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靈臺經


    靈臺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靈金經。撰人不詳。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衆街類。
    文献引用:靈臺經. 道藏, 洞真部眾術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43
    原缺第一至第八

    定三方主第九

    寅午戌,晝生,日木土;夜生,木日土。申子辰,晝生,土水木;夜生,水土木。亥卯未,晝生,金火月;夜生,火金月。巳酉丑,晝生,金月火;夜生,月金火。

    右件,凡晝生,看日所在之宮,以定之。夜生,看月所在之宮,以定之,而為主也。

    經云:晝生人,日在陽宮,夜生人,月在陰宮:為不背三方主,皆得力大富貴之人也。若晝生,日在陰宮;夜生,月在陽宮;此為背三方主,合一生貧賤。據此論之,恐未臻元奧。

    又四門經云:若雖不背,看三方。三方若在旡力之地,或伏留逆行,即不可以為有福之人也。若雖背,看三方主。三方主若在有力之地,或居王廟之宮,不可便為無福之人也。然有此論,又別無斷定。今是以撮其樞要,準以為標庶有效焉。凡論人灾福,以卯辰巳為少年時,以午未為中年時,以申酉為老年時。若初主在少年時?中主在中年時,末主在老年時,為不背三主,大貴之人也。若初主在老年時,末主在少年時,此為背三主也。若初方主在北面,以西為初年戌亥是也。以北為中年時,子時是以束為老年時丑寅是也。如論向背,以南方而言之,見其向背也。若方主雖逆行伏留,或在王廟之宮,但依加臧論之,方見准的也。若初中主在本分地位,末主在中主前者,其三主臧半論之。若末主在初主前,若在卯北,其末主並不論其灾福。若在卯南者,即全力論之。其初末主,俱不論之也。若中主在初主前者,居卯北,即中主全不論之,其初主亦臧力論之。若在卯南者,即初主全不論之。以中主言之,即中年乃應也。若初主在中主後者,臧半論之。若初主在末主地分之後者,全不論之。更在臨時消息,看身命宮主,及諸星之力,以定貧富貴賤,併其星曜力分,分雖數以定之。凡定三方主遠近,先算壽期長短,以三限分之,即可定期遠近之灾福也,以定灾福應驗之期也。

    飛配諸宮第十

    古經云:以二十八宿,定一十二月,將從朔日數之,以定身宮。蓋太陰行度,有遲有疾有眺,敷了切難為約定。但以曆等,先定太陰所在之宮,便為身宮,以加時所至之宿,便為見生之宿。於此宿上,有三絕之宿,先數七宿為第一絕,次數十宿為第二絕,更數十宿為第三絕,凡相去二十五宿也。假令畢為見生之宿,即從畢數七,至星為第一絕;又從星數十,至尾為第二絕,又從尾數十,至奎為第三絕。凡為三絕日得患者,難治也。右身宮。

    但生時,諸星曜落在陷宮,及五弱之位者,若與月同宮,即不為陷,緣日月無陷宮故也。或若對望旁合見,即可臧三分之力論之。若在本分王廟之宮,即全力論之。若日木在主,大貴有錢,長壽。火在,妨母。火在前,損日月,臧即可。土在,作事多滯,宜修道。金在,好容貌,多慾,得女人愛慕。水在,好文,心巧有智。交在,宜官。天一在,小年近貴人也。太一在,毒害多灾。若有瘢痕及蟲傷,火燒應之,即吉。與交同。右身宮灾福。

    紫唐經云:以太陽所在之宮宿為命宮,以加時所至之宿,便為命宿。亦於此宿上,有六害之宿。以太陽所在之宿為第一命宿,前數四宿為第二宿,又前數七宿為第三宿,又前數四宿為第五宿,又前為第六。數五宿宿,若諸惡星押此六宿,悉有灾厄。以星曜之力言之,押命宿多灾厄,押意宿多不稱意,押事宿多飛禍,押克宿多賊害,押聚宿多死亡,押同宿多離別。假令太陽在婁宿,便以婁為第一命宿,數四至畢為第二意宿,又自畢數七至星為第三事宿,又自星數四至軫為第四克宿,又自軫數四至氏為第五聚宿,又氏數五至箕為第六同宿。他皆倣此。又都例經云:天輪初出地平際,卯上星辰為命宮。以次定一十二位所有灾福,在七強宮中。右命宮。

