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真誥


    卷八甄命授第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真誥。南朝著名道士陶弘景編撰。約成書於梁武帝天監年間(五○二~五一九)。是記錄東晉南期上清派歷史及道術之重要著作。原本十卷,後分作二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真誥.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185
    真誥卷之八

    金闕右卿司命蓬萊都水監梁國師貞白真人華陽隱居陶弘景造



    甄命授第四



    遊精罔象,誠不可信,然多勞多事,多念多端,所以損神喪真,擾競三關,遂當以此害明德也,故令許君之徒,含景內魄,若抑四者,研虛注靈,則仙可冀。

    定錄告。

    除治爾床席左右,令潔靜,理護衣被者,使有常,人常燒香,使泠然不雜也。南嶽上真當數看出內,便料理起居,可使草及木瓜耳。手自先有風患,是以今風氣之本至耳,多云針灸佳益,使人無憂。此易遷令告長史也,草及木瓜,當是理衣下人名也。可迎黃民來,出民奴,既欲來,又云:其月末左右,當小小疾患,迎來在此,則疾患除也。當部分護靜屋以為急,并欲得一室可栖息處。今年欲取草當為民奴,留之,草今年自有本命厄,非欲取也,令其乞符自保而帶之。

    卧床後孤有懸風,可安北面下一

    ,謂應作障字。亦可以床著近北壁下,勿使虛懸,晨夕當心存拜,靜心存行道也。身既有疾,不能拜起,故令心存不替。斧有霍亂疾,勿使冷食,此兒常不大宜住此,今自無他耳。

    右易遷一夕再來,四更中。

    獨來道此,先初來,又與保命俱。此似在縣下所授,令掾還山,使黃民歸家也。易遷即掾母,亡後得入易遷官,因呼為號,前所呼亦皆是也。

    斧學道如穿井,井愈深而去土愈難運出,自當披其心,正其行,乃得見泉源耳。有人說中候言如此,可令知之。李中候名遵,即撰《茅三君傳》者。人學道譬如萬里行,比造所在,寒暑善惡,草木水土,無不經見也,亦試在其中也。頃數聞人道此,始乃悟之耳。彼君念想殊多,

    謂應作詎字能成遠志不,平昔時常多所恨,始悟人難作,而善不可失,云學道者除禍責此,審爾當懃。

    右易遷夫人所道。

    山嶽氣擾,則強禽號於林,川瀆結滯,則龍虬慘於澤,此自然象也。故豪盛微覺,將類獸告其駭浪,玄數纖兆,而號眺徵乎治亂矣。斯蓋山川之盈縮,非人事之吉凶。若墳附丘山,誠與汧岫等波,苟趣舍理乖,則吹萬之用不同也。非靜順無以要謙,非虛栖無以冥會,是故死生之幾,吉人不復豫,苟思之無邪,不為禍害。

    五月十四日,右英夫人答

    ,後人黵作謝安字,孔氏,孔默也,云似是孔嚴兄弟,長史父先為嚴從兄坦前鋒都督,是討沈充時,既有因緣,故得此也。虎頃大號墓下事

    自未得和神靜形,俯頤幽精者,疾源或與年而積耶,若未能用交賒之途者,將奚促促於藥。

    定錄仙人答孔求乞藥方。

    想早葬兄,今注煙速消,雖不辦妨於生者,要欲得柩物,時寧三泉,使凶氣泯靜也。

    小兒疾方行當示。

    五月十七日夜,保命仙君所言,答

    一字被剪除,疑猶是孔字。所問疾息者。右從禮年來凡十九條,並有掾書。

    遵懃心香火,有情向藥,故有言消磨之愈疾,謂其將聞斯而請命耶。仙真並呼藥為消摩,故稱消摩經也,誦之亦能消疾也。

    應南趁而北騁,既心口違矣。夫捐薺以茹荼,哂九成而悅北鄙者,捐薺至此,亦是《抱朴·博喻》中語。我知其無識和音之聽鑒也。當永為吉人,爰及母奴,然所起是學而不思,浚井不渫,蓋肉人之小疪耳,無乃此也。今事結水禁,猶有可申,若許長史能於靜中苦救之者,則一門全矣,亦是師主祭酒之宜請,而為德惠乎。

