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紫陽真人內傳


    紫陽真人內傳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紫陽真人內傳。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記傳類。參校版本:《正統道藏》太玄部《雲笈七籤》卷一百六《紫陽真人周君內傳》。
    文献引用:紫陽真人內傳. 道藏, 洞真部記傳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58
    紫陽真人內傳

    紫陽真人本姓周,諱義山,字季通,汝陰人也。漢丞相周勃七世之孫。以冠族播流,世居貴官。祖父玄,元鳳元年為青州刺史。父祕,為范陽令,時君始生焉。父後積秩累遷,官至陳留史。君時年十六,隨從在郡,始讀《孝經》、《論語》、《周易》。為人沉重,少於言笑,喜怒不形於色。好獨坐靜處,不結名好。然精思微密,所存必感。常以平旦之後,日出之初,正東向立,漱口嚥液,服氣百數,向日再拜。旦旦如此,為之經年。父怪而問之:所行何等?君長跪對曰:義山中心好此日光長景之暉,是以拜之耳。至月朔旦之日,輒遊行市及閭閻陋巷之中,見貧乏飢餓之人,輒解衣與之。時時登上名山喟然悲歎。或入石室之中,歡然獨笑。時陳留大多名士,聞君盛德,體性沉美,咸修詣焉。君輒稱疾,不見賓客。漢侍中蔡成,陳留高士,亦頗知道。聞君德行,數往詣君,輒辭疾,不欲見之。父乃大怪,怒責之,督切使出。逼不得已,遂出相見。咸大發請問,及論神仙之道,變化之事。君乃凝默內閉,斂神虛靜,頷而和之,一不答也。是歲大旱,陳留大荒,斗米千錢,路多飢民。君乃傾財竭家,以濟其困。陰而行之,人亦不知是君之慈施也。對萬物如臨赤子,斯陰積善德仁逮之施矣。又有黃泰者,寓在陳留,婦兒無有,單身隻立,了無親戚,人亦不知其所從來。常著故敗皮袴角皮褶,怛賣芒履在陳留市中。君常潛行經過市中,見泰衣束殊弊。君每曾聞仙方說云:仙人目瞳子正方。而黃泰雖復外形帶索,目方面光,密而奇之,中心猶喜。還歸,數使人買芒履,因以金銀錢帛著其物中,陰以與之。數數行之,如此非一。黃泰遂詣君,君見迎而拜之,將入靜室,乃是中嶽仙人。泰曰:聞君好道,陰德流行,用思微妙,感於我#1,是以相詣。吾是中嶽仙人蘇林,字子玄也。本衛人,靈公末年生。少好道德,受學於岑先生。岑先生見授鍊身消災之近術。後又傳#2仇公,仇公乃見教以服氣之法、還神守魂之事。吾行之甚驗,大得其益。仇公見告云:術識盡此,不能使子白日升天,上為真官也。致吾於涓子。涓子者,中仙人也。守之彌年,見教守三一之法,曰:三一者,太微之玄真,上清之元圖,一曰洞真,二曰妙經,三曰素靈。東海小童君藏之於靈景之城、琳霄之室,非有仙籍者不授矣。