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紙舟先生全真直指


    紙舟先生全真直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紙舟先生全真直指。元金月岩編,黃公望傳。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紙舟先生全真直指.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86
    紙舟先生全真直指

    嗣全真正宗金月巖編

    嗣全真大癡黃公望傳

    夫全真之學,直究玄宗,乃單明向上大道,非小乘眾學雜術之比。自五祖七真出,而天下得道者,皆直指自證,以心印心,而不立片文隻字,其妙在此。後世有學者眾,其所師得人,則其說皆合符節。所師非人,或受頑坐枯心,或吞精咽氣,或存心想腎,或雜傍門,非徒無益,而又害之。且全真把柄,於父母未生前,真已全矣。生亦不增,死亦不减。若人以心印空,覺悟本真,則真自全,金丹之道具,而大藥之基立矣。或謂金丹乃神仙之道,必有口授師傳密語。或指大道,謂之單脩性宗,不違命宗,不得成仙道。今為大眾破此一疑。謂如魚化為龍,朽麥化為蝴蝶,雀入水化為蛤,蛤化為飛鶉,貞女化為石。彼此以有情而化無情,無情而化有情。或自己一念堅固而化,為觸陰陽二炁而化。以物性論,則有飛潛動植之不同;以形質論,則有鱗甲羽毛之差別。其神奇不測也如此。安有所謂真師密傳口授之妙。物之較人,天地懸隔。人為萬物之靈,若能悟全真之妙,念念相續,專炁致柔,照一靈而不昧,返六用以無衣,守一忘一,至虛而靜極,靜極則性停,性停則命住,命住則丹成,丹成則神變無方矣。人之化仙,即與物之念堅,觸炁而變化,無有異也。其奈今之學者,根器淺小,信道不篤,疑情日生,正因日滅,不下苦工夫,希望立地成道。殊不思立地成道之人,皆是千生萬世栽培善果,到此時行滿功成,立地成道矣。今凡肉質,行既不正,功又不脩,若欲丹道立成,遠之遠矣。今將七真形神俱妙,七返合同印子,入室節目,開列于後。未免雲翳虛空,無風起浪,謂如不信貧道此語,直待鍾呂親傳也。只得一半,如何是那一半,石女飛行,木人稱喚。

    金丹之祖造化之宗



    罔象起天地,全真亘古今。

    便從這裹入,切忌外追尋。



    道自虛無生一炁,一炁陰陽萬象全。

    若是當家能領會,何須更覓水中鉛。



    本是一團血肉,惺惺全借陽神。起居言語是誰靈,神去更無把柄。

    說出萬般名相,教人轉入迷津。自從今日悟全真,妙語奇言不信。



    光徹虛空上下,人人具足無虧。全真真裹露真機,實證無為不二。

    掃去閑名野字,胸中莫滯些兒。七真五祖只如斯,悟得真超聖地。

    神陽●日魂

    形神雙證,實悟至真。魂乃陽神,魄乃陰形。形借神靈,月望日明。

    形陰○月魄

    子常戀母,婦順夫行。形神定交,陰陽立根。念念相續,久久自靈。脩證不輟,高超玉京。

    七返七真合同印子

    形神相顧

    平生醉夢走長途,忽起相看識得渠。

    入道初真

    覿面更無迴避處,當機始會別親疏。

    形神相伴

    一日相知得至真,從今賓主轉相親。

    名曰得真

    茫茫宇宙人無數,誰信三冬火裹冰。

    形神相入

    子母親情豈忍離,同行同坐更同衣。

    名曰守真

    若非轉面些兒子,笑殺寒山拾得妻。

    形神相抱

    全是真陽抱住陰,不勞相作思尋。

    引叫如刻

    一毫才動丹飛走,此是長生水裹金。

    形神俱妙

    錦袍玉勒五花兒,幾度桃源往復回。

    卿創倒刻踏翠穿紅成底事,如今休歇已忘歸。

    形神雙捨

    掣開金鎖兩頭空,不與寥寥太極同。

    名曰證真

    倒握廣寒歸溟涬,兩襟星斗動天風。

    普度後學

    鼓棹迎棹往復回,有緣即上此舟來。

    以真覺真

    真超彼岸成真覺,

    自利須教更利他。

    入室節目築室闊狹各有定例

    一入室大抵要神凝氣聚,真炁足而神自靈,靈則變化矣。然凝神聚氣,

    全在清浄,不可不慎小節而妨大事。然濁肉食濁氣,腥菜助瞋怒,五味奪元精,可皆戒之。不可以為無害,不妨大道,否則氣不清而神不安,神不安而無所成矣。

    一初坐多昏;節飲食則氣疏通,虛心則神清靜。

    一昏困到,不須行,走則勞神,勞神則氣散,氣散則神昏。於己有道,於道無益。如昏困時,但當起身緩行數步,復坐奮發精神,調息歸根。息歸則氣生,氣生則神居,神居則日久,睡魔自退。

    一坐久,或自身覺得真氣自下而上,往來升降,或腎作熱,或身覺跳動,止是真氣漸聚,偶然如此,不可以為奇,時聽其自然。

    一坐久,夜間忽然開合,眼中見光如日月燈明,或一片光明,久而漸滅,或忽然而滅,此乃神光妄想,非真境界,不可忍著。

    一坐久,或見山林城市,平日中極愛人物,及極嫌人物皆是,見處未盡,妄想現前,掃去莫理。

    一坐久,形神忽忘,身中或有真境界,不可為好,認著心即生魔。

    一入室坐中日久,忽然心旺,胡見亂見,不得胡說與人,此是神識所使,如心旺不得遏時放寬些子,要人驚覺,一覺便散。

    一坐中忽有小小不快,可以收拾身心,調理驅除,如打睚不過,且放一調理,安可緩緩再坐。一蝸之氣,不能敵天地寒暑氣候,切莫傷生。

    一坐久純熟,忽然有一無位真人,忽出忽沒,聽其自然,不得認著。依前是病,雖然如是,病眼空花休錯認,一場�攞任縱橫,躍初夙慕玄風,篤恭至道。欲陶三尺劍,寧棄六斗塵。願既天從學當心溥,得遇紙舟先生,印以全真之妙,何以大道之書,不敢專美於私,是用廣流於眾,解黏去縛,斷妄除疑,若是心法雙明,一見如指諸掌,必求泥於圓相,恰如水裹珠,回光返照,即全真當機,借事而喻理,末後翻身句作麼生會。一真絕點七真非→

    東海泥龍吼紫龜。透得元和關捩子,滿天霜月夜烏啼。





    紙舟先生全真直指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