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真氣還元銘


    真氣還元銘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真氣還元銘。題強名子注。據書序當為五代粱人所撰。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
    文献引用:真氣還元銘. 道藏, 洞真部方法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19
    真氣還元銘序

    余幼親墳典,長慕煙霞,比跳龍門,欲攀蟾桂。著錦衣於世上,騎躍馬於人問,置立機關,開張造化,榮沾父子,福及子孫。體仁義為當代之楷模,用禮智作將來之規矩。夢未同於傅說,釣不遇於姜牙,而遂灰心志求仙道,詩書陡罷,筆硯頓拋。見寰區之多少是非,睹朝市之無限得失,榮如石火,貴似浮樞,不假高低,瞥然聚散。尸行鬼步,非聖哲莫可知之;動肉活塵,非賢良莫能分別。邇後專尋幽洞,遍訪名山,歷險登危,二十年矣。自梁貞明歲,遊於泰山頂高松之下,忽見一人,形容異俗,言語非常,唯稱萬代之師,柢道九天之主。余遂稽首長跪。為余曰:汝有仙相,方得遇吾。付汝學仙之門,汝能受否?余又長跪,感謝形言。又曰:吾請汝剪髮敵血為盟,與汝屈伸吐納煉形之術。又曰:兩紀之內,輒莫傳人,傳之非人,彼受譴責。余又長跪,忽然不見。余自後常依次第,不報功夫,但是微言,無不神驗。余既承師命,合秘天機。兩紀將終,許傳人世。而乃重修舊則,翻作新經,寫之市朝,藏諸山石。後來學者得之幸哉!

    真氣還元銘_強名子注解

    一氣未分,

    一者,道之所立。氣者,一之所生,未分為混沌未分也。此言一氣,雖從大道以成名,而且混沌之氣,未分清濁也。此則是無名生有名,有名生萬物。《道經》云: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無名言道也,有名言氣也。言道者,是一氣之父,言一氣者,萬物之母,有相有形,未有不因一氣而生者也。是故修生則貴道,修道則重氣,言氣是精神之本,性命之源,神明之主。人若得法修之,克為神仙矣。故《黃庭經》云:出清入玄二氣煥,子若遇之昇天漢。又云:何不食氣太和精,故不入死居黃寧。其義明矣。

    三才同源。

    三才者,天地人為三才也。同源,是三才同居混沌之源也。



    清濁既異,

    清者,天也?濁者,地也。既已也,異別也。此言混沌之氣分別也,則清氣騰而為天,濁氣降而為地,人在其中,是已有分別也。

    元精各存。

    元者,元氣也。精者,元氣之精也。言天地人元氣之精各存也。

    天法象我,

    此言元精雖存,而天法象與人無二也。

    我法象天。

    言人法象天以成形也。或問曰:前言天法象我,我法象天,天道因甚無傾覆,人道何故有死生?余答曰:天道雖有樞機,而清虛無心,清虛而無其心,則元氣自運。既元氣自運,則五行無妨,五行無妨,則無刑剋,既無刑剋,則是大空,既是大空,則與道合同,是以不傾也。余又答曰:人有生死者,非與天道不同也,乃人之自致也。自致者,從父母媾結精氣,至成形降生,便有悲啼喜怒哀樂,漸漸口責五味,耳聽五聲,眼觀五色,心耽五慾,一向萬機,無所不有。此已上四事,皆因有心之變動也,既有其心,是無清虛也,既無清虛,是人失道也,既人失道,則與萬類同矣,眾物齊焉。任運死生,隨綠枯朽。或如石火,或似浮涯,成時暫成,滅時便滅。此蓋人之自為,非大道之所致也。人若心能無心,色能無色,味能無味,觀能無觀,慾能無慾,聽能無聽,機能無機,和光同塵,湛然常存,則與道同矣。又何不得長生如天之乎?

    我命在我,

    言人性命生死,由人自己。人若能知自然之道,運動元和之氣,外吞二景,內服五芽,動制百靈,靜安五藏,則寒溫飢渴不能侵,五兵白刃不能近,死生在手,變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為我命在我也。

    不在於天。

    言人性命死生不由天也。

    昧用者夭,

    言昧用元氣之人,反致夭壽,此則須事明師傳受,方可得為之。不然則又致夭壽也。

    善用者延。

    言達元氣道理之人,則壽命延長。

    氣和體寂,

    氣,元氣也。體,形體也。言元氣淳和而形體自寂,形體既寂,而氣自和。

    守一神閑。

    一者,一氣也。神者,神形也。此言人但能守一氣,則神形自然閑矣。夫神者是氣之子,氣者神之母。但知守其母,則子不遠,知守其君,則神不散。此皆合自然之道,譬如水潤下,火炎上,雲從龍,風從虎之類是也。

