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周易參同契註


    周易參同契註(四)卷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周易參同契註。原題無名氏註。二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子部道家類所載俞玫《周易參同契發揮》(簡稱發揮本)。
    文献引用:周易參同契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106
    周易參同契註卷下

    無名氏註

    真人至妙,若有若元。

    無是陽鉛也,有是陰汞也。又銀屬陽寶,真人是太上寶人,知鉛中有寶,化汞為丹者矣。

    髻霏大淵,乍沈乍浮。進而#1分布,各守境隅。

    大淵者,是烊鉛成汁,投汞入鉛汁,汞入鉛中。乍沈乍浮,是作金花法,其汞入鉛汁之中,分布鉛內,所以被鉛所守,不得飛出境隅,故知合丹先鍊鉛作花伏汞。又一解大淵者,是灰池杯鉛取銀。故經云:灰池炎灼,鉛沈銀浮。潔白見寶,可造黃。金。二義俱通。

    採之類白,造之則朱。鉛為#2表衛,帛裹#3貞居。

    言烊鉛成汁而白,入汞造作,色變如朱。鉛為表上衛如帛,鍊汞入內被裹漠之不得飛,故貞正而居,從白守黑。至此論造花牙,此後別陳入鼎。

    方圓徑寸,混而相扶。先天地生。

    生,混雜也。謂汞入鉛華中混雜相扶,後入玄白金華鼎中。汞是金體,方圓一寸,計重一斤,《契》中所用一斤也。先,作鼎也。上蓋為天,下蓋為地,故天地既立,萬物生焉。宇宙之問,莫非天地所養,故道生天地。丹是於道,故須天地所養,所以先論鼎器而養成大丹也。

    巍巍尊高。

    言鼎在太一爐中、三台之上獨尊,而故巍巍焉。所以道德尊高,巍巍焉然,故丹道至尊而高者也。

    傍有#4垣闕,

    垣牆,是太一爐也。言爐四面#5而開八門,而通八風。安十二突象十二時,窟象十二辰,乃有四層而應四時,故云垣闕者也。

    狀似蓬壺。

    壺,鼎也。亦似投壺,瓶準如鼎,有數種。樣似瓜形,亦得方作,亦得邊,皆有取耳。著小長鎳子用時,時蘸水及秤。若伏火為黃白,即作銀壺。蘆子徑二寸,長一寸半,受一斤汞。蓬是爐。爐按五嶽,似蓬萊山。

    環匝#6關閉,四通踟跚。

    環匝者,鼎四耳,或二耳。下關關之汞,居內踟跚不出。

    守御密固#7

    固是固際,守御是看火。晝不得怠慢,失固際最是急事。固若不牢密,藥即走失盡。假在固密,精華若元,只有鉛丹在耳。若銀壺子不謹密,唯丹在,汞走盡。經云:六一者,以六及一為七合,固際如漆物,非乎七種泥。若八石、四神、金英、玉粉等。丹即譽石粉、赤石脂二味為上下,可使灰鹽也。著此丹,唯在金花、黃牙。不者,鉛、砂皆細研和醞如泥,用之上與鹽灰。若銀壺蘆子,即用大鵬砂和瑜銀末等,輸下鋼砂。餘說云:不灰、木、戎、鹽等。非也

    關絕奸邪。

    謂固際牢密,即無敗虧。邪,飛失也。

    曲閣相通#8,以戒不虞。

    虞,失也。言作雄雌,犬牙相合。外著象鼻。殷動深囑,務在牢密。

    可以元思,難以愁勞。神氣滿堂#9,莫之能留。守之者昌,失之者亡。

    神氣者,火也。堂者,爐也。滿者,武火盛滿也。其火若盛,汞力難當,滑利莫過於汞,去之元蹤,尋之元所,故須牢固際若密。鼎元穿穴損壞,得四時火性,文武應期,所以元諸多思。在即昌盛,成即為丹,失即消亡。几欲飛鍊,先鍊鼎器,後明固際,火氣均調,勤心不怠,豈有損敗也。

    動靜休息,常與人俱。

    言反覆鼎器及運火,常須三人看守,故陽動陰靜,或進退不得離爐,思有動乃元休息,故常與人俱。

    是非歷藏法,內視有所思。

    歷,遍也。言運火動氣,皆歷星宿藏法得所。又其室內須得清淨,燒辟鬼,九爐畫,五嶽真形,八方真文,天童玉女,八公九真,十二神王,三大將軍步虛壇八方懸鏡,四面卓刀燒香,清淨潔戒,及精思常存太上、九真八聖、玉女仙童、天兵力士。左右龍虎,前後朱雀、玄武,在一室之內。若得其丹妙理,不能繪畫形象。有置太一爐,但清淨思存眾聖,隨事爐電亦得。

    履行步斗宿#10,

    言房內壇中初發火,及雷雨惡風等,皆須禹步。步斗星,三步九跡。

    六甲次日辰。

    運大皆依十二辰次第,而轉;曆六十甲子。從先天至此,論鼎及固際運火作法,此再三深屬者,又令人細心也。但初文後武,漸漸養火,即得不失。

    陰道厭一九,濁亂弄元胞。

    陰道者,陰元法也。一是鉛精,屬北方坎水,水數一。九者,汞也。汞為朱砂生,屬於南方離,火數九。以烊鉛精為水,投入鍊汞相和,得亂汞壓在鉛,鉛乃蔽其汞,在鉛內如子居胎,不得飛遁,被鉛胞包裹,或上或下,故云弄胞也。

    食氣嗚腸胃,吐正吸所邪#11。

    邪是鉛,正是汞,氣是火。言汞得火氣相食乃成一體。故龍吐虎吸,言龍虎呼吸也。汞於鉛內,故頭嗚腸胃。日滿已後,其汞吐出鉛上,狀如朱砂,其色紅紫,名日正陽丹也。俗喻人服氣,吐死納生也。

    晝夜不臥寐,陽明#12未常休。

    陽明,火也。言一年之內,上至三年,朝夜火不得休息。俗喻朝夜服氣,元有休息。

    身體以疲倦#13,恍惚狀若癡。

    言汞在鉛花汁中,以經晝夜火稍,恍惚狀若癡。伏亦喻人侍其爐火,日夜不休,以至痕倦,神情恍惚如癡。又作丹及黃白,皆先責汞結為砂,若丹用三年左味以入金花和支,亦入銀器中支,續續向四邊刮取乾汞,若黃白以對半入母同支汞以成砂,如石將砂入器中。一百二十日伏火為寶,以充用不堪為藥,為有金鉛故也。若作九轉丹,支汞為砂,檮碎入鼎,五符覆藉。若此經正議如前。金汞入鼎,俗喻服氣休根,精神恍惚,身體癡倦矣。

    百脈鼎沸馳,不得清澄居。

    言汞居鉛內,在鼎中被火迫,常漫湧沸,汞馳入鉛,百脈中不得清澄居。而俗喻從服食其氣,咽元至此氣,至丹田滿,其百豚常若雷鳴,亦如沸湯,至久亦不得長生。虛動疲倦,不得丹服。神若如癡,終元長生之理也。

