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二四氣調神大論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16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祿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四氣調神大論篇

    春三月,此謂發陳,

    春陽上升,氣潛發,能.生育庶物,陳其姿容,故日發陳也。謂春三月者,皆因節侯而命之。夏秋冬亦然。

    天地俱生,萬物以榮,

    天氣溫,地氣發,溫發相合,故萬物滋榮。

    夜外早起,廣步於庭,

    溫氣生,寒氣散。故夜跡早起,廣步於庭。

    被髮緩形,以使志生,

    法象也。春氣發生於萬物之首,故被髮緩形,以使志意發生也。

    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

    春氣發生,施無求報,故養生者,鈴順於時也。予,音與。

    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所謂因時之序也。

    然立春之節,初五日束風解凍,次五日墊蟲始振,後五日魚上冰。次雨水氣,初五日獺祭魚,次五日鴻雁來,後五日草木萌動。次仲春驚墊之節,初五日小桃華,○新校正云:詳小桃華《月令》作桃始華。○次五日倉庚嗚,後五日鷹化為鳩。次春分氣,初五日玄烏至,次五日雷乃發聲、芍藥榮,後五日始電。次季春清明之節,初五日桐始華,次五日田鼠化為駕、牡丹華,後五日虹始見。次穀雨氣,初五日萍始生,次五日嗚鳩拂其羽,後五日戴勝降於桑。几此六氣一十八候,皆春場布發生之令,故養生者叉饉奉天時也。○新校正云:詳芍藥榮、牡丹華今《月令》無。獺,多達切,駕音如,鶉也。

    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逆,謂反行秋令也。肝象木,王於春,故行秋令則肝氣傷。夏火王而木廢,故病生於夏。然四時之氣,春生夏長,逆春傷肝,故少氣以奉於夏長之令也。

    夏三月,此謂蕃秀,

    陽自春生,至夏洪盛,物生以長,故蕃秀也。蕃,茂也,盛也。秀,華也,美也。

    天地氣交,萬物華實,

    舉夏至也。《豚要精微論》曰: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由是則天地氣交也。然陽氣施化#2陰氣結成,成化相合,故萬物華實也。《陰陽應象大論》曰:陽化氣,陰成形。

    夜臥早起,無厭於日,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

    緩陽氣則物化,寬志意則氣泄,物化則華英成秀,氣泄則膚勝宣通。時令發陽,故所愛亦順陽而在外也。

    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

    立夏之節,初五日螻蟈嗚,次五日蚯蚓出,後五日赤箭生。○新校正云:按《月令》作王瓜生。○次小滿氣,初五日吳葵華,○新校正云:按《月令》作苦菜秀。○次五日靡草死,後五日小暑至。次仲夏芒種之節,初五日蟾螂生,次五日鴻始嗚,後五日反舌無聲。次夏至氣,初五日鹿角解,次五日蜩始嗚,後五日半夏生,木革榮。次季夏小暑之節,初五日溫風至,次五日蟋蟀居壁,後五日鷹乃學習。次大暑氣,初五日腐草化為螢,次五日土潤得暑,後五日大雨時行。几此六氣一十八候,皆夏氣揚蕃秀之令,故養生者鈴敬順天時也。○新校正:詳木革榮今《月令》無。鵑,古閱切,搏勞烏。

    逆之則傷心,秋為疚瘧,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逆,謂反行冬令也。疢疢,瘦之瘧也。心象火,王於夏,故行冬令,則心氣傷,秋金王,而火廢,故病發於秋,而為疢瘧也。然四時之氣,秋收冬藏,逆夏傷心,故少氣以奉於秋收之令也。冬水勝火,故重病於冬至之時也。療,音皆。

