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周易參同契發揮


    周易參同契發揮卷二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周易參同契發揮。原題全陽子俞琰述。九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子部道家類(簡稱四庫本)。
    文献引用:周易參同契發揮.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110
    周易參同契發揮卷之二

    林屋山人全陽子俞瑛述

    上篇第二

    於是仲尼讚鴻濛,乾坤德洞虛。稽古當元皇,《關睢》建始初。冠婚氣相紐,元年乃芽滋。

    嘗觀《易》首乾、坤,《書》稱稽古,《詩》以《關維》為先,《禮》以冠婚為重,《春秋》以元年為第一義,是知聖人之作經,皆有所託始也。鍊丹而不究其始,又安能洞曉陰陽,深達造化哉?

    聖人.不虛生,上觀顯天符。天符有進退,訕信以應時。

    符者,合也。月行於天,一月一度,與日交合,故謂之天符。天符有進退,屈信以應時者,月自初一以後光漸進,魂長魄消,陽伸陰屈,象一日之子至巳。十六以後光漸退,魄長魂消,陰伸陽屈,象一日之午至亥也。古之至人,觀天之道,執天之行,遂借天符之進退、陰陽之屈伸,設為火侯法象以示人。蓋天地儼如一鼎器,日月乃藥物也。日月行乎天地問,往來出沒,即火侯也。人能即此反求諸身,自可默會火侯進退之妙矣。

    故《易》統天心,《復》卦建始初。

    《易》者,一陰一陽之謂也。天心,北方子之中也。《復》,十一月之卦也。《復》之為卦,正當北方子位之中,氣應冬至,邵康節《擊壤集·冬至吟》云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是也朱晦庵#1以為康節此詩最好。蓋立冬是十月初,小雪是十月中,大雪是十一月初,冬至是十一月中,小寒是十二月初,大寒是十二月中,冬至子之半即十一月之半也。人言夜半子時為冬至,蓋夜半以前一半屬子時,今推五行者多不知之。然數每從這處起,略不差移,此所以為天心。今魏公謂《易》統天心,《復》卦建始初者,陽氣潛萌於孟冬純陰之月,而始於《坤》卦之下,積成一晝之陽,然後變為《復》卦也。人固知十月為《坤》,至十一月則五陰之下變一陽畫而為《復》,殊不知十一月冬至,無綠平白便生一畫之陽,遽變為《復》。蓋十月小雪,《坤》下爻已有陽生其中。但一日之內,一月之問,方長得三十分之一,爻積之一月,至十一月冬至,始滿一畫為《復》。然此亦譬喻也。年以冬至為《復》,月以朔旦為《復》,日以子時為《復》,無非借以發明身中造化,殆不鈴泥於年、月、日、時也。《翠虛篇》云..一月三旬一日同,修丹法象奪天功。蓋年與月同,月與日同,日與時同,於是蹙#2年成月,蹙月成日,蹙日成時,一時之中,自有一陽來復之機。是機也,不在冬至,不在朔旦,亦不在子時,非深達天地陰陽,莫知玄機,如是其祕也。

    長子繼父體,因母立兆基。

    乾父下交於坤母之初爻而成震,震為長男,故曰:長子繼父體。震自坤體而生,猶嬰兄生於母腹中,故曰:因母立兆基。《悟真篇》云:金公本是東家子,送與.西鄰寄體。生。與此同旨。知此則知鍊丹不用尋冬至,身中自有一陽生,而不泥乎年、月、日、時之說矣。



    消息應鍾律,升降據斗樞。

    自子至巳為息,自午至亥為消。消息應鍾律者,鍾律於一歲十二月之內,每月換一管,一歲換盡十二律。吾身火候之消息,亦猶是也。自下而上為升,自上而下為降。升降據斗樞者,斗樞於一日十二時之內,每時移一位,一日移遍十二辰。吾身火候之升降,亦猶是也。《指玄篇》云:寥寥九地移鐘管,黯黯長天運斗魁。蓋不過取象比喻而已,即非用律管之短長、天歪之所指而為期度也。

