚殊。

    金丹水火圖云:欲識丹砂火試看,無煙深紫是還丹。世人不識真龍虎,將謂黃芽有兩般。

    孟參云:留心除是究玄元,既悟深機似等閑。未說丹靈歸洞府,且論神變濟塵寰。浮生乍棄榮兼貴,處世須知造化問。擬把虎龍休制伏,奈何寒暑老人顏。

    又曰:且將鉛汞結成砂,長養無非在一家。不向灰池為白液,豈教嚴赤變黃芽。金光炤炤中堪惜,玉藥顯顯更可誇。固濟直須重入鼎,莫令陰黑損精華。

    《元君肘後訣》云:還丹有內外,各有三一法。內三一者是丹藥,外三一者為助佐。

    長白山人云:淮南鍊秋石,黃帝美金華。秋石元非石,金華不是花。華從秋裹鍊,石向春中葩。又訣曰:秋石是真鉛,金華是黃芽。黃芽不離鉛,因鉛取精華。子母同一處,如若在仙家。

    《正隱甲經》云:此二物用器不用器,用質不用質。方始是汞中汞,鉛中鉛,知此者更無惑也。

    《孫真人石壁記》曰:千經萬論不虛言,只說烏金在目前。採者不依方位採,卻道神仙不肯傳。採取鉛精煉取砂,不過旬日見河車。河車只是烏金造,水銀便是還丹道。不用烏金與水銀,徒費心神空到老。

    《華山石壁記》:三陽聖石各爭功,唯有玄精是大通。煉得太陽筋力敗,自然姥女不西束。

    《陰真君三丹釋理論》云:學仙道士,幸逢聖教,若自天與,即莫忘天之恩。若得不辜天,天必不長其惡。若神人與之,即不得辜其神人,以敬祭而事之。若江河淮濟得之,即須不得忘其龍池水胎濕化生魚鱉之類。若山林石室得之,即須不得忘山林石室土地之恩,亦須敬祭之。若以人師處得之,即須不得辜人師,敬如父母之恩,恭敬而奉之。但求道之人心,不脫其道,即感人天,一切鬼神變化,遂為善路,終不在惡道之中。求道之人,心如初矣。授道之人,第一辜天恩,第二誑神理,第三負師,言信行操不至,若得服食,必當至死。何也,無德行而食金丹,五藏壞爛。傳之不得其人,殃及子孫。

    又云:皇天無親,以匡化人。人本無根,以法身四氣為根。根從心也,心本無根,取我九轉神丹為根。可知萬法,皆從藥中而為根本也。

    《呂先生正陽篇》云:姥女住南方,身邊產六陽。蟾宮烹玉液,坎戶煉瓊漿。過去神仙餌,今來到我嘗。一盃延萬紀,物外意翱翔。

    又曰:頓了黃芽理,陰陽稟自然。

    乾坤鑪裹煉,日月鼎中煎。木產長生汞,金烹續命鉛。如人明此道,立便反童顏。

    易玄子云:真鉛與世鉛,清濁地論天。若共灰砂雜,難教禮義全。迷應為下鬼,得者是高仙。儻問其形質,玄中又更玄。

    又曰:姥女號明噹,港身住洞房。水中聽虎嘯,火裹見龍光。得者身應貴,聞之道亦昌。祖師曾有語,此是樂中王。

    海蟾子云:海風飄浪颱金船,只向其中悟卻玄。子母乍逢堪眷戀,君臣纔會喜一團圓。八方周匝龍行火,四位推排虎降泉。為報後來修道者,煉丹須用水鄉鉛。

    又曰:一片澄清一朵花,白芙蓉裹紫丹砂。寰中物外應無敵,天上人間事莫加。金虎乍降潛黑彩,火龍初伏變黃芽。神明洞徹歸真景,不遇奇人不得誇。

    辨井訣

    煉丹井淘成後,切不得攪動穢污,待水脈定後,更須取換滌去滯泉,然後任露天通氣,星月照之,水性既定,土黑已收,方乃取水煉丹。若得石腳青白者,是陽脈之水也,運丹最急也。若值青泥黑壤,黃泉赤脈、鐵腥味澀,有此之象,並是水脈交雜,陰陽積滯,不任煉丹也。宜別擇地造之。

