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真誥


    卷十六闡幽微第二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真誥。南朝著名道士陶弘景編撰。約成書於梁武帝天監年間(五○二~五一九)。是記錄東晉南期上清派歷史及道術之重要著作。原本十卷,後分作二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真誥.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193
    真誥卷之十六

    金闕右卿司命蓬萊都水監梁國師貞白真人華陽隱居陶弘景造



    闡幽微第二





    漢高祖為南明公賓友,劉邦字季,沛郡豐人,起自布衣,伐秦平項,創漢之基,即位十二年病亡,年六十二。



    晋宣帝為西明公賓友,司馬懿,字仲達,河內人也,魏世為大將軍、太傳,嘉平三年病亡,年七十二,贈相國,謚宣文侯,晋武受揮,追謚高祖宣皇帝。

    荀或為北明公賓友。荀或,字文若,穎川人,漢武末#1為尚書令,有風儀識鑒。初為魏武謀臣,欲以安漢社稷,被疑,懼服藥自盡,年五十,謚敬侯,追贈太尉。荀之列在賓友,亦如延陵之匹四明,位雖非亞而德望賢矣。



    其中宿運先世有陰德惠救者,乃時有徑補仙官,或入南宮受化,不拘職位也。在世之罪福多少,乃為稱量處分耳。大都行陰德,多恤窮厄,例皆速詣南宮為仙。在世行陰功密德,好道信仙者,既有淺深輕重,故其受報亦不得皆同,有即身地仙不死者,有託形尸解去者,有既終得入洞宮受學者,有先詣朱火官煉形者,有先為地下主者乃進品者,有先經鬼官乃遷化者,有身不得去,功及子孫,令學道乃拔度者,諸如此例,高下數十品,不可以一�求之。

    庾元規為北太帝中衛大將軍,取郭長翔為長史,以華飲為司馬,此所謂軍公者也,領鬼兵數千人。辛玄子所說與此大異,恐是受有前後,或能幾被迥換故耳。庾亮,字元規,穎川人,咸和中為征西將軍、江荊豫三州刺史,鎮武昌。咸康六年於鎮病亡,年五十二,贈太尉,謚文康公。未病時,乃獨見陶侃乘輿來讓之,於此得病而亡。郭翻,字長翔,武昌人,少有高志,庾欲引為上佐,不肯就,亡後與其兒《靈語》云:庾公作撫東大將軍,治在東海之東,統十萬兵,取吾為司馬。間者本欲取謝仁祖,選官以為資望未足,蔣大侯先取為都尉,是以拘逼王長豫為長史,委以軍事,甚有高稱。又云王丞相為尚書令,大用事,决萬機。按如此語,即玄子所說,如復似應在前,今以郭為長史,當是後更轉任,但謝仁祖在世為僕射、鎮西將軍,乃言資望未足,殊為難辨。王丞相即王導,長豫是導之元子,早亡。華歆,字子魚,平原人,為豫章太守,同孫策,策亡從魏武帝,歷顯位為司徒、太尉,封博平侯,太和五年亡,年七十三,謚敬侯。

    孔文舉為後中衛大將軍,以張繡為司馬,唐固為長史。孔融,字文舉,魯人,孔子二十代孫,漢末名士,為北海太守,後為曹公所害。張繡,武威人,濟從子也。漢末因亂起兵,後降魏武,為破羌將軍,從征烏丸,未至柳城亡,謚定侯。唐固,字子正,丹陽句容人,修身謹行,博學儒衛,注《國語》、《公羊》、《穀梁傳》。孫權漢武#2四年,為尚書僕射,年七十餘病亡耳。

