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道德真經論


    道德真經論卷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道德真經論。宋司馬光註。四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都玉訣類。原經無章名,今據王弼本補。
    文献引用:道德真經論. 道藏, 洞神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117
    道德真經論卷之四

    司馬氏註



    五十九章



    治人事天,莫若嗇。

    省嗇精神。



    夫唯嗇,是謂早復。早復謂之重積德,

    不遠而復,不離於德,可以修身。

    重積德則無不克。

    念德不怠,庸可敵平。

    無不克則莫知其極,

    廣運。

    莫知其極,可以有國。

    然後能保其國家。

    有國之母,可以長久。

    母謂存神育德。

    是謂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

    六十章

    治大國,若烹小鮮。

    擾之則爛。

    以道往天下,其鬼不神。

    物各得其所,無妖灾。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人;

    寒暑風雨,變化生成。



    非其神不傷人,聖人亦不傷人。

    聖人與鬼神合其吉凶。



    夫兩不相傷,故德交歸焉。民,神之主也。聖人不傷人,則神亦不傷矣。



    六十-章



    大國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

    交猶歸聚也,言大國所以為王霸,下流所以為江海,皆以此。



    牝常以靜勝牡,以其靜為之下。

    覆解牝之為德。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以取取人,而取為人所取。



    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兩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為下。

    畏天者保其國,樂天者保天下。



    六十二章



    道者,萬物之奧也,

    妙萬物而為言。



    善人之所寶,

    守而用之。



    不善人之所保。

    依於有道以自安。



    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

    美而言之,可以使人從教,若市之得物。尊而行之,可以使人心服,叉不為人下。



    人之不善,何棄之有?

    所貴於道者,為其兼容敦化,若中者棄不中,才者棄不才,不得為有德。



    故立天子,置三公,

    立君以司牧其民,置輔以師保其君。



    雖有拱璧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

    拱璧,璧大如拱也。古者進物,叉有以先之。寶用有盡,道用無窮。



    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不日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為天下貴。

    有求而循道者,無不得。有過而從道者,無不免。



    六十三章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視小若大,視少若多,犯而不校。



    圖難於其易,為大於其細。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故能無為而治。



    夫輕諾必寡信,

    故子路無宿諾。



    多易必多難。

    小人先易而後難。



    是以聖人由難之,故終無難矣。

    君子先難而後易。



    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破,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合抱之木,生於豪末;九層之臺,起於累土;里之行,始於足下。

    皆言防微慎始。



    為者敗之,

    傷自然。



    執者失之。

    滯於物。



    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

    無成無虧。



    無執故無失。

    無喪無得。



    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元敗事。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

    聖人所欲者,不欲也,故不貴珍奇。

    學不學,復衆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

    衆人用心過分,更成贅疣,故人所學者在於不學,以復衆人之所過。萬物生成,皆不出自然,聖人但以輔之,不敢強有所為也。

    六十五章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去華務實,還淳反樸。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

    姦詐亂政。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

    上下相欺。

    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王道正直。

    知此兩者,亦楷式也。常知楷式,是謂玄德。

    知用智不若不用,非有精微之德,其孰能與於此。



    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乃復至於大顺。

    物情莫不責智,而有玄德者獨賤之,雖反於物,乃順於道。



    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是以聖人欲上人,以其言下之;欲先人,以其身後之。是以處上而人不重,處前而人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滿招損,謙受益。

    六十七章

    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

    肖,似也,言異於衆人。

    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我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夫慈,故能勇;

    仁者必有勇。



    儉,故能廣;

