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二八病能論篇奇病論篇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42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十八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綠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病能論篇

    黃帝問曰:人病胃院癱者,診當何如?岐伯對曰:診此者當候胃脈,其脈當沉細,沉細者氣逆,

    胃者水穀之海,其血盛氣壯,今反脈況細者,是逆常平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沉細作況澀,《太素》作沉細。

    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則熱,

    沉紐為寒,寒氣格陽,故人迎詠盛。人迎者,陽明之脈,故盛則熱也。人迎,謂結喉傍脈動應手者。

    人迎者胃脈也,

    胃脈循喉嚨而入缺盆,故云人迎者胃脈也。

    逆而盛,則熱聚於胃口而不行,故胃院為癰也。

    血氣壯盛,而熱內薄之,兩氣合熱,故結為癰也。

    帝曰:善。人有外而有所不安者何也?岐伯曰:藏有所傷及精有所之寄,則安,故人不能懸其病也。

    五藏有所傷損及之,水穀精氣有所之寄,扶其下則辟安,以傷及於藏,故人不能懸其病處於空中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精有所之寄則安作情有所倚則外不安,《太素》作精有所倚則不安。

    帝曰:人之不得偃外者何也?

    謂不得仰外也。

    岐伯曰:肺者藏之蓋也,

    居高布葉,四藏下之,故言肺者藏之蓋也。

    肺氣盛則脈大,脈大則不得偃外。

    肺氣盛滿,偃外則氣促喘奔,故不得偃外也。

    論在《奇但陰陽》中。

    《奇怛陰陽》,上古經篇名,世本闕。

    帝曰:有病厥者左脈,診右脈沉而緊,左脈浮而遲,不然病主安在?

    不然,言不沉也。○新校正云:按《甲乙經》不然作不知。

    岐伯曰:冬診之,右脈固當沉緊,此應四時,左脈浮而遲,此逆四時,在左當主病在腎,頗關在肺,當腰痛也。

    以冬左豚浮而遲,浮為肺脈,故言頗關在肺也。腰者腎之府,故腎受病則腰中痛也。

    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少陰脈貫腎絡肺,今得肺脈,腎為之病,故腎為腰痛之病也。

    左脈浮遲,非肺來見,以左腎不足而脈不能沉,故得肺豚腎為病也。

    帝曰:善。有病頸廊者,或石治之,或針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

    言所攻則異,所愈則同,故問真法何所在也。

    岐伯曰:此同名異等者也。

    言雖同日頸癱,然其皮中別異不一等也。故下云:

    夫癰氣之息者,宜以針開除去之,夫氣盛血聚者,宜石而寫之,此所謂同病異治也。

    息,痣也,死肉也。石,砭石也,可以破大癰出膿,今以外針代之。

    帝曰:有病怒狂者,

    新校正云:按《太素》怒狂作善怒。

    此病安生?岐伯曰:生於陽也。帝曰:陽何以使人狂?

    怒不慮禍,故謂之狂。

    岐伯曰:陽氣者,因暴折而難決,故善怒也,病名日陽厥。

    言陽氣被折鬱不散也。此人多怒,亦曾因暴折而心不疏暢故爾。如是者,皆陽逆躁極所生,故病名陽厥。

    帝曰:何以知之?岐伯曰:陽明者常動,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

    言頸項之脈皆動不止也。陽明常動者,動於結喉傍,是謂人迎、氣舍之分位也。若以少陽之動,動於曲頰下,是謂天窗、天牖之分位也。若巨陽之動,動於項兩傍大筋前陷者中,是謂天柱、天容之分位也。不應常動,而反動甚者,動當病也。○新校正云:詳王注以天窗為少陽之分位,天容為太陽之分位,按《甲乙經》天窗乃太陽脈氣所發,天容乃少陽脈氣所發,二#1位交互,當以《甲乙經》為正也。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奪其食即已。夫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奪其食即已。

    食少則氣衰,故節去其食,即病自止。○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奪作衰。《太素》同也。

