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十一師傳第二九次氣第三十腸胃第三一平人絕穀第三二海論第三三五亂第三四脹論第三五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77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一

    師傳第二十九



    黃帝曰:余聞#1先師,有所心藏,弗著於方。余願聞而藏之,則而行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無病,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憂,傳於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乎?岐伯曰:遠乎哉問也。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小與治大,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之也,夫惟順而已矣。順者,非獨陰陽脈論氣之逆順也,百姓人民,皆欲順其志也。

    黃帝曰:順之奈何?岐伯曰:入國問俗,入家問諱,上堂問禮,臨病人問所便。黃帝曰:便病人奈何?岐伯曰:夫中熱消瘴則便寒;寒中之屬則便熱。胃中熱則消穀,令人懸心善饑,臍以上皮熱;腸中熱則出黃如糜,臍以下皮寒。胃中寒則腹脹;腸中寒則腸嗚飧泄。胃中寒、腸中熱則脹而且泄;胃中熱、腸中寒則疾饑,小腹痛脹。黃帝曰:胃欲寒饑#2,腸欲熱飲,兩者相逆,便之奈何?且夫王公大人,血食之君,驕恣從欲,輕人而無能禁之,禁之則逆其志,順之則加其病,便之奈何?治之何先?岐伯曰:人之情,莫不惡死而樂生,告之以其敗,語之以其善,導之以其所便,開之以其所苦,雖有無道之人,惡有不聽者乎?

    黃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春夏先治其標,後治其本;秋冬先治其本,後治其標。黃帝曰:便其相逆者奈何?岐伯曰:便此者,食飲衣服,亦欲適寒溫,寒無賡愴,暑無出汗。食飲者,熱無灼灼,寒無滄滄,寒溫中適,故氣將持,乃不致邪僻也。

    黃帝曰:本藏以身形支節胭肉,候五藏六府之小大焉。今夫王公大人,臨朝即位之君而問焉,誰可捫循之而後答乎?岐伯曰:身形支節者,藏府之蓋也,非面部之閱也。黃帝曰:五藏之氣,閱於面者,余已知之矣,以支節知而閱之奈何?歧伯曰:五藏六,騷府者,肺為之蓋,巨肩陷咽,候見其外。黃帝曰:一善一岐伯曰:五藏六府,心為之主,缺盆為之道,�骨有餘以候廈、謁計黃帝曰:善。岐伯曰:肝者主,為將,使之候外,欲知堅固,視目小大。黃帝白:善。岐伯曰:脾者,主為衛,計,使之迎糧,視唇舌好惡,以知吉凶。黃帝曰:善。岐伯曰:一腎者主為外,使擘嗎之遠聽,視耳好惡,以知其性。黃帝曰:善。願聞六府之候。

    岐伯曰:六府者,胃為之海,廣骸,大頸,張胸,五穀乃容。鼻隧以長,以候大腸。唇厚,人中長,以候小腸。目下果大,其膽乃橫。鼻孔在外,膀胱漏泄。鼻柱中央起,三焦乃約,此所以候六府者也。上下三等,藏安且良矣。

    【音釋】

    便平聲。

    決氣第三十



    黃帝曰:余聞人有精、氣、津、液、、穌勺余意以為一氣耳,今乃辯為六,余不知其所以然。歧亂伯曰:兩神嘔、爭相搏神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謂精。俗戶、胄乏何謂氣?岐伯曰:上焦開發,宣五穀`州斗味,黑膚充身澤毛,若霧露之溉,是謂氣。何謂津?岐伯曰:腠理發泄,汗‘叩出漆漆,是謂津。何謂液?岐伯曰:穀入氣滿,潭澤注於骨,骨屬屈伸,泄澤補益腦髓,皮膚潤澤,是謂掖P何謂血.岐伯曰:中焦受氣取汁,變化而赤,是謂血。何謂脈?岐伯曰:壅遏營氣,令無所避,是謂脈。黃帝曰:六氣者,有餘不足,氣之多少,腦髓之虛實,血脈之清濁,何以知之?岐伯曰:精脫者,耳聾;氣脫者,目不明;津脫者,腠理開,汗大泄;液脫者,骨屬屈伸不利,色夭,腦從消,經酸,耳數嗚;血脫者,色白,夭然不澤;脈脫者#3,其脈空虛。此其候也。

