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三生氣通天論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17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三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祿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生氣通天論篇

    黃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於陰陽。天地之問,六合之內,其氣九州九竅、五藏、十二節,皆通乎天氣。

    六合,謂四方上下也。九州,謂冀兗青徐楊荊豫梁雍也。外布九州而內應九竅,故云九州九竅也。五藏,謂五神藏也。五神藏者,肝藏魂,心藏神,脾藏意,肺藏魄,腎藏志,而此成形矣。十二節者十二氣也,天之十二節氣,人之十二經脈而外應之,咸同天紀,故云皆通乎天氣也。十二經豚者,謂手三陰三陽足三陰三陽也。○

    新校正云:詳通天者生之本,《六節藏象》注甚詳。又按:鄭康成云:九竅者,謂陽竅七,陰竅二也。

    其生五,其氣三,數犯此者,則邪氣傷人,此壽命之本也。

    言人生之所運為,則內依五氣以立,然其鎮塞天地之內,則氣應三元以成。三,謂天氣、地氣、運氣也。犯,謂邪氣觸犯於生氣也。邪氣數犯,則生氣傾危,故寶養天真,以為壽命之本也。庚桑楚曰:聖人之制萬物也,以全其天,天全則神全矣。《靈樞經》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饉養。此之謂也。

    蒼天之氣,清靜#1則志意治,順之則陽氣固,

    春為蒼天,發生之主也。陽氣者,天氣也。《陰陽應象大論》曰:清陽為天。則其義也。本天全神全之理,全則形亦全矣。

    雖有賊邪,弗能害也,此因時之序。

    以因天四時之氣序,故賊邪之氣不能害也。

    故聖人傳精神,服天氣,而通神明。

    夫精神可傳,惟聖人得道者乃能爾。久服天真之氣,則妙用自通於神明也。

    失之則內閉九竅,外壅肌肉,衛氣散解,

    失,謂逆蒼天清冷之理也。然衛氣者,合天之陽氣也。上篇曰:陽氣者閉塞。謂陽氣之病人,則竅寫閉塞也。《靈樞經》曰:衛氣者,所以溫分肉而充皮膚,肥勝理而司開闔。故失其度則內閉九竅,外壅肌肉,以衛不營運,故言散解也。分,上聲。

    此謂自傷,氣之削也。

    夫逆蒼天之氣,違清靜之理,使正真之氣如削去之者,非天降之,人自為之爾。

    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則#2折壽而不彰,

    此明前陽氣之用也。諭人之有陽,若天之有日,天失其所,則日不明,人失其所,則陽不固,日不明則天暗暝昧,陽不固則人壽夭折。

    故天運當以日光明。

    言人#3之生,固宜藉其陽氣也。

    是故陽因而上,衛外者也。

    此所以明陽氣運行之部分,輔衛人身之正甩也。

    因於寒,欲如運樞,起居如驚,神氣乃浮。

    欲如運樞,謂內動也。起居如驚,謂暴卒也。言因天之寒,當深居周密,如樞紐之內動;不當煩擾筋骨,使陽氣發泄於皮膚,而傷於寒毒也。若起居暴卒,馳騁荒佚,則神氣浮越,無所緩#4寧矣。《豚要精微論》曰:冬日在骨,墊蟲周密,君子居室。《四氣調神大論》曰:冬三月,此謂閉藏,水冰地坼,無擾乎陽。又曰: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己有得,去寒就溫,無泄皮膚,使氣亟奪。此之謂也。○

    新校正云:全元起本作連樞。元起云:陽氣定如連樞者,動繫也。卒,倉沒切。佚,音逸。

    因於暑,汗,煩則喘喝,靜則多言,

    此則不能靜慎,傷於寒毒,至夏而變暑病也。煩,謂煩躁,靜,謂安靜,喝,謂大呵出聲也。言病因於暑,則當汗泄。不為發表,邪熱內攻,中外俱熱,故煩躁、喘、數大呵而出其聲也。若不煩躁,內熱外凍,瘀熱攻中。故多言而不次也。喝,一為嗚。躁,則到切。暍,呼葛切。瘀,依倨切。