    晝生從日,夜生從月,從東出配之至終。如配在七強,福祿殊常。配在五弱位,即福薄,仍須以星曜逆順,及王廟言之,分其分數,須看配到之處有何星曜照臨旁合,以定厚薄。又須看財位強弱助之,若晝生,夜三方主皆弱。右福德。

    不以晝夜,從財宮主數至財宮,從東出配之至終。看其位高下,及有無星曜照臨旁合,定之其主,是日因先代,月因外家,木因官長,火因兵盜,土因奴僕、田園,水因文書,金因妻。如已上宮中有善星,必因上事成之。惡星,因上事破之。首尾,即兵盜破。太一如上天一,因貴人成之。右財帛位。

    白日從木至月,夜生反此,從東出配之善星守之,長命;惡星見之,夭折。但見木月,有壽。若木逆月在同宮未,則短壽。又惡星剋,即夭亡。晝生火與月同,亦夭亡。如土剋日,火剋月,太一剋木,皆臧一分之力。木月又在無力之地,又臧一分之力。火守西沒,臧四分之力。火守八煞,惡死。但善見木月,臧一分之力。常以善惡累增損之,則得壽長短。限得陰範策,有百六之會,易周有百八之數。每一紀為一分之壽,即九分,有一,百八歲也。如陰德可延一紀者,即一百二十歲。如定得分數,即餘年餘月餘日尚未知之,即取木星餘日,以太陽餘日乘之所得,以周天分除之所為歲數,餘則棄之。其周天分除不盡者,命以三十除為別本,以一十除為歲數。今且以十二除之月數,不盡為日數,則得所之紀餘年餘月餘日也。每一紀一十二年,此法甚妙。更有一法,在行年宮篇收之。又若生男,後三日及九日,月至火守處。生女,七日後月至土守處,必主撮口,夜生尤甚妙。右壽命宮。

    晝生從土至火,夜生反此,從東出配之。如是日月木水並好死,是蝕神火孛惡死,金因女人死,土好道死,木卒死,水冷疾死,土腹疾死,火見血死,蝕神驚怕死,孛劫死,天一與惡星併樂死。又常以申酉二位定之,不以貧富貴賤,先須看此二位,大底不宜見火,必主惡死,雖大貴亦不兔之。故李公云:火星入宮一度至三度,笞死;至八度,乃劍死;至十一度,縊死;至十四度,水死;至十七度,呪詛死;至二十度,驚劫死;至二十三度,蟲傷、刑害死;至二十六度,非橫死;至二十八度,墜撲死;至三十度,市死。又若火在八煞位角亢,水死;氏房心狐魅死;尾箕,蟲傷死;斗牛女,抵觸死;虛危,魂寐死;室壁,水死;奎婁,蟲傷死;胃勗,骨煙死;畢觜參,馳驢死;井鬼柳,捕逐死;星張,馬墜死;翼軫,蛇豕死;十五度,必市死。又云:自南六宮乾位,蟲傷并市死。北面六度,陰謀水火死。如火伏在此,及身命有木,貴而夭亡。無金木,夭折,中年死。又一法,如筭至某年某月日死者,看其火在何宮,及看身命有何星曜,以此言之,即知死之所因也。陽宮從師子宮星宿,順行數為頭,張、翼、軫、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六度已前,皆為陽位也。陰宮從巨蟹、柳宿逆數為頭,至鬼、井、參、觜、畢、胃、昴、婁、奎、壁、室、危、虛七度已來,為陰宮也。日月木疾病死,火見血死,土墜死,金因女人死,水文字死,交中朋友死,天一貴人害死,太一兵盜死,不然用兵死。右死囚宮。

