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卷四二五常政大論篇上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為先秦著作,撰人不詳,唐·王冰注釋,宋·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56
    林億等校正。五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顧從德仿宋刻本,簡稱顧本。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四十二

    唐太僕令啟玄子王冰次注宋光祿卿直秘閣林億等校正宋守尚書屯田郎孫兆重改誤



    五常政大論篇上

    新校正云:詳此篇統論五運有平氣、不及、太過之事,次言地理有四方、高下、陰陽之異。又言歲有不病,而藏氣不應,為天氣制之,而氣有所從之說,仍言六氣五類相制勝,而歲有胎孕不育之理,而後明在氣#1六化,五味有薄厚之異,而以治法終之。此篇之大概如此,而專名《五常政大論》者,舉其所先者言也。

    黃帝問曰:太虛寥廓,五運回薄,衰盛不同,損益相從,願聞平氣何如而名?何如而紀也?岐伯對曰:昭乎哉問也!木日敷和,

    敷布和氣,物以生榮。

    火日昇明,

    火氣高明。

    土日備化,

    廣被化氣,損於群品。

    金曰審平,

    金氣清,審平而定。

    水曰靜順。

    水體清靜,順於物也。

    帝曰:其不及奈何?岐伯曰:木日委和,

    陽和之氣,委屈而少用也。

    火日伏明,

    明曜之氣,屈伏不伸。

    土曰卑監,

    土雖卑少,尤監萬物之生化也。

    金曰從革,

    從順革易,堅成萬物。

    水曰涸流。

    水少,故流注乾涸。

    帝曰:太過何謂?岐伯曰:木日發生,

    宣發生氣,萬物以榮。

    火曰赫曦,

    盛明也。

    土曰敦阜,

    敦,厚也。阜,高也。土餘,故高而厚。

    金曰堅成,

    氣爽風勁,堅成庶物。

    水曰流衍。

    衍,伴衍也,溢也。

    帝曰:三氣之紀,願聞其候?岐伯曰:悉乎哉問也!

    新校正云:詳此論與《五運行大論》及《陰陽應象大論》、《金匱真言論》相通。

    敷和之紀,木德周行,陽舒陰布,五化宣平,

    自當其位,不與物爭,故五氣之化,各布政令於·四方,無相干犯。○新校正云:按王注太過不及,各紀年辰。此平木運,注不紀年辰者,平氣之歲,不可以定紀也。或者欲補注云:謂丁巳、丁亥、壬寅、壬申歲者,是未達也。

    其氣端,

    端,直也,麗也。

    其性隨,

    順於物化。

    其用曲直,

    曲直村幹,皆應用也。

    其化生榮,

    木化宣行,則物生榮而美。其類草木,木體堅高,草形卑下,然各有堅脆剛柔、蔓結條屈者。

    其政發散,

    春氣發散,物稟以生,木之化也。

    其候溫和,

    和,春之氣也。

    其令風,

    木之令行以和風。

    其藏肝,

    五藏之氣與肝同。

    肝其畏清,

    清,金令也。木性暄,故畏清。《五運行大論》曰:木,其性暄。又曰:燥勝風。

    其主目,

    陽昇明見,目與同也。

    其穀麻,

    色蒼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其穀麥,與此不同。

    其果李,

    味酸也。

    其實核,

    中有堅核者。

    其應春,

    四時之中,春化同。

    其蟲毛,

    木化宣行,則毛蟲生。

    其畜犬,

    如草木之生,無所避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篇》云:其畜鷂。

    其色蒼,

    木化宣行,則物浮蒼翠也。

    其養筋,

    酸入筋。

    其病裹急支滿,

    木氣所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是以知病之在筋也。

    其味酸,

    木化敷和,則物酸味厚。

    其音角,

    調而直也。

    其物中堅,

    象土中之有木也。

    其數八。

    成數也。

    昇明之紀,正陽而治,德施周普,均衡,

    均,等也。衡,平也。

    其氣高,

    火炎上。

    其性速,

    火性躁疾。

    其用燔灼,

    灼,燒也。燔之與灼皆火之用。

    其化蕃茂,

    長氣盛,故物大。

    其類火,

    五行之氣,與火類同。

    其政明曜,

    德合高明,火之政也。

    其候炎暑,

    氣之至也,以是候之。

    其令熱,

    熱至乃令行。

    其藏心,

    心氣應之。

    心其畏寒,

    寒,水令也。心性暑熱,故畏寒。《五運行大論》曰:心其性暑。又曰:寒勝熱。

    其主舌,

    火以燭幽,舌申明也。

    其穀麥,

    色赤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其穀黍。又《藏氣法時論》云:麥也。

    其果杳,

    味苦也。

    其實絡,

    中有支絡者。

    其應夏,

    四時之氣,夏氣同。

    其蟲羽,

    羽,火象也。火化宣行,故羽蟲生。

    其畜馬,

    健央躁速,火類同。○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其畜羊。

    其色赤,

    色同又明。

    其養血,其病嫻痣,

    火之性動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是以知病之在豚也。(潤,如勻切。)