    體若墦炭,汗出而散。

    此重明可汗之理也。然#5

    體若#6繙炭之炎熱者,何以救之,叉以汗出,乃熱氣施散。墦一為躁,非也。

    因於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經短,小筋弛長,換短為拘,弛長為痿。

    表熱為病,當汗泄之。反濕其首,若濕物裹之,望除其熱。熱氣不釋,兼濕內攻,大筋受熱則縮而短,小筋得濕則引而長,縮短故拘孿而不伸,引長故痿弱而無力。弛,引也。攘,汝陽切,除也。鍥,音軟,縮也。痿,於危切,弱也。

    因於氣,為腫,四維相代,陽氣乃竭。

    素常氣疾,濕熱加之,氣濕熱爭,故為腫也。然邪氣漸盛,正氣浸微,筋骨血肉互相代負,故云四維相代也。致邪代正,氣不宣通,衛無所從,便至衰竭,故言陽氣乃竭也。衛者,陽氣也。

    陽氣者,煩勞則張,精絕,辟積於夏,使人煎厥。

    此又誡起居暴卒,煩擾陽和也。然煩擾陽和,勞疲筋骨,動傷神氣,耗竭天真,則筋脈

    脹,精氣竭絕,既傷腎氣又損膀胱,故當於夏時,使人煎厥。以煎迫而氣逆,因畎煎厥為名。厥,謂氣逆也。煎厥之狀,當如下說。○

    新校正云:按《脈解》云:所謂少氣善怒者,陽氣不治,陽氣不治,則陽氣不得出,肝氣當治而未得,故善怒,善怒者,名日煎厥。

    目盲不可以視,耳閉不可以聽,潰潰乎若壞都,汨汨乎不可止。

    既且傷腎,又竭膀胱,腎經內屬於耳中,膀胱豚生於目�,故目盲所視,耳閉厥聽,大矣哉,斯乃房之息也。既盲目視,又閉耳聰,則志意心神,筋骨腸胃,漬漬乎若壞都#7,汨汨乎煩問而不可止也。汨,古沒切。�在計切。

    陽氣者,大怒則形氣絕,而血莞於上,使人薄厥。

    此又誡喜怒不節,過用病生也。然怒則傷腎,甚則氣絕,大怒則氣逆而陽不下行,陽逆故血積於心胸之內矣。上,謂心胸也。然陰陽相薄,氣血奔并,因薄厥生,故名薄厥。《舉痛論》曰:怒則氣逆,甚則嘔血。《靈樞經》曰:盛怒而不止則傷志。《陰陽應象大論》曰:喜怒傷氣。由此則怒甚氣逆,血積於心胸之內矣。菀,積也。并,去聲。

    有傷於筋,蹤,其若不容。

    怒而過用,氣或迫筋,筋絡內傷,機關縱緩,形容痿廢,若不維持。

    汗出偏沮,使人偏枯。

    夫人之身,常偏汗出而潤濕者,久久偏桔,半身不隨。○新校正云:按沮《千金》作祖,全元起本作�。沮,子魚切,潤也。

    汗出見濕,乃生痤痱。

    陽氣發泄,寒冰制之,熱怫內餘,鬱於皮裹。甚為痤癤,微作痱瘡。痱,風癮也。痤,昨和切。痱,方味切。怫.符弗切。

    高梁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

    高,膏也。梁,粱也。不忍之人,汗出淋洗,則結為痤痱;膏粱之人,內多滯熱,皮厚肉密,故內變為丁矣。外濕既侵,中熱相感,如持虛器,受此邪毒,故日受如持虛,所以丁生於足者,四支為諸陽之本也。以其甚費於下,邪毒襲虛故爾。○

