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


    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撰人不詳,約出於東晉。係早期上清派重要經典。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本文類。
    文献引用: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 道藏, 洞玄部本文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10
    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

    高上三元布經,乃上清三天真書,上真玉檢飛空之篇,上元檢天大錄、下元檢地玉文、中元檢仙真書。如是寶篇,高上皆刻金丹書,設以自然雲錦之囊,封以三元寶神之章,藏於九天之上大有之宮,金臺玉室九曲丹房。南極上元君主之,以上元朱宮玉女七百人,侍衛神真心太上又以靈虛玉童三百人,執巾散香。至清虛元年,元始天王於明霞之館太霄雲房下教,以授三天玉童,使部統三道,總檢萬仙。依太真之科,七千年聽傳已成真人,自非刻書玄圖,記錄於未生,不得妄披靈文。高上以五帝神兵輔於上真,檢於漏慢,其禁尤嚴。太上大道君受之於玄古先生,以傳玄都仙王,西王母受之於九天王,以傳扶桑大帝君,大帝君以傳後聖金闕帝君,金闕帝君以傳上相青童君。今藏一通於東華宮,依科七千年當傳以成真人。太上道君命五老仙都符四極五帝,輔衛靈文,檢於漏泄。有妄說篇目,罰以風刀,輕傳慢替,七祖充責,己身負考,長役鬼官。

    三元篇曰:玉檢之文,出於九玄空洞之先,結自然之氣以成玉文,九天分判,三道演明,三元布氣,檢御三真。天無此文,則三光昏翳,五帝錯位,九運翻度,七宿奔精。地無此文,則九土淪淵,五嶽崩潰,山河倒傾。學無此文,則仙官不降,地官不營,九天之上不書玄名,徒勞為學,道無由成。其法高妙,三元祕篇,有得其文,位加仙卿。

    上元玉檢檢天大錄,皆九天布炁玄圖真文,九天官號部御天真。得備其文,則得遨遊九天之上,壽同劫年。得見其篇,則九天書名,輪轉生宮,化而更仙。恆能修行九年,得奉迎聖君於上清宮。

    下元玉檢檢地玉文,皆九天布氣玄文,檢九地之靈。得其文,則能飛行太空,九陰不敢拘兆之魂,遊行五嶽,履涉河源,群靈稽首,萬神奉迎。得見其篇,則化上九天,轉輪更生,九變成仙。能修其道九年,則入水不陷,入火不然,三元下降,白日昇天。

    中元玉檢檢仙真書,皆九天隱文,命仙之章。得備其文,則仙官侍庭,降致神芝自然靈藥。修行其道九年,天仙降真,地仙降靈,飛仙降轎,乘空飛行,上昇玉清。得見其篇,九天書名,輪轉生宮,化而更仙。

    三元篇曰:學無玉檢之文,九地靈官不來敬迎,山海司靈不衛身形,天仙、地仙、五嶽飛仙不降雲軿,九天之上不領玄名。不誦詠玉章,天不降真,萬魔侵景,求飛反沈。身佩玉檢,三元齊輪,出空入虛,變化無間,履水蹈火,翱翔九玄,身洞紫虛,神映金顏,七十二相,朗耀太空,主司三天,位總群仙。故非已成真人,不得輕傳。



    上元檢天大錄

    上清玉景丹靈洞天上元三元玉檢文,以授上清真人,佩遊諸天,檢御太空,攝領群真。得佩此文,位同靈仙,諸天敬護,五帝司迎,九年得見三元君,奉詣上清宮。

    受此文,齋九日,青筆書九尺黃繒上,祭之於本命之嶽,然後佩身。九年未昇者,當又祭,投書於青煙之霄,則得上清玉景宮給以五色雲車,奉迎受者身。

    清虛元年歲在庚寅九月九日,上甲直辰元始天王,清齋上清宮,告盟無上無巔、無色無景、無形無名、無祖無宗、無極洞清九玄自然無數劫,道授三元玉檢文於三天玉童,使付後學有玄名,應為上清真人者,定名於丹臺金藏玉策,紫文瓊札,奉迎聖君飛行上清宮,俯仰上清洞清自然官號,侍衛上真,檢天招仙,制魔役靈,降致雲車,奉迎某甲身,皆如太真九天盟文。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左靈飛仙玉虛侍郎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右靈飛仙玉虛侍郎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束方青帝元皇太真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南方赤帝元皇太真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西方白帝元皇太真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北方黑帝元皇太真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中央黃帝元皇太真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左虛領仙玉郎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右虛領仙玉郎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九玄上虛飛龍功曹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九玄上虛飛仙功曹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九玄上虛上元功曹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九玄上虛中元功曹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九玄上虛下元功曹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飛仙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飛仙#1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真仙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太仙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上元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上清玉虛中元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白然上清玉虛下元使者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玉清金晨玉童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玉清太華玉女九千人。