    其味苦,

    昇明氣化,則物苦味純。

    其音徵,

    和而美。

    其物脈,

    中多支豚,火之化也。

    其數七。

    成數也。

    備化之紀,氣協天休,德流四政,五化齊修,

    土之德靜,分助四方,贊成金木水火之政。土之氣厚,應天休和之氣,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故五化齊修。

    其氣平,

    土之生也平而正。

    其性順,

    應順群品,悉化成也。

    其用高下,

    世#2土高下,皆應用也。

    其化豐滿,

    豐滿萬物,非土化不可也。

    其類土,

    五行之化,土類同。

    其政安靜,

    土體厚,土德靜,故政化亦然。

    其候褥蒸,

    濕,濕也。蒸,熱也。

    其令濕,

    濕化不絕竭,則土令延長。

    其藏脾,

    脾氣同。

    脾其畏風,

    風,木令也。脾性雖四氣兼并,然其所主,尤畏木也。《五運行大論》云:脾,其性靜兼。又曰:風勝濕。

    其主口,

    土體包容,口主受納。

    其穀稷,

    色黃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作稷#3,《藏氣法時論》作粳。

    其果棗,

    味甘也。



    其實肉,

    中有肌肉者。

    其應長夏,

    長夏,謂長養之夏也。六月氣同。○新校正云:按王注《藏氣法時論》云:夏為土母,土長於中,以長而治,故云長夏。又注《六節藏象論》云:所謂長夏者,六月也。土生於火,長在夏中,既長而王,故云長夏。

    其蟲�,

    無毛羽鱗甲,土形同。

    其畜牛,

    成彼稼穡,土之用也。牛之應用,其緩而和。

    其色黃,

    土同也。

    其養肉,

    所養者,厚而靜。

    其病否,

    土性擁礙。○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病在舌本,是以知病之在肉也。

    其味甘,

    備化氣豐,則物味甘厚。

    其音宮,

    大而重。

    其物膚,

    物稟備化之氣,則多肌肉。

    其數五。

    生數也,正土不虛加故也。

    審平之紀,收而不爭,殺而無犯,五化宣明,

    犯,謂刑犯於物也。收而不爭,殺而無犯,匪審平之德,何以能為是哉。

    其氣潔,

    金氣以潔白瑩明為事。

    其性剛,

    性剛,故摧缺於物。

    其用散落,

    金用則萬物散落。

    其化堅斂,

    收斂堅強,金之化也。

    其類金,

    審平之化,金類同。

    其政勁肅,

    化急速而整肅也。勁,銳也。

    其候清切,

    清,大凍也。切,急也,風聲也。

    其令燥,

    燥,乾也。

    其藏肺,

    肺氣之用,同金化也。

    肺其畏熱,

    熱,火令也。肺性凍,故畏火熱。《五運行大論》曰:肺,其性凍。

    其主鼻,

    肺藏氣,鼻通息也。

    其穀稻,

    色白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作稻,《藏氣法時論》作黃黍。

    其果桃,

    味辛也。

    其實殼,

    外有堅殼者。

    其應秋,

    四時之化,秋氣同。

    其蟲介,

    外被堅甲者。

    其畜雞,

    性善鬥傷,象金用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其畜馬。

    其色白,

    色同也。

    其養皮毛,

    堅同也。

    其病咳,

    有聲之病,金之應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病在背,是以知病之在皮毛。

    其味辛,

    審平化治,則物辛味正。

    其音商,

    和利而揚。

    其物外堅,

    金化宣行,則物體外堅。

    其數九。

    成數也。

    靜順之紀,藏而勿害,治而善下,五化咸整,

    治,化也。水之性下,所以德全。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4者,以其善下之也。

    其氣明,

    清冷明照,水氣所生#5。

    其性下,

    歸流於下。

    其用沃衍,

    用非冷事,故沬生而流溢。沃,沬也。衍,溢也。

    其化凝堅,

    藏氣布化,則水物凝堅。

    其類水,

    冷順之化,水同類。

    其政流演,

    井泉不竭,河流不息,則流演之義也。

    其候凝肅,

    凝,寒也。肅,靜也。寒來之氣侯。

    其令寒,

    水令宣行,則寒司物化。

    其藏腎,

    腎藏之用,同水化也。

    腎其畏濕,

    濕,土氣也。腎性凜,故畏土濕。《五運行大論》曰:腎,其性凜。

    其主二陰,

    流注應同。○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曰: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

