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二四舉痛論篇腹中論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38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十四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祿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舉痛論篇

    黃帝問曰:余聞善言天者,必有驗於人;善言古者,必有合於今;善言人者,必有厭於己。如此,則道不惑而要數極,所謂明明也。

    善言天者,言天四時之氣,溫涼寒暑,生長收藏,在人形氣五藏參應,可驗而指示善惡,故日必有驗於人。善言古者,謂言上古聖人養生損益之述,與今養生損益之理,可合而與論成敗,故曰叉有合於今也。善言人者,謂言形骸骨節,更相支柱,筋脈束絡,皮肉包裹,而五藏六府次居其中,假七神五藏而運用之,氣絕神去則之於死,是以知彼浮形不能堅久,靜慮於己,亦與彼同,故日必有厭於己也。夫如此者,是知道要數之極,悉無疑惑,深明至理,而乃能然矣。

    今余問於夫子,令言而可知,視而可見,捫而可得,令驗於己而發蒙解惑,可得而聞乎?

    言如發開童蒙之耳,解於疑惑者之心,令一一條理,而目視手循,驗之可得。捫,猶循也。

    岐伯再拜稽首對曰:何道之問也?

    請示起端也。

    帝曰:願聞人之五藏卒痛,何氣使然?岐伯對曰:經脈流行不止,環周不休,寒氣入經而稽遲,泣音澀而不行,客於脈外則血少,客於脈中則氣不通,故卒然而痛。帝曰:其痛或卒然而止者,或痛甚不休者,或痛甚不可按者,或按之而痛止者,或按之無益者,或喘動應手者,或心與背相引而痛者,或脅肋與少腹相引而痛者,或腹痛引陰股者,或痛宿昔而成積者,或卒然痛死不知人少問復生者,或痛而嘔者,或腹痛而後泄者,或痛而閉不通者,凡此諸痛,各不同形,別之奈何?

    欲明異候之所起。

    岐伯曰:寒氣客於脈外則脈寒,脈寒則縮蜷,縮蜷則脈絀急,絀急則外引小絡,故卒然而痛,得艮則痛立止。

    脈左右環,故得寒則縮蜷絀急,縮蜷絀急則衛氣不得流通,故外引於小絡脈也。衛氣不入,寒內薄之,脈急不縱,故痛生也。得熱則衛氣復行,寒氣退辟,故痛止。昊,熱也。止,已也。絀,丁骨切。

    因重中於寒,則痛久矣。

    重寒難釋,故痛久不消。

    寒氣客於經脈之中,與艮氣相薄則脈滿,滿則痛而不可按也,

    按之痛甚者,其義具下文。

    寒氣稽留,艮氣從上,則脈充大而血氣亂,故痛甚不可按也。

    脈既滿大,血氣復亂,按之則邪氣攻內,故不可按也。

    寒氣客於腸胃之問,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絡急引故痛,按之則血氣散,故按之痛止。

    膜,謂鬲間之膜;原,謂鬲肓之原。血不得散,謂鬲膜之中小絡脈內血也。絡滿則急,故牽引而痛生也。手按之則寒氣散,小絡緩,故痛止。

    寒氣客於俠脊之脈,則深按之不能及,故按之無益也。

    俠脊之脈者,當中之督脈也,次兩傍足太陽脈也。督脈者循脊裹,太陽者貫膂筋,故深按之不能及也。若按當中則脊節曲,按兩傍則膂筋蹙合,曲與蹙合,皆衛氣不得行過,寒氣益聚而內畜,故按之無益。

    寒氣客於衝脈,衝脈起於關元,隨腹直上,寒氣客則脈不通,脈不通則氣因之,故喘動應手矣。

    衝脈,奇經脈也。關元,穴名,在齊下三寸。言起自此穴,即隨腹而上,非生出於此也。其本生出,乃起於腎下也。直上者#1,謂上#2行會於咽喉也。氣因之,謂衝脈不通,足少陰氣因之上滿。衝脈與少陰并行,故喘動而應手也矣。