    三日出為爽,

    震受庚西方。

    月三日哉生明,昏在西方庚位,其象如震,應震卦之納庚。若以吾身之火侯言之,則所謂河車不敢暫留停之時是也。



    八日

    兌受丁,上弦平如繩。

    月至八日為上弦,昏在南方丁位,其象如兌,應兌卦之納丁,以喻五p身陽火上升之半也。



    十五

    乾體就,盛滿甲東方。

    月至十五與日相望,昏在東方甲位,其象如乾,應乾卦之納甲,以喻吾身陽火盛滿之候也。



    蟾蛉與兔魄,日月無雙明。

    蟾蛛者,月之精。兔魄者,日之光。日月無雙明者,日以昱乎晝,月以昱乎夜。日出則月沒,月出則日沒。晝夜遞炤,而出入更巷舒也。人之呼吸,何異於是哉?豈不見《黃庭經》云:出日入月呼吸存。蓋呼吸,即日月也。



    蟾蛛視卦節,兔者吐生光。

    丹法以上半月為陽,屬震、兌、乾;下半月為陰,屬巽、艮、坤,故日:蟾蛛視卦節。月為太陰,日為太陽;陽主吐,陰、王納;月本無光,受日之光而白,故日:兔者吐生光。

    七八道已訖,屈折低下降。

    七、八即十五也。陽火自震而升,至于十五純乾,則已滿上半月之侯,其勢極矣,其道危矣。蓋不容不屈曲折旋而低降也。陳朝元《玉芝書》云:九重城裹龍車發,十二樓前虎駕回。即此義也。

    十六轉受統,

    巽辛見平明。

    月至十六日既生魄,晨在西方辛位,明乍虧,其象如巽,應巽卦之納辛。以吾身火侯言之,則陰受陽禪,峰回路轉之時也。



    艮直於丙南,下弦二十三。

    月至二十三日為下弦,晨在南方丙位,明半虧,其象如艮,應艮卦之納丙,以喻吾身陰符下降之半也。



    坤乙三十日,東方喪其明。

    月至三十日為晦,晨在東方乙位,明盡喪,其象如坤,應坤卦之納乙,以喻吾身陰符窮盡之侯也。



    節盡相禪與,繼體復生龍。

    魏公以一月三十日分為六節。自朔旦至五日為第一節,屬震。六日至十日為第二節,屬兌。十一日至十五日為第三節,屬乾。十六日至二十日為第四節,屬巽。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為第五節,屬艮。二十六日至三十日為第六節,屬坤。六節既盡,則日月合朔之後,陽又受陰之禪,復變為震。震為龍,一陽動於二陰之下。震也,重淵之下有動物,豈非龍乎?

    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終。

    乾納甲、壬,坤納乙、癸,故日;壬癸配甲乙。十榦始於甲、乙,終於壬、癸,故日:乾坤括始終。蓋納甲者,火候之取象也。火侯之抽添與月之盈虧無異。今以六卦布於一月,則震象三日,月出於庚;兌象上弦,月見於丁;乾象望日,月滿於甲:巽象十六日,月虧於辛;艮象下弦,月消於丙;坤象晦日,月沒於乙。不過借此以論身中六卦火候之進退,非真以為一月三十日也。何以明之?蓋參以歷法,則晝夜有短長。若晝短日沒於申,則月合於申,望於寅。晝長日沒於戌,則月合於戌,望於辰。十二月問,三日之月未鈴盡見庚,十五日之月未鈴盡見甲。合朔有先後,則上下弦未鈴盡在八日、二十三日,望晦未鈴盡在十五日、三十日。今魏公謂:三白出為爽,震受庚西方。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蓋指二、八月晝夜均平之時,姑以取象而已,非真以月出庚之時進火,月虧辛之時退符也。學者但觀月體之盈虧,反而求之吾身,則身中一陽生,即三日月生之震象也。二陽長,即八日月弦之兌象也。三陽滿,即十五日月圓之乾象也。一陰生,即十六日月虧之巽象也。二陰長,即二十三日月弦之艮象也。三陰足,即三十日月沒之坤象也。豈可拘以月出沒之方位,而律以卦體爻畫之數,與夫歷家盈╱縮短長之法哉?

    納甲圖



    七八數十五,九六亦相當,四者合三十,《易》象索滅藏。

    七,火數也;八,木數也,合之得十五。九,金數也;六,水數也,合之亦得十五。四者合之,共得三十,應一月三十日之數。三十數終則日月合璧,《易》象索然而滅藏也。《復命篇》云:一月一還為一轉,一年九轉九還同。唯憑二卦推刑德,五六回歸戊己中。五六即三十也。