    其穀豆,

    色黑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及《藏氣法時論》同。

    其果栗,

    味鹹也。

    其實濡,

    中有津液也。

    其應冬,

    四時之化,冬氣同。

    其蟲鱗,

    鱗,水化生。

    其畜蠡,

    善下也。競,豕也。

    其色黑,

    色同也。

    其養骨髓,

    氣入也。

    其病厥,

    厥,氣逆也,凌上也,倒行不順也。○新校正云:按《金匱真言論》云:病在谿,是以知病之在骨也。

    其味鹹,

    味同也。

    其音羽,

    深而和。

    其物濡,

    水化豐洽,庶物濡潤。

    其數六。

    成數也。

    故生而勿殺,長而勿罰,化而勿制,收而勿害,藏而勿抑,是謂平氣。

    生氣主歲,收氣不能縱其殺。長氣主歲,藏氣不能縱其罰。化氣主歲,生氣不能縱其制。收氣主歲,長氣不能縱其害。藏氣主歲,化氣不能縱其抑。夫如是者,皆天氣平,地氣正,五化之氣不以勝剋為用,故謂日平和氣也。

    委和之紀,是謂勝生。

    丁卯、丁丑、丁亥、丁未、丁酉、丁巳之歲。

    生氣不政,化氣乃揚,

    木少,故生氣不政。土寬,故化氣乃揚。

    長氣自平,收令乃早,

    火無忤犯,故長氣自平。木氣即少,故收令乃早。

    涼雨時降,風雲并與,

    涼,金化也。魚,濕氣也。風,木化也。雲,濕氣也。

    草木晚榮,蒼乾凋落,

    金氣有餘,木不能騰故也。新校正雲:詳委和之記,木不及而金氣乘之,故蒼乾凋落。非金氣有餘,木不能勝也,蓋不足而金勝之也。

    物秀而實,皮肉內充,

    歲生雖晚,成者滿實,土化氣速,故如是。

    其氣斂,

    收斂,兼金氣故。

    其用聚

    不布散也。

    其動經戾拘緩,

    練,縮短也。戾,了戾也。拘,拘急也。緩,不收也。

    其發驚駭,

    木屈卒伸,驚駭象也。

    其藏肝,

    內應肝。

    其果棗李,

    棗,土。李,木實也。○新校正云:詳李,木實也。按火土金水不及之果,李當作桃,王注亦非。

    其實核殼,

    核,木。殼,金主。

    其穀稷稻,

    金土穀也。

    其味酸辛,

    味酸之物,熟#6兼辛也。

    其色白蒼,

    蒼色之物,熟兼白也。

    其畜犬雞,

    木從金畜。

    其蟲毛介,

    毛從介。

    其主霧露悽滄,

    金之化也。

    其聲角商,

    角從商。

    其病搖動注恐,

    木受邪也。

    從金化也。

    木不自政,故化從金。

    少角與判商同,

    少角木不及,故半與商金化同。判,半也。○新校正云:按火土金水之文判作少,則此當云少角與少商同,不云少商者,蓋少角之運共有六年,而丁巳、丁亥,上角與正角同。丁卯、丁酉,上商與正商同。丁未、丁丑,上官與正官同。是六年者,各有所同,與火土金水之少運不同,故不云同,少商只大約而言,半從商化也。

    上角與正角同,

    上見厥陰,與敷和歲化同,謂丁亥、丁巳歲,上之所見者也。

    上商與正商同。

    上見陽明,則與平金歲化同,丁卯,丁酉歲,上見陽明。

    其病支發#7,癱腫瘡瘍,

    金刑木也。

    其甘蟲,

    子在母中。

    邪傷肝也。

    雖化悉與金同,然其所傷,則歸於肝木也。

    上宮與正宮同。

    土蓋其木,與未出等也。木未出土,與無木同。土自用事,故與正土運歲化同也。上見太陰,是謂上官。丁丑、丁未歲上見太陰,司天之化也。

    蕭颺肅殺,則炎赫沸騰,

    蕭颺肅殺,金無德也。炎赫沸騰,火之復也。(颺,音瑟。)