    寒氣客於背俞之脈則#3脈泣,脈泣則血虛,血虛則痛,其俞注於心,故相引而痛。按之則熱氣至,熱氣至則痛止矣。

    背俞,謂心俞脈#4,亦足太陽脈也。夫俞#5者,皆內通於藏,故日其俞注心相#6引而痛也。按之則溫氣入,溫氣入則心氣外發,故痛止。

    寒氣客於厥陰之脈,厥陰之脈者,絡陰器繫於肝,寒氣客於脈中,則血泣脈急,故脅肋與少腹相引痛矣。

    厥陰者,肝之脈,入髦中,環陰器,抵少腹,上貫肝鬲,布脅肋,故日絡陰器繫於肝,脈急引脅與少腹痛也。

    厥氣客於陰股,寒氣上及少腹,血泣在下相引,故腹痛引陰股。

    亦厥陰肝脈之氣也,以其脈循陰股入髦中,環陰器上抵少腹,故日厥氣客於陰股,寒氣上及於少腹也。

    寒氣客於小腸膜原之問,絡血之中,血泣不得注於大經,血氣稽留不得行,故宿昔而成積矣。

    言血為寒氣之所凝結而乃成積。

    寒氣客於五藏,厥逆上泄,陰氣竭,陽氣未入,故卒然痛死不知人,氣復反則生矣。

    言藏氣被寒擁胃而不行,氣復得通則已也。○新校正云:詳注中擁胃疑作擁冒。

    寒氣客於腸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嘔也。

    腸胃客寒留止,則陽氣不得下流而反上行,寒不去則痛生,陽上行則嘔逆,故痛而嘔也。

    寒氣客於小腸,小腸不得成聚,故後泄腹痛矣。

    小腸為受盛之府,中滿則寒邪不居,故不得結聚而傳下入於迴腸。迴腸,廣腸也,為傳導之府,物不得停留,故後泄而痛。

    熱氣留於小腸,腸中痛,瘴熱焦渴則堅乾不得出,故痛而閉不通矣。

    熱滲津液,故便堅也。

    帝曰:所謂言而可知者也。視而可見奈何?

    謂候色也。

    岐伯曰:五藏六府固盡有部,

    謂面上之分部。

    視其五色,黃赤為熱,

    中熱則色黃赤。

    白為寒,

    陽氣少,血不上榮於色,故白。

    青黑為痛,

    血凝#7泣則變惡,故色青黑則痛。

    此所謂視而可見者也。帝曰:捫而可得奈何?

    捫,摸也,以手循摸也。

    岐伯曰:視其主病之脈,堅而血及陷下者,皆可捫而得也。帝曰:善。余知百病生於氣也,

    夫氣之為用,虛實逆順緩急皆能為病,故發此問端。

    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則氣收,艮則氣泄,驚則氣亂,

    新校正云:按《太素》驚作憂。

    勞則氣耗,思則氣結,九氣不同,何病之生?岐伯曰: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飧泄,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及《太素》飧泄作食而氣逆。

    故氣上矣。

    怒則陽氣逆上,而肝氣乘脾,故甚則嘔血及飧泄也。何以明其然?怒則面赤,甚則色蒼。《靈樞經》曰:盛怒而不止則傷志。明怒則氣逆上而不下也。

    喜則氣和志達,榮衛通利,故氣緩矣。

    氣脈和調,故志達暢。榮衛通利,故氣徐緩。

    悲則心系急,肺布葉舉,而上焦不通,榮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矣。

    布葉,謂布蓋之大葉。○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及《太素》而上焦不'通作兩焦不通。又王注肺布葉舉謂布蓋之大葉,疑非。全元起云:悲則損於心,心系急則動於肺,肺氣繫諸經,逆故肺布而葉舉。安得謂肺布為肺布蓋之大葉?

    恐則精卻,卻則上焦閉,閉則氣還,還則下焦脹,故氣不行矣。

    恐則陽精卻上而不下流,故卻則上焦閉也。上焦既閉,氣不行流,下焦陰氣亦還迴不散,而聚為脹也。然上焦固禁,下焦氣還,各守一處,故氣不行也。○新校正云:詳氣不行當作氣下行也。

    寒則�理閉,氣不行,故氣收矣。

    �,謂津液滲泄之所。理,謂文理逢會之中。閉,謂密閉。氣,謂衛氣。行,謂流行。收,謂收斂也。身寒則衛氣沉,故皮膚文理及滲泄之處,皆閉密而氣不流行,衛氣收斂於中而不發散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氣不行作營衛不行。

    艮則勝理開,榮衛通,汗大泄,故氣泄矣。

    人在陽則舒,在陰則慘,故熱則膚勝開發,榮衛大通,津液外滲,而汗大泄。

    驚則心無所倚,神無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矣。

    氣奔越故不調理。○新校正云:按《太素》驚作憂字。

    勞則喘且汗出,外內皆越,故氣耗矣。

    疲力役則氣奔速,故喘息。氣奔速則陽外發,故汗出。然喘且汗出,內行外皆逾越於常經,故氣耗損也。

    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繫心不散,故氣亦停留。○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歸正二字作止字。



    腹中論篇

    黃帝問曰:有病心腹滿,日一食則不能暮食,此為何病?岐伯對曰:名為鼓脹。

    心腹脹滿,不能再食,形如鼓脹,故名鼓脹也。○新校正云:按《太素》鼓作穀字。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以鸚矢醴,一劑知,二劑已。

    按古《本草》鶉矢并不治鼓脹,惟大利小便,微寒,今。方制法當取用處湯漬服之。

    帝曰:其時有復發者何也?

