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上清天心正法


    上清天心正法卷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天心正法。南宋鄧有功編撰。七卷。底本出處:《正統遺藏》洞玄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上清天心正法. 道藏, 洞玄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2886
    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四

    治伏癲邪

    凡治伏癲邪狂走,不知人事,赤身露體,狂言不定。經人制伏不下,先令息人家具狀投壇。書判訖,法官先下遠罩,一一叮嚀了。次備本人所患情由,具申嶽府,備牒城隍。書寫文字,務在祕密。差神將監臨,於靖室書之,不可令人見。各乞選差將兵,前往監逐。某住址山林社廟,家先司命,五道土地,內外所事等神,立定時候,勒令盡抵,四散緝捉。息人家,應有為禍三界邪祟鬼神,牢固拘管,伺侯當院到來。別有指揮,即不得妄信偏辭故說。侵害皇民等事,務在的實。法官於次日,或當日到患人家,不叉帶劍。次淨身變神,步三台七星罡,至斗口,清淨身心,默朝上帝,奏遣前件。因依帶領諸大聖眾法部合屬官將,次第將帶,出門而去,勿得返顧。在途中可持天蓬呪,不以褊數。相將及彼,次下近罩。指揮神將,牢固拘管,收捉邪祟,云某事訖休。行持有如治病,行持中同至門前。指揮行持訖,即左手斗印,右手卓門三下,便下閉門法呪曰:

    太上塞門邪鬼攝,一切冤魂自消滅。急急如太上律令。

    入門左手結山字印,吸北炁一口吹了。存想四大神將,掇山閉門。便指揮云:某左門神,右門尉,五道等神,牢固閉門,不得縱令鬼祟走透。如違,汝等例行坐罪疾。法官入門內,下鎖門法呪曰:

    天煞地煞戶門煞,一切邪祟煞。吾奉敕指揮門神,不得放出邪祟煞,須收下。急急如律令。

    雙手掐大煞文,或鎖印。凡用入門,先左手撩左腳衣,右胸踏門限三下,念鎖門呪。卻放衣,望子午斗,向門外三吸北炁吹之,存想鎖定。次令本人,家廳上安排神將,置辦新鮮果子、香燈、茶湯、錢馬供養訖。次法官變神,步罡呼召將帥。念逐,院神將本身祕呪,各各存見形儀,指揮云:某訖。次令放病人出,次法官左局邪訣,右劍訣。或右手持天蓬尺亦好,不離罡步內。次念降伏刀劍呪,左手斗印,右金刀訣,念呪:

    乾元盧中亨,日月與吾明。刀刃隨吾落,不得損吾身。吾奉九天律令敕。

    念畢喝云:

    神將疾速與吾拽出為禍鬼神,到來疾疾。

    如癲狂息人走出,法官以局邪訣一指,即喝云:

    四直天罡神將,疾速縛起手。疾。

    次用捉縛枷栲四呪訣,如不伏通吐,用紙丸子問祟法,又名天罡烈腦符。



    天罡神王,披紫服,帶金冠。神罡神王,披徘服,帶金冠。用絳紙二片,上寫二神王。寫時存二神王,取罡炁吹筆上,書了作九子,用香爐上燒,薰病人,鼻自通說矣。如未肯服,即用大神燒鬼法呪曰:

    大聖逆火,流逆南方。火官火燒,邪鬼滅亡。急急如律令。

    取太陽炁吹筆上,寫火字一箇圓了。放病人身鼻內,再念前呪,取太陽炁一口,吹患人頂上,用火燒丸子,燒之疾愈。如此拷治,無不欽伏。次量輕重合作,如何行遣。

    發遣鬼祟離體法呪曰:

    天罡大聖,正炁流通。人身安吉,邪鬼滅形。天罡正炁,萬邪離身。急急如太上帝君律令敕。

    左手掐天罡訣,右手執水盂,念呪三徧。面朝天罡,取炁三口,吹水內,噀息人,及令患人服之,即惺惺也。次喝云:鬼魂離體疾。次給符水,與之吞服。次為淨身。次差將立壇于本人家,令香燈供養不絕,直待患人平復訖‘。祭犒本院將兵等,一一了當,即出給公文,發兵回壇。