    青於三,

    火為木復,故其告在束。三,束方也。此言金之物勝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災三官。

    所謂復也。

    復,報復也。

    其主飛蠹蛆雉,

    飛,羽蟲也。蠹,內生蟲也。蛆,蠅之生者,此則物內自化爾。雉,烏耗也。

    乃為雷霆。

    雷,謂大聲,生於太虛雲暝之中也。霆,謂迅雷,卒如火之爆者,即霹靂也。

    伏明之紀,是謂勝長。

    藏氣勝長也,謂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之歲也。

    長氣不宣,藏氣反布,

    火之長氣,不能施化,故水之藏氣,反布於時。

    收氣自政,化令乃衡,

    金土之義,與歲氣素無干犯,故金自行其政,土自平其氣。

    寒清數舉,暑令乃薄,

    火氣不用故。

    承化物生,生而不長,

    火令不政,故承化生之物,皆不長也。

    成實而稚,遇化已老,

    物實成熟,苗尚稚短,及遇化氣,未長極而氣已老矣。

    陽氣屈伏,墊蟲早藏,

    陽不用而陰勝也,若上臨癸卯、癸酉歲,則墊反不藏。○新校正云:詳癸巳、癸亥之歲,墊亦不藏。

    其氣鬱,

    鬱燠不舒暢。

    其用暴,

    速也。

    其動彰伏變易。

    彰,明也。伏,隱也。變易謂不常其象見也。

    其發痛,

    痛由心所生。

    其藏心,

    歲運之氣通於心。

    其果栗桃,

    栗,水;桃,金果也。

    其實絡濡,

    絡,支脈也。濡,有汁也。

    其穀豆稻,

    豆,水;稻,金穀也。

    其味苦鹹,

    苦兼鹹也。

    其色玄丹,

    色丹之物,熟兼玄也。

    其畜馬貪!

    火從水畜。

    其蟲羽鱗,

    羽從鱗。

    其主冰雪霜寒,

    水之氣也。

    其聲徵羽,

    徵從羽。

    其病昏惑悲忘,

    火之躁動不拘常律,陰冒陽火,故昏惑不治。心氣不足,故喜悲善忘也。

    從水化也。

    火弱水強,故伏明之紀半從水之政化。?

    少徵與少羽同。

    火少故,半從#8水化。○新校正云:詳少徵運六年內,癸酉、癸卯、同正商,癸巳、癸亥,同歲會外,癸未、癸丑,二年少徵與少羽同,故不云判羽也。

    上商與正商同。

    歲上見陽明,則與平金歲化同也。癸卯及癸酉,歲上見陽明。○新校正云:詳此不言上官上角者,蓋官角於火無大剋伐,故經不備言之。

    邪傷心也。

    受病者心。

    凝慘凜冽則暴雨霖霪,

    凝慘凜冽,水無德也。暴雨霖霪,土之復也。

    告於七。

    七#9南方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災七官。

    其主驟注雷霆震驚,

    天地氣爭,而生是變,氣交之內,害及束盛,及傷鱗類。

    沉黔淫雨。

    沈黔淫雨,濕變所生也。(黔,音陰。又音今。)

    卑監之紀,是謂喊化,

    謂化氣喊少,己巳、己卯、己丑、己亥、己酉、己未之歲也。

    化氣不令,生政獨彰,

    土少而木專其用。

    長氣整,雨乃愆,收氣平,

    不相干犯,則平整。化氣喊,故雨愆期。

    風寒并興,草木榮美,

    風,木也。寒,水也。土少故寒氣得行,生氣獨彰,故草木敷榮而端美。

    秀而不實,成而枇也,

    榮秀而美,氣生於木,化氣不滿,故物實中空,是以枇惡。

    其氣散,

    氣不安靜,木且疏之#10,從木之風,故施散也。

    其用靜定,

    雖不能專政於時物,然或舉用,則終歸土德而靜定。

    其動瘍涌分潰癱腫,

    瘍,瘡也。涌,嘔吐也。分,裂也。漬,爛也。‘癱腫,膿瘡也。

    其發濡滯,

    土性也。濡,濕也。

    其藏脾,

    主藏病。

    其果李栗,

    李,木;栗,水果也。

    其實濡核,

    濡,中有汁者。核,中堅者。○新校正云:詳前後濡實主水,此濡字當作肉,王注亦非。

    其穀豆麻,

    豆,水;麻,木穀也。

    其味酸甘,

    甘味之物,熟兼酸也。

    其色蒼黃,

    色黃之物,外兼蒼也。

    其畜牛犬,

    土從木畜。

    其蟲保毛,

    保從毛。

    其主飄怒振發,

    木之氣用也。

    其聲宮角,

    官從角。

    其病留滿否塞,

    土氣擁礙故。

    從木化也。

    不勝,故從他化。

    少宮與少角同。

    土少,故半從木化也。○新校正云:詳少官之運,六年內,除己丑、己未,與正官同,己巳、己亥,與正角同外,有己卯、己酉二年,少官與少角同,故不云判角也。

    上官與正宮同。

    上見太陰,則與平土運,生化同也。己丑、己未,其歲見也。

    上角與正角同。

    上見厥陰,則悉是敷和之紀也。己亥、己巳其歲見也。

    其病飧泄,

    風之勝也。

    邪傷脾也。

    縱諸氣金病,即自傷脾。○新校正云:詳此不言上商者,土與#11金無相剋伐,故經不紀之也。又注云:縱諸氣金病,即自傷脾也。金字疑誤。

    振拉飄揚則蒼乾散落,

    振拉飄揚,木無德也。蒼乾散落,金之復也。

    其青四維。

    東南、西南、西北、東北,土之位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災五官。

    其主敗折虎狼,

    虎狼猴豺豹鹿馬獐麂,諸四足之獸,害於樂盛及生命也。(麂,音几。)