此書淵祕,非賢勿宣,汝有至心,故以相付。八節存之,一則消除萬害,一則形軀不敗。能守之,致雲車羽蓋,坐造風雨,激電砰磕矣。乃地仙之美術,長生之真法。吾因受之,得以遊翔名山,往來方諸之館,寢息丹陵之丘,看望八表,得意而栖,從容以來,數百年中良為樂足,樂足而思此居。泰而不復否,非順天行化,與時消息之謂也。故以投身臭濁,觀化囂藹,賣履弊作,唯下是居,自謂庸庸,不能甄識朱碧於凡壤之中矣,而子猶有察真之鑒,數獲惠遺,非所悟也。欣子有尚,故來相詣。君再拜頓首數十,悲喜自搏,膝行而進。自陳少好長生,唯願登仙度世。夙夜靜思,願與真人相遇,沐浴素流,稟受奇訣。今靈啟神降,得接聖顏,千秋志願,慶莫大焉。乃復頓頭,請乞奇要。仙人曰:子坐,吾將告子。子少知還陽,精髓不泄。又知導引服氣,吞景嚥漿,不復須陰丹內術補胎之益也。然猶三蟲未壞,三尸未死,故導引服氣不得其理。可先服制蟲細丸,以殺穀蟲。蟲有三名,一名青古,二名白姑,三名血尸,謂之三蟲。三蟲#3在內,令心煩滿,意志不開,所思不固,失食則飢,悲愁感動,精志不至,仍以飲食不節斷也。雖復穀斷#4,人體重滯,奄奄淡悶,所夢非真,顛倒�錯,邪俗不除,皆由於蟲在其內,搖動五藏故也。殺之方,用附子五兩,麻子七升、地黃六兩、茱萸根大者七寸、朮七兩、桂四兩、雲芝英五兩,凡七種。先取菖蒲根煮醴作酒、使清醇重美,一斗半,以七種藥�咀,內器中漬之,亦可不用�咀。三宿乃出,暴之令燥。又取前酒汁漬之,三宿又出暴之。須酒盡乃止。暴令燥,內鐵臼中檮之,下細簁令成粉。取白蜜和之,令可丸。以平旦東向,初服二丸如小豆,漸益一丸,乃可至十餘丸也。治腹內疾實上氣,心胸結塞,益肌膚,令體輕有華光。盡一劑,則穀蟲死,蟲死則三尸枯,枯則自然落矣。亦可數作,不限一劑也。然後合四填丸,加曾青、黃精各一兩,以斷穀。畢,可導引服氣,不得其理#5,可先服食眾草,巨勝、茯苓、朮、桂、天門冬、黃連、地黃、大黃、桃糛及皮任擇焉。雖服此藥以得其力,不得九轉神丹金液之道,不能飛仙矣。為可延年益壽,不辟其死也。君按次為之,服食朮五年,身生光澤,徹視內見五藏,乃就仙人求飛仙要訣。仙人日:藥有數種,仙有數品,有乘雲駕龍,白日昇天,與太極真人為友,拜為仙官之主,其位可司真公、定元公、太生公,及中黃大夫九氣丈人仙都公,此位皆上仙也。或為仙卿,或為仙大夫,上仙之次也。遊行五嶽,或造太清,役使鬼神,中仙也。或受封一山,總領鬼神,或遊翔小有,群集清虛之宮,中仙之次也。若食穀不死,日中無影,下仙也。或白日尸解,過死太陰,然後乃仙#6,下仙之次也。我受涓子祕要,善守三一之道,役使鬼神,受太極帝君真印封掌名山,以得不死,亦是金闕帝君真書之首,眾妙之大訣。但吾所學少,成地仙人也。子名上金書於方諸之宮,命登青錄為字,所謂金閭玉名,已定於天曹矣,必能乘雲駕龍,上造以紫陽太清,佩金真玉光龍衣虎帶,拜為真人。我之道術,可教陸仙尸解之人耳,非子真人所可學也。