    使之服以生鐵洛為飲,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鐵洛作鐵落,為飲作為後飯。

    夫生鐵洛者,下氣疾也。

    之或為人,傳文誤也。鐵洛,味辛微溫平,主治下氣,方俗或呼為鐵漿,非是生鐵液也。

    帝曰:善。有病身熱懈惰,汗出如浴,惡風少氣,此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日酒風。

    飲酒中風者也。《風論》曰:飲酒中風則為漏風。是亦名漏風也。夫極飲者,陽氣盛而勝理疏,玄府開發,陽盛則筋痿弱,故身體解惰也。勝理疏則風內攻,玄府發則氣外泄,故汗出如浴也。風氣外薄,膚勝理開,汗多內虛,瘴熱需肺,故惡風少氣也。因酒而病,故日酒風。解,音介。惰,徒卦切。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澤瀉、木各十分,麋銜五分,合,以三指撮為後飯。

    木,味苦溫平,主治大風,止汗。麋銜,味苦寒平,主治風濕筋痿。澤瀉,味甘寒平,主治風濕,益氣。由此功用,方故先之。飯後藥先,謂之後飯。

    所謂探之細者,其中手如針也,摩之切之,聚者堅也,博者大也。《上經》者,言氣之通天也。《下經》者,言病之變化也。《金匱》者,次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恆》者,言奇病也。所謂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時死也。怛者,得以四時死也。

    新校正云:按楊上善云:得病傳之,至得勝時而死,此為恆。中生喜怒,今病次傳者。此為奇。

    所謂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之脈理也。度者,得其病處,以四時度之也。

    凡言所謂者,皆釋未了義。今此所謂,尋前後經文,悉不與此篇義相接,似今數句少成文義者,終是別釋經文,世本即闕第七二篇,應彼闕經錯簡文也。古文斷裂,謬續於此。



    奇病論篇

    黃帝問曰:人有重身,九月而�,此為何也。

    重身,謂身中有身,則懷妊者也。�,謂不得言語也。妊娠九月,足少陰脈養,胎約氣斷,則�不能言也。

    岐伯曰:胞之絡脈絕也。

    絕,謂脈斷絕而不通流,而不能言,非天真之氣斷絕也。

    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胞絡者繫於腎,貫腎繫舌本,故不能言。

    少陰,腎詠也,氣不營養,故舌不能言。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無治也,當十月復。

    十月胎去,胞絡復通,腎脈上營,故復舊而言也。

    《刺法》曰:無損不足益有餘,以成其疹,

    疹,謂久病也。反法而治,則胎死不去,遂成久固之疹病。

    然後調之。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及《太素》無此四字。按全元起注云:所謂不治者,其身九月而瘠,身重不得為治,須十月滿生後復如常也,然後調之。則此四字本全元起注文誤書於此,當刪去之。

    所謂無損不足者,身贏瘦,無用鑱石也。

    妊娠九月,筋骨瘦勞,力少身重,又拒於穀,故身形贏瘦,不可以鑱石傷也。鑱,鋤銜切。

    無益其有餘者,腹中有形而泄之,泄之則精出而病獨擅中,故曰疹成也。

    胎約胞絡,腎氣不通,因而泄之,腎精隨出,精液內竭,胎則不全,胎死腹中,著而不去,由此獨擅,故疹成焉。

    帝曰:病脅下滿,氣逆,二三歲不已,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息積,此不妨於食,不可灸刺,積為導引服藥,藥不能獨治也。

    腹中無形,脅下逆滿,頻歲不愈,息且形之,氣逆息難,故名息積也。氣不在胃,故不妨於食也,灸之則火熱內爍,氣化為風,刺之則鈴寫其經,轉成虛敗,故不可灸刺。是可積為導引,使氣流行,久以藥攻,內.消瘀蓄,則可矣。若獨憑其藥,而不積為導引,則藥亦不能獨治之也。