    清氣乃用,生政乃辱。

    金氣行,則木氣屈。

    從革之紀,是謂折收。

    火折金收之氣也,謂乙丑、乙亥、乙酉、乙未、乙巳、乙卯之歲也。

    收氣乃後,生氣乃揚,

    後,不及時也。收氣不能以時而行,則生氣自應布揚而用之也。

    長化合德,火政乃宣,庶類以蕃,

    火土之氣,同生化也。宣,行也。

    其氣揚,

    順火也。

    其用躁切,

    少雖後用,用則切急,隨火躁也。

    其動鏗禁瞥厥,

    鏗,咳聲也。禁,謂二陰禁止也。瞽,問也。厥,謂氣上逆也。(瞥,立曰冒。)

    其發咳喘,

    咳,金之有聲。喘,肺藏氣也。

    其藏#12肺,

    主藏病。

    其果李杏,

    李,木。杏,火果也。

    其實殼絡,

    外有殼,內有支絡之實也。

    其穀麻麥,

    麻,木。麥,火穀也。麥色赤也。

    其味苦辛,

    苦味勝辛,辛兼苦也。

    其色白丹,

    赤加白也。

    其畜鸚羊,

    金從火土之兼化也。○新校正云:詳火畜馬、土畜牛,今言羊,故王注云從火土之兼化為羊也。或者當去注中之土字,甚非。

    其蟲介羽,

    介從羽。

    其主明曜炎爍,

    火之勝也。

    其聲商徵,

    商從徵。

    其病嚏咳歟鈕,

    金之病也。

    從火化也。

    火氣來勝,故屈己以從之。

    少商與少徵同。

    金少,故半同火化也。○新校正云:詳少商運六年內,除乙卯、乙酉同正商,乙巳、乙亥同正角外,乙丑、乙未二年為少商同少徵,故不云判徵也。

    上商與正商同。

    上見陽明,則與平金運生化同,乙卯、乙酉其歲上見也。

    上角與正角同。

    上見厥陰,則與平木運生化同,乙巳、乙亥其歲上見也。○新校正云:詳金土無相勝剋,故經不言上官與正官同也。

    邪傷肺也。

    有邪之勝則歸肺。

    炎光赫烈則冰雪霜雹,

    炎光赫烈,火無德也。冰雪霜雹,水之復也。水復之作,雹形如半珠。○新校正云:詳注云雹形如半珠,半字疑誤。

    告於九#13。

    九,西方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災九官。

    其主鱗伏氣鼠,

    突戾潛伏,歲主縱之,以傷赤實及羽類也。

    歲氣早至,乃生大寒。

    水之化也。

    涸流之紀,是謂反陽,

    陰氣不及,反為陽氣代之,謂辛未、辛巳、辛卯、辛酉、辛亥、辛丑之歲也。

    藏令不舉,化氣乃昌,

    少水而土盛。

    長氣宣布,墊蟲不藏,

    太陽在泉,經文背也。厥陰、陽明司天,乃如經謂也。

    土潤水泉減,草木條茂,榮秀滿盛,

    長化之氣,豐而厚也。

    其氣滯,

    從土也。

    其用滲泄,

    不能流也。

    其動堅止,

    謂便寫也。水少不濡,則乾而堅止。歲氣不能固,則注下而奔速。

    其發燥槁,

    陰少而陽盛故爾。

    其藏腎,

    主藏病也。

    其果棗杏,

    棗,土。杏,火果也。

    其實濡肉,

    濡,水。肉,土化也。

    其穀黍稷,

    黍,火。稷,土穀也。○新校正云:按本論上文,麥為火之穀,今言黍者,疑麥字誤為黍也。雖《金匱真言論》作黍,然本論作麥,當從本篇之文也。

    其味甘鹹,

    甘入於鹹,味甘美也。

    其色鈐玄,

    黃加黑也。

    其畜亂牛,

    水從土畜。

    其蟲鱗保,

    鱗從保。

    其主埃鬱昏翳,

    土之勝也。

    其聲羽宮,

    羽從官。

    其病痿厥堅下,

    水土參并,故如是。

    從土化也。

    不勝於土,故從他化。

    少羽與少官同。

    水土各半化也。○新校正云:詳少羽之運六年內,除辛丑、辛未與正官同外,辛卯、辛酉、辛巳、辛亥四歲為同少官,故不言判官也。

    上宮與正宮同。

    上見太陰,則與平土運生化同。辛丑、辛未歲上見之。○新校正云:詳此不言上角上商者,蓋水於金木無相剋伐故也。