    累土立壇宇,朝暮敬祭祀。

    言丹院內立壇,朝暮祭祀。俗喻人求道立壇,對祭勤苦,亦不能得道。

    鬼物見形象,夢寐感慨之。

    言衍士恭勤爐火,常以精心,得鬼神見護,夜夢神感教汞也。亦喻人立壇祭祀,感得鬼見夢通,謂言得道也。

    心歡意喜悅#14,自為#15必延期。

    期,壽年也。為心身動苦得神助,心意喜悅。神丹一成,服鈴延年不死。俗喻感得鬼見夢祐通,心將喜悅,言得長生。

    遽以夭命死,腐露其形骸。

    言汞一年伏火已後吐出鉛上,伏死成丹,名日正陽之丹。故日伏火腐露其形也。經云:十月脫出其胞。是汞火足,脫出鉛上也。俗喻人求道服氣,休敉立壇勤祭,感夢神現,心懷其喜意,謂得長生之道。如此之輩,不免其死。不得大丹服之,終不免腐露而死者也。

    舉錯輒有為#16,悖逆失樞機。

    言伏汞為丹,悖不得理,輒自氣意心贏,逆失樞機之秘法。若求法不明,費火喪財,遽失生路而夭其命。假得丹成,不曉出毒,輒為便服,為毒所中,亦喪其命。喻如人不得其丹理;徒費其功,服氣立壇,終不免死,失其機要也。

    諸衛甚眾多,千有萬餘言#17。

    言飛丹鍊石千萬餘方,大丹之秘不過一二。具此《參同契》經內,亦說三二之法,但明其金石陰陽藥性,但得汞伏火成丹紫色,即是大還丹藥。任諸方所說,終不離鉛汞。但學鍊鉛精,妙即是伏得汞也。元其種類,萬元成日,乃妙者要務在由人制作。故知學道須廣集經方,莫恥下問,道元不成也。若恃心高自執一理,叉不能成,成亦不妙。所以,其丹不出鉛汞也。古歌日:白汞生朱砂,黑汞化黃丹。其中數九九,變化五三般。若至紫河車,黃金元處安。故知大丹不離鉛汞,只是變化由人,且大丹若化得五金入汞成寶,始是大還丹也。罕見今人學得一法,制汞始至伏火即云大還丹。上更元法,甚愚甚愚。夫大丹,但莫著金銀、石藥等所雜,即是上元毒神丹。若雜諸石,只可治病,有毒損人,但調得鉛汞,即是長生神丹也。又見愚人只得調鉛制汞之法,云炒鉛九轉為丹,燒汞七返為朱,相和入鼎,雄雌所制,譽石固際,或黃丹蕩治,亦有取銀為末,用金為泥,將和雄雌曾等,飛鍊入瓶。一年之火伏養,及其年畢,元有半成,唯有金銀鉛在,餘盡為灰,靈汞獨飛,更元一分。愚瞽之士云:是神丹服後不調,體沈腰重,忽有毒發,便當傷逝。即云犯觸被神懲罰。據此不知藥性,何大之甚?故人命至重,一死更元再生,服毒乃在其身,仙路如何可望。但明鉛汞為丹,雖未至精,但得伏火,即是長生之藥。雖知用鉛仍不得,鉛居汞內須去,鉛盡然可服之。故暫借鉛為根,豈應堪服?故知其法甚多,須廣商量,不可造次,得一小法即將世法,言元過此法,乃非也。

    前卻違黃老,曲折戾九都。

    夫飛丹鍊石,起自黃老,次太上老君。九轉者,是仙官調服丹學道之士名。戾九都者,仙官又是九教丹經,是老君度關授與尹喜說三化五轉、九還七返之法及諸丹衛。非其一二,或前或後,不依科禁,故云前卻曲折經法矣。

    明者省厥旨,曠然知所由。

    令學丹衛之士曠然明其法。多集仙經,自悟其理,故知其所由也。

    勤而從之#18,夙夜不息#19。經營#20三載,輕舉遠遊。跨火不燃,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長樂元憂。道成德就,潛伏俟時。

    言好道之人,勤求丹衍,供侍爐火,朝夕不休,不敢怠墮,乃經三載得丹,成後服之得仙,道成德就。水火不害,坐在立亡,千變萬化,役使鬼神,壽同天地,長樂何憂,潛遁人問,待時而仙也。

    太一乃召,移居中洲。

    太一是仙伯,中洲是仙官也。服丹之後,金骨玉髓,乃非凡體p及行陰德,精思坐忘,賽霞行氣,太一使玉童、玉女取召入仙官也。

    功次#21上昇,應受圖錄#22。

    言服半劑且住人閒,待功滿三千,然後服盡一劑昇天。錄是仙人戒,圖是五嶽真形。圖一斤為一劑,大還丹四兩為一劑,此應是二斤藥也。

    《火記》不虛作,演《易》以明之。

    火記者,謂大還神丹,象於《周易》,以明其用爻卦轉鼎運火,故託於《周易》明迷其妙,而不虛作之也。

    偃月法#23鼎鑪#24;

    鑪,鍋也。言鼎如仰月,亦如瓜形,亦有太一鼎也。

    白虎為熬樞。

    《草堂註》云:白虎為譽石。熬,煎熬也。言用譽石為汞之樞機。恐不然。為譽言至毒,若作乾汞為白,即用特生鸛巢中者,或用紫譽石及烏卓草為灰淋竟汞,不然三毒灰、五礬、二使藥等。若大丹大藥不應用譽石。據白虎者,又二議。若作白,即用銀為壺蘆子,號銀為白虎。若依此《契》,白虎者是金花、玄白等,和釀研如泥,塗鼎,為汞之樞機也。熬,為火也。

    承#25日為流珠,

    汞是日精,因日而生,光明流轉,滑利如珠,故日流珠。是鉛入汞為九轉,花承日為流珠。又將玄白釜盛汞為砂如珠,亦日流珠。汞是日精,故云承日。

    青龍與之俱。

    青龍是汞,汞屬水,水數一?朱砂屬火,火數二。二與一成三,三數屬木,木位束方,故號青龍。將龍和流珠合為丹,故與之俱,前白虎俱也。白虎者,九鉛精為汞之樞機。是熬鉛也,化為汁投入青龍汞也,得火已後,吐花五色,名日流珠,一名天地之符。此符化重花汞為丹,名日還丹。《草堂》云:青龍是曾青。應不然。若作九丹,即先用曾青為水,此戶經應不用。

    舉東以合西,魂魄自相求#26。

    束方是青龍,屬木,木#27主肝;肝是陽神,日魂,魂是汞。西方是白虎,屬金,金主肺;肺是陰神,日魄,魄是鉛。故以鉛汞相合,故以魂魄相求。據經引束西求合,豈是譽石、曾青?

    上弦兌數八,下弦數#28亦八。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二八應一斤,《易》道正不傾。銖有三百八十四,亦應爻之計#29.