    從師子星宿順數為頭,至張、翼、軫、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六度已來,為陽位也。右陽宮。

    從巨蟹,柳宿逆至虛七度已來,為陰位也。右陰宮。

    晝夜皆從月至第八位,東出配之,看此位宮辰宿曜言之。但火土到此宮,即為灾。如火土是主星,不為灾也。即蝕,神天一為灾矣。又看其下臨何宮位,以所併之宮是何宮?所臨之位是何位?即言其妨害。緣主星在此,不為身分之灾,必臨注他人也。如行年星曜到此宮,亦與生時同論之也若生時,即主一生之事。若行年如此者,即,以星曜在此宮,月日為限也。右灾厄宮。

    晝夜皆從日數至第六宮,從東出配之,以此宮宿所主言之,日月主眼目之疾,木主風疾,火主瘡痍,土主腫痛,水主冷疾,金主嗽疾,交中內疾,天一心疾,太一中惡之疾。此乃生時,即一生如此。行年,即一年也。右疾患宮。

    晝夜從土數至木,從東出配之,以此位宮宿所主言,及看強弱星曜臨照,定其吉凶。若身命及此宮配,在師子、人馬、磨竭、寶瓶、雙女,皆主少兄弟。如得魚、羊竭、蟹,即多兄弟。如是魚、羊、人馬,夫妻有異類兄弟。又從水數至木,從東出配之,其人尅為妙。配在福德相貌位,有兄弟相宜。又以火守,三方主居土位,惡星不尅為妙。中所經歷者星,是兄弟數。看此位亦如上法,即知姊妹強弱也。如要知兄弟之數,白日看南面之宮有幾星,夜生看北面之宮有幾星,是兄弟姊妹之數,陽是兄弟,陰是姊妹。要知得力與不得力者,看其星善惡斷之也。右兄弟宮。

    晝夜皆從土至金,東出配之,看星曜論吉凶。但妻宮、妻位并見金,唯不宜見火,見即不吉。若善星助,亦妨。惡星剋,即婬亂,惡聲名,敗家風。若金在婁,亦婬亂。若更火,即為娼婦。若木見,則有二妻,得女人之財。若日月見,得好妻。若土見,難婚及老幼不等。若見水,得好妻,會文字、音律。若蝕神,妻惡。亦妨之,見天一,得貴族之女。見太一,得醜惡之妻。又須以其宮在高下位定之。又從數至日月,從金配之約虛處,以行年配至終。右妻妾宮。

    是婚姻之年也。此宮唯忌土火,見之必主難婚,或以賤為妻,亦少子。若土見金,又見妻宮,妻多病及不具足。若火見金,妻不良。火在金宮金度,亦同。右會合宮。

    晝夜從金至土,東出配之。若其中有星曜,如上斷之,亦依妻宮斷之。右夫宮。

    晝夜從木至土,從東出配之。若其中有善星,必生好男女。有惡星,必生妨害。如自東出,至加臨所至之宮,其中所經歷者星曜,是女數。如先見陰星,首生是女。先見陽星,首生是男。以善星為淑善之男,以惡星為凶暴之子。以伏逆為傷害也,以陰陽星定男女力。右男女宮。

    晝夜從火至木,東出配之。如行年上有金木到,此必有男女。又木到火金元守,有子。又行年至木金元守,火到本元守,亦有子。又土與金水對,少子。若金月與惡星同在翻復,宮絕嗣。若星在陽宮,生時屬陰,又在雙女身宮,主雙生。如增修宮在高位見月,即男女易養。若金在陰陽宮第二分,絕男女,主不生養。右生育宮。