    黃帝曰:六氣者,貴賤何如?岐辭伯曰:六氣者,各有部主也,其貴賤善惡,可為常主,然五穀與胃為大梅也。

    【音釋】溱音臻。

    腸胃第三十一



    黃帝問於伯高曰:余願聞六府傳穀者,腸胃之小大長短,受穀之多少奈何?伯高曰:請盡言之,穀所從出入淺探遠近長短之度:唇至齒長九分,口廣二寸半,齒以後至會厭,深三寸半,大容五合;舌重十兩,長七寸,廣二寸半;咽門重十兩,廣二#4寸半,至胃長一尺六寸;胃紆曲屈,伸之,長二尺六寸,大一尺五寸,徑五寸,大容二#5斗五升;小腸後附脊,左環迴周疊積,其注於迴腸者,外附於臍上,迥運環十六曲,大二寸半,徑八分分之少半,長三丈三#6尺;迴腸當臍,左環迥周葉積而下,迴運環反十六曲,大四寸,徑一寸寸之少半,長二丈一尺;廣腸傅脊,以受迴腸,左環葉脊上下,辟大八寸,徑二寸寸之大半,長二尺八寸。腸胃所入至所出,長六丈四寸四分,迥曲環反,三十二曲也。

    平人絕穀第三十二



    黃帝曰:願聞人之不食,七日而死何也?伯高曰:臣請言其故。胃大一尺五寸,徑五寸,長二尺六寸,橫屈受水穀三斗五升,其中之穀,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而滿。上焦泄氣,出其精微,慄悍滑疾,下焦下溉諸腸。

    小腸大二寸半,徑八分分之少半,長三丈二尺,受穀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迴腸大四寸,徑一寸寸之少半,長二丈一尺,受穀一斗,水七升半。廣腸大八寸,徑二寸寸之大半,長二尺八寸,受穀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腸胃之長,凡五丈八尺四寸,受水穀九斗二升一合合之大半。此腸胃所受水穀之數也。

    平人則不然,胃滿則腸虛,腸滿則胃虛,更虛更滿,故氣得上下,五藏安定,血脈和利,精神乃居,故神者,水穀之精氣也。故腸胃之中,當留穀二斗,水一斗五升,故平人日再後,後二升半,一日中五升,七日五七三斗五升,而留水穀盡矣。故平人不食飲七日而死者,水穀精氣津液皆盡故也。

    海論第三十三



    黃帝問於岐伯曰:余聞刺法於夫子,夫子之所言,不離於營衛血氣。夫十二經脈者,內屬於府藏,外絡於支節,夫子乃合之於四海乎?岐伯答曰:人亦有四海、十二經水。經水者,皆注於海。海有束西南北,命曰四海。

    黃帝曰:以人應之奈何?岐伯曰:人有髓海,有血海,有氣海,有水穀之海,凡此四者,以應四海也。

    黃帝曰:遠乎哉,夫子之合人天地四海也,願聞應之奈何?岐伯答曰:必先明知陰陽表�榮輸所在,四海定矣。

    黃帝曰:定之奈何?岐伯曰:胃者,水穀之海,其輸上在氣街,下至三里;衝脈者,為十二經之海,其輸上在於大杼,下出於巨虛之上下廉;羶中者,為氣之海,其輸上在於柱骨之上下,前在於人迎;腦為髓之海,其輸上在於其蓋,下在風府。

    黃帝曰:凡此四海者,何利何害?何生何敗?岐伯曰:得順者生,得逆者敗,知調者利,不知調者害。

    黃帝曰:四海之逆順奈何?岐伯曰:氣海有餘者,氣滿胸中,悅息面赤;氣海不足,則氣少不足以言。血海有餘,則常想其身大,怫然不知其所病;血海不足,亦常想其身小,狹然不知其所病。水穀之海有餘,則腹滿;水穀之海不足,則饑不受穀食。髓海有餘,則輕勁多力,自過其度;髓海不足,則腦轉耳嗚,經痠眩冒,目無所見,懈怠安臥。

    黃帝曰:余已聞逆順,調之奈何?岐伯曰:審守其輸,而調其虛實,無犯其害,順者得復,逆者必敗。黃帝曰:善。

    五亂第三十四



    黃帝曰:經脈十二者,別為五行,分為四時,何失而亂?何得而治?岐伯日.一五行有序,四時有分,相順則治,相逆則亂。

    黃帝曰:何謂相順?岐伯曰:經脈十二者,以應十二月。十二月者,分為四時。四時者,春秋冬夏,其氣各異,營衛相隨,陰陽已和,清濁不相干,如是則順之而治。

    黃帝曰:何謂逆而亂?岐伯曰:清氣在陰,濁氣在陽,營氣順脈,衛氣逆行,清濁相干,亂於胸中,是謂大悅。故氣亂於心,則煩心密嘿,俯首靜伏;亂於肺,則俯仰喘喝,接手以呼;亂於腸胃,則為霍亂;亂於臂經,則為四厥;亂於頭,則為厥逆,頭重眩仆。