    无上洞清混沌自然三元上真輔仙各九千人。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飛霄玉仙之炁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三素飛雲之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五色流霞紫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青帝飛輪流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赤帝飛輪流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白帝飛輪流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黑帝飛輪流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黃帝飛輪流煙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青霞飛瓊羽蓋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赤霞飛瓊羽蓋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白霞飛瓊羽蓋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黑霞飛瓊羽蓋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黃霞飛瓊羽蓋各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東嶽緑轅飛軿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南嶽丹轅飛軿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西嶽素轅飛軿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北嶽玄轅飛耕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中嶽黃轅飛軿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上元玉真氣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中元玉真氣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自然下元玉真氣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上元自然玉仙氣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中元自然玉仙氣九萬重。

    高上洞清紫虛空洞下元自然玉仙氣九萬重。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輔仙飛玄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輔真飛騰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輔神飛行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神帝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輔靈騰虛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青帝飛輪策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赤帝飛輪策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白帝飛輪策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黑帝飛輪策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黃帝飛輪策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東嶽飛仙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南嶽飛仙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西嶽飛仙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北嶽飛仙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中嶽飛仙騰空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飛瓊羽蓋策轡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飛轅緑軿策轡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檢天制地龍騰吏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招真生芝玉仙吏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神丹生仙吏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金真流光耀電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陰精興雲降雨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陽明照耀檄氣逐電騎各九億萬眾。

    九天玄元太空洞虛自然雲門執節命光騎各九億萬眾。













    右上元檢天大錄文,以青筆書九尺黃繒上,佩身。書當詣本命之嶽,祭天真,告九玄,盟五靈,然後佩焉。九年道未降,當繕書二通,如法登嶽,更祭天畢,便燒之,餘灰揚之青煙之霄,一通埋之本命之嶽,令深九尺。所謂上告九天,下告五嶽靈山,中告萬神,永得生也。



    下元檢地玉文



















    右三元玄臺玉檢紫文,一名九天真書元始檢地之錄,一名三元虎書,一名飛天上真,以告六天萬靈之精,制山川,檢九地之靈。佩文役使玉女九千人,太平得迎聖君於上清宮。受者以黃筆書青繒上,同祭之於本命之嶽,然後佩身。九年未昇天,當又書一通燒之,令灰揚於青煙之霄;又書一通埋之本命之嶽,令深三尺。佩以文以遊八方,涉、五嶽、履河源;制地靈,使萬神,九年得乘三元之軿,上昇三元之宮。不得冒穢入殗,觸作天真,輕告宣露,七祖充責,身亡失仙。



    中元檢仙真書

    檢仙真書,一名太真陰陽靈錄三元章,乃三天九靈上微隱文。天地有大劫之數,經八千劫,其文則一見三元玄臺,直符三百人,玉女九十一人。佩者一形之神,皆受號自然玉仙也。無此文,則形神不變,垢魂彷徨;彷徨不定,則神與邪交;神與邪交,則有灰落之期。形神不變,則不得召仙官,命上真,及誦萬遍玉章也。萬遍玉章,皆九天太真萬神塵隱名,誦之則九天駭聽,萬仙束帶。身無檢仙之文,而輕命仙官,搖動九天,仙不為降,天不為納音,魂飛魄散,神驚氣奔,宮宅振潰,赤子擾喪,天魔生禍,身則灰亡。學有此文,則不修自仙,太平期至,奉迎聖君於上清宮。自無玄圖帝簡,刻書丹文,不得妄告寶篇,輕泄七祖充責,長閉鬼官,己身亡命,不得又仙也。



    鬱絕上真三元檢仙仙氣九靈隱字文,西沙方臺中之書也。南極上元所受,黃上真輔天元檢仙魂。得佩此文,上充仙官到庭,百日入室思神,得見上元之君,授子真書,自然飛行上清宮也。無此文,不得行仙道召真,身被殃。



    玄上生真檢仙氣三元大告紫文,則三元臺中之隱書。佩之入室,思真九十日,穢氣自消,則見三元大君,授之真書,九年得飛行空中。無此文,不

    得行仙道召仙官,身被殃也。



    高上太上生真書檢仙氣紫微玄宮飛天真文,天地大劫周,其文則見於五嶽之室。得佩之者,入室思三元百日,精念無異想,則見真神降子形也,能役仙官,取自然之物也。慎履生死之洿。無此文,不得行仙道,輕召天真,沒身不仙也。