    陶侃為西河侯,亦領兵數千,近求滕含自代,猶未許侃,以徐寧為長史,寧坐收北闕叛將不擒,免官,當以蔡謨代寧。陶侃,字士衡,先自丹陽人,遷居鄱陽,後徙廬江,而屬潯陽柴桑。晋世累經征討,大有功,位至侍中、太尉,都督八州,荊、江二州刺史,長沙公。咸和四年還長沙、亡於樊谿,年七十六,贈大司馬,謚桓公。庾亮代之,而郭長翔《靈語》云:陶公正有罪謫,未得叔用。又《別記》云:陶公亡後,少時遣先奮死,傳教與其兒。相傳云:公謝郎連與庾公相言語天上事始判,故令郎知。于時庾猶存,後三四年而亡。滕含#3,子並,南陽西鄂人,永和中為平南將軍、廣州刺史,于州病亡,謚戴侯。陶以其自代資位,復是奇懸。徐寧,字安期,束海剡人,羨之祖也。初,桓累舉與庾亮,為護軍功曹,稱為添岱清士,後仕至正員吏部郎、冠軍江州、順陽簡侯。羨之年少時,嘗來形見,自稱我是汝祖,戒其禍福,後並如言。蔡謨,字道明,陳留考城人,克子也。位至揚州刺史,又授司徒,不受,永和十二年病亡,年七十六,贈司空,謚文穆公。尋此不擒叛將,亦是鬼鬼不能相制,由如人也。人皆非自然威攝,仙真猶尚握節持鈴,以勒比輩,而況其間類乎。



    四鎮皆領鬼兵萬人,中官領兵不過數千。四鎮有泰山君、盧龍公、東越大將軍、南巴侯四官,各領萬人。四鎮非正是四方,今此處並在中國,迥還不過數千里耳,他方復應大有,所以後言數百處也。



    何曾為南巴侯。何曾,字穎考,陳郡陽夏人,何夔子也。性豪侈而博學孝悌,初仕魏世,稍遷尚書、征北將軍、司徒,封朗陵侯,晋太尉太保太宰朗陵公,太始四年亡#4,年八十餘,縊曰元公。



    曹仁為盧龍公。曹仁,字子孝,魏武從弟,雄勇冠世,善弓馬,數從征伐有功,位至車騎將軍,都督荊陽#5益州諸軍事、大將軍,封陳侯,黃初四年病亡,年五十六,縊曰忠侯也。



    劉陶為東越大將軍。漢魏晋凡有三劉陶。後漢者字子奇,穎川人也,靈帝侍中、尚書令,後繫獄閉黑而死。魏世者字季冶,淮南人,劉曄之子也,才辨而無行,曹爽用為選部郎,後出平源#6太守,景王誅之。晋初者字正輿,沛國人,永嘉中為揚州刺史。些二人不知何者是東越大將軍,以意言之,多是正輿耳。



    荀覬為太山君。荀頗,字景倩,或第四子也。博學有詞理,佐命晋世,起家為黃門郎,遷尚書僕射,司空、太尉、太傳。太始十年亡,年七十,謚曰康公。《蘇韶傳》云:劉孔才為太山公,欲反,北帝已誅滅之。孔才即劉邵也。又梅頤為豫章太守,夢被召作太山府君,克日便亡。不知此二位與君復各是異職否耳。又云有太山令。



    領一萬兵鎮處,亦有數百處也。領數千兵鎮處,亦有數百處,更相統隸耳,皆有長史司馬。王文度鎮廣陵,忽見卒來,召作平北將軍、徐兖二州刺史。王云:我今已作此官。卒云:此是天上職耳。須臾去,尋迎至而亡失。天地間事理,乃不可限以胸臆而尋之。此幽顯中都是有三部,皆相關類也。上則仙,中則人,下則鬼,人善者得為仙,仙之謫者更為人,人惡者更為鬼,鬼福者復為人,鬼法人,人法仙,循還往來,觸類相同,正是隱顯小小之隔耳。達者監之,便無復所關。



    荀頜取顧衆為太山將軍,用曹洪為司馬,桓範為長史。顧衆,字長始,吴郡人,顧愷孫,顧祕子也。仕晋丹陽尹,領軍尚書僕射,永和二年亡,年七十三,追贈特進,謚靖伯。曹洪,字子廉,魏武從弟,家大富而儉吝,數征伐,為驃騎將軍,封樂成侯,太和六年病亡。桓範,字元則,沛國人,有才學籌策,仕魏世,位至太司農,黨曹爽被誅也。