    約省則有餘。



    不敢為天下先,故能為成器長。

    成器猶成法也,為衆教之父,故曰為成器長。

    今捨其慈且勇,捨其儉且廣,捨其後且先,死矣。

    必為物所害。

    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

    仁者,衆之所附。

    天將救之,以慈衛之。

    人不忍傷。

    六十八章

    善為士者不武,

    以德服人。

    善戰者不怒,

    我租惟求定。

    善勝敵者不爭,

    不戰而屈人兵。

    善用人者為之下。

    得其歡心。

    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也。

    德與天合,自生民以來無以加也。



    六十九章



    用兵有言:吾不敢為主而為客,

    主謂以強兵為己任。客謂人加於己,己不得已而應之。

    不敢進寸而退尺。

    謙而不責。

    是謂行無行,

    不行而自至。

    攘無臂,

    無臂而可以攘人。

    仍無敵,

    敵自服,不必仍。

    執無兵。

    不執兵而全勝。

    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則幾喪吾寶。

    寶謂三寶。

    故抗兵相加,哀者勝矣。

    辭直而不爭者,為衆所哀。

    七十章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易簡。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精一。



    言有宗,

    體要。



    事有君。

    返本。

    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

    有知則知道矣。

    知我者希,則我貴矣。

    道大,故知之者鮮。

    是以聖人被褐懷玉。

    蒙以養正。



    七十-章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

    知之如不知,則速怨。不知而強知,則招患。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聖人之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病人能自知其病,斯不甚病矣。



    七十二章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

    弗畏入畏。

    無狹其所安,

    不擇地而安之。



    無厭其所生。

    甘其食,美其服。



    夫惟不厭,是以不厭。

    不厭於物,亦不為物所厭。



    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

    人不知而不慍。

    自愛不自貴,

    卑以自牧。

    故去彼取此。

    去外慕,取內樂。

    七十三章

    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知此兩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惡,孰知其故?是以聖人猶難之。

    人知此而避殺就活,是利也。亦有知此而更速死者,害也。豈非天之惡人如此乎?執能知其意故哉?是以聖人於天道亦不敢易言之。

    天之道,不爭而善勝,

    任物自然,物莫能違。

    不言而善應,

    隨其順巡,應以吉凶。

    不召而自來,

    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禪然而善謀。

    繟,緩貌。不忽遽,而事無不成。



    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恢恢,大貌。



    七十四章

    民常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見利則忘生,是不畏死。

    若使人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執而殺之,夫孰敢也?

    奇,邪也。

    常有司殺者殺。

    天將去惡,必假手於一人。

    夫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斲者,希不自傷其手矣。

    妄作凶。

    七十五章

    民之飢,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飢。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

    擾之故難治。

    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

    求利所以養生也,而民常以利喪其生。



    夫唯無以生為者,是賢於貴生。

    外其身而身存。



    七十六章



    民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生也柔脆,其死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不勝,

    兵驕者滅。

    木強則共。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七十七章

    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與之。

    虧盈益謙。

    天之道,損有餘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

    以貴抑賤,以富奪貧,以智加愚,以賢陵不肖。

    孰能以有餘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不處,其不欲見賢邪?

    聖人功德有餘,故推以與人。



    七十八章



    天下柔弱莫過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也。故柔勝剛,弱勝強,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是以聖人之言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故正言若反也。含垢納污,乃能成其大。

    七十九章

    和大怨者,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故有德司契,無德司徹。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八十章

    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重復。

    愛生安土。

    雖有舟輿,無所乘之;

    不遷。

    雖有甲兵,無所陳之;

    不爭。

    使民復結繩而用之。

    不相欺。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雖疏惡隘陋,自以為甘美安樂。

    鄰國相望,雞犬之音相聞,

    信近。



    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無求。



    八十-章



    信言不美,

    質直。



    美言不信。

    華巧。



    善者不辯,

    吉人寡辭。



    辯者不善。

    盜言孔甘。



    知者不博,

    一以貫之。



    博者不知。

    多岐亡羊。



    聖人不積,

    不私無物。



    既以為人己愈有,

    德智無窮。



    既以與人己愈多。

    損之而益。



    天之道,利而不害;

    春生秋成,以美科利天下。



    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不能無為,然輔而不強。



    道德真經論卷之四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