    主禁諸天真人誦九天上書,不得佩此文者,罰之九天刺奸也。得佩此文,九天丞相主召檢天元制仙官,精思一年,得見九天真王,或見一人九頭,乘九色之鳳,降兆形也。見之勿恐,此九天真王主錄上真也。但南向伏地,啟乞求仙,自當得授九天之書也。

    此文,不得輕誦三十九章大洞真經也。犯之九祖充考,身為九天刺奸所罰,不出百日必滅命也。



    高上玄微玉檢三元文,刻書靈都北房之中,天書玉字,字方一丈,直符七百人,玉女八十二人。佩其文,百日精思,三元降房,子自然知天中之音。無此文,不得妄行飛仙之道,身則被殃,七祖充責,失仙之品也。



    紫微玄宮飛天檢文,刻書晨登之臺,照明九天之上太清上宮,元始天王授西王母,招召五嶽山海靈仙之官。精心靜念,百日見神,自知九天中隱名。佩者致仙官。無此文,不得誦消魔上經,身被大殃,慎之慎之。



    玄上飛天中書檢仙之文,刻三元之臺,萬始先生所出,以傳高上人,召仙致真。受者祭五嶽,百日精思,見一軀三頭之神,降兆之房。無此文,不得八節日妄行求仙之事,身被殃也。佩之神真通達,給玉童十二人,傳說所誦,上聞九天也。輕泄七祖充貴,勑五嶽符魔靈考,對罪魂也。



    右九天龍書三元空洞玉檢飛玄文,刻題九天三關之門,主禁諸天真人。誦九天上書,不得備此文者,罰之九天刺奸也。得佩此文,九天丞相主召檢天元,制仙官。精思一年,得見九天真王,或見一人九頭,乘九色之鳳,降兆形也。見之勿恐,此九天真王主錄上真也。但南向伏地,啟乞求仙,自當得授九天之書也。無此文,不得輕誦三十九章大洞真經,犯之九祖充考,身為九天刺姦所罰,不出百日必滅命也。



    元始玄空飛天中書三元玉檢文,元始天王刻書金墉之臺,經萬劫一傳。得見此文,四極即書名於東華。佩之精思三百日,目不他視,心不異想,即見元始天王。見元始天王,便壽萬年。

    學無此文,不得入名山,游五嶽,行飛仙之道。五嶽不受,人天魔伐身,必被大殃也。



    太真金書九天上空洞隱文,九天父母書之鳳生臺,直符八百人,九千年九天一開,九天開則九日俱明於東方,此文則自明於得道之人,南軒之上也。若有玄名帝錄,四真亦降授於兆身。得有此文,九百日精思定神,尅見九天父母也。得見九天父母,無復死沒之期。無此文,輕行萬遍之道,招召仙真,身必被殃,七祖充役,不復又仙。

    維年月日,某嶽真人某甲,從先生某甲告盟受文,今登玄壇,告天啟授,某嶽先生某甲,關五帝五嶽三官九府上真四司,奉文之禁,如太真科不泄之盟。佩游諸天諸地諸水名山,無億數自然天官,莫不敬迎,滅魔降仙,飛行太空,奉迎聖君於上清宮。九天當投文九天某甲,輕慢天文,妄泄告人,某甲七祖長責鬼官,身受風刀之考,死負九原之役,不敢蒙仙。

    書文皆以黃繒為地,青筆書之,以朱筆規四面,以寶密天真也。受者對齋七十日,或二十七日,或七日。弟子賚上金五兩,鳳文之羅九十尺,緑文之繒三十二尺,詣師共登本命之嶽,受三元之文,當北向安座,以香蔬餅果設之盛盤,清油九升設以九燈,羅列一座,以緋羅五尺設文,別安按上,置中央,又以一按請信物,置東面。弟子西向伏,師向北叩齒三十六通,祝曰:

    今日上告,天真散靈,八景徘徊,九帝臨庭,三元解帶,上關三清,是日彌昌,萬願利貞,謹登玄嶽,告盟五靈,饁果招真,以表至情,四司五帝,玄監我形,天真來降,我道洞明,携契同盟,飛登上清。

    畢,仰咽三十六氣,心拜五方,還北向,長跪上告:

    九天太空太虛玄靈高上元始道君、上清玉皇眾聖大仙靈官監真真仙四司帝君,臣昔從先師中嶽先生張君,奉三元玉檢祕固靈篇,不敢輕宣,九五促度,靈運推遷,聖君臨正,上選皇臣,以補上真。今有某嶽先生某甲,夷心靜默,仙學尋真,積涉未降,今心期高上,啟誓告靈,禀受寶篇,仰希神仙即日啟度,如太真之盟,天仙下降,監映某甲身,修行上徹,俾得道真,飛行玄虛,昇入三清。輕泄告人,宣露天文,某甲以生死父母、七祖種根,長閉地獄,萬劫不原,身沒鬼官,不敢又仙。畢,師讀文竟,起長立,左手執文,弟子長跪,右手受文,二人同以餘手指天西北角,弟子仰祝曰:

    上告九虛,下誓五靈,禀受天文,敢違盟言,輕泄放露,疑貳天真,生死父母,九祖種根,及身長沒,同負河源,三途五苦,萬劫敢怨。畢,便去。

    三元玉檢八會之道,太空之隱文,九天之祕奧,上清之奇篇,滅天魔於存祝,招玉仙於自然。學得其法,舉動合真,身生水火,變化萬端,存思上徹,三元降形。學無玉文,如樹無根,徒勞精誠,疲頓身神,天真不降,體不結仙。輕誦寶經,駭動九天,刺奸所考,殃滅兆身。故上天有俯仰之儀,經有品次之格,更相制御,上下相傾,氣氣備足,乃應自然。三元為總他之主,五帝為糾罰之官,禁於輕學,不全天文,糾於漏泄,罰於風刀,生死之對。慎而修行、如高上之道,易為神仙,而患為學越略天文,觸罪犯禁,便收考殃。皆由見淺學狹,不極道原,空體招真,真何由降焉。道既不降,天魔乘空。故學宜廣訪,尋諸名山,履萬試而不退,經九難而殊勤,然後始可得闖於天文、尅當為四極真人玄授於寶文,備炁成仙也。但遇一卷而坐聽,希天真於一言,將譬淵下之鱗,望飛九霄之端,如此之學,豈不勞乎。

    南極上元寶祕玉檢之文,自無金骨玉髓,玄名帝圖,不得見其篇第。縱復漏泄,為凡猥所得,不過百日,必為天灾所罰,經自滅也。若運遇靈師,登盟啟授,而不依年限,妄以示人,考及九祖種根,身負風刀之罰。若百年之中,有上學真人佩修至經,未見是文,聽傳二人。當先登靈嶽,告盟九天,然後聽得示以玉文。不得無所告誓,而輕泄至真,伐以五帝神兵,攝九祖於地獄,滅已身於三官,責三徒於負石,加五苦於刀山。若不顧於禍福,亦無煩於求仙也。

    青童君曰:凡九天上書,太真科文,禁罰皆同一等,至於三元偏寶玉檢之文。然玉檢文九天官號,檢制仙氣,萬根所宗,何得不祕乎。後學諸君,皆有志尚希慕上仙,而能錄寶其文,使清真遺苦誠之言,又不遵承,將非自其命乎。

    佩玉檢文,入室思三元君,始思之時,未即得見三元君者,或有異光及他形之神,髣髴眼前,此無怪也,皆是天真試子故也。

    若閉眼見有青紫二色之光,微微來降,此則常腸青真玉虛之氣,太素元君虛映之官號也。兆當引氣八十一咽,祝曰:

    天真降,道氣明,謁三元,朝玉清,登玄臺,觀神形,受祕號,羽服生,萬仙來迎,飛行帝庭。

    畢,如此三百日,尅得見太素元君真形也。

    若見赤玄二光勃勃來降,此‘則少陽上真清虛之氣,紫素元君虛映之官號也。兆當引氣六十四咽,祝曰:

    飛天降,迴玉真,入紫清,朝上仙,侍三元,招萬神,覩其形,受寶言,我道備,昇九天。

    畢,如此三百日,則見紫素元君真形也。

    若見黃白二色之光鬱鬱來降,此則中黃玄真太虛之氣,黃素元君虛映之官號也。兆當引氣三十六咽,祝曰:

    中天徘徊,三氣相隨,玄母混合,散靈紫微,黃白分判,我道來歸,丹瓊緑輿,運我昇飛,上詣朱房,三元同暉。

    畢,行此三百日,尅見黃素元君真形也。

    若見亂色之光,光無定色,勃勃來降,此則玄陰洞虛之氣,白素元君虛映之官號也。兆當引氣二十四咽,祝曰:

    三氣變化,五色流黃,素暉散真,混合中元,來降我室,我道明分,仰眄

    神容,如蘭如雲,使我道備,上昇玉門,朝謁真形,三元之君。

    畢,行此三百日,尅見白素元君真形也。

    若見九色之鳳,或一鳳九頭,此則九天玄母虛映之官,來降兆身,兆道欲成也。慎勿言,叩齒九通,咽氣九過,祝曰:

    天降地載,二氣交真,三五混合,共成我身,六氣同慶,萬願開陳,上享無極,至道來臻,得乘龍鳳,駕御紫煙,飛行上清,玉虛同鄰。

    畢,心拜九過止。如此九百日中,精思不倦,尅見玄母真形,得觀真人,壽無極年。

    若見光色明如日月之象,此則九天元父虛映之官,下降兆身,道欲成也。慎勿言,叩齒十二通,咽氣十二過,祝曰:

    玄氣散真,變化無方,天交地合,虛映太空,迥靈下降,與元混同,八景携契,九帝結朋,得觀上真,朝禮朱房,長保天地,億劫不窮。

    畢,心拜九過止。行之九百日,精思不替,尅見元父於兆房也。

    若見一人九頭,或著九色斑衣,此則九天真王主錄上真虛映之官也,下降兆身,道欲成也。慎勿言,叩齒九通咽氣三過止。祝曰:

    九天上靈,元皇之精,三合九變,鍊化胎嬰,迴真混沌,虛降我形,掇我死根,延我長生,得同天地,永享億齡。

    畢,心拜九過止。行之七百日內,尅見九天真王對面共言,能飛行九天之上也。

    若見龍頭鳳身之人,或一烏九頭,此則元始天王左治虛映上真之官,下降兆身,道欲成也。慎勿言,叩齒九通,咽氣三十二過,密祝曰:

    三道順行,元始徘徊,玄真映朗,九靈散開,流眄無窮,降我光輝,上披朱景,解滯豁懷,得御飛霞,騰身紫微。

    畢,心拜三過止。行之三百日,尅見元始真形,授兆九天上書,飛行玉清也。

    若見一軀三頭之神,或一人執五色之旛者,此則五嶽仙伯校真主錄之官,來察子所修也。見之但正心存思,勿失正也。叩齒三通,密祝曰:

    玄玄黑黑,五帝之神,正氣來降,為我致仙,我仙由真,非真莫前,我修玉文,檢御諸天,上告元始,普下名山,咸令萬靈,來衛我軒,使我飛行,上昇帝晨。

    畢,引氣五咽止。行此百日,仙伯降形,尅詣兆房,八節之日登山,則五嶽奏兆名於東華之宮,九年自然成仙也。

    若見老公,頭建黃巾,衣黃衣,腰或帶綬,手或持刀,或持九節杖者,此則天中大魔,或是靈山之王,來試子也。勿恐,正心北向,叩左齒三十六通,密祝曰:

    天灸天灸,天庭之廬,北酆不拘,

    戲我天書,三道放浪,六凶乘虛,已告北帝,收攝鬼謀,煥落流鈴,玉檢天符,神真所討,剪滅無餘,急如我命,無稽無留。

    止,便以兩手捻兩耳後門,三十六咽止也。如此入山及修行,天魔山靈皆滅於口祝森下,不復干試也。正真仙官自當來降,不移年而成仙也。

    若見老姥,頭建白巾,衣黃帔紫裙者,此北酆之陰官,大魔之都校也。

    若見女兒,年二十以來,頭作三角髻,衣五色之衣,手持金戟,此則北酆都帝之女也,並試兆之真也。當叩齒三十二通,密祝曰:

    飛皇陰環,受生六天,化氣承靈,數法百年,三代相推,清爽皆遷,汝獨何為,沈伏世間,昨被帝命,檢校稽延,速去無留,可得蹔申,別告北酆,攝送魔身。

    止,便以兩手急捻兩耳後門,引氣三十六咽止也。如此行道求仙,萬魔滅試,天精摧消,道自成也。不出百日,天真尅降,與神交言也。如此皆多閉眼存思而見之,亦或百日對見如前,亦或臥寢夢睡而見之,非志士,亦不感真而見也。既有髣髴大法,不出九年,無不見正真之神也。既見正真,便白日昇天也。

    夫學徒閉眼叩齒,存思神氣,而不知光象形色,及真偽之形,徒勞辛苦,終不感真也。見真不知招神,見偽不知滅魔,真何由降,魔何由亡。如王母有西龜之錄,舊處萬神之形,萬真之光,學不見此,何緣得成也。

    夫為存思招神,無洞觀之法,上真皆不可即得而降,精誠感徹者,皆有虛映之官,而開其津路也,此尅成真之由也。若體有穢累,或學氣末備者,天魔山精,莫不先試敗之也。有此之試,而不知有滅祝之法,仙無由成也。此有滅祝,行之百日中,魔無不消,真無不降。此微妙之道,非可文論,輕泄此言,考罰生死父母、七祖種根。惟祕惟慎,道尅成身。