    靈芝在身,

    靈芝,芝草也。在身,在人身中也。指元氣是也。

    不在名山。

    不在名山所探也。

    反一守和,

    一是一神也,和是和氣也。前言守一神閑,此言反一神守和氣,是為神氣相守者,為念念相續,綿綿不斷是也。

    理合重玄。

    理,道理也。重玄,又玄也,言人能知反一神卻守和氣,此名玄之又玄也。

    精極乃明,

    精為精氣也,明為神明也。此言人得抱元守一之法,則精氣充滿,乃通於神明矣。

    神極乃靈。

    神是一神也,靈是人通靈也。此言人達抱元守一之道者,則三萬六千神常不離人,則自然通靈也。

    氣極乃清。清氣為神,濁氣為形。

    氣為元氣也,清為清虛也。此言元氣既極,則濁氣自散,人乃清虛也。

    因氣而衰,

    此言人皆因氣衰,則形衰也。

    因氣而榮。

    人氣王,則身榮也。

    因氣而滅,

    人氣竭,則身滅也。

    因氣而生。

    人皆因元氣交結,以生身也。

    喜怒亂氣,

    言人或喜或怒,皆亂正氣也。

    情性交爭,

    言人既有喜怒,財情性交爭也。

    擁隔成病,

    前言情性交爭,則元氣擁隔也,氣既擁隔,則成病矣。

    神形豈寧!

    神為萬神,形為形體,豈寧為形體不得安寧也。

    煉陽銷陰,

    煉如燒煉也,陽是陽氣也,銷如銷鑠也,陰是陰氣也。上言神形不得安寧,此言煉陽銷陰,此是擒制之門,調治之法。大凡求仙學道,攝養乖宜,則須知燒練陽氣而銷鑠陰邪,則可以長生矣。且凡人病息,皆因五味以生身,卻因五味以喪身。初服氣時,但先積心火以通身燒之,燒訖則依法服之,無不愈者,廣成子曰:積火以燒五毒。五毒者,五味也。五毒盡,可以長生矣。

    其氣自行,其神自靈。

    此言陰氣消散之後,陽氣自行。

    以正遣邪,

    正為正氣,邪為邪氣也。言用正氣而發遣邪氣也。

    其患自平,

    平如不息時也。上言以正氣遣邪氣,則如湯沃雪,以火銷冰,自然平復如故矣。

    乾坤澄靜。

    此已下說服氣法次序也。乾天也,坤地也,言為天地澄清,無風雲霧雨雪時也。

    子後午前,

    子為夜半時也,午為日午時也。大凡吐納調服元氣,皆取夜半子時,直至日午已前,並可調服,號曰六陽之氣也。午後至夜半子時,號日六陰之氣也,不許吐納調服內氣,則百無所妨。





    閉目平坐,

    此為天道澄清,子後午前,吐納調服時也。則須閉目向王方,平坐調服,是平常之法也。

    握固瞑然,

    閉目平坐,便須握固。握固,握大拇指也。暝然,暝目也,似閉不閉是也。

    納息廬中,

    廬,鼻也。後便納外息於鼻中,微微引入,令滿氣海,已久為妙,號日納新是也。

    吐息天關。

    吐息,吐氣也。天關,口也。前既引納外氣入氣海中,既良久,又須吐之,則號日吐故是也。

    入息微微,

    微微,為鼻引外氣時,微微引入,不令耳聞。小則生之門,大則死之路,故引納宜微微然。

    出息綿綿,以意引氣,

    此為鼻引外氣時也,須以意引外氣,直入氣海中也。

    腑臟回旋。

    此言以意引外氣入氣海,滿則五臟六腑之氣自然回旋,小轉動,作聲汨汨然。

    然後呵之,

    呵為口呵吐之。上言腑臟回旋,氣極又須呵吐之,不得強閉也。

    榮衛通宣。

    此言既行吐納之理,則榮衛無擁滯也。

    但有不和,

    為人非時,五臟六腑不和也。

    遣之踵前,

    遣之上文云已,正遣邪是踵前。《南華經》云:眾人之息以喉,真人之息以踵。踵猶跟也。又《胎息經》云:凡人呼吸與真人呼吸有殊,凡人息氣,出入於咽喉,真人息氣於氣海,是氣之根本之處。余按外出云踵,足為踵,踵為腳跟也。此言踵,踵為氣根也。跟之言根也,言氣海是人生根本之處,故但有不和,則令發遣邪氣,胎息如前法是也。