    仙經錄居山法

    夫欲登山修真,及在世安居,須審地宅吉凶,當以戊己之日,黃書九地三十六音文,於白紙上,置所居中央,以諍盆覆之三宿,開而視之,青色潤紙,則下有死靈之尸。白色潤紙,大凶。赤色,則主有驚恐。黑色潤紙,則下有財寶。黃色潤紙,則大吉。紫色潤紙,必獲神仙。若都不異正,止可三年互安,過此必折傷矣。

    造鑪法

    於甲子旬中,取戊申日,於西南申地,取爭土。先壘築土為壇,壇高三層,鑪分八面,而有八門,門上有隔,隔上安鼎,水鼎在上,藥鼎在下。水鼎露口,以進其水,用蓋蓋之。鑪身長二尺一寸,闊一尺六寸,中心明闊一尺三寸,厚三寸。前開火門,高五寸,闊四寸。後留一竅,以泄火黑,如鼇有突。

    火候訣一月六候,五日為一候,日數法如後。

    初候,第一日直符一兩,二日半三十時。加至二兩,六十時。

    第二候,三兩,二日半三十時。加至四兩,六十時。

    第三候,五兩,二日半三十時。加至六兩,六十時。

    第四候,不加不臧,只用六兩,二日半三十時。卻退至五兩,六十時。

    第五候,用四兩,二日半三十時。退至三兩,六十時。

    第六候,用二兩,二日半三十時。退至一兩,六十時。

    六候直符進退一月法,列之如後,周而復始。至第二月初起火,加至二兩,三十時。加至三兩,六十時。每到逐月,至九箇月,須各加一兩,至九月,加至九兩為定。故云:陽九陰九,更不加也。直至三年九年,更不加也,只





    依此法。

    起火須用甲子日起,日火順行,時火逆行,子後午前,分黑到月終,每一月加一兩火,每年加火一兩。水星直日加火,火星直日減水。

    辨真鉛汞訣

    夫鉛者,取上銀初煉去鉛者一斤,臨爐充用。汞者,取芙蓉箭鏃大塊砂半斤,臨爐充用。鉛謂之白虎,汞謂之青龍,此辨鉛汞之理也。

    辨華池匹配訣

    華池匹配,會合一元。其鉛汞丹砂,得火則化,得醉則姪。真人之制,以醉合之,以火化之,是以造千日米醉澄清,用煮合其鉛汞丹砂,其制則妮。

    辨伏鉛汞訣

    鉛能伏丹砂,非娌不就。丹砂能伏銀,非銀不化。汞能娌鉛,非火不合。火能化物,非醉不妮。

    辨入爐訣

    以鉛為地,地須得三。以汞為澤,一可兼三。以丹砂為種,種二為式。以醉為耕,耕十是并。以火為受,半之為精。以器為倉,固濟乃成。砂成鉛契,入與砂并。返還于元,傾汞不停。本法自然,何衛而興。百日之中,達神仙之情。

    砂中抽汞訣

    光明砂一斤末之,取筋竹筒,節密處留三節。上一節開孔子,如彈子大。中一節開孔子,如飭頭大,容汞流下之處。於中節孔子上,先布蠟紙兩重,蠟紙上放朱砂末,入了筒上,以麻皮緊縛訖,將其竹筒入飯,蒸一日。然後以六一泥包裹,可厚三分,埋入地中,令竹筒與地面平,筒周迴緊築,勿令漏泄其氣。便積薪燒其筒口上一伏時,使火力透其筒上節汞,即流下入下節中,分毫不折。如忽火小,汞出未盡,灰尚重,猶有黑紫,依前更燒之,令其汞合本數。及十四兩足即止。紅馬芽砂,白馬芽砂,紫靈光砂等抽汞,一准此訣,餘法非也。

