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十九八正神明論篇離合真邪論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33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十九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祿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八正神明論篇



    黃帝問曰:用針之服,必有法則焉,今何法何則?

    服,事也。法,象也。則,準也,約也。



    岐伯對曰:法天則地,合以天光。

    謂合日月星辰之行度。

    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

    侯日月者,謂侯日之寒溫,月之空滿也。星辰者,謂先知二十八宿之分,應水漏刻者也。略而言之,常以日加之於宿上,則知人氣在太陽否,日行一舍,人氣在三陽與陰分矣。細而言之,從房至畢十四宿,水下五十刻,半日之度也。從勗至心亦十四宿,水下五十刻,終日之度也。是故從房至畢者為陽,從勗至心者為陰,陽主晝,陰主夜也。几日行一舍,故水下三刻與七分刻之四也。《靈樞經》曰:水下一刻,人氣在太陽;水下二刻,人氣在少陽;水下三刻,人氣在陽明;水下四刻,人氣在陰分。水下不止,氣行亦爾。又曰:日行一舍,人氣行於身一周與十分身之八;日行二合,人氣行於身三周與十分身之六;日行三舍,人氣行於身五周與十分身之四;日行四舍,人氣行於身七周與十分身之二;日行五舍,人氣行於身九周。然日行二十八舍,人氣亦行於身五十周與十分身之四。由是故必候日月星辰也。四時八正之氣者,謂四時正氣八節之風來朝於太一者也。饉候其氣之所在而刺之。氣定乃刺之者,謂八節之風氣靜定,乃可以刺經脈,調虛實也。故《曆忌》云:八節前後薑各五日,不可刺灸,凶。是則謂氣未定,故不可刺灸也。○新校正云:按八節風朝太一,具《天元玉冊》中。



    是故天溫日明,則人血淳液而衛氣浮,故血易寫,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沉。

    泣,謂如水中居雪也。悼,奴教切,多也。

    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臧,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是以天寒無刺,

    血凝泣而衛氣沉也。

    天溫無凝。

    血淳液而氣易行也。

    月生無寫,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

    謂得天時也。

    因天之序,盛虛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

    候日遷移,定氣所在,南面正立,待氣至而調之也。

    故日月生而寫,是謂藏虛;

    血氣弱也。○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藏作咸#1,藏當作喊。

    月滿而補,血氣揚溢,絡有留血,命日重實;

    絡亦#2為經,誤。血氣盛也。留一為流,非也。

    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沉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氣失紀,故淫邪起。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

    制,謂制度。定#3星辰則可知日月行之制度矣。略而言之,周天二十八宿三十六分,人氣行一周天,几一千八分。周身十六丈二尺,以應二十八宿。合漏水百刻,都行八百一十丈,以分晝夜也。故人十息,氣行六尺,日行二分。二百七十息,氣行十六丈二尺,一周於身,水下二刻,日行二十分。五百四十息,氣行再周於身,水下四刻,日行四十分。二千七百息,氣行十周於身,水下二十刻,日行五宿二十分。一萬三千五百息,氣行五十周於身,水下百刻,日行二十八宿也。細而言之,則常以一十周加之一分又十分分之六,乃奇分盡矣。是故星辰所以制日月之行度也。○新校正云:詳周天二十八宿至日行二十八宿也,本《靈樞經》文。今具《甲乙經》中。

    八正者,所以候八風之虛邪以時至者也。

    八正,謂八節之正氣也。八風者,束方嬰兄風,南方大弱風,西方剛風,北方大剛風,束北方凶風,束南方弱風,西南方謀風,西北方折風也。虛邪,謂乘人之虛而為病者也。以時至,謂天應太一移居,以八節之前後,風朝中官而至者也。○新校正云:詳太一移居、風朝中官,義具《天元玉冊》。

    四時者,所以分春秋冬夏之氣所在,以時調之也,八正之虛邪,而避之勿犯也。

    四時之氣所在者,謂春氣在經豚,夏氣在孫絡,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也。然觸冒虛邪,動傷真氣,避而勿犯,乃不病焉。《靈樞經》曰:聖人避邪,如避矢石。蓋以其能傷真氣也。

    以身之虛,而逢天之虛,兩虛相感,其氣至骨,入則傷五藏,

    以虛感虛,同氣而相應也。

    工候救之,弗能傷也。

    候之#4而止,故弗能傷之。救,止也。

    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人忌於天,故云天忌,犯之則病,故不可不知也。

    帝曰:善。其法星辰者,余聞之矣,願聞法往古者。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針經》也。驗於來今者,先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以候氣之浮沉,而調之於身,觀其立有驗也。