且我是中仙耳,不足以為子師。然守一鍊神,雖非上真之道,亦是中真地仙之好事,亦能朝千山之神,攝川澤之精,吐故於七華之下,納新於三官之上,禮乎赤子,謁乎真人,恭乎嬰兒。三真者,乃身宅之帝君,混二十四氣,分入太微,又分號二十四真。能善斯道於三寸之間,則三宮真人可見。見則雲車羽蓋、千乘萬騎可見而得乘御也,列名九圖,飛行上清。上元用立春,從東斗來還。中元用立夏,從南斗來還。下元用立冬,從北斗來還。三氣上昇,身亦存之,日之四節,一之往反也。其法鮮矣,其用浩矣,其事近矣,其生長矣。苟得其道,亦變形萬端,身出水火,收束虎豹,役使鬼神也。子亦復宜知此道,以漸升進耳。今以《守三一之法》、《靈妙小有之書》二百事傳子,石菌、朱柯、若乾芝與子服之,吾道畢矣。不為試子也,吾行當被玄洲召去三十日,近比者之頃,當時相詣,以啟子之未悟爾。自行哉,可遠索師也。必欲該道真妙,窮微極素。當艱苦嶮試,浮遊五嶽,雖遇真人,未即授子真道也。不百餘年,雲車羽蓋、龍虎之袍未可得也。君再拜受教,退齋,沐浴五香,七日七夜不寐,但危坐接手,存念至道。乃以平旦燒香,北向再拜,服此神芝。五年之問,視見千里之外。身輕,能超十丈,日步行五百里。能隱能彰,坐在立亡。能巡行名山,尋索仙人。聞有欒先生者,得道在蒙山,能讀《龍蹻經》,乃追尋之。入蒙山大洞黃庭之中,遇衍門子乘白鹿,執羽蓋,杖青毛之節,侍從十餘玉女,遇於黃庭。君乃再拜頓頭,乞長生要訣。門子日:子名在丹臺之中,何憂不仙乎?王屋清虛洞宮大多仙人,子始學,宜登此山。乃越江河登此,何索?君對曰:聞有欒先生得道此山,能讀《龍蹻經》,故來,欲見而受之耳。門子曰:欒先生,仙之下耳,子乃真人也。以真問仙,不亦煩乎?子遇真人,乃子之師也。中仙已下,非子所學。乃出《龍蹻經》以授之,《三皇內文》以召神靈,以劾百鬼。乃退齋少室山三月,乃遊登王屋山,發洞門,入丹室,大遇仙人,皆披素讀經,見君皆起立。有趙他子授君《芝圖》十六首,受《五行祕符》而退齋。復登王屋山,遇黃先生,受《黃素神方》、《五帝六甲》、《左右靈飛》之書四十四訣。乃退登幡冢山,遇上魏君,受太素傳《左乙混洞東蒙之籙》、《右庚素文攝殺之律》。乃退齋三月,登嵩高山,入洞門,遇中央黃老君遊觀丹城,潛行洞庭,合會仙人在嵩高山太室洞門之內,以紫雲為蓋,柔玉為床,鳳衣神冠,佩真執節,左帶流金之鈴,右帶八光之策,神虎俠洞門,靈狩衛太室,左侍者清真小童,右侍者太和玉女,各百餘人,捧神醴之琬,詠《大洞真經》三十九章,誦《大有妙經》二十四章,修《太上素靈》二十一曲。其中庭有青腰玉女,執玄玉南震之燈,散花燒香,衛黃老君。黃老君巾三華九陽之巾,手彈流徵雲珠素琴,被服金光,天姿嚴峻、眼有電精,口含玉膏。君既至,頓頭再拜,乞長生度世,願上佐仙官。黃老君日:子存洞房之內,見白元君耶?君對日:實存洞房,嘗見白元君。黃老君曰:子道未足矣,且復游行,受諸要訣,當以上真道經授子也。子見白元