    五月二十日夜,右英作與長史。

    劉遵心故為修耳,何不令其母服大遠志丸。劉遵祖善譚說,殷浩向庾亮稱之,後一會談論殊不合,遂名之為羊叔子鶴.於是失名。

    七月七日夜,紫微夫人告。

    即啟:可得疏方不。良久答言:世間自有可尋索密用。

    保命君問紫微曰:此方用牛黃、銀屑者,非若是者,小為難合。此即今大鎮心丸也,先以水銀摩銀屑使消,故為難合。

    紫微答:但頷頭。

    右三條楊書。

    陸納兄弟清真淳一,有姜伯子之風,知欲有遠志,欣然。其祖父有陰德,當慶流七世。知陸苟子自誓、乞苦齋一年,欲受經,

    此二字後人儳益,非真。更量之。劉遵乃有好心,早自知。

    保命答許長史。陸納兄名始,並有德行,祖名英,仕昊丹陽郡太守。苟子當是人小名,不詳是誰。納為尚書令,太元二十年亡。

    虞昭為其

    此二字後人黵易作先人字,本猶可識。事文書牽連,身被攝擊,方未已,殆欲無理,賴其在世粗有功德,且其家福德強,章聞累疊,皆被上御事已散,尋蒙追遣之,其病雖篤,無所憂,許侯為之甚至,密相示。

    保命答許長史。

    庾道季身處陽官貴勢,不能順天用法,憒憒慢信,心形不同,自少及長,善功無一,積惡不改,其罪目已定,今臨命方欲修德,以自濟免,徒費千金之用,不亦晚乎。

    保命答許長史。庾穌字道季,亮第二子也,幼有才辭文義,升平中為丹陽尹,表除諸侯六十餘事,太和初為領軍。如此行迹,不似為惡,恐是聞戒修善,故得申遂。

    郗回父無辜戮人數百口,取其財寶,殃考探重,

    謂應作怨字主�訟訴天曹,早已申對,回法應滅門,但其修德既重,一身免脫,子孫豈得全耶,回當保其天年,但仙道之事,去之遠矣。太元真人答許長史。郗回父鑒,清儉有志行,不應殺掠,如此或是初過江時擺併所致,不爾則在京時殺賊有檻也。鑒年七十餘乃終,即得為酆宮職。

    右從陸納來四條有甲手寫。

    平凝夷質,淵通妙靈,神造重絕,栖真攝生,太玄植簡,太素刊名,金庭內曜,玉華外瑩,朱軒四駕,嘯命衆精,騁龍玄州,飛雲浮冥,必能上友逸臺之公,下監御于太清矣。

    八月十七日夜,紫微王夫人授,令因許長史示都。

    希遐遠曜,冥響凝玄,蕭浪上韻,躭夢逐真,仰飛霄霧,俯散靈根,飛步四覺,內觀七緣者,則必有丹書秀簡帝房之錄。玄聲八振,栖身五嶽,於是灌胎朝元,吐納六液,從容三道,誨此景福,上可以策軒空洞,下可以反華變黑矣。若形羈榮羅,鼓輪華園,乘波適物,嗚簪風塵,外有謀道之名,內有百憂來臻者,適足勞天年以騁思,終歸骸於感三官耳。齋之不專,徒悟而無益,可謂意不盡言乎。

    蓋行真炁當吐三納四,乘七吞九,今吸之不足,躡之失序,神漏泝源,精亡胎擾,雖休糧日抱,而莫知道與年喪矣。欲階此渡也,其未接乎。夫索長生者多津,尋靈塗者千百,何必用冰爐以盛火,趣償責於三官耶。

    右中君言,因許長史示都。

    紫微夫人云:郗若得道,乃當為太清監也。若能聞要道而勤者,當至此格,若不專篤而守迷行,外舍道法者,則都失也。紫微前語與太元殊乖,而如此所云,當是迷不能勤乎要道,司命顯其終迹故也。情不餘念者,道乃來耳,郗回猶未足以論至道耶。小君。郗綜婦丁淑英者,有救窮之陰德,又遇趙阜之厄而不言,內慈自中,玄感皇人,故令福逮於回,使好仙也。綜墓在束平,淑英今為朱陵嬪,數遊三上,司命亦令聽政焉。此二人當是回之曾祖也,外書不顯。郗瞿與薛春華,至垂心於門宗,初不以生人為事,然訟者多,但不能咸制之耳,每見諫考訴者,甚懃至也,時節宜祠之耶。此二人,郗家之福鬼。外書亦無此二人,不知是何親。郗雄與閻屈女,不相當負石之役,于今未了,喜擊犯門宗,心常殺絕,此二人是都家之禍鬼。郗