    其病癮閥,

    瘡,小便不通。閩,大便乾澀不利也。

    邪傷腎也,

    邪勝則歸腎。

    埃昏驟雨,則振拉摧拔,

    埃昏驟雨,土之虐也。振拉摧拔,木之復也。

    告於一。

    一,北方也。諸謂方者,國郡州縣境之方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災一官。

    其主毛顯狐貉,變化不藏。

    毛顯,謂毛蟲、麋麂獐鹿綸兔虎狼顯見,傷於黃實,兼害保蟲之長也。變化,謂為魅狐狸當之。不藏,謂害束盛,鼠揣兔狸貉當之,所謂毛顯不藏也。端,他端切。

    故乘危而行,不速而至,暴虐無德,災反及之,微者復微,甚者復甚,氣之常也。

    通官五行氣少,而有勝復之大凡也。乘彼孤危,恃乎強盛,不召而往,專肆威刑,怨禍自招,又誰咎也,假令木弱,金氣來乘,暴虐倉卒,是無德也。木被金害,火叉偉之,金受火繙,則災及也。夫如是者,刑甚則復甚,刑微則復微,氣動之常,固其宜也,五行之理,咸迭然乎。○新校正云:按五運不及之詳,具《氣交變大論》中。

    發生之紀、是謂啟敕,

    物乘木氣以發生,而啟敕其容質也。是謂壬申、壬寅、壬子、壬午、壬辰、壬戌之六歲化也。敕,古陳字。

    土疏泄,蒼氣達,

    生氣上發,故土體疏泄。木之專政,枚蒼氣上達。達,通也,出也,行也。

    陽和布化,陰氣乃隨,

    少陽先生,發於萬物之表。厥陰次隨,營運於萬象之中也。

    生氣淳化,萬物以榮。

    歲木有餘,金不來勝,生令布化,故物以舒榮。

    其化生,其氣美,

    木化宣行,則物容端美。

    其政散,

    布散生榮,無所不至。

    其令條舒,

    條,直也,理也。舒,啟也。端直舒啟,萬物隨之,發生之化,無非順理者也。

    其動掉眩巔疾,

    掉,搖動也。眩,旋轉也。巔,上首也。疾,病氣也。○新校正云:詳王不解其動之義,按後敦阜之紀,其動濡積并蓄王注云動謂變動。又堅成之紀,其動暴折瘍症王注云動以生病。蓋謂氣既變動,因動以生病也,則木火土金水之動義皆同也。又按王注《豚要精微論》云:巔疾,上巔疾也。又注《奇病論》云:巔,謂上巔,則頭首也。此注云:巔,上首也#14。疾,病氣也。氣字為衍也。

    其德嗚靡啟拆#15,

    風氣所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其化嗎紊啟拆。

    其變振拉摧拔。

    振,謂振怒。拉,謂中折。摧,謂仆落。技,謂出本。○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同。

    其穀麻稻,

    木化齊金。

    其畜雞犬,

    齊鵝孕也。

    其果李桃,

    李齊桃實也。

    其色青黃白,

    青加於黃白,自正也。

    其味酸甘辛,

    酸入於甘辛,齊化也。

    其象春,

    如春之氣,布散陽和。

    其經足厥陰少陽,

    厥陰,肝豚。少陽,膽豚。

    其藏肝脾,

    肝勝脾。

    其蟲毛介,

    木餘,故毛齊介育。

    其物中堅外堅,

    中堅有核之物,齊等於皮殼之類也。

    其病怒,

    木餘故。

    太角與上商同。

    太過之木氣與金化齊等。○新校正云:按太過五運,獨太角言與上商同,餘四運并不言者,疑此文為衍。

    上徵則其氣逆,其病吐利。

    上見少陰、少陽,則其氣逆行。壬子、壬午歲上見少陰。壬寅、壬申歲上見少陽。木餘遇火,故氣不順。○新校正云:按《五運行大論》云:氣相得而病者,以下臨上,不當位也。不云上羽者,水臨木為相得故也。

    不務其德則收氣復,秋氣勁切,甚則肅殺,清氣大至,草木凋零,邪乃傷肝。

    恃已太過,凌犯於土,土氣屯極,金為復偉。金行殺令,故邪傷肝木也。

    赫曦之紀,是謂蕃茂。

    物過太陽,則蕃而茂,是謂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之歲也。○新校正云:按或云注中太陽當作太微。詳木土金水之太過注,俱不言角官商羽等運,而水太過注云陰氣大行,此火太過,是物遇太陽也,安得謂之太徵乎。