    侯氣不差,故立有驗也。

    觀其冥冥者,言形氣榮衛之不形於外,而工獨知之,

    明前篇靜意視義,觀適之變,是謂冥冥,莫知其形也。雖形氣榮衛不形見於外,而工以心神明悟,獨得知其衰盛焉,善惡悉可明之。○新校正云:按前篇乃《寶命全形論》。

    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沉,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於外,故日觀於冥冥焉。

    工所以常先見者,何哉?以守法而神通明也。

    通於無窮者,可以傳於後世也,是故工之所以異也。

    法著故可傳後世,後世不絕則應用通於無窮矣。以獨見知,故工所以異於人也。

    然而不形見於外,故俱不能見也。

    工異於粗者,以粗俱不能見也。

    視之無形,嘗之無味,故謂冥冥,若神髻貴。

    言形氣榮衛不形於外,以不可見,故視無形,嘗無味。伏如橫弩,起如發機,窈窈冥冥,莫知元主,謂如神運髡鬃焉。若,如也。髻,音仿。霏,音弗。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

    八正之虛邪,謂八節之虛邪也。以從虛之鄉來,襲虛而入為病,故謂之八正虛邪。

    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勝理開,逢一虛風,其中人也微,故莫知其情,莫見其形。

    正邪者,不從虛之鄉來也。以中人微,故莫知其情意,莫見其形狀。

    上工救其萌牙,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氣,盡調不敗而救之,故日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敗。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因病而敗之也。

    義備《離合真邪論》中。

    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日守其門戶焉,莫知其情而見邪形也。

    三部九候為候邪之門戶也。守門戶,故見邪形。以中人微,故莫知其情狀也。

    帝曰:余聞補寫,未得其意。岐伯曰:寫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針,乃復候其方吸而轉針,乃復候其方呼而徐引針,故日寫必用方,其氣而行焉。

    方猶正也。寫邪氣出,則真氣流行矣。

    補必用員,員者行也,行責移也,

    行,謂宣不行之氣,令必宣行。移,謂移未復之脈,俾其平復。

    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針也。

    針入至血,謂之中榮。

    故員與方,非針也。

    所言方員者,非謂針形,正謂行移之義也。

    故養神者,必知形之肥瘦,榮衛血氣盛衰。血氣#5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

    神安則壽延,神去則形弊,故不可不謹養也。

    帝曰:妙乎哉論也!合人形於陰陽四,虛實之應,冥冥之斯,其非夫子孰能通之。然夫子數言形與神,何謂神?何謂形?願卒聞之。

    神,謂神智通悟。形,形乎形,謂形診可觀。



    岐伯曰:請言形,形乎形,目冥冥,問其所病,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作捫其所痛,義亦通。

    索之於經,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情,故日形。

    外隱其無形,故目冥冥而不見,內藏其有象,故以診而可索於經也。慧'然在前,按之不得,言三部九候之中,卒然逢之,不可為之期準也。《離合真邪論》曰:在陰與陽,不可為度,從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此其義也。

    帝曰:何謂神?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曰神。

    耳不聞,言神用之微密也。目明心開而志先者,言心之通如昏昧開卷,目之見如氣#6翳闢明,神雖內融,志已先往矣。慧然,謂清爽也。悟,猶了達也。慧然獨悟,口弗能言者,謂心中清爽而了達,口不能宣吐以寫心也。俱視獨見,適若昏者,嘆見之異速也,言與眾俱視,我忽獨見,適猶若昏昧爾。既獨見了心,眼昭然獨能明察,若雲#7隨風巷,日麗天明,至哉神乎!.妙用如是,不可得而言也。

    三部九候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必存也。

    以三部九侯經豚為之本原,則可通神悟之妙用,若以九針之論棄議,則其旨惟博#8,其知彌遠矣。故日三部九侯為之原,九針之論不叉存也。



    離合真邪論篇

    黃帝問曰:余聞九針九篇,夫子乃因而九之,九九八十一篇,余盡通其意矣。經言氣之盛衰,左右傾移,以上調下,以左調右,有餘不足,補寫於榮輸,余知之矣。此皆榮衛之傾移,虛實之所生,非邪氣從外入於經也。余願聞邪氣之在經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岐伯對曰:夫聖人之起度數,必應於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經水,人有經脈。

