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元陽子金液集


    元陽子金液集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元陽子金液集。撰者元陽子,即中晚唐煉丹家羊參微。集中載其金液還丹詩三十一首,皆有注解,註者不詳。官悚外丹之道。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顯。
    文献引用:元陽子金液集.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82
    元陽子金液集

    真陰真陽是真道,只在眼前何遠討。

    凡流歲歲燒還丹,或見青黃自云好。

    真陰者,聖人只說北方壬癸水,是五行之首。陰君曰:北方正氣為河車,束方甲乙生金砂。說此一物者,為五行之首。訣曰:北方有水,水中有金,金始隄防,水中有金,呼名為庚辛之金,其卦屬坎官也。真陽者,南方熒惑星是也。生自甲乙,寄位丙丁。燧人能發其光,變化生為熟,名為太陽之精,卦屬離官,內有砂汞。時人不可知之。世人不達其理,遂將雜物及朱砂水銀,修之為至藥,忽見青黃之色,自言其藥好矣。

    志士應須承法則,莫損心神須見道。

    但知求得真黃芽,人得食之壽無老。

    注曰:志士須知規則,而行規則者,即是天地之機也。運動法象,火侯進退,皆似連珠合璧,忽聚或散,往來出入,貫串內外,相應更無差失,測候及時,即成至藥。古訣云:失在抽添。得在受熙。得至成寶,號為真黃芽者。且不以几物製造,得成此物。是天地之精,微妙之氣結成。几人極難會,所以云莫損心神須見道。

    黃芽不與世鉛同,徒以勞神不見功。

    虛失光陰生白首,何處悠悠訪赤松。

    黃芽者,不是世問黑鉛、黃丹燒成。黃芽出自太陽之內,從虛無而生,歸在中官,黃帝之位。《道德經》云:狀若明窗塵。故非世人家所有之物,淮南子、赤松子知之。赤松子者,即是淮南王也。訣云:淮南王,鍊秋石。呼黃帝,美金花,更無別道。志士不知此真訣,徒自一生白首。所以受之歸身師,師者是口訣也。

    神水華池世所稀,流傳不許俗人知。

    還將世上凡鉛汞,相似令教人不疑。

    神水華池者,出自太陽之內,為火之精,仙人探用,號為神水華池。其精凝白,似馬牙硝,未伏火者。若經鍊之後,呼為金液華池,名為真鉛,亦名白虎。若修之後,即汞無黑色。若要住火,感應只在咫尺問。此在口訣,難以書傳。仙人將黑鉛和水銀,探神符白雪相似,令教人不疑。如用黑鉛水銀,皆不是真法,縱遇至人,終日相隨,與至道不相契,終不傳付此衛注訣,只要世人悟會。自是人之根性,與至道不相契會,聖人終不欲令其絕於後代,所以三百二百年方傳一人。夫學道之人,切須廣修陰德,見於道師,敬如父母,首尾相似,不辭辛勤,得此方可傳授。《參同契》云:虛有好道之名,殊無鍊丹之志。未有小失,便起大怨,如此之人,去道遠矣。

    青龍逐虎虎隨龍,赤禽交會聲唱噹。

    調氣運火逐離宮,丹砂入腹身自沖。

    青龍者,是木也,位在束方甲乙之官,卦主震,內含離氣,為太陽之精,赤禽之志。其性猛急,聖人呼為汞。白虎者,是西方金神,位在庚辛之上,卦在兌。此金無形質,生北方壬癸水中,煆鍊之後,則永無黑色,名為白虎,亦名金液。此物能剋束方甲乙之木,當兩情相剋之時,自有聲爆動驚人,星曜流暉。當此之時,即便交會,自然相合,體似增璃。未交會,其色凝白。食木精之後,色乃方變為甲乙之色,青龍也。調氣運火,逐離官起,自復卦一陽爻生,相次運行,周而復始,連珠合璧,或聚或散,往來貫串,出入無定。若運行度差錯,即退而不要,無論年月,終不成也。《參同契》云:三日,月出庚,狀象鉤。八日,上弦平如繩。十五日,乾體就。十六日,相次缺。至二十三日,為之下弦。到二十七日,沒也。故云滅沒也。此數合在口訣。太陽初出東都桃山,上應中國酉時,雞盡嗚。唯有戌、亥、子三時,是絕聲之處。世人只聽几聲,未辨三時之說。但解明雞法,霄漢亦相伴矣。月初出之時,前後各餘三日,只明二十四日。學道之人,不知此要,徒用一生至功,而迷者不可知矣。