    如治癲邪,恐將刀刃傷法師。入此後一段,如尋常不鈴用法官丁立。呪曰:

    謹請乾元盧中亨,日月與吾明。刀刃隨吾落,不要損吾身。吾奉九天律令敕。

    取罡炁吹左右肩上,次大指掐玄文念:

    救欽輸寶帝,如遇狂邪附人,手持刀刃不可。

    近者左手斗印,右手金刀訣,呪曰:

    乾元盧中亨,日月與吾明。刀刃隨吾落,不要損吾身。吾奉九天律令敕。

    取罡炁,望病人手吹之。以右手金刀訣斫之,其刀自落。

    布炁治疼痛

    法官丁立,左斗印,右劍訣,並指痛處。先令患人咳嗽,一聲吸來,左卯文上拾定,歸脇下為鬼井,念呪三徧,取正北炁三口,吹痛處。疾疾。

    布罡炁黑治頭疼法

    凡治頭疼,用兩斗印捺定太陽穴,念天罡正呪三徧,吸罡炁三口,吹於頭上,令息人咳嗽三聲,吸去痛炁三口,吹於地上,用腳踏定。如此行持,至第三口炁,逐一手退去斗訣,先右手,次左手,便問有痛無痛。如欲退一半,止將劍訣正中一裂不念呪,先退一手。次念吹去一邊,却撮去一邊痛,其先退手者甚痛,切宜祕之。

    治癤毒法

    凡治癤毒,先就紅腫處寫敕字,取罡炁吹痛處。呪曰:

    敕敕斬無毒,大力攝依,其滅大疼痛。急急攝。

    左手斗印,右手執筆,於痛處念呪,至敕字成,取呈炁,連訣吹痛處。



    再掐斗印,念此呪,就敕字上轉,呪盡筆歇,再發斗印,取罡炁吹之。



    左手雷局訣,寫成雷字,念呪書成,取雷炁連訣吹痛處。



    再拾雷訣,就雷字上轉念呪,呪盡筆歇,取雷炁連訣吹之痛處。

    蝎蜈蚣符



    天罡大聖直上出,取罡炁吹之即愈也。

    諸般蟲物所傷腫毒



    取北熙吹於痛處,書盡呪盡,如此九徧,圈之成符,以醋糊撻貼痛處。



    呪棗治萬病

    日三砂攝,月三砂攝。謹請神將牛巨通攝,謹請玉皇上帝降火龍攝。

    右法午文南炁,念呪七徧,取炁七口吹棗上。

    呪棗治瘧

    ��天罡,日月降靈。入吾棗內,去除瘧疾,蕩除妖塵。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攝。

    左斗印藏棗,念呪七徧,取炁七口吹棗上。



    治溫斷疫

    如是天瘟,即與和解。如是鬼瘟,即與驅之。

    凡治瘟疫,先看詳審訂。或一境一鄉一社中人患瘟。或不侯人投狀,或有人投狀可詳細具錄事由,飛奏三清祖師玉帝,申東嶽,牒城隍,與患人首罪。或只牒當境社祠,及猛烈廟神驅遣。次發劄子付行瘟畢主,速令退病。次第躬親前往,却依治癲邪、伏山魈格式,變神步罡,默奏上帝陳上件因依訖。次拾變神訣,依式內變,鍊為北帝,以左手掐玉皇訣,念呪曰:

    唵吽吽,衆神稽首,邪魔皈正。敢有逆者,化作微塵。急急如上帝敕。

    右法師,次掐變神訣,復為北帝,謝恩。執玉皇敕,帶六丁六甲力士、風伯雨師、五雷使者,從天道上,仍舊乘雲回驅邪院。法官再步罡,呼召諸院將兵,一一皆至,叮嚀上件因依訖。次右手輪五雷局,呪曰:

    一轉六神藏,卯。二轉四煞沒,寅。三轉動魁罡,丑。四轉雷火騰,中中。五轉霹靂發,未。六轉山鬼死,四指中。七轉收攝一切無道。斬頭折足,凶惡之鬼,赴吾魁罡之下受死,不得動作。急急如上帝律令敕。