    《訣》云:上弦八金,半斤汞也。下弦八金,半斤鉛花也。兌主金,故二八應一斤。斤有三百八十四銖,象《易》三百八十四爻。汞為日,鉛為月,日月為易字,故《易》不傾。應計汞本屬金,汞中有金,金赤屬南方,故號赤金。鉛屬金者,鉛中有銀,銀白屬西方,故稱白金。又懷金花,故號金。又一釋作白法,上弦兌八,下弦兌八,都十六兩銀為壺子作乾汞法。兌者,合也。故乾坤乃成。乾坤,器也。若正解,是作藥斤兩也。

    金入於猛火,色不奪精光。

    汞金之性,本元損折,得火不失精光。成丹之後,經火色不變,有雜即變。亦云金銀為器,被火不損。又云著金銀為丹,金不失,其性亦在。

    自開闢已#30來,日月不虧明。

    喻日月自從本有天地開闢已來,至今日月常明。喻藥在鼎,每月一開之看,不有虧失也。

    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

    汞者,金也。體如金重,且其汞自有日月之形,在朱砂為日,在汞為月,故汞為日月為金也。罕見愚人執此金,議云:大丹用金。故不敢造,不知其金是汞及金花。古歌日:乍用還中寶,不用錯中金。豈用真金銀為丹?言用者甚誤也。

    金本從月生#31,

    言金花本從鉛生,鉛是北方水,水為月,故金本從月生。金是鉛花者也。

    朔受日之符#32。

    日是汞。謂《坤》卦皆從月朔一爻變為震,震為直符,《復》為直事。震為下器盛汞,故云受用朔。朝用震卦,暮用艮卦,所用一日及一月,用此二卦也。又議是汞入鉛中而吐金花,名日天地之符,故日朔受日符也。

    金反#33歸其母,

    言汞本是金孫,朱砂之子。朱是汞母,今燒汞成砂,變砂為金,故歸其母。從金復化為砂,號日金砂。還丹道畢。

    月晦日包居#34。

    言月晦火氣足是一小周天,陰陽數備即重開研治。又從月初一日起,重包裹居之。

    隱藏其垣郭#35,沈淪於洞虛。

    垣是太一爐,郭是太一鼎,虛是南方之火宿。謂金汞藏鼎中,得洞中之火,潛陰伏隱而未見,故日沈淪。

    金復其故性,

    言汞本屬於金,今得陰陽火養化成金砂,故復其故性也。

    威光鼎乃嬉#36。

    嬉,美也。言丹欲畢,汞為砂,鼎藥乃有光明威德,人乃嬉者也。

    子午數合三,

    子是水銀,午是朱砂。朱砂屬火,火數!一。水銀屬水,水數一。一與二為三,故合三也。亦是汞一名而有二號,居南北二方也。

    戊己號#37稱五。

    戊是陽,屬銀。己是陰,屬鉛,是北方水,水數一。內有銀,為白,金數四,以一及四,故稱五也。亦金花於鉛汞中,故稱五是也。

    三五既和諧,八石正綱紀。

    三是水銀,五是金花。上二釋以三及五,故云八。及八月金王,故八石。世人不曉,云用八石為大還丹,甚誤也。為汞得金,俱共和諧,丹之綱紀也、。

    呼吸相貪欲#38,佇思#39為夫婦。

    言汞屬木,鉛屬金。金是木夫,木為金婦。龍呼虎吸,遂相責欲,勾制相伏,故以佇思相為夫婦。龍者汞,虎者金花,故知大還非陰陽同類而相伏。所以諸石傍助不入其汞,非金汞不可也。

    黃土金之父,

    黃土是金,為鼎內塗玄白、金花,號日金鼎。非是用金銀為鼎,為土能生萬物,金之是土生,故為金父。金者,是汞化為金砂。又議:號金化黃芽有戊己之號,戊己屬土,用和汞及塗鼎內。又《訣》云:黃土者,雄雌枇流是也。為四黃屬土,土王四季,元正形,因火立名,一王十八日,託在四季,用以為泥,塗於鼎內。此《契》寶不用四黃。

    流珠水之母。

    流珠是金花,水是汞。汞屬水,故為水母。又流珠、金花之別名,得汞亦為汞母。

    水以土為鬼,土填水不起。

    《草堂註》云:用黃土填壓上之多。不然,唯以諸訣皆云,用金五符等覆藉,不唯用土填壓用亦得,故知土即是金花、黃牙等,水是汞。被土伏,故不起,非硫黃為土,用於化汞為朱。

    朱雀為火精,

    朱雀是火也。南方火之宿日精。

    執平調勝負。

    勝負是昇降。昇時加炭,降時喊炭。平平者,斗柄看斗所指定漏刻,如知時侯調火者也。

    水盛火消滅,俱死歸厚土。

    水是鉛,火是汞。言水得火,即烊成汁,故日盛也。汞入其中,得火汞死成砂,砂如土如灰,故歸厚土是也。

    三性以#40合會,本性共宗祖。

    土是祖,金花也。一汞、二金、三朱,本是一宗。三性共奉土為祖,所以宗祖共相會也。

    巨勝以#41延年,還丹可入口。巨者,大也。大勝一切諸丹,故稱巨勝。巨勝是日名,亦是還丹之別名,亦名十勝丹,亦名紫粉,亦號金砂,

    所以丹成服後延年益壽,入。長生不死也。

    金性不朽敗#42,故為萬物寶。

    汞本是金性,今化為金砂,此砂最尊最貴,萬物之中上妙寶。乃化五金,所以金汞成丹,服之與天地畢也。其丹千變萬化,人服之乃元休敗,不死而得長生者也。

    衛士服食之,壽命得長久。

    言好道之人服此大還金丹壽長久,變形神仙飛空。

    土遊於四季,守界定規矩。

    土者,黃土為鼎,或以鐵鼎內塗黃土。及塗黃牙,及將覆黃牙藉,故能守界定於規矩,土為王於四季也。又土者,雄雌二黃也。故雄為將能守四夷,故云守界。界者,是色裹承汞也。規者,圓汞也。矩者,方金也。土能制也,故云界。二義俱通。

    金砂入五內,

    金砂,即大還丹也。言汞本是金體,經三年火及變為金砂。五內者,五臟。言衛人服金砂入五臟四肢。

    霧散若風雨。

    言凡人服金砂入五臟之內,流散若風雨,皆令塹死。為身宿穢,穀氣不除,有七病、九蟲、三尸等皆在,所以.塹死蟲即蘇,兼丹內或有譽石及雄黃曾青,并火.毒未除,故令塹死。亦有不死者,或是一年之藥,及元別毒藥,又人常行修德,休根日久,腸淨臟淨,故不死。故造大丹莫雜石藥。若作黃白,及點化五金,制汞令乾。若元毒制,不能乾者也。

    黑需達四肢,顏色悅澤好。

    言服丹後,老得童顏,四肢潤澤好,筋堅髓滿。

    鬢髮#43皆變黑,

    服丹後,白者變如黑。

    更生易牙齒#44。

    牙齒毀落者,叉更重生也。



    老翕復丁壯,

    言老侖反少歸童,多力丁壯。六十日老人。

    耆嫗成�女。

    女是處女。服丹後,顏色如處女。老女日嫗。七十日耆。九十日頤。

    改形免世厄,號之曰真人。

    言人稟陰陽精成。今鍊陰陽精為丹,所以服丹之人改形易容,生羽翩,隱淪變化,役使鬼神,久視長生。陰陽不能陶鑄,水火不侵。與死長辭,壽同天地,金骨玉髓,號日真人。此是大丹之功積元限,三災不能害也。

    胡粉投炭中#45,色壞還為鉛。

    此喻水銀本是金。今燒叉成金,變金為砂,叉成金砂。還丹如胡粉,本是炒鉛,和醉鹽作,令安火上炒,鈴變為鉛。

    冰雪得溫湯,解釋成太玄。

    太玄,水也。如冰雪得陽,又化為水,自相制伏變化。又云玄伏金汞為丹,豈不成也?

