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十病本第二五雜病第二六周痺第二七口問第二十八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76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



    病本第二十五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後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後生寒者,治其本;先熱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後生熱者,治其本#1;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必且調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後中滿者,治其標;先病#2後泄者,治其本;先中滿而後煩心者,治其本。

    有客氣,有同氣。大小便不利,治其標;大小便利,治其本。

    病發而有餘,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病發而不足,標而本之,先治其標,後治其本。謹詳察問甚,以意調之,間者并行,甚為獨行。先小大便不利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雜病第二十六

    厥挾脊而痛者至頂,頭沉沉然,目謊謊然,腰脊強,取足太陽胭中血絡。

    厥胸滿面腫,唇漯漯然,暴言難,甚則不能言,取足陽明。

    厥氣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情,大便不利,取足少陰。

    厥而腹嚮嚮然,多寒氣,腹中穀穀,便沒難,取足太陰。

    啞乾,口中熱如膠,取足少陰。

    膝中痛,取犢鼻,以圓利針,發而問之,針大如騖,刺膝無疑。

    喉痹,不能言,取足陽明;能言,取手陽明。

    瘧,不渴,問日而作,取足陽明;渴而日作,取手陽明。

    齒痛,不惡情飲,取足陽明;惡情飲,取手陽明。

    聾而不痛者,取足少陽;聾而痛者,取手陽明。

    衄而不止,卹血流,取足太陽;卹血,取手太陽。不已,刺宛骨下;不已,刺胭中出血。

    腰痛,痛上寒,取足太陽陽明;痛上熱,取足厥陰;不可以俯仰,取足少陽。中熱而喘,取足少陰、胭中血絡。

    喜怒而不欲食,言益小#3刺足太陰;怒而多言,刺足少陽。

    顱痛,刺手陽明與顏之盛脈出血。

    項痛不可俯仰,刺足太陽;不可以顧,刺手太陽也。

    小腹滿大,上走胃,至心,淅淅身時寒熱,小便不利,取足厥陰。

    腹滿,大便不利,腹大,亦上走胸嗑,喘息喝喝然,取足少陰。

    腹滿,食不化,腹嚮嚮然,不能大便,取足太陰。

    心痛引腰脊,欲嘔,取足少陰。

    心痛,腹脹,嗇嗇然大便不利,取足太陰。

    心痛引背,不得息,刺足少陰,不已,取手少陽。

    心痛引小腹滿,上下無常處,便沒難,刺足厥陰。

    心痛,但短氣不足以息,刺手太陰。

    心痛,當九節刺#4之,按已,刺按之,立已;不已,上下求之,得之立已。

    顏痛,刺足陽明曲周動脈見血,立已;不已,按人迎於經,立已。

    氣逆上,刺膺中陷者與下胸動脈。

    腹痛,刺臍左右動脈,已刺按之,立已;不已,刺氣街,已刺按之,立已。

    痿厥為四末束悅,乃疾解之,日二,不仁者,十日而知,無休,病已止。

    噦#5,以草刺鼻,嚏,嚏而已;無息而疾迎引之,立已;大驚之,亦可已。

    【音釋】

    嚮音響。穀音斛。



    周痹第二十七

    黃帝問於岐伯曰:周痹之在身也,上下移徙,隨脈其上下,左右相應,問不容空,願聞此痛,在血脈之中邪?將在分肉之問乎?何以致是?其痛之移也,問不及下針,其情痛之時,不及定治,而痛已止矣。何道使然?願聞其故。岐伯答曰:此眾痹也,非周痹也。黃帝曰:願聞眾痹。岐伯對曰:此各在其處,更發更止,更居更起,以右應左,以左應右,非能周也,更發更休也。黃帝曰:善。刺之奈何?岐伯對曰:刺此者,痛雖已止,必刺其處,勿令復起。

    帝曰:善。願聞周痹何如?岐伯對曰:周痹者,在於血脈之中,隨脈以上,隨脈以下,不能左右,各當其所。黃帝曰:刺之奈何?岐伯對曰:痛從上下者,先刺其下以過一作遏。下同之,後刺其上以脫之;痛從下上者,先刺其上以過之,後刺其下以脫之。黃帝曰:善。此痛安生?何因而有名?岐伯對曰:風寒濕氣,客於外分肉之問,迫切而為沫,沫得寒則聚,聚則排分肉而分裂也,分裂則痛,痛則神歸之,神歸之則熱,熱則痛懈,痛解則厥,厥則他痹發,發則如是。

    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此內不在藏,而外未發於皮,獨居分肉之問,真氣不能周,故命日周痹。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經,視其虛實,及大絡之血結而不通,及虛而脈陷空者而調之,熨而通之,其痣堅,轉引而行之。黃帝曰:善。余已得其意矣,亦得其事也。九者經巽之,理十二經脈陰陽之病也。

    【音釋】

    償虛六切。

    口問第二十八



    黃帝閑居,辟左右而問於岐伯曰:余已聞九針之經,論陰陽逆順,六經已畢,願得口問。岐伯避席再拜曰:善乎哉問也,此先師之所口傳也。黃帝曰:願聞口傳。岐伯答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生於風雨寒暑,陰陽喜怒,飲食居處,大驚卒恐,則血氣分離,陰陽破散,經絡厥絕,脈道不通,陰陽相逆,衛氣稽留,經脈虛空,血氣不次,乃失其常。論不在經者,請道其方。黃帝曰:人之欠者,何氣使然?