    掐子文,成雷局。法官左手雷局發罩,插雷局於脇下,右手執劍而行,不須遠,近罩閉鎖門等法。次至患人門首,令預備香燈酒果,神將功德等。於廳首,法官變神,步豁落斗罡罩身,再三台七星罡,呼召將帥指揮。因依令,唤上行病鬼王,諦聽告言。次獻茶酒訖,法官左雷局,右仗劍誓曰:當職昨膺仙誥,受命玉清。行天心之正法,掌北帝之靈文。佩寶印統將兵,奉天符治妖孽。誓願代天理物,佐國安民,今之時也。蓋為,入意。當職眇躬,濫叨斯任。既蒙來誠,敢怠告宣。汝等既為行病鬼王,自合依按玄科,於不忠不孝之處,行斯妖炁。豈得妄亂徧行毒炁,殘害生靈。當職已具事由,為某人家飛奏三天,首罪釋愆,見蒙原赦。汝等準吾指揮,只今徑離此去,仰火急收攝原行毒炁,取令蕩盡,務要息身立便痊安。準此指揮,火急奉行。次燒驅遣鬼王牒劄錢馬之類,未要燒神將紙。次法官念金光呪、都天大雷公呪,雙手雷局,吸水一口,噀喝云:疾疾。次令各抱息人,列坐一凳,法官將三官薰邪符、太陽符及住瘟諸符命,燒於水盞中。次呪法水,令吞三光符之類。次敕患身訖。次將火鈴驍將符、太一奔星符、連神符貼及金錢雲馬,於患人前燒,未堪過時,用大扇一扇,其灰盡飛在各人身上。次法官令各人以被覆蓋睡,法官將諸蕩瘟符命燒於炭火中,薰四畔房舍,更以醋澆之,薰令褊。次法官繞舍淨之,更呪法水放住。令各人隨意服符。次將符沉於井中,令服。次將神將功德符,立香火於本人家內,候全安日,祭犒將兵,逐一發回。如此行持,萬不失一。

    退瘟符

    念後呪王皇訣,天門炁,敕遣同。



    重疊,用黃紙朱書,可吞可貼。仍以一道串錢三文,沉於水缸。



    書符總敕呪

    太上老君,敕五方行瘟鬼劉元達、鍾士季、趙公明、張元伯、史文業、范巨卿、馮混思、姚公伯、李公仲,六丁雜俗之鬼,得便要斬,不問枉罪。急急如律令敕。

    遣符呪

    唵吽吽,衆神稽首,邪魔皈正。敢有不伏,化作微塵。吾奉玉皇上帝敕。



    天蓬元帥治瘟疫符

    用桃枝煎湯吞下。



    天罡蕩疫發汗靈符





    右法,先念太陽俱立陰當官衰呪訖,取罡炁三口,呪於筆硯。再念:

    天帝釋章,佩帶天罡。五方凶惡之鬼,何不滅亡。飛仙一吸,萬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再吸罡炁,吹筆書符。念天帝釋章,呪想天罡。書之符盡,呪盡書訖,念天師辟瘟神呪。敕之呪曰:

    敕東方青瘟之鬼,腐木之精。南方赤瘟之鬼,炎火之精。西方白瘟之鬼,流金之精。北方炁瘟之鬼,涸池之精。中央黃瘟之鬼,糞土之精。四時八節,因班化生。神不內養,外作邪精。五瘟之炁,入人身形。或寒或熱,舉住不寧。九醜之鬼,知汝姓名。汝須速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令。



    每服一道,向北呪訖。用針挑麻油,燈上燒作灰,入淨盞中。又念吮訖,水調服,忌葷腥。



    混元水火二輪符



    水輪退熱病,火輸退冷病。



    兩手四指,曲大指壓住,如雷局,北各炁一口云:

    奉請東方洋海水,九江四海水,盡入水中,吾奉上帝敕。





    次再掐午文,吸南炁一口云:

    奉請火德真君,火官使者,火鈴大將,欽火大神,並降真炁,入吾火中。急急如律令。



    紫庭螮蝀追癆總符





    敕符呪

    螮蛼螮蝀,化為長虹。三尸作禍,九蟲為殃。侵食五臟,遊走膀胱。或赤或白,或青或黃。吞服入腹,搜胃洗腸。去除百病,骨節康強。三焦四海,符到搜捉,敢不消亡。一如紫庭帝君律令。



    書符五道,上燈前後,作丸子令服。或燒灰,淨水調拌飲食之中,令親人照之。如蟲出,投入油鐺內煎。如未,再喫符,去淨房中追,呪盡筆盡,於鬼門上煎油鐺。先焚香,向天罡禱祝,具述患人因依仔細,云:某用淨水五盞,燈三盞,供養金木水火土五星尊神,紫庭真人,天罡大聖,今日今時宜符符使,及紫庭神符中諸大聖。衆法官用雷局,閃電三動六鼓,飛雷打破病人,用雷火燒符,以桃枝七寸、乳香少許煎湯,與息人服訖。以燈照息人邊,令息人睡。如有一切鬼蟲出,即煎之。親族人不得返顧,恐油內毒蟲入人身傳變也。如傳屍癆,自宜申奏,先追毫辨驗,然後給符追蟲。

    救治寒熱瘧疾

    順菴湯一夔曰:店瘧之作,皆由陰陽不正之炁所致。五行乖冷失序,皆非天地之至和。故當人感之,又成寒熱之疾。今或合宗族舉鄉閶皆然者,由其所感冷炁,惟正炁能制之。以天罡雷火真炁,驅蕩邪炁,則自然平安矣。

    神應治瘧散形符



    右法。每一道臨發日,早辰於麻油燈上燒灰,桃枝七寸煎湯服,忌葷。此符專治寒熱店瘧疾,驅蕩疫癘,及時行傷寒麻痘之類。傳之於湯順菴,神應無比。



    追復生魂

    大凡人患心邪,恐有鬼祟攝去生魂。又有美婦,被神所奪去魂魄,悶絕不省人事。此等證候,如何便捉祟,且須定魂追魄,使神魂歸身,自然安愈。又恐真病,或因驚恐喪心,無祟可治,須為追魂定志,最為良策。其有卒暴身亡,心頭尚煖,亦可急為追魂。



    四大將軍追魂散形符



    聚形





    敕符呪

    謹請高真上聖,日宮天子,太陽帝君,北斗七元尊星,唐葛周三真君,四大天丁神將,逐部諸法聖衆,降臨符中。如是患人祟纏侵淩,伏望大運神通收捉。若是天神地祇,諸般精魅,徑直解送九天。若是邪祟,一面解送東嶽於天條斷罪,報應患人家內,早賜痊安。一一如命。

    右握斗訣,西北炁吹符。此符能鎮心安魂,可給與人燒服。昔湯順菴用此符,與人定志追魂,甚有應驗。

    正一靈官符散形

    此符,如人無精神,魂魄散蕩,但服此符七道,自然神清炁爽,魂魄清寧。



    敕符呪

    上帝真符降真靈,九天追捉斷妖精。靈罡掛斗護身形,收攝三魂不得停。交還患體保身清,三魂速歸歸病體,七魄速歸歸天靈。急急如生炁律令。如魂未歸,再念。

    催呪

    黑雲靉靉,同助吾丁。與棚與拷,與捉與鉼。元帥到處,大賜威靈。收魂還形,聖威奉行。急急如律令。

    追魂還體呪

    三魂居左,七魄居右。天地昏昏,靈魂速降。急急如律令。



    右法。左斗印北斗七星煞炁,吹患身。如未醒,再念呪曰:

    北斗九辰,中天大神。上朝金闕,下覆崑崙。調理綱紀,統制乾坤。大魁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高上玉皇,紫微帝君。大周天界,細入微塵。何灾不滅,何福不臻。元皇正炁,來合我身。天罡所指,晝夜常輪。俗居小人,好道求靈。願見尊儀,永保長生。急急如律令。

    右,並用斗印七星�������,呪及七星炁,含水噀患身也。



    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四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