    金以砂為主,稟和於水銀。

    金者,久鍊鉛花也。言將鉛出花,名日金砂。將砂和水銀,亦燒黃丹為黃牙,亦名金砂。亦將黃丹鼓燒出鉛,炒鉛為砂,亦鎔鉛化砂,·為汁入汞,得理並通。不曉者云:將金銀作末為砂入汞。甚非也。此是作勾留黃白法。若作丹,非金花、黃牙不成。《草堂》云:用朱砂,及用黃金和水銀未能烊。

    變化由其真,終始自相因。

    言金與汞為真,自有變化為丹,終始自相因,非此真不入寶妙也。

    欲作服食仙,宜用#46同類者。

    若合大丹為汞,難制滑利。又屬太陽,不得其鉛金,終元得理也。其金屬太陰,以陽得陰,乃為同類。夫大還丹者,象自然天生,還丹其自然,丹生於有砂之地,四千三百二十年即生,生時光明照山,徹於千里。至三元之日,上元紫微天官、諸天仙人、玉清仙官下探,非几世人之可得也。生時上有曾青,左有雄黃,右有一四二雌黃,下有金砂,南有朱砂,北有水銀,為天地太陰、太陽沖氣交騰。一千八十年則生金礦,礦一千八十年生丹砂,丹砂一千八十年生水銀,水銀一千八十年生自然還丹,合四千三百二十年。計一年十二月有四千三百二十時,一時為一年,故則一年火氣成小還丹,二年火氣成中還丹,三年火氣成大還丹也。為用乾、坤二卦運火,其二卦有十二爻,一爻主二日半,二爻主五日,五日一行旬,合六十時。一爻三十時,二爻六十時,計一月三百六十時,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也。是一月火氣足,故一月一開。以此計一年,得四千三百二十年,火氣足,故成大還丹。用三大元半及一小元,長十年火氣,言於中有閏及大小月也,一千三百二十年為一大元,六十年為一小元,今造大還丹則此氣計火數而造也。且朱汞專生以南,為南方向太陽,日氣盛照生焉。《十洲記》云:若扶南林邑及五天竺國,朱砂狀如瓦礫,今辰、錦州及五漢甚多。嶺南外國,汞一斗一升始有百斤。若辰、錦州等汞,每斗一百斤也。據此,辰州、五溪汞為上也。其汞有生有熟,若天生流出者清而白,利堪為丹。若蒸燒水銀為熟,白濁而鈍,是贏燒之不堪入藥也。只堪入粉家及金用,所以燒大丹大藥皆取光明砂,自燒出汞乃為丹也。使丹砂大方三四寸,有文理似馬齒,光明通徹日光明砂。如小兄拳似人齒,名朱兄。似粟米大者,名朱砂。外白內紅,名日白馬齒砂,但砂色紫。色赤光明者為上,次如石榴子亦可用,元石即並堪也。《五金訣》日:金得銀而虛,銀得銅而練,銅得鐵而殊,鐵得錫而俱;銅得汞伏而元憂,汞得金而濡,金得雄而事通,銀得雄而始終;銅得雄而異性同,鐵得雄而去危凶;金得雌制一時,銀得雌變元疑;銅得雌成道去非,鐵得雌自令堅持,錫得雌成瓏令宜。故知物有同類,非類難伏,所以大還!丹非陰陽伏制,不成丹也。故經云:伏汞為丹,可坐玉壇。若獨制汞為丹,為真一法,亦名如意法,亦名真一特行法。九元子日:不許單制。故用其鉛為單制,汞名孤陽,事須陰藥。又《訣》云:用銀為同類。用銀為末八兩,汞七兩,雄黃一兩,每月除虎添龍。龍者生汞,虎者伏汞。乾銀亦是好法。計大丹無理。又法用銀器支汞為砂後,用雌雄曾流為泥,裹汞砂入銀,合子中譽石、赤石脂,固際赤鹽覆藉,名日特行。此法亦同類,多是小紫未審實,成不成叉有毒未審,堪久服否。又法有黃金和汞入雄,又法朱砂和汞每月添朱砂,名赤龍屢降,白虎飲之。又法朱砂和汞等分,每七日添生硫黃,待成砂入瓶,亦有用銀、朱汞,一向十二月添雄修、赤鹽覆藉,總為同類。若依此《契》,即非唯金汞為真同類。

    植禾當以粟#47,

    喻如種禾須得粟為種,作藥須得鉛丹為種,丹成後用丹為種,餘非種類。

    伏雞#48用其子#49。

    言伏雞須卯,叉得雞兄,故還丹須金花為同類叉成矣。

    以類轉自然#50,物成易陶冷。同類易施功,非種難為寶#51。是以騖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水流不炎上,火黑不潤下。

    言鉛汞所合,事須諧和,後得丹成,復以丹為種,故以物轉自然,成易陶冶。類若同,豈不成寶哉?不同類者,騖雀豈生鳳,狐兔不生馬,水流叉不向上,火炎必不向下,故知同類即成,非類不可。

    世問多學士,高妙美#52良才。邂逅不遭值#53,耗火亡貨財。

    言世人多好學長生神丹,衛士志慕爐火,不遇明師示其真訣,自恃才高,學得一小法,以意為之,或云用金銀,或云用雄雌曾、空朱等,或云一年,或云六十日,或云九轉斤兩不明,或伏得汞即言是大丹,或成丹而又不得伏火,或有敗失悵望即休,或羞而不伏問於人,以此懈怠,經訣不明,進退狐疑,遂成敗失,棄火損財,如斯之輩多矣。