    帝曰:人有身體髒股腑皆腫,環齊而痛,是為何病?岐伯曰:病名日伏梁,

    以衝脈病,故名日伏梁。然衝脈者,與足少陰之絡起於腎下,出於氣街,循陰股內康,斜入胭中,循腑骨內廉,并足少陰經下入內踝之後,入足下;其上行者,出齊下同身寸之三寸關元之分,俠齊直上,循腹各行會於咽喉。故身體脾皆腫,繞齊而痛,名日伏粱。環,謂圓繞如環也。

    此風根也。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肓之原在齊下,故環齊而痛也。

    大腸,廣腸也。經說大腸,當言迴腸也。何者?《靈樞經》曰:迴腸當齊,右環迴周葉積而下,廣腸附脊,以受迴腸,左環葉積上下辟大。尋此則是迴腸,非應言大腸也。然大腸迴腸俱與肺合,從合而命,故通日大腸也。

    不可動之,動之為水溺澀之病也。

    以衝脈起於腎下,出於氣街;其上行者,起於胞中,上出齊下關元之分。故動之則為水而溺澀也。動,謂齊其毒藥而擊動之,使其大下也。此一問答之義,與《腹中論》同,以為奇病,故重出於此。

    帝曰:人有尺脈數甚,筋急而見,此為何病?

    筋急,謂掌後尺中兩筋急也。《脈要精微論》曰:尺外以候腎,尺裹以候腹中。今尺脈數急,脈數為熱,熱當筋緩,反尺中筋急而見,腹中筋當急,故問為病乎?《靈樞經》曰:熱即筋緩,寒即筋急。

    岐伯曰:此所謂疹筋,是人腹必急,白色黑色見,則病甚。

    腹急,謂俠齊腎筋俱急。以尺裹侯腹中,故見尺中筋急,則鈴腹中拘急矣。色見,謂見於面部也。夫相五色者,白為寒,黑為寒,故二色見,病彌甚也。

    帝曰:人有病頭痛以數歲不已,此安得之,名為何病?

    頭痛之疾,不當逾月,數年不愈,故怪而問之。

    岐伯曰:當有所犯大寒,內至骨髓,髓者以腦為主,腦逆故令頭痛,齒亦痛,

    夫腦為髓,主齒,是骨餘。腦逆反寒骨亦寒入,故令頭痛,齒亦痛。

    病名日厥逆。帝曰:善。

    全注:人先生於腦,緣有腦則有骨髓,齒者骨之本也。

    帝曰:有病口甘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岐伯曰:此五氣之溢也,名曰脾�。

    �,謂熱也。脾熱則四藏同稟,故五氣上溢也。生因脾熱,故日脾�。

    夫五味入口,藏於胃,脾為之行其精氣,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

    脾熱內滲,津液在脾,胃穀化餘,精氣隨溢,口通脾氣,故口甘。津液在脾,是脾之濕。

    此肥美之所發也,

    新校正云:按《太素》發作致。

    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

    食肥則勝理密,陽氣不得外泄,故肥令人內熱。甘者性氣和緩而發散逆,故甘令人中滿。然內熱則陽氣炎上,炎上則欲飲而啞乾,中滿則陳氣有餘,有餘則脾氣上溢,故日其氣上溢轉為消渴也。《陰陽應象大論》日:辛甘發散為陽。《靈樞經》日:甘多食之令人悶。然從中滿以生之。○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消渴作消�。

    治之以蘭,除陳氣也。

    蘭,謂蘭草也。神農日:蘭草味辛熱平,利水道,辟不祥,胸中痰僻也。除,謂去也。陳,謂久也。言蘭除陳久甘肥不化之氣者,以辛能發散故也。《藏氣法時論》日:辛者,散也。○新校正云:按《本草》蘭性平,不言熱。

    帝日:有病口苦,取陽陵泉。口苦者病名為何?何以得之?岐伯日:病名日膽�。

    亦謂熱也。膽汁味苦,故口苦。○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及《太素》無口苦取陽陵泉六字。詳前後文勢,疑此為誤。