    三元玉檢投書祭文

    受法九年,天真未降,當依舊文,書黃繒二通,如佩著之法,祭本命之嶽。以香蔬餅果設以一盤,清油九升設以九燈,施北向一座,以緋羅之巾,設文於中央,書三簡,布香果之下。受者北向叩齒三十六通,微祝曰:

    上天皇靈,混沌無形,三十九帝,五老上清,日吉啟晨,高仙散精,八景徘徊,三元迅瓊,流真下降,瞻眄虛庭,兆臣某甲,敢告太靈,昔蒙帝命,授臣寶經,玉檢隱文,三元內名,思幽念神,未覩真形,謹登高嶽,列奏丹青,投書幽山,焚香八冥,四司五帝,鑒我至情,奏我簡文,上聞高清,得降神真,飛入帝庭。

    畢,以一通一簡,於壇所焚燒令盡。以和香九種,合上油,灌火上。餘灰,因風散之青霄。臨揚之時,又叩齒九通,祝曰:

    神反九天,文入九泉,上聞九府,下告河源,我佩三元,玉檢隱文,靈真來降,明白不分,重誓高虛,燒香上聞,五靈臨映,八帝命仙,降我飛軿,迅我紫煙,運昇太虛,上造帝晨。

    畢,又以一通文,埋著向所燒火下,令深九尺。以盛器設香果填上,築上令平。又叩齒九通,祝曰:

    上告九天,下告九靈,三官九府,十二仙庭,謹埋玉文,投書太冥,使我昇飛,還返我形,惟須龍駕,同會紫庭。

    畢,以一簡埋山之陽,一簡埋山之陰,皆深九尺。臨埋時,陽簡向南,陰簡向北,叩齒二十四通,微祝曰:

    三清玄虛,九靈幽微,大運交周,五度相推,上帝有命,天通地開,授臣玉文,總領萬機,攝空召虛,群真咸歸,真仙未降,三元徘徊,日往時來,道應稽遲,投書玄嶽,宣命四非,使我早昇,天真降輝,得乘八景,上登紫微。

    畢,便埋。二處共此一祝也。

    些二元投書上法。此為始學未降上真者施,依年行之一過,天真無不立降於寢房也。若覺便有髣髴與神相覩,此不移年而昇也,無須復投書祭於天靈。為學不見此法,道無由成,神無由降。此學之本。法之妙,惟祕而道感,惟慎而真降,輕露至法,天考立彰。

    紫虛玉清玄無高皇紫素上元太真,某嶽先生某甲,字某甲,年如干歲,某月生,上受上元檢天文,乞降天真,飛行上清,侍對上元,早獲神仙。

    某年某月某日時奏。

    右紫筆書銀簡上,令長一尺二寸,合文焚之。

    紫虛玉清玄元高皇黃素中元太真,某嶽先生某甲,字某甲,年如干歲,某月生,上受中元檢仙文,乞降天真,飛行上清,侍對中元,早獲神仙。

    某年某月某日時奏。

    右黃筆書銀簡上,令長一尺二寸,埋山之陽,深三尺。

    紫虛玉清玄元高皇白素下元太真,某嶽先生某甲,字某甲,年如干歲,某月生,上受下元檢地文,乞降天真,飛行上清,侍對下元,早獲神仙。

    某年某月某日時奏。

    右白筆書銀簡上,令長一尺二寸,埋山之陰,深三尺。

    三元玉簡,天真至諱,施之為學仙之本,行之百日,立見神形,願無不感,思無不降,志無不成。有得此法,白日昇天。

    書簡無銀,則玉,無玉,銀木亦可用。但令直裹白凈,無留穢,乃可用之。

    昔甯玄甫受之於皇上真人,未得昇天九年,依文埋之白空之山,入土九尺。後學李仲君,行經白空之室,清齋念道,百日之中,忽見白空之巖有玉文銀簡,見於室內。仲君登投金青之信,誓虛告靈,跪而奉之三年,遂致三元下降,延壽七百年。仍更詣勞谷子,受真文而昇天。今封一通於白空之山。元君於太空金陵之野,授青虛真人王君,使教後學骨相合仙之人。有得其法,不學自仙也。