    王逸少有事,繫禁中已五年,云事已散。即王右軍也。受時不欲呼楊君名,所以道其字耳。逸少即王庭兄曠之子,有風炁,善書,後為會稽太守,永和十一年去郡,告靈不復仕。先與許先生周旋,頗亦慕道,至昇平五年辛酉歲亡,年五十九。今乙丑年,說云五年,則亡後被擊。被繫之事,檢邇未見,其咎恐以懟憾告靈為謫耳。



    蔣濟為南山伯,領二千兵。蔣濟,字子通,楚國平阿人,仕漢魏,歷位至太尉,從宣王誅曹爽,其年亡,謚景侯。為領軍時,有其婦夢亡兒為太山五伯,來迎太廟西,孫阿為太山令,求囑阿乞轉在好處。濟即為仍之,阿亦即亡。後又夢云:已蒙轉錄。事凡如此例。鬼官職位雖略因生時貴賤,而大有舛駁,皆由德業之優劣,功過之輕重,更品其階叔,不復得全依其本基耳。

    王庾為部鬼將軍。庾字世將,瑯瑘人,修齡父也。多才藝政書,善屬文,解音聲,位至平南將軍、荊州刺史,年四十七病亡,贈驃騎,謚康侯也。



    此有識位者,粗相識耳。其無位者不可一二盡知之。如此散者無限數也。此皆後段所說,似猶是荀中侯,所以止道或不稱姓,而顗復云姓,恐以分別周顗也,所說人多是近世,當由代謝參差,兼易憶識者矣。三代乃遠,而兩漢魏晋,實有一段才名人,如劉向、董仲舒、揚雄、張衡、蔡邕、鄭玄、王弼、阮、嵇之儔,並不應空散。數術有如管、郭,亦無標邊,故當多不隸三官,頗得預於仙家驅任矣。前論帝王中亦不均,魏文、晋武,受命之主而不顯,反言魏武、晋宣。孫權應與劉備同,亦不載,道策。此並當啟國之基,功高樂推故也。其繼體守文之君,都無所出矣。



    右以前後兩過受事,皆是楊君受旨,書多儳治。又掾更寫兩本,悉無異,並各成一卷,相隨始末訖此耳。



    許肇今為東明公右帥晨。帥晨之任,如世間中書監。許肇,字子阿,即長史七代祖,司徒敬也。雖有賑救之功,而非陰德,故未蒙受化,既福流後葉,方使上拔,然後為九宮之仙耳。此帥晨之官,四明亦並應有之。