    君,未見无英君,且復行也。君再拜受教,復頓頭乞得侍接龍車,為遊走之使。黃老君曰:洞房之內,至精之中,有大神不可名,安出紫房,遊戲丹田,上通太微,乃下洞玄。小有為白元君,大有為无英君。見白元君,下仙之事也,可壽三千年。若見无英君,乃為真也,可壽一萬年。可精更存之,不試子也。君再拜,受教而退。遊行天下名山大澤。西登白空山,遇沙野帛先生,受《泰清上經》。退登峨媚山,入中空洞金府,遇寧先生,受《太丹隱書》八稟十訣。退登岷山,遇陰先生,受《九赤斑符》。退登岐山,遇臧延甫,受《憂樂曲素訣辭》。乃登梁山,遇淮南子成,受《天關三圖》。乃退登牛首山,遇張子房,受《太清真經》。乃退登九嶷山,遇李伯陽,受《李氏幽經》。乃遊登鍾山,遇高丘子,受《金丹方》二十七首。乃登鶴嗚山,遇陽安君,受《金液丹經》、《九鼎神丹圖》。乃登猛山,遇青精先生,受《黃素傳》。乃登陸渾山,潛入伊水洞室,遇李子耳,受《隱地八術》。乃登戎山,遇趙伯玄,受《三九素語》。乃登陽洛山,遇幼陽君,受《青要紫書》、《三五順行》。乃登霍山,遇司命君,受《經命青圖》、《上皇氏紀籍》。乃登鳥鼠山,遇墨翟子,受《紫度炎光內視圖中經》。乃登曜名山,遇太帝候夜神童,受《金根之經》。乃登委羽山,遇司馬季主,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乃登大庭山,遇劉子先,受《七變神法》。乃登都廣,登建木,遇谷希子,受黃氣之法、太空之術、陽精三道之要。乃登桐栢山,遇王喬,受《素奏丹符》。乃登太華山,遇南嶽赤松子,受《上元真書》。乃登太冥山,遇九老仙都君,受《黃水月華四真法》。乃至合梨山,遇皇人,受《八素真人經》、《太上隱書》。乃登景山,遇黃臺萬畢先生,受《九真中經》。乃登玄龍羽野,遇玉童十人、九氣丈人,得《白羽紫蓋服黃水月華法》。乃到桑林,登扶廣山,遇青真小童君,受《金書祕字》。乃退南行朱火,登丹陵山,遇龔仲陽,受《仙忌真記》。乃西遊登空山,見无英君西�洞房中。无英君處其左,白元君處其右,黃老君處其中。无英君被服金精之錦,朱碧玉綾之袍,光赤朝霞,流景曜天,腰太上靈氣之章,佩九章祛邪之策,著翠上紫龍之冠,蓋太玄丹靈上元赤子之祖父也。左運青宮之氣,氣灌萬神,乃未有天地,先自虛空而生矣。白元君被服丹玉之錦、雲羅重袍,白光內朱,流景參天,垂暉映神,玄黃徹虛,腰太上靈精之章,佩玄元攝魔之策,著招龍造冠,蓋玉房雲庭上元赤子之父。右夾皓清之室,朝運生者也。中央黃老君是太極四真王之師老矣。上攝九天,中遊崑崙,黃闕來其外,紫戶在其內,下與二君入人洞房,員三寸,威儀具焉。夫至思神見,得為真人。若見白元,得為下真,壽三千。若見无英,得為中真,壽萬年。若見黃老,與天相傾,上為真人,列名金臺。君既見之,乃再拜頓首,乞丐上真要訣。黃老君曰#7:可還視子洞房中。君乃暝目內視,良久果見洞房之中有二大神:无英、白元君也,被服狀如在空山中者。黃老君笑而言:微乎探哉!子用意思之精也,此白日昇天之道。子還登常山,授子上真之道。君乃還登常山石室中,齋戒念道,復積九十餘年中,无英君、黃老君遂便授之《大洞真經》三十九篇。有玉童二十一人、玉女二十一人,皆侍直燒香。晝夜習之,積十一年,遂乘雲駕龍,白日昇天,上詣太微宮,受書為紫陽真人,佩黃旄之節、八威之策,帶流金之鈴,服自然之衣,食玉醴之給,飲金液之漿,治葛衍山金庭銅城,所謂紫陽宮也。紫陽有八真人,君處其右,一月三登崑崙,一朝太微帝君。以蟠冢為紫陽別宮,所謂洞庭潛宮也。蟠冢山有洞穴,潛行通王屋清虛小有天,亦潛通闈風也。