    四象圖



    象彼仲冬節,草木皆摧傷。佐陽詁商旅,人君深自藏。象時順節令,閉口不用談。天道甚浩廣,太玄無形容。虛寂不可睹,匡郭以消亡。謬誤失事緒,言還自敗傷。

    丹法所謂冬至,所謂晦朔之間,皆比喻陰極陽生之時也。以一月言之,則如月晦之夜,月光索然而滅藏。以一年言之,則如仲冬之節,草木索然而摧盡。其義一也。《易》日: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蓋安靜以養其動,而仰順乎天道也。然而天道甚浩廣,真機在於頃刻之間。太玄無形容,妙處在於窈冥之內。故當日中冬至之時,父先閉塞其兌,澄心守默,使金汞同歸於爐中,如日月合璧之時,隱藏其匡郭,沉淪於洞虛,則神凝氣聚,金液乃結。儻或忘其緘默,任重樓浩浩而出,則是自取其傷敗也。

    別序斯四象,以曉後生盲。

    四象,即七、八、九、六也,即上文所謂七八數十五,九六亦相當是也。以七、八、九、六合之,則為三十,應一月三十日之數,皆設象比喻也。魏公恐學者不得其說,以盲引盲,妄認三十日之盈虛消息為一月火侯,故又別序此七、八、九、六之四象,以曉其未曉者,庶有以顯夫一月三十日之數皆譬喻,而非真以月之三日進火,月之十六日退符也。有如子午卯酉、子申寅戌、春夏秋冬、分至啟閉、晝夜晨昏、還返歸居,皆此義也。學者若知七、八、九、六即一月三十日之數,則其餘泛引曲喻,皆可默而識之矣。何鈴執文泥象哉?八卦布列曜,運移不失中。中者,黃道也。八方布以八卦,周回列以二十八宿,乃日月往來之行路也。《悟真篇》云: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靈丹不解生。作丹之時,但恐心猿奔逸於外爾。苟能收視返聽,凝神片時,使二物歸於黃道而不失其中,則氤氳交媾,結成一滴露珠,而飛落丹田中矣。

    元精眇難睹,推度效符徵。

    元精生於窈冥,眇不可睛。《道德經》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蓋大丹之道,與造化相符。天信至,則瓊鐘一扣,玉洞雙開,此其徵也。古歌云:始青之下月與日,兩畔同升合為一。非洞曉天地之陰陽,深達五p身之造化,豈可俄而度也?

    居則觀其象,準擬其形容。

    作丹之時,當外立表漏以測天運之晷刻,內修真一以驗本身之刻漏,庶不失天地之機。然神定氣和,則內外符合;神昏氣躁,則時刻差互,不可不定也。

    立表以為範,占候定吉凶。

    大丹火侯,不甩時辰,何叉立表占侯哉?所以立表占候者,恐失天人合發之機也。若不會玄機,而自朝至暮從事於土圭刻漏以為火候,則又謬之甚矣。

    發號順節令,勿失爻動時。

    地雷震動巽門開,龍向東潭踴躍來。此身中一陽爻動之時也。此時暖氣沖融,心覺恍惚,便堪進火,勿可緩也。《珠玉集·還源篇》云:萬籟風初起,千山月乍圓。急須行政令,便可運周天。此之謂也。《指玄篇》云:殲譚光中扶赤子,鼓鼙聲裹用將軍。亦此之謂也。

    上察河圖文,下序地形流,中稽於人心,參合考三才。

    施柄真《三住銘序》云:與日月而周回,同天河而輪轉。輪轉無窮,壽命無極。謂大丹之道與天道相參合也。施柄真《靜中吟》云:妙用如江河,周流無窮已。長養玄谷芝,灌溉瑤池水。謂大丹之道,與地道相參合也。夫大丹之道,所以與天地相參合者,何哉?皆在乎此心默為之運用也。古之修丹者,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中以稽於人心。於是虛吾心,運吾神,回天關,轉地軸,上應河漢之昭回,下應海潮之升降,天地雖大,造化雖妙,而其日月星辰之著明,五行八卦之環列,皆為五攘入於一身之中。或為五之鼎爐,或為吾之藥物,或為吾之火侯,反身而觀三才,皆備於我。蓋未嘗外五身而求之他也。《擊壤集·觀易吟》云:一物其來有一身,一身還有一乾坤。能知萬物備於我,肯把三才別立根。天向一中分造化,人於心上起經綸。天人安有兩般義,道不虛行只在人。淵乎其有旨哉?