    夫肝者,中之將也,取央於膽,咽為之使。

    《靈蘭秘典論》日: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中正之官,央斷出焉。肝與膽合,氣性相通,故諸謀慮取次於膽。咽膽相應,故咽為使焉。○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日:膽者中精之府,五藏取次於膽,咽為之使。疑此文誤。

    此人者,數謀慮不央,故膽虛氣上溢而口為之苦。治之以膽募俞,

    胸腹日募,背脊日俞。膽募在乳下二肋#2外,期門下,同身寸之五分。俞在脊第十椎下,兩傍相去各同身寸之一寸半。

    治在《陰陽十二官相使》中。

    言治法具於彼篇,今經已亡。

    帝曰:有癮者,一日數十沒,此不足也。身熱如炭,頸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氣逆,此有餘也。

    是陽氣太盛於外,陰氣不足,故有餘也。○新校正云:詳此十五字,舊作文寫。按《甲乙經》、《太素》并無此文。再詳乃是全元起注,後人誤書於此。今作注書。

    太陰脈細微如髮者,此不足也。其病安在?名為何病?

    �,小便不得也。波,小便也。頸膺如格,言頸與胸膺,如相格拒不順應也。人迎躁盛,謂結喉兩傍脈動,盛滿急數,非常躁速也,胃脈也。太陰脈細微如髮者,謂手大指後同身寸之一寸骨高脈動處。脈,則肺脈也,此正手太陰脈氣之所流,可以候五藏也。

    岐伯曰:病在太陰,其盛在胃,頗在肺,病名日厥,死不治,

    病瘡數波,身熱如炭,頸膺如格,息氣逆者,皆手太陰脈當洪大而數。今太陰脈反微細如髮者,是病與脈相反也。何以致之?肺氣逆陵於胃而為是,主#3使人迎躁盛也,故日病在太陰,其盛在胃也。以喘息氣逆,故云頗亦在肺也。病因氣逆,證不相應,故病名日厥,死不治也。

    此所謂得五有餘二不足也。帝曰:何謂五有餘二不足?岐伯曰:所謂五有餘者,五病之氣有餘也,二不足者,亦病氣之不足也。今外得五有餘,內得二不足,此其身不表不裹,亦正死明矣。

    外五有餘者,一身熱如炭,二頸膺如格,三人迎躁盛,四喘息,五氣逆也。內二不足者,一病瘡一日數十波,二太陰脈微細如髮,夫如是者,謂其病在表,則內有二不足,謂其病在裹,則外得五有餘,表裹既不可馮,補寫固難為法,故日此其身不表不裹,亦正死明矣。

    帝曰:人生而有病巔疾者,病名日何?安所得之?

    夫百病者,皆生於風雨寒暑陰陽喜怒也。然始生有形,未犯邪氣,已有巔疾,豈邪氣素傷邪#4?故問之。巔,謂上巔,則頭首也。

    岐伯曰:病名為胎病,此得之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氣上而不下,精氣并居,故令子發為巔疾也。

    精氣,謂陽之精氣也。

    帝曰:有病癮然如有水狀,切其脈大緊,身無痛者,形不瘦,不能食,食少,名為何病?

    �然,謂面目浮起而色雜也。大緊,謂如弓弦也。大即為氣,緊即為寒,寒氣內薄,而反無痛,與眾別異,常故問之也。

    岐伯曰:病生在腎,名為腎風。

    脈如弓弦,大而且緊,勞氣內蓄,寒復內爭,勞氣薄寒,故化為風,風勝於腎,故日腎風。

    腎風而不能食,善驚,驚已心氣痿者死。

    腎水受風,心火痿弱,火水俱困,故又死。

    帝曰:善。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二十八竟

    #1二:原作『一』,據顧本改。

    #2肋:原作『筋』,據顧本改。

    #3主:顧本作『上』。

    #4邪:原作『即』,據顧本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