    新校正云:按丁生之處,不常於足,蓋謂膏梁之變,饒生大丁,非偏著足也。

    勞汗當風,寒薄為齇,鬱乃痤。

    時月寒涼,形勞汗發,凄風外薄,膚腠居寒,脂液遂凝,蓄於玄府,依空滲涸,齇刺長於皮中,形如米,或如針,久者上黑長分餘,色白黃而瘛#8於玄府中,俗曰粉刺,解表已。玄府,謂汗空也。痤,謂色赤膜憤。內蘊血膿,形小而大如酸棗,或如按豆,此皆陽氣內鬱所為,待更攻之,大甚爇出之。齇,織加切。蓄,許竹切。德,尺制切。爇,而劣切。

    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

    此又明陽氣之運養也。然陽氣者,內化精微,養於神氣;外為柔更,以固於筋,動靜失宜,則生諸疾。

    開闔不得,寒氣從之,乃生大樓。

    開,謂皮勝發泄。闔,謂玄府閉封。然開闔失宜,為寒所襲,內深筋器,結固虛寒,則筋絡拘經,形容償俯矣。《靈樞經》曰:寒則筋急。此其類也。悽,力主切。

    陷脈為瘓,留連肉勝。

    陷豚,謂寒氣陷缺其豚也。積寒留、舍,經血稽凝,久瘀內攻,結於肉里,故發為瘍瘓,肉勝相連。瘓,力鬥切,癱瘓。

    俞氣化薄,傳為善畏,及為驚駭。

    言若寒中於背俞之氣,變化入深而薄於藏府者,則善為恐畏,及發為驚駭也。俞,音庶。

    營氣不從,逆於肉理,乃生癱腫。

    營逆則血鬱,血鬱則熱聚為膿,故為癱腫也。《正理論》云:熱之所過,則為癱腫。

    魄汗未盡,形弱而氣爍,穴俞以閉,發為風瘧。

    汗出未止,形弱氣消,風寒薄之,穴俞隨閉,熱藏不出,以至於秋,秋陽復收,兩熱相合,故令振慄,寒熱相移,以所起為風,故名風瘧也。《金匱真言論》曰: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風瘧。蓋論從風而為是也。故下文曰:

    故風者,百病之始也,清靜則肉勝閉拒,雖有大風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時之序也。

    夫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不妄作勞,是為清靜。以其清靜,故能肉勝閉,皮膚密,真正內拒,虛邪不侵。然大風苛毒,不鈴常求於人,蓋由人之冒犯爾。故清靜則肉勝閉,陽氣拒,大風苛毒,弗能害之。清靜者,謂因循四時氣序養生調節之宜,不妄作勞,起居有度,則生氣不竭,永保康寧。

    故病久則傳化,上下不并,良醫弗為。

    并謂氣交通也。然病之深久,變化相傳,上下不通,陰陽否隔,雖醫良法妙,亦何以為之!.《陰陽應象大論》曰:夫善用針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若是氣相格拒,故良醫弗可為也。否,塞也。

    故陽畜積病死,而陽氣當隔,隔者當寫,不亟正治,粗乃敗之。

    言三陽蓄積,怫結不通,不急寫之,亦病而死。何者?蓄積不已,亦上下不并矣。何以驗之?隔塞不便,則其證也。若不急寫,粗工輕侮,鈴見敗亡也。《陰陽別論》曰:三陽結謂之隔。又曰:剛與剛,陽氣破散,陰氣乃消亡。淳則剛柔不和,經氣乃絕。潭,奴教切。下并同。

    故陽氣者,一日而主外,

    晝則陽氣在外,周身行二十五度。《靈樞經》曰:目開則氣上行於頭。衛氣行於陽二十五度也。

    平日一人氣生,日中而陽氣隆,日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

    隆,猶高也,盛也。夫氣之有者,皆自少而之壯,積暖以成炎,炎極又涼,物之理也。故陽氣平曉生,日中盛,日西而已喊虛也。氣門,謂玄府也,所以發泄經脈營衛之氣,故謂之氣門也。