    據案依託文#54妄以意為之。端緒元因綠,度量可#55操持。檮治羌石膽,雲母及譽磁。硫黃燒豫章,鉛順.相鍊治#57。

    言好道爐火之士,不得真訣,遇一小法,或尋古文及諸隱言,又執此《契》,云金是銀,稱水為木,云虎是譽,云龍是曾青,稱土為雄黃,稱金花為白銀,號黃牙為硫黃,號秋石是譽石,稱石膽云出蒲州,一云羌道。用碧翠者託意自能,強稱我解,豈知神方秘重,隱亂真言,豈石膽出於鉛中,秋石、黃牙俱出金公之體?《經》云豫章者,是道州,古屬饒州豫章縣,非今洪州。豫章為道、永等州,出朱砂、水銀,今人將為用洪州。豫章之土為器,及搗雲母、譽石、磁石、硫黃、石膽為丹,豈非大謬?託意為之,故《經》云:持之有法禮,則未忍悉陳程敷。豈秘直說也。如斯之士,未足可言。頑,水銀之別名。

    鼓下#58五石銅,以之為盡樞#59。

    盡樞,器也。不知其理,妄將五金為鼎,豈有得耶?五星、五金皆出石中,故云五石。非鼓石能出金銅也。若伏乾汞為銀,即須銀器。若作丹,須土鼎。用鉛不鍊玄白,金花塗內即成也。

    雜姓不同種#60,安肯合體居。千舉必萬敗,欲點反成癡。傲倖#61訖不遇,聖人獨知之。稈年至白首,用索悵狐疑#62。

    物非種類,雜何可成?千舉萬敗,至老不愜,心生悵望,猶自狐疑。又傚倖不服膺於師,廣集經訣及《參同契》,索盡財貨,謬雜諸石,至老不可得也。

    背道守迷路,履徑#63入曲邪#64。

    言人尋《參同#65契》及隱訣,云:法非在此中。不識真經,妄屈曲邪路,故把道守迷。此之謂歟。

    管窺不廣見,難以揆方來。

    謂人執一法,或得一經一訣,即云妙。猶如管中窺明,豈是廣見遠方處來?

    若夫至聖,不過伏羲,始畫八卦,效法天地。

    伏羲太嗥氏木德王,仰效天象,龍馬負圖,由河出現,而定八卦。後神農重其卦,引而申之為六十四卦。《繫》云:天生變化,聖人則之。

    文王帝之宗,修而#66演爻辭。

    後周文王演《易》而定爻辭、絲言。

    夫子庶聖雄,記《十翼》以輔之#67。

    夫子是眾聖之雄,故作《十翼》。爻辭、象、繫、卦、象辭并前為十卷,名日《十翼》。後夫子讚《易》道,迷《象》、《象》,所以《易》者,微妙之宗旨,照玄志命之書,故在夏日《連山》,在殷日《歸藏》,在周名《周易》,在漢名《太玄書》,在晉名《同林》。故丹道至妙,託《易》象焉。

    三君天所挺,迭興更御時。優劣有步驟,功德不相如#68。

    言天下至聖元過伏羲、文王、孔子三君,是天下之挺,特畫卦演爻作《十翼》,知盛衰,猶不敢御爐火,同彩不能明。何況几流而輒合造化?此道幽玄,親承火訣,然可合之。又三皇已前人乃淳素五帝,已後世法日澆,所以古人用二味成丹,後人乃知眾石。所以論其功優劣不相得也。

    制作有所踵,

    言制作自有踵,非類不成。

    推度審分銖。

    銖者,一斤藥有三百八十四銖。應天度數,須審分銖,應度數也。

    有形易忖量,

    言汞得金花,為形為丹鈴成,如作黃白用金銀和汞易忖量也。

    無兆難慮謀。

    謀,計策也。兆,基本也。汞不得金,為基本難謀計,故水火有形尚不可調制;汞甚神化元兆,實難謀思也。

    造作#69令可法,為世定詩書。

    法,則也。言真人造作丹衛著於經方,在世人自不悟。詩是古歌,書是《參同契》,故《同契》詳古歌,而造俱流在《契》。丹方了了,人自不明其理,謬自出意,猶如孔子刪《詩》定《禮》,永為法則,故丹衍若不明《同契》之人,道鈴不成,成亦不長,不得神妙變化之理。

    素元前識資,因師學悟#70之。

    素者,白汞、金、鉛、汞也。非師不悟,所以徐君自言.因師始悟。今言《同契》及別經訣,多有隱祕,或前或後,故亂著文言,素既不明,皆因所學經師而悟者也。

    浩若寨帷帳#71,

    如曠野之中,而元帷帳。託空出意,而造何益也?

    暝目#72登高臺。

    閉目自意,終元得理。如暝目上高臺而元所見,如人好此丹道,見登於此,所費元成,暝目不悟。

    《火記》六百篇,所趣等不殊。文字鄭重說,俗人#73不熟思#74。

    《火記》是丹經也。言神丹大藥六百餘條,雖有多方,其趣雖殊,終歸一理。恐人不曉,故文字重重而說。何故不真說者?為神丹祕重,始不直說;恐泄漏天機,始祕此文。又恐長生之道絕,人不修道,謗世元有長生神仙之藥。又其道在近,俗人自不熟思,使尋金汞陰陽,一金一石可曉者也。

    竊代#75賢者談,曷敢詐為辭#76。

    辭者,經方、《同契》也。言我此書實說,不詐為謬,傳於後代。諸賢竊心見之,須自思取悟。

    若遂結舌瘡#77絕道獲罪誅。

    始實說之,恐人不遵道,始結舌不言。又恐道絕獲罪也。

    寫情著竹帛,恐泄天之符#78。

    符,汞也。是天之心汞,又生五符也。

    猶豫獨增歎#79悅仰綴思愚#80。

    謂始寫情竹帛流文,恐泄漏不說,道絕獲罪於身,故猶豫二途。思情綴錄,故隱言亂說。

    始之有法程#81,未忍悉陳敷。

    言修治丹法,自有法程。未忍悉陳敷,露程數。

    略述其綱紀,開端見枝條#82。

    所作有法,未能盡說,略迷紀綱,開視枝條,敷露此法。故制伏之道,表以天心,立象以言,象若不立,.天心不可見,故以敷露枝條,知其表象。從此以後,直論金汞成丹,所以重程敷露其條也。

    以金為隄防。水入乃優游。

    金者,是九鍊鉛精金花牙也。以金花為隄防能制汞,其隄防是勾留法,能勾其汞,故日隄防。制汞成丹,非用金銀勾汞,用即是黃白勾留法。又云用金為鼎,號日隄防,此是銀壺子法。非丹所用,所以其汞得金花相入相諧元失,故日優游。本云水為木字,非也。云用曾青為木,未詳也。

    金計有十五,

    用金花十五兩。水銀性燥難制,故用金花。不者黃牙勾留為根,以陰制陽也。

    水數亦如之。

    水是水銀,亦十五兩象一月之數。《草堂》云:水為木字。云:用曾青十五兩為五分,則三兩為一分。云:金花三分用九兩,曾青二分用六兩,其汞即用一斤。若論丹法甚真,唯曾青有疑。。訣皆云不用石藥,當審用曾青通否。計曾青明目來神,是金之精,入亦何妨p若云水為木字,呼曾青,恐有非。又云金是汞,義亦通。云木是曾青,用十五兩,更詳准。如草堂真人,豈是几夫?註應不謬。若將水銀為木,呼號青龍,既有金數,水銀之數何在?如有金汞數,爻即合相汞對,鈴非曾.青,水銀真也。古人特行唯用曾青一味制汞成丹,今此《契》唯論金汞二物,應元曾青。