    陰氣內化,陽氣外榮,

    陰陽之氣,得其序也。

    炎暑施化,物得以昌,

    長氣多故爾。

    其化長,其氣高,

    長化行,則物容大。高氣達,則物色明o

    其政動,

    革易其象不常也。

    其令嗚顯,

    火之用而有聲,火之繙而有焰,象無所隱,則其信也。顯,露也。

    其動炎灼妄擾,

    妄,謬也。擾,撓也。

    其德暄暑鬱蒸,

    熱化所生,長於物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其化暄囂鬱燠。又作暄曜。

    其變炎烈沸騰,

    勝復之有,極於是也。

    其穀麥豆,

    火齊水化也。

    其畜羊負,

    齊,孕育也。○新校正云:按本論上文馬為火之畜。今言羊者,疑馬字誤為羊。《金匱真言論》及《藏氣法時論》俱作羊。然本論作馬,當從本論之文也。

    其果杏栗,

    等實也。

    其色赤白玄,

    赤色加白黑,自正也。

    其味苦辛鹹,

    辛物兼苦與鹹,化齊成也。

    其象夏,

    如夏氣之熱也。

    其經手少陰太陽,

    少陰,心脈。太陽,小腸脈。

    手厥陰少陽,

    厥陰,心包脈。少陽,三焦脈。

    其藏心肺,

    心勝肺。

    其蟲羽鱗,

    火餘,故鱗羽齊化。

    其物脈濡,

    脈,火物。濡,水物。水火齊化。○新校正云:詳脈,即絡也。文雖殊,而義同。

    其病笑瘧,瘡瘍血流,狂妄目赤。

    火盛故。

    上羽與正徵同。其收齊,其病



    上見太陽,則天氣且制,故太過之火,反與平火運生化同也。戊辰、戊戌歲上見之。若平火運同,則五常之氣無相凌犯,故金收之氣生化同等。

    上徵而收氣後也。

    上見少陰、少陽,則其生化自政,金氣不能與之齊化。戊子、戊午歲上見少陰,戊寅、戊申歲上見少陽。火盛故收氣後化。○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歲火太過上臨少陰、少陽,火墦燼,水泉涸,物焦槁。