    秋三月,此謂容平,

    萬物夏長,華實已成,容狀至秋,平而定也。

    天氣以急,地氣以明,

    天氣以#3急,風聲切也。地氣以明,物色變也。

    早外早起,與鸚俱興,

    懼中寒露枚早外,欲使安寧故早起。

    使志安寧,以緩秋刑,

    志氣躁則不慎其動,不慎其動則助秋刑急,順殺伐生,故使志安寧緩秋刑也。

    收斂神氣,使秋氣平,

    神蕩則欲熾,欲熾則傷和氣,和氣#4既傷則秋氣不平調也,故收斂神氣使秋氣平也。

    無外其志,使肺氣清,

    亦順秋氣之收斂也。

    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

    立秋之節,初五日凍風至,次五日白露降,牌五日寒蟬嗎。次處暑氣,初五日鷹乃祭鳥,次五日天地始肅,後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二五日禾乃登。次仲秋白露之節,初五日肓#5風至,鴻雁來,次五日玄烏歸,後五日群鳥養羞。次秋分氣,初五日雷乃收聲,次五日墊蟲埋#6尸,景天華,後五日水始涸。次季秋寒露之節,初五日鴻雁來賓,次五日雀入大水為蛤,後五日菊有黃華。次霜降氣,初五日豺乃祭馱,次五日草木黃落,後五日螫蟲咸俯。几此六氣一十八候,皆秋氣正收斂之令,故養生者叉饉奉天時也。○新校正云:詳景天華三字,今《月令》無。埋,步回切。

    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

    逆,謂反行夏令也。肺象金,王於秋,故行夏令則氣傷,冬水王而金廢,故病發於冬。飧泄者,食不化而泄出也,逆秋傷肺,故少氣以奉於冬藏之令也。飧,音孫。

    冬三月,此謂閉藏,

    草木凋,勢蟲去,地戶閉塞,陽氣伏藏。

    水冰地坼,無擾乎陽,

    陽氣下沉,水冰地坼,故宜周密,不欲煩勞。擾,謂煩也,勞也。

    早臥晚起,必待日光,

    避於寒也。

    使志若伏若匪#7,

    今詳匪字當作匿。

    若有私意,若已有得,

    皆謂不欲妄出於外,觸冒寒氣也。故下文云:

    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亟奪,

    去寒就溫,言居深室也。《靈樞經》曰:冬日在骨,墊蟲周密,君子居室。無泄皮膚,謂勿汗也。汗則陽氣發泄,陽氣發泄則數為寒氣所迫奪之。亟,數也。亟,去吏切。

    此冬氣之應,養藏之道也。

    立冬之節,初五日水始冰,次五日地始凍,後五日雉入大水為蜃。次小雪氣,初五日虹藏不見,次五日天氣上騰,地氣下降,後五日閉塞而成冬。次仲冬大雪之節,初五日冰益壯,地始坼,賜烏不.嗚,次五日虎始交,後五日芸始生,荔挺出。次冬至氣,初五日蚯蚓結,次五日麋角解,後五日水泉動。次季冬小寒之節,初五日雁北鄉,次五日驚烏厲疾,後五日水澤腹堅。几此六氣一十八候,皆冬氣正養藏之令,故養生者叉饉奉天時也。荔,音利。挺,大頂切。鄉,音向。

    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奉生者少。

    逆,謂反行夏令也。腎象水,王於冬,故行夏#8令則腎氣傷,春木王而水廢,故病發於春也。逆冬傷腎,故少氣以奉於春生之令也。

    天氣,清靜#9光明者也,

    言天明不竭,以清靜故政之人壽延長,亦由順動而得,故言天氣以示於人也。

    藏德不止,

    新校正云:按別本止一作上。

    故不下也。

    四時成序,七曜周行,天不形言,是藏德也。德隱則應用不屈,故不下也。《老子》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也。言天至尊高,德猶見隱也,況全生之道,而不順天乎?

    天明則日月不明,邪害空竅。

    天所以藏德者,為其欲隱大明,故大明見則小明滅。故大明之德,不可不藏,天若自明,則日月之明隱矣。所諭者何?言人之真氣亦不可泄露,當清靜法道,以保天真。苟離於道,則虛邪入於空竅。空,音孔。

    陽氣者閉塞,地氣者冒明,

    陽謂天氣,亦風熱也。地氣謂濕,亦云霧也。風熱之害人,則九竅閉塞;露#10濕之為病,則掩翳精明,取類者,在天則日月不光,在人則兩目藏曜也。《靈樞經》曰:天有日月,人有眼目。《易》曰:喪明於易。豈非失養生之道耶?