    晝夜從日至木,東出配之,在有力之位,善星臨照,即有好男女。若被惡星剋之,即少子難養,有少亦妨之。右男宮。

    晝夜從月至金,東出配之,一如前法,善惡星斷其吉凶。要知其數,看從東出配到之宮,有幾箇星,是其數也。善星吉,惡星凶。以陰陽星,定其男女也。右女宮。

    白日從日至土,夜生反此,東出配之,如有善星,父貴。如晝生,日見火;夜生,土見日;日與蝕神同並,主妨父也。右父宮。

    晝生從金至月,夜生反此,東出配之,看星善惡,定其吉凶。如晝生,火見月;夜生,土見月;及月在土下宮,皆主妨母。日月同在翻復宮,又居東方,此人父母不同類。日三方高,父強;月三方,母強也。凡日月與東出宮背,又被惡星照,此人父母必主離別。如金月在土下宮,母賤,亦惡聲名。日宮主及三方主,在奴婢禍害宮,必父賤,及無祿也。若月宮主及三方主,在第六十二,母賤,短壽。右母宮。

    晝夜從官宮主數至官宮,東出配之,看其高下,在高位,即為官大貴。若在下位,即為官畢下。如雖在高位,主星不照,惡星不尅,居官而無祿也。若在下位,主星又照,或居王廟,則為大官,只是不清貴也。如木、日、水、天一交首占高位,為文官。土、火、金、尾、孛在高,居武。常以星力淺深強弱,定其高下。又以其星,是主與不是主,及王廟而言之。又從土至月,東出配之,為武官。從木至水,東出配之,為文官。其高下,如上法斷之。右官祿宮。

    晝生從月至水,夜生反此,東出配之。唯不宜蝕神、太一、土、火並,已與身為仇讎害,施恩禍報。若此星曜對望旁合,同此論之。若此星曜在王廟,反灾為福,宜近武勇之人,結交得力也。若火在小十宮,即被人謀害。又日被火剋,月被土剋,並不宜知己也。右交遊宮。

    白日從月至日,夜生反此,東出配之,此宮所主,善星見好修飾,見日好道,見木好丹,見月好釋,見火多禮,見土好長生之術,見金好女人,見水好文章,見火好武勇,見天一好接貴人,見太一好姦虛作盜。對望旁合見,亦同此。右精魂增修宮。

    白日從相貌宮至精魂增修宮,夜生反此,東出配之。若得牛、羊、魚、磨等宮,多情慾。如見金尤甚。若水在羊竭,火在花樹,鴛鴦好男色。金月在第四,男女俱婬,為巫現。若金留,與衆通。若土木尅,則婬於六畜。火與金,婬常不足。金在第八,好男女色。火在第九,亦同。金在獅子,好奪人妻妾。金在蟹、磨,有穢行。月在張九、氏十二、十三、十四、尾十二、胃十四、井二十四,金在奎二、參一、井十九、柳十三、氏五、斗十三、危十一,日在室十三、翼十三,水在井十五、翼三、氏四,火在井十五、翼十五、角六、亢四、氏五,已上皆主婬穢,亦以賤為妻,或受他妻為妻。其宮若男女宮併,即幸於男女也。與奴婢併,即幸於奴婢也。但以所併者,必私通之也。又金在第七位,土火同宮,浮惡毒,與外人私通,不擇好惡。金在官宮,月在田宅,合取親戚為妻,其位高強即吉。右情慾宮。