    是故暮而收拒,無擾筋骨,無見霧露,反此三時,形乃困薄。

    皆所以順陽氣也。陽出則出,陽藏則藏,暮陽氣衰,內行陰分,故宜收斂以拒虛邪。擾筋骨則逆陽精耗,見霧露則寒濕具侵,故順此三時,乃天真久遠也。

    岐伯曰:

    新校正云:詳篇首云帝日,此岐伯日,非相對問也。

    陰者,藏精而起亟也;陽者,衛外而為固也。

    言在人之用也。亟,數也。

    陰不勝其陽,則脈流薄疾,并乃狂;

    薄疾,謂極虛而急數也。并,謂盛實也。狂,謂狂走或妄攀登也。陽并於四支則狂。《陽明詠解》曰:四支者,諸陽之本也。陽盛則四支實,實則能登高而歌,熱盛於身,故棄衣欲走也。夫如是者也。皆為陰不勝其陽也。

    陽不勝其,陰則五藏氣爭,九竅不通。

    九竅者,內屬於藏,外設為官,故五藏氣爭,則九竅不通也。言九竅,謂前陰後陰不通,兼言上七竅也。若兼則目為肝之官,鼻為肺之官,口為脾之官,耳為腎之官,耳為腎之官,舌為心之官,舌非通竅也。《金匱真言論》曰: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故也。

    是以聖人陳陰陽,筋脈和同,骨髓堅固,氣血皆從。

    從,順也。言循陰陽法,近養生道,則筋脈骨髓,各得其宜,故氣血皆能順時和氣也。

    如是則內外調和明,邪不能害,耳目聰明,氣立如故。

    邪氣不剋,故真氣獨立而如常。若失聖人之道,則致疾於身,故下文引曰:

    風客淫氣,精乃亡,邪傷肝也。

    自此已下四科,并謂失聖人之道也。風氣應肝,故風淫精亡,則傷肝也。《陰陽應象大論》曰:風氣通於肝也。風薄則熱起,熱盛則水乾,水乾則腎氣不營,故精乃無也。亡,無也。○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云,淫氣者,陰陽之亂氣,因其相亂,而風客之則傷精,傷精則邪入於肝也。

    因而飽食,筋脈橫解,腸僻為痔。

    甚飽則腸胃橫滿,腸胃滿則筋脈解而不屬,故腸辨而為痔也。《痺論》曰: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此傷之信也。僻,普擊切。

    因而大飲,則氣逆。

    飲多則肺布葉舉,故氣逆而上奔也。

    因而強力,腎氣乃傷,高骨乃壞。

    強力,謂強力入房也。高骨,謂腰高之骨也。然強力入房則精耗,精耗則腎傷,腎傷則髓氣內枯,故高骨壞而不用也。聖人交會,則不如此,當如下句云:

    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

    陰陽交會之要者,正在於陽氣閉密而不妄泄爾。密不妄泄,乃生氣強固而能久長,此聖人之道也。

    兩者不和,若春無秋,若冬無夏,

    兩,謂陰陽。和,謂和合,則交會也。若,如也。言絕陰陽和合之道者,如天四時有春無秋,有冬無夏也。所以然者,絕廢於生成也。故聖人不絕和合之道,但貴於閉密以守固,天真法也。