    三元內存招真降靈上法

    太素三元君,處於高上上清之宮,廣靈之堂,晨燈映乎玉真,明光煥乎丹房,三華吐曜於自然,神暉洞朗於九玄,慶靈翳乎玉臺,飛煙鬱於紫軒,明玄圖於上館,理五符於胎尊,布三元於太素,主生籍於玉門,蕭條高軒,獨翫妙淵,出游霄觀,則日月傾曜,列燭拔根,八風迴波,飈蕩幽源,瓊暉映朗,高霄儛晨,絳霞鬱敷,黃雲七纏,五老啟塗,太帝扶輪,西皇秉節,東華揚旛,九天為之巔徊,太元為之起煙,幽氣隱藹,八景拂塵,顧眄羅於無上,俯仰周乎百圓,可謂至真之高邈,妙化之難量也。

    太素三元君,乃一真之女子,則三素元君之母也。太素元君,虛結空胎,憑華而生,誕於高上上清寶素九玄玉皇天中。厥諱正薈條,字雲淳嬰,頭建寶琅扶晨羽冠,服紫炁浮雲錦帔,著九色龍錦羽裙,腰帶流金火鈴虎符龍書,坐於太空之中,膝下常有丹緑青三素之雲,雲炁冠覆元君之身。夫欲行飛仙之道,佩三元玉檢之文,當以夜半時,於密室之中,北向瞑目,叩齒三通,存思太素三元君服色諱字,乘丹緑青三素飈輪,從玉皇天中來下,入降室內,便心拜於元君,微祝曰:

    三氣元精,九天上靈,晨暉朗曜,玉華洞明,三素飛飈,丹轅緑軿,八風

    揚輪,流映霄庭,招真致仙,下降我形,上願利亨,觸向皆成,金顏華容,內府鮮明,八景扶輿,骨飛肉輕,上昇丹臺,朝謁玉清。

    畢,咽氣二十四通止。開目,便諷玉清上宮瓊瑤蕭條之唱,以和於形魂之氣,欣於太素之高真。唱曰:

    太元連玉清,三曜洞高明。八景迴晨風,散雲藹飛靈。圓輪擲空洞,金映冠天精。玉華結五老,紫煙運霄輪。乘氣蕩玄房,委順拔所經。金姿曜九霞,玉質耀寒庭。幽童迴孩眄,老艾還反嬰。帝一固泥丸,九真保黃寧。視眄萬劫外,齊此九天傾。

    畢,心拜,咽液三過,都止也。

    太素元君長女,曰紫素元君,即无英君之母也。紫素元君,託瓊胎於紫胞,含虛秀於玉戶,結靈胤而體真,凝神挺於自然。厥諱翳鬱炁刃,字安來上,頭建太真晨嬰之冠,三角髻,餘髮散之隨腰,上著紫錦祫�,下著飛霜羅裙,又帶靈飛之綬,坐於太空之上,常有紫炁之雲,冠覆於元君之形。夫行飛仙之道二,佩三元玉檢之文,當以夜半時,於密室之中,北向瞑目,叩齒三通,存思紫素元君服色諱字,乘紫雲三素飛輪,從上清來下,入兆洞房宮左。便心拜於紫素元君,微祝曰:

    三元高靈,紫素雲輧,策空躡虛,徘徊霄庭,流真下眄,騁蓋華精,三關安鎮,洞房朗明,骨化肉昇,內外飛輕,東華刻簡,皇老記名,三真降布,我道長生,上享元吉,靡有不成,得乘飛景,上昇玉清。

    畢,咽氣二十四過,開目,更諷玉清上宮瓊瑤蕭條之唱。其辭曰:

    玄空洞元素,三丹理明機。飛霄蔚紫清,煥落九天扉。自我御靈運,倏欽三闕開。手把天地戶,足踐五嶺梯。顧看群方內,時有應我懷。悟見本非運,遂使高真迴。同傾天地劫,相與騰虛飛。

    畢,心拜,咽液三過,都止。

    黃素元君,即太素之中女,中央黃老君之母也。黃素元君,闕諱圓華黃刃,字太張上,頭建太真晨嬰之冠,三角髻,餘髮散之隨腰,上著黃錦祫�,下著五色飛青錦裙,佩鳳文琳華之綬,腰帶流黃揮精之劍,坐於玄虛之上,常有黃雲之氣,冠覆於元君之身也。夫行飛仙之道,佩三元玉檢之文,當以夜半時,於密室之中,北向瞑目,叩齒三通,存思黃素元君服色諱字,乘三素飛輪,從上清來下,入兆洞房宮中。便心拜於黃素元君,微祝曰:

    三氣上真,高靈元神,流景霄房,出入華晨,迴真下降,洞明我神,通玄徹微,招靈致仙,檢御四運,迴劫停年,反老華顏,金容內仙,奉侍三元,上登紫軒。

    畢,咽氣二十四過,開目,便諷玉清上宮瓊瑤蕭條之唱。其辭曰:

    飛霄藹玄峙,雲綱網天羅。清漢通靈韻,妙唱應節和。自我厭息用,奚趣孰云多。始悟三玄啟,九度忽以蹉。顧眄大象內,不覺當如何。既無餐童術,煙氣降玉霞。自非乘春用,何能保陽柯。

    畢,心拜,咽液三過,都止。

    白素元君,即太素元君之少女,白元君之母也。白素元君,厥諱啟明蕭刃,字金門上,頭建太真晨嬰之冠,三角髻,餘髮散之隨腰,上著白錦光明袷�,下著飛霜緑錦飛裙,佩六山火玉之珮,鳳文琳華之綬,腰帶日延耀輝之劍,坐於玄虛之上,常有白雲之氣,冠覆於元君之身也。夫行飛仙之道,佩三元玉檢之文,當以夜半時,於密室之中,北向瞑目,叩齒三通,存思白素元君服色諱字,乘白素飛輪,從上清來下,入兆洞房宮右。便心拜於白素元君,微祝曰:

    素靈洞虛,玄象啟真,三合生一,上化自然,天華流眄,降神陶津,迴靈曲映,洞曜我身,通明三關,炁布丹田,變化雌雄,合帝神尊,魂安魄寧,長保玉仙,騰景金臺,朝禮三元,極靈天地,歡慶欣欣。

    畢,咽氣二十四過止,開目,更諷玉清上宮瓊瑤蕭條之唱。其辭曰:

    飈輪儛空洞,詠歌慶雲際。蕭條朗高韻,散風和玉籟。百奏生絕宇,飛煙騁六轡。豁落遺萬累,清衿無豪滯。逸朗遨九野,極靈八圓外。逍遙天地間,豈悟年與邁。

    畢,心拜,咽液三過止。

    玉清上宮瓊瑤蕭條之唱,乃有九十章。三元君主之,元君恆詠其曲,以和於形魂之炁,慶於九府之真。行三元之道,當諷誦其唱,求感於至靈,招於玄降之津路也。修行此道,不過三年,存思三元,將有髣髴,必降兆形也。得見三元,便壽萬年。

    高上以三元為洞根,太丹以三元為至精。三元含真秀景,憑虛而生,處於高上上清寶素九玄玉皇天中,凝神太漠,恬真靈關,上總萬司,普領群仙,檢掌寶章,典於洞文;中統圖錄,得道之名,生死簡札,咸隸之焉;下制五嶽,山海河源,上治無上,下治洞房。

    夫為學者,當詠妙唱於寂室,散玉音乎九空,則七祖受惠於高上,幽魂更生於胎仙,變元父於靈都,歡玄母於玉房,積感發乎精情,密思徹乎太空,披神顏於妙想,招靈降於自然。三年尅得朝禮於太素,覩真形於三元也。

    太素三元君、三素元君隱名諱字,皆空虛自然之號,結紫虛之韻而生音焉。有知白素元君之名,三年存思,尅見白素元君真形;見白素元君真形,則壽三千年。有知黃素元君之名,三年存思,尅見黃素元君真形;見黃素元君真形,則壽萬年。有知紫素元君之名,三年存思,則見紫素元君真形;得見紫素元君,財壽三萬年。有知太素三元君,壽與天地同久,存思則見太素三元君真形;見太素三一元君,壽與天地相傾。寶名至諱,高上所祕,有知之者,玄記書名,三元以上宮玉女十二人,侍衛其身。輕告宣泄,七祖充責,己身亡命,三徒五苦,萬劫不原。



    三元隱朝內仙上法

    凡受三元玉檢,修行三元之道,當於密室朝太素三元君。常以正月十日、二月九日、三月八日、四月七日、五月六日、六月五日、七月四日、八月三日、九月二日、十月十一日、十一月十二日、十二月十三日,夜半於寢靜之室,燒香,北向心拜三過訖,坐臥任意,稽首心祝曰:

    謹啟太上大道、高虛玉晨、太素紫宮三元帝君、中央黃老、无英、白元、玉皇大帝、五老高真、太極皇精玄皇玉君,某甲是大洞三景弟子,謹以吉日之夜,天關九開之間,上聞太上太素三元、三素元君、玉皇真君前,乞得長生世上,壽元億年,時乘黃晨緑蓋龍轅,上詣紫庭,役使萬神,侍衛四明太素帝君。畢,心拜三過,仰咽九過止。常當行之,勿令人知也。此太極真人隱朝三元,夜禮願之道也。



    上清三元玉檢三元布經竟

    #1飛仙:疑當作『天仙』。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