    邵奭為東明公,云行上補九宮右保公。前云邵為南明公,今乃是東,若非名號之誤,則東南之差,既尋當遷擢,則必應是啟中君,脫爾云邵耳,亦可是有甘棠之德,故不限其年月耳。



    右七月十六日夜,定錄君所告。



    此二條別受,不關酆記部。

    辛玄子自叙并詩



    此下剪除半行去,不知當是何字也。



    玄子,字延期,隴西定谷人,漢明帝時諫議大夫,上洛、雲中、趙國三郡太守辛隱之子。辛隱,字某某,檢外書未得此位業。按諸辛舊關隴豪族,前漢有辛慶忌,後漢有辛繕,並高直之士,辛毗是其七世孫,則隱是毗之八世祖,但一百四五十年中而已,八世嫌其太促耳。玄子少好道,遵奉法戒,至心苦行,日中菜食,鍊形守精,不遘外物。州府辟聘,一無降就,遊山林,棄世風塵,志願憑子晋於維岑,倡陵陽於步玄,故改名為玄子,而自字延期矣。不圖先世之多愆,殃流子孫,結眚刊於帝簡,運沉逮於後昆,享年不永,遂沒命於長梁之津。西王母見我苦行,酆都北帝愍我道心,告勑司命,傳檄三官,攝取形骸,還魂復真,使我頤胎,位為靈神,於今二百餘年矣。溺水致命,事同王衍之女,恐即此形骸皆不復得生,並是反質胎神耳。雖有道心,而無道業,故不得便居仙品也。近得度名南宮,定策朱陵,藏精待時,方列為仙,而大帝今且見差,領東海侯,代庾生,又見選補禁元中郎將,為昊越鬼神之司,王事靡鹽,斯亦勞矣。若夫冠晨佩青,蕭條羽袂,嗚鈴仙階,轉軿瓊室者,雖實素心而卒日也。恨未便得與玄真併羅,同晏琨塘,察鈞韶之遺音,攘靈芝乎幽峰,振翠衣於九霄,儛玄翮於十方耳。方當攝御群鬼,領理是非,處衆穢之中間,聲交於邪魔之紛紜,事與道德為闊,眼與盱真為鍊,熟比熙寂於玄境,逍遙於太初哉。夫同聲偕合,物亦類分,相聞邈矣,係景委積,是以名書上清,丹錄玄殖,有道之氣,與靈合德,託體高輝,故來相從,今贈詩三篇,以叙推情之至也。其辭曰:楊君既為吴越司命,董統鬼神,玄子職隸,方應相關,故先造以陳情也。尋鬼書既異,不應是自運筆,亦當口受疏之耳。



    疇昔入冥鄉,順駕應靈招。神隨空無散,炁與慶雲消。形非明玉質,玄匠安能彫。踝足吟幽唱,仰首翫嗚條。林室有逸歡,絕此軒外交。遺景附圓曜,嘉音何寥寥。此篇叔事適之本志也。

    寂通寄興感,玄炁攝動音。高輪雖參差,萬仞故來尋。蕭蕭研道子,合神契靈拎。委順浪世化,心摽窈窕林。同期理外遊,相與靜東衣。此篇申情寄之來緣也。

    命駕廣酆阿,逸跡超冥鄉。空中自有物,有中亦無常。悟言有無際,相與會濠梁。目擊玄解了,鬼神理自忘。此篇論人鬼之幽致也。



    玄子云:魏時辛毗,字佐治,是七世之孫也。漢建武一年,從隴西徙居穎川陽翟縣。毗仕魏世,使持節大將軍,司馬宣王軍帥衛尉,封侯。毗子名敞,為河內太守太常卿。所說並與《魏書》同也。



    玄子云:庾生者,晋庾太尉也,北帝往用為撫束將軍,後又轉為束海侯,今又用為鄧臺侍帝晨右禁監。近取馮懷為司馬。恃帝晨,如今世侍中。右禁監,如世右衛將軍,而甚重。如說與前大異,當是後遷侍中,領衛,便是勝中懷將軍#7也。帝晨無司馬,此是右禁之職耳。馮衛#8,字祖思,長樂人,晋成帝時為太常、散騎常侍,卒追贈金紫光祿階也。

    左禁監是謝幼輿,以鄧岳為司馬。此則准左衛將軍也。幼輿名鯤,即謝安伯謝尚之父也,為王敦長史,豫章郡太守,年五十三病亡,贈太常,縊康侯。鄧岳已在前,而云代周顗為司馬帥耳。

    郄南昌公,先為北帝南朱陽大門靈關侯,後天轉為高明司直。昔坐與劉慶孫爭,免官,今始當復職也。高明司直,如世尚書僕射。前云郄為南門亭長,亭長恐即靈關之職,既以周撫代,故得轉司直。而郭長翔《靈語》亦云:郄公甚屈,為天門亭長。舊選常用州征二千石,未有三公作也,如此所以得速遷。劉慶孫,名輿,中山人,劉越石之兄也。才識辯贍,為東海王越長史,永嘉中病指疽而亡,年四十七,贈驃騎將軍,謚真侯也。