    五行深妙義難知,龍虎隱藏在坎離。

    還丹之術數過百,最妙須得金華池。

    五行者,是金木水火土。龍藏者,藏在坎離官。離卦二陽一陰,內虛受其龍也。龍者火也,火者汞也,名為妮女。若見白虎,即便受胎,十月滿足,自然相生,白金生水中。坎卦二陰一陽爻,金在水中,不現其形。唯有一法,探而取之,名為真鉛。即是水火二性,為之陰陽,更無維物。《陰符經》云:金丹之衍數過百,要在神水華池訣。離龍爍動迸金星,杳杳含光蘊至精。港應四時生萬物,運窮三載保延齡。消鎔碧水飛雲泳,火爍金花混氣清。鍊出華池逢虎後,節符進退變黃輕。如斯之訣,甚至露矣。

    丹砂其位元非赤,四季排來在南宅。

    流珠本性無定居,若識其原似秋石。

    丹砂者,本只說白金一味,元非赤色,配位在南方,流珠者即是流汞也。其性猛急,須以秋石製之,方可得住。秋石味能苦辛酸甜鹹,五味氣足,能具五色。古歌日:一物有五彩,永作仙人祿。

    日魂月華二氣真,含胎育子自堪神。

    變轉欲終君自見,分明化作明窗塵。

    日魂者,是太陽之精,生在木有火,火化而成土,土是火之子,故云五行火。火化為土,為之至藥,聖人獨知之。月華者即是白金名,號為玉兔,生在水中。訣日:月華屬坎自虛行,水沃之時得至精。精氣遂能成變化,感通元質應時靈。霜飛峽潔凝如雪,素體凝新體夜星。若鍊真陰逢虎後,木龍和會契同情。此說一味白金為鼎氣,上下兩弦。八日上弦,金半斤,于丁上。十五日乾體就,三五圓暉。二十三日下弦,數三五,水半斤,有一十六兩,一兩有二十四銖,計三百八十四銖爻,應三百八十四爻,為六十四卦,一銖應一爻,一年有三百六十日,內有二十四氣,應天之大數,謂之天符。其鼎應上下兩弦,為之乾坤,能生萬物。《陰符》云:爰有奇器,探氣為之,鼎始生萬象。《金碧》云:神室者,丹之樞紐,非世問五金。其丹如成,狀若明窗塵,服之貫入三丹田中是也。所以云:黃帝得之,先固三官,後理萬國。自古聖人皆服此藥,得道長生,更無別藥,志士從而行之。

    鉛汞一門不可依,金丹祕訣聖無知。

    莫將世上凡鉛汞,論年運火競相持。

    鉛者,北方之水,五行之初,其數一,其色黑。訣云:北方黑帝精,一身無定形。若逢三戶物,妮女當時驚。此物名真汞。鉛者生在水中,與離氣。《潛通訣》云:金不露形,汞不呈才。聖人訣法象,彩玄冥之氣,成其妙質,為住世之藥聖。無知者,秋石是也。亦名白金。能流能滑,故非凡物,不是世問凡物製造。志士如修至藥,不用朱砂水銀,最為精妙者也。本只說白金一味,留住玄冥之氣,白金與汞,是聖人真訣矣。