    因而和之,是謂聖度。

    因陽氣盛發,中外相應,賈勇有餘乃相交合,則聖.人交會之制度也。

    故陽強不能密,陰氣乃絕,

    陽自強而不能閉密,則陰泄寫而精氣竭絕矣。

    陰平陽秘,精神乃治,

    陰氣和平,陽氣閉密,則精神之用,日益治也。

    陰陽離決,精氣乃絕。

    若陰不和平,陽不閉密,強用施寫,損耗天真,二氣分離,經絡次憊,則精氣不化,乃絕流通也。

    因於露風,乃生寒熱。

    因於露體,觸冒風邪,風氣外侵,陽氣內拒,風陽相薄,故寒熱生。

    是以春傷於風,邪氣留連,乃為洞泄。

    風氣通肝;春肝木王,木勝脾土,故洞泄生也。○

    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大論》曰:春傷於風,夏生飧泄。

    夏傷於暑,秋為疚瘧。

    夏熱已甚,秋陽復收,陽熱相攻,則為疢瘧。疢,老也,亦曰瘦也。

    秋傷於濕,上逆而咳,

    濕,謂地濕氣也。秋濕既勝,冬水復王,水來乘肺,故咳逆病生。○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大論》云:秋傷於濕,冬生咳嗽。

    發為痿厥。

    濕氣內攻於藏府則咳逆,外散於筋脈則痿弱也。《陰陽應象大論》曰:地之濕氣,感則害皮肉筋豚。故濕氣之資,發為痿厥。厥,謂逆氣也。

    冬傷於寒,春必溫病。

    冬寒且凝,春陽氣發,寒不為釋,陽怫於中,寒怫相持,故為溫病。○新校正云:按此與《陰陽應象大論》重,彼注甚詳。

    四時之氣,更傷五藏。

    寒暑溫涼,遞相勝負,故四時之氣,更傷五藏之和也。

    陰之所生,本在五味,陰之五宮,傷在五味。

    所謂陰者,五神藏也。官者,五神之合也。言五神#11

    所生,本資於五味,五味宣化,各奏於本官,雖因五味以生,亦因五味以損,正為好而過節,乃見傷也。故下文曰:

    是故味過於酸,肝氣以津,脾氣乃絕。

    酸多食之令人瘡,小便不利,則肝多津液,津液內溢則肝葉舉,肝葉舉則脾經之氣絕而不行,何者?木制土也。

    味過於鹹,大骨氣勞,短肌,心氣抑。

    鹹多食之,令人肌膚縮短,又令心氣抑滯而不行,何者?鹹走血也。大骨氣勞,鹹歸腎也。

    味過於甘,心氣喘滿,色黑,腎氣不衡。

    甘多食之,令人心問。甘性滯緩,故令氣喘滿而腎不平,何者?土抑水也。衡,平也。

    味過於苦,脾氣不濡,胃氣乃厚。

    苦性堅燥,又養脾胃,故脾氣不濡,胃氣強厚。

    味過於辛,筋脈沮弛,精神乃央。

    沮,潤也。弛,緩也。央,久也。辛性潤澤,散養於筋,故令筋緩豚潤,精神長久。何者?辛補肝也。《曰:藏氣法時論》曰:曰: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曰:新校正云:按此論味過所傷,難作精神長久之解,央乃殃也。古文通用,如膏粱之作高梁、草滋之作草玆之類,蓋古文簡略,字多假借用者。

    是故謹和五味,骨正筋柔,氣血以流,勝理以密,如是則氣骨#12以精。謹道如法,長有天命。

    是所謂修養天真之至道也。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三竟

    #1靜:顧本作『序』曰:,下仿此。

    #2曰:則:原脫,據顧本補。

    #3曰:人:原作『曰:火』曰:,據顧本改。

    #4緩:顧本作『曰:綏』曰:。

    #5曰:然:顯本作『曰:為』曰:。

    #6曰:若:原脫,據顱本補。

    #7曰:都:原脫,據顧本補。

    #8曰:癒:顧本作『瘦』曰:。

    #9聖:原脫,據頗本補。

    #10曰:肝:原作『汗』曰:,據顧本改。

    #11神:顧本作『曰:藏』。

    #12氣骨:顧本作『曰:骨氣』曰:。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