    黵除此名,不可識,與殷武姬被考,以燒殺朱奢、李賤,以致灾也,其無後,亦求代逮,又與高豐相扇,甚助馬頭之訟,石公未便可得佳,恐不止耳,亦何趣欺其婦耶,省來懃懃,試為掩正之,亦無此諸人。

    右保命答許長史。

    小君說言:郗鑒今在三官,為劉季姜所訟,爭三德事。周馬頭在水官訟其婿,引理甚苦。郗朗、伊香之二人,今為牙女子奇求此。

    范帥昨受江羅辭。

    郗相今為大曹吏所逮,其婦形嬰桃,受事未了,方索代人於此家。

    此自是旁聽小君之言語耳,不令書之,為自疏識以示耳。些二十二字是楊君自記與長史。

    高齡反化晚,而祭酒弱,道氣不交,靈助無主,是以羣邪纏玄,急行其禍。奚不宗生生乎,於我助之有緣,其婦言亦急,家事當須了之,非他得豫。

    今六天之橫縱,而太平之微薄,靈不足以助順,適足以招羣奸,所以神光披越,而邪乘正任矣。高齡之無德久矣,鬼訟之紛錯積矣。

    許長史黃氏雞作掾字。將欲理之耶。若翻然奉張諱道者,我當與其一符,使服之,如此必愈而

    此豁字也矣,不然往詣水官,所謂嗚呼哀哉。張諱即天師名也,楊不欲顯疏也。邪氣入體鬼填胸次,其將迴惑於邪正,必不能奉正一於平氣耶,如此吾治疾之方,殆不可得。正一平氣,即天師祭酒之化也。

    彼往其子亦去,何一身之永逝乎。

    八月十九日夜,保命君密語許長史。

    冢訟尤甚,恐亦未已。齡曾鑿敗古人碑銘之文,以自顯焉,陰賊於鬼神,

    謂應作蔽字善以自摽,訴者誠多事,以此為首先。

    八月二十四日夜,保命告:欲取謝奉補期門郎,而今已有兼人二北帝故權停之耳,近差王允之兼行得代奉,若服术酒,可未便恭命也。高耆亦可服术,其家冢訟亦為紛紛,术遏鬼炁,故必無他耳。范中候言此。謝奉字弘道,會稽人,仕至昊郡丹陽尹,吏部尚書。王允之,敦同堂弟王舒子,有智幹,為河南中郎將江州,遷衛將軍會稽,封番禺侯,年四十亡,謐中侯。高耆即謂齡也,期門郎酆都中官,而記中不見此職,惟有脩門耳。

    從平凝來凡十四條,有掾寫。

    夫觀物適任,內順明靈,託性命於高真,委形氣於神攝者,亦剋疆以永遐,迴秋齡以保真。今德匠既凝神杖信,澄心密靜,圓順廣敬,固天祐焉,然胤嗣不多,或時彫落,將猶靈關失緯,潜機未鎮耳。當今五氣滋曜,常朗文昌之房,三星結華,每煥璇衡之內,是以玄潤胎萌,遂其流根矣。

    我案《九合內志文》曰:竹者為北機上精,受氣於玄軒之宿也,所以圓虛內鮮,重陰含素,亦皆植根敷實,結繁衆多矣。公試可種竹於內北宇之外,使美者游其下焉。爾乃天感機神,大致繼嗣,孕既保全,誕亦壽考,微著之興,常守利貞。此玄人之祕規,行之者甚驗。

    六月二十三日,中侯夫人告公。孝武壬戌生,此應是辛酉年,而後又云上相座動,後以臨登極,乃是後午未年,此為大懸。

    靈草廕玄方,仰感旋曜精,

    似草竹言邊,應說銑字。即《毛詩·盆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之義也。繁茂萌,重德必克昌。