    何次道今在南宮承華臺中,已得受書,行至南嶽中。此人在世,施惠之功甚多,故早得返形。前荀公說何始得還朱火,今言已受書,則玄子所受後成在後耳。



    周伯仁近見用為西明公中都護。中都護,如世太傅之官也。坐選鄧攸不平,左降為中護。中護准少傅。周本司命帥,當得程遐代而遷此官也。鄧攸,字伯道,平陽襄陵人,仕晋為太子洗馬、吏部郎、河東太守,為石勒所沒。後得還江東,為吴郡太守、吏部尚書,自咸和元年病亡,贈光祿。攸從胡叛還時,乃棄其己兒,自擔亡弟之子來渡江,遂自無兒,絕後嗣,謝安歎曰:天道無知,令鄧伯道無兒。



    右辛玄子所言,說冥中事亦多矣。今粗書其贏者耳,不復一二具說。此記雖玄子所受,而雜有楊君之辭也。楊書不存,今有掾寫本耳。此紙後又被剪缺,恐事亦未必盡。



    夫至忠至孝之人,既終,皆受書為地下主者,一百四十年乃得受下仙之教,授以大道,從此漸進,得補仙官,一百四十年聽一試進也。此地下主者,亦即是洞中所記李更等者,非別鬼官復為主者也。一百四十年一進,便入第二等,給仙人使,乃得稍受道教耳。至孝者能感激鬼神,使百烏山獸巡其墳埏也。至忠者能公犯直心,精貫白日,或剖藏煞身,以激其君者也。比干今在戎山,李善今在少室,有得此變鍊者甚多,舉此二人為摽耳。比干剖心,可為至忠,至於孝子感靈者,亦復不少,而今止舉李善,如似不類。當李善之地,乃可涉忠而非孝迹也,恐以其能存李元後胤,使獲繼嗣,因此以成其孝功,所不論耳。若程嬰齊、孫杵臼,亦應在孝品矣。李善,字次遜,本南陽育陽李元家奴。漢建武中,元家人之死盡而巨富,唯盡一孤兒,名續祖,尚在孩抱。諸奴復共欲煞之,而分其才。善乃密負續祖逃瑕丘山中,哺養乳,乃為生計。至十歲餘,出告縣令鍾離意,意於是表薦,悉收其群奴煞之,而立續祖為家,光武拜善為太子舍人,後遷日南、九江太守。其事迹正是如此,而《鍾離傳》所說,少復有異耳。



    夫有上聖之德,既終,皆受三官書,為地下主者,一千年乃轉補三官之五帝,或為東西南北明公,以治鬼神,復一千四百年,乃得遊行太清,為九宮之中仙也。以年限言之,是聖德更不及忠孝也。計此終後凡二千四百年,乃得入仙階,益知前應是夏啟,非召公明矣。季子亡後,至晋興寧,始八百八十許,未滿千歲,不知那已為明公耶。鄧都中所記,都無頓說五帝者,恐此如北帝之例,復有五耶。所以後言英雄者,為五帝上相,而北帝有秦皇矣。又《蘇韶傳》云:揚雄、張衡等為五帝。揚、張既非上聖,爵位亦卑,不應得與炎帝為儔,復當或有小五帝,不論耳。揚、張之事,亦或不然也。



    夫有蕭邈之才,有絕衆之望,養其浩然,不營榮貴者,既終,受三官書為善爽之鬼,四百年乃得為地下主者,從此以進,以三百年為一階。此事是高士逸民之品也。從主者以去,是入仙階,不復為鬼官耳。



    夫有至貞至廉之才者,既終,受書為三官清鬼,二百八十年乃得為地下主者,從此以漸,得進補仙官,以二百八十年為一階耳。此格復是小勝高士,而年數倍於忠孝,故知忠孝貞廉,為行之�耳。



    夫至廉者,不食非己之食,不衣非己之布帛,王陽有似也。此目應以夷齊為摽,高士中亦多此例,而今乃舉王陽,當年淳德自然,非故為皎潔者也。王陽,先漢人也。



    夫至貞者,紛華不能散其正炁,萬乘不能激其名操也。男言之,務光之行有似矣。女言之,宋金漂女是也。貞者,非止不淫於色,亦是淡乎榮利也。務光辭揚讓,而負石投河。宋女,恐是子胥所逢浣紗於漂水之陽者,後既投金以報之,故謂之金漂。漂字或應作漂字耳。