    宿,謂二十八宿。度,謂天之三百六十五度也。經水者,謂海水、涇#9水、渭水、湖水、沔水、汝水、江水、淮水、漯水、河水、漳水、濟水也。以其內合經脈,故名之經水焉。經脈者,謂手足三陰三陽之豚。所以言者,以內外參合,人氣應通,故言之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云:足陽明外合於海水,內屬於胃;足太陽外合於涇水,內屬膀胱;足少陽外合於渭水,內屬於膽;足太陰外合於湖水,內屬於脾;足厥陰外合於沔水,內屬於肝;足少陰外合於汝水,內屬於腎;手陽明外合於江水,內屬於大腸;手太陽外合於淮水,內屬於小腸;手少陽外合於漯水,內屬於三焦;手太陰外合於河水,內屬於肺;手心主外合於漳水,內屬於心包;手少陰外合於濟水,內屬於心。

    天地溫和,則經水安靜;天寒地凍,則經水凝泣;天暑地熱,則經水沸溢;卒風暴起,則經水波涌而隴起。

    人#10經豚亦應之。

    夫邪之入於脈也,寒則血凝泣,暑則氣淳澤,虛邪因而入客,亦如經水之得風也,經之動脈,其至也亦時隴起,其行於脈中循循然,

    循循然,順動貌。言隨順經脈之動息,因循呼吸之往來,但形狀或異耳。循循一為輯輯。輯,救倫切。

    其至寸口中手也,時大時小,大則邪至,小則平,其行無常處,

    大,謂大常平之形診。小者,非細小之謂也,以其比大,則謂之小,若無大以比,則自是平常之經氣耳。然邪氣者,因其陰氣則入陰經,因其陽氣則入陽脈,故其行無常處也。

    在陰與陽,不可為度,

    以隨經脈之流運也。

    從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

    逢,謂逢遇。遏,謂遏絕。三部之中,九候之位,卒然逢遇,當按而止之,即而寫之,逕路既絕,則大邪之氣無能為也。所謂寫者,如下文云:

    吸則內針,無令氣性,靜以久留,無令邪布,吸則轉針,以得氣為故,候呼引針,呼盡乃去,大氣皆出,故命日寫。

    按經之旨,先補真氣,乃寫其邪也。何以言之?下文補法,呼盡內針,靜以久留。此段寫法,吸則內針,又靜以久留。然呼盡則次其吸,吸至則不兼呼,內針之候既同,久留之理復一,則先補之義,昭然可知。《針經》云:寫日迎之,迎之意,叉持而內之,放而出之,排陽出針,疾氣得泄。補日隨之,隨之意,若忘之,若行若悔#11如蚊虻止,如留如還。則補之叉久留也。所以先補者,真氣不足,針乃寫之,則經不滿,邪氣無所排遣,故先補真氣令足,後乃寫出其邪矣。引,謂引出。去,謂離穴。侯呼而引至其門,呼盡乃離穴戶,則經氣審以平定,邪氣無所拘留,故大邪之氣,隨針而出也。呼,謂氣出。吸,謂氣入。轉,謂轉動也。大氣,謂大邪之氣,錯亂陰陽者也。

    帝曰:不足者補之奈何?岐伯曰:必先捫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彈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外引其門,以閉其神,

    捫循,謂手摸。切,謂指按也。捫而循之,欲氣舒緩。切而散之,使經脈宣散。推而按之,排蹙其皮也。彈而怒之,使脈氣膜滿也。抓而下之,置針準也。通而取之,以常法也。外引其門,以閉其神,則推而按之者也。謂蹙按穴外之皮,令當應針之處,針已放去,則不破之皮。蓋其所刺之門,門戶不開則神氣內守,故云以閉其神也。《調經論》曰:外引其皮,令當其門戶。又曰:推闔其門,令神氣存。此之謂也。○新校正云:按王引《調經論》文,今詳非本論之文,傍見《甲乙經·針道篇》。又日已下,乃當篇之文也。捫,音門。抓,側交切。

    呼盡內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

    呼盡內針,亦同吸也。言必以氣至而為去針之故,不以息之多數而便去針也。《針經》曰:刺之而氣不至,無問其數;刺之氣至,去之勿復針。此之謂也。無問息數以為遲速之約,要當以氣至而針去,不當以針下氣未#12至而針出乃更為也。

    如待所貴,不知日暮,

    諭人事於侯氣也。暮,晚也。

    其氣以至,適而自護,

    適,調適也。護,慎守也。言氣已平調,則當慎守,勿令改變,使疾更生也。《針經》曰:經氣已至,慎守勿失。此其義也。所謂慎守,當如下說。○新校正云:詳王引《針經》之言,乃《素問·寶命全形論》篇文,兼見於《針解論》耳。

    候吸引針,氣不得出,各在其處,推闔其門,令神氣存,大氣留止,故命曰補。

    正言也。外門已閉,神氣復存,侯吸引針,大氣不泄,補之為義,斷可知焉。然此大氣,謂大經之氣流行榮衛者。

    帝曰:候氣奈何?

