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南華真經循本


    卷九外篇駢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 經名:南華真經循本。明期羅勉道撰。三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南華真經循本. 道藏, 洞神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3650
    南華真經循本卷之九

    廬陵竹峰羅勉道述門人彭祥點校



    外篇駢拇





    前七篇皆特撰篇名,終篇此意此後,皆摘篇首之



    字以名之,初無特意,不過敷演前義耳。

    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於德;附贅縣音玄疣音尤出乎形哉,而侈於性;

    駢拇,足大指連第二指。枝指,手指生傍枝。贅息肉依附於形,故謂之附贅疣腫結。懸係於形,故謂之縣疣。性,生也。德,得也。侈,過多也。駢拇枝指出乎天生,而自人之所得言之則為過多矣;附贅縣疣出乎有形之後,而自天生言之則為過多矣。

    多方乎仁義而用之者,列於五藏哉,而非道德之正也。

    多方,多端也。列於五藏,如肝神仁、肺神義之類。

    是故駢於足者,連無用之肉也;枝於手者,樹無用之指也;多方二字衍駢枝於五藏之情者,淫僻於仁義之行,而多方於聰明之用也。是故駢於明者,亂五色,淫文章,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而離朱是已。

    司馬云:黃帝時人百步見秋毫之末。一云:見千里針鋒。孟子作離婁。

    多於聰者,亂五聲,淫六律,金石絲竹黃鍾大呂之聲非乎?而師曠是已。枝於仁者,擢德塞性以收名聲,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乎?而曾、史是已。

    擢,抽也。簧鼓,如笙簧之鼓動也。曾,曾參。史,史鰌。

    駢於辯者,纍瓦結繩竄句,遊心於堅白同異之間,而敝跬譽無用之言非乎?而楊墨是已。

    纍瓦器而、不傾。結繩而能解,小技之巧者。以喻辯者之巧也。竄句,猶云遁辭也。敝疲也。娃,半步也。言辯者之勞如痕敝之人,半步而行也。

    故此皆多駢旁枝之道,非天下之至正也。彼正正者,

    上正字,疑即至字之誤。

    不失其性命之情。故合者不為駢,而枝者不為跂音歧足多指貌;長者不為有餘,短者不為不足。是故鳧脛雖短,續之則憂;鶴經雖長,斷音短之則悲。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無所去上聲憂也。意仁義其非人情乎。彼仁人何其多憂也。且夫駢於拇者,決之則泣;枝於手者,齡之則啼。二者或有餘於數,或不足於數,其於憂一也。今世之仁人,蒿目而憂世之患;

    蒿目,憂思而目蒙然也。

    不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饕貴富。故意仁義其非人情乎!自三代以下者,天下何其囂囂也。

    囂,許驕切,聲也。自三代以下,天下之說仁義者何其聲之囂囂也。

    且夫待鉤繩規矩而正者,是削其性也;待繩墨膠漆而固者,是侵其德也;屈折禮樂,呴俞音喻仁義,以慰天下之心者,此失其常然也。天下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鉤,直者不以繩,圓者不以規,方者不以矩,附離音麗不以膠漆,約束不以纆索。故天下誘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故古今不二,不可虧也。

    鉤,為曲之器。誘然,猶津津然。九字句故古今為一,而不見其虧壞。

    則仁義又奚連連如膠漆纆索而遊乎道德之間為哉?使天下惑也。

    莊老尊道德而小仁義,故有是言。

    夫小惑易方,大惑易性。何以知其然邪?自虞氏招音喬舉也仁義以撓天下也,莫不奔命於仁義。是非以仁義易其性與?故嘗試論之: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殉利;士則以身殉名;大夫則以身殉家;聖人則以身殉天下。故此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於傷性以身為殉一也。臧與穀,

    方言齊之北鄙,燕之北郊,凡民男而婿婢謂之臧,女而歸奴謂之獲,因臧者善之名併名其一曰穀。

    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筴讀書;問穀奚事,則博塞

    筴,音榮,竹簡長二尺四寸。塞,悉代切,《漢書》吾丘壽王以善格。五待詔注:博塞也。

    以遊。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伯夷死名於首陽之下,盜跖死利於東陵之上。二人者,所死不同,其於殘生傷性均也。奚必伯夷之是而盜跖之非乎?天下盡殉也;彼之所殉仁義也,則俗謂之君子;其所殉貨財也,則俗謂之小人。其殉一也,則有君子焉,有小人焉。若其殘生損性,則盜跖亦伯夷已,又惡取君子小人於其間哉!

    且夫屬音竹係也其性乎仁義者,雖通如曾史,非吾所謂臧善也也;屬其性乎五味,雖通知俞兒,



    尸子曰:膳俞兒和之以薑而為人主上食。《淮南子》作申兒。

    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乎五聲,雖通如師曠,非吾所謂聰也;屬其性乎五色,雖通如離朱,非吾所謂明也。吾所謂臧,非仁義之謂也,臧於其德而已矣;吾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謂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吾所謂聰者,非謂其聞彼也,自聞而已矣;吾所謂明者,非謂其見彼也,自見而已矣。夫不自見而見彼,不自得而得彼者,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者也,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雖盜跖與伯夷,是同為淫僻也。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為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為淫僻之行也。

    南華真經循本卷之九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