    復,謂再發,言如舊也。

    岐伯曰:此飲食不節,故時有病也。雖然其病且已,時故當病,氣聚於腹也。

    飲食不節則傷胃,胃脈者,循腹裹而下行,故飲食不節,時有病者復。病氣聚於腹中也。

    帝曰:有病胸脅支滿者,妨於食,病至則先聞腥躁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支清,目眩,時時前後血,病名為何?何以得之?

    清液,清水也,亦謂之清涕。清涕者,謂從窈漏中漫液而下,水出清玲也。眩,謂目視眩轉也。前後血,謂前陰後陰出血也。

    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時,有所大脫血,若醉入房,中氣竭,肝傷,故月事衰少不來也。

    出血多者,謂之脫血,漏下。、鼻魍、嘔吐出血,皆同焉。夫醉則血脈盛,血脈盛則內熱,因而入房,髓液皆下,故腎中氣竭也。肝藏血以養人,脫血故肝傷也。然於丈夫則精液衰乏;若女子則月事滯澀而不來也。

    帝曰:治之奈何?復以何術?岐伯曰:以四烏�骨一�茹,二物并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為後飯,飲以鮑魚汁,利腸中

    新校正云:按別本一作傷中。�,昨則切。蘆茹,上力居切,下音如字。

    及傷肝也。

    飯後藥先,謂之後飯。按古《本草經》云,烏劇魚骨、蔥茹等并不治血枯,然經法用之,是攻其所生所起爾。夫醉勞力以入房,則腎中精氣耗竭;月事衰少不至,則中有惡血淹留。精氣耗竭,則陰萎不起而無精;惡血淹留,則血痺著中而不散。故先玆四藥,用入方焉。古《本草經》曰:烏劉魚骨味鹹玲平無毒,主治女子血閉。蔥茹味辛寒平有小毒,主散惡血,雀卯味甘溫平無毒,主治男子陰萎不起,強之令熱,多精有子。鮑魚味辛臭溫平無毒,主治瘀血血痺在四支不散者。尋文會意,方義如此而處治之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及《太素》蔥茹作蘭茹。詳王注性味乃蘭茹,當改蔥作蘭。又按《本草》烏劉魚骨玲作微溫,雀卵甘作酸,與王注異。

    帝曰:病有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此為何病?可治不?岐伯曰:病名日伏梁。

    伏梁,心之積也。○新校正云:詳此伏梁與心積之伏梁大異,病有名同而實異者非一,如此之類是也。

    帝曰:伏梁何因而得之?岐伯曰:裹大膿血,居腸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帝曰:何以然?岐伯曰:此下則因陰,必下膿血,上則迫胃院,生鬲,俠胃院內癰,

    正當衝脈帶脈之部分也。帶脈者,起於季脅,迴身一周,橫絡於齊下。衝脈者,與足少陰之絡起於腎下,出於氣街,循陰股;其上行者,出齊下同身寸之三寸關元之分,俠齊直上,循腹各行會於咽喉,故病當其分,則少腹盛,上下左右皆有根也。以其上下堅盛,如有潛梁,故日病名伏梁,不可治也。以裹大膿血,居腸胃之外,按之痛問不堪,故每切按之致死也。以衝脈下行者絡陰,上行者循腹故也。上則迫近於胃胱,下則因薄於陰器也。若因薄於陰,則便下膿血。若迫近於胃,則病氣上出於鬲,復俠胃院內長其癱也。何以然哉?以本有大膿血在腸胃之外故也。生當為出,傳文誤也。○新校正云:按《太素》俠胃作使胃。

    此久病也,難治。居齊上為逆,居齊下為從,勿動亟奪。

    若裹大膿血居齊上,則漸傷心藏,故為逆。居齊下則去心稍遠,猶得漸攻,故為從。從,順也。亟,數也。奪,去也。言不可移#11動,但數數去之則可矣。

    論在《刺法》中。

    今經亡。

    帝曰:人有身體髒股腑皆腫,環齊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伏梁,

    此二十六字,錯簡在《奇病論》中,若不有此二十六字,則下文無據也。○新校正云:詳此并無注解,盡在下卷《奇病論》中。

    此風根也。

    此四字此篇本有,《奇病論》中亦有之。

    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齊下,故環齊而痛也。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澀之病。