    真人曰:天無謂之空,山無謂之洞,人無謂之房也。山腹中空虛,是為洞庭。人頭中空虛,是為洞房。是以真人處天,處山、處人,入無間,以黍米容蓬萊山,包括六合,天地不能載焉。唯精思存真,守三宮,朝一神,勤苦念之,必見元英、白元、黃老在洞房焉。雲車羽蓋既來,便成真人。先守三一,乃可遊遨名山,尋西眼洞房也。此要言矣。真人周君曰:諸應得仙道,皆先百過小試之,皆過,仙人所保舉者,乃劫三官乞除罪名,下太山除死籍,度名仙府。仙府乃十二大試,太極真人下臨之。上過為上仙,中過為地仙,下過白日尸解。都不過者,不失尸解也。尸解,土下主者耳,不得稱仙也。蘇子玄後亦被玄洲召為真命上卿,一日一於陳留乘雲車,縿龍虎,侍者羽蓋而昇天也。同時多有見者,冉冉西北昇,良久雲氣覆之,遂絕。教周君守三一法,靈妙之言,近二百事。涓子即子玄之師。涓子似齋人,少好餌木,接食其精,精思感天,後釣於河澤,見束海小童語之日:釣得鯉者剖之。後果得而剖魚腹,獲金闕帝君守三元真一之法,於是遂隱於蠹山,能致風雨。學道在世二千七百年,一日一告人云:被大微召補仙公,遂去而不知所終矣。語子玄日:斗中三一,宜以節日祀之,為二十年三一見矣,見則長生成仙。家有三一,長生不滅。能存三一,名上玉札。能存洞房,與天相望。能存三元,上為真仙。皇天上清金闕帝君所以乘雲迅龍,周行九天者,皇洞房三元真一之事也。吾食木精三百年,服氣五百年,精思六百年,守三一三百年,守洞房六百年,,守玄丹五百年,周遊名山,看望八海,徊遊五嶽,休息洞室,樂林草之垂條,听烏獸之相繳,川漬吐精,丘陵蓊鬱,百物之秀,寒暑之節,弋釣長流,遨遊玄瀨,靜心山岫,念真養氣,呼召六丁,玉女見衛,展轉六合,無所不逮,守形思仙二千七百餘歲,實樂中仙,不營當世。今卒被召,請從此別。云涓子是臨去之時著書與子玄別。玄丹者泥丸也,其義出《太上素靈經》。守三一得為地仙,守洞房得為真人,守玄丹升太微宮也。勤而行之,自得此書。此言信矣。非賢慎泄之。真人之言:不得見太平,有志道而隱者,可示此書耳。子其慎之,寧勿宣。