    紫微夫人作。

    福和者,當有二子,盛德命世。福和似是李夫人賤時小名也。今《晋書》名俊容。二子,即孝武并弟道子也。

    同夜中侯告。

    右三條楊書,又掾寫。

    德匠既凝,玄範自天,安危之事,未宜問也。公傾注甚至,所以未相酬者,豫事難論耳。頃天氣激逸,陰景屢變,太白解體於二辰之中,愆勃於紫房之下,王者惡焉。天子有憂,上相座動,今聊作讖,密以相示。有此及讖,有掾寫,在掾自記修事後。共紙尋真綜迴文,令難解耳。今拘連相取,又別疏出之。其授之時,維當道其辭,楊君後自更錯義,皆是說晋代之事,並有明徵也。

    相欺豈妙道要吾知之天祕能

    有術金之萬尋師疾逆除惡子

    自之制夷遂平世天命乘驅寶

    奇龍者墓可悲真間世復思宜

    神熙逆歷有數在玆基無不無

    兵隆誰定帝紜室來之皇慎地

    先卒兒必虧金紛異五亂德天

    火數失期座當變見遠凶匠制

    規三由匠足不慮憂危撥保封

    寸莫其測源劉知向有明施者

    三五瑞天之代隆換迭相運推

    精氣神妙二參儀慎凡傳人賢。

    精氣神妙參二儀,慎傳凡人賢者施,封天制地無不宜,子能寶祕天知之。吾道要妙豈相期,自有奇神先兵規,火寸三五天瑞之,隆代迭換運相推。明匠保德慎無思,驅惡除逆疾尋思,萬金之術龍之熙,隆數卒三失由兒。莫測其源劉向知,有凶撥亂皇復基,乘天命世遂平夷,制逆者誰必定期。匠不足慮憂遠危,五世之間真可悲,驀歷有數帝座虧,當見變異紛紛來。

    金室在玆,枕麝香一具於頸間,辟水注之來,絕惡夢矣,常存三關佳也。

    右英告公。凡云公者,皆簡文帝為相主時也。

    右一條楊書。五字朱書。

    太元真人告許長史:此後非真說。

    我嘗見南陽樂子長,淳朴之人,不師不受,順天任命,亦不知修生之方;行不犯惡,德合自然,雖不得延年度世,死登福堂,練神受氣,名賓帝錄,遂得補修門郎,位亞仙次,緣天資有分,亦由先世積德,流慶所陶。若使其粗知有攝生之理,兼得太上一言之訣,如此求道,無住不舉矣。夫人所以不盡年壽,中多夭遏,涉世者或遭刀兵之難,致榮祿不終,祚胤不長。志道之人,雖有一生之心,鑽求匪懈,徒復遭遇真文,耽玄精微,慕尚者衆,得升騰者稀。經非不妙,靈豈無感,愚愚相隨,安知修真之本,營神養性鎮守之法。世人積小以來,形中傷犯者多,帝一不治,百神驚散,考試萬端,所謂荒城之內,荊棘生焉。無妙衛以自導,修道以求仙,貪榮慕貴,多垂成而敗,皆由喪真犯氣,愚瞽罔昧,豈識此機耶。致奪年滅筭,萬事不成,以此求生,去生遠矣,虛自苦耳。太上有玄機之道,煥落七神枕中之要,此道微乎妙哉,初不傳於下挺愚俗之人。有此道者,帝一治於玄宮,萬神守備,與天同心。案訣謹而修之,登山越海,萬試不干,修仙升度,所欲從心,斯豈虛言耶。卿父子玄機邈世,理妙接真,故可榮神之仙才,而為眾真所稱,非吾獨所稱舉。故當與卿同編仙錄,無復理外之嫌,亦已諮啟卿,故令知乃心。

    受用金龍玉魚,此不可闕,所以爾者,詣太上前昭靈亦當粗具。近所寫神虎符,意嫌不精,可更書為善。卿前所道相王事,頃面都回,亦知有好心,但所得少耳,自當保其天年也。

    見謝所作傳未易功,乃能序述聖邊,賞解作奇,此是天發其心,昨亦已見司命君,大以為佳,冥中自當報之有緣。其子孫若知醮靈岳,祈天真降,應必也,豈虛言哉。謝家一門,唐承之世,繁林蔚然,甚可欣也。安石先對,所鍾如何,具如近面,不足宣。

    真人西城王君答許侯。

    右四條別一手書,陸修靜後於東陽所得,不與諸迹同,辭事偽陋,不類真旨,疑是後人所作。樂子長非受五符者。唐承,即《列紀》所云四十六丁亥之期。



    真語卷之八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