    亦衝脈也。齊下,謂脖腴,在齊下同身寸之一#12寸半。《靈樞經》曰:肓之原名日脖腴。脖,薄沒切。腴,烏朗切。

    帝曰:夫子數言熱中消中,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藥,石藥發疸,芳草發狂。

    多飲數波,謂之熱中。多食數波,謂之消中。多喜日癟,多怒日狂。芳,美味也。

    夫熱中消中者,皆富貴人也,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藥,是病不愈,願聞其說。

    熱中消中者,脾氣之上溢,甘肥之所致,故禁食高梁芳美之草也。《通評虛實論》曰:几治消瘴甘肥貴人,則高梁之疾也。又《奇病論》曰:夫五味入於口,藏於胃,脾為之行其精氣,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此肥美一之所發也。此人叉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此之謂也。夫富貴人者,驕恣縱欲輕入而無能禁之,禁之則逆其志,順之則加其病,帝思難�,故發問之。高,膏。梁,米也。石藥,英乳也。芳草,濃美#13也。然此五者,富貴人常服之,難禁也。

    岐伯曰:夫芳草之氣美,石藥之氣悍,二者其氣急疾堅勁,故非緩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

    脾氣溢而生病,氣美則重盛於脾,消熱之氣躁疾氣悍,則又滋其熱。若人性和心緩,氣候舒勻,不與物爭,釋然寬泰,則神不躁迫,無懼內傷,故非緩心和人,不可以服此二者。悍利也。堅,定也,固也。勁,剛也。言其芳草石藥之氣,堅定固久,剛烈而卒不歇滅,此二者是也。

    帝曰:不可以服此二者,何以然?岐伯曰:夫熱氣慄悍,藥氣亦然遇,恐內傷脾,

    慄,疾也。

    脾者土也,而惡木,服此藥者,至甲乙日更論。

    熱氣慄盛則木氣內餘,故心非和緩則躁怒數起,躁怒數起則熱氣因木以傷脾,甲乙為木,故至甲乙日更論脾病之增喊#14也。

    帝曰:善。有病膺腫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作癱#15腫。

    頸痛胸滿腹脹,此為何病?何以得之?

    膺,胸傍也。頸,項前也。胸,膺問也。

    岐伯曰:名厥逆。

    氣逆所生,故名厥逆。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灸之則瘡,石之則狂,須其氣并,乃可治也。

    石,謂以石針開破之。

    帝曰:何以然?岐伯曰:陽氣重上,有餘於上,灸之則陽氣入陰,入則瘡;石之則陽出內#16,虛則狂;

    灸之則火氣助陽,陽盛故入陰。石之則陽氣出,陽氣出則內不足,故狂。

    須其氣并而治之,可使全也。

    并,謂并合也。待自并合則兩氣俱全,故可治。若不爾而灸石之,則偏致勝負,故不得全而瘠狂也。

    帝曰:善。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岐伯曰:身有病而無邪脈也。

    病,謂經閉也。《脈法》曰:尺中之脈來而斷絕者,經閉也。月水不利若尺中脈絕者,經閉也。今病經閉脈反如常者,婦人妊娠之證,故云身有病而無邪脈。

    帝日.一病熱而有所痛者何也?岐伯曰:病熱者,陽脈也,以三陽之動也,人迎一盛少陽,二盛太陽,三盛陽明,入陰也。夫陽入於陰,故病在頭與腹,乃縝脹而頭痛也。帝曰:善。

    新校正云:按《六節藏象論》云:人迎一盛病在少陽,二盛病在太陽,三盛病在陽明。與此論同。又按《甲乙經》三盛陽明無入陰也三字。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十四竟

    #1直上者:原作『直著』,據顧本改。

    #2上:原脫,據顧本補。

    #3則:『則」下原有『血』字,據顧本刷。

    #4俞脈:原作『前腴』,據顧本改。

    #5俞:原作『前』,據顧本改。

    #6相:原作『前』,據顧本改。

    #7凝:原作『熱』,據顧本改。

    #8今:原作『命』,據顧本改。

    #9下:原作『中』,據頗本改。

    #10乏:原作『之』,據顧本改。

    #11可移:此二字原倒,據顧本乙正。

    #12一:顧本作『二』。

    #13美:原作『米』,據顧本改。

    #14減:原作『感』,據顧本改。

    #15庫:原作『膺』,據顧本改。

    #16出內:顧本作『氣虛』。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