    摹召法主本,本是晉隆安三年太歲己亥正月七日甲子書畢。

    又注云:周君後漢元鳳元年太歲辛丑七月五日己卯生,到元康元年太歲丙辰師蘇君受三一貞白條例,云有三千四百八十八字,今數有三千四百八十九字,不知何字是長,不容輒試。

    周君所受道真書目錄

    《金闕帝君守三元真一法》,東海小童傳涓子,涓子傳蘇子,蘇子傳周子。

    尋欒先生《龍蹻經》於蒙山大洞黃庭之中,遇衍門子受《龍蹻經》并《三皇內文》。在黃庭之中。

    趙他子《芝圖》十六首,《五行祕符》。在王屋洞門丹室中。

    王先生《黃素神方》一《五帝六甲》、《左右靈飛》之書及二十四訣。在王屋山中。

    上魏君太素傳《左乙混洞東蒙之籙》、《右庚素文攝殺之律》。在繙冢山中。

    太和玉女《大有妙經》、《太上素靈經》。在丹城銅之內。

    沙野帛先生《泰清上經》。在白雲山中。

    甯先生《大丹隱書》八稟十訣。在峨媚山金匱府中。

    陰生先《九赤斑符》在岷山中。

    臧延甫《憂樂曲素訣辭》。在岐山中。

    淮南子成《天關三圖》。在梁山中。

    張子房《泰清真經》。在牛首山中

    李氏《幽神經》。在九嶽山中。

    高丘子《金丹#8方》二十七首。在鍾山中。

    陽安君《金液丹經》、《九鼎神丹#9圖》。在鶴嗚山中。

    青精先生《八表黃素傳》。在猛山中。

    李子耳《隱地八術》。在陸渾山潛入伊川洞室中。

    趙伯玄《三九素語》。在峨媚山中。

    幼陽君《丹字紫書》、《三五順行》。在陽洛山中。

    司命君《經命青圖》、《上皇籍》。在大霍山中。

    墨翟子受《紫度炎光內視中方》。在鳥鼠山中。

    太帝候夜神童《金根之經》。在曜冥山中。

    司馬季主《石精金光藏景化形法》。在委羽山中。

    劉子先《七變神法》。在大庭山中。

    谷希子《黃氣之法》、《泰空之術》、《陽精三道之要》。在都廣建木山中。

    王子喬《素奏丹符》。在桐柏山中。

    南嶽赤松子《上元真書》。在太華山中。

    九老仙都君《黃水月華四真法》。在太冥山中。

    皇人《八素真經》、《太上隱書》。在合梨山中。

    萬先生《九真中經》。在景山黃臺中。

    玉童子十人、九氣丈人得《白羽紫蓋黃水月華》。在玄壟羽野。

    青真小童君《金書祕字》在扶廣山中。

    龔仲陽《仙忌真記》。在朱火丹陸之室。

    中央黃老君《大洞真經》三十九篇。在常山中受。

    右周君所受諸經書目。

    二真人作詩曰

    策駕玄中漠,庇素扶晞林。妙微混沌遘,長翻朱煙岑。八景停玉輪,清軒覽明真。

    左攝飛行遊,右顧凌八天。洞豁辨協晨,仰感發皇人。至暢理自會,靈妙體豈珍。



    西玄鬱絕根,高耀拂輝明。眇眇流遐澄,育光拔皓清。房素重離�,安妙寄蘭生。

    命駕飛八景,迅集迴南傾。凌厲陽羽野,結嘯八極城。萬里誰云遐,我超不稽靈。

    誘會有素娛,端駕講所精。至道方朗豁,知來溫新齡。



    晨應載景陽,攀暉德所鍾。徘徊重玄巔,翻焉降飛龍。參騰八絃外,翱翔閶圔方。

    藂風生丹室,雲合窈寥中。迭域谷希子,值素潛太空。長錦中有景,永煙被山容。

    空絕廣寒宅,混洞道沌同。積靜八朗豁,素阿蒙長通。我汎陽寥景,虛煙動清風。



    嗷嘈太微觀,峻嶒九玄所。中有執寂賓,洞嘯靜寒處。西有六領師,尋輝與曉語。

    來非皇人賓,去非飛仙旅。我超騰羽蓋,徘徊清泠渚。豁虛八極上,清煙凌飄舉。



    命駕出三玄,流鈴飛漢賓。皇皇太和庭,鬱儀清虛觀。結璘絕煙際,尋輝七靈煥。

    素遨浚紫天,洞遊無名館。龍旅迴瓊輪,四�應景散。聊且期時通,溫之至道旦。



    周裴二真叔

    江乘令晉陵華僑,世奉俗神,忽夢見群鬼神與之遊行飲食。群鬼所與僑共飲酒,僑亦至醉,還家輒吐所飲噉之物。數年諸鬼遂課限僑舉才,僑不得已,先後所舉十餘人,皆至死亡。鬼以僑所舉得才,有知人之識,限課轉多。若小稽違,便彈治之。僑自懼必為諸鬼所困,於是背俗入道,詣祭酒丹陽許治,受奉道之法。群鬼各便消散,不復來往。奉道數年,忽夢見二人年可五十,容儀衣服非常。後遂二人見,或一月三十日時時往來僑家靖室中。唯僑得見。一人姓周,一人姓裴。裴雅重才理,非僑所申。周似不如。此二人先後教授僑經書,書皆與《五千文》相參,多說道家誡行養性事,亦有讖緯。所受二人經書,皆隱祕不宣。周自作傳,裴作未成。裴所作樂序及周傳如別。





    紫陽真人內傳竟

    #1《雲岌七籤》卷一百六《紫陽真人周君內傳》(下簡稱《雲岌七籤》本)此句『感』前有一『誠』字。

    #2據《雲岌七籤》本,『傳』應作『遇』。

    #3『三蟲』二字,據《雲友七籤》本補。

    #4『穀斷』二字《雲岌七籤》本作『斷穀』。

    #5《雲筆七籤》本此句作『若導引服氣,不得其理』。

    #6『仙』字據《雲岌七籤》本補。

    #7『日』字據《雲岌七籤》本補。

    #8『金丹』原作『全』,據上文改。

    #9『丹』字據上文補。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