    岐伯答曰:衛氣晝日行於陽,夜半則行於陰,陰者主夜,夜者外;陽者主上,陰者主下,故陰氣積於下,陽氣未盡,陽引而上,陰引而下,陰陽相引,故數欠。陽氣盡,陰氣盛,則目瞑;陰氣盡而陽氣盛,則寤矣。寫足少陰,補足太陽。

    黃帝曰:人之喊者,何氣使然?岐伯曰:穀入於胃,胃氣上注於肺。今有故寒氣與新穀氣,俱還入於胃,新故相亂,真邪相攻,氣并相逆,復出於胃,故為喊。補手太陰,寫足少陰。

    黃帝曰:人之唏者,何氣使然?岐伯曰:此陰氣盛而陽氣虛,陰氣疾而陽氣徐,陰氣盛而陽氣絕,故為唏。補足太陽,寫足少陰。

    黃帝曰:人之振寒者,何氣使然?岐伯曰:寒氣客於皮膚,陰氣盛,陽氣虛,故為振寒寒慄,補諸陽。

    黃帝曰:人之噫者,何氣使然?岐伯曰:寒氣客於胃,厥逆從下上散,復出於胃,故為噫。補足太陰、陽明。一日補眉本也。

    黃帝曰:人之嚏者,何氣使然?岐伯曰:陽氣和利,滿於心,出於鼻,故為嚏。補足太陽榮、眉本。一日眉上也。

    黃帝曰:人之韓者,何氣使然?岐伯曰:胃不實則諸脈虛,諸脈虛則筋脈懈惰,筋脈懈惰則行陰用力,氣不能復,故為韓。因其所在,補分肉間。

    黃帝曰:人之哀而泣涕出者,何氣使然?岐伯曰:心者,五藏六府之主也;目者,宗脈之所聚也,上液之道也;口鼻者,氣之門戶也。故悲哀愁憂則心動,心動則五藏六府皆搖,搖則宗脈感,宗脈感則液道開,液道開故泣涕出焉。液者,所以灌精濡空竅者也,故上液之道開則泣,泣不止則液竭,液竭則精不灌,精不灌則目無所見矣,故命日奪精。補天柱經挾頸#6。

    黃帝曰:人之太息者,何氣使然?岐伯曰:憂思則心系急,心系急則氣道約,約則不利,故太息以伸出之。補手少陰、心主、足少陽留之也。

    黃帝曰:人之涎下者,何氣使然?岐伯曰:飲食者,皆入於胃,胃中有熱則蟲動,蟲動則胃緩,胃緩則廉泉開,故涎下。補足少陰。

    黃帝曰:人之耳中嗚者,何氣使然?岐伯曰:耳者,宗脈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則宗脈虛,虛則下,溜脈有所竭者,故耳嗚。補客主人、手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也。

    黃帝曰:人之自噙舌者,何氣使然?岐伯曰:此厥逆走上,脈氣輩至也。少陰氣至則噙舌,少陽氣至則噙頰,陽明氣至則噴唇矣。視主病者,則補之。

    凡此十二邪者,皆奇邪之走空竅者也。故邪之所在,皆為不足。故上氣不足,腦為之不滿,耳為之苦嗚,頭為之苦傾,目為之眩;中氣不足,搜便為之變,腸為之苦嗚;下氣不足,則乃為痿厥心悅。補足外踝下溜#7之。

    黃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腎主為欠,取足少陰;肺主為喊,取手太陰、足少陰;唏者,陰與陽絕,故補足太陽、寫足少陰;振寒者,補諸陽;噫者,補足太陰、陽明;嚏者,補足太陽、眉本;韓,因其所在,補分肉問;泣出,補天柱經俠頸,俠頸者,頭中分也;太息,補手少陰、心主,足少陽溜之;涎下,補足少陰;耳嗚,補客主人、手大指爪甲上與肉交者;自噴舌,視主病者,則補之;目眩頭傾,補足外踝下溜之;痿厥心悅,刺足大指問上二寸溜之,一曰足外踝下溜之。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竟

    #1先病而後生熱者,治其本:此十字原脫,據《甲乙經》卷六第二補。

    #2病:循例『病』下疑脫『而』字。

    #3小:《太素》卷三十《喜怒》作『少』。

    #4刺:原作『次』,據趙府居敬堂本改。

    #5喊:原作『歲』,據《甲乙經》卷十二第一改。

    #6頸:《太素》卷二十七《十二邪》作『項』。

    #7溜:趙府居敬堂本作『留』。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