    臨鑪定銖兩,五分水有餘。

    五分者,即三兩為一分,五分者即是用十五兩。餘者,加一兩為一斤。有三百八十四穌象其《易》,所以合用一斤。前云用十五兩,雖象半月,未應《易》之道也。臨著餘加一兩,成十六兩,為一斤定也。又釋餘者為一斤,汞重如金,金二寸可有十分。五分是汞,餘五分是金,如前十一四六五兩,故同前十五兩。乾體就後,十五兩坤乙成。三十日為一月,故金汞各十五兩者也。二者以為真,唯金、汞二物為真。據此可言將為木,號為曾青。假如用曾青,未合言數者也。

    金重如本初。

    言金汞之體常如初重,故令時時上秤。秤莫令失,失即火急,急即微退火。

    其三#83遂不入,水二#84與之俱。三物相含受,變化狀若神。

    一金、二汞,水是三,非三味也。云:其三不入,二者為真。何得三物?唯金、汞二真得火,十月脫胎後,六十日變化為正陽神丹者也。

    下有太陽氣。

    氣,火也。言鼎下有火。夫合鍊成敗在火,火急有失,在亦枯然,寬.又不休,狀如驅雞,准如汞,甚難得成火。前云四時火者,令人細心。但火從文入武即得也。



    伏蒸#85須臾問,先液而後凝,號日黃輿#86焉。

    為未消花為液,別煖汞投中。一云:入曾青末去火,令玲搗碎入鼎,下火漸漸如蒸物狀,年月滿為丹,黃金紫色,故號黃輿。亦云:黃輿如車輿,服藥昇人,故號黃輿。又初伏汞,須臾之間從液後凝,色微帶青黃,亦云黃輿。此一註至前以金為隄防,具論藥味斤兩、合治入鼎.已訖,如若不悟,不可求道矣。

    歲月將欲訖,毀性傷壽年。

    言年月滿為汞性傷毀,而自然伏火。

    形體為灰土,狀似#87明窗塵。

    言經十月脫出胎,其汞獨出鉛上,紅赤若陰陽二無,從冬至起首,至夏至文火,至冬至武火,後開其汞亦出鉛上,名日正陽丹。狀如塵灰,收取其藥,更入鼎。夫汞火氣未足,皆黑如死炭灰。人至此皆心退,休罷不知從此。但與火其藥色,即歸就紫。如燒小還丹,令伏火亦至黑灰,從此變褐,後為紅紫之色,故後人見黑便休。夫汞成粉皆輕如塵,失其汞體莫疑,但任以年、日、月長久火養之,色變自成丹也。但研之,即知重。但以此一年火即成塵。更入赤門,又經一年,即成大丹。

    檮治併合之,馳入赤色門。

    門者,是赤土鼎,以金花塗鼎之令赤,是故收其前塵藥腳鑄治入鼎。《二元》云:鍊丹即收下腳鉛砂。又如黃土搗為泥塗鼎;然正陽之藥,經武火六十日,其丹紫色,未紫更燒,故紫赤為上上,青黑為下下。若二元丹元覆藉,若九轉丹每轉用玄白、金花四兩覆藉,若紫遊丹用赤鹽覆藉,呼為赤門。

    固塞其際會,務令完緻堅#88。

    言固際須令牢密。

    炎火張於下,

    言下火常炎炎,不得火猛。《別記》出,先小武火七十日者也。

    晝夜聲正慧#89。

    言汞得火作聲,狀似嬰兄啼。啼聲若息,其汞即是伏火,故其火晝夜更不得停。始文使可修,始,初也。初,文火也。《別記》云:三百六十日文火。謂中問文,又前云炎炎.’今何須文?其汞伏火,故令小武火也。

    終竟武乃陳。

    月末年終,事須武火,後須大武火,鼎須與火同色。又專陽丹,須經大武火方伏火,後須化成挺,搗為末,開頭燒經一伏時,此應須三年火。一年火亦得服,未有變化三年,丹為上。《別記》云:若三十日武火,即成一年火也。

    候視加謹慎,審察調寒溫。周旋十二節,節盡更親觀。

    每一月一開看,洗重入鼎。節是一月,故經十二節也。

    氣索命將絕,休死亡魄魂。

    氣,火也。索,盡也。言經十二月火畢,汞死伏火。魂日是汞也,魄月是鉛也,故一年魂魄散化為大丹也。

    色轉更為紫,赫然成還丹。

    還丹紫色,一名紫金砂;二名紫粉;三名河車;四名巨勝。巨勝者,日名也。其汞象日巨勝;五名十勝丹;六名大流靈砂,謂老君度關津往流沙西國,故留此法授與尹喜,名日流靈砂。色若不紫赤,不名為大藥,未赤紫更燒。若色如黃丹赤土,未名為丹,只是小伏火汞藥也。

    陰陽相飲食。

    陽汞,陰金。謂金得汞自相飲食,伏制成丹也。

    交感道自然#90。

    謂金汞相交感,故丹道自然成,亦長生能除萬病。若伏火乾汞,只堪為膏、為粉,服亦長年,亦非大丹。大丹者為汞,本是金孫朱砂之子。今令歸本復如金體,赤紫如丹,故日還丹。丹者,赤色之名。還者,返歸之義。故日還丹。若不者,何以為還丹?

    粉提#91以一丸,刀圭最為神。

    去毒了,以棗肉丸。、不者黃龍膏為丸。丸如梧桐子大。一丸是一刀圭。圭是金之一小兩,一刀圭通二十四氣,丹成取一刀圭鼓成金,若不化五金,不可輒服。其丹生有毒,未有靈化,更依前燒之成金。有靈化深紫色,始號為大還丹。服此一丸,即通神也。又將一刀圭化五金,及一斤生汞,立成黃金。若至此,即四兩為一劑。若且住人問,即服半劑。若欲沖天,即服盡一劑。

    推演詮五行#92,較約而不煩#93。舉水以激火,掩然#94滅光榮#95。

    官大丹推詮不出五行也。汞屬水,朱砂屬火,鉛銀屬金,曾青屬木,雄黃屬土,只如大丹唯用二寶金、汞是也。其金、汞自有五行之名。朱砂屬火,水銀屬木,鉛黑屬水,銀白屬金,又號戊、己以當屬土,故日五行。激者,灌也。水陰火陽,以水灌火,陰入滅陽,故日滅光榮也。水是金花,火是真汞,以金得汞,是水灌火中,故不煩。非上有水,下有火也。

