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南華真經循本


    卷四內篇養生主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 經名:南華真經循本。明期羅勉道撰。三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南華真經循本. 道藏, 洞神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645
    南華真經循本卷之四

    廬陵竹峰羅勉道述門人彭祥點校



    內篇養生主



    此篇言養生之主。先言養生砉當順其生;後言雖云養生,實視死生為一。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砉,殆而已矣。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近,附近之近。緣,順也。督,中也,衣背縫之中曰裻,亦取此義。為善者必有名稱,為惡者必有刑罰,善養生砉釋知而善惡兩忘。謂其為善則無近名之美,謂其為惡則無近刑之禍,蓋無善惡之進則自超乎刑名之外。但膠吾之中以為常。老氏所謂中砉,抱一守中之中,非謂夾善惡中間也。朱子書皇極辯後非之,未必是其本指。

    庖丁為文惠君梁惠王解牛引喻養生,手之所觸,肩之所倚。



    用力而肩斜。

    足之所履,膝之所踦音紀以膝柱之,砉音闃然嚮音響,然,奏刀騞轟入然,



    砉聲,猶微響則可聞矣。騞,則聲大矣,奏刀砉其用刀有節奏如奏樂然。

    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貍字之訛首之會。



    《左傳》註:桑林,殷天子之樂。《禮記》:射義,諸侯以貍首為節。又曰:貍首砉,樂會時也。又曰:諸侯以時會天子為節。舉此二樂章者,為湯禱桑林以身為犧牲,諸侯歌貍首以射首不來朝砉。皆於解牛有取義也。

    文惠君曰:譆音熙歎聲,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砉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砉;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目之官,司視。

    依乎天理,



    天,自然也。理,條理也。牛之身體其間有天生自然之條理,依而解之。

    批音披大郤隙同,導大窾空處,因其固然。技經肯綮苦梃切之未嘗,



    肯綮,筋骨交結處。

    而況大軱音孤大骨也乎!良庖歲更刀,割也;



    但割肉,而不中骨。

    族衆也庖月更刀,折也;



    折斷其骨,故損刀;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



    前言三年,此言十九年,積至一章之數也。

    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刃者,刀之鋒鋩。硎,磨刀石也。

    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音或然已解諧上,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又下一轉,雖是吾之用刀固善矣,每至族庖用刀之時,吾見其為之甚難則又不敢自恃,惕然為之戒懼。昔之不以目視者,視為之凝止;昔之神行者,行為之遲緩,昔之遊刃有餘者,動刀甚微焉。乃至謋然已解,如土之委地,則提刀而立,為之四向顧眄而目空無人,為之躊躇少立而滿愜其志,於是善其刀而藏之。養生之道何以異此。

    公文軒



    公文氏軒名,宋人。

    見右師



    宋官有右師、左師。

    而驚曰:是何人也?惡乎介也?



    偏則為介,刖而為右師,如孫臏之類。

    天與?人與?



    莫是天命歟?莫是人所致歟?

    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獨也,人之貌有與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自言自答曰:此介者,出於天非人也。人必有兩足,相與今乃獨足,是出於天矣。言遭則亦是命當如此,無非天也。

    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蘄求也畜音勗乎樊中籠也。神雖王,不善也。



    雉在澤中飲啄自如,不求就養於樊籠。若在樊籠,神雖養得完全,終是局促,不以為善。言獨足何妨,但居右師之職,既有官守,寧無禍患?此失其養生之道者也。

    老聃死,秦失讀為佚弔之,三號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乎?



    老聃弟子問秦佚非老聃之友邪?秦佚曰:然。弟子曰:既是老聃之友,豈能無情?今弔焉,三號而出,可乎?

    曰:然秦佚曰。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

    其指老聃。始,五?以弟子為是老聃之徒,而今見其非也。謂未免世俗之情。

    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會,猶感也。遁天,遁逃天理。倍情,違背真情。忘其所受,忘其受命於天者,自有一定之數也。刑,罪也。言向時入弔,見老少哭之過哀,彼其所以感會於心,必有不求其哀而自哀者。日哭、日言者,哭而且言也。此是遁逃天理違背真情,忘其受命之初者也。上古虛無恬淡之世,若有如此,便是逆天底罪人,責弟子典喪之過。

    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一及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音玄解。



    生者,適然而來,如時之忽至。死者,適然而去,如時之順去。安其時則生不足樂,處其順則死不足哀。帝即天也。帝之縣解者,天以陰陽五行化生萬物,人稟受以生便有喜、怒、哀、樂、吉、凶、悔、吝為其所縣係,若安時處順,哀樂不能入,則天之所縣係者解散矣。上古之人皆如此,故秦失止於三號而出也。

    指窮於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又說箇譬喻,以明死生之理。如以指計薪,薪多而指有窮盡。及火相傳燒,而不知其即時罄盡。人未有不死者,哭之何為過哀。前二節言養生,後一節言死生如一。視死生如一,乃所以養生也。學道者當以此為養生之主。



    南華真經循本卷之四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