    先世有功在三官,流逮後嗣,或易世鍊化,改氏更生者,此七世陰德,根葉相及也。既終,當遺腳一骨以歸三官,餘骨隨身而遷也。男留左,女留右,皆受書為地下主者,二百八十年乃得進受地仙之道矣。臨終之日,視其形如生人之肉,脫死之時,尸不強直,足指不青,手足不皺者,謂之先有德行,自然得尸解者也。此是先世有陰功密德,不拘於邇者,既非己身所辦,故以一骨酬副三官也。此骨恐是質形之骨,非神形之骨,既被遺落,當復重生之耳。火都論仙鬼中諸人,在世有剖腹刎頸,支體分裂死者,永自不關後形,其神先以離出,故今形可得而斃傷殘,初不斷神矣。而世或有見鬼身不全者,蓋是尸魄託骸者耳,非其大神本經之主也。尸解之說,復有多條,已抄記在第三篇中耳。



    右此五條,皆積行獲仙,不學而得,但為階級之難造,道用年歲耳,要自得度名方諸,不復承受三官之號令矣。此雖五條而有七事,事中復有輕重,非至志者亦不辦得此例也。今預在學道之品,微微小業,便可與之比肩,呪乃真妙者乎。由是言之,可不自督耳。



    諸有英雄之才,彌羅四海,誅暴整亂,拓平九州,建號帝王,臣妾四海者,既終,受書於三官四輔,或為五帝上相,或為四明公賓友,以助治百鬼,綜理死生者,此等自奉屬於三官,永無進仙之冀,坐煞伐積,酷害生死多故也。酆宮中諸人職皆是矣。疑荀或一人清秀整潔,非跋扈虐害,唯以謀謨智策佐魏武耳,乃得為賓友,與漢高等比位,恐當別有旨趣。凡在世有才識藝解,為一時所稱者,既沒,並即隨才受其職位,不必執其在生之小罪,先充諸考謫也。若過為非理,是所不論,若悠悠冗散,不辯異人者,罪無大小,悉當安之。#9

    秦始皇今為北帝上相,劉季今為南明公賓友,有其人甚多,略示其標的耳。此是舉建號帝王者之宗耳,北帝之有上相,亦當如四明之有賓友也。



    齊桓公今為三官都禁郎,主生死之簡錄。晉文公今為水官司命。其楚嚴公、趙簡子之徒數百人,今猶散息於三官府,未見任也。此等名位,自是三官之寮耳,無豫真仙家事矣。五霸亦一時之雄,齊桓、晋文處職並要。楚嚴公,即莊王也。簡子雖非霸限,亦擅命專制,所夢天帝使射熊之事,必是北帝之府矣。《劍經序》稱燕昭亦得仙。燕昭,六國時英主,遂不墮於三官,乃知鍊丹獨往,亦為殊拔也。從論忠孝已來,至此,並出掾寫。《劍經》中東卿司命所說,即是鬼神事,謹抄出繼此,以相證發。自三代已來,賢聖及英雄者為仙鬼中,不見殷湯、周公、孔子、闔聞、勾踐,春秋時諸卿相大夫,及伍子胥、孫武、白起、王蓊,下至韓信、項羽輩。或入仙品而仙家不顯之,如桀紂、王莽、董卓等,凶虐過甚,恐不得補職僚也。而異域有冒頓、跋頓、石塊#10、石勒諸驍傑,亦都不預及言之耳。



    真誥卷之十六竟



    #1『漢武末』當作『漢末』。

    #2『漢武』,疑當作『黃武』。

    #3『含』字下疑缺『字』字。

    #4『亡』字原誤作『十』。

    #5『陽』字當作『揚』。

    #6『平源』當作『平原』。

    #7『中懷將軍』,疑當作『中衛將軍』。

    #8『馮衛』,疑當作『馮懷』。

    #9『安之』,疑當作『案之』。

    #10『石塊』,當指鮮卑檀石槐。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