    雲霧不精,則上應白露不下,

    霧者雲之類,露者雨之類。夫陽盛則地不上應,陰虛則天不下交,故雲霧不化精微之氣,上應於天,而為白露不下之答矣。《陰陽應象大論》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明二氣交合,乃成四雨露。《方盛衰論》曰:至陰虛,天氣絕,至陽盛,地氣不足。明氣.不相召,亦不能交合也。

    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不施則名木多死。

    夫雲霧不化其精微,雨露不沾於原澤,是為天氣不降,地氣不騰,變化之道既虧,生育之源斯泯,故萬物之命,無察而生,然其死者,則名木先應,故云名木多死也。名,謂名果珍木。表,謂表陳其狀也。《易·繫辭》曰:天地綑縊,萬物化醇。然不表交通,則為否也。《易》曰:天地不交,否。否,部鄙切。

    惡氣不發,風雨不節,白露不下,則蒐槁不榮。

    惡,謂害氣也。發,謂發散#11也。節,謂節度也。蒐,謂蘊積也。槁,謂枯槁也。言害氣伏藏而不散發,風雨無度,折傷復多,槁物蘊積,春不榮也。豈惟其物獨遇是而有之哉。人離於道,亦有之矣。

    賊風數至,暴雨數起,天地四時不相保,與道相失,則未央絕滅。

    不順四時之和,數犯八風之害,與道相失,則天真之氣,未期久遠而致滅亡。央,久也,遠也。

    唯聖人從之,故身無奇病,萬物不失,生氣不竭。

    道非#12遠於人,人心遠於道,惟聖人心合於道,故壽命無窮。從,猶順也,謂順四時之令也。然四時之令,不可逆之,逆之則五臟內傷而他疾起。

    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

    生,謂動出也。陽氣不出,內鬱於肝,則肝氣混揉,變而傷矣。

    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心氣內洞。

    長,謂外茂也。洞,謂中空也。陽不外茂,內薄於心,燠熱內消,故心中空也。燠,音欲。

    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滿。

    收,謂收斂。焦,謂上焦也。太陰行氣主化上焦,故肺氣不收,上焦滿也。○新校正云:按焦滿全元起本作進滿,《甲乙》、《太素》作焦滿。

    逆冬氣,則少陰不藏,腎氣獨沉。

    沉,謂況伏也。少陰之氣內通於腎,故少陰不伏,腎氣獨沉。○新校正云:詳獨況《太素》作沉獨。

    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

    時序運行,陰陽變化,天地合氣,生育萬物,故萬物之根,悉歸於此。

    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

    陽氣根於陰,陰氣根於陽,無陰則陽無以生,無陽則陰無以化,全陰則陽氣不極,全陽則陰氣不窮。春食凍,夏食寒,以養於陽;秋食溫,冬食熱,以養於陰。滋苗者,爻固其根;伐下者,鈴桔其上。故以斯調節,從順其根。二氣常存,蓋由根固,百刻曉暮,食亦宜然。

    故與萬物沉浮於生長之門。

    聖人所以身無奇病,生氣不竭者,以順其根也。

    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

    是則失四時陰陽之道也。

    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謂得道。

    謂得養生之道。苛者,重也。

    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

    聖人心合於道,故勤而行之。愚者性守於迷,故佩服而已。《老子》曰: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得之,同於德者,德亦得之,同於失者,失亦得之,愚者未同於道德,則可謂失道者也。

    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反順為逆,是謂內格,

    格,拒也。謂內性格拒於天道也。

    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

    知之至也。

    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兵,不亦晚乎!

    知不及時也。備禦虛邪,事符握虎,噬而後藥,雖悔何為。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竟

    #1能:顧本作『散』,屬上讀。

    #2化:原作『合』,據顧本改。

    #3以:原作『已』,據顧本改。

    #4和氣:此二字原脫,據顧本補。

    #5肓:顧本作『盲』。

    #6埋:顧本作『坏』。

    #7匪:顧本作『匿』,無下『今詳匪字當作匿』七字。

    #8夏:原作『下』,據顧本改。

    #9靜:顧本作『序』。下同。

    #10露:顧本作『霧』。

    #11發散:顧本作『散發』。

    #12非:原作『心』,據顧本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