    書夜從水至月,從東出配之。如在高位好星見,得奴婢之力。如下位惡星臨之,主不得力,宜子細定之。若惡星守照,必婢逆作賊,火土首尾見之,常有害主之心。右奴婢宮。

    白日從情慾至水,夜生反此,東出配之,看所臨之位,必主事多艱迫也。假如臨男女宮,即於男女上多致艱迫。右艱迫宮。

    從天想宮日至月,地想宮從月至日,此二宮皆業次之分也。每宮分為三分,即每分十度也。此定之其事極繁,皆出五行定分經中,此乃更不具錄也。右天想宮。

    秤星力分第十一

    夫定人灾福,先以身命宮,次以三方主定之。若身命宮主不得力,但得三方主居好處,亦得中下富貴。如三方主俱不得力,身命主在好位,亦得小富小貴。木在第三宮,與月同俱不為陷,又日月無陷宮,所到之處皆如福。如星曜在五弱之位見日月,俱不為陷,仍可臧力論之。如首尾在四正宮,為官之人也。首多吉,尾多凶。如太一、土、火,雖為官,必患惡瘡致死也。若身宮主及方主,俱在下位,餘星在高位,得三分之力。若居王廟之宿,得六分之力。身命主及方主,俱在下位,居王廟之官,諸星在高位,得七分之力。若諸星不得力、得四分之力。若身命主、方主,在下位,居王廟,餘星在高處,亦居王廟、得八分之力。若身命主、方主,居高、餘星在下位,居王廟,得九分之力。若身命主居王廟,占高位,得六分之力。若身命主不在好處,三主居主王廟在好處,方主王廟,在下之位,得六分之力。在有力位,但身主、命主一與方主併,即未定其灾福,仍須常見日月,即得十分之力。每星曜見日月,即得十分之力。每星曜見日月,即加二分之力;不見,即可臧二分力論之。星曜在王廟好樂,得多少力各不同。木在室,得八分力;在鬼,得十分力;在人馬,得四分之力。火在心,得十分;在斗,得六分。土在斗,得十分;在亢,八分;在虛,四分之力。金在亢,得十分;在胃,九分;在昴,八分力;在畢,六分;在室,五分之力。水在翼,十分;在軫,九分。日在星,十分;在婁,八分。月在胃,八分;在昴,七分;在畢,六分;在蟹宮,得四分力。首在星得六分力;在軫,八分力。尾在壁,八分。天一在女,得十分之力;月一孛柳,得六分之力。若身命主、方主在王廟,居強位見日月,得十分力。若在於本分地位,倍之。如留,又倍之,得三十分之力也。若在下位,得七分之力;見日月,得七分之力。若餘星不在王廟,居強位見日月,得八分之力;不見日月,不得力。若餘星在高處,不居王廟,得八分之力;不見日月,五分之力。但與主星臧二分力論之也。凡星曜入王廟之宮,不在王廟之度,有及與不及,至與不至,亦須加臧是之。或向或背,亦須增損斷之。向王廟之度者,為星躍順行,其王廟之度在前。若星逆行,其王廟之度在後,即為向也。背王廟之度者,為星曜順行,其王廟度在後。星逆行,王廟度在前,皆為背也。又及與不及者,為王廟之度在前,星行得至,其度為及也。不及者,為王廟之度在前,星行不至,其度便留,留乃逆,並為不及也?不至者,為星曜逆行,王廟之度在後,欲至其度,而便留,留乃復順,為不至也,得至者,王廟之度在後,星逆行,入其度也。向者,得及得至者,並城二分力論。若背與不及,不至者,並臧四分論之。若近者,王廟之度三日而得至者,並可臧一分之力論之。若在其王廟之宿度,即十分論之。更若臨本分地位者,倍而論之。若留守其宿者,又再倍而論之。若順,即為文,逆,即為武。須在七強之位,即大貴也。若身命主、方主在五弱之位者,大貧之人也。

    凡言善星被惡星剋者,雖是同宮,須有凌犯即為尅也。若惡星在前,日月五星不出其宮行住犯之,即為灾。若惡星在後,星曜逆來浚者,即灾甚也。若善星在前,惡曜逆來犯者,灾亦甚重矣。若星曜在後,惡星逆來凌者,灾尤重也。若善星在前,惡星在後,惡星行疾者,不為凌不凌不犯不為灾也。若七日內有凌犯者,即不為離褪褓。

    若日月在高處,惡星在下位來尅,不為灾也。若善星與日月在下位,惡星在高處來尅,必為灾也。若俱在高處,所尅不探。若在下位,所犯必重也。若生時,日月交蝕,則不具足也。若火逆來見日月,得善星救,則損目。不救,則撮口死。木主重位,土主重務,金主女人女業,水主文才,火主武略,交主兵權,天一主服色貴,太一主刑殺,日主天子,月主后妃。月在第五,多男女。水在西沒,怕妻。火逆,非命。土犯,命少孤,宜為道僧。火犯,命勇猛好殺。木犯,命有壽。金之厄。命有女人之厄。水犯,命劣技能。日犯,命貴人。重彗曜犯,命妨妻。金,性快,自用意。火,性急,難侵犯。土,性厚,多仁惠。水,性聰,多能解。木,性仁,好梗直。日主先代,月主外家,木為福惠,火為官,土為田宅,金為妻,水為藝業。土為腹疾,水為冷疾,火為官事、蟲傷,金為女人色慾,木為風疾,水為文學言語。