    暴烈其政,藏氣乃復,時見凝慘,甚則雨水霜雹切寒,邪傷心也。

    不務其德,輕侮政之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雨冰霜寒。與此互文也。

    敦阜之紀,是謂廣化。

    土餘,故化氣廣被於物也。是謂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之歲也。

    厚德清靜,順長以盈,

    土性順用,無與物爭,故德厚而不躁,順火之長育,使萬物化氣盈滿也。

    至陰內實,物化充成,

    至陰,土精氣也。夫萬物所以化成者,皆以至陰之靈氣,生化於中也。

    煙埃朦鬱,見於厚土,

    厚土,山也。姻埃,土氣也。

    大雨時行,濕氣乃用,燥政乃辟,

    濕氣用則燥政辟,自然之理爾。

    其化圓,其氣豐,

    化氣豐圓,以其清靜故也。

    其政靜,

    靜而能久,故政常存。

    其令周備,

    氣緩故周備。

    其動濡積并蓄,

    動,謂變動。

    其德柔潤重悼。

    靜而柔潤,故厚德常存。○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其化柔潤重澤。

    其變震驚飄驟崩潰,

    震驚,雷霆之作也。飄驟,暴風雨至也。大雨暴注,則山崩土漬,隨水流沒。

    其穀稷麻,

    土木齊化。

    其畜牛犬,

    齊,孕育也。

    其果棗李,

    土齊木化。

    其色鈴玄蒼,

    黃色加黑蒼,自正也。

    其味甘鹹酸,

    甘入於鹹酸,齊化也。

    其象長夏,

    六月之氣生化同。

    其經足太陰、陽明,

    太陰,脾豚。陽明,胃脈。

    其藏脾腎,

    脾勝腎。

    其蟲保毛,

    土餘故毛保齊化。

    其物肌核,

    肌,土。核,木化也。

    其病腹滿,四支不舉,

    土性靜,故病如是。○新校正云:詳此不云上羽、上徵者,徵羽不能虧盈於土,故無他候也。

    大風迅至,邪傷脾也。

    木盛怒,故土脾傷。

    堅成之紀,是謂收引。

    引,斂也。陽氣收,陰氣用,故萬物收斂。謂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庚申之歲也。

    天氣潔,地氣明,

    秋氣高潔,金氣同。

    陽氣隨,陰治化,

    陽陰而生化。

    燥行其政,物以司成,

    燥氣行化萬物,專司其成,孰#16無遺略也。

    收氣繁布,化洽不終,

    收殺氣早,土之化不得終其用也。○新校正云:詳繁字疑誤。

    其化成,其氣削,

    喊,削也。

    其政肅,

    肅,清也,靜也。

    其令銳切,

    氣用不屈,勁而急。

    其動暴折瘍痙,

    動以生病。

    其德霧露蕭颺,

    燥之化也。蕭颺,風聲也。靜為霧露,用則風生。○新校正云:按《六元正紀大論》云德作化。

    其變肅殺凋零,

    隕墜於物。

    其穀稻黍,

    金火齊化也。○新校正云:按本論上文麥為火之穀,當言其穀稻麥。

    其畜鵝馬,

    齊,孕育也。

    其果桃杳,

    金火齊實。

    其色白青丹,

    白加於青丹,自正也。

    其味辛酸苦,

    辛入酸苦齊化。

    其象秋,

    氣爽清潔,如秋之化。

    其經手太陰陽明,

    太陰,肺脈。陽明,大腸脈。

    其藏肺肝,

    肺勝肝。

    其蟲介羽,

    金餘,故介羽齊育。

    其物殼絡,

    殼,金。絡,火化也。

    其病喘喝胸憑仰息。

    金氣餘故。

    上徵與正商同。其生齊,其病咳。

    上見少陰少陽,則天氣且抑,故其生化與平金歲同。庚子、庚午歲上見少陰,庚寅、庚申歲上見少陽。土火制金,故生氣與之齊化。火乘金肺,故病咳。○新校正云:詳此不言上羽者,水與金非相勝剋故。

    政暴變則名木不榮,柔脆焦首,長氣斯救,大火流,炎爍且至,蔓將槁,邪傷肺也。

    變,謂太甚也。政太甚則生氣抑,故木不榮,草首焦死。政暴不已,則火氣發怒,故火流炎爍至,柔條蔓草脆之類皆乾死也,火乘金氣,故肺氣傷也。

    流衍之紀,是謂封藏。

    陰氣大行,則天地封藏之化也,謂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之歲也。

    寒司物化,天地嚴凝,

    陰之氣也。

    藏政以布,長令不揚,

    藏氣用則長化止,故令不發揚。

    其化凜,其氣堅,

    寒氣及物則堅定。

    其政謐,

    謐,靜也。

    其令流注,

    水之象也。

    其動漂泄沃涌,

    沃,沬也。涌,溢也。

    其德凝慘寒雲,

    寒之化也。○新校正云:正紀大論》作其化凝慘凍冽。

    其變冰雪霜雹,

    非時而有。

    其穀豆稷,

    水齊土化。

    其畜亂牛,

    齊孕育也。

    其果栗棗,

    水土齊實。

    其色黑丹鈴,

    黑加於丹黃,自正也。

    其味鹹苦甘,

    鹹入於苦甘,化齊焉。

    其象冬,

    氣序凝肅,似冬之化。

    其經足少陰太陽,

    少陰腎脈,太陽膀胱脈。

    其藏腎心,

    腎勝心。

    其蟲鱗保,

    水餘,故鱗保齊育。

    其物濡滿,

    濡,水。滿,土化也。○新校正云:按土不及作肉,土太過作肌,此作滿,互#17相成也。

    其病脹。

    水餘也。

    上羽而長氣不化也。

    上見太陽,則天.不能布化以長養也。丙辰、丙戌之歲,上見天符水運也。○新校正云:按《氣交變大論》云:上臨太陽,則雨、冰、雪、霜不時降,濕氣變物。不云.上徵者,運所勝也。

    政過則化氣大舉,而埃昏氣交,大雨時降,邪傷腎也。

    暴寒數舉,是謂政過。火被水凌,土來仇復,故天地昏翳,土水氣交,大雨斯降,而邪傷腎也。

    故曰,不恆其德,則所勝來復,政恆其理,則所勝同化,此之謂也。

    不怛謂恃已有餘,凌犯不勝。怛謂守常之化不肆威刑。如是則克己之氣,歲同治化也。○新校正云:詳五運太過之說,具《氣交變大論》中。

    黃帝內經素問補注釋文卷之四十二竟

    #1氣:顧本作『泉』。

    #2世:顧本作『田』。

    #3稷:原作『積』,據顧本改。

    #4王:顧本作『主』。

    #5生:顧本作『主』。

    #6熟:顧本作『孰』。下一『熟』字仿此。

    #7發:顧本作『廢』。

    #8從:顧本作『同』。

    #9七:顧本作『九』。下注文二『七』字仿此。

    #10木且疏之:顧本作『水且乘之』。

    #11與:原作『為』,據顧本改。

    #12藏:原作『厥』,據顧本改。

    #13九:顧本作『七』。下注文二r九』字仿此。

    #14巔,上首也:原脫『巔、首』二字,據顧本補。

    #15拆:顧本作『坼』。

    #16孰:顧本作『熟』,屬上讀。

    #17滿互:原作『天下』,據顧本改。

    #18天:顧本作『火』。

    #19云:原作『去』,據顧本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