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


    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卷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撰人不詳。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 道藏, 洞玄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860
    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卷中

    布氣法

    至誠到處,向日焚香,仰祝曰:具職位某,仰告太陽帝君:臣某行天樞院天心正正法,救治萬民疾苦,布氣安神。今乞特賜慈悲,願降真氣,入臣身中。泥丸百節,五臟六腑,浩然充滿。凡治生靈,願無不效。畢,志心唯一,嗚天鼓七下,開目向日,兩手各搯中指第三節,便向日取氣一口吞之。念呪七遍,然後吞此第二口也。再搯右手,念呪七遍。又取一口氣吞之,便將兩手交對口上,呪七遍。又取真氣一口,吹兩訣上。周而復始,如此為之者三。呪曰:風疼風裹去,氣痛隨氣滅。

    凡有患人,令在東南方,西北向。師在西北,東南向,對面坐。令患人按定痛處,不得放。先嗽一聲,便取氣一口,未得吞下,便安兩手如前訣,呪七遍。令再嗽聲,取氣吞下,再呪如前。輕者三五次,重五七次,必效。

    呪水法

    浄心爭意,兩手中指按掌心文,請五方二十八宿:

    謹請東方角亢之星精真形,仗劍持符,護吾身形。

    謹請南方井鬼之星精真形,仗劍持符,護吾身形。

    謹請西方奎婁之星精真形,仗劍持符,護吾身形。

    謹請北方斗牛之星精真形,仗劍持符,護吾身形。

    謹請中央七星之精黃之真形,仗劍持符,護吾身形。

    五方真氣入吾此水。此水非常之水,上清無極大道自然之水,能除疾病,能救苦厄。吾此水一點落處,皆成清浄。若是正神,著此水者,廣大神通。若是祆怪,著此水者,身如大火所燒。此水皆是上天真人降真氣所成,何邪不伏,何鬼敢形。當吾者死,背吾者亡。神水到處,萬鬼伏藏。呪曰:

    魁元乾元,利貞遊貞。太虛請勑,崑崙天戶。急急如上清律令。三七遍。

    右用灑浄,則蕩諸邪穢,吞符,則莫不立應。時行瘟疫,可灑宅舍內外。及有病,煎煮湯散,其效乃信,無所不用也。

    取勞蟲法

    凡人患傳屍疾,未及一百二十日者,則先虔請正一道士作醮三日,書符三道,依後法與患人服之。至第四日,預備鐺一隻,煎油五斤以上,用白絹一疋,縛患人於柱上。用生絲左線三條,各長四尺四寸,每條桃木上縛符一道,令患人以人參湯吞下。一道令人把定,候符收線,入腹中繫,用尺斡開口,急拔出符,蟲在上。如此三度,取蟲三條,皆作聲入油煎了,乃安。一條兩條,斷必死。

    第一符



    用絹半寸方,以朱書。左手午上為訣,念呪書,以蠟丸之。於第一日丑時服之,乳香湯下。念呪三遍書成。

    呪曰:

    天靈三光神,令我受賜命。令受勑斬汝,劫至法奉行。

    第二符



    用絹半寸方,以朱書,左手申上為訣,念呪書之,以蠟為丸。於第二日午時服之,乳香湯下。念呪三遍乃書成。

    呪曰:

    本為汝我損,我今辟合汝。如是諸飛天,流浪飲屍鬼。

    第三符



    用絹半寸方,以朱書。左手亥上為訣,念呪書,以蠟為丸。至第三日亥時服,乳香湯下。念呪三遍書成。

    呪曰:

    太上大道君,受我保身形。吉慶降天符,太一合元真。

    治病法

    發至七日了可治。發時,兩手中指搯掌中心,看患人,持呪七遍。令嗽一聲,取氣一口在壁,三度呪之。令患人忌五辛、毒物各七日。

    呪曰:

    安蠶神符貼蠶室內



    鎮宅神符



    移腫毒

    腫毒雖七八分者,亦可治。訣在左手午上,按定痛處,呪曰:

    汝是毒,何損人肉,吾今送汝上刀岡。急急如律令勑。

    呪七遍移訣,令嗽一聲。取氣一亡吹在地上,乃以腳滅之。

    治瘟說

    治瘟自有法中常儀。初入門,仍先用兩手中指搯掌心呪曰:閉天目,一切鬼神不見。此是為患人布氣之法。到患人林前曰:行疫年王、行病使者:此子行不善道,天令汝等巡歷。此子今改過,歸奉大道。吾已奏聞上帝,牒城隍訖。如不係天符勾取,可急收藥毒、氣毒前去,不得少停,恐天赦將至,如違,的不容情,急急奉行。

    治鬼邪法

    患人身,須得實年月日時。右手仗劍,先搯訣,搯年上,呪四十九遍,嚶水一口於患人身上。若輕便住;如未住,則箔生月上,呪四十九遍,噀水一口於患人身。或尚未全退,則生日生時,並同前法為之,周而復始,待報應乃已。呪曰:

    天劫上赦,急令絕惡,急煞急縛。

    右恐不得月日時,只如子生,便用子上。此乃天中四刺縛邪法也。更以乳香湯下北斗七元符三台符也。

    治心邪血邪草靈丹方

    神桃七箇,乳香半兩,辰砂半兩,酸棗仁半兩,當歸半兩,地黃半兩,雄黃半兩。

    右七味為末,以蠟為九,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一九,并符七道。臨時看甚符,亦作丸。子、丈夫,燈心湯下;婦人,紅花湯下。

    治顛邪行持及斷鬼神祕法

    下元生人,行諸不善。發驕慢心,恣縱婬殺。常生輕謗,行不孝道。慳貪不足,而生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煩惱妄想,憂苦身心。是以邪魅乘虛而來,以投其隙。精邪下鬼,百怪千妖。侵剋形魂,叫笑不常。喜怒不定,精神恍惚。或歌或舞,或悲或啼。飲食太過,不識尊卑、千條萬紀。或因塚墓不安,祭杞不謹。居處凶地,伐樹成灾。不可不知也。試論其狀,即辯其源矣。

    心病屬火,乃面赤,叫笑聲高,多嗔少喜。

    肝病屬木,乃面青,飲酒太過,悲憂不止。

    肺病屬金,乃面白,持刃行兇,常言鬪殺。

    脾病屬土,色黃,飲食太過,而常稱不絕。

    腎病屬水,憂悲不常,多拆衣服,低頭咬齒狀,若怕羞是也。

    此乃五臟受邪之證,先須行持,以符服之。然後隨其本臟,用藥攻之,無不效矣。

    識鬼邪

    睜目咬牙凶橫,自刑之鬼也。歌舞叫笑,山魈之鬼也。

    呼神喚鬼,咬器物者,客亡之鬼也。

    或嗔或喜,社廟之鬼也。

    咬牙叫喚,聲如忍痛,落水之鬼也。

    恐懼生人,精物之鬼也。

    怕日羞明,血死產難之鬼也。

    多好遊走,樹木之鬼也。

    自刑覓死,冤債之鬼也。

    多好眠睡,獄死之鬼也。

    至於持誦看經,而輕慢經典;嘆氣呻吟,心氣有憂,多言虛詐,失志歌舞,嗔喜不定,亦邪鬼之候矣。

    凡驗鬼祟,即依此式,無有不實。若欲知其有病無病,即驗其眼目;上視或青或白,鮮浄者,無患如常者,並虛詐也。

    凡欲治顛邪,即先令投狀。次關住處靈祇,牒本屬城隍,差借吏兵去防護。然後入斗存身,行持具威儀,前去看驗。依科行法,不得任性。見患人須和柔訓化,勿傷神氣,乃使不生狂惡,故全其理也。

    入斗存身行持祕法

    凡治顛邪凶惡之鬼,切須齋心沐浴,先行持而往。至彼,亦不可散心,恐頑愚下鬼無所知識,敢有不從,致失威儀,黷上帝之命。雖久而終就擒捉,亦性行持。若是每行持,面東焚香,正身端立,用兩手大指各搯上清訣,從腦後轉至眉心;分直從胸前下,叉腰,默呪曰:

    吾身中功曹使者,當召出吾身中十二時辰、陽平二十四氣、七十二候、左三魂、右七魄、一萬二千精光神、二萬二千形影神、三萬三千毛竅神、心神、脾神、肺神、肝神、腎神,各具威儀,與吾吉慶,賜吾大道,令吾身形化為上清玄都三十六洞大伏魔法師,頂遠遊冠,身披絳綃服,執圭朱履,身坐玉局。汝等靈神衛吾左右,上使紅光蓋吾,下使祥雲圍達,前至某處某人家,考察邪鬼,治病除祆,使令邪魔萬鼠自誅,凶惡不見,疾病削除。南靈覆護,變形玉虛。急急如上清律令勑。

    呪畢,面東噀水一口,乘於身上。再焚香,面南叩齒,具位姓名,首:

    南極天府星君。南極天相星君。

    南極天梁星君。南極天同星君。

    南極天樞星君。南極天機星君。

    南極萬壽星君。南極三明夫人。

    南極火鈴將軍。

    臣某今日吉慶長齋,修行無量,度

    人濟世,除祆破邪立正。伏望南府星君。特賜神光,衛護身形。使者三千人,火鈴將軍,下護臣身,令得長生。急急如上清律令。

    呪畢叩齒,依儀式步罡,一步念一星君丁罡:

    天府星君。天相星君。天機星君。

    天同星君。天樞星君。天梁星君。

    步畢,執劍呪日:

    某日功曹使者,吾遣汝上天,速至天門。遣汝入地,速至地戶。遣汝入水,速至水府。吾今不遣汝上天,不遣汝入地,不遣汝入水,遣汝速至某處某家,告示某人住處司命土地、干係等神,祇,并本屬城隍,差來兵將,仰防禦本所,前來看驗某人疾患。須管精嚴,無令穢觸,有失威儀。次念天靈地靈,天地交并。功曹神將,不得留停。速去速來,吾在壇前卓劍相待。急急如上清律令。

    呪畢,便將劍卓在地,二手十指相叉,喝一聲:去。凡入患人家,纔入門,見人便收卻頭巾,直上廳上正坐。纔坐時,便用二手中指搯掌心為訣,布氣一口於四方,便呪曰:

    吾是元皇之孫,太上之子。北斗與我為所使,周行禹步,天吏所使。左侍青龍,右侍白虎。三清上帝,密布真炁。敢有祆氣惡逆之鬼,當不伏者,金羅鐵網,酆都處死。急急如律令勑。

    呪七遍了,便於周回收氣一口,吹在二手內。便重搯訣,令痛。呪曰:

    天為我父,地為我母,日月為我兄弟,七星為我朋友。六甲將軍,手執鉞斧。地甲將軍,嚴持鍾鼓。三台前行,禽宿後使。吾與天為臣,受天所使。斬邪吞魔,縛祆攝鬼。指呼為命,調理剛氣。上天符命,土地皆至,急急奉行。

    東方

    東方青帝青童君,執鍾擊鼓,速縛興祆之鬼,入金羅之獄,受罪無情,急成公案。併令如前,受天符命。目視東方,喝云:去。

    南方

    南方赤帝赤童君,手執雷電,速縛興祆之鬼,入無了之獄,重罪無情,急成公案。併令如前,受天符命。目視南方,喝云:去。

    西方

    西方白帝白童君,手執鉞斧,速縛興祆之鬼,入陷海之獄,受罪無情,急成公案。併令如前,受天符命。目視西方,喝云:去。

    北方

    北方黑帝黑童君,手執帝鍾,速縛興祆之鬼,入無牽之獄,受罪無情,急成公案。併令如前,受天符命。目視北方,喝云:去。

    中央

    中央黃帝黃童君,手執金槌,速縛興祆之鬼,入長停之獄,受罪無情,急成公案。併令如前,受天符命。目視天,喝云:去。

    其顛邪人必自叫喚,便云:左右統兵助法神將,為吾擒出。便令其家人引患人至廳下,其患人即伏。便呪曰患人纔出,用玉清訣:

    天靈地靈,天地交并。受差將吏,無輒容情。擒捉鬼賊,速至階前。急急如律令。

    呪七遍,患人至階下,便云:直日獄卒,為吾擒捉鬼賊。便呪曰:

    上天勑令,速縛魔精。隨行獄卒,無輒容情。急依天命,勘伏招情。當吾步下,元亨利貞。急急如律令。

    呪三遍,息人自坐。纔坐便問,令說因依。如不伏,便喝云:為枷。却便呪七遍。上清訣。

    呪曰:

    上天奉命,玉帝魁榮。枷下邪鬼,有逆上清。九天玄籍,無輒容情。急急如律令。

    患人自如檐物矣。再問不伏,兩手並作玉皇訣,喝云:為吾棚。卻用紫微印呪七遍。呪曰:

    天靈天榮,吾奉上清勑。綳卻鬼賊,抵拒有刑。魁罡置斗,無輒容情。急急如律令。

    患人只自立如繃,再問令說。不伏便云:為吾打腳,兩腳一同。便呪曰:勘鬼訣。

    上天勑命,枷禁邪精。行刑獄卒,不得容情。併天符命,依勑奉行。急急如律令。

    患人只自叫,問因依不伏,便使黃蜂之呪三遍:勘鬼訣。

    太魔太靈,魁光七星。九氣真元,永了上嚀。奉命如命,火急奉行。急急如律令。

    患人如又不伏,便云:為吾縛上銅柱,銅汁鐵丸灌之。呪七遍:勘鬼訣。

    太微太微,赤鍊銅汁。九天永辜,受罪無劫。再生再死,上帝勑攝。併令獄卒,食鬼飲血。急急如律令。

    患人叫苦,便問因依。

    斬鬼法

    用滅妖鬼訣,兩手並作。

    如斬鬼便將律驗法云:汝今得此罪,罪當斬。便云:當院劊子,為吾斬鬼。呪曰:

    天帝嚴勑,受命劊官。領天符命,無輒容情。神鋒兩刃,誠惡去除。領赴壇下,一劍去誅。急急如律令。

    呪七遍了,便云:推出凌遲。鬼呪曰:七遍。

    天帝勑行,天甲天丁。鬼犯重罪,粉骨碎形。奉天勑命,法到奉行。急急如律令。

    斷鬼呪用勘鬼訣

    天帝勑行,立法無情。三天符下,受罪當刑。奉天勑命,法到奉行。急急如律令。

    配鬼呪用配鬼訣

    鬼犯惡罪,心受無情。當行律令,配赴海營。上天勑命,依法奉行。輒有不伏,粉骨碎形。急急如律令。七遍。

    自擒坐鬼賊呪至此,呪每念了,即噀水一口云:滅也。

    遙治顛邪心法

    凡是室女、婦人不欲見者,呪水了,令取一盞,洗手面了,與患人洗手面。自洗手時,用兩手搯玉皇訣,呪七遍,七吹入水內也。呪曰:

    神天龍手,千魔自去。設位大羅,嘯詠洞歌。急急如上清律令。

    呪畢,剔訣於水中。

    訣目

    太清訣二指上勘鬼訣二指中。

    玉清訣中指上玉皇訣中指中。

    卓劍訣中指下上清訣四指中。

    紫微訣四指中配鬼訣小指中。

    滅鬼訣小指下。

    欲往治邪,先燒關引及帖牓,與本家土地司命門前,五道干係等神祇候,仍牒城隍借兵,收擒看守。用了,即再用牒交還。收管訖,通明報應。

    布氣呪

    乾元天靈,甲乙丙丁。戊己太一,壬癸守形。朱雀覆護,壽命長生。身中功曹,三五將軍。左右神人,今日吉慶。得道至妙,使我通靈。蕩除穢氣,凶惡不寧。神清氣爽,得道修貞。急急如上清律令。





    上清天樞院回車畢道正法卷中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