    行年灾福第十二

    但以東出宮為首,一歲一移宮,直須過生日後,方可移宮。常以行年宮,主言其吉凶。若得日為主,須候太陽至本王廟宮宿之時,有喜宜近貴人。如行年得為主,則月水行疾,當以身命主及本主星推之,時為主,則有非常之喜。在順行之時,仍須在有力之地。木至身命主,先有灾憂,後有大喜。若得火為主,灾在逆伏身命,及行年,必為灾。若是主星,即看何時至官命,及第三、第九,皆為有喜之時也。若得土為主,合作事鈍滯,多破財,病病在逆伙之時也。若是主星,即合有土地之權,須在有力之地。若庶人,則多錢。若得金為主,看何時到本王廟之,皆為有喜之時也。又常以生時三絕六害之宿,定逐年吉凶,亦甚準,的宜用之也。歲星入命主,遠行起灾。位寅上,得財,見貴人。丑上,兄弟不和。子上,損六畜,或因六畜所損。亥上,憂子。戌上,遠行吉。酉上,生貴子,遷官。申上,平平。未上,大喜,亦妨鞍馬灾。午上,遷官。巳上,得知己力。辰上,遠行即吉。熒惑入命,六十日驚恐,蒼腫血光。寅上,失財。丑上,得財。子上,官灾疾病。亥上,憂妻子。戌上,損六畜、奴婢。酉上,女人口舌,妻子血光。申上,為人謀害。未上,作事不成。午上,憂官。巳上,大吉,小人即凶。辰上,兵厄,生時得力,不為灾。鎮星入命,夜生灾。寅上,小口破財。丑上,大吉。子上,遠行。亥上,子孫爭論。未上,遷官。戌上,有喜。酉上,妻患。申上,大吉。午上,加官。巳上,憂小口,哭泣。辰上,破財。太白入命,爭訟起。寅上,加衣。丑上,加六畜。子上,忌咒詛。亥上,有疾病、口舌。酉上,逢貴人。戌上,進財。申上,女人為灾。午上,有不測之喜。巳上,大人舉焉。辰上,惡人累及。天一到處,皆為喜。太一到處,皆為灾。蝕神入命,毀謗、口舌。寅上,損財。丑上,兄弟不和。子上,父母疾病。亥上,損子。戌上,得貴人力。酉上,損財、妨妻。申上,貴人往來。未上,百事吉。午上,先憂後喜。巳上,得貴人接引。辰上,心不安,為人連累。火至三、六、十一,皆喜。木至二、五、七、九,皆喜。若逆入六、十,火來即死水日火至命,皆為灾。土至三、六、十一,喜。金至三、四、五、十、十二,皆喜。行年至土元守宮,灾至。火元守,合有子。火土見,力臧。至木元守宮,火土見,亦為灾。至金元守,宜婚姻,有子。至水元守宮,土火見,有灾。木見,則不為灾。至月元守宮,火土見,灾重。至日元守宮,宜入仕,見貴人。至土元守宮,亦多灾。日月至土,火元守宮,土火至日月元守官,土至火元守宮,皆為灾重。日至金元守,喜。火至金元守,有女人灾。土至金元守,喜。土至木元守,有官灾。木至火元守,有子。火至土元守?喜。土至日元守,灾。火至月元守,破財、疾病。木至土元守,大富,得財。金至土元守,大吉。金至木元守,因女人破財。金至火元守,心疾。金至水元守,因文書喜。水至木元守,有盜。水至金元守,有吉。火至木元守,憂公事。日月至木元守,皆有喜。

    右件,行年更有細微灾福,備在諸經,此即撮要而已,故不盡錄也。





    靈臺經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