    天生二物應虛無,為妻為子復為夫。

    三五之門唯日月,能分卯酉座為初。

    天生二物者,即是陰陽二氣,聖人以法象運動火侯,故名為探火者之異名。微妙之氣,結實成其至藥,即是日月之精。日為夫,月為妻,藥為子,子是日月之精。人食此精,與日月齊年。三五者,是土木之數。三者木也,五者土也。木中有火,火化為土,謂之至藥。服在中官,能分卯酉。卯者,束方甲乙,位在丙丁。酉者,西方庭辛,金在水中,煆鍊之後,其色凝白,又能食木精,所以得金剋木。座為初者,起自復卦,陽爻初生,行度至離官,沒在坎官,太陽初出在扶桑,上行兌官,沒於西上,陽爻漸衰,陰爻正王,謂之滅沒。此數者難申說,自古學道之人,無一知者。要在口訣,難以書傳,謂之天符,大殺之神。

    含養天然稟至神,沖和之氣結成身。

    富貴只綠懷五彩,心知鉛汞共成親。

    至神之藥,是沖和之氣,將金養汞,以有合無。一有一無謂之道。有者虎也,無者龍也。陶真人云:練空者至於鍊砂,鍊砂者合於至道。古訣云..一物有五彩,永作仙人祿。只是說此一味白金,修鍊之時,而有五色,光明照目,煆鍊得成,即見其寶。陶真人修寶鍊寶,見寶別寶,賢人得道,謂之真人也。

    乾坤不許相為避,志士元知在天地。

    十月養成子母分,賢者何曾更運氣。

    乾坤,上下釜也。上蓋象天,金有半斤,下坐象地,金數三五。銖有三百八十四,應一斤,為之乾坤。天否地閉,水火自生,神精現焉,不得亂失。十月滿足,自然成形質者,何曾更運其氣。藥成體就,卻入大庚合內,周遊赤烏,經營三載,其道畢矣。人得食者,壽同天地。

    玄黃冥寞不可辯,鉛汞之門義難顯。

    世人不曉定其原,細視至行自然見。

    玄黃者,藥之本體。名字極多,學道者不可辮真假鉛汞之門,不可說其原來處。學道人切在深會陰陽,細視五行,自然相見。志士相傳,父子難遇,縱此得其人,難體其事,不可以意求之。縱有學道,只是好燒金鍊銀,終不求住世長生之道。或云終無知此道。如此用意,去真遠矣。

    嬰兒漠漠不可悟,徒以勞神虛見苦。

    但知會得聖人言,即是分明上天路。

    愚迷之意,不可操持。遂用他物修營至道,無論年月,終無成者,自勞其神,至於白首。如會至人之言,准其繩墨,修鍊得成,上天何難。

    三四同居共一室,一二夫妻為偶匹。

    要假良媒方得親,遂使交遊情意密。

    三者木神也,四者金神也。二物為夫婦之道,汞入金中,同居一室,須要良媒。良媒者,即南方丙丁火神也。不知此要,虛受辛苦。

    浮沉恍惚性難辨,俟取迷徒年月遠。

    欲知靈藥何日成,陽數終須歸九轉。

    金沉石浮,世人不知解,迷徒之人更難親。鍊變至九轉,極陽之數,紅紫射人,號為大還之丹,豈非容易,天機張而不死矣。

    陰陽冥寞不可知,青龍白虎自相持。

    年終變轉自相瞰,白虎制龍龍漸希。

    陰陽之道,難究其原。若信百方,終無所成。成龍虎,兩相飲食。白虎制龍,兩相交持。其汞欲飛,被水相拘留,汞去不得,即成至寶也。

    乾天為父坤老母,南方朱雀北玄武。

    年終歲久俱成土,時人何處尋龍虎。

    乾者為天為父,坤者為地為母,此意白金為鼎器也。南朱雀,火神也,名為鉛。修鍊功畢,俱成於土,即是龍虎呼吸之理也。

    三人義合同為宗,常飲日月照其中。

    已過三花金再液,九轉須終歲月功。

    三人者,即是水火金三物也。其宗祖日者,太陽之精,月者,玉兔之精。往來照曜其中,留精於鼎內,化歸坤室。三花者,火之異名,遇金液不可拾也。兩相交會,歲月將滿,其丹鈴成也。