    日月相激薄#96,常存#97晦朔問。

    日汞月金,常存一月之問,侯火存亡,朔月初,晦月盡也。一陰一陽之問,常自激薄也。

    水盛坎侵陽,火衰離晝昏。

    坎為水為月,離為火為日。陽,乾旦也晝。陰,坤昏以著也。言陽時水王,至六日後坤,故侵陽即火衰。

    名者以定情、字者緣性言。

    言汞一是太陽生,金含朱赤色,故日名丹。濕如水,白如銀,故號水銀。白赤之情,似銀之性,故號水銀是也。

    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

    言水銀.本是金性。丹者,赤色之名。還者,返歸之義。伏汞為朱,變朱為丹,故日還丹。此為正陽,名外還丹。為人素稟,沖和元氣,虛元自然,而生本從空來。今服丹後,令歸虛元,昇天而去,故日還丹。丹丘,仙官地名。雖服外還丹,亦服內還丹,內是還精補腦,故二還同服,乃得長生也。

    吾不敢虛託#98,倣傚聖人文。

    徐真人云:吾錄此《龍虎上經》大還·之法,不敢妄託。倣傚聖人文,則《易》之文也。

    先聖#99

    一本云古記。

    提#100龍虎。

    虎是金花,龍是金汞,所以上古先聖.號日《龍虎上經》。又一義直云:水銀、朱砂有龍A虎之號,故朱砂日赤龍,汞為白虎。亦汞有二名。汞為木精,號日青龍。而白似銀,號為白虎。所以金花亦有龍、虎之名。為鉛若不投汞,鈴元金花五色,亦元花出。假令玲後色青黑,亦名龍虎。所以作丹以花為虎,以汞為龍,將龍取龍,以虎為虎,非此二寶不能伏也。假用雄曾入亦元妨,久為灰亦元制伏之理,只是用為傍助染色取氣也。《草'堂註》云:虎是譽石,號為白虎,稱曾青為青龍。既云曾青、譽石為真將,金、汞何號?應不然也。直言龍虎者,金花、水銀亦不用金銀諸石也。

    黃帝美金花#101。

    若非金花為虎,黃帝豈應美之為水銀?姦滑性燥難伏,為金花,鉛入汞所成,故是同類又有金性。故能吸汞勾制,相留變化為丹。又金花有數法,若得錯鉛白膩饒州者,但猛火炒三轉可用,不者但鍊了未杯熟鉛入仰月爐,下火令急,略除贏皮,黑末令盡,即投汞。·但猛下火,食頃之問,金花咄出。又將此花烊成汁,更投汞,其花五色,名日天地之符,亦名流珠,花化汞為丹是也。若一轉花用,即須郁郁者,是專陽丹法。一兩花勾一兩汞,研如粉入鼎,鼎內用黃牙,不去未郁花,但一物即得為泥塗鼎內,入汞可一月養之。又二兩添二兩生汞,月月以一倚添,得此汞色如土青黑,添金得一百日後用九轉鉛砂育之,令伏火,色黃微赤。更月一日一度蘸水,若土鼎不須蘸熟鐵.’須蘸生鐵,柔令為熟鐵,若柔入土坑沒頭。大火通赤一日一夜,即熟若土鼎,即用甘土及黃土漿,並壽州破瓷末等分,為之量大小厚,作乾後用鉛砂研泥、蘸揩之,火漸瓏之,令赤熟後內塗花牙,用將前未伏藥。九月畢不要多,亦得。但三五月問者,量多少旦伏亦得伏,即將添了藥重入鼎一百五十日,漸從文火入武,臨未著大武火,可一日二日。又更將此藥烊成汁為挺,檮碎又更入鼎一月日,不烊亦得服也。前添汞火須養火,不得猛火。若陰元正陽之法,即將再轉花。不者一轉花,不者九轉鉛烊成汁,計一斤鉛入一斤汞,從今年冬至至來年冬至畢,畢日猛火一周,其汞吐出鉛上,收取其藥。又入鼎中武火六十日,名正陽丹。丹畢,若陽元法,用朱砂以黃丹覆藉;亦如陰元法,若流珠九轉法,但責汞令乾治碎入鼎,以金花、玄白覆藉,每月一開,每日用四兩炭,若良雪神水法,火不錄。若此經,唯烊花入汞,如二元法,唯用朱曾雄稍異,即不著亦得。是故黃帝唯重此金花也。



    淮南鍊秋石,

    秋石是將前金花入鉛砂一百日,都名秋石。又為金花屬西方,西方為秋,故號秋石。劉演云:《草堂》云譽石,應非也。譽至毒,如何堪入藥?唯四神八石丹用及乾汞家用,此應不用,故秋石可量。淮南王立號,豈應譽石?淮南王重之,亦如玄白出於鉛中,號為石膽。時人云用蒲州者,豈非謬乎?淮南王是漢劉安厲王之子,封於淮南,因號誰南王。王性好道,感八公授道,王棄位隨八公往壽州,飛鍊丹成而去,今八公山見在。

    王陽加#102黃牙。

    黃牙是錯鉛及黃丹,亦名京丹一斤,用汞四兩,入壽州瓷槐中,猛火燒之,食頃成水如鏡,待玲凝如黃金,打破如馬牙,因號黃牙。是王陽為金花、秋石,難作燒黃丹為上據力,亦與金花同等,稍優劣耳。時人云金花為黃牙,亦得終稍別耳。更有人去硫黃及雌雄等,甚謬也。只據流黃制汞為朱,豈知黃牙所出?《十仙記》具明,亦有鉛、汞、石膽、黃礬,所作此經應不用也。唯錯鉛及黃丹,作為真王陽。漢時有益州刺史常好道,以作金救人,故陽貴此,立號黃牙。故知人但調鉛得理,即大還丹可致也。

    賢者能特行#103,不肖與母俱#104。

    特行者是伏汞一味為丹,非用二青也,及四黃也。母者,金花也。故上古真人,唯謂汞一味任火日月久長火養成丹,入曾青同養,故上賢者是上古人也。今不肖後賢者,言與金花、黃牙制力一同,故云不肖,不許與母俱也。所計上古之人,非一二年丹成也。據《九丹經》云,亦用金花塗鼎養汞,豈應將汞獨入空鼎而成者,何得陰陽龍虎之名?鈴應加喊別耳。若論特行,妙名日孤陽。九元君日:孤陽之丹不可輒服,須借陰成丹。若成鉛即盡,何執特行?而元陰藥,准如特行,其性甚玲。丹成已後,又熱毒性生。為鉛屬水,而汞屬火,故須水滅火。丹成元毒亦有伏,得乾汞色如紅玻卑,將為世絕,作粉為膏,有服五兩之後,徹骨如冰而玲,狀似長病人,乾汞銀只可為世寶,何得長生之理?經訣具明。陰陽龍虎而成,豈獨化汞?故汞為主,金花為君,曾青等使,雄黃為佐。君臣相使,返惡伏制成丹,入身散如風雨,立能輸骨續筋,故能長生不死也。且天為陽,地為陰,日為陽,月為陰,一陰一陽日道,亦二氣相化萬物而生其中,闕一不可。豈去天留地,去日留月?故須金汞雄曾所成甚妙。如不著雄曾,其丹最尊至重也。