    黃帝曰:五亂者,刺之有道乎?岐伯曰:有道以來,有道以去,審知其道,是謂身寶。黃帝曰:善。願聞其道。岐伯日;.氣在於心者,取之手少陰、心主之輸;氣在於肺者,取之手太陰榮、足少陰輸;氣在於腸胃者,取之足太陰、陽明,不下者,取之三里;氣在於頭者,取之天柱、大杼,不知,取足太陽榮輸;氣在於臂足,取之先去血脈,後取其陽明、少陽之榮輸。

    黃帝曰:補寫奈何?岐伯曰:徐入徐出,謂之導氣。補寫無形,謂之同精。是非有餘不足也,亂氣之相逆也。黃帝曰:允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命日治亂也。

    脹論第三十五



    黃帝曰:脈之應於寸口,如何而脹?岐伯曰:其脈大堅以澀者,脹也。黃帝曰:何以知藏府之脹也?岐伯曰:陰為藏,陽為府。黃帝曰:夫氣之令人脹也,在於血脈之中耶?藏府之內乎?岐伯曰:三一云二字者皆存焉,然非脹之舍也。黃帝曰:願聞脹之舍。岐伯曰:夫脹者,皆在於藏府之外,排藏府而郭胸脅,脹皮膚,故命日脹。

    黃帝曰:。藏府之在胸脅腹�之內也,若匣匱之藏禁器也,各有次舍,異名而同處,一域之中,其氣各異,願聞其故。黃帝曰:床解其意,再問#7。岐伯曰:夫胸腹,藏府之郭也。羶中者,心主之宮城也。胃者,太倉也。咽喉小腸者,傳送也。胃之五竅者,閒里門戶也。廉泉玉英者,津液之道也。故五藏六府者,各有畔界,其病各有形狀。營氣循脈,衛氣逆為脈脹,衛氣并脈,循分為膚脹。三里而寫,近者一下,遠者三下,無問虛實,工在疾寫。

    黃帝曰:願聞脹形。岐伯曰:夫心脹者,煩心短氣,臥不安。肺脹者,虛滿而喘咳。肝脹者,脅下滿而痛引小腹。脾脹者,善喊,四支煩悅,體重不能腠衣,跡不安。腎脹者,腹滿引背央央然,腰髒痛。六府脹:胃脹者,腹滿,胃院痛,鼻聞焦臭,妨於食,大便難。大腸脹者,腸嗚而痛濯濯,冬日重感於寒,則飧泄不化。小腸脹者,小腹縝脹,引腰而痛。膀胱脹者,小腹滿而氣癮。三焦脹者,氣滿於皮膚中,輕輕然而不堅。膽脹者,脅下痛脹,口中苦,善太息。凡此諸脹者,其道在一,明知逆順,針數不失。寫虛補實,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粗之所敗,謂之夭命。補虛寫實,神歸其室,久塞其空,謂之良工。

    黃帝曰:脹者焉生?何因而有?岐伯曰:衛氣之在身也,常然并脈循分肉,行有逆順,陰陽相隨,乃得天和,五藏更始,四時循序,五穀乃化。然後厥氣在下,營衛留止,寒氣逆上,真邪相攻,兩氣相搏,乃合為脹也。黃帝曰:善。何以解惑?岐伯曰:合之於真,三合而得。帝曰:善。

    黃帝問於岐伯曰:脹論言:無問虛實,工在疾寫,近者一下,遠者三下。今有其三而不下者,其過焉在?岐伯對曰:此言陷於肉肓而中氣穴者也。不中氣穴,則氣內閉;針不陷肓,則氣不行,上越中肉,則衛氣相亂,陰陽相逐。其於脹也,當寫不寫,氣故不下,三而不下,必更其道,氣下乃止,不下復始,可以萬全,烏有殆者乎?其於脹也,必審其膾,當寫則寫,當補則補,如鼓應檸,惡有不下者乎?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一竟

    #1聞:原作『問』,據趙府居敬堂本改。

    #2饑:《甲乙經》卷六第二作『飲』。

    #3脈脫者:此三字原脫,據《甲乙經》卷一第十二補。

    #4二:趙府居敬堂本作『一』。

    #5二:趙府居敬堂本作『三』。

    #6三:趙府居敬堂本作『二』。

    #7黃帝曰:未解其意,再問:《甲乙經》卷八第三、《太素》卷二十九《腹論》并無此九字。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