    動則依卦變,靜則循《象》辭。

    《道德經》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五以觀其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日靜,靜日復命,至矣哉。此萬物之所以復命也。吾身之金丹大藥,其胚胎於至靜之中,而產於陰極之時乎。《易》日: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蓋坤為地,純陰之卦也。地能翕受天氣,故百昌皆產於土。丹法含光返照之時,潛神于內,與純陰之月,閑塞成冬,略無少異。《復命篇》云:受得真仙訣,陰中鍊至陽。蓋謂此也。然靜極又有動以繼之,頃之一陽動於六陰之下,一變而為《復》,再變為《臨》,三變為《泰》,四變為《大壯》,五變為《央》,至六變為純《乾》,則陽氣周遍於六虛,而現出深潭日一輪矣。

    乾坤用施行,天地然後治。

    乾、坤之用,坎、離是也。天地得坎、離,運用於其問,所以陰陽交泰而和氣致祥。天地一日而非坎、離,則造化或幾乎熄矣。大丹妙用法乾坤,安有異於乾坤者哉?

    可不慎乎,御政之首。

    一陽纔動作丹時,猶人君御政之首也。發號施令,可不慎乎?

    管括微密,閱舒布寶。

    管括微密者,眼含其光,耳凝其韻,鼻調其息,舌緘其氣,疊足端坐,潛神內守,不可一毫外用其心也。蓋眼既不視,魂自歸肝。耳既不聽,精自歸腎。舌既不聲,神自歸心。鼻既不香,魄自歸肺。四肢既不動,意自歸脾。然後魂在肝而不從眼漏,魄在肺而不從鼻漏,神在心而不從江漏,精在腎而不從耳漏,意在脾而不從四肢孔竅漏。五者皆無漏矣,則精、神、魂、魄、意相與混融,化為一氣,而聚於丹田也。迨夫一息換鼻,吾心恍然,則龍虎衝關#5大路開,而一渠流轉八瓊槳矣。

    要道魁杓,統化綱紐。

    丹道之要,全在乎斗。斗者,所以斡運一身之陰陽,統攝一身之萬化,猶網#6之有綱,衣之有紐也。蓋、人身三田,分於三處。若得斗柄之機幹運,則真氣上下循環,如天河之流轉,此之謂要道也。若夫《復命篇》云:驅回北斗轉天呈,手握南辰入洞房。

    是又要之又要者也。

    爻象內動,吉凶外起。

    《悟真篇》云:受氣之初容易得,抽添運用切防危。蓋一陽生于身內,是謂受氣之初,得之固易;然於此時下手,則吉凶悔吝生乎動,不可毫髮差殊也。

    五緯錯順,應時感動。四七乖戾,診離仰俯。

    五行要鑽簇,金火要同爐,亦在人一念問返本還源爾。否則鼎中列宿皆差違,而天地懸隔矣。

    文昌統錄,詁責台輔。百官有司,各典所部。

    《史記.天官書》云:斗魁戴匡六星日文昌官。今日文昌統錄者,絳官#7天子統乾坤#8也。人身之中,安有所謂文昌者哉?無非譬喻也。天有三台四輔,丹有三龍四虎。詁責台輔者,甲乙無令失,庚辛莫要差也。天有眾星分野,丹有眾卦火符。百官有司,各典所部者,按一年二十四氣,列周天二十八宿,而鼎爐火候密推排也。由是言之,則天之萬象森羅,皆在吾一身中矣。

    日含五行精,月受六律紀。五六三十度,度竟復更始。

    日有十榦,五榦剛而五榦柔。月有十二管,六管陰而六管陽。以丹道言之,日即火也。日含五行精者,一物含五彩也。月即藥也。月受六律紀者,白金烹六卦也。五六三十度,度竟復更始者,太陽一日行一度,行至三十度,則又與太陰交合,周而復始,未嘗暫停也。

    原始要終,存亡之緒。

    始,月朔也。終,月晦也。存亡之緒者,晦朔之閒,陰將盡而猶未盡,陽將生而猶未#9生也。然所謂晦朔,乃譬喻爾,非真所謂三十日之終,初一日之始也。

    或君驕溢,亢滿違道。或臣邪佞,行不順軌。弦望盈縮,乖變凶咎。執法刺譏,拙閣過貽主。

    君乃神也,臣乃氣也。作丹之時,鉛汞歸土釜,身心寂不動。蓋身動則氣散,心動則神散。須是凝神聚氣,心息相依,然後靈胎可結。不然,則身中之弦望有盈縮,而乖變凶咎矣。推求其故,蓋由心君放肆而違道,於是氣亦邪佞而行而順軌,故日:執法刺譏,詁過貽主。