    古今道由一,對談咄耳謀#105。

    自古及今,唯一味為丹,借鉛花句伏。細論其金花,亦與汞等分,何妨對談不悟也。

    學者加勉力,留念深思惟。至要言甚露,昭昭不我欺#106。

    昭,明也。我示此法,深思此經,我不欺謬於汝。其加勉力者,為昔特行任士養今,令加勉力金花、黃牙之力,而成大還丹矣。



    周易參同契註卷下竟

    #1『進而』,《發揮》本作『進退』。

    #2『鉛為』,《發揮》本『鉛』字作『煉』。

    #3『帛裹』,《發揮》本作『白裹』。

    #4『傍有』,《發揮》本『傍』字作『旁』。

    #5『面』,原作『而』,據其文義改。

    #6『環匝』,《發揮》本『匝』字作『市』。後文相同處徑改不注。

    #7『密固』,《發揮》本作『固密』。

    #8『相通』,《發揮》本作『相連』。

    #9『滿堂』,《發揮》本作『滿室』。

    #10『履行步斗宿』,《發揮》本作『履斗步歪宿』。

    #11『所邪』,《發揮》本〔所』字作『外』。

    #12『陽明』,《發揮》本作『晦朔』。

    #13『以疲倦』,《發揮》本『以』字作『日』。

    #14『意喜悅』,《發揮》本作『而意悅』。

    #15『自為』,《發揮》本『為』字作『謂』。

    #16『舉錯輒有為』,《發揮》本『錯』字作『措』,『為』字作『違』。

    #17『千有萬餘言』,《發揮》本作『千條有萬余』。

    #18『從之』,《發揮》本『從』字作『行』。

    #19『不息』,《發揮》本作『不休』。

    #20『經營』,《發揮》本作『服食』。

    #21『功次』,《發揮》本『次』字作『滿』。

    #22『應受圖籌』,《發揮》本作『應鐮受圖』。

    #23『法』,《發揮》本作『作』。

    #24『鼎鑪』,《發揮》本『鑪』字作『爐』。

    #25『承』,《發揮》本作『汞』。

    #26『相求』,《發揮》本作『相拘』。

    #27『木』,據其下文義例補。

    #28『數』,《發揮》本作『艮』。

    #29『之計』,《發揮》本『計』字作『數』。

    #30『已』,《發揮》本作『以』。

    #31『月生』,《發揮》本『月』字作『日』。

    #32『朔受日之符』,《發揮》本作『朔日一受日符』。

    #33『反』,《發揮》本作『返』。

    #34『包居』,《發揮》本作『相抱』。

    #35『垣郭』,《發揮》本作『匡郭』。

    #36『嬉』,《發揮》本作『嬉』。

    #37『號』,《發揮》本作『數』。

    #38『貪欲』,《發揮》本作『貪育』。

    #39『佇思』,《發揮》本作『佇息』。

    #40『以』,《發揮》本作『既』。

    #41『以』,《發揮》本作『尚』。

    #42『朽敗』,《發揮》本作『敗朽』。

    #43『鬢髮』,《發揮》本作『髮白』。

    #44『更生易牙齒』,《發揮》本作『齒落生舊所』。

    #45『炭中』,《發揮》本『炭』字作『火』。

    #46『用』:《發揮》本作『以』。

    #47『以粟』,《發揮》本『粟』字作『黍』。

    #48『伏雞』,《發揮》本『伏』字作『覆』。

    #49『其子』,《發揮》本『子』字作『卵』。

    #50『轉自然』,《發揮》本『轉』字作『輔』。

    #51『同類易施功,非種難為寶』,《發揮》本作『類同者相從,事乖不成寶』,並在其前多出『魚目豈為珠,蓬蒿不成櫝』二句。

    #52『美』,《發揮》本作『負』。

    #53『遭值』,《發揮》本作『遭遇』。

    #54『託文』,《發揮》本作『文說』。

    #55『可』,《發揮》本作『失』。

    #56『鉛頓』,《發揮》本作-泥汞』。

    #57『鍊治』,《發揮》本作『煉飛』。

    #58『鼓下』,《發揮》本『下』字作『鑄』。

    #59『盡樞』,《發揮》本作『輔樞』。

    #60『同種』,《發揮》本作『同類』。

    #61『倣倖』,《發揮》本作『僥倖』。

    #62『用索悵狐疑』,《發揮》本作『中道生狐疑』。

    #63『履徑』,《發揮》本作『出正』。

    #64『曲邪』,《發揮》本作『邪蹊』。

    #65『同』,據其文義補。

    #66『修而』,《發揮》本『修』字作『循』。

    #67參此句比《發揮》本多一『記』字。

    #68『相如』,《發揮》本作『相殊』。

    #69『造作』,《發揮》本作『作事』。

    #70『學悟』,《發揮》本作『覺悟』。

    #71『寨帷帳』,《發揮》本作『搴幃帳』。

    #72h瞑目』,《發揮》本作『瞋目』。

    #73『俗人』,《發揮》本作『世人』。

    #74此句之後,《發揮》本比底本多出『尋度其源流,幽明本共居』二句。

    #75『代』,《發揮》本作『為』。

    #76『詐為辭』,《發揮》本作『輕為書』。

    #77『若遂結舌瘡』,《發揮》本作『結舌欲不語』。

    #78『恐泄天之符』,《發揮》本作『又恐泄天符』。

    #79『獨增歎』,《發揮》本作『增歎息』。

    #80『倪仰綴思愚』,《發揮》本作『俯仰輒思慮』。

    #81『始之有法程』,《發揮》本作『陶冶有法度』。

    #82『開端見枝條』,《發揮》本作『枝條見扶疏』。

    #83『其三』,《發揮》本『三』字作『土』。

    #84『水二』,《發揮》本作『二者』。

    #85『伏蒸』,《發揮》本作『伏需』。

    #86『黃輿』,《發揮》本作『黃舉』。

    #87『似』,《發揮》本作『若』。

    #88『完緻堅』,《發揮》本作『致完堅』。

    #89『蔥』,《發揮》本作『勤一。

    #90『陰陽相飲食,交感道自然』,此二句《發揮》本是置於『火衰離畫昏』句後。

    #91『粉提』,《發揮》本作『服之』。

    #92『詮五行』,《發揮》本作『五行數』。

    #93『不煩』,《發揮》本作『不繁』。

    #94『掩然』,《發揮》本作『奄然』。

    #95『光榮』,《發揮》本作『光明』。

    #96『激薄』,《發揮》本作『薄蝕』。

    #97『存』,《發揮》本作一在』。

    #98『虛託』,《發揮》本作『虛說』。

    #99『先聖』,《發揮》本作『古記』。

    #100『提』,《發揮》本作『顯』。

    #101『金花』,《發揮》本作『金華』。

    #102『加』,《發揮》本作『嘉』。

    #103『特行』,《發揮》本作『持行』。

    #104『與母俱』,《發揮》本作鬥母與俱』。

    #105『咄耳謀』,《發揮》本作『吐所謀』。

    #106此本《周易參同契註》至此已完,其經文內容僅是《發揮》本的上篇而已,尚有三分之二的經文未注。特此說明。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