    謂侯可取之氣也。

    岐伯曰:夫邪去絡入於經也,舍於血脈之中,

    《繆刺論》曰:邪之客於形也,叉先舍於皮毛,留而不去,入舍於孫豚,留而不去,入舍於絡豚,留而不去,入舍於經脈。

    故云去絡入於經也。其寒溫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時來時去,故不常在。

    以周游於十六丈二尺經脈之分,故不常在於所侯之處也。

    故曰方其來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無逢其衝而寫之。

    衝,謂應水刻數之平氣也。《靈樞經》曰:水下一刻,人氣在太陽;水下二刻,人氣在少陽;水下三刻,人氣在陽明;水下四刻,人氣在陰分。然氣在太陽,則太陽獨盛;氣在少陽,則少陽獨盛。夫見獨盛者,便謂邪來,以針寫之,則反傷真氣。故下文曰:

    真氣者,經氣也,經氣大虛,故曰其來不可逢,此之謂也。

    經氣應刻,乃謂為邪,工若寫之,則深誤也,故日其來不可逢。

    故曰候邪不審,大氣已過,寫之則真氣脫,脫則不復,邪氣復至,而病益蓄,

    不悟其邪,反誅無罪,則真氣泄脫,邪氣復侵,經氣大虛,故病彌蓄積。

    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謂也。

    已隨經脈之流去,不可復追召使還。

    不可挂以髮者,待邪之至時而發針寫矣,

    言輕微而有,尚且知之,況若涌波,不知其至也。

    若先若後者,血氣已盡,其病不可下,

    言不可取而取,失時也。○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作血氣已虛。盡字當作虛字之誤也。

    故曰知其可取如發機,不知其取如扣椎。故曰知機道者不可挂以髮,不知機者扣之不發。此之謂也。

    機者動之微,言貴知其微也。

    帝曰:補寫奈何?岐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復其真氣,

    視有血者乃取之。

    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處也,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逆而刺之,溫血也。

    言邪之新客,未有定居,推針補之,則隨補而前進,若引針致之,則隨引而留止也。若不出盛血而反溫之,則邪氣內勝反增其害,故下文曰:

    刺出其血,其病立已。帝曰:善。然真邪以合,波隴不起,候之奈何?岐伯曰:審捫循三部九候之盛虛而調之,

    盛者寫之,虛者補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則其法也。

    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臧者,審其病藏以期之。

    氣之在陰,則候其氣之在於陰分而刺之;氣之在陽,則侯其氣之在於陽分而刺之,是謂逢時。《靈樞經》曰:水下一刻,人氣在太陽;水下四刻,人氣在陰分也。積刻不已,氣亦隨在,周而復始。故審其病藏,以期其氣而刺之。

    不知三部者,陰陽不別,天地不分。地以候地,天以候天,人以候人,調之中府,以定三部。故日刺不知三部九候病脈之處,雖有大過且至,工不能禁也。

    禁,謂禁止也。然候邪之處尚未能知,豈#13復能禁止其邪#14氣耶.

    銖罰無過,命曰大惑,反亂大經,真不可復,用實為虛,以邪為真,用針無義,反為氣賊,奪人正氣,以從為逆,榮衛散亂,真氣已失,邪獨內著,絕人長命,予人夭殃。不知三部九候長。

    識非精辯,學未該明,且亂大經,為氣賊,動為殘害,安可久乎?

    因不知合之四時五行,因加相勝,釋邪攻正,絕人長命。

    非惟昧三部九候之為弊,若不知四時五行之氣序,亦足以損絕其生靈也。

    邪之新客來也,未有定處,推之則前,引之則止,逢而寫之,其病立已。

    再言之者,其法必然。

    黃帝內經素問補註文卷之十九竟

    #1咸:顧本作『喊』。

    #2亦:顧本作『一』。

    #3定:原脫,據顧本補。

    #4之:顧本作『知』。

    #5氣:『氣』下原有『血』字,據顧本刪。

    #6氣:顧本作『氛』。

    #7雲:原作『能』,據顧本改。

    #8惟博:原作『推傅』,據顧本改。

    #9涇:顧本作『瀆』。

    #10人:原作『大』,據顧本改。

    #11悔:原作『海』,據顧本改。

    #12未:原作『水』,據顧本改。

    #13必豈:原作『病』,據顧本改。

    #14邪:原作『候』,據顧本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