    辰極處正,優游任下。

    《復命篇》云:北斗南辰下,眉毛眼睫邊。灰心行水火,定息探真鉛。又云:精氣元為本,神靈共一家。但能擒五賊,自可結三花。當其含光默默之時,要在綿綿若存,任其自然,不可勞其神也。

    明堂布政,國無害道。

    《史記.天官書》云:東宮蒼龍房心。心為明堂,在人身則洞房紫極靈門戶是也。《黃庭經》云:明堂金匱紫房問,上清真人當吾前心黃裳子丹氣頻煩,借問何在兩眉端。於此垂光下照,則猶人君坐明堂而布政,而通道於九夷八蠻也。《復命篇》云:洞門常寂照,蓬島鎮長春。與此同旨。

    內以養己,安靜虛無。

    王重陽《全真集》云:玄關妙用不難窮,只在無言靜默中。蓋心安而虛,道自來居;虛極靜篤,則元陽真氣自復也。

    原本隱明,內照形軀。

    《全真集》云:如通須是搜元有,要見還應向內觀。蓋返本還源、回光內照,乃修鍊之大端。先儒謂道家養生之法,收視返聽,如金水潛光於內。誠哉是言也。

    閉塞其兌,築固靈株。

    兌,口也。靈株,坎官也。閉塞其兌則上不泄,築固靈株則下不漏。揚子#10《太玄經》云:藏心于淵,美厥靈根。蓋神不外馳,則和氣充周,美在其中也。

    三光陸沉,溫養子珠。

    三光,洞房之靈象也。人能撮聚三光,返照於其內,則中央正位產玄珠矣。《黃庭經》云:洞房靈象斗日月,三光煥照入子室。明眼之士,請試思之。

    視#11之不見,近而易求。

    金丹大藥,只在目前,豈不近耶?奈何視之不見,搏之不得,雖近猶遠也。若得法度求之,則不過片餉功夫,便有滿目黃華顯露。夫何遠之有?《悟真篇》云:功夫容易藥非遙,說破人須失笑笑也者,笑其近而易求,而人自索之於高遠也。《復命篇》云:分明只在眼睛前,自是時人不見天#12。惟其不見也,於是舍內務外,或探日精月華,或鍊金石草木,或行房中之衍,正所謂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13難。悲夫。

    黃#14中漸通理,潤澤達肌膚。

    丹田有物而一氣流通,則和順積中而英華外發#15也。

    初正則終修,榦立末可持。

    表端則影直,源深則流長。得其一,則萬事畢矣。

    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

    大道之祖,不出一氣而成變化。析而為黑白#16分而為青黃。喻之日日月,名之日龍虎。有如許之紛紛,是皆陰陽二字也。其實即一物也。又如神水、華池之名,鉛爐、土釜之號,皆一處也。或曰冬至子時,或日晦朔之間。人不知,以為一陽來復鈴在冬至子時,日月合璧叉在晦朔之.間。於是檢尋曆日,輪刻拾時,謬之甚矣。抑孰知鑽年蹙月、鑽月蹙日,鑽日蹙時,而一時之中,自有一年一月之造化哉。然一時即一處也,一處即一物也,故几冬夏二至、春秋兩分、卯酉甲庚、晦朔弦望、子午巳亥、子申寅戌、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一年交合、一月周回、離坎之時,兔雞之月、巽乾之穴、二八之門、朝《屯》暮《蒙》、晝《娠》夜《復》,盡在此一中出。《翠虛篇》云:後來依舊去參人,勘破多少野狐精。箇箇不知真一處,總是旁門不是真。世之知此一者,能有幾人哉?



    周易參同契發揮卷之二竟

    #1『庵』,原作『菴』,據四庫本改。

    #2『蹙』,四庫本作『蹙』。

    #3『與』,四庫本作『在』。

    #4『寄體』,四庫本作『繼體」。

    #5『衝關』,原作『衝開』,據四庫本改。

    #6『網』,原作『綱』,據四庫本改。

    #7『絳官』,四庫本作『緯官』。

    #8『乾坤』,四庫本作『坤乾』。

    #9『未』,原脫,據四庫本補。.

    #10『揚子』,原作『楊子』,據四庫本改。

    #11『視』,原脫,據四庫本補。

    #12『天』,四庫要作『夫』。

    #13『諸』,原作『之』,據四庫本改。

    #14『黃』,原脫,據四庫本補。

    #15『外發』,四庫本作『發外』。

    #16『白』,原作『日』,據四庫本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