    青龍本質在束宮,配合乾坤震位中。

    白虎自玆相見後,流珠那肯不相從。

    青龍者,束方甲乙,位居震官,其數三,其色青,王春之三月,汞陽氣,能布枝條芳榮,天氣下降,地氣上騰,即木官中有其父,號為青龍。白虎者,七殺之神,能剋木,木龍欲走,被金制之,不能去也。木龍者即是真汞。火氣纔動,漸被收之,還被歸本官,故云還丹也。金木相返之義。

    龍虎修來五轉強,爐中漸覺菊花香。

    如今修鍊正當節,莫恨悠悠歲月長。

    夫修大丹,志意巖谷,休糧停廚,晝夜精心專思,漏刻抽喊無差。不辭得失,希望丹成。臨爐瑞應,香氣如菊花也。

    欲識丹砂是木精,移來西位與金并。

    凡人何處尋蹤跡,恍惚中問在杳冥。

    丹砂本是木之精,精是離黑,故名汞。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此義深遠,難究其根也。

    悟者猶如返歧蹤,迷途不易尋路苦。

    三人運合同一原,本性何曾離宗祖。

    悟者非難,迷途不易。三人即水火金三物,事同一原,唯聖人獨知之矣。

    一人本有一人無,金公為婦木為夫。

    玄冥深奧不可度,志士何曾肯語圖。

    一人有者,即是金公也。一人無者,即是青龍也。其義深遠之事一學者不可語圖。夫學此事者,切須勤苦志,亡心飢罷寢,不辭辛勤,審察師旨。縱遇至人,終日話論,自己根性不契至道,如何得成。志士未得至道之時,亦甚茫然。及至得了,覓人傳付,猶萬萬中不遇一人。學得之者,不可閉其大道矣。後來學者心自噴唷我慢,只求乾銀濟世之寶,終不求濟命之藥。如此之人,實可痛乎,虛棄一世。或云終無此道,蓋為正氣不真,邪氣參雜,則與道為隔也。此訣三十首,句句華秀,字字顯理。偶以愚情注解其文,重疊事同一原,令人不用水銀朱砂,及五金有質之物,修營至道。至藥根本,不是世間几物。後來學者,切宜細詳其事,不出象中,忝為忠臣孝子,不解尋真,實為苦哉。

    玄天汪汪配地黃,男精和合並同房。

    白液爐中隨月化,時人服者瑩心凍。

    天地玄黃,是陰陽二氣,男精汞也,白液者金也。合歸一處,為之黃白,象雞形。入鼎燒之,然後變色成丹。人得食者,能殺三尸,去九蟲,令人無所染,謂之真人也。

    金木相傷誰定原,五行相返自相連。

    世上共藏陰火白,誰能識得黃芽鉛。

    金能剋木,木中藏火,火能消金,五行相返,又能相成。從子到午,是相生。自午至戌,是相剋。如斯相連相返之事,合在口訣所傳。

    世間鉛汞不相依,志士元知在坎離。

    賢者共藏人不見,淮南修祕在華池。

    世問几鉛汞,且藏府無類,服者隨滓而下,終不入丹田中華池者,即神水也。訣內華池是白金,不載方書訣在心。、沐浴須傳外無法,陽數還令反作陰。金體水銀也,非作水銀形。鍊藥須通訣,無師莫護施。不傳神水法,由來歲歲飛。

    九轉丹成歲欲終,開爐忽見藥花紅。

    水火變來俱作土,時人何處覓金公。

    陽數日滿開爐鼎,狀如朝霞,其色紅赤黃,歸在中官,水火二物,俱化成土也。

    鉛汞相傳世所希,丹砂玉質雪為衣。

    朦朧只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

    砂汞非赤色,古人只說白丹砂,亦為名白馬牙砂,只是西方金是真也。

    還丹入口身自輕,能銷久病去祆精。

    貪愛自玆無所染,能改愚人世與情。

    至丹入口,三尸並死,令人無所染,謂之真人也。

    誰悟靈丹出世塵,三花合會與龍親。

    君看前後鍊丹者,誤煞千人與萬人。

    三花者,火也。如能運合,青龍自生。五行顛倒衛,龍從火裹出。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將銀投水,將水投銀,是水是銀。





    元陽子金液集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