    出丹火毒訣

    入丹藥在薄磁瓶中,黃蠣固口了,上更用油丹絹裹,卻牢擊定,下玲泉中二七日,取出。坐瓶入重湯中煮一日,出卻玲氣,後取出,殺研如鈣。用楮汁為丸,棗肉亦得,丸蒙豆大小,每服一丸,井華水下,半月後加至二丸,到三十日後,加至三丸,更不得加之。先將藥七粒祭天,七粒祭地,七粒祭星辰,然後沐浴齋戒,潔淨絕嗜欲,乃可得餌丹。每服早旦面束,或立或坐服之。

    服食金丹應驗候

    初服丹砂,令人四肌無力,腰膝沈重,臍下結痛,口中常有臭黑,牙齒動搖,腥血滿口,夜問焦渴,或吐或逆,日有微利,飲食無味,漸漸贏瘦,眼目勞悶,精神恍惚,身上瘡腫,遍身疼痛,身上長似蟲行,口中生瘡,此者並是驅逐諸病。或咽喉澀痛,胸膈黑悶,下利青黃惡水,如蝦蛛衣,及似葵菜汁,或似紫草汁,腰問停滯,或下眾蟲,或皮膚腫,筋脈跳掣,或緩或急,旬日之問,風毒漸出,或腹內嗚吼,下利肉塊,此是藥攻擊宿疾,直候若飢,即喫淡鈣湯餅一兩頓,或喫解丹藥毒馭丹散。

    麥門冬天門冬並去心,各四兩乾地





    黃五兩甘草一兩人參三兩袂苓二兩紫苑二兩半,去蘆頭並地榆三兩半大赭,海藻各一兩半山梔子四兩半

    右件藥為散,每服二錢,米飲調隨丹喫下。

    三尸欲退候

    三尸欲退之時,令人煩躁,欲似發狂,精神恍惚,或驚或悸,或夢毒蛇虎狼吞咬,或墜山巖,或逢冤鑼,或與親愛別離,如此是兆也。其三尸鬼離人,覺有此候,即須寬忍,自適意,節志怒,但濃煎甘草湯,喫一兩碗,微汗出,即無諸動也。

    三尸鬼去身候

    若三尸鬼去後,自覺少人,我無念無慮,頓臧嗜欲,心神喜悅,即是藥神應候,扶助之象也。

    換骨皮膚候

    服藥後,若有故疾之處,盡皆發動,或生瘡腫,微有腥血,瘢痕分明,如此並是久積毒黑,散出皮膚,受藥薰蒸之證驗也。

    變顏貌藥生齒候

    服丹千日,顏貌漸嫩,牙齒動搖,牙關急悶,即是換穀齒而生藥齒。或然頭面癢徹心髓,耳眉盡生毛,此是毛根得藥力也。服丹三年,宿疾皆除,骨肉膩滑,髭鬢變黑,血脈大通,顏色改易,齒落重生,耳目分明,筋脈益強。服丹三年日滿,骨髓黑血充盛,顏貌如童,南宮度名,北斗落籍,萬神敬仰,龍虎來欽,腸化為金,體如寒玉,身變仙材,通神達聖,自然輕舉,寒暑不侵,與天地齊畢。

    又出火毒法

    五加皮地榆餘甘子已上各一斤硝石甘草各四兩

    右件藥共檮羅為末,和丹以水同煮,旋旋添水,煮七日七夜,取出,入寒泉中,一月日。即入牛乳中,煮一日後,又入瓶,以重湯煮一七日,取出,候乾,細研極細,以棗肉丸之。

    又法

    以火炙甘草,含化嚥津液,漸漸解之。更煎甘草湯放玲喫,亦得解之。

    又法

    立春前於天庭中,用瓷器物收雪為水,煮之。屋上者不堪。

    又法

    入藥於竹筒中,筒須刮去青皮,用生絹布重重裹筒頭,坐於鍋中,須滿著黑豆,不得令豆沒了筒口,旋旋添水,煮之三伏時。其筒中又以湯化蜜,著入,重湯煮之,耗即添,勿令筒側。如此日足即出,以水飛過,棗肉丸麻子大,空心津下二丸。



    還丹眾仙論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