    呵五六度,

    呵為六氣也,言大凡五臟六腑之氣,皆屬心,心屬呵,但以呵吐納之,為上法也。吐納畢,則依·法服氣行氣。

    無疾不鐲。

    言依呵吐納之,無疾病不鐲除也。

    凡欲胎息,

    氣凝日胎,呼吸日息,則胎向氣中凝,氣向胎中息,故曰胎息也。

    導引為先。

    為子後午前,未閉目平坐,握固暝然前也。

    經脈不擁,

    言先導引,則經豚氣不擁滯也。

    關節不煩,

    言為導引擺掣動關節,元氣流行,無所擁滯,故言關節不煩問也。

    或如射雕,

    此已下是導引法也,此言如人翻身射雕之勢也。

    側身彎環。

    一句便是射雕勢也。

    或舉腰背,

    此又是一法,仰外以兩手背托地,便舉腰收腳,令頭著地是也。

    如蟾半圓,

    此是舉腰法。交指腦後,此別是一法,以兩手十指相叉,交於腦後,抱著玉枕是也。

    左旋右旋。

    上言交指腦後,次便須回頭背,或左旋轉,或右旋轉是也。

    勁手足氣,

    言導引時,勁挺兩手,便感元氣是也。

    出於指端。

    上言既勁挺手足,元氣自然出於十指之端也。

    擺掣四肢,

    此言為導引時,擺掣動手足,故云四肢也。

    捉攝三關。

    此言為導引時,或閉氣,或握固,直至腳十趾皆捉擴之是也。三關,口手腳也。

    熟摩尺宅,

    以兩手摩面上是也。

    氣海亦然。

    為亦使兩手摩之。

    叩齒集神,

    大凡服氣導引,須先叩齒三十六通,以集五臟之神。齒為上下齒,號曰天鼓,神聞鼓聲則集矣。

    合眸固關。

    眸為眼目也,關為口手足也。言三關閉,則萬邪不入。

    冥心放骸,

    萬慮不入,放縱也。骸,形骸也。此言灰心,萬慮不入,放縱形骸,如太空是也。

    任氣往還。

    閉江任氣神廬中往還也。

    覺氣調勻,

    覺鼻中生還之氣,調勻也。

    擁塞喉關。

    喉氣和取,出息時便閉氣,令外不入,內不出,是擁塞喉關也。

    擁塞則咽,

    此為前擁塞得元氣在喉問,既外不入,內不出,則咽之。

    三咽相連。

    又說咽氣之常法也。三咽相連,為一閉氣,三連咽之,不許津與氣同咽也。

    轉舌漱入,

    為閉氣時,卻微吐出,氣在口中,含之以舌,小轉動,便漱入也。

    咽下丹田。

    此言漱咽下元氣,直入丹田,下丹田,臍下三寸氣海是也。

    以意引氣,

    既咽下氣,則以意引氣,令入丹田。

    令聲汨然。

    咽氣下時,有聲汨汨然,如水瀝坎,聞之分明。

    一咽三咽,

    此言咽氣時,一咽至三咽,則一閉氣,三連.咽是也。

    再咽如前,

    此言三咽既畢,任氣從神廬中往來,候氣調則如前三連咽之,是再咽如前也。

    三十六咽,

    是每三連咽畢,候氣調則如前三連咽之,直至三十六咽,氣之常宜也。《黃庭經》云:三十六咽玉池裹。此之謂也。若未絕粒,即須少食,務令腹中曠然,虛冷無問,坐外但腹空則咽之,一日通夕至十度,自然百六十咽矣。若久服通,頓至三百六十咽,亦謂之中成。一千二百咽,謂之大成,是為太息也。如小胎息,但閉氣數至一千或一百息,亦謂之大成。然不能煉形易質,縱得喪生,如同桔木無精光也。几啃攝養乖宜,卒生疾,但依服氣法,急治之,取差。咽氣時一不鈴三十六咽也。上至三十咽,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一百咽,並得腹內氣轉,四肢氣通,則須且外,放散手,閉口任氣從神廬中往來,令微微然,但微之又微,閉氣多,出少,是法此可為真胎矣。

    胎息成焉。

    胎息氣但三連咽,咽至三十六咽為成。

    大道無為,

    大道,喻人身無為,是無所施為也。但習胎息時,或坐或外,或行或立,任氣胎息,縱身如大空,始至無為,是人無身也。既至無身,則是無亂想,既無亂想,則元氣不求而自-至,不召而自來。

    而無不為。

    此言卻破大道無為,恐學人執著無為,故云無不為也。

    若能無為,

    前註云:縱身如彼大空是也。

    是名無思;

    前註云:既如大空所空,無心是名無思。

    若能無思,

    前註云:若能空空無心,則自然所無思也。

    萬物自歸。

    萬物,萬姓也。萬姓,指元歸也。自歸者,則自然歸也。言能無思,則元氣自然歸身也。若作用而求元氣者,如緣木求魚也。

    法象無二,

    言習真氣還元之道,古今如一。

    不假施為。

    言自然也,如作用而強施為者非。

    不寒不熱,

    此說是真氣還元返本之功效也。久而行之,則不寒不熱。

    不渴不飢。

    此一句真氣功效也,勤而行之,乃至不渴不飢也。

    妙中之妙,微中之微。

    此上二句,是讚此真氣還元之不可思議。視之而不見,聽之而聞,搏之而不得,與希夷微同矣。

    恬然無欲,

    恬為無味之味,然常也。言此道恬常而無所欲。

    以道自怡。

    怡,悅也。言人得真氣還元之道,且我命在我不在於天,功滿之後,白日昇天,坐在立亡,萬神朝拜,山嶽傾而我不傾,世界壤而我不壞,故自怡然矣。

    懷道君子,

    此一句指學道之人也。

    銘之佩之。

    此一句令求學仙道之人敬重此文,可以鐫之於石,佩帶於身矣。





    真氣還元銘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